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尾聲


(一)

  又是一個秋高气爽的日子。
  上午九時二十八分,白朗宁又走進天星小組的總部,又踏上那部他認為可以完全自動的電梯,可是電梯卻動也不動。
  原本無人看守的一樓大廳,忽然同時出現了十几名大漢,每個人手上都端著家伙,每個人的樣子都很驃悍,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親切的笑容。
  “白朗宁,你早到了兩分鐘。”有人大聲告訴他。
  白朗宁這才知道,侯先生的約會不但不能遲到,連早到都不成。
  這時,又有一名大漢端著搶走上來,笑哈哈說:“白朗宁,還記得我吧、那天我曾經幫過你几槍。”
  “當然記得。”白朗宁急忙往旁邊閃了閃,避開他的槍口:“那天你那几槍真不賴。”
  “客气,客气,我那兩手,与你白朗宁差遠了。”他嘴上說得謙虛,神態卻十分得意。
  其他那些人也陸續走上來,把電梯門團團圍住。其中一人突然說:“白朗宁,我們真該謝謝你,那天如果沒有你在前面打沖鋒,我們天星小組起碼也得躺下一半。”
  后面立刻有人接口說:“對,有白朗宁帶頭,既安全、又有效,下次再有什么案子,非得叫我們頭頭儿把他請過來不可。”
  白朗宁笑了笑:“你們能夠确定,下次案子的對手不是我白朗宁嗎?”
  此話一出,每個人都怔住了,你看看我,我看了你,同時脖子一仰,同聲大笑起來。
  好像每個人都認為白朗宁簡直是在說笑話,好像每個人都認為白朗宁永遠不可能變成他們的敵人,好像每個人都對白朗宁這個人充滿了信心。
  哄笑聲中,電梯自動合起,自動升了上去。
  直到電梯升過三樓,白朗宁仍可隱隱听到那些人開心的笑聲。
(二)

  “白朗宁先生,您真准時。”秘書小姐的含笑招呼。
  “你也越來越漂亮了。”在如沐春風的笑容下,白朗宁發出由衷的贊美。
  秘書小姐開開心的繞過白朗宁,姿態优美的朝里間房門走去。
  白朗宁緊隨在后,仔細的刻對著上、中、下三圍的尺碼。
  房門啟開了,秘書小姐笑臉讓到一旁。
  白朗宁抬眼望去,寬大的寫字台邊,張佩玉赫然坐在那里。
  “白朗宁,又是几天沒見,好吧?”侯先生的態度与前次全然不同了。
  “不好,您的近況如何?”白朗宁也洒脫多了。
  “老樣子。”侯先生指指對面的椅子:“來,坐下來談談。”
  白朗宁坐在椅子上,三個人正好坐成了三角形。
  侯先生隔著寬大的寫字台,打量著白朗宁高翹的鱷魚皮鞋問:“這雙鞋子的价錢不低吧?”
  “一千二百五十塊。”答話的竟是張佩玉。
  侯先生笑了笑,說:“以白朗宁目前的身价,已經有資格穿這种鞋子了。”
  白朗宁不得不把腳放下,乾笑兩聲說:“您這次約我來,又有什么呀咐?”
  “沒什么事,我只想問你七海幫的情況。”
  “這些日子全幫上下都忙得很,也開心得很。”
  侯先生忽然歎了口气,說:“但愿他們能開心的久一點。”
  白朗宁微微一怔:“您的意思是……”
  侯先生慢慢的點起煙斗,叭叭的抽了几口,慢慢說道:“早晚有一天他們會跟中環幫起沖突,丁景泰可不是容易對付的角色,到那個時候,他們就開心不起來了。”
  白朗宁立刻說:“經過這次事情之后,丁景泰与解家父子相處的已經比以前好多了。”
  “那只是蜜月時期,時間一久,雙方難免會發生磨擦,一旦發生磨擦,后面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如果……”張佩玉沉吟了一下:“如果有白朗宁居中調停,我想一定會好許多。”
  “當然,如果有白朗宁站在中間,事情會好辦得多。”侯先生一面抽香煙,一面眼睛一翻一翻的看著白朗宁,“問題是白朗宁可不可能長久做他們兩幫的調人。”
  白朗宁居然搖搖頭。
  張佩玉急忙追問:“為什么?他們不都是你的好朋友嗎?”
  白朗宁沉默了一會,才說:“不瞞兩位說,我最近打算出趟遠門。”
  “什么?”張佩玉不禁大吃一惊:“你怎么從來沒有說過?”
  白朗宁笑了笑:“這兩天才決定的。”
  “到那儿去?”侯先生身子在椅背上一靠:“東京?”
  “可能去轉一轉。”
  “去干什么?”侯先生吐著煙圈:“去報仇?”
  “先去看看情況再說。”
  “白朗宁,你的想法落伍了。”侯先生直起身子說:“報仇也并不一定使用暴力,對方既是黑社會人物,就難免有違法的地方,如果能夠把他繩之于法,還不是一樣?”
  “謝謝您的提醒,我會小心處理。”
  張佩玉忍不住又在一旁說:“白朗宁,你的情形我已經大概向侯先生報告過,他在東京警視廳有不少朋友,只要你走合法的途徑,那些人一定可以幫上你的忙。”
  白朗宁不斷的在點頭,對他們的關愛十分感激。
  侯先生從抽屜中取出一個早已備好的信封,鄭重的放在白朗宁面前,說:“這是我几個朋友的通訊處,你可以隨時去找他們,不過你要明白,他們永遠是站在法律一邊的,你做的合法,他們一定會全力協助你,如果違法,他們也照樣會抓你。”
  “這個我知道。”
  “最后,我不得不警告你,盡量別動槍,千万別犯法,一旦有了案底,前途就整個完了,但愿你好自為之,不要辜負大家對你的期望。”
  “謝謝您的關照,我自會小心處理。”
  說完,他收起面前的信封,卻慢慢掏出那只亮晶晶的手槍。槍身出鞘,立刻在手指上旋轉起來,一直轉到寬大的寫字台。
  “把它留下干嗎?”侯先生詫异的問。
  “處理這類事情,怎么能夠使用您所賜給我的槍只?”
  侯先生贊賞的點點頭,說:“嗯,難得你想得周到,我暫時替你保存,隨時回來,隨時來取。”
  白朗宁默默的瞧了兩人一會,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侯先生微微搖頭,猛吸了口煙,自言自語說:“白朗宁變了,變得比以前懂事多了。”
  張佩玉不禁輕歎一聲,說:“人嘛,早晚總是要變的,您說是不是?”
  侯先生同感的點點頭,伸指探進白朗宁的机環,慢慢轉動起來。
  誰知轉了半晌,那只槍依然睡在台子上,說什么也不肯起來。
  “侯先生。”張佩玉含笑說:“白朗宁不是那么容易上手的。”
  “沒關系。”侯先生充滿自信說:“慢慢來,只要有琱腄A總有一天被我轉到手里。”
                    全書完
  ------------------
  掃描:Shean 校對:ns(http://nsh.yeah.net)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