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章 五万兩紋銀風波


  好戲上演的時候,老于正興高采烈地把一万兩銀子從“痝q”錢庄提了出來,轉移到他的一處別墅里去。
  老乞丐的歎息聲使得中年秀士于心不忍,竟把那一盤香气襲人的苗香豆倒了大半給乞丐。
  乞丐很不屑地隨手扔了出去。
  中年秀士只好搖頭道:“你看什么東西好,你就拿走吧。”
  老乞丐很不耐煩地拿起中年秀士的酒壺一飲而盡。
  老乞丐扔下酒壺厲聲道:“窮酸,你這里怎么沒有炸雞腿?”
  中年秀土苦歎道:“乞丐,不瞞你說,我只听說過有雞腿這么一味鮮物,卻從沒嘗過。”
  老乞丐惡聲道:“你說,這里那來的炸雞腿的香气?”
  中年秀士只好求助地望了望耿青。
  老乞丐似乎有著得理不饒人的架勢,惡聲地繼續道:“窮酸,叫花子的厲害你是知道的。”
  有一秀才插言道:“听說江湖上有個什么叫花子幫,號稱天下第一大幫的呢。”
  老叫花子頓時得意道:“那叫丐幫,酸生。”
  湯玉只好忍痛割愛地拽了半支炸雞腿遞過去道:
  “丐幫的老英雄,吃炸雞腿。”
  老叫花予冷聲道:“酒。”
  耿青只好遞酒過去。
  “杯子太小。”
  伙計看樣子只有把酒缸搬來了。
  老乞丐于是也不看一眼耿青和湯玉,便獨自坐在地上喝起了酒。
  地上离耿青的桌子很近,因此,老藝丐需要什么便駕輕就熟地“自己動手丰衣足食”。
  湯玉放下手中的炸雞,無奈道:
  “大哥,咱們今天遇到打劫的好漢了。”
  耿青同意道:“可惜,這人卻不像是叫花子中的歷經滄桑者。”
  湯玉道:“他的手保養得很不錯。”
  耿育道:“面色也很紅潤。”
  湯王奇怪道:“因此,他絕不是有一頓,沒一頓的饑民。”
  耿青一語定論道:
  “但是,他現在給我們看起來簡直比丐幫還要窮。”
  湯玉道:“這樣的人向來很少見。”
  耿青點頭道:“但是遇到了一個后,你的麻煩卻不會少。”
  湯玉贊同道:“這种人向來都是很貪婪的。”
  耿青遺憾地道:“可惜我已沒有什么油水可榨了。”
  湯玉同意道:“四百兩銀子居然被老于全部拿去作飯資,這一來咱們的确沒什么可值得別人乞討的了。”
  公子爺們的話,老乞丐似乎在听,又好像沒在听,但有一件事他卻做得很專注——吃。
  那油光呈亮,鮮翠欲滴的炸雞腿透著一股膩人的香气,刺激著老藝丐的神經。
  老乞丐現在有些不喜歡這脆柔的炸雞腿了。
  他感到太肥。
  會嫌一樣食物有點肥的乞丐,絕不是一般的乞丐。
  乞丐很不高興地扔掉了雞腿,恨恨地自言自語道:
  “老叫花子一輩子沒吃過雞腿嗎?拿這么肥厚的雞腿給我吃,巴不得老花子的肚子滑了腸,你才開心?”
  老于酒店的食容忍不住哄堂大笑。
  耿青只好把目光轉向場玉道:
  “賢弟,丐幫的前輩對你的雞腿大有不滿。”
  湯玉苦笑道:“大哥,我突然明白了,做一件使人滿意的事情是多么的困難。”
  耿青苦笑道:“看來你不想對別人的怨言有所補償了;”
  湯玉道:“好心情并不是時時都有的,何況現在我同樣是身無分文。”
  耿青只好表示遺憾道:“雖然我很想替賢弟做個補償,但是家私方面已沒有什么可值得炫耀的了。”
  湯五理解道:“大哥只是一個文人,除了几畝田產以外,的确沒有什么財物了。”
  老叫花子突然道:“耿少爺,你現在連田產恐怕都沒有了。”
  耿奇奇怪道:“你怎么知道的?”
  老叫花子道:“因為我身在丐幫。”
  湯玉不得不承認丐幫的消息在任何時候都非常靈通
  湯五道:“丐幫對耿少爺關心得太細微了吧。”
  老花子淡淡地道:
  “丐幫對‘佛手’湯玉的現世也覺得奇怪的很呢。”
  湯玉的臉上肌肉略略抽搐了一下,但隨即恢复得相當快,這一切自然不能讓分人察覺。
  難道湯玉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湯玉冷聲道:“難道丐幫對我有什么偏見不成?”
  花子冷笑道:“不敢,丐幫一貫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的。”
  耿青點頭道:“英明、英明,古人云:識時務者為俊杰。”
  老花子聞言,有些傷感地歎了口气道:
  “可惜,有位少爺卻很不識時務。”
  耿青微微一笑。
  湯玉卻冷然道:“飛龍幫的好漢權作丐幫弟子,似乎与自尊自大的身份不相協調吧?”
  耿青含笑糾正道:
  “賢弟,任何人都有落難的時候,飛龍幫好像不會例外。
  老叫花子的臉頓時鐵青,神色變了變,卻沒有發作。
  因為他看到了依然悠閒自得地,埋首于酒香菜鮮之中的中年秀士。
  中年秀士沒動,他也沒動。
  酒店的空气頓時顯得很平靜。
  平靜得令人有窒息之感。
  于是,該走的都走了,因為好戲只能點到為止地看。
  湯玉道:“大哥,酒店里現在好像并不正常。”
  耿青道:“的确,似乎應該還要發生一件什么出乎我們意料之中的事情。”
  湯玉看了看滿桌被叫花子弄得一片狼藉的桌面,道:“老于今天的運气真不錯。”
  耿青同意道:“一万零八百兩銀子的生意做兩筆,就可以享用三代了。”
  湯玉道:“沒有老于在,我們好像就成不了真正的客人。”
  耿青道:“老于現在很忙,我們只好自己照顧自己了。”
  任何人意外的發了一筆橫財之后,的确會很忙的。
  畢竟是橫財,因此保管起來就要非常小心謹慎。
  老于一向很小心謹慎。
  因此,他沒有理由不為這筆銀子找個妥善的家,然而這一切又都需時間。
  正午剛過。
  老于酒店突然走進了一個人。
  一個年過花甲的老人,他的鬢發花白。
  伙計仍卻并沒有招呼這個正午后第一個過來的老人。
  伙計們認識這老人,也知道他不需要自己的照顧。
  他是誰?
  福叔。
  福叔一向不喜歡奢侈,他到老于酒店來絕不是為了喝一頓老于的祖制特釀。
  耿青卻不得不感到奇怪了。
  他弄不明白,福叔何以會在正午剛過便找到了老于酒店來?
  中年秀士看到了福叔之后,禁不住微微泛著淺笑。
  老叫花子的目光也變得興奮了起來。
  現在只有他們知道福叔為什么要到老于酒店來了。
  福叔的神色有些忿然。
  耿青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福叔從來不曾這樣生气過。
  如果福叔是個炸藥桶兼導火索,那么耿育自己只好小心翼翼地做一名探雷的工兵了。
  福叔适直走到耿青桌前,气淋淋地一股屁坐了下去。
  老乞丐并沒有得罪福叔,卻給福叔沒好气地端了一腳。
  忍气吞聲,這似乎是做叫花子必須學會的一招謀生絕學,否則,豈不難以令人怜憫?
  大概老叫花子是剛入道不久,這份涵養功夫還不夠,接了一腳自然要有所反應。
  可惜,茵香豆的咀嚼聲使得老叫花子懂得了“小不忍則亂大謀”的深刻含意。
  老叫花子被迫移了移身子。
  他這一動,卻犯下了致命的錯誤。
  福叔的臉如三九寒冬般的冷。
  耿青一向十分尊重這位如長輩般的家人。
  湯玉心中感到為難。
  任何人的家事,你都無法插足其間,如果硬要插足,你將是吃力而不討好,這便是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
  湯玉看著耿青十分殷勤地招待著福叔的模樣,腦海里突然涌出四個字來:以靜制怒。
  福叔冷冷地看了看耿育道:“少爺,你坐下吧,別忙了。”
  耿青陪笑道:“福叔,你老頭一次這儿來,一定要好好地吃上一頓。”
  福叔一听吃,頓時臉又陰霸起來。
  耿青暗自叫苦,看來問題一定是出在“吃”上面。
  果不出所料,福叔看了看滿桌的剩菜,不動聲色地道:“少爺,這一桌多少錢?”
  耿青歎息。
  湯玉苦著臉。
  中年秀士的茴香豆味美异常。
  老叫花子又裝模作樣地撿起了雞腿。
  福叔不依不饒地道:“少爺,你說呀!”
  耿育只好投降:“福叔,四百兩銀子。”
  福叔不信自己的耳朵道:“少爺,你說多少?”
  湯玉喃喃地替耿青道:“福叔,不多,只是四百兩紋銀。”
  這樣的回答猶如做錯了事的孩童,面對著慈愛但又有著嚴厲的母親說:“媽媽,我并沒有做錯什么,只是把你最喜愛的花瓶給打碎了。”一樣。
  福叔的臉頓時黯然起來,一句話沒說。
  耿青一看,心中大叫不好。
  如果福叔是罵自己一頓,耿青就知道沒事了,可是如果福叔一言不發,那預示著情況相當糟。
  耿青了解這位忠心耿耿的老家人福叔。
  福叔過了半晌,終于歎了口气,無可奈何道:“少爺,你怎么能把祖產都典當在當舖里了。”
  耿青吃了一惊道:“福叔,怎么會有這回事呢?”
  福叔黯然神傷道:“少爺,你到這時候還瞞著老奴?”
  職青猛然站起道:
  “絕不可能的,再說那些地契、房契都是放在你那儿的。”
  福叔气极道:“少爺,難道會是老漢把那些房契都典當了出去不成!”
  湯玉眼見事情暖蹺,急忙勸道:
  “福叔,你慢慢說,究竟是怎么回事?”
  福叔不滿地看了一眼湯玉道:“你還好意思問我?如果少爺不是受到你們的誘惑,何至于有今天?”
  湯玉暗自苦歎不已。
  耿青道:“福叔,你說說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福叔玲聲道:“今天早上,你叫寶儿到我那里拿房冊和地冊去查查的吧?”
  耿青感到事情有些不對勁了。
  寶儿是耿青的書僮,一向忠厚老實,但又相當机靈,絕不會假借自己的名義去拿帳冊。
  難道寶儿出了什么事情?
  耿青的目光開始有些冷。
  中年秀士的手略有顫動。
  他發現耿青舉人的目光中有一种令他恐懼的成分。
  雖然現在他還說不清這眼神里究竟是含著有多大的危險,然而他已感到了事情并不容易辦。
  耿青道:“福叔,寶儿現在在什么地方?”
  福叔陰沉著臉道:“我已找了他半天了。”
  湯玉搖了搖頭,他知道寶儿到那里去了。
  耿青也明白了。
  耿青道:“福叔,你怎么知道的?”
  福叔臉色鐵青地道:“債主已經上門了。”
  湯玉吃惊道:“好快。”
  耿青道:“賢弟,你應該早已料到他們會不擇手段的。”
  湯玉道:“現在并不晚。”
  耿青道:“應該是。”
  福叔陰沉著臉對耿青道:“少爺,你看該怎么辦?”
  耿青道:“福叔,典當期限是什么時候?”
  福叔道:“馬上。”
  耿青笑道:“好急。”
  福叔不道:“四万兩銀子。”
  耿青不禁道:“价值不錯嘛。”
  福叔气忿道:“咱們的地价何止這些。”
  耿青無奈道:“再多,再多我就永遠也不要去想它了。”
  福叔道:“你現在恐怕也沒有辦法想它了吧。”
  湯玉苦笑道:“大哥,恐怕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福叔憤憤地道:“你逃不了關系。
  湯玉道:“大哥,我卻沒有這么多銀子。”
  耿青一笑道:“賢弟,這一天遲早要到的,怎能怪你?”
  湯玉道:“有沒有辦法湊足四万兩銀子?”
  耿青略微猶豫一下道:“恐怕一點辦法也沒有。”
  湯玉道:“那大哥不得不搬出耿宅?”
  耿青道:“的确如此。”
  茴香豆還是老于酒店做的最具特色。
  中年秀士居然把一盤茴香豆吃得顆粒不剩。
  仔細地回味著最后一顆在嘴里留下的感覺之后,中年秀士突然沖著愁容滿面的福叔道:“老管家,你一定是個非常厚道的老人家。”
  中年秀士的語气很酸。
  福叔沒好气地道:“厚道,厚道卻盡是受騙。”
  坐在地上的老叫花于突然道:“錯了,錯了,厚道必有后福。”
  福叔不耐道:“窮叫花子,我家少爺落難得跟你一樣,你才開心是吧?”
  老叫花子急忙搖頭道:
  “非也,非也,如果老叫花子猜得不錯,你們將遇貴人。”
  福叔“哼哼”道:“千万不要遇到像你這樣的討飯鬼。”
  中年秀士截口道:
  “老管家,如果有人愿意和你做一樁買賣,你愿不愿意?”
  福叔道:“什么買賣?”
  中年秀士笑道:“是你占盡便宜的買賣。”
  福故道:“你說。”
  中年秀士放下酒壺道:“可惜,你老人家卻不能做主。”
  福叔怒道:“沒有什么事情我不能做主的。”
  中年秀士陰陰地笑了起來。
  耿青急忙道:“福叔,你……”
  福叔狠狠瞪了耿青一眼道:“少爺,這次生意如果合算,老奴做定了這主。”
  湯玉苦笑了笑道:“老人家,天底下沒有一本万利的買賣。”
  中年秀士含笑道:“這位相公之言差矣,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有人錢多了自然喜歡做几件喜事。”
  耿青覺得中年秀士的話很有道理。
  湯玉同樣覺得這种事情更有可能發生。
  福叔覺得這叫天無絕人之路。
  于是,他們都在听秀士的下文正。
  中年秀士道:“最近,我家主人生了一個小公子。”
  福叔道:“小公子一定挺可愛。”
  中年秀士滿含笑意地望著福叔道:“老人家說得一點也不錯。”
  福叔奇道:“難道你家主人准備把小公子賣掉?”
  中年秀士搖頭道:“非也,主人喜歡公子,于是請了個道士來問前途。”
  福叔道:“道士如何說?”
  中年秀士歎息道:“需一石鎖避邪。”
  福叔點頭道:“原來如此。”
  耿青有些迷惑地看著福叔,他現在覺得福叔有些陌生了。
  湯玉無奈道:“生意恐怕一定會成交。”
  耿青在旁居然贊同道:“的确如此。”
  湯玉道:“從此江湖將血雨腥風了。”
  耿青道:“我的确沒辦法拒絕福叔。”
  湯玉道:“當然。”
  耿青道:“你知道?”
  湯玉搖頭道:“我不知道,但我猜得出。”
  耿青無奈道:“你懂的,我沒有選擇。”
  湯玉理解道:“我處在你的位置上恐怕也是一樣。”
  耿青道:“天涯若比鄰,海內存知已。”
  湯五把玩著手中的酒杯道:“不管任何人,只要他的心地無私,都值得尊敬。”
  耿青道:“我一向非常尊敬福叔。”
  場五道:“我完全看得出。”
  耿青伸出一只手,緊握了握場五的手道:“賢弟,多謝你能諒解我的這份無奈。”
  湯玉凝視著福叔的蒼蒼白發,感歎道:“大哥,這是人之常情。”
  交易進行得非常順利。
  中年秀士道:“老管家,少爺的主你能做嗎?”
  福叔冷冷地看了一眼似想強辯的耿青道:“少爺從小在我身上拉屎拉尿的,這一次這點主,老奴做定了。”
  耿青無可奈何,福叔倚老賣老,的确不能再得罪了。
  中年秀士笑道:“真的?”語气事帶有不信任感。
  福叔盯著耿青道:“少爺,老福這張老臉能不能勉強做一回主事人?”
  耿青點頭道:“全憑福叔一句話。”
  “既然爭得了如此巨大的面子,就沖你這份爽气,我絕不能讓你吃虧的。”
  福叔抑不住得意道:“秀才,少了我可說好了,絕不賣。”
  中年秀士笑道:“老人家,你想要多少?”
  福叔伸開了一個巴掌。
  中年秀士笑道:“五万?”
  福叔赶緊道:“石鎖可是救命的寶貝,非五万兩銀子不可。”
  福叔畢竟見過大世面,要价要在刀刃上,戳在中年秀士的疼處,因為,中年秀士不會不出錢。
  的确,富貴人家的公子還是命重要。
  中年秀士滿眼含笑道:“一言為定。”
  福叔滿臉的皺紋都舒展開來,他老人家万沒想到這,筆生意竟能做到如此多的賺頭。
  他卻不去想想究竟有什么財主會覺得錢多了悶得慌,神經病似的出五万兩銀子買鎖,而不是去打一把鎖?
  不過,福叔此時絕沒有心情去想,因為無論誰在如此巨大的利益面前都會暈頭轉向的,何況此時的福叔正為巨大的失職,而使得耿少爺的祖產蕩然無存生煩了!
  既然生意做成,自然便是商業上的朋友了
  福叔笑容滿面道:“這位先生,不妨移席過來一坐。”
  耿青目瞪口呆。
  他万沒想到福叔會如此“好客”。
  湯玉無奈地苦笑了笑。
  他怎么也沒料到耿育家的老管家是真正的“當權老。”
  兩人不禁相視苦笑。
  湯玉道:“大哥,看來以后做少爺的千万不能做錯事,否則連主人的權利也會被剝奪了。”
  耿青無語。
  福叔聞言怒目以對道:“湯公子,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想挑撥我們主仆之間存在的情義?”
  湯玉忙道:“老人家,豈敢,豈敢,小侄只不過是……”
  耿青圓場道:“福叔,湯賢弟是說個笑話,你赶快請那中年朋友過來談談吧。”
  福叔忿忿道:“哼,孺子不可教。”
  湯玉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
  耿青急忙沖著湯玉道:“賢弟,老人家說話過份,大哥這里賠罪如何?”
  湯玉苦笑了笑道:“大哥,你的。已似乎太軟了,如此下去你將不會過得快活的。”
  耿青吟吟一笑道:“賢弟,大哥是個讀書人,雖說學識并不淵博,但卻無奈走不出個‘仁義’二字。”
  湯玉道:“對一個人之‘仁義’,卻會負天下人的‘仁義’。”
  耿青道:“不忍心傷害一位侍奉了我家一輩子的人。”
  湯玉沉吟道:“這件事看來是無法挽回了!”
  耿青道:“大哥將盡力促使這石鎖,不去做出什么傷害他人的事情來。”
  湯玉突然道:“可是你知道石鎖的用途究竟有多大嗎對
  耿青道:“兩种。”
  湯工吃惊道:“你知道?”
  耿育點點頭。
  湯玉不解道:“那你難道不想利用石鎖的兩种用途?”
  耿青搖搖頭道:“意外之財不可得。”
  湯玉認真地看了一會耿青道:“大哥,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嗎?”
  耿青談談一笑道:“‘佛手’湯玉,我的結拜兄弟。”
  湯玉怪怪地笑道:“就知道這么多嗎?”
  耿育正色道:“賢弟,我只想知道這些。”
  湯玉重重地點頭道:“耿大哥,無論如何小弟都敬佩你的這一份兄弟情。”
  耿青道:“賢弟的其他什么身份,我不想知道。”
  湯五點頭道:“好,大哥,以后不管發生什么事,只要小弟能做到的,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耿青笑道:“賢弟,大哥交定了你這個朋友,只要是對江湖有益的事情,大哥將隨時陪賢弟去做。”
  湯玉重重地抓住耿育的手。
  兩人的心都是一震,他們知道這意謂著什么。
  中年秀士与福叔的敘談融洽而自然。
  福叔不時地開怀大笑。
  中年秀士句句得体而富有高超吹捧藝術的話,使得福叔如同吃了開心果般的愉悅。
  福叔已忘了催促耿青把那价值五万的石鎖拿出來了,中年秀士自然心中十分焦急。
  中年秀士突然從怀中拿出一疊銀票道:“老人家,你看我的銀子都准備好了。”
  福叔這才想起石鎖的事來,便沖著耿青道:“少爺,那石鎖該拿出來了,時候已經不早了。”
  耿青道:“福叔,石鎖并沒有帶在身上,必須要回去拿。”
  福叔道:“少爺,那我們回去吧,免得當舖的人去收了我們的田產。”
  耿青點頭道:“好。”
  湯玉道:“大哥,小弟今天想就此告辭了,改日再到大哥這里多住几月如何?”
  耿青道:“賢弟因何事如此著急?”
  湯玉道:“有几件小事要處理。”
  耿青道:“如此,大哥也就不多留你了。”
  湯玉道:“大哥保重。”
  生意很快成交了,老于酒店里的客人們好像對這生意都具有某种默契似的,齊齊离座欲走。
  正在這時,失蹤了有兩個時辰的老于突然闖進了酒店來。
  老于看到了福叔時,一臉惊訝道:“福叔,你是什么風吹來的啊!”
  福叔對老于從無一點好感,自從他開了這家酒店后,已不知道詐騙了耿青多少銀子了。
  福叔只是冷冷地看著老于,鼻子里發出陰陰的冷笑。
  老于奇怪道:“福叔,老于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老人家,就說出來嘛?”
  福叔冷聲道:“你知道我為什么會到你的酒店來?”
  老于搖頭道:“不知道,不過老于一定猜得出福叔是為了嘗嘗老于的陳年好酒。”
  福叔恨聲道:“老于,你別臭美了,我福寶絕不會像少爺那般地任你敲詐。”
  老于的臉頓時紅了,紅得像熟透的柿子。
  福叔道:“少爺,咱們走。”
  湯玉突然歎息一聲道:
  “耿少爺一向待人不薄今日有難處卻無人肯援手。”
  老于的臉漲得更加通紅道:“湯相公,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耿少爺缺錢花?”
  湯玉悠悠道:“耿少爺不是缺錢花。”
  老于擺手道:“那老于就無能為力了。”
  湯王道:“可是,耿少爺現在卻比沒錢花更加糟糕了,而有些人卻有錢不肯出。”
  老于道:“老于不是那种忘恩負義的小人,講起來卻也是一個六尺男子漢。”
  湯王道:“可惜,這种事卻又幫不了。”
  老于忍不住道:“湯相公,你就直說吧,只要不是殺人放火,老于傾家蕩產也要助耿少爺一臂之力。”
  福叔聞言,譏道:“老于一向只進不出的,今天因何如此慷慨大方?”
  老于冷笑一聲道:“老于平時雖說做生意講究如何賺錢,但是絕不是視財如命的人。”
  老于的眼光閃著令人無法解釋其話語真假的异光,但卻讓人感到老于很不平常。
  湯王道:“可惜,你無論如何也湊不齊五万兩銀子。”
  福叔調侃道:“五万兩十足的紋銀。”
  耿青奇怪地望了望福叔,他越來越覺得似乎有些不可思議。”
  他發現此刻福叔与自己如同陌路。
  以前的福叔絕不會對他如此傲慢無禮。
  主人畢竟是主人,任何仆人過了火后頭,若還是超越了自己仆人的身份就會給人不愉快了。
  耿青絕不是那种沒有胜量的人。
  可是,福叔的表現的确迥异于平常。
  然而,耿青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靜靜地注視著。
  老于不屑道:“五万兩紋銀對我來說并不是筆小數目,但卻也不算大。”
  福叔道:“可惜有一點你卻忘了,財主都是很吝嗇的。”
  然而,老子并不理福叔,沖著耿青道:“耿少爺,你真的需要五万兩銀子嗎?”
  耿青點頭道:“的确需要。”
  老于認真地看了看耿青道:“不會是亂用吧?”
  耿青搖頭道:“絕不是。”
  老于鄭重地點點頭道:“好,少爺你等著。”
  老于轉身走進了內堂。”
  中年秀士此時再也無法篤定了,神色微溫道:“老管家,你怎么能說話不算數?”
  福叔微徽一笑道:“先生,你這么著急干什么?”
  中年秀士轉了轉眼睛道:“老管家,是不是還嫌价錢低了些?”
  福叔道:“先生,你知道的,做生意向來都是講究一個‘合算不合算’的。”
  中年秀士道:“那你們說要多少价?”
  福叔道:“這得問一問少爺啦。”
  耿青終于有了發話的權務,然而這權力卻有著并不牢靠的基石,因為如果老于湊不足五万兩銀子的話,那么福叔將會把這筆生意的討价還价權力收回。
  福叔似乎也不是個很簡單的老管家。
  耿育道:“無价。”
  躺在地上一直處于“靜止’狀態的叫花子突然道:“無价是多少呀?”
  福叔瞪視著老叫花子道:“窮要飯的,老爺們做生意沒有你插口的份儿。
  老叫花子冷笑道:
  “人道是狗眼看人低,這世道總有些狐假虎威的奴才以貌取人。”
  福叔把腳抬了起來。
  耿青忙道:“福叔。你這是干什么?”
  福叔气哼哼道:“少爺,干什么?我要揍這窮得令人厭惡的叫花子。”
  老叫花子并不動怒道:“誰是叫花子還很難說,可惜呀可惜,今天晚上福宅就要易新主了。”
  福叔聞言冷笑道:“恐怕下輩子也不會輪到你了。”
  老叫花子并不回答,只是在滿是油污的身上摸索著。
  一會儿,各式各樣的瓶瓶罐罐便堆在了一地,老叫花子在里間好不容易翻出了几片紙。
  福叔的目光頓時定位了。
  耿青十分奇怪的注視著老叫花子手上的紙片。
  老叫花子看了看有些髒了的紙片,歎息道:“這紙片對我來說實在是沒多大的用處的。”
  福叔的臉上堆起了笑容道:“那你就賣給我吧。”
  老叫花子怪怪地一笑道:“它不值錢的。”
  福叔突然道:“少爺,你可看清楚了?”
  耿青道:“不會錯的。”
  湯玉道:“大哥,我現在突然知道這叫花子是什么人了。”
  耿青道:“難道他不是丐幫的弟子?”
  湯五笑道:“是,不過除了是丐幫弟子外,他還是飛龍幫的一個舵主。”
  正在這時,老于急沖沖的從房里跑了出來,手中拿著一大疊銀票和契約。
  耿青道:“老于,你這是干什么?”
  老于沉聲地道:“福叔,這是五万兩銀子的銀票,你拿去點點看夠不夠。
  福叔抬頭看了看耿青。然而,耿青卻沒有任何表示。
  福叔焦急道:“少爺,你說話呀。”
  “不用耿少爺說了,他對我們已沒有任何可利用的价值了。”
  眾人聞聲回頭看去,只見一蒙面人正用陰冷的目光注視著老于酒店里的眾人。
  中年秀士急忙施禮道:“幫主,你來得好快呀。”
  黑衣蒙面人沉聲道:“陳護法,幫主的信條是什么?”
  老叫花子突然道:“兵貴神速。”
  黑衣人道:“胡舵主,現在你們已經沒有必要在這里与耿青搞什么交涉了。
  中年秀士道:“幫主,東西已經到手了?”
  黑衣人道:“有人供出他來啦。”
  中年秀士道:“幫主,我們是不是該……”
  黑衣人冷笑一聲道:
  “陳護法,你下面該怎么做,難道還要問我嗎?”
  中年秀士笑道:“屬下明白。”
  黑衣人點點頭,轉身走了。
  老于十分奇怪地看了看中年秀士道:“你是護法?”
  中年秀士并不答話,手微動,一對金光閃爍的點穴金筆已擎在手掌之中。
  老于打了個冷顫,顫聲道:“客官,你這是干什么呀?有什么話可以好好的說嘛。”
  老叫花子搖頭道:“遲了,老于掌柜,凡是在老于酒店的人都該死。”
  老于顫栗道:“我給你們錢,要多少給多少,你們就放了我吧,給我一條生路。”
  中年秀士臉色一變道:“胡舵主,幫主還在等看咱們呢,把他們解決掉算了。”
  福叔突然冷聲道:“你們想干什么?”
  中年秀士冷冷地看著耿育道:“耿少爺,你我都是讀書人,但今日之事,我不得不做個了斷。”
  耿青不慌不忙地坐了下來道:“湯賢弟,你坐下來吧,咱們繼續喝酒,一只蒼蠅的叫喚不必理它。”
  湯玉笑道:“大哥,看來這‘告辭’算我白說了一次。”
  耿育道:“賢弟,這叫做有難同當。”
  湯玉伸出筷子夾了一顆花生米道:“有人就像這花生米般不知趣,看來只好消滅了它。
  中年秀士看了看湯玉,陰笑道:“‘佛手’湯玉的气勢的确不同凡響,不過飛龍幫的人卻并沒有把你放在眼里。”
  湯五只說了兩個字:“很好。”
  中年秀士的點穴金筆已動,兩道金光如閃電般點向“佛手”湯玉的“百會”大穴。
  老叫花子似乎也并不甘落后,不知從什么地方取出了一柄劍,一柄軟劍。
  耿青淡淡地對湯王道:“賢弟,你可要照顧一下大哥呀,大哥對這一些動刀舞劍的場面很不适應。”
  湯玉道:“大哥,小弟對付一兩個飛龍幫的好漢似乎應該不在話下的。”
  這時,福叔突然惊叫道:“少爺,你要小心呀。”
  耿青听到福叔的喊聲時已經遲了。
  老叫花子的劍已逼近了耿青的左肋,离衣裳只有半寸之距。
  老叫花子心頭一喜,喃喃耳語道:“耿少爺,我第一次感到殺一個舉人老爺是如此的容易。”
  耿青含笑道:“是的。”
  耿青的話一出口,老叫花子頓時覺得自己的劍有些問題,而且問題相當不小。
  劍式已老,可是卻沒有老叫花子意料中的劍入肌膚的那种优美而殘酷的快意。
  絕對沒有。
  老叫花子手中的軟劍很奇怪地停止不動了。
  他想抽劍已是非常非常的困難,簡直已沒有可能。
  軟劍的准頭的确不錯,十分准确地刺在一根竹筷上。
  這是根吃飯用的竹筷,很細,也很脆,更禁不起尖劍的劍鋒,只是,它居然沒斷,居然牢牢地夾住了軟劍。
  一惊之下,老叫花子拼命地想抽回劍來,然而,一般強勁的內力透過劍柄襲來,老叫花子的手再也抓住不住劍柄一厂。
  耿青隨手扔下了竹筷。
  劍隨著竹筷墜落,老叫花于急忙搶過劍柄。
  劍卻已無法拿起。
  沒有人能夠用一把四分五裂的劍做兵刃,何況老叫花子還是個挺有面子的飛龍幫舵主。
  耿青的這一手動得很快,快得几乎沒有人注意到,不過,有一個人卻是時時刻刻地盯著耿青。
  ——福叔。
  福叔的目光是如此地惊懼,如此地不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他沒料到一個文弱書生竟有如此功力!
  福叔的眼光透出一絲冷冷的寒意。
  湯玉的佛手對于中年秀士來說,并不构成威脅。
  中年秀士的一對金筆冰舞在湯玉的周身各大穴處,湯玉的動作雖快,但卻并不輕松。
  湯玉知道飛龍幫的儲備大護法在江湖上絕不是徒有虛名的無能之輩,因此,他格外小心。
  耿青也夾了一顆花生米落人口中,不緊不忙地瞧著“佛手”湯玉和“金筆秀士”陳一絕的打斗。
  場面并不熱鬧,但殺气卻很重,耿青知道,以“佛手”湯玉的功,定是不會落敗的,這一點他對湯玉很有信心。
  然而,耿青卻對福叔沒有信心了,因為四個黃衣人已從各自的座位上圍攏了過來。
  耿青拭目以待。
  老叫花子此刻是絕不會無趣地鑽在桌胜底下的,他的手中早已挂了把硬鐵劍。
  遺憾的是,老叫花子想刺出這劍的時候,動作有些猶豫。
  老于看到四個黃衣人的逼進,心發毛,慌亂地收起推在桌上的銀票就想溜。
  一個黃衣人攔住了他的去路。
  黃衣人很有禮貌的朝他笑了笑道:
  “幫主說了,這里的人都該死。”
  老于神情緊張地道:“大爺,我很有錢,我不想死呀。”
  黃衣人無奈道:“飛龍幫幫主的話向來都是一言九鼎的,絕不允許屬下打折扣。”
  老于帶有哭腔的道:“大爺,你就澆了我吧,我什么也不會說的,你要多少錢,我給你多少錢。”
  另一個黃衣人冷笑道:“掌柜的,我們連錢帶命一起收了。”
  黃人抽出一把腰刀猛地朝老于的脖頸砍去!
  殺死一個貪婪而吝嗇的老于掌柜,對于飛龍幫的黃衣護衛來說實在是很容易的。
  黃衣護衛有這個把握。
  刀砍得并不急,黃衣護衛看樣子已經許久沒有殺人的癮了,因此他很想慢慢地欣賞一下老于的頸脖斷裂的粉碎聲。
  黃衣護衛一向認為,只有這种聲音才是世上最美妙的音樂。
  老于嚇得閉上了眼睛,人不由自主地向后倒下,這是他的本能反應,只是這反應有些巧了。
  黃衣護衛的刀居然不緊不慢地從老于頭頂擦過。居然沒有砍下老于的頭。
  黃衣護衛很奇怪地看了看老于。
  老于的額頭沁出了細密的汗珠,他慶幸自己逃脫了這一刀。
  黃衣護衛一擊不中,加速了第二刀的去勢,這一刀是欣向老于的腰部。
  老于恐怕再也沒有第一次那么幸運了,黃衣護衛對自己這一刀的勁力和准确性表示滿意。
  因為黃衣人笑了起來。
  黃衣護衛一笑,看來老于只有選擇哭泣了。
  但是,看來老于并不想等死,地上的一文錢又救了老于一命,貪財的老于全然不顧快捷的刀鋒,竟扑向了一文錢。
  黃衣護衛的把式已變動,無法在中途變招了,而老于直挺挺地扑在地上撿起了一文錢。
  耿育看到這里,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不必為龍;。{神了。
  福叔的日子看來比老于要難過一些,黃衣護衛的劍已毫不留情地刺向了他的咽喉。
  福叔自然要躲,無奈一個惡作劇的黃衣護衛絆了福叔一下,福叔的身子頓時跌了一下,直撞向耿青。
  耿青急忙忙去扶。
  福叔的目光里露出了深深的笑意,他知道自己大功將成,他知道自己絕不會失手。
  可惜,他离成功只差半步。
  耿青只說了一句話:“福叔,你錯在并不知道我會功夫。
  福叔愣住了,他并不是因為自己听了耿育這句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含意的話吃惊,而是一柄匕首已頂在了自己的助下。
  這是福叔自己的匕首。
  福叔顫聲道:“少爺,你,你這是干什么?我是你的福叔呀。”
  耿青忽然笑道:“說謊的人是很容易死的。”
  福叔的額頭虛汗沁出道:
  “少爺,你難道是給嚇糊涂了嗎!”
  耿青歎了口气道:“朋友,你扮得非常非常的橡,戲也演得挺不錯,可惜,再好的演技都會露出馬腳的。”
  福叔忽然也笑道:“你真的認出我是冒牌貨?”
  耿青不情愿的點點頭道:“飛龍幫的高手非常多,但堪稱一絕的是‘千面人妖’王海平。”
  福叔詭秘地一笑道:“耿青,你好眼力。”
  耿育道:“卻沒能從一開始就認出你來。”
  王海平道:“耿青,你從什么時候開始怀疑的?”
  耿育道:“當你拿出匕首的時候。”
  他又補充道:“福叔是個很老實的人,他是害怕刀和槍的。”
  王海平道:“耿青,王海平一生只服一個人,現在卻要增加一個人了。
  耿青搖頭道:“你別說了,我不會傷你的,你走吧。”
  耿青松開了王海平的手,抵在他助下的匕首早已不知去向。
  王海平躬身一抱拳道:
  “耿青,這次如果你不殺我,我卻不會報恩的。”
  “隨你的便。”耿青看看正在激斗中的湯玉和中年秀士冷冷地道。
  此刻,湯玉手中的劍已然壓住了金筆秀士的雙筆,陳一絕剛想抽筆換式卻已遲了。
  湯玉的左手已切向了“金筆秀士”陳一絕的左肩頭。
  金筆秀士想要保住左肩唯一的辦法只有退,結果只有撒手扔掉金筆而退。
  老于苦苦地躲避著黃衣護衛的刀鋒。
  黃衣護衛此刻顯然已不愿玩貓捉老鼠的游戲了,刀鋒變得銳疾無比。
  老于忍不住叫了起來:“少爺,救救老于!”
  耿青笑道:“好,老于,等少爺喝了這杯酒之后再說。”
  老于無奈,只好又道:“場公子,你是大俠客呀,怎么能見死不救呢?”
  湯玉歎了口气道:“俠客也是人,肚子餓了自然要吃點東西才能救人。”
  老于心中不禁大罵起來,額頭上的汗殊滾滾而下,神色恐慌地左右躲閃著。
  刀鋒卻始終堪堪地差那么一點儿才能触到他的身上。
  當黃衣護衛又一刀“力劈華山”准備徹底斷絕老于的生命時,老于長長地哀歎一聲,閉上了眼睛。
  看來老于是死定了。
  沒有人會相信老于能躺過這一把。
  老于不相信,連耿青也在怀疑。
  現在任何人想出手救老于都已遲了。”
  老于恨透了見死不救的耿青,耿青卻也為自己判斷的失誤而感到難過。
  他沒想到老于不會武功,他本以為老于會的。
  黃衣護衛這次是真的可以笑了。
  可是,耿育卻發現黃衣護衛的獎有些怪,有些不自在,更有著一絲恐懼的味道。
  老于也覺得很奇怪,因為他已經听到了刀鋒划過肌膚的聲音,老子相信自己的耳朵很靈。
  老于一下子癱軟在地上,他想自己死了,因為有個東西重重地憧了他一下。
  過了好久,老于睜開眼睛的時候,老于酒店里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
  老于看到的第一個人居然是耿青。
  老于突然呆呆地一笑:
  “耿少爺,咱們真是有緣呀,居然在地獄里見面了。”
  耿青道:“老于,你沒死。”
  老于道:“耿少爺,我不怕死,老于不需要你安慰的。”
  耿青搖頭道:“既然老于不相信,那么我們只好不管你了,到時候你的銀子丟失了可別怪我。”
  老于急忙道:“銀子,銀子在什么地方?快給我。”
  說完,老干慌慌忙忙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湯玉看到了老于這副狗熊樣,忍不住笑了。
  老于發現自己居然還活著,也笑出聲來。
  耿青對老于道:“看來你這老于酒店要關門了。
  老于道:“耿少爺,我也不想開店了,他們呢?”
  老于指的“他們”自然就是飛龍幫的人物。
  “走了。老于道:“怎么走的?”湯玉打趣道:“給你嚇走的。”

  ------------------
  舊雨樓掃描,bbmm,jjyy,liu等 OCR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