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十四


  “堡主已兼程東下,我前日方接到手諭,屬我盡可能挑動武林人物与小畜生為敵,一面牽制他的行動,一面可消耗武林實力。三月后,塞北人魔黃老前輩方能抽暇赶來中原,要堡主先來主持大局,那時,中原的人物恐已傷亡遺盡,咱們重建吳天堡之舉,不是容易得多么?”
  “黃老前輩真可赶來?”
  “他會來的,恨海狂人消聲四十余年,天殘劍在小畜生手中,老狂人准死無疑,黃老前輩當前曾發重誓,恨海狂人一日健在,就永不再入中原,老狂人死了,黃老前輩豈甘莫?”
  “這三月中,咱們如何纏住小畜生?”
  “武當不足恃,閻王谷也危如累卵,只有禪門兩大派尚有一拼之力。”
  “哦!少林和峨眉。”
  我已派明亮者弟護送超明禿顱返高山,相极特事。堡主取道川西,邀請峨眉掌門笑面如來,你我即和海天一叟于會后兼程往徐家灣一行,昆侖弟子在那儿聚會,這一著樁非下不可,劍圣那老雜毛大有用場。”
  “方兄,我想先走一步,往閻王谷一行。”
  “一起走吧,多等一天不會誤事的。”
  “也好,咱們且坐山觀虎斗。”
  “切記小心行藏,目下路們最好步步提防。”
  日色近午,鶴鳴峰西面十里羊腸小徑上,一匹駿馬踏著輕鹿,向東馳來。
  馬上的文俊一身綢緞子勁裝,懸劍挂囊,神態從容,虎目中不時倏現透入肺腑的冷電寒芒。
  轉過一座密林,暮地里,十丈外小徑轉角一顆古松下,彌弦發出清嗚,一枝飛矢帶著一絲白影,由文俊身右帶著銳嘯飛過。
  文俊不動神色,虎腕疾神,箭落掌心,箭杆上纏著一張白箋,他展開一看,只見上面寫著:“武當道俗門下共出八十二名,惟不見玉道人出面,恩公如需助力,請發三聲長嘯,云彪即率各地朋友一百零六名群起而攻,云彪既諸友頓首。”
  文俊向要中拱手為禮道:“小弟心領諸位云天高義,先行謝過。小弟遵囑行事,嘯聲不起,諸位兄台請秘行藏,千万不可貿然出面。”
  四野沉寂,文俊微微一笑,一抖僵繩,向前趨赶,
  云彪乃是九疑山主,也就是文俊在吳天堡救出的二百余好漢之一。
  文俊循小徑抵鶴嗚峰下矮林邊沿。
  “無量尋佛!”兩側林中閃出一對中年道侶,谷首合唱:“施主真信人也,恰是午時正”。
  蹄聲驟止,文俊耀了嚇鞍,一笑道:“武當雄踞江湖,跺一腳武林震動,貴右既垂注霜從龍召,梅文俊敢不如命投到?兩位道兄請代為通稟,說梅某已如約投到。”他語中帶刺,不大友好。
  左側老道毫無表情他說道:“施主請稍待,敝師祖叔早侯駕多時,即將親迎俠駕。”
  草棚中響清澈的玉簡聲,半刻,由天机三老率領的一大群老小道人,迎出林外。五個輩份最高的老道,一色大紅法服,其余的都是青色道袍。
  中間領先迎出的是天机一劍清一,他壽眉微皺,老遠便向文俊打量,滿臉惑然的神色,似乎在說:“怎么啦!名震江湖藝惊武林的恨海狂龍,竟會是這樣的一個嫩娃娃?”
  但他心中疑惑,卻不敢失儀,在丈外倏然止步,眾道侶在兩側按序排開。
  天机一劍領先稽首一禮道:“梅大俠准時蒞臨,迎接來遲,恕罪恕罪,貧道天机一劍清一,暫代敝派掌六恭迎俠駕。”
  “在下來得魯莽,仙長海涵。天机三老武林老宿,德高望重,在下不敢當諸位仙長親迎之禮罪甚罪甚。”
  雙方客气一番,不象是生死對頭。眾老道左右閃開,天机一劍舉手讓客,循小徑直趨草棚。
  草棚正中空出一張檀木大桌,桌上供著不少法器,獸鼎中升起裊裊青煙。桌旁兩名老道分立神情肅木、
  左首一排座椅上,端坐著七名高年男女。當天机一劍引文俊登棚時,只有三個人离座含笑相迎。
  天机一劍讓文俊就西首主客座,眾老道退在椅后肅立,僅天机三老和地閾二仙就右首主座落坐。
  小道童敬過香名,天机一劍站起道:“敞掌門因俗事纏身,不克分身如時与會,但不久定能赶到,梅大俠尚請包涵一二。梅大俠駕臨鶴嗚峰,敝派深感榮幸,且蒙諸位武林英杰降尊纖貴蒞臨指導,貧道謹代表武當派一眾門下,聊至謝忱。”說完,向眾人稽首一禮。
  文俊站起回了一揖道:“在下魯莽應如,仙長休怪!”
  最左首那大刺刺高坐的老大,站起陰陽怪气他說道:“好說好說!清一道友禮數真多,倒象請客哩。這小娃娃就是恨海狂龍么?晤!人才倒是上選,憑他,哼!能在武林興妖作怪?邪門。”
  “這位老儿目現异彩,掌有點黑紋,定然練有天視之術,和奇毒的掌上功夫。梅某不才,等會儿愿就教高明,請教老丈大名,以便識荊。”文俊冷然的發話,嘴角上挂著一絲令人心悸的冷笑呢。
  者儿還未發話,天机一劍已搶先道:“失禮之至,貧道忘了替諸位引見。”
  他先將四名老道名號道出,然后向第一位白發如銀,卻滿面紅光,生得慈眉善目的老太婆伸掌引介道:“這是隱修焦山,名重武林,与武林三老齊名的白發婆婆老前輩。”
  下兩名是灰發長髯的老人,虎目含威,身材修偉,一身寬大的青袍,腰懸一把三節熱銅棍,用一只錦囊盛著。
  “這兩位是巫山雙霸,羅乾羅坤兩昆仲,出入三峽的朋友,無不以結識羅氏雙雄為榮。”
  第四人身穿灰袍,國字臉,國角挂著八字胡,劍眉斜飛入發,笑容常挂,身畔未帶兵刃。他是与白發婆婆站起迎客者之一,不等天机一劍弓小先自站起笑道:“老朽馮志遠,子舍位于敘州柏材岭,梅者弟如有暇在顧,老朽當洁搏之待。”
  文俊笑問道:“老前輩司是人稱伏龍居上的峨嵋馮大俠嗎?”
  伏龍居士尷尬一笑道:“老弟別多心,匪號乃江湖朋友胡餡而來,其實老朽少年之時,在江中降伏兩條鰻王而已,要真遇上了龍,恐怕早就話不到今天哩!”說完哈哈一笑。
  第五位也是站起迎客者之一,一頭亂糟糟的銀發,團團臉,卻有苦哈哈的眼鼻五官,愁眉苦臉,象是受盡委屈的可怜虫;一身破爛的百袖衣,油光垢厚,灰中帶青,腰帶是很大草繩,斜插著一根紫竹打狗棒,一雙瘦毛腳,拖著一雙缺了兩耳的破草鞋,窩囊之至。
  文俊不等他開口,先自笑著拱手道:“這位敢情就是俠名滿江湖,紫竹杖作不平鳴的紫竹乞北宮老前輩了。”
  “哥儿,你好甜的嘴,哈哈!”紫竹狂乞猛笑而起道:“北宮元渾身毛孔都舒服著葉。你叫狂龍,我名狂乞,反正都是狂,咱們有聊宗的必要。”
  文俊也笑答道:“老前輩見笑了,世人皆清,爾我獨狂,不遭天滅,亦不為世所容;老前輩以為然否!”
  “說得妙!可惜此間無酒,不然應浮三大白,哈哈!”紫竹狂乞仰天長笑,笑倒椅中。
  天机一劍和眾道人全皆一皺目,狀甚不悅;
  第六位老人做然据坐,冷笑卑視著文俊。他看去已近百高齡,白發挽在頂端,三角臉,山羊胡,尖嘴薄唇,雙目奇小,散發出陣陣綠芒。一身青布大褂:腰帶上插著一把似劍非劍精光四射的外門兵刃拘魂令。
  文俊心中暗說道:“‘這家伙眼熟很緊,他的眼神中,流露著刻毒怨恨之光,難道与我有不共戴天的仇怨么?”
  “這位是塞外一世之雄毆施主异駒,武林朋友尊稱拘魂一令,兩位可多親近。”天机一劍從容地引介。
  文俊客套地抱拳一禮道:“歐老名震西睡,在下久仰大名,今日得見,堪慰平生。”
  拘魂一令鼠目一翻,冷哼一聲,陰陰他說道:“你會堪慰平生的,五老峰下殺子之仇,少不得要你還我公道。”
  文俊恍然,怪不得覺得眼熟,原來這家伙是綠眼鬼王歐天報的父親,他淡淡一笑,泰然他說道:“血債血還,又道是除惡務盡,在下等著就是。”
  最后一人,就是首先向文俊挑務的老儿,他被文俊搶白了一頓,正沒好气,猛地發出一陣如同鳥啼的笑聲,一字一吐道:“老夫席雨村,你可記清了。”
  “久仰久仰,名字倒是雅致,可惜綽號不大見得人。”文俊也陰森森地回了過去。
  席雨村虎地站起,厲聲問道:“你出道太晚,強知老夫名號,小狗你說說看?”
  文俊虎視神光修現,冷然發話道:“在下警告你一聲,休得出口傷人。另以為沒有人敢犯你的意偉,在下卻是無所顧忌。”
  “你試試看?”席雨村跨前兩步,目中异彩盛熾。
  “陰陽入屠席雨……”
  不等文俊說完,陰陽人屠突然以奇疾的身法,掠至文俊座椅前八尺,其黑如墨的左掌,緩緩吐出。
  “且慢!白發婆婆伸拐向前一震。
  “好沒規矩!”紫竹狂乞也不約而同一杖搗出。
  “好歹毒的毒龍掌!”文俊突然亮聲大喝,一掌扔出。
  “蓬”一聲悶響,陰陽人屠被震退后三步,方將身形穩住。
  文俊上身搖幌,略一仰身即行恢复原狀。
  白發婆婆和紫竹竹乞,被強烈的兩股气流,震得奶賓四步,拐和杖几被震飛,“華啦”一聲兩人身后坐椅立時支离破碎。
  “快退!”天机一劍突然同聲暴喝,推椅閃后一丈。
  台上除了文俊以外,全退离現場丈余。
  兩股其冷徹骨的气流,突然發出刺耳銳嘯,向兩側卷去,其中并夾有一縷腥膻之味,中人若嘔。
  文俊寒著臉說道:“你最好是雙握齊運,毒龍掌陰寒,七陽掌可爍石溶金,寒熱俱出,大羅天仙亦自難逃;梅某倒得看看你是否浪得虛名。”說完,推椅而起。
  原來這陰陽入屠乃卅年前綠林一條,心狠手辣,橫行江湖二十余年,滿手血腥,殺人如麻,十年前突然失去蹤跡,想不到竟會在這儿現身。
  他兩手練有兩种极端相反的絕學,不出手則已,出手必大事殺戳,武林朋友畏之如蛇蝎。他嫌人屠之名不雅,誰要叫出他的綽號,准死無疑。
  文俊用掌發出九幽玄陰真气,二陰相遇,功深者胜。由于毒龍掌可發出令人血脈腐化的气氛文俊恐奇散飛廣闊而傷人,故并未用全力反擊。
  陰陽人屠吃了一惊,他心中雪亮,自發婆婆和紫竹狂乞的渾雄內勁,并未發生作用,反而被文俊的勁道所震聞,即是說,文俊事實上是以一敵三,仍然占了上風。
  文俊一步步欺進,陰陽人屠鬼目寒芒暴射,凝气行功,雙掌緩緩上提,抱元守一嚴陣以待。他那一雙手左黑右紅,令人望之心悸。
  巫山雙霸兄弟,本与陰陽人屠同為黑道磨星,自然而然地傾向于道上朋友;他倆一打眼色,向文俊身后欺近、
  “相好的,有我老花子在呢?”紫竹狂乞一伸紫竹杖,擋住了老大羅乾。
  “宣賓奪主,也算我老婆子一份。”白發婆婆也一拐點出,攔住了老二羅坤。
  巫山雙霸真不敢招惹這兩個怪人,尤其是紫竹狂乞,惹上他不啻惹火燒身,給你沒完。
  羅乾乾笑道:“老花子,你未免以小人之心,度子之腹了。這兩位高手藝惊武林,乃千載難逢之良机,你不想上前一觀以開眼界么?”
  “你還是別上前的好,我老花于是好意,陰陽毒掌一歐發,管教你魂歸地府。旁觀者清,你最好還是退遠些。”
  “老花子,你管的閒事太多了。”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生來就是管閒事的。”
  “你想和武當派做對么?”羅乾抬加大幅子壓人了。
  “老花子只問是非,不管其他。今日乃是武當与恨海狂龍清理舊債,用不著閣下派外之人多管閒事。假如閣下是武當人,老花子絕不干涉。可惜!武當門人畢竟自愛些,還沒有發現側身綠林之人。”
  羅乾被擠得下不了台,勃然大怒,伸手按在兵器囊上,恨恨他說道:“你敢藐視我綠林道上的人物?”
  “綠林朋友頂天立地頗不乏人。至于閣下嘛,哈哈!還怕人藐視么?”“旁的勾魂一令冷冷地道:“各位直不通理。想兩肋插刀等會儿再插吧!”
  “好!咱們往后算。”
  羅乾開始打退堂鼓,徐徐退下。
  “老花子隨時恭侯。?
  這時,棚中的文俊和陰陽人屠,已准備作生死相拼了。猛地響起一聲轟雷也似的暴喝,風起八步,寒濤与熾烈的气流,排山倒海似的向四面猛卷,嗤嗤銳嘯,攝人心魄。
  草棚在籟籟抖動,棚中這人,被這駭人听聞的雄渾勁道,嚇得慌不迭向棚外急退。
  文俊一擊占了上風,六合須彌功將迥然不同,凶猛霸道的冷熱毒焰震得四散;雙方功力相差不太遠,兩人都未受傷。
  陰陽人屠被迫退四步,胯褂憑空多了十條裂痕,他一雙陰陽掌無力地緩緩下垂,鬼眼中疲態明顯,額上滴下一串豆大汗珠。
  他吸一口气,咬牙道:“好小子,你值得驕做,咱們草坪中再拼百招。”說著,向棚外一步步倒退而出。
  文俊緩過一口气,淡淡一笑跟出。
  紫竹狂乞低聲向身畔的自發婆婆道:“自古英雄出少年;這少年身怀絕學,似未展露直實功夫,陰陽人屠這一記全力狂攻,你我恐難接下呢!”
  白發婆婆頷首道:“老身也有此同感。看他年事甚輕,不知是那位高人調教出來的人間駿龍呢?”
  “象是六合潛龍的弟子。”紫竹狂乞鎖著眉,一面思索道:“他子明用的是六合須彌功。”
  白發婆婆嫖然說道:那……那他与閻王令主有源遠了。”
  “很難說,閻王令主确是練有六合須彌功,但沒有這少年精純,且相去甚遠,据江湖傳聞,這少年卻与閻王谷水火不相容,守護神黑白無常曾栽在他手中,此中原委,令人百思莫解。”
  武當的眾老道們,目睹文俊發出奇奧的神功,把藝臻化境的陰陽人屠迫四步,莫不暗暗惊心。
  天机一劍慎然一震,臉色陰沉,突以傳音入密之術向師弟賽純陽道:“掌門師侄所料不差,這娃娃确已修至五气朝元之境了;今日為本派百余年之譽和命運,委實進退兩難。”
  “反正進退兩難,不如傾力一戰,以維本派聲譽。”
  “師弟少安勿燥,掌門自有安排。天色不早,掌門恐已苔途,我們見机行事就是。”
  巫山雙煞的老大羅乾,對一旁的勾魂一令輕聲道:“歐老,咱們如不乘机主誅去這小狗,日后不堪設想。這小狗藝業超人,滿怀激忿,委實危險可怕之至;連雙雄一霸他都敢招惹。咱們日后岩能苟全么?”
  勾魂一令電低聲說道:“老夫亦有同感,只是那老虔婆和臭花子在一旁虎視眈眈,十分討厭呀。”
  “咱們覓机先暗中下手,再一并誅之。”
  “就這么辦。你老弟的七煞牛毛針見血封喉,何不賞他兩枚?七煞針乃武林一絕,与紫龍須針和追魂霹靂毒針分庭抗禮,此時正好讓大家開一眼界。”
  “歐老,可否先与伏龍居士馮老儿一商?”
  “不必了,那家伙自詡是大派英雄,要讓他知道,准誤大事。”
  “舍弟可准備截住臭花子,至于那老虔婆……”
  “由老夫負責。”
  眾人先后跟出,勾魂一令向天机一劍頻施眼色。紫竹狂乞何等老練?他也向白發婆婆略一頷首,凝神戒備。
  草坪正中,陰陽人屠面容獰惡,一紅一黑的巨掌,緩緩提至胸前,鬼眼中寒芒閃縮,盯視著徐徐走近的文俊。
  文俊一掌當胸,冷冷他說道:“姓席的,你盡量施展吧!”
  陰陽人屠冷冰冰地問道:“小輩,六合潛龍是你什么人?”
  “你用不著盤根究底。”
  “哼!反正你別想活,說与不說老夫不在乎?”
  “你說早了!”文俊一面說,一面逐步欺近。
  只一剎那間,人就疾閃。陰陽人屠踏前半步,陰掌斜揮,陽掌急似惊雷,向前一登,潛勁猛吐。
  文俊左掌一圈一引,將夠可煉石溶金的熱流引開,右掌扣指疾彈,隨即化掌急封。
  陰陽人屠只覺兩股神奇的勁道,將陰陽兩道潛勁,硬生主化開不能聚合,且向外引,而一縷無可抗拒的陰寒之气,以奇速貫透自己所發的催山暗勁,猛射心坎大穴。他吃了一惊,錯步斜身一掌放出。
  文俊似早有准備,欺身搶入,真气充沛于全身,迎著排山倒海似的扑面寒勁,伸虎腕急扣對方腕脈。
  這种一流高手比拼,不需拳掌及身,那可以傷入于丈外的真气和暗缺,是以裂石開碑;以血亮之軀去擋,不啻自尋死路。
  而文俊心中明百,他已測出陰陽人屠的掌力;絕傷不了他,故而近身相搏,他要冒險活擒陰陽人屠。
  陰陽人屠心中一惊,臉上變色,他感到一股奇猛的反震力道,由左握傳到体內,气血為之一窒。他經驗老到,知道不妙,赶忙將掌向外一引,消去部分反震力道。
  可是他快則快矣,內腑仍然受到重擊,只重心脈一緊,肌肉一馳一張,几乎渾身麻痹。總算他應變奇速,在千鉤一的危机中,斜退五步,文俊的指尖,半厘之差,几乎掃過他的脈門,嚇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文俊一招落空,哼了一聲,幽靈似的緊隨不舍,伸手便抓,百十個指尖,籠罩住陰陽人屠的腦腹要害之處。
  陰陽人屠魂飛天外,挫腰吸腹,一招“如對似閉”連消帶打護住要害,反掃文俊握心和腕脈,他只好硬拼了。
  這一瞬間,怒喝連聲,同時響起一聲狂笑,和怪鉻交嗚之聲,勁風怒號。
  紫竹狂乞和羅坤硬拼了一招,紫竹杖將三截棍崩得回頭猛砸,要不是羅坤功力不弱,准被自己的兵刃砸破腦袋。
  白發婆婆被勾魂一令震得倒退五步,滿頭白發似要脫束而飛,色魂一令的奇門兵刃色魂令,也岡撇伏龍居士一記劈空掌震歪,救下了白發婆婆。
  一把無影無形的七煞針,自文俊左后側飛倒。天机一劍的長劍如銀虹經天,也由文俊右后側攻到。
  要不是天机一劍急功心切,挺劍猛扑,七煞針可能射到文俊身釁,胜負難料。
  文俊經過几場大斗,耳目又奇銳,動手時眼觀四面,耳听八方,牛鼻子扑到,他豈有不知之理?登時怒火如焚,長嘯一聲,殺机怒涌。
  他雙掌突然加T成勁,向前猛扑。陰陽人屠連看也未看清,右腕一緊,不知文俊用何种神奇的手法,將他的右手脈門扣住了。
  文俊大吼一聲,倏然轉身,托起陰陽人屠,向后掃去。
  同時。九幽玄陰直气和六和須彌功,以無窮力道突然進發,“砰”然一聲,罡風乍起,气流急旋。
  七煞針全部射入陰陽人屠体內,立時了帳,而他臨死擊的陰寒歹毒毒龍掌,被文俊發出的神功,向隨七煞針扑到出羅乾,以更勁更猛的聲勢迎面涌去。
  羅乾一時止不住去勢,只感到腥風触鼻,渾雄的暗勁已經及身,他只覺頭一暈,手心自松,接著眼前一黑,身軀和已脫手的三截棍,与陰陽人屠的死体一同飛起。天机一劍鬼精靈,他百忙中一振長劍,在文俊怒吼時向右后方飄身急退,溜在勁風襲体之前了。
  響起一聲清越龍吟,光華突現,接著傳出文俊冷酷無比的嗓音,直透眾人心坎:“好不要臉的名門大派高人,眼海狂龍今天又得大開殺戒,要讓你們活著,天理何在?”玉簡聲倏然響起,四周現出一群群的青道服道侶,劍芒耀目,聲勢唬人。
  “無量壽佛!施主恕貧道無禮。”
  賽純陽清松一劍截出,向光臨天机一劍頂門的天殘劍掠去,他聰明,不架劍而攻文俊持劍的手腕。
  天机三老的老三太极羽士清柏,也挺劍截出。
  地閉二仙岡樣劍,白發婆婆已一閃而至,冷笑道:“倆位道友未免玩火自焚,那么些三流門人,要想圍斗天殘劍,豈不是飛蛾扑火?將台谷的教訓,兩位忘了么?”
  玄真子做然地喝問道:“老婆子,你是教訓貧道么?”“豈敢豈敢,老身不過提醒道友而已。閒散子也插口說道:“你最好快些退出鶴鳴峰,以免有占不問江湖是非之清譽,對你大有好處。”
  “忠言逆耳,直乃是在動者難逃。老身暫且告退。即使武當能幸胜恨海狂龍,恐怕亦難逃公道。”
  白發婆婆長歎一聲,點著拐杖緩緩退至林緣,
  紫竹狂乞一杖迫退羅坤,向伏龍居士叫喚道:“馮居上,咱們聯手!”
  伏龍居士一雙肉掌,把峨眉絕學菩提掌發揮得淋离盡致,將勾魂一令迫得不能近身,每一掌皆力道如山,潛勁遠屆丈外,罡風如排山倒海,連環進襲。
  這時,玉簡聲愈來愈急,眾老道旋舞如風,步步迫近,將形成合圍。
  老花子一叫喚,伏龍居士已看出危机。皆因武當的玄門劍陣,在武林中號稱無敵,与少林的羅漢陣有异曲同功之妙,變化之奇,且益有過之,任何高手入陣,亦無全身而退的机會。他心中一憚忙道:“不成!咱們退,在陣外侗机下手。”
  “闖!”老花子喝罷,向東北角掠去。
  兩人身形快如閃電,几次起落,便上了東北角林梢。何魂一令和羅坤,也隨后撤出。
  文俊仰天長嘯一聲,宛如龍吟鳳鳴,光華如電,人影修隱倏現,急起展開搶攻。
  天机三老和地网二仙五劍縱橫,出手五人如一,時又互相交叉出招,劍气嗤嗤銳嘯。
  每七名青衣老道為一組,共有七組之多,形成六條向左旋轉的七個北斗,漩現在右,玉衡在左,四十九枝長劍、恍若万飭朝天。逐步迫近。
  文俊心中暗忖:“七星劍陣沒甚了不起,且先宰了這五個紅衣老道再說。”
  五老道功臻化境,功勢凌厲無匹,老一輩的武當老宿華竟名不虛傳,進退有序,輕靈飄逸而又凶猛無比。每一劍皆發揮了劍道神隨。
  文俊先以快攻取敵,無如五老道以靜制動,五枝劍配合得天衣無縫,毫無可乘之机。
  他連攻十劍,皆被五老道以逸待勞從容化解。他心念一轉,大周天劍法終于出手。
  他身形倏止,光華一劍,天殘劍收至胸前,左手劍決向左一引。
  這一剎那間,地悶二仙的兩支長劍已遞到后心,劍气厭体生寒。而天机二老的三支長劍,如閃電似點倒,天殘劍歪歪斜斜向右一揮,快极地繞身一匝。
  首先倒霉的是右方的清松,他明明看至妖殘劍要繞住自己的劍身,他手中的劍雖是切玉斷金的寶劍,可不敢和無堅不摧天殘劍硬拼,手腕一沉,劍尖下降半尺,向左劇一半孤,避開天殘劍急點文俊俊背。
  可是他做夢也未想到,天殘劍!不知怎地,反而貼著他的劍身一拂,他狂叫一聲,右掌齊腕斷折,一星光華又到了他的眉心。他弄不清那光華是虛是實,忍痛使出鐵板橋功夫,身形貼地反穿急退。
  第五個倒霉鬼是玄真子,他配合清松的攻勢急點文俊右后方肩脅和胯骨,沒想至恍華突然由他右肩下點到。
  他也一沉腕,劍向右揮去,劍過無聲,長劍立斷,他可沒有清松幸運,脅下開縫,大腸由創口冒出。
  他大叫一聲,向后便倒,几乎与清松同時倒地。天殘劍再進一分的話,他不死才是奇跡。
  在同一瞬間,要地響起另三道齊聲,怒吼接著劍嘯刺耳,龍吟之聲清越,人影乍分。
  原來三老道的三支長劍,与天殘劍尖相交,四股其勁無匹的劍气一触即分,危极險极!
  三老道每一人皆具有一甲子以上的內力修為,三力一合,堪以催山撼海。文俊畢竟年事過輕雖功參造化,仍未能一舉而催毀三道渾雄的內力,被震退五步。
  三老道仍未能討得便宜,向后退了六七步,方將身形以千斤墜身法穩住,一個個大惊失色。
  這時突然響起了朗唱之聲:“天漩為蘆!”
  “天机如海!”“天權為君!”“天樞閡极!”
  四句唱聲發自璇璣四隊青衣老道之口,二十八支長劍發出嗡嗡劍鳴,八方涌到。
  文俊身形猶未穩住,二十八支長劍如万丈波濤,一涌來至。他奮起余力,大吼一聲,攻出一招“罡風掃云”,千百道光華,隨身涌起。
  七星劍陣變化果然奇奧絕倫,看去是二十八支劍同時攻到,其實全不是那么回事,真正近身的只有四枝。每一組的另六名老道,不是將劍搭在同伴的劍上,就是左掌按在身側同伴的后心上了。
  四支劍二十下,攻進光華涌起之處,但玉衡的三組老道,也在同時攻到,三支劍如入猛攻起來。
  這是玄門,“分身導力”的超凡絕學,四十九人的內力,攻向一點,血肉之軀如何禁受得起?銅牆鐵壁也擋不住這全力一擊哩!
  文俊只覺猛然一震,体內可以反震外力的神奇本能,亦擋不住凶猛的撞擊;眼前發黑,且喉中有液体流出,口腔發甜,几乎栽倒。
  六支長劍也被天殘劍所發的劍气,迫得向后猛震,齊向后退了兩步,前進不得,緩了一緩。
  文俊受了沉重一擊,內腑受傷,但他的修為确是超人,瞬即恢复神智。他右手的天殘劍無力地下垂,左手即伸入籃色大革囊中,掏出一把蘭光閃閃的粉未,口中咬牙切齒地,陰狠殘忍的神色泛上他的俊面,喃喃他說道“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你們,可怪我不得,且說你嗤嗤大羅金仙也難活命的蘭羽毒鴆。”
  他左手徐徐前伸,手指漸松,作勢向上飛洒。
  “冬冬冬……”一陣沉悶的鼓聲,突自四面八方響起,并傳來九疑山主開碑手云彪那雄邁的嗓音道:“大丈夫恩怨分明,咱們上啊!別讓牛鼻子們溜了。”
  林深葉茂處,突然傳出數聲辣厲的慘號,兵刃交擊之聲大起,顯然九疑山主率群雄赶到,和武當的老道拼了。
  文俊一怔,歹毒絕論的蘭羽毒鴆粉未由指縫中漏出些許,身側兩名老道突然狂叫=聲,扔劍扑倒,哀號聲動人心魂。只一眨眼間,兩老道臉色已變為蘭色。
  “蘭羽毒鴆!”天机一劍惊駭大呼,又道:“決退!”
  他這一叫,七星劍陣立時大亂,眾道侶紛紛變色后一撤。
  眼看兩道人在哀號狂叫聲中死去,文俊心中一軟,徐徐放手入囊,一面凝神調息。
  正東鶴嗚峰下,突然傳來一聲感人心弦的長嘯,聲浪以排山倒海的聲威,傳至文俊耳畔。沉悶,勁急,令人聞之即感到五內如焚,又似心向万丈深淵疾沉下來。
  四周呼喝之聲沉寂,武當弟子一個人捧劍肅立,似亦為嘯聲所撼,正在以玄門心法抗拒嘯聲。
  文俊內腑受傷,但他的九如心法乃是武林絕學,嘯聲傳到,他身軀略為一顫動,隨即平靜,心中忖道:“這人以千里傳音之術,導落魄神者傷我,如不是我功力深厚,定然喪身于此。”
  他心中思忖;無名火勃然上沖,探囊取出兩片千年玄參納入口中,運气一周天,強行將內傷壓住,光華一閃,天殘劍袑鬄C倏,這證明了他的功力,并未因內傷就減弱。
  嘯聲綿綿不絕,如狂濤狂涌,良久方息。不久,兩條淡談紅影快如星飛電掣,由我峰下赶來,越壇渡枝几如大鳥,片刻即入到斗場。
  文俊星目中殺机熾盛,暗罵道:“一丘之貉,蛇鼠同豪蒙穴,這次可饒你不得。”
  來人是兩名身穿紅袍的老道,其一正是昆侖宿劍圣至真。另一名走在前面,輕功超塵拔俗似若凌空飛行,起落問輕如飛絮,點塵不惊,更無風聲帶出,他身穿大明所規定的紅色道官服,腰懸一把形式奇古的三尺長劍,鳳目劍眉,三給長須洁白如銀,垂至腦際,臉上甚少皺紋,看去不過四十許人,惟有那銀須和鬢的白發,證明他是古稀以上的老人了。
  兩人一落地面,直向文俊掠去。所有的道侶.皆瞑目屹立調息,如痴如醉,似乎未知有人光臨。
  銀須老道一触文俊那冷電也似的湛湛神光,和光華耀目的天殘劍,似乎吃了一惊,脫口低聲道:“果然功參化境,不為落魄神音所制,他好精深的功力啊!”
  此人一日安在,六大門派將寢食難安。”劍圣接口道。
  “道兄所說不差,這人目光飽含怨毒,滿怀激忿,行事不計任何后果,端的可虞。”
  “掌門是先傳訊呢,抑或先會他一會?”
  “道兄不必多慮,目下以按預定計划行事為宜。但他既然光臨武當,貧道斷無不招待之理。”兩人一面說,一面向文俊身前掠近。
  文俊冷哼一聲,天殘劍徐舉,左搖蹈前半步,左手劍袂徐引,功凝劍尖。突然,他身形平空貼地飛射,光華疾閃,虛虛實實的劍影,向老道洒去。
  兩老道未料到文俊會突然出手,左右急分,閃身、避劍、撒劍,一气呵成,端的不愧一代名家。
  白須老道撤下的長劍,發出龍吟也似的嘯音,劍身發出青虹,難以分辯劍身是虹,抑或青虹是劍,令人望之,只覺澈体生寒。
  這就是武林三大名劍之一,武當鎮山之寶寒英神劍。不用問,這老道准是武當掌門玉道人道全無疑。
  罡風怒號,劍嘯震耳,光華与青虹銀芒,一漲一縮,一触即分;三條人影分三方暴退。誰也未看清他們如何換招的,更沒有看清誰优誰劣,反正在快逾電閃之中,三人乍合乍分,不知誰占了上風。
  兩老道臉上變色,眼視自己手中正在顫動的吟嗚寶劍,神色凜然。
  文俊胸前起伏不定,內腑又受到震蕩,真气已有浮動之象,奇怪百脈著實有點不對勁。但他吸入一口气,壓下傷勢,天殘劍重行舉動,劍上光華已不如先前之盛了。
  三把寶劍愈靠愈近,眼看將行雷霆一掣。
  暮地里,鶴鳴峰腰響起一聲哈哈大笑,音浪似若殷雷,直貫眾人耳膜。
  三人神色一馳,側目向峰腰看去。四周眾道侶,和林中被落魄神音震迷之群雄,全皆盡然蘇醒。
  在兩里外峰腰一塊凸出的巨崖上,站著一雙皓發男女,遠遠看去,尚可看出他們的身材漚异常人。兩人并肩站立,一身青袍褂,手中各持一根山藤杖,迎風并立,自發飄搖,衣袂飄舉。雖則看不清面目.但輪廊依稀可辨。笑聲一落,眾人只覺林梢掠過一雙巨大蒼影,奇疾無比,到了三人上空,突然“嘎嘎”兩聲鷹鳴,蒼影凌空直上,半空里繞飛半匝,箭似向遠處崖上一對年老男女飛去。
  只一眨眼間,便停落在兩老身側。
  玉道人向劍圣低聲道:“無雙老二位老前輩駕臨,咱們只好就此罷手了。”
  劍圣似信不信地問道:“怎么?他們還健在人間?”
  玉道人說道:“不但無雙老健在,一僧三道同樣活得好好地,甚至會在江湖屢現仙蹤呢。”
  “他們不會管我們的閒事吧。”
  “會的,遇上他們可難說話,就憑他們那對靈禽巨鴛,也夠人心惊膽跳。”
  文俊一听崖上那雙老夫婦,就是与一僧三道齊名的無雙老,正待運神目看清他倆的臉容,玉道人卻收劍入鞘,向他微微一笑,稽首一禮道:“梅施主請了,貧道玉道人道全,遲來步,施主海函。”
  文俊冷冷他說道:“你該早來一步,哼!不然貴派門人,不死在梅某天殘劍下,亦喪神于天下至毒的藍羽毒鴆中。梅某既名恨海狂龍,殺百人自不會手軟。”
  “敝派門下自非施主之敵。貧道倒是深信不疑。”
  “不信不可再行一試。”
  “今日己無机會,貧道知道施主乃是英雄豪杰,藝惊武林,譽為武林第一亦不為過。”
  “牛鼻子,你最好少說廢話。”
  “撇開施主与本派門下之恩怨不談,施主剛才那一招怒海藏針,不論火侯与功力,皆胜似當年的恨海狂人,好教貧道羡慕得緊。”
  文俊冷冷他說道:“快言歸正傳了。”
  “貧道有一不請之情。”
  玉道人仍然心平气和他說道:“小事一件。貧道心儀施主的神奇劍法,疑于日后向主施主請益一二。”
  “不需日后,你何不再上?”
  “日下實非其時。池洲東北十余里,臨江有一座七星山,施主可知這座小山么?”
  “梅某不知。”
  “那是座尚具微名的小山,中面有座七星觀,乃敝派在江南各省之另一道院。”
  “還是廢話!梅某可無暇盤查貴派根底。”
  “今日乃是九月初九,十月初十日時正,貧道在七觀星恭侯大駕,施主可敢再次前往踐約嗎?”
  “是單打獨關呢,抑或貴派全体皆到?”
  “敝派如全体出動,豈不聲譽掃地?”
  “貴派早已聲譽掃地了,何用顧及?哼!梅某准到。”
  玉道人微笑頜首道:“貧道敬侯大輕。別忘了,十月初十日,池洲七星山七星觀見面。天色不早,施主請稱玉敝派鶴鳴別院小息,貧道已洁尊相侯多時。”
  “梅某沒空,十月初十日午時見。”
  文俊說完,將劍入鞘,直出林外找開碑手云彪去了。
  玉道人直待文俊去遠,舉目向鶴鳴峰看去,巨崖上,已不見了無雙老兩人兩鴛的蹤跡。
  劍圣點頭自語道:“這狂小子真有种,天真得叫人吃惊。”
  “這种目中無人的后生晚輩,最易上當。無他,英雄之念大濃重,歷練不夠所致也。”
  這次他可准死無疑了。
  “道兄,我們分頭行事罷,請通知會同道一聲,必須与十月初十日卯正,方可在七星觀聚會免至泄露行藏,如功敗垂成,武林將人人自危矣。”
  “貧道就此告辭,將道兄之計稟知敝派掌門。”
  兩人正稽首道別之際,西角突然傳出勾魂一令,和巫山雙霸的老二羅坤,數聲辣厲的狂叫,還有文俊的冷笑聲。兩老道一怔,隨向辣厲狂叫聲發起處扑去。
  翌日凌晨,均洲官道飛騎之上,文俊臉色泛灰,伏鞍向東狂奔。
  他內傷沉重,急于覽地調養,可是九崇山主等人不忍离他而去,堅持等他在鶴嗚峰附近就地療傷,方肯如命道別各奔前程。
  也是文俊太過良善,不忍讓這一群肝膽相照的朋友卷人是抿故乃黑夜悄悄溜走,赶奔保康故里神异古洞將養,以哆旁及他人。
  一有些江湖好漢們,出身門派不值一提,大多是家學淵源者居多,万一与象武當等名門大派沖突,不啻飛蛾扑火,日后准無容身之地。文俊知道武林中實無是非可言,宁愿一身當之,不愿連累朋友,這也是他的可愛之處。
  他可沒料到,在那湖廣省境,遍布荊棘,危机四伏;他那一身藍勁裝,已成了處矢之的。
  他一夜間馳出武當地境,九巍山主等卻在鶴鳴峰附近亂了一夜,等他們聞訊赶去,已經晚了一步。
  老河口對岸,北距冷水河十余里,漢水狂野地奔流。武當余脈傍水起伏。這一帶山區,原始森林綿延不絕,官道依山傍水南下,險峻之處比比皆是。
  這是第二天入暮時分,文俊利用一夜利用,以真气自療之術,排出經脈內血液,去复原之期不遠。
  幸虧他自幼勒用玉漿,渾身堅愈金鋼,若不是四十九名高手全力一擊,要傷他那是不可能之事。
  官道繞過一個山嘴,向右穿過一座密林。文俊雖精力尚未复原,但耳目仍然銳利非常,馬向前疾馳,景物卻一一入目。入暮時分,正是倦鳥歸林之際,但密林上空,各种飛禽盤旋桑鳴,其聲急燥尖厲無比。
  文俊心中一動,頓生戒心,抓起鞍后小包擊在背上,左手扣了一把黑白棋子,馬如流矢,向林中內奔去。
  林密草深,古松雜草交柯,這里面如果埋伏下上万兵馬,亦非不可能之事。
  入林里途,官道向右一折。暮地一聲懾人心魄的銳嘯發自前面林中,把頂上的鳥雀惊得四散飛逸。
  文俊勒疆,飛躍下地。嘯聲倏止,左右密林飛出十余枚寒星,向文俊一閃即至。
  文俊早有防備,雙腳一沾地,左掌倏揚,身形也凌空升起,半空中光華涌現,天殘劍出鞘。十余枚寒星在他身下掠過,林中也傳出數聲頻死慘號。
  文俊本想扑入林中搜尋,前面衣袂飄風之聲凜然,現出四名黑蒙面的大漢,劍隱時后,一字排開。
  “見不得人的狗東西,看劍!”
  文俊聲出人到,劍閃万道光華;凌空下扑四大漢。
  四大漢身手委實了得,左右一分,四劍招出“万易朝閻天”。急迎文俊下車空檔。
  文俊急變“怒鷹翻翔”,左肩一縱,半空中突然向右扭轉虎軀,放出一招”回龍引鳳”。
  雙方都用了全力,響起一聲劍嘯,人影倏分,文俊亦落下地來,只覺真气翻涌,不由暗惊道:“這四人功力奇高,因何以中蒙面隱起行藏?”
  四大漢退至路旁方行隱住身形,左首兩人的劍身,被天殘劍留下半寸深的劍痕。右首嚴人首當其沖,劍尖斷了近尺。
  在黑巾覆罩下,看不見他們的臉上神情,但由他們胸前起伏和握劍覺察手微顫中,可知他們确是吃惊非小,這种凌空下扑,半途轉身出招的奇奧身法,确把他們嚇著了。
  “你們的功力足以臍身一流高手之林,為何掩起本來面目?身為武林之雄,卻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未免有貪生怕死,偷雞摸狗之嫌。”文俊冷然發話,語利如刀。
  可是四大漢不為所動,以凌厲的目光作為答覆。
  文俊做然環顧四周,突向右側林中喝道:“都滾出來吧!恨海狂不在乎人多。”
  喝聲一落,林中傳一陣哈哈狂笑,笑聲中,左右林中緩步走出兩撥票悍江湖人。
  文俊心中了俱,暗說:“不好!我內傷未愈,勢難久關,卻又遇上硬對頭、看來恐要埋骨于此。”
  左側的人群中,最前面那人身材修偉,白須白發,尖頂頭腮,顴突牙露,朝天鼻,眼皮下搭目中陰晴不定,正是徐家灣現身,字內凶名四播的閻王令主卜世昌。
  他身后第一人正是活閻王卜成染,這人在徐家灣曾与文俊生死相拼,險此兩敗俱傷,文俊對他記憶尤深。
  后面依次是屢次逃命的兩大守護神,白無常巴龍,黑無常焦虎。
  白無常沒有左耳,吊著光禿禿沒有手掌的右腕,狠狠地盯著文俊,目中几乎要噴出火來。
  黑無常被擊掉四枚大牙,腮幫子痒痒地,他的目光尤其怨毒,象要生咬文俊方止肯甘心似的。
  再后是十大報應神,大都是熟面孔,計有一筆擎天古飛揚、單掌開碑向化文,無敵神劍寇春風,袖里乾坤冷仲晦、火眼狡倪符唯一,且氖散人玄清,火龍尊者達稗、六盤鬼婆廖迎春,玄衣仙子聶翠華。十大報應中,百毒書生辛嘯天已死在蘭羽毒鴆之下,抱恨長湖,故只剩下九人。
  文俊對玄衣仙子華翠黛——即翠華未脫离离閻王谷之事,大惑不解,也大為不滿,故就多看了她一眼。
  華姑娘面色凜然;略現惶急之色,隨又恢复平靜。
  玄衣仙子身側,有三個美艷絕倫的少婦,有兩個文俊以得,那是綠飛鴻卜雁,紅燕子卜燕,兩入表情迎异,綠飛鴻惶急。紅燕子慘然,文俊可無暇分析他們的心情。
  另一名少婦一身粉紅羅裳,光是她那銷魂蕩魄的目光,就可令人渾身發軟;她是卜成染之妻雁燕兩女之母,人稱王面羅剎的淫婦金窈娘。
  左右分烈著二十四名黑衣大漢。最后面抄手立著一個神定气閒,樟頭鼠目的古稀老人,文俊可不認識他姓甚名誰。
  右側林中現身之人,大多是生臉孔,僅有一人文俊曾在江西見過,并且將他要打跑的銅陵怀遠鏢局,江南省總鏢頭鳳翅金刀侯如虎是也。
  為首一人气度雍容,年約七十開處,端的人才一表,獅鼻海口,隆准粗眉,虎目精光四射虫順盈尺,看去十分威猛,身長八尺以上,鴦肩猿臂,雄偉號人。
  他身穿已字團花對襟勁裝,頭戴英雄中,搖踏短統快微靴,腰中鴛帶上,懸著一把僅尺八看去金光閃閃的蘿色漆金挂囊,里面是他成名兵刃虎爪。
  文俊早已听三音妙尼說過這人的名字,認得他是目下白道盟主,武胜關尊稱北斗公,無人敢呼名道姓的插翅虎耿天雄。
  耿天雄身后,是十余名武林中響當當的人物,其中最有名的是:四川省總鏢頭奪魄神旗紀威乃是峨嵋的俗家高弟。
  河南單鞭斷魂凌健,這家伙在氟氖山庄露個臉,和閻王谷的報應神火眼唆倪拼過兩掌。河北五虎神槍桑天右。山東百步神拳易坤。震天神箭丘宁。最未一位是鳳翅金刀侯如虎。另几人名望不夠高,不提。
  這一群人左右,有二十四名身穿白絹懸刀背劍挂囊的大漢護衛著,气勢及排場皆不輸閻王谷之人。
  玉被震得向干一挫,感到右臂如受巨錘撞擊,气血翻涌。
  他人吃一惊,渾身一震,正想向左橫飄閃避,光華已到了面門。人到絕地,自然生出与敵皆亡的意念,他一挫鋼牙,反手一劍截出,僅練有五成的六合須彌功,突然由左掌發出,他要和文俊拼個同歸于盡。
  豈知文俊已在六合潛龍口中,知道閻王令主乃是六合潛龍之徒。
  在五老峰下,冥海黑龍迫閻王令主說出六合潛龍隱居之所,卜世昌畏死出賣乃師,方有雙龍聚會之事。
  文俊自雙龍死于忠菌時,已猜想到必是閻王今主所為,可惜找不出證据。在吳天堡擒拿五毒判官苗成的師弟,那人供出苗成盅菌毒,而他們的師父圣手華陀畢天虹,目下正在閻王谷中隱身,這已經夠明朗了。
  閻王令主練有六彌功,他的儿子活有王有不練之理?文俊早防他有些一著,九幽玄陰真气已在扑時發出。
  九幽玄陰真气正是六須彌功的死對頭,一分一合,一聚一散,誰到功力深厚誰就穩操胜卷,活閻王的功力,比文俊相去遠甚,想得到要糟。
  兩股絕端相反的力道一接,“絲”一聲卷起無數气流,向四周散去。
  接著是一聲吼叫,人影疾閃,一筆擎天和位掌天卑雙雙搶出文昌筆去勢如雷如電,劈空掌排山倒海,齊向文俊攻去。
  ------------------
  文學殿堂赤雷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