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4章 殺人的人


  張辟邪听到有人敲門。
  “誰?”
  “我是蘇三,找張辟邪。”
  張辟邪心中一凜,怒气上沖,沖到門邊,猛一拉門,吼道:“別走!”
  蘇三一怔:“我几時說過要走?”
  張辟邪眼中閃著凶光,緩緩抽出了龍劍:“李青青的事,你今天要是不給我一個交待,我讓你死無全尸。”
  長劍在手,張辟邪雖在怒中,亦不掩其英風霸气,蘇三暗暗稱贊。
  他用盡量平靜的聲音說道:“我正是為此而來。”
  “張辟邪,我的事,不用你管!”李青青冷著臉從對面房中走了出來。
  蘇三一愣神,張辟邪則已气得直咬牙,面上紫一陣青一陣:“好,李青青,從此后咱們橋歸橋,路歸路,各不相干。‘龍鳳雙劍’從此在江湖上除名!”
  李青青的臉已慘白,蘇三甚至發現,她的眼中已閃出了淚光。
  “你當我愿意跟你在一起嗎?張辟邪,你最好滾得遠遠的,我不想再見到你!”
  她雖然在极力控制著自己,蘇三還是發現她的手在微微顫抖。
  很顯然,張辟邪的絕情刺傷了她的心。
  蘇三大是內疚:“喂喂,兩位兩位*千錯万錯都是我的錯,是我一時嘴上不積德,請兩位千万別……”
  張辟邪龍劍一抖,利索之极地歸鞘,右手從怀里摸出一只紫玉鳳凰,遞到李青青手中,冷冷地道:“還給你。”
  蘇三清楚地看見,張辟邪的眼中也淚花閃動。
  他很愛李青青,蘇三可以肯定這一點,可如此般配的一雙璧人,卻被自己和孫山給拆散了。
  他實在恨不得給自己兩個耳光。
  李青青顫抖著接過玉鳳,狠狠摔在地上:“你滾!”
  玉鳳碎了。李青青的心也碎了。
  張辟邪呆呆看著地上的碎玉,啞聲道:“把我的玉龍還給我,從此咱們倆不再見面。”
  李青青伸手入怀,摸出一只青色玉龍,扔向張辟邪:“快走開!”
  張辟邪拔劍,出劍,然后收劍。
  一陣清脆的碎響,玉龍眨眼間被他的劍斫成十六段。
  玉龍斷了,張辟邪的心弦好象也斷了。
  他突然一跺腳閃出了門:“青青,多保重!”
  李青青只是怔怔地看著地上的破碎的玉鳳,淚水溢出了眼睛。
  蘇三發覺自己的鼻子也有些酸酸的。
  半晌,李青青才茫然抬起頭,喃喃道:“他走了……走了……”
  蘇三柔聲勸道:“李姑娘,你要多保重身体,莫要太傷心了……”
  李青青一惊,從哀傷欲絕的迷惘中清醒過來,看見了蘇三。
  她眼中的痛苦馬上就變成了無比深沉的怨毒:“都是因為你和孫山,是不是?”
  蘇三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實在對不起……”
  “對不起?”李青青突然爆發出一陣瘋狂的大笑:“對不起?哈哈,哈哈,哈哈……”
  “确實是對不起,我認打認罰。”蘇三沉聲道:“只是希望姑娘不要太自苦自傷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張辟邪雖然武功、相貌都好,性格卻偏激,好猜忌,傲慢自負,其實并非姑娘良偶,……”
  天曉得蘇三又犯了什么毛病了!
  李青青止住狂笑:“怎么,你是想取而代之?”
  蘇三謙虛地道:“不敢不敢,蘇三自問沒這個福气。不過,孫山或許可以。”
  “孫山?”
  李青青忍不住又狂笑起來。
  “我是說實話,姑娘何必這么笑呢?”蘇三又變得很不識趣了。
  李青青大笑聲中,身子一旋,劍已在手。寒气迫人的劍光頓時將蘇三裹住了。
  “蘇三,我要殺了你——”
  鳳劍李青青的劍術本就十分高妙,這時含憤雪恥,出手更是狠辣异常,蘇三左跳右閃,心惊膽寒。
  “李姑娘,李姑娘,這件事……哎喲……實在不是蘇三的錯,都是孫山那臭小子說的……哎喲,別打了,別打了*你殺我也沒有用,孫山已經躲起來了。哎喲,……你沒有我領路,根本找不到孫山的……”
  李青青尖叫道:“你自斷一腿,我就放過你,由你領我去找孫山!”
  蘇三一面閃避一面告饒:“小姑奶奶,好姑娘,自斷一腿,可不是說著玩的……,哎喲……姑娘……孫山現在正在破廟里生悶气,大罵自己是混蛋。哎喲——你不赶快去,或許就見不到他了,那可就不能親手殺他了,……我走了。”
  說走就走。
  蘇三輕輕巧巧地脫開劍光的圍困,鴻飛冥冥,一沖而逝。
  李青青呆立良久,突然軟軟地栽了下去。
  孫山酒量很淺,架不住人家勸三回,就已找不到哪儿是北了,舌頭一下大了一倍不止:“陽……陽春,你夠……朋友……”
  陽春已經喝了不下十斤酒,仍是神態自若,面不改色:“孫山,你剛才說,碰到龍鳳雙劍二人了,是不是真的?”
  “你以為老子騙……騙你玩?”孫山大怒,想往起站,卻一下仰天翻倒在地,兩邊的美人儿一齊上前,搶著去扶他。
  陽春道:“我怎么會以為你騙人呢?如果我連你孫山都信不過,天下還有什么人能讓我相信呢?”
  孫山雖已醉了,但夸自己的話還是听得見的,不由飄飄然起來,傻笑道:“那……那是!”
  “他們是住在歙州城內?還是就在前面的小鎮上?”陽春問道,又朝美人儿們瞪眼,“你們還不好好伺候新主人?”
  眾美人儿齊聲嬌呼:“是!”
  于是孫山迷迷糊糊感覺到,背上靠著的是美人儿的柔軟丰滿的胸脯,手指摸到的盡是美人們溫涼滑軟的肌膚,身上也盡是美人們的玉臂和纖指在動。
  孫山怎么能不沉醉呢?
  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得到如此之多的美人儿們的溫存和親近啊!
  如果這時有太白金星下凡,求孫山去接玉皇大帝的班,孫山也一定會把金星老儿痛打一頓,轟出破廟。
  美酒在口,美人相偎,陽春問什么,孫山自然照實答什么。只是他對陽春的審問十分不耐煩,只希望陽春赶緊問完了事。
  陽春終于問完了他想要知道的一切。
  他很滿意很慈祥地點頭道:“孫山,你現在是不是想好好睡上一覺?”
  孫山迷迷糊糊地亂摸亂捏著:“當然……當然……還用你說?”
  “那好,你們還不服侍孫山安歇?”這是陽春威嚴的聲音在發號施令。
  “是,主人。”
  孫山想跳起來說:“我才是你們的主人。”
  但他實在太累了,太想睡了,眼皮沉重得象兩只裝滿了米的口袋,直往下墜。
  他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頭,但無邊的黑暗涌了過來,他已不能去想了。
  他終于倒了下去,倒在地上,不動了。
  陽春若有所思地踱了一會儿,沉聲道:“你們先分散行動,到鎮里各住各的,只當互相不認識,要盡量多注意張辟邪。”
  十几個男仆和十几個美人儿都應聲道:“是,主人。”
  “你們去吧。到時候,我會出現的。”陽春道:“還有,找個口袋,把孫山綁好裝進去,沉進江里。他知道的太多了,而且嘴巴不把穩。”
  馬上一條大布袋就成了孫山的“家”了。和孫山做伴的,還有几塊很大的青石。
  兩個男仆抬起口袋,奔到江邊,一叫勁將口袋拋了出去。
  一聲悶響,水花四濺,湍急的江流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仿佛它從未曾吞噬過什么。
  陽春微微笑了一下,輕輕擺了擺手。
  轉眼之間,破廟里已是空無一人,一切都還是原來的樣子,好象孫山壓根儿沒回來過似的。
  李青青掩近破廟,不由疑惑起來。
  破廟里靜悄悄的,孫山好象并不在這里。
  孫山若是真在廟里的話,這會子一定正在指天罵地呢!
  李青青身形展動之際,已從草叢中躍上了破廟的屋頂,极快地游走一番后,又倏地消失了。
  暮色中的破廟又恢复了宁靜,十几只歸來的烏鴉啞聲叫著,在廟檐上落下又惊飛。
  一個魁梧的身影出現在破廟門口。
  “李姑娘,請現身相見。老夫陽春。”
  廟中似乎有一點小小的動靜,但很快又歸于沉寂。
  陽春笑道:“李姑娘,請相信,老夫并無惡意,甚至還可以說,老夫和姑娘是同一條道的朋友呢!”
  一個幽靈般的人影出現在陽春面前,黑衣蒙面,正是李青青。
  陽春拱手:“李姑娘來此處的目的,不就是想殺孫山么?這個老夫已經替你辦好了。”
  李青青一怔:“什么意思?”
  “小意思。孫山已被老夫裝進一個大口袋里,加上几塊石頭,扔進了江里。這當口總有一多半肉進了江心王八的肚子里了。”
  李青青目光一寒:“是么,陽先生何以要殺孫山?”
  陽春見李青青反應平靜,一時倒還真琢磨不透:“姑娘听了孫山死訊之后,難道不感到興奮,或是惊奇么?”
  李青青哼了一聲:“反正他已經死了。我問你為什么要殺孫山?”
  陽春歎了口气:“那么……陽某斗膽相問:李姑娘又為什么要殺孫山呢?”
  李青青怒道:“因為他污辱我。”
  陽春一拍手:“我殺孫山,正是因為他惹你生气呀!”
  李青青不說話了。
  “李姑娘,陽某的确是一番好意。我是一片真心對姑娘啊!”陽春顯得十分委屈地叫了起來。
  “你少輕狂!”李青青气得跺腳:“滾遠些,姑奶奶不想再見到你!”
  陽春又怎能听不出她話里的挑逗意味呢?
  “李姑娘,天色已晚,何不隨我一起到鎮子上去住下再說?”
  “我回不回去,你管得著嗎?”李青青大發脾气。
  陽春心里暗自得意,忙道:“好好好,不回去就不回去。那么,陽某也就不回去了,甘愿在廟外替姑娘守夜。”
  正說到這里,陽春的耳朵一下支楞起來,李青青也有些吃惊的樣子。
  很遠很遠有一個人在向這里狂奔。雖在暮色深沉之中,他們還是能看得清楚。
  那人一面跑,一面在狂呼亂叫:“陽春,你狗日的害老子,你不得好死……”
  李青青冷笑:“看來孫山并沒有死,陽先生你不過是想騙我上當。”
  陽春無話可說,心里卻在打鼓:“這狗小子怎么可能逃脫呢?就算他水性再好,也已被我迷藥迷倒啊?”
  “他來得正好,”李青青還在冷笑,“我正想親手宰了他。”
  孫山的身影已越來越近了:“陽春,你個王八羔子——”
  陽春一聲怒吼:“孫山,你既然還沒死,就快快滾過來,老子再讓你真正死一回。!”
  那身影轉眼之間,已扑到了陽春身邊。不是孫山,又是何人?
  陽春冷笑:“孫山,你是老夫數十年來第一個想殺又沒殺掉的人。”
  “老子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竟然用這种殘忍的手段來害我?”孫山一扑而上,勢若瘋狗:“拿命來!”
  陽春輕靈瀟洒地閃避著孫山的拳腳,口里諷刺地大笑著:“就憑你?”
  李青青冷叱:“住手!”
  陽春反身一躍,跳了開去。孫山卻怒气沖沖地吼道:“憑什么讓我……啊,啊,李姑娘……”
  孫山馬上就老實了。
  陽春笑嘻嘻地站到李青青身邊,柔聲道:“其實不勞姑娘出手,陽某不是吹,三招就能擒住他,供姑娘發落。”
  “不行!”李青青傲然地一揚頭:“我要親手抓住他,親手殺了他。”
  陽春的臉卻在剎那間變了。
  他突然一低身,狸貓一般靈巧地側身一滾,滾進了草叢中:“蘇三,你等著!”
  因為在李青青一揚頭的時候,陽春突然發現了蒙面黑布之下露出了喉節,這個“李青青”若不是蘇三,又會是誰呢?
  蘇三惋惜得直跺腳:“這個老狐狸!”
  孫山冷笑:“你不是說你的計策多么出色多么好么?怎么樣,人家發現不對了,跑了!”
  蘇三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气:“我是得意忘形,不該抬頭的。”
  孫山怒道:“現在說還有什么用?”
  “咱們得好好想想,陽春到底想干什么。”蘇三低聲道:“我覺得他這次來很不尋常,可能有什么重大圖謀。”
  “你是聰明過了頭!他想干什么,你不都看到了嗎?一看見‘李青青’,他就大獻殷勤,當然是見色起意!”孫山憤憤不平。
  蘇三微笑:“孫山,我曉得你心里難受,但你千万莫要失去了信心,實際上李青青她對你還是相當不錯的。”
  孫山瞪大了眼睛:“我今天才發現,你很可能神智不正常。”
  “隨你說好了,”蘇三眨眨眼睛,“可事實就是事實,你很喜歡李青青,對不對?”
  “不對!”孫山大叫,“不對不對不對!”
  蘇三卻顧自往下說:“現在時机不錯,李青青剛剛和張辟邪分了手,心情一定不太好,你為什么不去安慰安慰她?”
  孫山吃惊地大笑起來:“我去安慰她?她想殺我你知道不知道?”
  “不錯!”
  一聲清脆尖利的喝叱聲響起。
  孫山頭皮一乍:“媽呀!”
  再一轉頭,蘇三已跑得沒了影儿。
  “蘇三,你不夠朋友,你不仗義!”孫山大罵起來。
  李青青的劍刃已經架在孫山的脖子上了。
  “孫山,你認命吧!”
  孫山急了。真急了。
  “干嗎干嗎干嗎?你還真殺我?”
  “不錯,”李青青凄歷地微笑著,“當然是真的。”
  “你當殺人好玩啊?”孫山心惊肉跳,“喂,李姑娘,小祖宗,把劍收回去,好不好?”
  李青青手上加勁,孫山又是一哆嗦,,直著嗓子叫:“出血了出血了*”
  李青青一聲厲叫,運力于劍,切了下去。
  孫山一個虎躍,讓了開去:“你玩真的|”
  李青青一怔,孫山居然能這么輕松地從她控制之下溜走,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孫山脫困,气又粗了,兩手叉腰,大罵起來:“你個沒出息的臭娘們,你白長了個美人胎子*”
  李青青又是一怔,她更沒料到孫山居然在這當口還能罵街。
  孫山惡狠狠地吼道:“你要是有出息,別來殺我,跟老子一般見識有什么意思?你不是被張辟邪拋棄了么?有本事的,再去把他的心拴住,老子就服你!”
  李青青猛地一顫,眼中凶光更盛,長劍一抖,又是一陣猛攻。
  劍光閃動,冷風拂面,李青青真的要拼命了。
  孫山連閃了十九劍之后,手一伸,奪過了劍:“老子沒工夫跟你打,一邊玩去。”
  李青青跳開,吃惊地瞪著孫山。
  平生第一次,她被人家這么輕易地打敗了,連自己的劍都被奪了過去。
  极度的恐懼和灰心使她几乎都喪失了思想的能力。
  孫山心里有點發毛,連著退了好几步:“看什么看什么?我長得又不漂亮。”
  李青青凄歷地尖叫一聲,身子倏地拔起半空,流星般一閃而逝。
  孫山嚇了一大跳:“怎么又跑了?劍也不要了,真是的!”
  四下里冷冷清清的,天色已經黑透了,很遠很遠的地方亮起了几盞燈火,朦朦朧朧的。
  “蘇三,你出來——你不仗義!”
  孫山想起蘇三這促狹鬼,忍不住又怒火沖天地吼了起來。
  沒有人回答,看來蘇三真的走了。
  孫山看看李青青的劍,揚了揚手想扔,又停住了,放到眼前仔細看了看:“媽的,這么黑了。”
  “這么黑了”意思是說沒看清,還要好好看。孫山面上有些作燒,做賊心虛地四下瞄了瞄,提著劍走進破廟里,將門堵上,生起一堆火來。
  現在看清了。
  這是一柄女人才會用的劍,比一般的劍略短、略窄,顯得纖巧秀美,正似李青青的身材。
  劍的護手是兩只鳳凰,“鳳劍”或許就是由此得名的。
  孫山輕輕吹了聲口哨:“喔,挺漂亮的么,干嗎不要?”
  他從腰間解下一個布包,那里面是一只大公雞。公雞的嘴被一只鐵蜻蜓撐住了,叫不出聲。
  這是孫山偷雞的絕招,將一只打造得十分逼真的鐵蜻蜓放在地上,雞只要一琢,就會上當,孫山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大享口福了。
  孫山用李青青的劍在雞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又放下了,大概也覺得用之殺雞未免有污其秀美,轉身從干草堆里摸出一把覂K刀,殺了雞,洗淨了,用稀泥糊好,架在木架子上烤了起來。
  然后他洗淨了手,開始看劍。
  當然是看李青青的劍。
  他的面上,露出了少有的溫柔的微笑,那微笑在跳動的火光中顯得愈發可愛。
  鬼才知道孫山又在想干什么坏事了。
  直到焦香四溢,孫山才從沉思中惊醒,搶下雞來,气呼呼地往地下一摜,封泥四散。
  焦了也得吃。孫山扯下條雞腿,慢慢嚼了起來。
  應該說,孫山吃雞不下數百次,只有這次吃得最慢,看來孫山有心事了,而且簡直可以說是心事重重。
  奇怪的是,孫山只吃了三口,便跳了起來,還沒站穩,又摔了下去,手腳一陣抽搐,不動了。
  很顯然,有人在雞肉中下了毒。
  可無論如何,也都不可能在裹在封泥里的雞肉中下毒啊!誰能有如此鬼神莫測的下毒工夫呢?
  破廟里火光黯淡,一片恐怖气氛。
  一個雞皮鶴發的老婦拄著拐杖,顫顫巍巍地出現在廟中。你根本就無法發現她是怎么出現的。好象她原來就在那里站著。
  她已經很老很老了,而且顯得很虛弱,似乎稍稍大一點的風就能把她吹倒。
  她看著中毒身亡的孫山,微微歎了口气,“孫山,你是太笨了,莫要以為陽春害不死你,天下就再沒有人能害死你了。”
  可惜孫山已經死了,不能坐起來聆听她的諄諄教誨。
  “下毒的手段,天下舍我其誰?嘿嘿,孫山哪孫山,你莫要怪我太無情,就這么毫無道理地殺了你。我只是要證明一件事,那就是,陽春殺不了的人,我能殺。”
  听起來好象是她和陽春賭气。孫山卻不明不白地成了兩人較量毒功的題目。
  火光中,孫山的肌膚在漸漸變綠變黑。
  老婦滿意地搖著頭:“孫山,只怪你知道的太多,命太苦,我真有些可怜你了。”
  天空閃起了淡淡的電光,還有隱隱的雷聲。
  快下雨了。
  老婦歎气:“孫山,天要下雨了。黃泉路上,你自己小心吧。見了閻王爺,就說是陽春殺了你,与我無關。”
  電光閃動中,老婦的身子突然消失了。
  雷雨說來就來,而且聲勢很猛。
  一聲炸雷過后,大雨翻天倒地而至。
  雨水從破損的屋頂漏了下來,滴在孫山的面上身上,也滴在了本已將燃盡的火堆上。
  那堆火很快就熄滅了,廟中恢复了黑暗。
  老婦的歎息竟然又出現在廟中:“是真死了。”
  一道閃電。老婦正搖著頭往廟門口走,孫山則死倒在廟中。
  又一道閃電,廟中已只有孫山的尸体。
  再一道電光閃起時,孫山的尸体已不見了。
  地上滿是積水,那只烤雞已有一半泡在水里了。孫山的“生活用具”開始在水面上飄動:被單、鞋子、……
  閃電還在不斷地想撕裂天空。
  雷聲還在徒勞地想炸裂大地。
  暴雨還在下。
  破廟依舊。
  孫山卻死了,死得連尸体都不見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