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一章


  火辣辣的陽光,逼射在簽子門邊。窄小的牢房,像蒸籠一樣,汗氣熏蒸得人們換不過氣來。連一絲絲風也沒有,熱烘烘的囚窗裡,偶爾透出幾聲抑制著的呻吟和喘息。「吱——」
  近處,一聲乾澀的蟬鳴,在燥熱的枯樹叢中響起來。劉思揚忍住乾渴,順著單調的蟬鳴聲覓去,遲鈍的目光,掃過一座座緊圍住牢房的崗亭;高牆外,幾叢竹林已變得光禿禿只剩竹枝了,連一點綠色的影子也找不到。
  遠處久旱不雨的山崗,像火燒過一樣,露出土紅色的岩層,荒山上枯黃的茅草,不住地在眼前晃動。遲鈍、呆澀的目光,又回到近處,茫然地移向院壩四周。架著電網的高牆上,寫著端正的楷體大字:
  青春一去不復返,細細想想……
  認明此時與此地,
  切莫執迷……
  又一處高牆上,一筆不苟地用隸書體寫著黑森森的字:迷津無邊,回頭是岸;寧靜忍耐,毋怨毋尤!
  牆頂上的機槍和刺刀,在太陽下閃動著白光……他的眼前,像又出現了今天早上那輛蒙上篷布的囚車,沿著顛簸的公路,把他押進荒涼無人的禁區,又關進這座秘密的集中營的情景。一個多月以前,被捕時的經過,也清楚地在他的腦際閃現出來:那天晚上,他的未婚妻孫明霞從重慶大學來找他。深夜裡,他倆輕輕撥動收音機的螺旋,屏住聲息,收聽來自解放區的廣播。透過嘈雜的干擾聲,他倆同時抄錄著收音機裡播出的一字一句激動心弦的勝利消息。然後,他校正著兩份記錄稿,用毛筆細心地繕寫了一遍。到明天,這份筆跡清晰的稿件,便可以送交李敬原同志,變成印在《挺進報》上的重要新聞。抄寫完稿件,孫明霞就把鋼精鍋從電爐上拿下,倒出兩杯滾燙的牛奶,又把兩份記錄的草稿,拿到電爐上燒了。在寒星閃爍的窗前,兩人激動而興奮地吃著簡單的夜餐,心裡充滿著溫暖。手錶的指針,已接近五點,再過兩小時,又該是另一個戰鬥的白天。孫明霞絲毫沒有倦意,正娓娓地向他談述學校裡近來的情況:華為離開以後,孫明霞接替了他的一些工作,她和成瑤又是要好的朋友,她們在一起工作得十分愉快……就在他們促膝談心的時刻,樓梯口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劉思揚心頭一驚,立刻把剛寫好的《挺進報》的稿件塞進書桌暗裝的夾縫裡藏好……就是這樣突如其來,事前連一點預感也沒有,他和未婚妻孫明霞同時被捕了。
  直到被審訊的時候,劉思揚才明白是叛徒甫志高出賣了他。叛徒不知道他負責著《挺進報》的收聽工作,因此敵人沒有從這方面追問,劉思揚決心把這當作一件永不暴露的秘密,再不向任何人談起。
  劉思揚還清楚地記得,那個戴著金色梅花領章的特務頭子和他進行的一場辯論——特務頭子高坐在沙發轉椅上,手裡玩弄著一隻精巧的美國打火機,打燃,又關上,再打燃……那雙陰險狡詐的眼睛,不時斜睨著自己的面部表情。一開口,特務頭子就明顯地帶著嘲諷和露骨的不滿。
  「資產階級出身的三少爺,也成了共產黨?家裡有吃有穿有享受,你搞什麼政治?」
  自己當時是怎樣回答他的?對了,是冷冷地昂頭掃了他一眼。
  「共產黨的策略,利用有地位人家的子弟來做宣傳,擴大影響,年輕人不滿現實,幼稚無知,被人利用也是人之常情……」
  「我受誰利用?誰都利用不了我!信仰共產主義是我的自由!」他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無理的話,讓黨和自己蒙受侮辱,這是不能容忍的事,當然要大聲抗議那個裝腔作勢的處長。「信仰?主義?都是空話!共產黨講階級,你算什麼階級?你大哥棄官為商,在重慶、上海開川藥行,偌大的財產,算不算資產階級?你的出身、思想和作風,難道不是共產黨『三查三整』的對象?共產黨的文件我研究得多,難道共產黨得勢,劉家的萬貫家財能保得住?你這個出身不純的黨員,還不被共產黨一腳踢開?古往今來各種主義多得很,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勸你好好研究一下三民主義……」
  劉思揚到現在也並不知道特務為什麼對他說這樣的話,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像別的同志一樣遭受毒刑拷打。這原因,不僅是他家裡送了金條,更主要的是,作為特務頭子的徐鵬飛,他難以理解,也不相信出身如此富裕的知識分子,也會成為真正的共產黨人。因此,他不像對付其他共產黨人一樣,而是經過反覆的考慮,採取了百般軟化的計策。當然劉思揚並不知道,也不注意這些,他覺得自己和敵人之間,毫無共同的階級感情。
  「階級出身不能決定一切,三民主義我早就研究過了,不僅是三民主義,還研究了一切資產階級的理論和主義,但我最後確認馬克思列寧主義才是真理。」
  「憑什麼說馬克思列寧主義是真理?」那特務處長,居然頗有興致地問。
  「在大學裡,我學完了各種政治經濟學說。最後,才從唯物主義哲學,『資本論』和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中,找到了這個真理,只有無產階級是最有前途的革命階級,只有它能給全人類帶來徹底解放和世界大同!」
  「少談你那套唯物主義哲學。你到底想不想出去?」特務的聲音裡,仍然帶著明顯的惋惜之意:「你又不是無知無識的工人,我現在對你的要求很簡單,根本不用審問,你們的地下組織已經破壞了!你在沙磁區搞過學運吧?你的身份,還有你的未婚妻的身份,甫志高全告訴我了!他不也是共產黨員?他比你在黨內的資歷長得多!但他是識時務的人,比你聰明!」
  「要我當叛徒?休想!」
  「嗯?你是在自討苦吃,對於你,我同意只在報上登個悔過自新的啟事。」
  「我沒有那麼卑鄙無恥!」
  「嗯,三少爺!路只有兩條:一條登報自新,恢復自由;一條長期監禁,玉石俱焚。」
  劉思揚記得,他當時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對方的威脅,並且逼出了敵人一句頗為失望的問話:「你想坐一輩子牢?」
  「不,到你們滅亡那天為止!」
  「好嘛!我倒要看看你這位嫩骨細肉的少爺硬得了多久?
  出不了三個月,你敢不乖乖地向我請求悔過自新!」「向你請求?休想!」
  就這樣,結束了敵人對他的引誘,於是他被關進一間漆黑而潮濕的牢房。再次被提出去時,已經天色漆黑,似乎被押過一片草地,還碰到一棵樹,也許是個有花草的庭園,接著,又進了一條漆黑的巷道。幾個人和他並排走。耳邊聽見一陣吆喝,「舉槍!」後來就是「砰砰」幾聲刺耳的槍聲,在巷道深處迴響。他想再看這世界最後一眼,面前仍是一片漆黑,什麼也望不見,黑暗中,他和一些人高呼口號……可是,子彈並未穿過他的胸膛,原來是一場毫無作用的假槍斃。又押回牢房時,他不再是一個人了,而是和一個青年工人關在一起。工人叫余新江,也是被甫志高出賣的。從此,兩個人成了同甘共苦的夥伴,互相支持、鼓勵,直到今天早上,囚車又把他和重傷的余新江押進這秘密的集中營。從被捕以後,再沒有見過明霞。除了假槍斃那天晚上,聽見過她高呼口號的聲音。不知此刻,她關在什麼地方,也許和自己一樣,押進了這座集中營?
  劉思揚從風門口微微探出頭去,火辣辣的太陽,曬得他的眼睛發酸。他忍受著酷熱和喉頭的乾燥,左顧右盼,兩邊是一排排完全相同的牢房。他記得,他和余新江關進的這一間,叫樓上七室。在這間十來步長,六七步寬的窄小牢房裡,共了二十來個人,看樣子都是很早就失去自由的人,也不知道這些人當中,是否有自己的同志和黨的組織。樓下也和樓上一樣,全是同樣的長列牢房。一把把將軍鎖,緊鎖著鐵門,把集中營分割成無數間小小的牢房,使他看不見更多的人,也看不到樓下,只能從鐵門外樓欄杆的縫隙裡,望見不遠處的一塊地壩,這便是每天「放風」時,所有牢房的人可以輪流去走動一下的狹窄天地。
  地壩裡空蕩蕩的,在炭火似的烈日下,沒有一個人影……對新的集中營,他還不熟悉,保持著某種過分的拘謹。對這裡的一切,他寧願緩緩地從旁觀察、瞭解,而不肯貿然和那些他還不瞭解的人接近。這就使他雖然生活在眾多的戰友中間,卻有一點陌生與寂寞之感。他自己一時也不明白,這種感受從何而來,是環境變了,必須採取的慎重態度,還是那知識分子孤僻的思想在作怪?
  太陽漸漸偏西了,可是斜射的烈焰給悶熱的牢房帶來了更燥辣的,焦灼皮肉的感覺。
  高牆電網外面,一個又一個崗亭裡,站著持槍的警衛。佩著手槍巡邏的特務,牽著狼犬,不時在附近的山間出沒。
  目光被光禿的山巒擋住,回到近處;喉頭似火燒,連唾液也沒有了,這使他更感到一陣陣難忍的痛苦。「出不了三個月,你敢不乖乖地向我請求悔過自新!」徐鵬飛的冷笑,又在耳邊迴響……向敵人請求悔過自新?劉思揚咬著嘴唇,像要反駁,又像要鼓勵自己,他在心裡莊重地說道:「一定要經受得住任何考驗,永不叛黨!」
  回頭望望,全室的飲水,儲存在一隻小的生蛌瘍K皮罐子裡,水已不多了,然而誰也不肯動它,總想留給更需要它的人。劉思揚又一次制止了急於喝水的念頭,決心不再去看那小小的水罐。
  他的心平靜了些,勉強擠出一點聊以解渴的唾液,又向對面的一排女牢房望去。這時像要回答敵人的殘暴和表達自己堅定的信念似的,劉思揚心底自然地浮現出一首他過去讀過的,高爾基有名的《囚徒之歌》,他不禁低聲地獨自吟詠起來,
  太陽出來又落山,監獄永遠是黑暗,
  守望的獄卒不分晝和夜,站在我的窗前——
  高興監視你就監視,
  我卻逃不出牢監,
  我雖然生來喜歡自由——掙不斷千斤鎖鏈!
  就在這時候,一陣輕微的清脆的歌聲,傳了過來,牽動了劉思揚的心。聲音是那樣的熟悉,吸引著他向對面的女牢房凝目瞭望。在一間鐵門的風洞旁邊,意外地看見了那一對睽別多日的,又大又亮的眼睛!孫明霞的嗓音,充滿著熾熱的感情,彷彿在他耳邊低訴:……他是個真情漢子從不弄虛假,這才值得人牽掛——
  就說他是個窮人也罷,有錢豈買得愛情無價?
  就說他是個犯人也罷,是為什麼他才去背犯人枷?
  …………
  隨著清脆的歌聲,那對火熱的目光,久久地凝望著他。劉思揚清楚地看見孫明霞頭髮上紮著一個鮮紅的髮結,這時他像放下了一副重壓在肩上的擔子,心情立刻開朗了。明霞就在這裡!兩個人共同戰鬥,同生共死,使他感到一陣深深的安慰和幸福。
  「水!……水!」
  身後傳來一聲聲乾渴難忍的低喊,昏迷中的余新江又醒來了。劉思揚的眼光留戀地離開了對面女牢的鐵門,轉過身,回到週身被汗液濕透的余新江身邊。余新江半昏半醒地仰臥在樓板上。他的雙手又把襯衫撕開了,胸脯上露出正在化膿的刑傷,那是熾熱的烙鐵,燙在皮肉上留下的烏黑焦爛的傷斑。他張著焦裂的大口,一次次吐出一個單純的字:「水!……水!」
  劉思揚的目光,再次掃過屋角,那儲水的鐵皮小罐,就放在那裡。他下了決心走過去,提起水罐,可是水罐已經變得很輕了,只剩下最後幾口。劉思揚茫然地望了望這間象口悶熱的鐵箱似的牢房,人挨人,擠在一起,但他們都強自忍耐著,不肯把小罐裡的水倒光。劉思揚遲疑了好久,才從小罐裡倒出一點水,回頭看看滿臉燒得通紅的余新江,又猶豫地慢慢加上幾滴。
  一個靠近牆角的人,兩腿腫脹,烏紫發黑,雙手摀住下巴,噙著桿黃泥巴煙斗,悶聲不響。這時抬起頭來,隨眼望望余新江,又望望劉思揚,他掙扎起來,奪過劉思揚手上的小水罐。
  「他發高燒,才受刑下來,多給他喝口水,不要緊嘛!」
  說著話,那人張開嘴,露出幾瓣大牙齒。隨著說話的動作,嘴上咬著的那根裝著竹管的黃泥巴捏成的煙斗,上下晃動著。他把罐裡的水,咕嚕咕嚕全倒進劉思揚拿著的碗裡。然後把罐子往牆角一扔,兩手比畫著說:「點點大個罐罐,一泡牛尿都接不完!」
  劉思揚端著半碗水,感激地望著面前這個率直的農民模樣的人。他望著那人吸慣葉子煙的焦黃牙齒上掛著的一縷縷血絲,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你的嘴流血!」
  那人搖了搖頭,坦然地說:「牙齦爛了,手腳也……」劉思揚痛苦地皺著眉頭:「這是壞血病,營養不足……」「這裡哪像我們鄉下,青菜蘿蔔齊全羅,咋個不得這些怪病嘛。你看,連煙都沒得抽的!」
  說著,他們抬起余新江汗濕的頭。一滴水剛剛碰上嘴唇,舌尖便伸了出來,雙手又不住地抓著喘不過氣來的胸口。
  劉思揚和那人對視了一下。他們的目光不約而同地似乎都在說:要是還有水該多好!可是看看倒空了的水罐,兩人都沉默著。劉思揚隨手拿起自己的西服上裝,舉在余新江身畔,權且遮住從簽子門縫中直射進來的斜陽的毒焰。那人不知從哪裡摸出一柄廢紙貼成的破扇,遞了過來。劉思揚便放下衣裳,用扇子給余新江扇來一陣陣帶有濃烈汗臭的熱風。「你是從農村來的?」劉思揚望著對方的空煙斗,煙斗的泥巴磨得亮亮的,卻沒有煙火燒過的痕跡。
  「鄉巴佬哇。我叫丁長髮。家住川西新津縣三匯場,一抹平陽的好地方呵,就是地主惡霸多了點!」
  「我叫劉思揚。」
  「聽說過羅,他叫余新江嘛。」丁長髮接口說道:「你們是重慶大碼頭的,到這渣滓洞集中營裡頭,開初幾天,怕不大慣適?你看,硬是比縣份上的班房惱火。」丁長髮吐口長氣,又說道:「嘿,沒得煙抽。老子做個煙桿,叭幾口過過癮!」劉思揚苦笑了一下:「沒關係,過些時候,就習慣了。」「這個余新江,是個工人,長一手老繭。坐兩年牢,你屁股上也要長牢繭勒!」丁長髮又咧開嘴巴,爽直地笑了笑,轉身坐回原處。
  在沉悶的氣氛中,破扇子嗦嗦地發出單調的聲響。劉思揚的目光,不經意地打量著對面的牆壁。他的目光忽然停滯了,手裡的破扇子,也停止了搖動。牆角上刻畫著一些縱橫交錯的字跡,幾行顯眼的暗紅色的字,扣住了他的心弦:我做到了黨教導我的一切!
  中國共產黨萬歲!
  呂傑絕筆
  是鮮血寫成的字!劉思揚心裡不禁浮起一陣異常莊嚴的感情。他不知道呂傑是誰,可是呂傑寫下達幾行絕筆時那種光芒四射的思想感情,他完全能夠理解。有一天,當自己為真理而奉獻生命的時候,能像呂傑這樣毫無愧色地迎向敵人的槍口,講出這樣的話嗎?劉思揚問著自己,又進一步藉著陽光,貪婪地搜索著牆角的各種字跡。在呂傑絕筆的旁邊,是誰用指甲深深地刻畫出一條條的痕印,這又表示著什麼呢?劉思揚一時猜不透它,目光向旁移動,一處耀目的字句,立刻映進了他的眼簾:
  為人進出的門緊鎖著,為狗爬出的洞敞開著……是誰寫下了這樣透徹的警句?劉思揚不禁問著自己。一個聲音高叫著:——爬出來吧,給你自由!
  我渴望自由,
  但我深深地知道——
  人的身軀怎能從狗洞子裡爬出?
  我希望有一天
  地下的烈火,
  將我連這活棺材一齊燒掉,我應該在烈火與熱血中得到永生!
  剛剛大聲讀完這首洋溢著戰鬥激情的詩篇,劉思揚忍不住急切地詢問:
  「這是誰寫的詩?」
  「我們軍長!」一個洪亮的聲音,應聲答道:「葉挺將軍!」
  劉思揚一回頭,看見一個身材高大的人向他走來。和他洪大的聲音相適應的,是他的軍人氣派。他穿一身整潔的灰布軍衣,不管天氣多熱,領口的風紀扣,總是緊扣在脖子上,他不像其他的人,只穿短褲,卻穿了一條長長的軍褲,衣袖高高捲起,露出一雙黝黑的手臂,頭上端正地戴著一頂軍帽。「我是新四軍的。軍長在樓下二室寫過這首詩,我把它抄在牆上給大家看。」這位新四軍戰士,毫不隱瞞他的行為,繼續說道:「我叫龍光華。美蔣反動派發動內戰,我在中原軍區參加突圍作戰,掛了彩。」他解開軍服,露出右肩上一處巨大的傷疤,「醒過來已經被俘了。我叫反動派補我一槍,他媽的,卻踢了我一腳!我們被俘的十一個人,有的傷重犧牲了。有的一路上被反動派折磨死了。就剩下我們王班長和我兩個,今年才押到這裡。我們王班長關在樓下二室,就是我們軍長住過的那間牢房。活不出去就算了。要是活了出去,再端起機槍,我要叫反動派吃夠革命子彈!」
  來到這間牢房的最初幾小時,除了照顧重傷的余新江,除了觀察這集中營的環境,劉思揚很少和同牢房的人們談話。他覺得自己的衣著太好,又沒有受刑,難免要引起別人對他的懷疑,甚至遭到歧視。可是,現在,他的感情漸漸變化,想和這豪爽的軍人,以及那直爽的農民多談兩句,瞭解一下情況,以便日後尋找獄中可能有的黨組織。剛想到這裡,一個特務搖著一把蒲扇,從簽子門邊晃過,接著便傳來一陣開鐵鎖的響聲。
  「樓五室,出來放風!」
  樓五室沒有腳步走動的聲音。
  「放風!」
  還是沒有動靜。
  「喊你們出來!」
  「樓五室怎麼啦?」劉思揚把頭探出風門,看見特務正搖著蒲扇,在樓五室門口吆喝。
  「好幾間牢房,都病得沒有人起來放風了。」背後,一個低沉的聲音在說。
  「樓六室放風!」特務乾澀地叫了一聲,又在開動鐵門。劉思揚退回余新江身旁,心裡猜想著:大概樓六室沒有完全病倒,有人出去了,所以特務沒有再怪聲嚎叫。
  過了一陣,鐵門上的鎖叮噹地響了,特務打開了樓七室的牢門。
  「出來放風!」
  丁長髮緩緩地移動一下身子,揩揩汗水又坐下去。滿屋子的人,都沒有想站起來的動作。只有龍光華,走到放便桶的角落,伸手去提那桶裝得滿滿的糞尿。
  「讓我來吧。」劉思揚從未做過這樣的苦役。此刻他要求著自己,努力習慣新的生活,也希望逐漸接近同牢房的戰友。他丟下扇子,自告奮勇地走上前去。
  「好吧,你去倒尿桶,我去找水!」龍光華拾起扔在牆角的小水罐,大步走出牢房。
  劉思揚抓緊便桶上的粗繩,用力往上提,額角上冒著汗,手臂顫動著,他捲了卷苦麻而不靈活的舌頭,積聚起全身力氣,踉蹌著把便桶提了出去。下了樓,沿著高牆,走過被太陽曬得火辣辣的地壩,牆角裡的野草和苦蒿也枯萎了,他不知道龍光華還能從哪裡弄到一點水回來。
  廁所裡到處撒著惡腥的竹片,紙塊。在這些竹片、紙塊上面,沾連著一片片黑色的血塊,一攤攤釅痰似的粘液。綠頭蒼蠅,營營地飛撲;密密麻麻的蛆蟲,蠕動著身子,一堆挨一堆地爬著……
  劉思揚倒過便桶,突然感到一陣噁心,頭腦像要脹破似地膨脹著,嗡嗡地響,手腳也麻木了。他站不穩,依在牆邊,昏昏沉沉地過了好一陣。這一個多月以來,他住在二處的黑牢裡,不見陽光,受著折磨,身體比過去衰弱多了。他掙扎著,艱難地走出廁所。
  狹窄的地壩,這回變得特別空曠起來。樓梯也變得又高又陡,劉思揚走了兩步,就覺得耳鳴目眩,再也無力走動了。一間間鎖死的牢門,在眼前晃動……「你怎麼啦?」龍光華趕上來,問了一句,從他手上接過便桶。回到牢房,他把水罐朝牆角一扔。大聲罵著:「一點水都找不到,他媽的反動派,真做得出來!」
  劉思揚定定神,又回到余新江身邊。牢房裡的人們,挨個地橫躺著,困難地扭曲著身子,在滾燙的樓板上,發出一陣陣難忍的喘息。
  「他媽的!」龍光華的眼睛冒出怒火:「渴死了,我們也不繳槍!」
  屋角裡,一個禿頂的老頭子,皺著眉梢,艱難地撐起上身,向牢房四周看了看,似乎想說什麼,卻沒有說出,突然伸手摀住胸口,咯咯咯地咳了起來。他的喉管裡堵塞著一塊東西,上下不得,把臉憋得通紅,接著變成蒼白。嘴唇也青紫了,氣喘越急促,呼吸就越發艱難了。
  這邊的丁長髮和龍光華,被急促的喘哮驚動了。兩個人趕快走了過去,一個吃力地扶住老頭子,另一個用潰爛發黑的手輕輕地給他捶著背。
  一股濃烈的血腥氣,從老頭子口裡噴湧出來。他的口張得大大的,兩隻白眼珠呆直地望住簽子門,昏過去了。
  過了一陣,老頭子才甦醒過來,翻著兩隻白眼,直瞪著低矮的屋頂。他長長地噓了一口氣,睜大了眼睛。「老大哥,你還是喝口水吧。」旁邊有人請求著說。說話的人似乎還不知道水罐早已空了。可是劉思揚馬上又聽見那人補充了一句:「我在碗裡,給你留了一口。」「這陣好多了。」老頭子細聲回答,微弱的語音,拖得很長很長,他慢慢地說:「水——留——給——傷——員——」
  是吃飯的時候了,室外傳來一陣混合著焦糊與霉臭的味道。可是劉思揚除了口乾舌燥,毫無飢餓的感覺。出去提飯桶的龍光華,在牢門口大聲喊道:「同志們,吃飯了!」
  劉思揚抬頭看了看,飯桶裡面儘是烏黑的碎石似的硬飯粒,他捲了卷麻木的舌頭,湧出一種厭惡的感覺,扭回頭,再也不願看那飯桶。
  龍光華把飯桶撂得咚咚響,想驚醒所有昏睡著的人。可是,人們像早就知道桶裡邊的東西似的,隔了好久,還是一潭死水般的沉寂,沒有人抬起頭,甚至不願睜開眼皮看一看。龍光華站在那裡,眼圈遽然紅了,一眶熱淚,突然湧上這豪壯軍人的眼簾,他挪開步子,站到老頭子身邊,懇求地說:「兩天了,大家一點東西不吃!老大哥,身體是我們革命的本錢呀!」
  被稱作老大哥的病弱老頭子,困難地支起上身,依著牆,喘息著,他的聲音裡,出乎劉思揚意外,竟出現了一種堅定不移的剛毅氣概:「大家起來吃飯……大家都吃一點……」語音裡帶著激動的顫抖:「好吧,先給我舀……」滿屋昏睡的人漸漸睜開了眼睛。
  劉思揚遲疑著,走了過去。他挖開乾硬的飯粒,給老大哥舀了大半碗,又把筷子遞給他。老大哥吃了一口,喘著氣,臉色也變了,又捶了捶胸口,才勉強嚥下去。接著,他用筷子敲敲碗,「大家……都吃一點……別叫敵人小看我們!」
  望著老大哥的動作,滿屋的人都勉力坐起來。丁長髮最先露出笑臉說:「給我舀嘛,我吃一碗!」
  又一個人像接受任務似的舉起手,毫不猶豫地喊:「我來半碗。」許多人遞過碗來,「也給我一點……」「我吃小半碗……」「我也……」
  劉思揚強烈地感到,這些聲音,都是忍受著痛苦,咬著牙關迸出來的。此刻他還不知道,獄裡的缺水,完全是敵人有意製造的。因此,在極度乾渴之下的吃飯,竟成了一種戰鬥,一種不屈服於迫害的戰鬥。頑強的鬥爭意志和不屈的決心,鼓舞著人們聽從老大哥的勸告。劉思揚一個一個給大家舀了飯,自己也勉強嚥下幾口乾硬霉臭的飯粒。他又給仍然昏迷不醒的余新江留了半碗……看見大家都放下碗筷時,他忽然衝動地站了起來,提著飯桶在室內繞了一圈,龍光華朗聲叫道:「再給我舀!」又乾脆添了大半碗,另外的人,誰也不再伸過碗來。劉思揚只好把大半桶剩飯,送到牢門外去。院壩裡擺著一排飯桶,都裝得滿滿的,幾乎沒有人動過。劉思揚目不轉睛地盯住成排的飯桶默默站著,心裡翻動著一陣複雜而痛苦的感情。他不知道這種迫害,將要繼續到什麼時候。
  黃昏,在鬱悶的寂靜中悄悄來臨。
  特務拉開鐵門,反覆查看每間牢房,單調的點名的呼號聲,像凶殘的野獸,在荒山野谷中嚎叫。夜空繁星閃爍,天邊捲起一片烏雲。又黑又悶,屋頂像一口鐵鍋,死死地扣在頭上,叫人透不過氣。蚊蟲嗡嗡地夾雜在呻吟聲中,一群群地,呼嘯著,穿過鐵簽子門縫,潮水似的湧了進來。赤條條地躺在樓板上的,被灼燥、悶熱、刑傷和病魔折磨倒了的,連血液都快要乾涸的人們,聽任蚊蟲瘋狂地進攻,連揮動手臂驅趕它們的力氣都沒有了。
  劉思揚勉強躺在火熱的樓板上,不知過了多久。
  半夜裡,屋脊上傳來了呼呼的風聲,悶熱的牢房清涼了一些。遠處,閃灼的電光,漸漸近了,聽得見沉悶的雷聲。突然一聲驚雷,劉思揚被震醒了。
  「梆!梆!」
  一陣竹梆聲在耳邊響起,一處崗亭敲過,另一處崗亭又梆梆地敲響。被驚雷震醒的劉思揚,默默地聽著那巡夜的梆聲,一聲接一聲,無休止地敲著。
  「梆梆梆!梆梆梆!……」
  「梆梆梆!梆梆梆!……」
  梆聲突然急促起來。
  「聽,又要提人!」黑暗中是誰緊張地說。
  電光閃閃,又是一聲炸雷!
  狼犬嚎叫著,像從遠處猛撲過來。隔壁牢房的鐵鎖響了一聲,接著,傳來推開鐵門的嘩啦啦的巨響。
  「5013號!出來!」
  「5013號!」
  聽見這聲音,劉思揚撲到鐵門邊,從風洞口伸出頭去,在狂風呼嘯,電光閃亮的瞬間,瞥見一個身材瘦長的人影,從容地跨出牢門。立刻,一副閃光的手銬,銬住了他的雙手!
  強烈的電閃,忽然照亮了樓口。銬上手銬的人在強光照射下,跨下樓梯,又向前走。在對面一間女牢門邊,他突然站住腳,像鐵鑄的塑像似的崛立在狂風和閃電裡,似乎要等待和誰告別。正在這時候,一個頭髮長長的孕婦,披著帶血的長衣衫,突然出現在女牢的風門口。她伸出了雙手,隔著鐵門,緊緊抓住那個身材瘦長,戴著手銬崛立的人。「他們是誰?」有人在問。
  「不知道,昨天才從雲南押來的。」黑暗中有人應了聲。……女牢風門邊緊握著的雙手分開了,遠遠地分開了。戴著手銬的人,霍地回轉身,高舉雙臂,在震耳的雷鳴中,向所有的牢房昂然呼喚:「同志們,永別了。解放那天,請代向黨和同志們致敬!共產主義萬歲!」
  滾滾雷聲中,又是一陣耀眼的閃電,劉思揚淚汪汪的雙眼,看見了長髮面向牆角站著,他的指甲在對面的牆頭,趁著電閃又深深地刻下一道清楚的痕印。劉思揚明白了,他刻畫的那一條條痕印,正是無數次秘密屠殺的鐵證。這時透過雷聲傳來幾聲槍響,接著便是一陣令人心悸的狼犬的嚎叫。
  粗大的雨點,狂暴地撒落在屋頂上,黑沉沉的天像要崩塌下來。雷鳴電閃,狂風驟雨,彷彿要吞沒整個宇宙!
  丁長髮的指甲縫裡嵌滿了石灰粉屑,捏成了拳頭。「他媽的!」龍光華搖著鐵門咬牙切齒地喊:「給我一支槍,我殺完這群野獸!」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