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10節


  帶汪到高雄見了爸爸和靜子阿姨后,換他帶我去見他的家人,雙方家長都很滿意,所以婚禮的籌備也順利展開。
  為什么這樣順利呢?我歎了口气,順利得出乎意料。
  不是跟自己說好要斬斷對丁予琲熒P情?那此刻的失落又是為何而來?
  “這种帖子好不好?”
  汪指著一張喜帖問道,惊斷了我的思緒。
  “不錯啊。”我點點頭,敷衍了一聲。
  “喜宴我准備請屏東最有名的師傅來做,你覺得……”汪又問道。
  “可以啊。”我淺淺一笑,吃什么不都一樣?
  “蜜月旅行我們到帛琉?”汪又發問了。
  “你喜歡就好,我沒意見。”
  總之婚禮是由汪一手包辦,雖然他常常征詢我的意見,但我真的沒有意見。
  難道不期待這場婚禮嗎?一生一次的終身大事啊,為什么一點興奮感也沒有?莫非我還對丁予琠窱蛓螫獢A希望他能像一個王子般騎著白馬將我帶走?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相信婚后就會愛上汪,然后与他攜手共度白首。
  “芸,你真美。”在我試穿婚紗時,汪站在身后,從鏡子的反射里我看到他低著頭,兩片嘴唇朝著我的發際前進。
  “等一下。”我用手阻止他的唇,在他錯愕停往時赶忙找了個藉口。“這樣頭發會亂,拍照就不好看了。”
  “嗯,對不起,我忘了。”
  汪向我道歉,反而讓我升起一股罪惡感。
  和汪結婚真的能擺脫對丁予琲熒P情嗎?我甚至連他的吻都無法接受,更遑論肌膚相親了。
  牽著汪的手走進攝影棚,面對鏡頭的我竭力展開幸福的笑靨。至少在別人眼中要裝出快樂的樣子,以后就能自然而然快樂。
  拍了几張后,攝影師突然對汪招招手,不知道他們說了些什么。
  “芸?”汪回來后將我輕摟在怀里。
  “嗯?”
  “如果不舒服的話,我們改天再拍。”汪体貼地說道。
  “怎么這樣說?”我抬頭看著他,又盡力擺出笑容。
  汪停頓一下后才把真相告訴我。“因為……攝影師說你笑起來很僵硬,像戴了面具。”
  “對不起。”真是糟糕,原來幸福的表情是不容偽裝的,我那粗糙的演技只能騙得過汪,卻瞞不過攝影師的眼睛。
  “汪,可不可以不要拍了?”沉默了一會儿,我低下頭鼓起勇气問道。現在我一定是滿臉尷尬吧。
  “咦?”汪似乎吃了一惊,沒料到我會這么說。
  “反正結婚以后要拍多少照片都可以,何必急著在這种時候……”
  我找了個最糟的藉口,但汪一語不發地點頭答應了。
  走出婚紗公司時眼中一陣酸意,為什么汪要一再包容我的任性?害我愈來愈討厭自己,罪惡感也一天比一天嚴重。
  我到底能撐到什么時候?祈禱自己至少撐到婚禮結束吧,等到一切成定局,我就不會再搖擺不定。

  結婚的日子是汪的祖父母定的,身為望族的他們非常重視傳統,所以這場婚禮是從凌晨三點的祭祖開始。
  一邊捻香一邊向冥冥上天祝禱,原諒我現在依舊猶豫不決的心吧。
  祭祖之后是一連串祈福儀式。那是用來祈求新娘新郎百年好合,然而我卻感到諷刺,只要照著做,兩個人就真的能長長久久嗎?
  折騰了一陣,總算跑完所有儀式,此刻東方天空也微露出曙光,我也可以重入甜美的夢鄉。
  “到了。”
  汪輕輕喚醒我,睜開眼睛才知道已經到了高雄的家。
  我睡了一整路,獨自開車的汪想必相當寂寞吧。
  “不要睡過頭了。”
  汪溫柔囑咐,我只有微微點頭。
  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即使再怎么不愿意,也必須成為汪的新娘。
  進入家門時不巧遇見丁予琚A這段日子一直沒見到他蹤影,不知是我在刻意回避他,還是他在刻意回避我?
  兩人默默相對一會儿,我先開口了。“那份网路工程師的工作……”
  “我錄取了,明天開始上班。”丁予矞隞 ̄銧|著雙眼,我才注意到他臉上挂著兩個黑眼圈。
  他熬夜了?
  “喔。”我點點頭,這樣他在工作上就跨出了一步。
  說完后再也想不到其它可以聊的話題,我只好傻傻地看著他。
  過了一會儿,丁予甯藒M走近我,緊張感作祟下,我心跳加速,扑通扑通的心跳聲在早晨宁靜的客廳中听來更顯清晰。
  他想對我說什么?如果他現在開口說一聲喜歡我,即使不被原諒,我也會義無反顧地停止婚禮。
  等了片刻后,從他口中說出的是:“累了就快去睡吧。”
  “好。”
  說完后,我与他擦身而過,心里涌起一陣想哭的沖動。
  為什么從他的眼中我看不到遺憾或是感傷?果然一切都是我的誤會。加快腳步沖進房間后,我緊閉門扉,眼眶里濕潤的淚水帶來一股酸意。
  “不能哭,今天把眼睛哭腫的話就不好看了。”我提醒自己。
  然而即使已經告訴自己好几次不能哭,眼淚還是不听話地墜出眼眶。
  我發誓這是最后一次為了予畯泣了。

  仿佛才剛入睡就被一連串敲門聲惊醒,靜子阿姨在門外喊著:“小芸,汪來接你了!”
  我瞅了一眼鬧鐘。還沒到中午,汪到底有沒有睡啊?
  急忙翻身下床,用手理了理紛亂的發絲后就走出房間,汪已經在門外等著了。
  “還想睡嗎?”汪溫柔地問道。
  “不會。”我搖搖頭。比起汪來說,我睡的夠多了。
  “吳媽媽,我先送芸去上妝,等她化完妝你再過來吧。”汪對靜子阿姨說道。
  我曾經告訴他靜子阿姨不是我的親生母親,也明白告訴他不要把她當成岳母。
  “開車小心點。”靜子阿姨吩咐道。
  此刻我見到她眼中閃爍的喜悅,我明白即使我沒叫過她一聲媽,她還是把我當作自己親生的女儿。
  正要出門時,丁予痡q門外走進來,看了我和汪一眼。
  “大哥。”汪打了聲招呼。
  丁予琩S做出任何回應,我則緊張地注視他臉上复雜的表情,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大哥,我們先走一步,等一下……”
  汪還沒說完,丁予痟N突然開口回道:“叫什么大哥?你們還沒成為正式的夫妻吧!”
  听完后,我感到無比的忿怒;事已至此,他還要這么說,真是太令我難堪了。
  “小琚A不要亂講話。”
  靜子阿姨的聲音從背后傳來,我趁隙推推汪的肩膀,提醒他赶快离開。
  上了車后,汪先瞥了一眼后照鏡,再以關怀的口吻問道:“舍不得离開家嗎?”
  “嗯?”我不懂他為什么這樣問。
  “你的眼睛哭得很腫。”汪指指后照鏡中反射出的我的雙眼。
  怎能和汪明說我是為了丁予琱~哭呢?我只有道歉。“對不起。”
  “沒關系……你跟你哥哥感情好像很好。”
  汪畢竟是個聰明的男人,我想他早就看出我和丁予琱孜〞漱ㄣM常了。
  “或許吧。”我淡然一笑,這种“感情”又該怎么衡量?
  汪不再說話,踩下油門讓車子的速度逐漸加快,從窗外逸進的風感覺有些冷了。

  一進房間,汪就推推我的肩膀。“我來給你介紹,這是化妝師。”
  “少爺,你的新娘目稠那A這呢腫?”化妝師大喊著,一副活見鬼的模樣。
  “她比較戀家,拜托了。”汪說完后就轉身离開了,留下我和化妝師兩人獨自在房間里。
  化妝師是個不多話的人,只有靜靜在我臉上打粉修飾。兩個小時后,我攬鏡自照,浮腫的眼皮似乎消失得無影無蹤,臉上的艷妝更讓我增添几許成熟的气息。
  人家說女人在結婚那天最美麗,大概就是這些化妝品堆砌出來的成果吧。
  等穿好洁白的婚紗時,門突然被打開了,進來的人是燕柔。
  “小芸,我有話跟你說。”
  “好。”我用眼神示意她將門關好,再靜靜注視她坐在椅子上。
  燕柔先是用力吸了几口气,緊接著以迷惘的眼神看著我。“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會嫁給我不認識的人。”
  “不相信也得相信了。”我聳聳肩。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任誰費盡唇舌也不會改變。
  房中彌漫一股難解的沉悶空气,燕柔似乎心事重重,深呼吸了好几次。
  “丁予琠O?”過了几秒鐘后她開口。
  我別過頭去不想作任何回應。
  燕柔摟住我的肩膀用力搖晃。“丁予瓻蝷\說?”她不讓我逃避!
  “何必管他怎么說,要嫁給誰是我的自由!”我回頭勉強裝出笑靨,心里的疼只有自己忍了。
  燕柔放開了我,以怜惜的口吻說道:“小芸,你在賭气。”
  “我沒有。”我不甘不弱,但說的相當心虛,低下頭不敢和燕柔四目交接。
  “你有!”
  燕柔咄咄逼人的气勢讓我几乎招架不住,盈盈的淚水又在眼中醞釀了,恐怕一會儿就要潰堤而出。
  “哼,誰規定結了婚就不能离婚的?我還是很看好你和丁予琚C”不知燕柔是發覺我的异樣了,還是想緩和緊張的气氛,突然脫口而出。
  這最后一句話使我憶起了多年前的賭約。“原來你在心疼你的十塊錢啊?”我嘲笑道。
  “你這家伙,專門扭曲我的意思,看我怎么教訓你!”燕柔一邊大聲嚷嚷一邊舉起手臂,不過沒有真的打下去,只是做個樣子而已。
  “對了,你現在工作怎么樣?”我听說她在投顧公司上班,是個滿有名气的基金經理人。
  “勉勉強強,還過得去。”燕柔停止了嬉鬧。
  我見到她眉宇間鎖上一層淡愁。
  又是一陣尷尬的沉默后,燕柔開口了。“小芸,你期待這場婚禮嗎?”
  這個問題我曾經自問自答了好几次,始終沒有得到滿意的答案,不過在燕柔面前沒必要明說。“我……當然很期待。”
  “邱芷芸,你以為我今天才認識你嗎?”
  燕柔的斥責使我有股空虛感。是啊,我是不期待這場婚禮,可是沒有這場婚禮的話我又能怎么辦?
  過了一會儿,燕柔又開口,語調是十足的溫柔。“算了,只要你覺得好就好了。”
  她這句話不知道是安慰還是惋惜,正當我想回應時,听到燕柔手机響起的聲音。
  “喂,好,我馬上過去。”燕柔切斷通話后連忙跟我道歉:“對不起喔,總經理要我馬上回公司開會,拜拜。”
  “嗯,再見。”我向她揮揮手,目送她的背影出門。
  獨自坐在房間里的我開始思索燕柔的話。她說的一點都沒錯,結婚了誰能保證就不會离婚?如果我再三心二意,就算汪再深情,也會离我而去。
  可是汪离我而去又怎么樣?只不過是少了一雙可以倚靠的肩膀,遠不及丁予盚鴽琩滬Y有似無的溫柔所帶來的傷害。
  霎時間鼻頭一酸,眼淚又亟欲奪眶而出,汪也恰巧推門而入。
  “准備好了嗎?”
  我赶緊低頭用手指抹去眼角的淚水。“好了。”
  當汪將他的手伸向我時,我給了他一個笑容,不過笑得相當辛苦。事已至此,已經容不得再期盼奇跡出現了。
  我跟汪走出房間。這一次搭上的是禮車,耳畔響起的是一串又一串不停息的鞭炮聲。
  每個人都在祝福我和汪的幸福呢,為什么我卻一點幸福的感覺也沒有?
  “對不起,我跟家人說過不要太吵了,他們就是不听。”汪似乎察覺我臉上的异樣了,他以為我是討厭鞭炮聲。
  “沒關系。”除了這三個字外,我不知該作何反應,總不能說出自己內心真正的感受吧。
  不久后汪的老家就出現在眼前,從前來迎接的人潮就知道汪的家的确是地方上的望族,再加上汪是家中的長子,才有這樣的排場。
  既然如此,今天要更小心翼翼了,起碼不能讓汪丟臉。
  偽裝幸福是我最近學來的專長,就讓我繼續偽裝下去吧。

  正式進了汪家門后又是一連串繁文縟節,等到喜宴的鞭炮聲響起時,已經是晚上七點。
  瞥了一眼親家席,那儿只有爸爸、靜子阿姨跟小穎。
  丁予痧坋u了?
  我左顧右盼尋找他的蹤影時,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
  “在找什么?”背后傳來汪的聲音。
  “沒。”我回頭給汪一個微笑,順著他的指示坐在他身旁。
  菜一道一道送上桌,無心動筷的我偷偷用眼角余光尋找丁予琲漕乘v。
  “怎么不吃呢?這是屏東最有名的師傅。”
  汪体貼地為我夾菜,我只有回一聲謝謝。
  “老哥,大嫂太害羞了,你要好好教她。”我听到汪的妹妹在虧他,桌上的人接著哄堂大笑。
  我繼續低頭。這群我只有見過几次面的人在一夕之間成了我的家人,況且我們是沒有血緣關系的。
  這又讓我惦記起那個与我住在一起、名義上是我哥哥的丁予琚A究竟算不算我的家人?
  到了新娘新郎敬酒的時間,汪牽著我的手起身,開始一桌一桌敬酒。
  首先到了親家席,汪走到爸爸身旁向他說了聲謝謝。
  “我的女儿……就拜托你了。”
  爸爸的聲音哽咽,我听了眼淚差點被逗出眼眶。再看一眼靜子阿姨,她的眼眶中也盈滿了淚水。
  小穎倒是沒什么情緒上的反應,只有小聲告訴我:“姊,哥剛才有來,然后放鞭炮的時候就不見了。”
  原來是這樣。我向小穎點點頭。丁予琱ㄔX現也好,不然若是在此刻見到他,我該微笑接受他的祝福?還是冷漠地擦身而過?
  听著賓客口中的祝福,雖然高興不起來,還是要勉強啜飲杯中的果汁,順便點頭道謝。
  “新娘愛飲酒啦!”有些客人拿著紹興酒就要倒進我杯中,汪都替我擋了下來,將杯中的酒一口飲盡。
  “新郎疼某喔!你很幸福!”客人一下子台語一下子國語交雜地說著。
  我心里雖然明白是贊美,听在耳中卻像是諷刺。
  “該去換衣服了。”汪輕聲提醒我。
  我在伴娘的攙扶下回到房間,一件絢爛的晚禮服已經在那儿等著我。
  換了衣服后接著就是送客,然后是奉茶,再來是我和汪的新婚之夜。
  那時該怎么面對汪呢?
  “好了,可以出去了。”伴娘為我束好腰帶后告訴我。
  再次走出門時听到了歌聲,從聲音發源處看去,不知何時多了部伴唱机。
  大概是余興節目吧。我坐回汪身邊,沒有在意唱的人究竟是誰。
  就在此時,突然听到麥克風里傳來丁予琲瑭n音。
  “各位鄉親,我是新娘的哥哥,現在請新娘跟我合唱一首歌給大家助興。”
  我瞪大眼睛,丁予琩鴝釵b搞什么鬼?
  “小芸,不可以嗎?”
  丁予琱S問了一次,眾賓客發出熱烈的掌聲。
  “大嫂,上去啦。”汪的妹妹催促我。
  “汪……”其實我真的不想看到丁予琚A所以轉向汪求助。
  “想唱就過去吧。”汪溫柔說道。
  連汪都不站在我這邊了,我只好勉強起身走向丁予琚C他將另一支麥克風遞給了我。“這首歌就算我送給你的結婚賀禮。”
  喇叭中傳出的熟悉旋律是“愫”。
  接過麥克風,我仿佛回到高中歌唱比賽時的舞台上,將自己專心投入曲調中。
  此時視線轉向丁予琚A卻吃惊地發現他眼中夾帶了款款深情。
  屬于我唱的部分來了,我赶緊閉上眼睛裝作陶醉于歌詞中,直到女生部分唱完還不敢睜開。
  “你給我的愛仿佛總是太多,你給我的情仿佛也是太過,因為過多的感情是沉重的負荷,讓我不能拒絕又難以接受……”(詞:王振敬)
  丁予琲犖q藝听來似乎比高中時進步了,換一种說法是他的感情放得比高中時重了。
  我睜開眼睛面對他,間奏時,讀懂了他眼眸深處的情意。
  他這次很認真!
  可是我又能怎么做?這只不過是一首合唱曲呀,唱完后我又必須回到汪身旁。
  主旋律在耳畔響起的瞬間,我的淚腺被触動了,卻強逼自己保持微笑,強忍著不讓眼淚滑落雙頰。
  “也許你覺得卿卿我我才能顯得情深意厚,所以你說我忽冷忽熱難以捉摸。兩情若已是天長地久,你我何必朝朝暮暮?問你是不是真心真意与我同行且共度白首……”(詞:王振敬)
  第二次唱到這部分時我哽咽了,連忙將麥克風關上,不敢讓汪听見。
  “你是不是真心真意与我同行,且共度白首?”丁予琱]把這段歌詞轉化成口白,反复問了好几次。
  這個時候他想要我怎么回答?喜宴都快結束了!
  就在猶豫不決時,最后一個音符消失在空气中,丁予琤艅鞊紫蛬﹛G“謝謝大家!”
  眾人又響起熱烈的掌聲,我知道一切已經到了終點。
  “你的表情比高中時進步了。”除了贊美外,我不曉得該向他說什么。
  “你的也一樣。”
  我听到這句話后心中陡地升起一股莫名恐懼。難道丁予甯搰鴽琲漱葖鉹F?我連忙逃難似的逃向汪的身邊,緊緊地挽著他的臂膀。
  幸好汪沒問我為什么顫抖,只有將我挽得更緊了。

  送完客后是奉茶的儀式,我捧著一杯杯熱茶給汪的親友品嘗,接受他們的祝福。
  或許是剛才的心悸還沒平复的緣故,我一直不敢抬頭看任何一個人。
  “這個新娘很害羞喔。”
  不知是誰說完后又是一陣哄堂大笑,我只有繼續低著頭。
  送上手中最后一杯茶,听到一陣慌亂的腳步聲,還有靜子阿姨的呼聲。“小琚I等一下!”
  “小芸。”
  熟悉的呼喚傳入耳際,我抬頭望向門口,站在眼前的是丁予琚C
  到底怎么了?
  “哥,你來得太晚了,新娘茶已經送完了。”在這么多長輩面前,我只能故作輕松。
  “我不是來喝新娘茶的,只是有件事一定要跟你說。”丁予琤H我從未听過的認真口气說道。
  此刻靜子阿姨也到了門口,她無力地喊著:“小琚I你不可以……”
  “我很喜歡你。”
  丁予睇‘X這句話,讓我頓時愣住了。
  他說的是真是假?
  “因為我一直都很喜歡你,所以請你跟我回去。”丁予琤[重語气說道。
  我望向他的眼眸,曉得這是百分之一百的真心話。
  我該怎么回答才對?
  “又是余興節目嗎?”汪走到我的身邊向丁予痚搮D。
  我瞅了他一眼,看得出他在壓抑內心的忿怒。
  “小芸,你怎么說?”丁予琩S有理會他,深情的眼眸始終盯著我。
  他太過分了,居然到了最后才愿意表白!現在我的思緒混亂成一團,根本沒辦法思考。
  “大哥,你的演技真好,我真的被你嚇到了。”
  汪試圖轉圈,丁予瓻o再度說道:“小芸,我在等你的回答。”
  汪和丁予痝ㄛ搧菃琚A被他們注視的時間雖然只有几秒鐘,但對我來說似乎有几個世紀之久。
  終于,我決定順從最初的想法,將結婚戒指脫下遞給了汪。
  “開玩笑的吧?”汪雖然還在笑,可我注意到他的嘴唇在顫抖。
  “對不起。”我只能向他道歉了。
  “芸,快跟我說你是開玩笑的。”
  汪的口气還是一樣溫柔,不過我听得出隱藏在其中的怒意。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再三道歉后伸手向丁予琚A讓他握住我的手。
  “那A按呢?”廳里的賓客開始議論紛紛了,汪的臉色更是蒼白得可怕。
  已經顧不了這么多了,我跟著丁予畯蒬ひ繹}。
  汪將我拉住。“等一下,你們不是兄妹嗎?”他的瞳眸閃爍無比的疑惑。
  我點點頭后告訴汪真相。“可是我們沒有血緣關系。”
  汪听了這句話后就放開了手。
  和丁予稂繹}的時候,我听到靜子阿姨在拼命道歉,但我們依舊沒有停下腳步,徑自走向火車站。
  “我們闖的禍可真大。”
  丁予痧熊蛬﹛A讓我想在他微笑的臉龐上揍一拳。
  “還不都是你害的,都是你、都是你……”愈想愈傷心的我不由自主悲從中來,投向他的怀中將這些年來的委屈淚水全數宣泄在他衣服上。
  他沒有反駁,只是一直溫柔地摸著我的頭發,不停地說著“對不起”。
  以后的路該怎么走,就留給明天去傷腦筋吧,此刻我需要這樣的溫柔,更希望不只是今夜,往后的每一天都能享受到這樣的溫柔。
   
尾聲

  几天后,我跟丁予琩M定到法院公證結婚,預定的時間是早上十點鐘。請帖印得不多,我寄了一張給燕柔,另一張則寄給了汪。
  “你在期待他的原諒嗎?”丁予痚搷琚C畢竟行完婚禮后才悔婚的新娘不多,何況他們家是望族,實在丟不起這种臉。
  不顧一切豁出去的我怎敢奢求他的原諒?
  “只是禮貌上通知他一聲。”我笑著回答,心里依舊希望得到他的祝福。
  婚禮的當天,陪著我走進法院的除了丁予琤~,只有爸爸、靜子阿姨和小穎,是一場寂寞的婚禮。
  不需要繁文縟節,不需要太多人的祝福,當他簽完名后,我跟著在結婚證書的一角簽下自己的姓名,儀式就結束了。
  “他們都沒有來。”我對丁予睇﹛A難掩心中的失望与無奈。
  “大概在上班吧。”丁予皕贗X地摟著我的肩膀,順勢低頭吻了一下我的臉頰。
  “好耶!”一直保持沉默的小穎終于開口了。為了參加這場婚禮,他蹺掉一整個早上的課。
  現在十八歲的他哪一天也會站在這個地方接受我的祝福呢?或許只要一眨眼的工夫……
  一陣慌亂的腳步聲傳入耳際,朝騷動的方向一看,見到跑得气喘吁吁的燕柔。
  “抱歉,我來晚了!”
  “燕柔!”我緊緊擁抱她,眼淚差點墜出眼眶。
  “喂,你抱錯人了。”燕柔嘟著嘴把我推開,從口袋中掏出一個盒子,里面裝著一雙對表。“原本想包紅包的,不過我覺得送錢太俗气,就買手表送你們嘍。”
  表面上刻著“不在乎曾經擁有,只在乎天長地久”,看來是燕柔找人特別設計的。
  “謝謝。”丁予琣洶U了這個禮物,馬上把男表戴在自己手腕上,并且為我戴上女表。
  我緊握住手腕,上面有燕柔溫暖的友情和丁予痟x心傳來的溫柔触感,暖烘烘的感覺讓人舍不得放手。
  “還有,我今天是來跟新娘討債的。”
  燕柔對我比出一個胜利手勢,我馬上明白她的意思,拿起自己的皮包,從里面抽出兩枚十元銅板拋給她。
  燕柔動作流暢地接住。“賭金二十塊,确實收到。”她補充說明。
  “什么賭金?”丁予琲在我耳畔小聲問道。
  我還他一個神秘的微笑,不打算跟他明說。
  年少輕狂的賭注呵,沒想到我真的輸了,不過輸得心甘情愿。
  “對了,你也要加油。”想到燕柔依然是孤家寡人一個,就忍不住提醒她。
  “你很驕傲喔,自己有了老公就虧我。”燕柔一邊微笑一邊拍我的頭。
  我曉得身為基金經理人的她注意瞬息万變的股市就不夠時間了,哪有空去尋找自己的幸福?
  “好了,我要回去看盤啦,祝你們新婚快樂!”燕柔揮揮手后,以最快的速度离開,背影瞬間消失在眼前。
  “該回去了。”靜子阿姨走到身邊提醒我和丁予琚A臉上的表情說不出是高興還是失落。
  “嗯……媽。”我叫得自然,因為現在我和靜子阿姨是婆媳關系啦,沒什么叫不出口的道理。
  這下子換靜子阿姨熱淚盈眶了,她不停地用面紙擦拭脆弱的淚水。
  大概是看我采取行動的緣故,丁予琱]馬上湊近爸爸喚了聲“爸”。結果最后在這場婚禮上哭的人是新娘的父親跟新郎的母親,任誰看了都會覺得不可思議吧。
  “糟糕了!”就在此時,小穎突然大喊一聲:“慘了慘了,我怎么沒想到……”
  “今天教授要點名嗎?”我和丁予硭搕f同聲地問道,然后相視而笑。
  “不是啦,我應該叫哥‘姊夫’,還是叫姊‘大嫂’?”
  “你高興就好。”這么复雜的問題實在太難回答了,我和丁予痝ㄗM定讓小穎自己想。
  “嗚,你們不能這樣啦!”小穎拼命抗議。
  該是离開法院的時候了,丁予畬噩菃琲漱熆鄖迭A才發現不遠處佇立一個熟悉的身影。
  “汪?”我不敢置信地睜大眼睛,他真的來了。
  汪帶著一束香水百合緩緩走近我。
  “我是個沒有風度的人,所以今天只打算送新娘禮物。”他只有瞥了丁予琱@眼,就將花遞到我手上。“祝你們百年好合。”
  忍了許久的淚水在此刻不由自主奪眶而出。
  “沒關系,你能來我就很高興了。”我頻頻拭淚。汪居然來祝福我,真是難為了他。
  “咳,我要澄清一點,這回我是輸在起跑點,所以心服口服。”汪聳聳肩膀。
  是我一開始沒跟他明說我跟丁予琱孜〞疑魒t,才會讓他一點心理准備也沒有。
  “對不起。”我發自內心誠摯的道歉。
  “下一次交女朋友前記得提醒我,先問她有沒有什么青梅竹馬的玩伴,還是沒有血緣關系的兄弟。”
  汪像是自怜又像是諷刺,然而即使听來難受,也是我咎由自取。“對不起。”我再度道歉。
  “除了‘對不起’三字外,你不會說別的話嗎?”汪抗議似的用手捂住雙耳,臉上帶著俏皮的笑容。
  “對不起。”除了道歉外我不知該說什么。
  “我要回去了,有空再一起吃個飯吧。”汪一面揮揮手,一面定下了邀約。
  含笑目送汪离開后,丁予琱S摟著我的肩膀。我很感謝他剛才不發一言的体貼,情不自禁扑向他的怀里將快樂的淚水宣泄出來。
  有雙大手溫柔地拍拍我的肩膀,是爸爸。“別哭了,你臉上的妝都花掉了。”
  我點點頭。這樣一來爸爸應該也能放心了。
  挽著丁予琲漱漼咱X法院時,抬頭望向天空,是個風和日麗的大晴天呢。
  不久后,我的身份證上的配偶欄就會填上“丁予琚角T個字,我和“哥哥”丁予琱孜〞瑰ヲN關系終告确定。如果有人再問我和他是什么關系時,我終于可以很肯定地回答——
  “我們是夫妻。”
   
—完—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