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章 春藥便當


  游妤辰太了解自己了,心里頭有懸而未決的答案,所有的課本,都成了無字天書。
  卜雨正雙手輕輕夾住書本。“說吧!”
  她發現他有一只好大好修長的手,如果我的臉,捧在他手心會是什么滋味?
  奇怪,我并沒有吃南陽街那個曖昧的便當,怎么會如此失常?
  “‘貝蒂’還在嗎?”
  先來個迂回戰術,再乘其不備。
  卜雨正貼近她的耳栗,神秘兮兮地說:“用過一次。”
  我就知道,男人都好色,看他中規中矩、一派斯文的模樣,還真是“黑碎仔裝豆油”,看不出來。
  她清清因緊張而干澀的喉嚨,不敢接触他似笑非笑的眼神。
  這就是所謂的色迷迷吧!
  在小島、水道櫛比林立的水都威尼斯,這座文藝复興時代的名城,讓卜雨正陶醉的可不是數以百計的小島、水道或是隨行僅著薄衫、秀色可餐的美女們,而是對藝術大師的仰慕之情。
  然而,之后讓他惊為天人、且凡心大動的居然是身旁這位小女生!不知為何,她有股令人抨然、心動的魅力。即使不似同行的模特儿們懂得裝扮打點自己,也一樣教人喘不過气來。
  這時,外景工作隊來到海邊,准備拍攝泳裝部分的攝影專輯。卜雨正悠然地坐在傘下,眼光則注視著在海灘上堆沙的游妤辰……此時看來,她和單純孩童一般,玩得正興高采烈。
  忽然間,大嗓門的導演吼起來。“腸胃炎?昨天到底跑去吃些什么東西,在這節骨眼居然出狀況,那還拍個屁!”
  大胡子導演急得直跳腳,滿口台灣三字經加上美國髒話。
  外國游客廳不懂導演的“語言”,耳尖的游妤辰卻應聲跑來一探究竟。
  “不拍了?那不就得回台灣?還有好多地方都沒玩夠呢,這怎么行呢!
  游妤辰愈想愈覺得不對勁,在一片鴉雀無聲之際,游妤辰大膽地挨近攝影師。
  “我們大老遠來到這邊,不能說走就走,想想別的法子啊!”
  “想什么法子?我可不是來玩的,有辦法你來拍呀!”
  大胡子攝影師把棒球帽重重地甩在地上。
  “妤辰,你別說了。”卜雨正扯著她,在耳邊小聲的說。
  “喂,你身高几公分?”大胡子兩眼光圈放大,仔仔細細地品質檢驗,嘴里還有尚未引爆的火藥。
  這個丫頭打哪儿冒出來的?大胡子納悶。心中已開始“构圖”。
  “我?一百六十五公分。”
  干嘛,雖然不是長腿姊姊,也不至于讓你眼睛“扭”到吧!
  她不自覺地直起腰杆,揚起小而尖的下巴。
  “拿去,五分鐘后准備開工。”
  大胡子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對她掃描一番后,拿起一件苹果綠的泳裝塞給她。
  游妤辰抱著一“埋”衣服,莫名其妙地立在原地。
  “這……”
  “Judy病了,你代替她。”
  “我……我不行啦!別開玩笑。”
  她把胸前的泳裝一股腦地塞還給大胡子。
  “我說你行你就行,現在你只有兩個選擇:換上泳裝或是收拾行李回台灣。”
  毫無轉圓的語气,加上其他工作人員期待的眼神,迫使她眼眶一陣熱浪襲來。
  “導演,游小姐不是你們的工作人員,我們也不愿意看到工作進行不順利,可以幫忙的我們會盡量幫忙,但是也不能強人所難呀!”
  卜雨正打破僵局,大胡子導演的草莽气息將他的書生形象襯托得更清新。
  大胡子熱烈地開口。“喂,你們搞清楚,多少人想成為我鏡頭下的模特儿都不得其門而入,我給你机會,你應該感謝你祖上積德,從天而降這個机會給你,這輩子沒有几個‘好康’的啦!”
  這時,反倒是游妤辰在“考慮”了!
  媽媽連美美的沙龍照都不讓她拍,說是會招蜂引蝶,如果知道她居然拍泳裝照,一定會气瘋了。還記得一脫成名的徐若萱、舒淇就曾這樣被媽媽批評過——
  “你看看,現在的女孩子想錢想瘋了,空有一張漂亮臉蛋,也不管自己發育完不完整,就這樣大刺刺的脫給人家看,嘖嘖嘖,怎么得了喔!”
  看著母親把報導徐若萱的報紙折成放菜渣的小方盒,她在想如果徐若萱有天長成像葉玉卿,是不是就可以得到母親的祝福呢?
  想到這儿,她決定違背母親,做件“离經叛道”的事。
  半晌,大胡子開始打量卜雨正,一抹若有所思的笑意又緩緩揚起。
  “我決定不依腳本拍了,你既然愿意幫忙,就給你机會好人做到底。”
  卜雨正沒想到自己好意的“幫忙”,居然會成為地中海邊的最佳“男主角”。
   
         ☆        ☆        ☆
   
  裹著嬌軀的苹果綠泳裝,使游妤辰白嫩的肌膚愈加粉嫩,勻稱的比例,簡直比專業MODEL,還具說服力。
  猶如一顆青苹果,一顆滲著水滴的青苹果!
  這股似曾相識的熟悉感,到底是在哪儿見過?
  “維納斯!眼前這個女孩,就像維納斯般地無瑕,尤其是當她安靜的‘停格’在蔚藍海岸,沒有職業化的POSE,自在純真的表情,讓人真想一窺她的內心世界。”
  卜雨正好想立刻拿紙筆將她化為永琚C
  “對,就這樣,想些快樂的事。”
  大胡子攝影師工作一進入狀況后,人也變溫柔了。
  “快樂,嗯……”她開始努力地想不用回台灣,天天在這邊晒太陽,穿比基尼走在街上也不會有人議論紛紛,沒有是非題、复選題、填充題,那些人生里用不著的答案。
  想到這里,游妤辰覺得万分輕松。
  “哈囉,紅男,該你上場了。”
  大胡子心情甚好,卜雨正真擔心自己毀了好不容易的升平景象。無奈,他還是得“上場”。
  卜雨正端著一杯柳橙汁,緩緩地走向沙灘,海風揚起他的紅色開襟休閒衫。
  這是一項命名為“紅男綠女”的服裝寫真章節。
  游妤辰眼睛像触電似的,直愣愣地被眼前這個男人,勾得忘了轉動眼球。
  “老師也能這么帥嗎?”
  當他摘下近視眼鏡,換上墨鏡,將長褲換上百慕達短褲,瀟洒的模樣,毫無課堂上呆板嚴肅的模樣,他的風采不輸電影明星呢!
  鏡頭卡嚓卡嚓地捕捉了這一對紅男綠女醞釀中的情愫。
  為了掌握非職業演員的神韻,大胡子沒有嚴苛的要求,反而讓他們隨性自在地聊天。
  “如果你不當老師,你會去當什么?”
  “其實我現在不算全職的老師,只是收几個准備考美術系的學生,教教畫而已。”
  “如果我可以放下手邊所有的工作,我會背著畫架,環游世界,把最美的人事物都用我自己的方式去詮釋。”
  多棒的夢想,簡直跟自己不謀而合。她居然起了小小的“非分之想”,能跟這個男人去天涯海角,也不坏呀!
  “你呢?如果你不用按照父母的期望,你最想做什么?”
  “我覺得這是不可能的,除非我不是他們的女儿,尤其是我媽。她老認為我是品管失控的劣質品,甚至無法接受我是她肚子生出來的,誰叫我哥哥、姊姊都那么优秀呢!”
  他看到青春的臉龐烏云蔽日,不禁想笑出聲來。
  “放心,我不是那种自怨自艾的女生,”她清咳了兩聲。“我是自立自強的年輕人。有時候黃蓮樹下彈琵琶,也很有趣呢!”
  “怎么說?”他好奇。
  卜雨正將墨鏡推至頭頂,露出飽滿的天庭。
  “比如說,落榜了還有辦法出國玩,而且不用作特別的犧牲,就可以讓知名的攝影師為我拍照。”她附著他的耳朵說。“大胡子說,很多女明星的照片都是他拍的,有些剛出道的小明星,還要對他逢迎諂媚呢!”
  這時,大胡子正用遠鏡頭捕捉耳邊細語的親狀。
  “你相信嗎?”
  他們交換了一個眼神,看了一眼遠處白色沙灘傘下的大胡子。
  “你看他肚子那么大,一定是過度膨脹的后遺症。”
  “噗哧”。兩人都開心地笑出聲來。
  卡嚓卡嚓的快門連續按了數張底片。
  “看到沒,紅花綠葉相得益彰,我選角絕對不會錯的。”
  可怜的大胡子還自鳴得意呢!完全不知道他選的角對他下的“評語”。
  异國的沙灘上留下兩道長長的腳印,分不清這對戀人是真是假。
  而卜雨正、游妤辰心中也有著相同的疑惑。
  這項意外的“紅男綠女”攝影行程,留下了游妤辰和卜雨正的儷影雙雙,也畫上了地中海之旅的句點。
   
         ☆        ☆        ☆
   
  南陽街櫛比林立的補習班招牌,竭盡所能的以刺眼的紅、耀眼的黃,赤裸裸的招攬游妤辰,她感到亂箭齊飛般极欲閃躲。此時,她格外想念地中海的旅程點滴。
  清柔的海風、飄逸的裙擺、大胡子攝影師……還有斯文溫柔的卜老師。
  卜老師?她怎么會想起他呢?老師囉,這种斤斤計較分數的職業,推崇“減一分則太過,增一分還不夠”的人物,永遠是她敬而遠之的。
  怎么可以想他!也許,她可以考慮把美術老師排除在外。
  中午時分,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從汗臭味充斥的沙丁魚電梯里逃出來,騎樓下叫賣便當的小販,殷勤地從折疊板凳站起來招呼。
  小桌面前几個奇异筆寫得不甚端正的字体,震撼著游妤辰,甚至感到臉部的燙熱——買便當,送“春藥”!天哪,南陽街也賣這類玩意!
  听說光華商場每天晚上都有一輛外表看似賣面包的旅行車,但內行人都知道,實際上面包里夾藏所謂的大補帖盜版軟体。可是,買便當送“春藥”,不僅找錯對象,也太分化重考生非考取不可的定力了。
  “老板,養樂多可不可以給兩瓶?”
  一個女生嬌聲地央求男老板。
  “養樂多……啊,原來是養樂……多。”可是從她這個角度看“養樂”兩個字,明明就像“春藥”,偏偏那“多”字卻寫高高的、歪扭的懸在左斜角。什么嘛,不會寫美術字,也別引導犯罪。害她平白被“招惹”一下。
  “嗨,你是十二樓A班的新同學?”女生問。
  “嗯。”她壓低頸項。
  她覺得剛剛自己有點邪惡,雖然神鬼不覺,卻令她不敢正視眼前的人。可是對方似乎洞悉她的心事似的,眼睛直繞著她轉。
  “你這個變態女生!”也許對方會這么譏諷。她心虛不已。
  “我們好像在哪儿見過面?”
  嗯,還真有點面熟呢!到底在哪儿遇過這張臉?眼神……好像見過,可是少了鄙夷的味道。啊,想起來了。”
  “縫眼!”
  “公主的新衣!”
  兩人居然同時認出對方。
  “你怎會知道我的名字?”
  我才沒興趣知道你的名字呢!妤辰自忖,上回在百貨公司,一副瞧不起人,小鼻子小眼睛的死相,不叫“縫眼”叫什么……哈,她不會真的叫“縫眼”吧!
  “你好,我是杜奉妍。”
  哇塞,她老爸還真有先見之明。
  “我想起來了,你是云想衣專柜的店員,你不賣衣服了嗎?”
  “賺了些學費,就專心念書了,多念點書,將來找工作也容易呀!”
  杜奉妍拎起便當,拿了一瓶養樂多給她。
  “這……真的可以喝嗎?,
  曾經不怀好意的陌生人送的飲料,而且還有春藥的聯想,也難怪游妤辰裹足不前。
  “不要客气,買便當送的,我還有一瓶呢!”
  “那,謝謝了。”
  杜奉妍點了一個梅干扣肉飯,游妤辰選擇了面包當午餐。兩個女生在教室里,進行“午餐的約會。”
  原來杜奉妍是個獨立自主的女孩,連補習費都是憑自己的能力賺來的,看來自己真是幸運。
  她看著杜奉妍小口小口吃著“沒干”(梅干菜)扣肉,仔細瞧瞧真的一塊“干”都沒有,只有肥膩膩的肉,那可是她平常看都不看一眼的。
  多堅強的女孩呀,她決定不計前嫌,与她結為“生命共同体”。
  “結果你找到了公主的新衣嗎?”
  “找到了,我還去意大利回來了呢!”游妤辰提到這里,嘴角綻出一朵朵陽光般的笑,滔滔不絕地述說旅行中的見聞。
  杜奉妍眼中有著羡慕。
  妤辰換了話題。“一個人住外面很辛苦吧!”
  “嗯,還好,我男朋友對我很好,放假的時候,我們都一起出去玩。”
  “男朋友!你父母不反對你重考時交男朋友?”
  “他們不知道。”杜奉妍說,兩頰暈出幸福的光彩。“今天下課后,他會來接我。”
  “哇,好幸福喔!”
  這回,輪到游妤辰羡慕地露出麥當勞叔叔的微笑。
  下午的國文課,那些之、乎、者、也,仿佛下了催眠劑,無論如何努力睜開眼,也抵不過地心引力的吸力,游妤辰擺出類似“沉思者”的動作,托著下巴的手心,隨著愈來愈重的眼瞼,搖晃的幅度也愈大……
  “游——妤——辰!”
  戴复古黑框眼鏡的女老師,以手指敲擊桌面,惊醒了游妤辰,回神過來的世界,起碼有一百雙眼睛盯著她看,女老師僵硬的臉部線條活像江青。
  她勉強打起精神“撐”下去。
  *2
  *2

  *2
  終于挨到下課時間,補習班的一天充滿苦悶和無聊。
  “下午你真的睡著了?”杜奉妍問。
  “嗯,我好不求上進,居然沒有重考生該有的自覺。”
  看到杜奉妍,就像是触及保全系統。
  “你這么不用功,對得起自己嗎?”心里的警鈴大作。
  “沒關系,我的筆記做得很詳細,而且有畫重點,可以借你抄。”
  真的不該對她有成見的,她那么善良,怎么會是門縫里看人的“縫眼”呢?仔細看她的眼睛,細細長長的還真像古畫里的美女呢!
  “以后如果你K書K太晚,上課時打瞌睡,換我幫你作筆記。”
  站在台北市最高的大廈前,兩個重考女生雖然益顯微不足道,但也激起了“同是聯考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患難情。
  “奉妍,等很久了嗎?”
  從背后冒出的男人,輕喚著杜奉妍。
  “你好,我是向風,謝謝你陪奉妍。”
  咦?好厚實的一只大手、似曾相識的輪廓。這個人一定在哪儿見過。游妤辰還在努力地回想。
  “別這么說,反正我的公車也還沒到,誰陪誰還不知道呢!”
  不過還是向風先想起來了。
  “嗨,你是游妤辰,”向風突然的高分貝,引起站牌下人們的側目。“真巧,我們又重逢了,地中海之旅好玩吧?”
  “你是……”游妤辰腦海里出現了一個鮮明的影像。“卜老師……的朋友。”
   
         ☆        ☆        ☆
   
  婉拒共進晚餐的邀約,目送儷影雙雙,好強的失落感哪!
  公車還是沒來。
  前面那個候車的男子,捧著剛出爐的××報導,游妤辰歪著脖子,從縫隙間流覽那些聳動的標題及火辣辣的圖片。
  “另類歌手,MTV出奇招,充气娃娃大膽秀出來……”
  “貝蒂”!那是卜雨正心愛的“貝蒂”,怎么會在周刊上呢?
  男人卷起周刊,跳上公車。
  她轉身翻遍票亭的雜志。“找到了!”
  那些字句,不斷地朝她粉頰加溫,原來“貝蒂”是那种……那种給男人用的……情趣用品……可惡的卜雨正和向風竟利用她的無知制造笑料。
  握緊的拳頭正在找發泄的目標。
   
         ☆        ☆        ☆
   
  游妤辰握著那本“因過度扭曲而無法賣出的八卦雜志,(書報攤老板強迫購買的欲加之罪郁卒的心情,使她無視于因過度肥胖而身陷沙發的江露藍。
  “過來!”
  她沒注意到母親語气里裝有定時炸彈。
  “喔,媽,我回來了,上課一天,好累喔,我要上樓了。”
  “上課,你還知道要上課!”江露藍倏地從沙發上跳起來,茶几上的雜志,被這突來的气流,惊嚇地翻動數頁。
  她縮回踏出的右腳,側臉看母親一張鐵青的臉。
  “媽,我今天真的有去上課,不信你打到補習班問嘛,何必動气呢?”
  糟糕,會不會是那個江青國文老師打電話來告狀?我就知道,那張臉一看就是文革時期的斗爭大賽冠軍。
  “你看看這像話嗎?你教我怎么去見人!”
  ××周刊從江露藍肥短的指縫間摔落地面。
  糟糕,連母親也知道“貝蒂”的事了!
  “我也是看了雜志才知道的,早知道我就不會……,
  她把頭壓得低低的,好像自己是脫光的三級片女主角,正面對著媒体難堪的采訪。
  “我讓你出國玩,你卻穿成這樣,讓人家拍了上雜志,真是丟了祖宗十八代的臉。”
  什么和什么啊,完全霧煞煞?
  她欠身撿起雜志。“浮出水面的青苹果”標題寫著,靜謐的海面,一位清純的泳裝少女冒出海面,透明的水珠鑲在吹彈可破的臉蛋。奇怪,剛剛只注意“貝蒂娃娃”的報導,竟然沒注意到自己竟也上了雜志。
  她傻眼了,拍得真美。
  “好美呀!”她不由得小聲贊歎。
  “你說什么?”
  咿,怎么被听見了。
  “我也不是故意的,是臨時有人生病,才派我上場的。”
  “我看只要我不在你身邊,你就會給我變把戲,明天你也不用上補習班了。”
  “真的?”游妤辰覺得這是“好消息”。
  太好了,因禍得福。
  “我會幫你請家教。”
  天呀,不是形同軟禁嗎?
  “我看你爸爸只顧著做生意,懶得管你了,居然還說年輕人拍寫真集不值得大惊小怪,我們家妤辰真的長大了……這個家沒有我怎么得了喔……”
  游妤辰關上房門,撫平那滿是縐折細紋的報導,一遍遍地复習地中海的風光。
  “咦?后面還有一張男女合照……”她這才注意到,女主角附在男的耳朵旁竊竊私語,戴著墨鏡的男主角有著陽光般的笑容。
  游妤辰快要飛起來了。
  “紅色麻衫、綠色泳裝、黃色柳澄汁、湛藍的海面及天空,好丰富明朗的色彩。”
  卜雨正加游妤辰,速配极了、美呆了!
  一個晚上她都沉浸在幸福的愉悅感中。
   
         ☆        ☆        ☆
   
  卜雨正莫名其妙地被請進游家的客廳。
  “卜老師,今天請您來是有事想請您幫忙。”江露藍十分客气,但卜雨正卻十分緊張,他擔心刊出來的相片……
  “我想請你當妤辰的家教老師……”
  他沒听錯吧?
  “嗯,我都調查過了,你在師大附中的時候,成績一向名列前茅,大學考上了台大,卻選擇念師大美術系,所以關于你的能力我很放心。只不過,做母親的總是不放心自己的女儿,我想你應該可以諒解。”
  “伯母,請你放心,我會盡力的。”卜雨正硬著頭皮,不知自己為何會答應。
   
         ☆        ☆        ☆
   一大早被母親挖起來,游妤辰的“下床气”,還未消退。
  “我的小公主,你穿得像樣一點好不好?不要第一天就把老師嚇跑了。”
  “在家里穿這樣有什么關系?”她故意唱反調。
  “把短袖背心換成有袖子的,不准穿短褲。”江露藍很堅決。
  “定是這几天去菜市場被三姑六婆指指點點地傷了她顏面,以至于矯枉過正。
  她大膽推測。
  “那我裹著棉被、只露出眼珠子上課好了。”她一邊說,一邊嘔气地吃早餐。
  “你分明要气死我!”
  “我……”
  一個著格子襯衫、牛仔褲的男子從敞開的大門走進來,尚未出口的話凝結在清晨的香气里。
  “早!”
  “唉呀,老師來了!”江露藍急忙起身。
  沒看錯吧,是地中海王子囉,他怎會到家里來?難道他是她的家教老師……
  她忽然想起自己早上沒梳頭,還光著腳丫子。
  “媽,我上樓換件衣服!”
  她強而有力的話隨心跳強烈的節奏,一溜煙地竄上樓去。
  江露藍傻眼地看著女儿,回過神對卜雨正滿臉歉疚。
  也許是他的形象迥异于報導里的風流俊俏,以至于江露藍完全認不出他竟是周刊里的男主角。
  复古眼鏡下的灼灼神采,原本就只有游妤辰懂得嘛!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