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4節


  一大早洪彤家里的對講机就傳來辛亞興奮的聲音。
  落地窗外的天空藍藍的,陽光暖洋洋的,依依、俊俊已期待動物園之旅許久。
  今日果真是個郊游踏青的好天气。
  辛亞穿了件米色麻料圓領T恤、同色系休閒褲、腳底穿了一雙休閒鞋,煞是好看。只是背后的大背包塞得鼓鼓的,不像是去動物園,倒像去登山。
  “辛亞,你包包里裝些什么東西,不嫌重嗎?”洪彤不解地問。
  “呵呵!”辛亞傻傻地笑,他拿下后頭的背包,解開拉鏈,讓眾人用眼睛找尋答案。
  礦泉水、乖乖、口香糖、面包、干糧、遮陽帽、相机、V8……莉凡瞪著這些東西,看傻眼了。感覺上他還沒有做爸爸已經很像爸爸了。她內心竊喜不已。
  “哇!有辛亞与我們同行,一定輕松多了。”莉凡說。
  “走啦,看大象啦!”俊俊已經迫不及待了。
  在車上,莉凡刻意讓洪彤坐駕駛座旁的位置,好讓他們更為接近。她故意跟兩個小朋友說說笑笑,可是辛亞卻透過后視鏡猛瞄莉凡,偶爾眼神交會,莉凡總是匆匆閃開,逃避那雙欲言又止的眼神。
  動物園里人山人海,好像在辦什么活動,有一些帆布搭起的攤位。大部分的人都是爸爸媽媽帶著孩童一起出游。像他們這樣的組合真的有些奇怪,但若莉凡不算,辛亞和洪彤還像极了一家人。瞧辛亞肩上扛著俊俊,洪彤手牽著依依,好一幅天倫樂呀!
  由于沒赶上往烏園的巴士,只得走上好一段距离才能到林旺爺爺住的可愛動物區。一路上太陽不斷散發熱力,莉凡覺得頭昏眼花,手腳發軟,再加上可遮蔭的地方极少,大呼受不了。然而小朋友卻興致高昂,精力充沛,她不得不佩服辛亞的好脾气。
  汗水涔涔地從額上源源不絕,俊俊在他肩上又叫又跳的不說,冰淇淋更因溫度上升,不斷地滴向辛亞的臉頰。他卻堆滿一臉的笑意。
  “河馬的鼻子、眼睛和耳朵,都長在頭上面,所以你看就算它泡在水里,也可以很方便呼吸和觀察四周的環境。”
  “袋鼠生下小寶寶以后,都放在肚子的袋子里撫養。袋鼠看起來很大,可是剛生出來的小寶寶比俊俊和依依的手還小哦!”
  辛亞不但有耐心而且懂得還真不少,每看到一种動物就耐心地一一解釋。不但小朋友听得津津有味,連洪彤和莉凡都听得入神了。
  “先生,太太,歡迎贊助慈心儿童基金會募款活動。這是本活動的資料,請參考。”一位穿著黃色背心的義工,走到他們身邊發送傳單。
  辛亞和洪彤兩個人同時脹紅了臉,辛亞拿過單子佯裝閱讀;洪彤則垂下眼,低頭不語。
  “我過去看,是什么活動。”莉凡找到借口,讓他們“一家四口”單獨相處,培養感情。

  這是一項為育幼院儿童辦的募款活動,園游會義賣是系列活動之一。莉凡走到賣捏面人的攤位看得入神。擴音器里傳來磁性而低沉的男性嗓音,有种似曾相識的熟悉感。她循著聲音的來源,定睛瞧瞧。
  是他。留正浩。
  “各位親愛的朋友,請支持慈心基金會儿童募款活動。讓其他小朋友跟您的孩子一樣,有健康快樂的童年。謝謝您的贊助,謝謝!”
  他的聲音因用力嘶喊,已經略微沙啞。前襟的汗水,已經濕透了一大片。
  莉凡感動地看著眼前的景象。他向每個路過的人鞠躬致意,遇到駐足停留的人則耐心解說,沒有一絲的煩躁。謙中有禮、溫和儒雅,是他給莉凡最新的印象。他到底是怎樣一個人?她愈來愈不确定了。但可以确定的一點,她不由自主地喜歡上他了。
  “喝口水吧!”她走向他,并遞給他一瓶礦泉水。
  “是你?怎么會在這儿呢?”他惊訝地睜大了雙眼。
  興奮的澎湃情緒,悄悄地淹沒他。是緣份吧!才會有那么多的不期而遇。上帝,讓他徹底失去簡亦芸,又碰到如此可人的莉凡。不!現在不适合談感情。免得舊疤未消,新傷又到,他真的累了。至少要确定自己的新感情里,不會有舊回憶,這樣對莉凡才算公平。他整顆心,七上八下地心慌意亂。
  “我帶小侄子來玩的。不像你這么有愛心,來這邊當義工,真的很難得。”她崇拜的眼神盯著正浩說。
  “其實,每個人都可以做得到。你不是說過要‘努力’生活嗎?這是我生活的部分。”
  他們在一處樹蔭下坐著聊。莉凡仔細地閱讀關于這個基金會的一系列活動。
  “電視宣導廣告?是你當導演嗎?”莉凡抬起頭很有興趣地問。
  “是啊!不過連腳本都還沒定案。最近,實在太忙了,沒辦法靜下心來好好构思。”他懊惱地說。
  “我對這類的公益短片很有興趣,我可以幫忙出點子的,如果你不介意!”莉凡訥訥地問,此時她的腦海浮現了第一次在公司碰面,正浩不屑的口气。她不了解,那是正浩保護她的方式,他了解簡亦芸對功高蓋主的屬下,會采取排擠的手段。
  “當然沒問題,我還要謝謝你呢!”他愉悅地回答。
  “真的,太好了。留導演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莉凡喜形于色地接過正浩給她的參考資料,彼此留下各种聯絡方式,約定日后再討論。
  陽光將莉凡的發絲照耀得閃閃發亮,那是一頭健康的發質,她雀躍的背影,更是不折不扣的陽光仙子。是的,她就是陽光仙子,無論何時見到她,所有的陰霾即一掃而空,令人舍不得她的离去。
   
         ☆        ☆        ☆
   
  是個難得沁涼的夏夜。沒有咖啡、沒有酒使正浩的腎上腺素上升。但他卻無法入睡。整個腦海呈現的全是莉凡的神情。
  他手里握著一張便條紙,手心的汗水讓原子筆字跡變得有些模糊。一整個晚上,他就這樣看著紙條上的數字,猶豫不決地來回踱步。
  “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
  看了心里都是你,忘了我是誰。
  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
  看的時候心里跳,看過以后眼淚垂。”
  以前乍听這首歌,無法体會何謂“忘了我是誰”的意境。直到她出現眼前,才明了那种心里都是你的相思苦。
  他能嗎?撥了這七個數字后,就必須在心底承諾對這份感情的執著。可是……
  正浩踱到話机旁,拿起話机撥了几個數字,又重重地放下听筒。然后又來回踱步,再重复一樣的動作。
  終于在那張紙成為廢紙前,他清晰地按下那几個接近模糊邊緣的號碼。
  嘟——嘟——嘟——,一聲、二聲、三聲,他的心跳愈來愈快;嘟——嘟——,四聲、五聲,還是沒有回應,他同時听到話筒里的嘟嘟聲還有自己胸膛愈來愈烈的戰鼓;嘟——嘟——,六聲、七聲,太晚了,如果她睡了豈不成了冒失鬼。
  他失落地把話筒离開耳朵。
  “喂!”在挂上前的瞬間,他掉入谷底的心情又意外地被喚了上來。是她!還帶著喘气的嗓音。
  “我是留正浩。”他柔聲說。
  “哦!”靜默了一秒。
  剛從浴室沖出來的莉凡,喘得更急了。她呆愣在那儿,像蜡相般地披著浴巾,目光呆滯。除了夸張的心跳,她活像被點穴了。
  真的是他,沒听錯嗎?
  正浩后悔极了,早知道她如此漠然,我就不該打通這電話。直到一世紀之久后才听到她開口。
  “真的是你?”她怯怯地回應。
  “嗯,是我。你睡了嗎?”他被鼓勵,于是往下談。
  “還沒。我通常都很晚睡。”她回答。“我剛在洗澡,沒听到電話鈴響,所以……”為了解除他的罪惡感,她補充說。
  “哦!”這回輪到正浩沉默了。
  “我——”兩人异口同聲。
  一陣尷尬的笑聲之后,“你先說——”再一次非經排練的默契。
  “我睡不著,我想——”最后由正浩打破僵局。
  “你想討論儿童公益短片的腳本,對嗎?”莉凡插嘴說。
  “嗯,我想請問你明天有空嗎?”正浩順著她的話鋒轉。其實,他真正的動机是:我想你。然而他沒有勇气說出內心真正的思緒。
  “明天下班后,我去你那邊。”
  “好,一言為定。”他爽快應允。
  莉凡手握著听筒,良久良久不肯放下。而另一端的正浩也舍不得就此話別。
  “你先挂。”
  “不,你先挂。”
  “那我們數1、2、3,然后一起挂。”莉凡提議。
  雖然他們在彼此互道晚安后,一起挂下了電話。但是綿亙万里的相思才正甜蜜地發酵著。他們各自抱著綺麗的夢想,輾轉整夜。
  愛情釀的酒,竟如此醉人。
   
         ☆        ☆        ☆
   
  星期一是所有紊亂的啟始。但上班族常難逃劫數的“星期一症候群”,莉凡卻免疫了。她從昨晚就一夜未合眼地等待今天的到來,尤其是下午六點以后。
  一個案檢討會議,就是一貫地業務部、企划部的責任推諉戰。業務部說:案子銷售停滯不前,是廣告方向出了狀況;簡亦芸身為企划部的新官當然不認輸,她气勢凌人地反擊業務同仁銷售不盡力。
  莉凡對于這樣毫無建設性的議程,疲倦得快要死掉。她的心思早就飄到這辦公室之外。
  “莉凡,剛才開會你怎么不發表意見。我在幫你@NB428B!要不是我,那些自以為是的業務專案,早就吃定你了。好好跟我學開會技巧……”簡亦芸滔滔不絕地對她說教。
  莉凡佯裝听懂,點了點頭。心里卻咒罵這個像江青的女人,正浩竟會為她心碎,令人不解!
  時間在等待中,一分一秒慢吞吞地拖著牛車,她怀疑自己的手表有問題,經她一一查證,才發現連報時台的時刻報告,都被不知名的幕后黑手操縱了,不然,為什么全世界的計時器都變得遲鈍緩慢。
  終于等到了這一刻。
  正浩的工作室在靠近大安森林公園的某條巷子,有台北人最奢侈的view,公園內的動態,一覽無遺。
  門沒鎖。仿佛等待她的來臨。她逕自推門入內。
  屋內的景致与先前那次截然不同。在明亮的光線、不同的情緒對照下,顯得柔軟舒适。明亮落地玻璃、流線辦公桌,黑白色系搭配出神秘高貴,沒有冷峻陰森的敗筆。几株隨興擺設的綠色盆栽,都在顯現生命力。最特別的是石臼里的長尾金魚,朴拙的田園景色在這儿一點也不唐突。莉凡迭迭贊歎。
  “這是低頭哲學。”
  莉凡看得出神,不曉得正浩何時出現。
  “平常人家養魚都把它們養在玻璃水族箱,可以很輕易地從各种角度觀賞。但是要看石臼里的金魚,你必須學會低頭,才能看到它最美的姿態。我用它來提醒自己,學習謙卑地做人處世。”
  這一番道理听得莉凡頻頻點頭。她眼里泄漏了心動的秘密。
  “你真是個很精彩的人!”程氏用語又出籠了。
  “精彩?”他問。
  “是啊,就像看劇情片,愈深入了解,愈欲罷不能。”她微笑說。
  “那你說我是輔導級、普通級還是限制級?”正浩使坏地看她。
  起初莉凡耳根熱熱的,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應答。接著她机靈地說:“當然是限制級,而且是三級片。”
  正浩呵呵笑得前仰后翻。
  “好哇,居然敢說我很煽情,看我饒不饒你。”正浩追莉凡兜圈子想搔她痒。
  “不要嘛!救命啦。下次不敢了。”莉凡尖叫求饒。
  正浩一把摟住她。他再也不逃避了,這么可愛的小東西怎能輕言放棄,拱手讓人呢!他緊緊地擁她入怀,兩張臉好近好近地注視彼此。
  忽然間,一股強大的吸引力撼動著她,她的唇微微顫動,旋即被兩瓣濕熱的唇密密蓋住。一瞬間,天旋地轉、神魂顛倒,他們像磁鐵般,黏在一塊、難分難舍。
  “討厭,你好坏!”她顫動長長的睫毛,嘴里這么說,卻把整個臉往正浩的胸膛扭動。
  “你這磨人精,害我想你想得整夜失眠!”正浩撩了撩她尖挺的鼻子,甜蜜地抱怨。
  莉凡勾著他的頸子,甜膩膩地說:“你這煽情王子,沒事半夜打電話到人家家里,害人數羊數得羊都累斃了,還睡不著。”
  她机靈的反應,讓正浩好生愛怜。他覺得自己好幸福。他輕撫著她的頭發,有一陣子,他們兩個都不說話,只是靜靜地依偎著。
  “在想什么?”她嬌嗲地抬頭問。
  “想你。”他在她額頭親了一下。
  “你呢?”他反問
  “想吃飯。”她慧黠地眨眨眼。
  這個無厘頭式的答案,害得正浩哭笑不得。他象征性地捏捏她紅潤的臉頰,牽起她的手出外覓食。
  原本今晚要討論的腳本,只有擇期再議了!
   
         ☆        ☆        ☆
   
  莉凡才离開座位,上洗手間,分机就響了。
  接電話的是簡亦芸。正浩認出了她的聲音,想挂掉電話,卻被耳尖的簡亦芸听出來了。
  “正浩,是你呀!我的分机是五三八,你怎么忘了呢?還好我經過這邊,听見電話響,拿起來听。否則,可得折騰好一陣子,才能轉給我呢!”她很惊訝在經過那段“仙人跳”事件后,正浩還會找她。簡亦芸完全沒料到,正浩要找的人根本不是她。他也不想讓她知道這件事。
  “沒什么事,問候一聲而已。”正浩淡淡地說。
  簡亦芸可不這么想,明明難舍舊情,卻故意裝作不在乎。哪個男人能躲得過她的媚力輻射線?!
  “我很好啊!好一陣子沒看到你了,有空來坐坐,聊聊天嘛!”她慵懶地說。
  “再說吧,再見!”正浩匆匆結束夢靨般的對話。
  挂上電話,簡亦芸露出一种狐媚的胜利笑容。但隨即變得惊愕蒼白。她的手鏈不小心勾開了莉凡的抽屜,擊垮她自以為堅固城堡的是平躺在那儿的金屬。
  是正浩家里的鑰匙。她曾經熟悉如今不屑的鑰匙,竟會像把利刃,如此明目張膽地向她挑釁。
  她顫抖地把自己鎖在辦公室。
  莉凡回到座位,看見半開的抽屜,一股“東窗事發”的不祥預兆襲向她。
  分机急促地響起,簡亦芸口气里有重重的疑云与興師問罪的火藥味。“程莉凡,進來一下,有話問你。”
  她极少連名帶姓稱呼自己。看來,此事非同小可。
  莉凡怯生生地端坐在簡亦芸前面,等待這場即將來的暴風雨。
  “你跟留導演很熟嗎?”簡亦芸質詢的口气,仿佛是精明干練的婆婆在審問偷漢子的媳婦。
  “我……我們僅止于工作上的溝通而已,談不上很熟。”她生硬地回答,正浩交代過的答案。然而,她實在不适合說謊。她是那种連測謊机都派不上用場,就當場不攻自破的人。
  “我看不止吧!”簡亦芸咄咄逼人,一點都不放松。“你們的關系一定相當深入,否則怎么會有這個在你抽屜里呢?”她拿出鑰匙在眼前晃了兩下。
  “那是小妹打掃會議室時撿到的。因為一直沒有人認領,所以——所以她要我幫忙問問是不是客人掉的。”莉凡支支吾吾地掰出還算合乎邏輯的答案。
  “是這樣嗎?”簡亦芸半信半疑。“物歸原主,我跟正浩很熟,我會拿去還他。”她故意將留導演的稱呼改成“正浩”,分明是警告莉凡,他是我的,你別想越雷池一步,跟我爭寵。
  “噢!那正好。這樣我就放心了。”
  正浩,快點救救我,我快招架不住了。莉凡在心里吶喊著。
  簡亦芸一雙殺气騰騰的眼睛,上上下下朝莉凡身上打量著。決心一不做、二不休。“不瞞你說,正浩是我以前的男朋友。他連我穿几號的內衣都知道。哈!不用我說,你也知道我們絕不是那种牽牽小手、親親嘴的關系了。”
  即使莉凡知道是事實,但從簡亦芸挑撥的語气里講出來,總是不好受。
  “經理,這是你們之間的私事,我沒有必要知道。”她垂下眼說。
  “唉!莉凡哪!這年頭男人多的是。”她挨近莉凡,摟著她的肩。“我是以過來人的經驗提醒你,免得你遇人不淑,悔不當初啊!”簡亦芸的話里帶槍夾刺的。“你看留正浩長得多稱頭呀!通常那些小女生都被他迷得團團轉。唉!知人知面不知心哪!說起來你一定不會相信,有好几個女孩子被騙失身,他到手后,就把人家給甩了。最可怜的是那個怀孕的,哭著求他負責,他卻矢口否認。還好我早就看穿他,他的那套騙術只适合玩玩像你這种涉世未深的女孩。小心哪!”
  簡亦芸真是說唱俱佳,莉凡起初百般不相信,但心里卻又涌起了強烈的不安全感。
  不要,千万不要傷害我。正浩,我真的好愛好愛你。
  熾烈的情愛,正面臨一場大考驗。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