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七章


  "阿雪,你有客人。"小敏在阿雪洞開的門上敲了兩下,她的聲音里有明顯的無奈。
  這時已接近收市的時間,按理說不會有客人,況且阿雪也沒約,她納悶的抬起頭,就看見一臉無辜的小敏被一個穿著白色套裝的中年婦人扣押似的站在門邊,那婦人雖是上了年紀,但身材仍是保養得宜,化妝精致的臉上不容易看出真實年齡,但那對狹長的鳳眼卻是不可能錯辨的,她右手夾著一個白色漆皮皮包,阿雪認得皮包上那個代表著昂貴和身分的標志。
  "黃小姐是吧?"她的聲音帶著一絲輕蔑,阿雪毫不費事就可以听得出來。
  阿雪朝她點了一下頭:"我是黃明雪。"
  小敏苦著臉說:"這位太太一直要找烏賊,我說他出去送貨不在,但是她說什么也不信,硬是要進來看。"
  阿雪了然于心,"沒關系,你請她進來吧,順便把門關上。"小敏就等這句話,她飛快的關上門,几乎可說是用逃的跑出阿雪的辦公室。
  "程太太對吧?請坐。"阿雪招呼她坐下,自己起身倒了杯茶給她。
  程太太在阿雪也坐下來后,結結實實打量了她好几分鐘,這才把茶端起來,但只聞了一口便放下了杯子,連喝都不想喝。
  阿雪見狀也不以為意,程太太的反應在她的意料之中,阿雪本身從不重視喝什么茶,除了會客室里給漁家和客人們喝的是上等茶葉之外,她自已辦公室里永遠都只有麥茶和白開水,而她也不打算麻煩小敏再倒茶進來,因為她不認為程太太會待上多久。
  "黃小姐既然已經知道我是誰,那我也就不拐彎抹角的說話了,我希望你能放了我們步云,讓他回家去。"
  阿雪不禁啞然失笑:"程太太,我想你沒有弄清楚狀況,程步云并沒有和黃記簽約,他是個自由的人,只要他想走,隨時都可以辭職,他沒被人關起來,自然不需要我放他。"
  "你別再裝傻了,我很清楚步云對你只是一時迷戀,等到日子一久,他自會清醒回家去,我只是不希望浪費你們彼此的時間。"
  "他替我工作,我付他薪水,又怎么算是浪費時間。"
  "你這樣纏著他,他是不會走的!"程太太頓了一下,"我听說你另外還有一個男朋友,你還為他受過傷,既然你都已經有對象了,我希望你能自重一點,女孩子腳踏兩條船,傳出去外面也不好听,更何況是像你們這种小地方,你難道都不顧忌自己的名聲?"
  "腳踏兩條船?我說你也許不信,但程步云和你提到的這個人,都不是我的男朋友。"阿雪淡淡的說,她想不到,程太太對她的評价竟是如此,然而她還是認為自己沒有必要,在程步云母親而前特意解釋或澄清任何事,更何況她和程步云只是雇主和員工的關系。
  "那個人是不是你男朋友,你自己心里有數。"
  "程太太,我想程步云的年紀也不算小了,他應該有權決定自己想要做什么工作,過什么生活,當然在你的眼里,這只是只一份微不足道的工作,平淡無奇的生活,但是我認為你應該還是要尊重他的決定。"阿雪試著跟她講道理。
  "如果不是有你在這儿攔著他,他怎么會放著家里的公司不管,跑到這小漁港來當個小工。"程太太恨恨他說道。
  阿雪歎了一口气,"我并沒有拿槍押著程步云不讓他走,更不可能逼他。"
  "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你那些個狐媚手段,我也不想知道。"程太太想了一下,從皮包甩拿出了支票本,"這樣吧!你要怎樣才肯放人,你盡管開口吧!我不會跟你討价還价的。"
  阿雪簡直是啼笑皆非,平時只要是程步云稍有表示,阿雪是躲他都來不及了,現在居然被說成像是死纏著他,為了給這個盛气凌人的程太太一點教訓,阿雪一時頑皮心起,她瞟了一眼程太太的支票本。"這區區一點錢別想要打發我,要我放人其實也很簡單,只要程步云自斷一臂,從此大家就一刀兩斷。"
  "什么?"程太太頓時嚇得面色如土,本來以為程步云只是讓一個覬覦程家家產的拜金狐狸給迷住,現在看來這女的不但是狐狸精,還是黑道份子。女流氓。
  自斷一臂?從小到大程步云只要有個傷風感冒都要上醫院的,更別說要他自斷一臂了。程步云這個小儿子,一向是父母疼在掌心的,誰知道現在出了這种事,早知道應該在他大學一畢業就送他去美國,省得現在這些麻煩。
  阿雪只是而帶微笑看著她,從极度自信到惊慌失措,根本不再多做解釋,這程太太或許呼風喚雨慣了。但我黃明雪可不在你的管轄范圍之內。
  程太太力圖鎮定后道:"黃小姐,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們程家在政、經界也還有一點關系,你如果堅持要這樣做,我們也不會善罷干你的,你這個小小的漁市場也別想保得住。"
  阿雪手一擺,毫無懼色,鎮定若琲獄﹛G"請便!"
  就在程太太來跟她攤牌過的第二天,阿雪正搬著一箱貨要進冷凍倉,程步云見狀立刻一言不發的搶上前去接手,他搬了箱子悶著頭就往倉庫且走,阿雪跟在他后頭,奇怪他今天的沉默,平時他總要借机跟她胡說八道几句才高興的,今天卻一反常態,不過阿雪也因此才有机會,仔細地觀察了他的背影;
  他的肩膀因為這几個月的勞動而鍛煉叫相當厚實,皮膚則因在這海港大半年而晒成了古銅色澤,整個人顯得削瘦而結實,不再是從前那個軟綿綿又漂亮的小白臉模樣,他母親難道看不出他現在健康而精神的樣子嗎?
  進到了倉庫,程步云放下了箱子,忽然轉過頭來,一臉愧疚的說:"听說我媽昨天來找你麻煩?"
  "也沒什么麻煩……我想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應該知道什么對你自已最好。"
  "你千万不要在意她跟你說一些不好听的話,我很了解我媽,她只要一急,必定會口不擇言的。"
  "你忘了我也不是省油的燈,我不會任人亂罵,不還口的。"阿雪忍不住一笑,心里也不禁有些感動,原來程步云還會顧及她的想法和情緒。
  "你不在意就好,她只是嘴快,其實心不坏,以后只要她了解你,一定會喜歡你的。"程步云急于解釋著。
  阿雪忽然覺得他們兩人之間的談話變得有些奇怪,她仿佛變成了被安慰的可怜小媳婦,程步云是心疼的丈夫,而他媽則變成了惡婆婆,阿雪立刻決定不讓這奇异的對話再接下去,于是她改變口气說:"不過,如果你還想要這份工作的話,你最好還是和你母親好好溝通一下。"
  "我當然想要這份工作。"
  "那就想辦法說服你母親,否則她三天兩頭跑來跟我要人,碰上我忙的時候,我可是會不客气轟她出去。"阿雪故意恫嚇他。
  "我知道,我會跟她談的。"程步云認真的道。
  兩人的對答在程步云這句話后戛然而止。沉寂忽然一下子籠罩在兩人身上,阿雪假裝清清喉嚨,卻不知道該說什么,平時他們兩人的相處都是程步云先開口的,但今日他一沉默下來,气氛頓時有點尷尬。
  程步云思索著這些日子以來,自己的轉變,最初的原因是為了黃明雪沒錯,但日子一久,他感覺到自已一點一滴的融入這里的生活,他喜歡上這里人們朴實無華。樂天知命的性情,喜歡秦天陽和黃記的同事們。他在貴族學校培養出來的階級意識現在巳不复見,他正在蛻變成一個能夠吃苦耐勞、獨立負責的人,來黃記讓他自覺學到了很多事,那是在他父親公司當挂牌總經理永遠學不到的,而這一點是他母親只看到他變黑變瘦的外表所無法了解的。
  "你想過我為什么到黃記來工作嗎?"安靜了大半晌后,程步云忽然問道。
  "你想要證明你的能力不輸給秦天陽啊!"阿雪故意避重就輕。
  "我不想輸給他的原因是因為你,可是你一直在跟我裝傻。"程步云埋怨的說。
  阿雪無言以對。
  "現在連我媽都出手來管這件事了,你還是要繼續裝下去嗎?如果我跪下來跟你求婚,送你鑽戒,說些什么我愛你,沒有你我會死之類的話,你也是覺得我惡心,是個只會花言巧語的公子哥儿,但是如果我說,我愿意一輩子跟你留在漁港呢?"程步云的話一說出口,就連他自己也覺得惊訝,可是他立刻發現自己是出于真心,絕沒有半點勉強,看來這個念頭在他心里早就盤旋許久了,并不是一時的意气用事。
  阿雪吃惊的盯著他,緊張地吞著口水,苦苦思索著該如何回答,腦海里卻擠不出半個字。
  "好吧!你要繼續假裝下去,我也沒辦法。反正我己經跟你攤過牌,我就當你知道我的心意了,"程步云輕松的說。
  阿雪仍是呆站著,臉部漸漸漲紅了起來,她仍舊不知該說什么,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自己真是遜到极點。
  "好吧,話說完了,我要回去工作了!"程步云看著她,慢慢走向倉庫門邊。
  "嗯。"阿雪好不容易找回自己干澀的聲音。
  "記得不要在那里站太久,小心腳會凍傷。"程步云關上門走了。
  連這一點也要程步云來提醒她?這樣的態度立刻讓阿雪覺得備受污辱,他簡直把她當小孩子看待。
  大考前,秦天陽破例請了一的禮拜的假,福伯將假單送來給阿雪簽,他面無表情的說:"現在這么忙,他又要請這么久,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你自己決定吧!"
  阿雪看了一下假單上事由的部分,果然只是簡單的兩個字,而且是說了等于沒說的兩個字:事假,阿雪考慮到秦天陽平日表現良好,而且上班一年多來,除了一定的輪休外,從沒有請過半天假,因此也不多問原因就簽准了。
  一個禮拜后秦天陽按時回來上班,阿雪看見他,忍不住隨口問了一句,"怎么樣,事情都辦好了嗎?"
  沒想到秦天陽黝黑削瘦的臉龐竟然快速地泛紅了起來,訥訥的說不出半句話。阿雪只不過問了一個极其簡單的問題,竟然換到他這樣不尋常的反應,阿雪看著他,覺得很有趣又忍不住要好奇。
  "黃小姐……嘔……我可以跟你說几句話嗎?"
  "當然可以,要到我辦公室嗎?"阿雪的好奇心已經被挑起來了。
  秦天陽點了點頭,跟著她走進了辦公室。
  "呃……我想這件較早晚該讓你知道的,我請了一個禮拜的假是因為……"
  阿雪立刻阻止了他:"如果似是有私事要處理的話,你不方便說就不必說……還是饅頭那批人又找了你麻煩?"
  "不是,跟饅頭他們沒有關系,是我去參加了考試。"
  "考試?"阿雪一臉的困惑。
  "我去參加了大學聯考。"秦天陽帶點難為情的表情說了。
  "真的?"阿雪恍然大悟,"考得怎么樣?嘔……如果你不介意告訴我的話?"
  "我知道我以前不學好,混進幫派砍過人,做過牢又有進前科,沒什么家世,學歷低,年紀又比你小,現在也還只是兩手空空,還沒存多少錢;我知道我這樣的人不是一個理想的對象
  ……但是我保證我一定會對你很好,我也會努力工作絕不讓你吃苦,所以,如果我考上大學的話……我知道現在說這些也許還太早了一點,但是,如果……如果我考得上的話,你愿意考慮看看跟我交往嗎?"秦天陽有些語無倫次的一口气把話說完。
  阿雪惊訝地看著他,這還是她認識秦天陽這么久以來,第一次听到他說這么一長串的話。她听他說話,腦袋卻沒有真正在思考。一直到秦天陽一臉期盼又帶點不安苦惱的表情等著她的回答,她才回過神來。
  "嘔……我……我會認真考慮的。"
  "真的?"秦天陽一臉欣喜的表情,那是絲毫沒辦法偽裝出來的。
  阿雪不可置信地看著他那張英气勃勃的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對他真有這么重要的影響力嗎?
  "當然!"
  秦天陽笑逐顏開的說,"那我回去工作了?
  秦天陽一走出去,阿雪整個人几乎就垮了下來,她頹喪地兩手支頤,一臉的無奈。先是程步云,后是秦天陽,這兩個人是怎么一回事,故意串通起來找她的麻煩?
  過了兩天,阿雪正從港口處理完事情回到市場,就看見了趾高气昂的程太太拉著程步云的手臂,硬是要他馬上跟她回家,程步無是滿臉的無奈,但又不敢用力掙脫,而一旁站著勸程太太的,是一個穿著黑色無袖洋裝的妙齡女郎,她剪了一個時髦又俐落的短發,臉孔則是很具現代感的一种美。
  "這是怎么回事?"阿雪問道。
  只見所有黃記的人全站在一邊看著,沒人能對這种家庭風波,說得上什么話。
  程太太一轉頭,見是阿雪,臉色一變,更是死命地抱著程步云:"快走,快走,否則這狐狸精一回來,又走不了了。"而那個妙齡女郎聞言立刻回頭,從頭到腳好好的打量了阿雪。
  程步云見到阿雪后的表情,則是從無奈轉成了极度的尷尬,他實在不愿意讓阿雪看到自己這么糗的情形。
  "在這里拉拉扯扯的,像什么話,我們還要不要做生意,會客室借給你們,有什么話進去再說!"阿雪不得不擺出了老板的架勢,出面清理場面。
  "干万不要跟她進去,再進去她的地盤,步云更是出不來了。"程太太一臉提防的說道。
  她究竟是把黃記當成了什么地方?
  阿雪生气的揚起了眉,眼看脾气就要上來了,這時程步云見到了她的臉色,赶忙反手拉住他媽媽的臂膀往會客室:"媽,有什么事我們進去再說。"這時一旁的可安也開口了:"是啊,伯母,我們還是進去說吧,這樣下去大家都不好看。"
  伯母?阿雪一下恍然大悟,這一定就是程步云那位時髦漂亮的前未婚妻。
  程太太气呼呼的跟著程步云要走進會客室,可安則跟在兩人后頭,阿雪認為那是程家的私事,根本不打算進去,她反身走向自己辦公室。
  程太太見狀,立刻停下腳步質問:"怎么?你要落荒而逃?事情都是你這狐狸精惹出來的,你還想要一走了之?"
  "媽!你說這什么話!"程步云赶緊制止她。
  阿雪狠狠地瞪了程步云一眼,這才踩著憤怒的步伐,率先走進了會客室。
  程步云赶忙拉著程太太跟了上去,落在最后頭的可安看著這一切,實在忍不住在后頭發出了一串輕笑。程步云回頭責難的瞪了她一眼,眼看這兩個生平最重要的女人我已經擺不平了,你還在那邊幸災樂禍?
  阿雪气极了,根本也不想招呼眾人,程步云看著她就算是怒气沖沖的樣子,也還是那么明艷照人,不由得痴了;直到可安進來推了他一把,他才回過神來,刻意的在阿雪和他母親中間找了張椅子坐走。
  "黃小姐,我可是所有好話都說盡了,你要是還不放手,到時可別怪我無情。"程步云他媽語帶威脅的說。
  阿雪簡直一肚子气,她已經是被逼著卷進他家這淌混水中,此刻居然還得被威脅,她板著臉一言不發。
  "媽,你別鬧了,是我硬要黃小姐讓我來這工作的,怎么會是她扣留我?"
  "怎么不是?家里現成的事業放著,來這里當小工,如果不是被這狐狸精給迷住走不了,說出去誰會相信。"
  阿雪眯起了眼睛,冷冷他說,"你說誰是狐狸精?"
  程步云當然認得阿雪這個在市場里,人人見之色變的招牌表情,他知道阿雪的怒气已經在爆發邊緣了,她之前是一直在忍耐,但如果再不快點阻止,只怕怒火一發不可收拾。"不是,絕對不是在說你……"程步云已經有些不知所云了。"我就是說你,不是你還有誰?"
  阿雪忍著气說:"程太太,我尊重你是個長輩,這才請你進來說話,你不要得寸進尺,越說越過份了!"
  "唷,步云你看看,這就是你想娶的媳婦,還沒嫁進程家就已經對我這樣大小聲了,真要把她娶進門,那以后還得了。"
  "媽你別亂說了,黃小姐不是你說的那种人……"
  "哼,哪种人?會勾引有婦之夫的會是什么好東西?"
  "媽,你胡說什么?我什么時候成了有婦之夫!"程步云不禁大惊失色,他媽這樣滿口亂說,万一阿雪信以為真,那還得了。
  "怎么不是,你跟可安都訂婚一年多了,怎么說也算是有名分,這狐狸精搶人家未婚夫就是不道德。"
  程步云頓時松了一口气,"媽,訂婚沒有法律效用的,我怎么能算是有婦之夫。"
  可安听到這時也不得不開口:"伯母,我跟步云已經達成共識,我們覺得解除婚約對彼此都好,算不上什么搶不搶的"哼,除了你之外,我不會承認那個狐狸精是程家的媳婦。"程太太仍舊指著阿雪罵。
  阿雪哼了一聲,并不說話,但臉色是更難看了。這程太太也未免太自以為是了,她根本一點都沒有要當他們程家媳婦的意思,不見得每一個人都把他們程家的產業放在眼里的。
  "伯母,我跟步云是已經不可能的了,所以我今天才會幫步云來這里勸你……"
  "勸我?我以為你是跟我來勸步云回去的?"
  "步云很清楚他喜歡的是黃小姐,不是我,伯母你就成全他吧!"
  "是啊,媽,可安本人都這樣說了,你又何必硬要可安嫁給我。"
  "怎么樣?我可是為你好,你倒是說說,可安那一點不如那個狐狸精?"
  程步云懊惱的說:"媽,你怎么還是不懂,這不是比得上比不上的問題,可安當然好,但我們不适合,她可以找到比我好上几百倍的對象。"
  "你跟可安不适合?那這只野狐狸就跟你适合了?"
  野狐狸?這實在是太過份了,阿雪听到這里,她就算是再有涵養也忍不住了,她用力地一拍桌子,气憤的站了起來。
  "夠了,我已經忍耐你們這些人夠久了,現在統統給我滾出黃記,尤其是你!"她指著程太太,"再讓我听見狐狸精這种字眼,我就告你們毀謗!
  ------------------
  心動百分百制作 蘭蘭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