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章


  程步云像是又回到了母体里,他被一片漆黑但令人感覺溫暖干靜的水域包圍著,他优游自在的漂浮在這片太虛中,沒有夢,沒有思考,沒有喜怒哀樂的情都糾纏,沒有恐懼、沒有紛爭,安全又舒适,但最近他每隔一陣子就會听到一陣絮叨的聲音,不時地吵他,他很痛恨這個可惡但熟悉的聲音,程步云想要起來叫他停止,但卻始終發不出聲音。
  那個聲音又出現了,持續不斷的,緊接著他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伴隨著那個聲音,蜂擁而上,要將他從永痗繚t的太虛中抽离出來,他不停地抗拒著,但那股壓力卻愈來愈來愈大……愈來愈強……,他想要置之不理,但那個討人厭的聲音也愈來愈清晰,就像在他耳邊一樣,不停地增強……增強……几乎要震破他的耳膜,程步云終于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不要再吵了,"他終于喊出聲音來了。
  秦天陽震惊地看著他,他的嘴巴張開,正說到一半的話,消音似的戛然而止。
  "小秦?"程步云眨了几下眼睛,极其緩慢的,用手肘撐著自己坐了起來。
  秦天陽依然吃惊地望著他,說不出半句話。
  程步云看了一下四周。"這里是我家!你怎么會在我家?"他的聲音又干又澀,他很奇怪自己躺在床上,而秦天陽則在一旁呆呆地看著他。
  "……你……你不記得了嗎?"
  "肚子好餓,有沒有東西吃?"
  秦天陽將方才菲佣端來招待他的果汁放在程步云面前,眼光沒有片刻离開過他,只見程步云三兩下就把果汁喝光了。他動手拿起床頭邊的玻璃水壺,咕嘟咕嘟的開始灌起開水來,秦天陽只見他仰著頭不停地喝水,喉結一上一下地鼓動著,生命力明顯可見,他想不通這是怎么一回事,而且看來并沒有需要叫看護進來。
  許久之后,程步云終于停止了喝水的動作。
  "你記不記得我?"
  "當然記得,秦天陽啊!我又沒喪失記憶。"
  "你記得所有的事?"
  "我記得台風來了,我們一起去港口救一艘翻了的船"然后呢?"秦天陽簡直像在考試一樣的追問他。
  "然后,我替那個什么里長的,下去救他儿子阿榮羅!"程步云一口气說完,"那小子應該沒事了吧?"
  "他沒事了。"
  "那太好了!"程步云開心的說。
  "你可就不怎么好了。"
  "怎么不好,我不是好好的在家里睡覺……"程步云忽然停了下來,他狐疑的望著四周,忽然意識到不對勁的地方了。
  "我為什么不在宿舍里?我為什么回家了?這是什么?"他一把握住了點滴架,惊訝地看著床邊的便盆、氧气桶等醫療用品。
  "你知道你這一覺醒了多久?"
  "二十個小時?一整天?"程步云知道自已很奇怪,也感覺到自己睡了很久,他心想一整天這樣夠夸張了吧!
  "試試看乘以六十吧!"
  "你在開玩笑。"程步云的臉部表情忽然凍結了。
  "你看像嗎?"秦天陽一臉嚴肅。
  程步云迷茫地看著他,又看看四周。秦天陽將他昏迷之复的事,一一說給他听,程步云簡直無法相信這一切真的發生在自已身上,簡直像戲劇情節一樣的荒誕。
  "我為什么會昏迷?"
  秦天陽指了指他額際上已經愈合的傷口,"也許是因為那個,不過醫生說可能性不太,這世上唯一知道的人是你自己。"
  "我不記得,我連自已傷口怎么來的都不記得了,真怪!"
  "縫了五針,應該不至于造成昏迷,你也沒有因為溺水而腦部缺氧的現象,所有的醫生都查不出怎么回事,也無法解釋。現在你又奇跡似的好了,看來必定是很有醫學研究的价值。"
  "謝了!我才不想當白老鼠。"程步云摸了一下下巴,發現自已滿臉的胡渣,"我現在的樣子,看起來是不是很恐怖?"
  "還好吧!不過……"秦天陽找了一面鏡子給他:"你破相了,美男子!"
  程步云不怎么仔細地看了一下鏡子,"這樣也好,省得老是被人說我長得太漂亮,一個男人老是被人這么說,像話嗎?"
  秦天陽想了好一會,他慢吞吞的說,"科學都無法解釋你的昏迷,該不會是你自己不想清醒的吧!"
  "我不想起來?你來躺在這里一、兩個月試試看,現在全身發麻,關節酸痛!"
  "也許是你的潛意識不想要起來,省得又要面對阿雪和你媽,兩邊擺不平。"
  程步云陷入了沉思,他停滯了許久才道:"……我不知道。"也許在他的潛意識里,是真的故意把心智關閉起來,讓自已和外界隔絕。
  "這是你逃避問題的一貫方法嗎?"秦天陽企圖輕松下來;他用了打趣的語气。
  "我只希望它不會變成習慣。"程步云問道。
  兩人不禁相視大笑,而且愈笑愈開心,一發不可收抬,好不容易才停下來喘了口气。
  程步云定定的看著秦天陽,"你說阿雪答應你,如果我清醒了,她就和你在一起,但是如果我沒醒來,她就會一直等下去?"
  "現在你知道為什么我一直來吵你了吧!"
  程步云干笑不兩聲。
  秦天陽深吸了一口气,"我希望我們是站在同樣的立場下讓阿雪來選擇,我不想要她有一點點勉強,或是退而求其次的感覺。"
  "相信我,我們兩個放在一起的時候,你絕不會是個其次。"
  "我也希望不是,所以我怎么樣也要把你吵醒,公平競爭。"
  可安接到秦天陽的電話自然是很吃惊,二話不說,一口答應放下工作馬上就到。一進程步云的房間,當她看見生龍活虎,正在吃吃喝喝的程步云,初時還以為是自己的幻覺。
  "你醒了!這是怎么回事?"她兩眼瞪得大大的,拿程步云直看。
  "几個月不見,你還是這么漂亮!"可安穿著正式的上班套裝,國民領的白襯衫配上超級迷你裙,露出一雙修長勻你的美腿。
  她隨手扔下名牌皮包和公事包,在床邊的椅子上一坐,白眼一翻,這家伙人才剛好,就又會油嘴滑舌了。"少來了,快告訴我到底怎么回事?"可安急急的說。
  "被這家伙的魔音穿腦給吵醒啦!"程步云一邊吃著東西,一邊指著秦天陽。
  秦天陽不理他,"那是因為像他這种人閻羅王也不愛收的。"
  可安見這兩人還能這樣說笑,更是惊得呆了。"真的沒事了嗎?醫生不是說額頭那只是小傷,可能造成昏迷,你認真一點好不好。"
  "我是說真的,我真的不知道為什么,我失去了片段的記憶,所以我也沒辦法跟你解釋清楚。"程步云放下手邊的食物,正正經經的對可安道:"其實是想找你來幫忙演一出戲,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可安听到程步云奇跡似的清醒,已經是惊訝的合不攏嘴,等到再听完程步云的計划,她更是忍不住看著秦天陽。"要我幫忙是沒問題,可是你呢?你們是情敵哎,你還這樣幫他?你看起來又不像是那么笨。"
  秦天陽聳聳肩,"大家公平競爭了。"
  "公平競爭?我真搞不懂你們男人,你們腦袋瓜里,到底在想什么?"可安轉而數落程步云,"你還真是不孝,醒了也不快點讓你媽知道,還要乘机敲詐……"
  "又不是她現在人在家里,我還騙她,她和我爸明天才會回來,他們到家的時候,我們馬上就把這出戲演完,這樣對她又有什么差別?反而還給他們一個惊喜。"
  "隨便你吧!"可安一副敗給他的樣子,"反正輪到我上場時,你通知我一聲,其他后果我一律不管!"
  程步云父母一從香港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上樓來看程步云,他們赫然發現可安在座。
  "可安,今天怎么有空,這么早就來了?"程太太打量了房間四周,"咦,看護王小姐呢?"
  "伯父,伯母!"可安迅速站起來訂了招呼。程步云為了怕露出馬腳,昨天就已經請可安先將看護給支開了。
  "剛好今天公司沒什么事,我爸特許讓我先下班,就順路來看看步云了,"
  "難得你這么有心。"程步云的父母走近來看看他,見他儿子是蓋著寬松的羽毛被,閉目沉睡的樣子,不禁雙雙歎了口气。
  這是他們自從程步云出事以來,第一次不得不因公事而出國一趟,原本指望能在回家的時候看見像往日一樣活蹦亂跳的程步云,但現在想來畢竟還是一場空。
  "可安,坐啊!坐下來說話。"程太太招呼著可安。可安順從的在程家父母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她整了整自已百褶裙的裙褶。
  "伯父,伯母,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可安咬著唇,裝出一副十分為難的表情。
  "直說無妨,我和你爸爸几十年老朋友,我和你程伯母也從來沒有把你當外人看過,有什么事你就說吧!"
  "是這樣的,剛才POLA拿了一些步云的東西來給我看,是從他宿舍里拿回來的行李,她不懂中文,所以請我幫她看看有沒有什么是可以丟的,有什么要留著的……"可安解釋著。
  "嗯!"程步云的父親看著可安,他知道她說這些話,一定有深意,這個他看著長大的女孩子,一向頭腦清晰,條理分明。
  "……整著整著,我就看到了一封信,我猜那應該是在步云出事不久前寫的,本來是要寄給黃小姐的,但是還沒寫完,所以還在他本人這邊,我忍不住好奇,就把這封信給看完了……"可安拿出了程步云昨天剛寫好的信,遞了過去。
  程步云的父親接過了那封信,他很仔細地把那封未完成的信看完,他感到十分的震惊,完全想不到平日外表看來漫不在乎,眼高于頂,不把全天下的女人放在眼里的儿子,居然會真的對一個賣魚女動了真心,而且字里行間還顯得如此的苦心孤詣,用情至深。
  "可安,你把這封信給我們看的意思是……"
  "自步云受傷昏迷以來,你們就一直不讓那個黃小姐來看他,可是我今天看了信,才知道步云是真的很在乎黃小姐,他對黃小姐是認真的,所以,我想如果你們肯讓黃小姐來看他,跟他說說話,也許對他的病情有很大的幫助……雖然我和步云已經解除婚約了,可是我也不愿意看他一輩子這個樣子啊!"可安說到這里,還語帶哽咽,程步云惊訝的發現她的演技已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她沒有的去演戲,真是演藝界的損失!
  程步云的母親見可安如此,更是心有所感,不可扼抑的跟著哭泣了起來。
  可安吸了吸鼻子道:"伯父,伯母,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就是不知道你們愿不愿意……"
  "愿意,愿意,現在只要能讓步云好起來,我什么都愿意。"程步云的母親急道,
  躺在床上的程步云忍不住暗暗叫好,連當初反對最烈的母親都軟化了,其他還會有什么問題。
  "那如果步云想要娶她呢?"
  程太太一呆,"娶她,步云現在這個樣子,怎么娶?"
  "如果,我只是說如果。步云真的因為她而醒來了,他想跟她結婚,這樣你還會愿意嗎?"
  程太太一咬牙,"愿意,只要步云能醒來,他要跟誰結婚我都不會有意見了。"
  程步云簡直樂得要從床上跳起來了。
  "那伯父你呢?"可安狡猾的想要進一步确定,省得到時一個愿意了,換另外一個來反對。
  "如今藥石無效,我們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我本來也沒見過那個女孩子,對她也沒有什么偏見,如果步天真能夠娶妻的話,那就讓他娶吧!"
  "這么說,伯父你也沒意見了羅?"
  程步云的父母雙雙點了點頭。
  "這樣子?那伯父,伯母請你們稍等一下。"可安對兩人甜甜的一笑,站起來走到程步云的床邊,一把用力地掀開他的被子。
  "程步云,起來啦!"她大聲的喊道。
  程步云的父母皆被可安突如其來的粗魯舉動給嚇到,兩人不約而同快速的站了起來,想要過去阻止她,怕她傷了程步云。人還沒走近,只見程步云迅速從床上坐了起來,生气勃勃而有神的眼睛閃著十足興奮的光芒,掩不住一臉的喜悅之情。
  "步云?"他們惊道。
  "爸、媽。"程步云笑著搔了搔頭,模樣有几分羞澀靦腆。
  "這是怎么回事?你的昏迷從頭到尾都是一場騙局?"程步云的父親首先從震惊中回复理智,他面色不善的質問道。
  "當然不是,你知道我平時都坐不住的人,我怎么可能假裝那么久,還能騙過那些科學儀器的檢驗?我真的是昨天才醒來的。"
  程步云的父親想到那些英、美各地的醫學權威,确實不可能跟程步云串通好來演這場戲,僵硬的臉色這才稍微放寬。"你最好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步云的母親立刻走到他身邊摸了摸他,感受他堅實的手臂和胸膛,感覺到他身体的脈動,這才相信她的寶貝儿子真的回來了。
  "步云,你害得媽擔心的要死……"她忍不住又掉了眼淚。
  程步云將他母親摟在怀里,抱著他母親安慰了好一會儿,"媽,我沒事了……你別再擔心了……"
  好不容易他母親才從激動的情緒中回复過來,"快告訴媽,你是怎么醒來的?"
  "你還記得我那個朋友嗎?就是我出事之后,常來看我的那一個,螞你應該見過的,長得高高帥帥的那個男生……他平時不太愛說話,可是一來看我,話就多了,昨天就是他從頭到尾講個不停,才把我給吵醒的。"
  "真的這樣?"程步云的父親還有几分怀疑。
  "我也沒辦法解釋這奇怪的生理現象,但事實的确是如此。"
  "人醒了就好,真是老天保佑。"他母親見到程步云醒來,高興都來不及了,也不想再追究。
  程步云清了一下喉嚨,看了不看他的父母,"那你們肯讓我去找阿雪了嗎?"
  "還不行……"
  程步云的臉色一陣慘白,"你們不是要反悔吧?剛才明明……可安都有听見的……"在一旁的可安迅速點了點頭替他作證。
  "你放心,沒有不讓你去,只是你必須要先回醫院去,徹底的再做一次檢查,确定一切都沒事了以后再去,你總不希望日后有什么后遺症吧!反正都要去,也晚不了這兩、三天的。"
  程步云頓時松了一大口气,"嚇了我一大跳,我以為你們要說話不算話。"
  "你把你父親看成什么樣的人了,在商場上,我可是一諾千金的,程步云的父親是一個精明干練的生意人,他仔細的評估了現在的情勢,他宁可多一個不确定是否會中意的媳婦,也不愿意确定失去一個儿子。
  可安看得出程步云是真的被嚇到了,他的額頭上甚至冒出了冷汗,她立刻打著圓場:"是啊,你還是先去做個檢查吧!你總不希望婚禮上還興奮的昏倒吧!"
  程步云一听到"婚禮"兩個字,立刻喜形于色,精神百倍。他馬上抓了條大毛巾,"我先洗個澡,等一下馬上到醫院報到。"
  "快去吧!"可安盡速打發他進了浴室。一听到嘩啦啦的水聲響起,她立即向程家二老道歉。
  "伯父,伯母,我不是存心要騙你們的,只是我看到步云這樣死心眼,照他往常的脾气,如果他不能跟黃小姐有結局,我很難想像他會變成什么樣子,只怕日后麻煩會更多。"
  "可安,你的立場我們了解,自己的儿子還有不知道的嗎?我們不會怪你的。"
  "……那你們真的能接受黃小姐嗎?"可安算不上很了解黃明雪,但似她見到的情形來推論,如果程家二老不歡迎黃明雪,她是連他們程家大門都不會想要進的,更不用說是去當程家的媳婦,來拜見公婆。
  "不能接受又能怎樣?步云就是喜歡她啊!"程步云母親語气中不免有几分不快。
  可安猶豫了一下,"伯父,事實上,我不認為黃明雪很想當你們程家的媳婦。"
  "哦?你的意思是?"
  "這么說吧!她比較适合在漁村里做她自己,而不是當程家的少奶奶,這一點我希望你們能有心理准備。"
  "哈!你的意思是在暗示,她根本不屑于嫁進我們程家?"
  "可以這么說。"
  "我想她适不适合當程家的媳婦還是該由我來決定吧?這個女孩子在家世方面,是比較上不了台面,但是我想步云會喜歡上她,表示她二定是有她的优點,步云交往過的女朋友我見過的也不少,我相信步云會這樣選擇一定有他的原因……我倒是真想見見她。"程步云的父親沉吟的說。
  ------------------
  心動百分百制作 蘭蘭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