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八章


  還是需要厚大衣保暖——
  學長的各种离譜行徑在學校里如火如荼地蔓燒開來,不斷出現許多跟他約過一次會就沾沾自喜的女生,然后發現自己的好朋友竟然也跟學長約過會,并且听過同樣的甜言蜜語;于是兩個好朋友反目成仇,雙方都覺得對方太不顧朋友道義,竟然狠心勾引自己喜歡的人,吵到几乎要翻臉了……
  愈來愈多人加人這种"被好朋友背叛"的行列,一個牽一年,差不多全校女生都要牽扯進來,變成學長的后宮之一了。
  當然還有另一种不會被牽扯進后宮行列的人叫"男生",他們也沒有閒著,今天下午上化學實驗課的時候就有人大膽地跑來請我發表對學長的大轉變的看法。
  我微笑不想說話,他們卻死纏賴打,硬要我講點什么。他們希望從我這里听到什么呢?傷心欲絕地控訴他是個愛情大騙子嗎?,所以我找開鹽酸的瓶蓋,輕輕聞了一下,皺皺眉。
  "你們要是再囉嗦的話,我會殺了你們唷!"說完還不忘朝他們露出迷人的一笑。
  沒有人會想過有一天我會說出這种話吧,他們傻傻地就原地轉身离開了。
  黛安娜、瓊安和法蘭在一旁看得快要笑翻了,她們紛紛稱贊我是一個冷靜果斷又心狠手辣的少女。
  可是我知道要是那些笨男生真的再問下去的話,我今天晚上一定會做點什么毒藥,然后明天讓他們喝下去。

  夜晚上的冷風淋淋淋拼命吹
  雖然之前听說了不少,可是真正自己看到的時候還是滿難過的。
  我跟黛安娜剛從PUB回來不久。
  本來是想改變心情,所以叫黛安娜帶我去一間好玩的PUB看看。其實是她极力鼓吹我跟她去的啦,那种吵得要死的地方,實在引不起我多大的興趣。
  到了那邊,果然不出我所料,"碰碰碰碰"的音樂聲在門外就可以听得到。我本來不想進去了,黛安娜硬把我拖住。
  "去嘛,邊听那种很吵很吵的音樂邊瘋狂跳舞,可以把壓力都變不見喔。"
  "可是,那好像有點吵過頭了。"
  "不會,進去一下就習慣了,不要浪費今天穿得這么青春有勁嘛!
  黛安娜半推半拉地把我哄進那間PUB,人又多又擠,音樂聲和人群的喧鬧聲讓我們几乎只能靠看對方的嘴形猜測到底在講什么。
  "天啊,黛安娜,你每天晚上就都是來這种地方嗎?"
  "對啊,只要穿得少一點,就可以免費進場;一進場就會有一票笨蛋排隊等著請我喝酒,在倫敦你去哪里找這种不花錢的娛樂?"
  "那……樂趣在哪里?"
  "就是跳舞、喝酒啊,總覺得這樣做就可以把煩心的事拋一邊了。"
  我笑出來。"你哪有什么煩心的事啊?你不要讓別人煩心就好了。"
  "啊,露娜,你不要這樣講嘛,像最近我都在操心你的事情耶。而且,來了几次好像就變成習慣了,一天的煩惱好像就應該是跳舞跳到累倒在床上,然后馬上睡得不省人事。"
  我搖搖頭,不再說什么。其實黛安娜也是很寂寞的吧,所以她用這种方法找一堆人來陪她,真是個逞強的女孩。
  我們在吧台旁,邊喝著啤酒邊聊天的時候,突然有人從后面搭上我們的肩膀,我們同時被嚇了一跳,叫出聲來。
  轉頭過去一看一一是布布德學長!
  我跟黛安娜互看了一眼,決定不理他,轉過頭去繼續喝我們的啤酒。
  可是他顯然不想放我們清靜,往前湊到我身邊。"可愛的露娜,你還在生气啊?不要生气了嘛,我親你一下好不好?"
  他的手竟然就這樣環上我的腰,并且噘起嘴就要往我的唇上親下來!我硬是閃開了,并且用嫌惡的口气回答:"少惡心了,我現在不想跟你有關系。"
  黛安娜還冷冷地加上一句:"而且還會變笨。"
  學長竟然像沒听到一樣,勇往直前地用那种自以為迷死人的微笑向我們示好。
  "真好,露娜,你總算肯跟我講話了,你不知道這几天我有多難過,因為你都不肯理我。"
  "不會吧,听說怀過得很好呀。"
  "怎么可能過得好呢?當你的笑聲從我的生活中消失了之后,我的人生就掉進了絕望的無底深淵,每天茶飯不思,憂愁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喔?是嗎?一我倒是每天都吃飽喝足,精神無比舒爽呢。"
  "所以你對我是那么地殘忍。可是這些我都心甘情愿地承受了,因為我做錯了事,這是我應得的懲罰。"
  "對啊你真是委屈,被我欺負得這么慘,難怪要找一堆女生來給你愛的慰藉。"
  "那是別人中傷我的,我的心里被你的美妙身影填滿,怎么可能再容得下另外的庸脂俗粉?"
  "是嗎?"黛安娜插了一句話:"你難道忘了,那天在學生會辦公室你還稱贊我比任何人都美麗哪,怎么今天就馬上變成‘庸脂俗粉"了?"
  學長轉過頭去。附在黛安娜的耳邊講了几句話。
  黛安娜听了之后,故意以极夸張、极不可思議的語气大聲說出:"啊?什么?你說等你把露娜搞走之后我們就可以好好相處了?你還說偷情比較刺激有趣,可以增加情趣?"
  學長尷尬地轉過頭來:"我剛剛跟她講的不是那些,我……我是在問她要怎么樣你才肯原諒我。"
  我歎口气,無奈地搖搖頭"連這樣你都要硬么嗎?你怎么會變成這樣狼狽不堪呢?一點都不像我當初喜歡上的那個神采奕奕、溫柔体貼的學長了。"
  "我還是我呀,一顆真心始終沒有變地在這里守護著你。"學長拉起我的手,強接在他的心窩上,深情款款地說著。
  我卻用力把我的手抽回來!"可不可以麻煩你不要再用那种惡心巴拉的白痴文藝腔講話?每一句話听起來都笨死了!"說完,我拉著黛安娜就要走。
  "不是,你們听我說,這一切我都可以解釋的……"
  "解釋什么啊?我想你連自己在講什么都不太清楚了吧?"
  后來學長好像還說了什么,不過我們不想再听,就逃离了那片被"笨"污染的髒空气。
  离開PUB出后,我跟黛安娜沒有講話,一路上靜靜地走著。
  后來是我先主動講點什么的。"黛安娜,你知道嗎?雖然之前我听過那么多那么多,可是今天親眼見到,還是覺得滿難過的。"
  "應該會很難過吧,他剛剛的樣子簡直就像一個猥褻的糟老頭在PUB里強和女生搭訕。"
  "可是,人真的會改變這么多嗎?他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除了外表長得還是他的樣子以外。"
  黛安娜思索了好一會儿,才又開口:"剛剛在PUB里太吵,讓我有點分心,不過,露娜,你覺不覺得,學長身上的气息跟以前的不太一樣?"
  "有,他一靠近,我就感覺到有一股陳腐又危險的气息,這是以前我從來沒感覺到的。
  "哈哈,對啊,那种危險感簡直就跟我爸爸和路西法身上的气息一樣——"黛安娜話還沒說完,我們就以又惊又恐的眼神互相看著對方:"魔鬼!"我們几乎是同時叫出相同的辭句的!
  我們顯然被自己的這個發現有點嚇到了,各自又沉默了一會儿。
  "我們……應該可以相信自己的感覺喔?"黛安娜小心翼翼地先開口。
  當時我的心情亂得要死,怎么樣都不覺得這是個可以解釋最近學長的一切怪行為的好答案,可是我的靈感應該不會錯吧?"我覺得滿可以相信的吧,不然我想不出別的理由解釋為什么一個人會在一夕之間變了那么多。
  "也許……雙重人格?"
  "不可能,我從來就沒有感覺到他的身体里面還有另一個靈魂,要是真有的話,哪有我感覺不到的道理?"
  黛安娜點點頭"我也知道啊,只是現在我們得到的結論大震撼了,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接受。"
  "你覺得我們要不要再去确定一次?"
  "不用了嗎,我應該不會對同類感覺錯誤的。"
  我微微頷首,"那……你覺得……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
  黛安娜苦笑著:"我們啊,連‘他’是打哪來的都不清楚呢,‘他’是什么樣的魔鬼、‘他’是屬于什么等級的,這些東西我連要查都毫無頭緒,更不用說是要怎么對付‘他’了。"
  "你覺得要是我們跟舅舅或是路西法求救的話,他們會不會來幫我們?"
  "這個,很難說耶。"黛安娜遲疑著:"我想,要是我遇到困難的話,我爸爸跟路西法是怎么樣都會幫我的啦,可是現在要是必須跟他們解釋前因后果的話,他們一定會知道這件事情多少跟我有關系;要不是之前我搞那個鬼把戲的話,你也不會跟學長鬧翻,說不定這個魔鬼就不會出現了。要是他們找不出那個把這個魔鬼召來的人的話,那這筆帳很明顯地會算在我頭上,他們一定不會理我,叫我自己解決的啦。可是露娜,你知道嘛,我的那些破本事用來對付地獄里的那些笨色鬼還有點用,可是要是現在這個魔鬼是‘大條’的那种……我怎么可能自己解決什么事嘛!"黛安娜講到最后急得差點哭出來。
  "唉,黛安娜,我們先不要急,冷靜一點。"
  "嗯,我們先想想要怎么查出他的來歷!"
  "對啊,知道他從哪來的、怎么來的,才有可能找出對付他的方法。"
  "呃……看眼睛,從眼珠的顏色可以看出來他的等級,魔鬼即使往到普通人的身体里面,還是沒法改變自己本來的眼珠顏色。‘’"好像眼學長以前的顏色一樣耶,咖啡色的。"
  "不可能啊,魔鬼的眼珠不會有咖啡色的,而且那种事情很簡單,他甚至不需用到魔法,只要用角膜變色片就可以達到他要的效果了。"
  "我們有机會看到他真正的眼珠顏色嗎?"
  黛安娜沉思了一會儿。"我可以用力瞪他的眼睛。要是他真的那么遜;要用到角膜變色片的話,那這個魔鬼的等級一定不高,被我瞪之后大概角膜變色片會當場破掉吧!哈哈!應該滿痛的,而且說不定他的眼睛還會發出‘啪’地,聲咧!"黛安娜老是這樣,話講一講就會開始進人自己的卡通世界了。
  "那要是他的等級是高的,不需要角膜變色片就能改變眼珠的顏色呢?"
  "哪……他就會發現我在用魔力瞪他、企圖要看穿他,然后他就會知道我們已經知道他占用學長的身体,然后就會想辦法開始對付我們。"
  "他會怎么對付我們啊?"
  黛安娜偏著頭想了一下。"各种可能吧,不過最終目的應該都是要消滅我們才對,畢竟我們知道了他的真實身分。"
  "那我可不可以問一下,為什么一個魔鬼要占用人類的身体啊?有什么好處嗎?我以為對魔鬼來說,這种會滯敗的閃身足很難用的耶,跑不快,又不能飛,壽命還這么短。"
  "嗯,我也這樣覺得啊,我想大部分的魔鬼都是這樣覺得的吧,不過你知道很久以前,神、人、魔之間訂了一個條約?"
  "當然知道啊,神界和魔界之間互不干涉,并且都要盡力維持人界的安宁。"
  "不過你也是知道的唆,不管在哪一界啦,法律是訂給那些會遵守的人看的,至于那些不守規矩的,法律就拿他沒轍了;所以在魔界不守規矩的那一些,就會跑到人界來作亂哄。"
  "人界對他們來說誘惑很大?"
  "不錯啦,你想想看嘛,那些既然不想遵守法律,自然就得不到法律的保護,可以想見他們在魔界過的生活是相當差的,不是一些亡命之徒,就是只會做一些下三爛的事情的小癟三;他們在魔界的生活過得不好,當然就會覬覦人界优沃的生活峻。而且他們躲在人界,也比較不容易被神界或是魔界的執法者發現,一被抓到侵人人界。扰亂人界的安宁,可是要永遠關到魔界的地獄呢。"
  "就是你被舅舅處罰的時候要去幫他們掃廁所的地方?"
  黛安娜以痛苦的表情點點頭。"不過我去的地方好像關的只是一些小角色,真正'大條'的,才不可能讓我這樣隨便就可以看得到喲。"
  "他們沒想過在魔界過好的生活?"
  "怎么可能沒有?不過你想想看嘛,人是不是比魔鬼容易控制得多?像你那個笨學長啊,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就被傻傻地占据身体了,一點點的反抗力都沒有。"
  "因為……因為學長很善良啊,他才不懂得要防備什么呢。"這個理由實在牽強,害我自己都愈講愈心虛。
  "喔喔喔,露娜,你真不是普通喜歡學長呢,連這种事都可以幫他么一個怪理由出來。"黛安娜伸手在我臉上刮了一下。"不用幫他找理由啦,我當然也是知道一個普通人要是碰遇上魔鬼,也只能傻傻地任他擺布了。"
  "所以你覺得現在這個占据學長身体的魔鬼單純地就是想來當當人?"
  黛安娜考慮了一下子。"好像也不是這么絕對耶,魔鬼一直是以‘和上帝相抗衡’的力量的地位存在著,但是事實上,神界那邊的力量怎么樣就是大一點,那魔界那里就很不甘心啊!不甘心歸不甘心,人家就是力量比你大嘛,力气大的講話就大聲呀,所以當時條規大部分是神界擬定的,魔界也只好乖乖接受。不過我是知道他們里面有一些對條規心生不滿,在找机會控制人界;他們想,三界取得二界之后,他們就變得有力量對抗神界啦。不過這种魔鬼還是少數啦。"
  "這种的話……做事就會特別凶狠唾?"
  黛安娜點點頭。"我听我爸爸說過唷,他們會毫不留情地把被占用的那個人的靈魂消滅掉,所以那個身体事實上算是死亡了,只是那些魔鬼用他們自己制的油膏維持身体的運作,直到他們找到下一個他們想強占他身体的人;當然他們一离開原本被占据的身体之后,那個身体就會迅速腐敗變爛。"
  我听得惊恐不已,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只能呆呆地望著黛安娜。
  黛安娜伸手把我的嘴巴合起來。"唉,露娜,你不要嚇得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學長要是早几個月看到你這种拙樣,應該怎么樣都不會愛上你吧!"
  "你還有空跟我開玩笑,你明明知道我在擔心什么的!"
  "我當然知道啊,你在擔心學長要是被那种最惡劣的魔鬼纏上了該怎么辦?不消滅他不行,畢竟他是坏魔鬼;可是一旦他被消滅了,學長的身体就會當場坏掉,而且靈魂老早就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了。"
  "你不能否認有這個可能呀。"
  "我又沒說他一定福大命大,絕對不會碰到這种事,可是你現在就在擔心那种最坏的情況,一點意義也沒有啊,畢竟我都還沒瞪他的眼睛一下呢!"
  "要是他是小角色,我們可以自己解決吧?"
  "我們可以回家找奶奶跟姑姑的咒語書或是藥書什么的,我想里面是會有一些除魔方法啦。"
  "有用嗎?"
  "喔,露娜,你好遜唷,那些書你應該多少也看過一些吧?怎么什么都問我?你是女巫耶!"
  "可是……可是人家之前怎么會想到有一天會碰上這种事呢?所以我看的都是那种‘變漂亮’啦、‘心情好’啦、或是‘希望遠方愛人快快出現’的咒語嘛,而且媽媽跟婆婆也沒有說著女巫就一定要知道那些呀。"
  "好啦好啦,反正我就是惡毒心腸啦,所以整天都專門記一些害死人不償命的咒語!誰像你女巫做到這樣,成天做粉紅色的玫瑰夢啊?"
  "啊,好了啦,不要嫌棄我了嘛,我也覺得自己很沒用啊,該做點什么的時候卻是什么忙都幫不上。"
  黛安娜得意地笑笑。"看吧看吧,坏心腸還是有好處的啦,你們以后不可以整天念我了喔。"
  我點點頭,歎了口气。
  黛安娜走過來摟住我的肩。"我知道露娜現在真的很緊張,我也是呀,我一直在想,要是那是一個等級太高的魔鬼,我會的那一點點魔法不能對付他該怎么辦?可是我們現在先不要有任何的預設立場,一切都等弄清他的底細之后再說好不好?而且要是真的不行的話,我爸爸和路西法一定不會見死不救的,他們只會對我生气的啦,大家平常都那么疼露娜,就算不救我,也一定會想辦法保護你的。"
  我輕輕點了一下頭。"媽媽和婆婆多少也會幫一點忙的吧。"
  我們就這樣一邊聊天一邊散步地走回家里,才剛到門口,我就知道不對了:"完了!"
  "啊?"黛安娜還傻傻的。
  "你沒感覺到嗎?媽媽和婆婆都不在了啦!"
  黛安娜經過我的提醒才嚇了一跳,"對!我感覺不到她們在屋子里的气息了!"
  一我們沖進家門,就看到客廳的茶几上放了一張紙條和一把鑰匙:

    我們要去旅行,在黑夜,伴著星光去看看東方的漂亮的夜,妥睡
    明晨不再彷徨
    眼神之光迸出無限力量
    鑰匙領你進入神秘知識殿堂

  "故意的?"黛安娜看完了紙條,對我挑挑眉。
  "百分之五万一定是!那兩個低級邪惡見死不救的老巫婆!"
  "哇!還說要去東方呢!應該是去了日本吧。婆婆最近迷上日本料理。"
  "太低級了!她們明明知道我們遇上麻煩了,然后她們不想理我們,所以就狠心丟下我們自己去玩!"
  黛安娜看我這么激動的樣子,不禁笑彎了腰。
  "露娜,你先不要這么生气嘛,反正我們早就預想過姑姑和奶奶一定不會理我們的啊,只是我沒想到,她們還一舉逃到那么遠的地方。"
  "簡直就是不可原諒!我……我要念咒語詛咒她們!"
  "算了吧,像我們這么遜,她們才不當一回事哩,而且還會因為我們用的方法太遜而嘲笑我們。"
  "不幫就算了嘛,還逃走,好像就是料定我們一定沒辦法自己解決,怎么樣都會求她們幫忙似的。"
  黛安娜歎了口气。"可是事實就是這樣啊,要是她們在的話,我們一定一開始就會求她們幫忙吧,可是現在禍是我惹出來的,我好像要自己負責了。"
  "要是對方是大惡棍怎么辦?很危險耶!"
  "要是真是那樣的話,不用我們開口,她們一定也會主動幫我們的吧。而且你看這張小紙條呀,寫得并不會很糟的樣子那,好像是事情會好轉的感覺。"
  "是嗎……"
  "嗯,我相信我解讀得沒有錯,所以我們今天先去睡覺吧。儲備好体力"明天我才能看出那個魔鬼的來歷呀。"
  我答應了,"黛安娜,你好勇敢唷!"說完,走過去拖著她。
  "其實我真的很怕,怕要是那是一個可怕的魔鬼,到時我無法控制,而且救不了學長該怎么辦?不過禍都闖出來了……"
  "那我們一起加油,明天都要勇气十足地到學校去唷。"
  "嗯"現在黛安娜乖乖地躺在我身邊睡覺,像一只可愛小綿羊一樣,我很高興我們又恢复了以前的親密。
  而且,明天我們要一起作戰。

  烏云很厚,看不到任何晴朗的天空
  早上還在想不知道要到哪里才會碰見學長,沒想到中午時才剛進學校的自助餐廳就看到他了——如同他這一陣子最熱中的,他正在跟圍著他的一群女生講話。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黛安娜,你現在覺得還好吧?"
  "很好啊,好好睡過一覺之后突然什么煩惱都沒有了,真是不記恨的個性啊,嘿嘿。"
  "嗯,看起來你是真的不太緊張,還會講這么難笑的笑話。"
  黛安娜做出要掐我脖子的樣子。
  就在這個時候,學長看到我們了,又是一副大情圣的樣了,還遠遠拋過來一個飛吻;我赶緊拉了黛安娜轉過身去,假裝沒看到。
  "他惡不惡心啊?"黛安娜故意一臉快要吐出來的樣子。
  "哎呀,你不要這樣嘛,這樣做的又不是學長,是一個不知道打哪來的魔鬼耶。自從看出我們看到的其實不是學長本人之后,我又變成好心小姐了。
  黛安娜不以為然地聳聳肩,咕噥了一句。"沒定力的人才會被魔鬼附身。"
  我們選了离學長有點遠的位置坐下,隔著人群偷偷地觀察他。
  "黛安娜,你等一下要念什么咒語嗎?"
  "不用,我只要專心看他的眼睛就可以了。"
  "不會有什么問題吧?"
  "應該不會,我會盡量把我的魔力壓到最低,這樣的話,雖然我要久一點才會感覺到他的等級和來歷,可是我發出的气息也會因為我們和他之間距离遙遠而被沖淡,他也才不會發現這里有他的同類在觀察他。"
  黛安娜說完這段話之后就不出聲了,她只是定定地看著學長的眼睛,我等了好一下子,才終于見到她眨了一下眼睛。
  我做了一個詢問的表情。
  "我不敢看他太久,怕被他發現,可是可以感覺得到他不是等級很高的魔鬼。"
  "所以說,其實他不會太可怕嘍?"
  "嗯,這种低級的魔鬼通常只是想偷偷混在人界過舒适优裕的生活,至于戰斗力……應該只是還好而已,而且你看他表現出來的那种笨樣,我想他以前在魔界大概是那种被瞧不起的小癟三吧。"
  "那就是說,不難對付嘍?我們有希望解教學長?"
  "我們回家翻翻姑姑和奶奶的書好了,應該有一些咒語或毒藥是可以傷害這种笨魔鬼的。不過還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學長自己本身的意志力,現在他的身体被另一個靈魂占据著,但這個魔鬼并沒有足夠的魔力消滅掉原來的靈魂,所以只好讓他靜靜地沉睡著。"
  "所以我們要先喚醒學長的靈魂,他才能把這個魔鬼赶出他的身体?"
  "嗯,我想一般人不會有那么大的力量可以自己把魔鬼赶走,不過要是我們可以成功喚醒學長想要脫离魔掌的意志力加上我們從外的幫助該是可以把那個魔鬼赶走的。"
  "那我們要先找到喚醒學長靈魂的咒語?"
  黛安娜點點頭。"姑姑和奶奶留了書房的鑰匙給我們了,我想,答案一定就在那里的某本書里面。"
  "那我們現在回家找?"
  "不行啦,我們要跟平常都一模一樣啊,正常上學、正常回家,不能出現任何比較不同的舉動;雖然這個魔鬼的等級不高,可是他總是魔鬼呀!他一定可以感應到我們是跟平常人不一樣的,要是我們再出現跟平常不一樣的行為,就會被怀疑的啦。"
  "那就只好等到放學唆?"
  于是接下來我們就沒事做了,只好買了一堆東西開始吃吃吃;黛安娜以不變的口吻嫌棄著學校里的食物,并且慫恿我跟她一起出去吃一點好吃的。
  "是你自己說我們都要跟在常一樣的耶,怎么又說要跑出去吃東西?"
  "可是,我平常就常常中午跑出去吃呀。"黛安娜不好意思地說。
  "你到底是來倫敦享樂,還是來念書的啊?"
  "我想,應該跟念書——沒什么關系啦。"
  "好白痴唷!大老遠跑來這里花錢。"
  "唉,我現在可是盡心盡力地在幫你耶,要是只有你一個人的話,一定又是搞得手忙腳亂,還是不知如何是好咧!"
  "哇!黛安娜,你很狂唷!要不是你跑來這里亂搞一气的,現在會變成這种樣子嗎?講得好像這個麻煩是我自己惹來似的。"
  黛安娜看我有點不高興了,赶緊挖了一大口草莓冰淇淋塞到我嘴巴里:"露娜不要生气嘛,我每天都在深深地忏悔呢。"
  "哼,要是你真的知道忏悔是怎么回事的話,就不會有那么多的倒霉人被你整了啦。"
  "是他們自己前仆后繼地來被我玩,又不是我自愿要欺負他們……"
  "對對對,我跟學長就是皮在痒,所以才會主動找你來幫我們做那种愚蠢到了极點的小試驗,也才會搞出這么多麻煩,沒錯,這一切都是我們自己不對!"
  我似笑非笑地瞅著黛安娜,她一句話也不敢吭,乖乖地低著頭,吃了一口桌上的意大利面。
  "等一下!那不能吃的啦!"就在黛安娜快要把面放人口中的時候,我突然大叫了一聲。
  黛安娜不明所以地望著我:"怎么了嗎?你剛剛不也在吃?"
  "因為我是‘英國人’啊,所以才能把這么難吃的東西放到嘴里;可是像你們‘紐約人’就不一樣了。一定要吃美食,不然嘴巴跟胃都會爛掉。"
  這時的黛安娜簡直快要哭出來了,她手足無措地,支吾了半天說不出句話。
  "露娜,你、你……我、我……你、你……不要再諷刺我了啦。"
  "黛安娜,"我拉起她的手,一本正經地說:"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講話口吃耶。"
  黛安娜委屈地癟癟嘴,不敢再說什么,小可怜似的縮到椅子里。
  "好啦,我們該去上課啦,上完三堂課我們就赶快回家查書吧。"
  黛安娜點點頭,不發一語地站起來,跟在我身后走著。
  我冷不防地親了她一下。"我真是太喜歡看你這种可怜兮兮的樣子,真是太可愛了!"
  黛安娜被我的這個舉動逗笑了,可是又還想繼續裝可怜,死忍著不敢笑出來,我伸手刮刮她的臉,她終于忍不住噗哧一笑。
  "哎呀,露娜,你很討厭那,于嘛一直嘲笑我啦。"。
  "就說了嘛,很可愛呀。"我若無其事地回答,并且假裝看不到黛安娜吐的舌頭。
  上完無聊到了极點的英國文學史我們就赶快沖回家,拿了媽媽和婆婆留下來的鑰匙就往書房里鑽。
  "這么多,要從何找起啊?"黛安娜望著滿室的書感歎著。
  "嚦,我記得跟'驅魔’有關的是在這一區啦,我們就從這里面找吧。"
  "一本一本翻啊?每一本都好大本耶。"
  "對啊,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而且還不一定找得到,而且找到的還不一定可以用。"
  第一階段比較簡單,我們要找的是喚醒沉睡的學長的咒語,我們找到了三個,都是可以喚醒体內被禁銅的靈魂的咒語。
  "這個好像不太可行喔,它說要在‘被施術者的背上畫神秘大六角’。神秘大六角是沒問題啦,可是我們怎么可能隨便跑到學長旁邊,然后還胡亂地在他背上畫一些怪圈,那個魔鬼一定會察覺的。"
  "那這一個呢?我們要老一點藥讓他喝下去,配合咒語,可以讓人侵者短暫人睡,另一個靈魂會自動醒過來。"
  "好像比較可行,不過藥材好像不好找,‘冬眠時的熊身上拔下的熊毛’,不知道婆婆的藥材間里會不會有?"
  "會吧,那個怪老太婆,什么東西她會沒有?"
  "有當然是最好啦,"我頓了一下,突然又想到一件事:"要是我們真的做好了,要怎么讓他喝下去?"
  "很簡單呀,如果由我們自己拿給他當然是不太可能啦,之前都不理他的,現在突然主動拿飲料給他喝,他一定會起疑心。不過我們可以隨便找路邊的一個女生拿給他啊,反正那种色狼,一定是來者不拒的。"
  "可是我們必須在旁邊啊,因為讓魔鬼的靈魂昏睡的時間不常,我們要在那個短暫的時間里确定學長的靈魂的安全。"
  "而且還要确定他有足夠的意志赶走魔鬼的靈魂。看來這個辦法只是比前一個簡單一點點而已……"黛安娜陷人思考。"第三個呢?是什么樣子的?"
  "這個……呢……我覺得我們去找安琪拉還比較有可能。"
  "你的意思是說,要召喚一個精靈,潛入學長的夢中,因為沉睡的人一定會不斷作夢,然后我們透過那個精靈,把我們要解教學長,并且需要他協助的事情告訴他?"
  "嗯。所以這其實又一個召喚夢精靈的咒語。"
  "那簡單呀,去把安琪拉找來呀,我們甚至連咒語都不用念。"
  "可是,"找猶豫著。"她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做。"
  "那別的夢精靈也有自己的工作呀,你怎么就不會不好意思去打扰他們?"
  我想想也對"你可以感應到她嗎?她現在應該還是在法國的普羅旺斯。"
  黛安娜閉上眼睛,我也閉上眼睛。不多時,就看到安琪拉了。
  好久不見,我們高興地抱在一起,又叫又跳的。
  "我好想好想你們唷!"安琪拉感動得飛來飛去。
  "誰教你一直待在法國,也不來找我們。"
  "那你們也可以來找我呀!圣誕節來我這里過好不好?我做很多很多東西給你們吃。"
  "啊?要去那個鄉下地方啊?不要啦,你來紐約嘛,你好久沒來了。"黛安娜顯然對安琪拉的這個提議不是很贊同。
  "不會無聊啦,很溫馨又舒服呢,才不像紐約到處人擠人的。"
  "我也覺得去普羅旺斯好。"好吧,我承認我真是愛吃,想到安琪拉要做菜就忍不住了,那可是鄉村天然食材和超厲害料理技術的完美結合呢。
  "露娜,你再這樣吃下去一定會肥死的。"黛安娜就是會故意講這种話。
  "好啊、那你不要來啊,那你不要吃安琪拉煮的菜啊。
  黛安娜向我吐吐舌頭,但我知道她其實也是受不了美食的誘惑的,尤其是在倫敦被這些她認定的"狗食"摧殘了這么久之后。
  "我說,"在一旁的安琪拉發話了:"你們特地來找我,不是只為了跟我討論圣誕節要怎么過吧?"
  "要是可以只討論這种事就好了,"一句話把我跟黛安娜拉回現實。
  我們倆開始一人一句地把事情簡要地跟安琪拉講解了一下,然后用無助、哀求的眼神望著她。
  "所以,你們希望我可以到那個布萊德學長的夢里,跟他講述一切的情況?"
  "嗯,而且還要告訴他,我們需要他自己的意志力的幫助,才能把他從那個魔鬼的掌控中救出來。"
  "好啊,這個不難,我應該可以做到吧。"
  我們感激地抱住安琪拉,分別在她的兩頰重重地親了一下。
  "你們等我?"
  "嗯,我們會在這里等,你自己要小心唷。"
  安琪拉笑一笑。"放心啦,就跟我每天晚上做的工作一樣嘛。"說完之后她就消失了。
  等了一下子,我有點著急了。"安琪拉不會出什么事吧?"
  黛安娜倒是輕松得很。"她能出什么事?她自己都說啦,這就是她每天晚上做的工作。你有耐心一點嘛。
  "我才不像你一樣那么冷血咧,我在關心她呀,說不定……說不定那個魔鬼會發現安琪技,然后一气之下對她和學長不利。"
  黛安娜無可奈何地笑一笑。"你自己說說有沒有可能嘛,她現在要進去的是學長的夢,那個魔鬼是干扰不到的。"
  "我……我知道嘛,可是我們怎么知道會不會出現什么特殊的意外呢?"
  "呃……我想,這真的滿難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夢世界是獨立在神入魔三界以外的渾飩地帶。"
  "黛安娜,我真的很笨喔?"
  "哎唷,不是啦,我們露娜一點也不笨呀,只是現在太心急了啦。"
  就這樣一直等著,我甚至開始怀疑這种等待即將要變成永琱F,才終于等到安琪拉回來。
  我有點害怕听到不好的結果,遲遲不敢開口詢問情況到底怎么樣,正在猶豫間,反倒是安琪拉自己先說話了。
  "我都跟他說過了。"
  "他……還好吧""不錯啊,不過因為他是因為有一個強大的外力干扰所以才睡著的,所以他的夢沒有內容,他就是感覺自己在一個無邊無際的虛空中。"
  "他……會不會很害怕?"
  "我想一般人應該都會覺得這种情況一點都不有趣吧,一覺醒來之后發現自己在一個暗得要死的地方,然后接下來他就會發現那里的重力跟平常不太一樣,走起路來還輕飄飄的咧;不過可以走路也沒有什么用就是了,因為不管他怎么走都看不到任何不同的景物。"
  "所以到底學長覺得怎么樣嘛?"
  "就……沒怎樣啊,傻傻的。"
  "傻傻的?"
  "嗯,他應該是發現不管怎么樣都逃不出去那個虛空吧,所以就放棄了;我看到他的時候他就四仰八叉地躺著,眼睛滿無神的。"
  "好可怜唷,他……有沒有變得很憔悴啊?"。
  "怎么可能!"安琪拉一副"露娜,你真是笨了不少"的表情。"那是夢耶,夢里是沒有時間的,是永琲滬礡C"
  "然后你就把事情跟他講了?他相信嗎?"
  "唉,哪有人一開始就會相信這种事的?他傻傻地听我把事情講完,然后嘴巴愈張愈大,一臉很仿煌的樣子,我知道他覺得這一切應該都是他的幻覺什么的,可是我說的事情又太真實,他就不知道該怎么辦啦。不過最后他還是選擇要相信我啦,畢竟人在那樣無助的環境下,一定會想盡辦法抓住任何有可能的小小希望的。"
  听到安琪拉的這句話,我吁了一口气,事情總算有小小的進展了。
  "你有沒有跟他說要是要救他出來的話,還需要靠他的幫忙?"
  "說啦,我跟他說,露娜和黛安娜會想辦法救他,不過他自己的意志力也是很重要的,教他要一直在心理默念‘我要逃出去’。"
  "安琪拉,這次真的好謝謝你唷。"我緊緊地抱了安琪拉一下。
  她拍拍我的背。"我很高興可以幫露娜的忙呀,不過我可以做的也只有這樣子了,接下來的才是真正最難的部分,你們一定要自己努力唷。"
  我點點頭。"我們會加油的。"
  "黛安娜,你也沒問題吧了"安琪拉不放心地又問了一句。
  黛安娜笑笑。"我怎么叫能有什么問題?我的膽子可是比露娜的大多了。"
  "好啦,那我就先走啦,也差不多是我開始工作的時間了。"
  "啊?安琪拉,你要走啦?再多陪我們一下嘛。"
  "我也想和你們多聚聚呀,可是我每天晚上都有工作要做,露娜,你是知道的呀。"
  "我知道呀,可是,我是想,好久好久沒有看到你,才剛見不久,又要分開了。"說到這里,我的聲音已經有點哽咽了。
  安琪拉親了我一下。"乖嘛,你們現在加油把學長救出來,然后圣誕節的時候一起到普羅旺斯來玩,好不好?"
  "安琪拉,你一定要做很多很多好吃的東西給我吃唷,你看這里的東西害我變得這么瘦,連胸部都變小了。"黛安娜突然插了一句搞笑的話。
  "哈哈哈,好呀,就這么說定嘍!"
  我們三個抱在一起抱了很久,終于安琪拉依依不舍地离開了。
  睜開眼睛,書房里已經昏暗,應該已經是晚上了吧。
  "露娜,我肚子餓了。"黛安娜睜開眼第一句話竟然就跟我講這個。
  "你剛剛不是才說這里的東西好難吃。害你的胸部變小了?"
  "可是奶奶煮的例外呀,每一樣東西都好好吃唷。"
  "有吃超過五次?"
  "哎唷,怎么這么凶嘛,我回家的時候都有偷吃冰箱里的東西呀。"
  其實黛安娜也是很了不起的啦。老是可以這么不計形象地亂講話。
  "不過你不用指望我就是了,你也知道我在這個家的地位比較偏向‘米虫’那一邊的。"
  "可是我很餓,我一定要吃飽才有力气接下來的工作。"
  "可是你也不想出去對不對?那我們叫外送的好了""那我要壽司。"黛安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迅速指名。
  "你好低級唷,其實你老早就想好了吧,就算我不講要叫外賣,你也一定會堅持要叫。"
  "可是我知道你一定會講呀。"
  我瞪了黛安娜一眼,走到桌邊,查了一下電話簿,准備要叫壽司外賣。
  "叫高級壽司四人份的唷。"黛安娜還不忘叮囑一句。
  "你少來了,只有我們兩個人那,吃不完的啦。"
  "可是我在紐約都是一個人吃四人份的呀,現在已經吃得比較少了。"
  我愣了一下。"真不好意思委屈你了,那我們叫六人份吧。"
  黛安娜對這個提議顯然覺得很興奮:"好啊,反正你每次都吃一點點而已,剩下的就都是我的了。"
  心一橫,我就真的訂了六人份。
  壽司不久就送來了,我們邊看著電視邊吃東西;黛安娜真的很恐怖,一個人愉快地把五人份的壽司吃得干干淨淨。
  "好啦,吃飽啦,我們繼續去書房查東西吧。"黛安娜迅速地吃完又迅速地准備開始工作。
  "茫茫書海,我們要找到哪一天啊?"
  "哎嘛,露娜,你真是變笨不少,談個戀愛就變成這樣,看來我沒有喜歡任何人其實是正确的。"
  我們就翻書呀,覺得特別有感覺的那一個咒語或毒藥就可以拿來試試看嘛,反正頂多就是試了沒用而已""可是那個身体是學長的耶,要是用了一些毒藥什么的,會不會破坏掉那個身体啊?"
  "呢……這個呀,好像也有可能唷。"
  "所以我在擔心這個呀。"
  "要是真的會那樣的話,就那個時候再拜托奶奶幫學長調一些讓身体恢复健康的藥嘛。那時她們應該回來了吧?"
  "誰曉得!就憑她們這次隨隨便便就把我棄之不理的坏心腸來看,說不定她們還會故意環游世界一周才回來,學長哪等得到那個時候?"
  "不過我們現在擔心這些都沒有用呀,說不定只要找到一個簡單咒語,隨便念一念,那個魔鬼就要落荒而逃了,也不需要奶奶和姑姑出手。"
  "所以我們現在赶快開始工作?"
  黛安娜點點頭。"這個比較實際啦、’"我們于是又重新窩回書房里開始翻書。
  時間過得飛快,一下子就是半夜兩點了。
  "黛安娜,我們該去睡了啃,明天還要上課呢。"
  "嗯,今天先這樣好了,你有沒有翻到什么覺得可以用的?"
  "五個。三個咒語,兩种毒藥。"
  "我也差不多,我找到四個咒語。"
  "哪我們都要試試看嗎?"
  "毒藥現在是不太可能做了啦,不過咒語我覺得明天都可以去試試看。"
  "趁學長不注意的時候在他背后念嗎?哪會有風險唷,要是好死不死地那個咒語就是對的話,那那個魔鬼會很痛苦,倒在地上扭來扭去,要好一陣子他才會被完全消滅掉,這段時間大家就會看到學長倒在地上大吼大叫的。"
  "也是……這有點麻煩。"黛安娜稍稍想了一下。"不然這樣好了,我就借口要跟他討論學生會的事,把他找到學生會辦公室,然后再偷偷念咒語,這樣就不會有人看到了。"
  "只有你一個人?那很危險的啦,要是他發現,然后很生气怎么辦?"
  "那……你可以等在外面嗎?一發現有事的話就馬上進來幫我?"
  "可以,我們先約好時間,你跟學長進去辦公室之后我就會在外面等。"
  "那就中午嘍?"
  "好,我所以我們現在要先把咒語背熟。"
  我跟黛安娜快速地把咒語背起來,這小到大我們第一次這么快就把咒語背起都是心不在焉地邊玩邊背,然后就背得七零八落的,媽媽和婆婆念到最后已經都不想理我們了。"
  "欽,露娜,我想,姑姑一定會很傷心吧。"
  "她傷心什么?"
  "從小她叫你背咒語你都亂背,完全不把她當一回事,可是現在為了男朋友,竟然可以這么拼命。"
  "你怎么這樣啊,禍是你惹出來的,本來應該是讓你自己善后的,我現在這么拼命可是為了幫你唷。"
  黛安娜一副"少來了"的表情,似笑非笑地繼續背著咒語。
  "哼哼哼,不相信也可以呀,那我不要幫你了。"
  "可以呀,反正你那么狠心,可以讓可愛又可怜的表妹獨自一人面對可怕的魔鬼,那你也一定可以狠心地讓跟你沒什么關系的布萊德學長永遠被禁銅在荒涼虛無的夢里了。"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這是黛安娜的激將法呢?就是不理她。
  "露娜,你理我嘛。"
  "不要,我是狠心的女巫。"
  黛安娜假裝嗚嗚哭泣了一下。"真的好狠心唷""好啦,不要鬧了啦,早點背完早點去睡覺今天我好累唷。"
  終于把工作做完,我跟黛安娜掙扎地爬到二樓,互道晚安。

  ------------------
  書擬人生(http://bookli.shangdu.net) 小曼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