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9節


  “喂喂,告訴你們一個天大的消息!那個法國老頭杰洛狄尼忍不住要來万里尋妻了,更重要的是他最帥的小儿子也要跟著來哩!”課花揮動著紅到惊人的十只手指頭,又在到處嚷八卦。
  “你高興個什么勁?尋妻又不是尋你,小儿子最帥也輪不到你夾來配!”痘花挪動更見惊人的肉粽身材,更犀利麻辣地吐槽。心中的哀怨和外型的寬度,呈絕對正比。
  “你——”
  “怎樣?”
  “你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你沒吃過榴蓮也該知道榴蓮臭!”
  是每日一吵時間,但不知道在吵什么?因為,再也沒有無辜的第三者,可供她們共同遷怒、泄憤了。
  阿妹已經一個禮拜不見人影。課花痘花不禁同時垂頭喪气,連架都吵得沒有從前帶勁,因為沒有這位受難者,吵得實在不痛快、不精确。
  孟鈴鈴也覺得好沮喪。
  本來想向阿妹炫耀自己那一天千載難逢的桃花運……但她這次失蹤得更久了。她憋了七天、整整七天呀……
  ***
  “整整七天,云裳會去哪里?”
  管浩仰也一樣焦急地在找尋她。
  這一個禮拜以來,他終于能夠靜靜思考一些事情。當她面對他,回應有關那個外國男人的事時,她是鎮定自若、真誠堅定的;但只要一提到有關“汪嘉駿”三個字,她就神色一變,明顯得欲言又止,表情更是一片心虛內疚。
  這個差別是當時激動的他所沒有細想的,而現在想來特別迥然清楚。
  所以他的敵人,看來還是只有汪嘉駿——再三反复思索,心中愈來愈篤定。
  只是,不管云裳何時才會出現,他們兩人長久下來穩定的關系,真的是被姓汪的介入了;而且影響力之大之深,使他對未來愈來愈沒有把握……這個三角習題他的胜算看似不大呀,畢竟云裳從來沒有隱瞞對他如兄長的想法……但只要一想到爭不過才出現的男人,仍教他情何以堪?
  他還是無法擺脫這個注定的痛苦。
  而汪嘉駿也急得滿心發狂,怎么樣都找不到她。
  愈冷靜下來,愈感覺到她的單純以及真摯不斷浮現在腦海。不論以前她用何种面貌呈現,她都一再擁有這种特質——只怪他太心急了、脾气太差勁了,心胸太狹隘了;雙眼不但被誤解蒙蔽,理智更是被嫉妒燒光。如今點滴回想,他實在是有夠爛的情人……
  情人?她還能對他認定這點嗎?他已經不敢奢想,只求她可以給他机會,讓他挽回,不管要用多久時間。
  保持距离才能看得更清楚,這是她失蹤的用意吧!
  她還是比他這個愚鈍可惡的男人聰慧、敏銳,有遠見得多了……但是,現在說什么都沒有用了。她就像一朵云彩消失得無影無蹤,她會飄到哪里呢?
  江嘉駿几乎忘了還有好多正事。
  今天下午要召開一個臨時動員會議,不,應該說是一個盛大的歡迎會。原來是法國佬杰洛狄尼今天中午才通知,說他已經到達台灣了。
  整個震宇的高階主管,都猶如進入備戰狀態,連老板倪傲天也慎重其事下令,与會者千万不可有一個遲到,而且所有會場的布置、食衣住行的安排、吃喝玩樂的招待……簡直是急速動員,發揮最高效率,樣樣齊備又頂級。
  那老頭來台灣到底為了什么?震宇不是老早就回复,找不到那個救他的女恩人嗎?而那筆大生意,他也因此斬釘截鐵地說,不會和震宇合作了。難道他又回心轉意?
  而且据報,他真的帶了他小儿子來了。
  那老頭的想法實在沒有人可以捉摸得住——呼風又“換”雨,給雨又要大晴天,真是一個古今罕見的大怪胎。誰知道他沖來台灣到底要做什么、在想什么?不過既然來了,還指名要再找震宇,老板當然高興得很,就算有一絲一毫的希望都是好事。
  但是汪嘉駿和管浩仰卻完全不這樣想。他們只有一個念頭:
  第四個男人又即將要進來攪局了。
  他們的腦袋還不夠一個頭兩個大嗎?情敵多成這樣子,他們的情路真是艱辛坎坷、毫不順利呀,更重要是女主角真的是杳然無蹤了。
  若倪傲天知道那女人,正是他女儿的話……不知下巴會掉下几公尺?
  ***
  “不好意思又來打攪各位了。”杰洛狄尼依舊用法文客套地說。
  這人真是標准的愛用母語,即使英文已經是全球通用語言,他也不屑說任何一句。
  大家也很客套地用燦爛的笑容回應,他正是鳥為食亡、人為財死啊!只有汪嘉駿和管浩仰的臉是臭臭的。
  原因無他,實在是長得一臉大鼻子小眼睛的杰洛狄尼,怎么能生出一個帥成這樣的儿子?簡直是布萊德彼特和強尼戴普的集大成啊!太沒有天理了吧?云裳會對這种男人心動嗎?……
  雖然已經深知她是有內涵、有智慧,不是只看男人外表那么輕浮膚淺的女人,但是對方條件看來真的不錯呀,她又有什么理由不考慮呢?云裳雖然長得清秀脫俗,但天底下各式各樣的美女那么多,這點根本不是絕對的吸引力所在。
  她最可怕的吸引力,是男人只要一和她相處,就會情不自禁被她內在的美好特質深深吸引,而她自己還渾然不覺自己的魅力……這种“愛上”才是最穩固、也最危險的。只要是身為男人的,都清楚這一點:喜歡一個女人的外貌很容易,但若真的喜歡上一個女人的內心,那就注定了你的陷溺。
  汪嘉駿和管浩仰愈是想,心情就愈是沉重,因為他們都是典型的“受虐者”,而且還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受虐,怪不了任何人。
  “各位,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最愛的、最听話的好孩子——安東尼昆。這次他特地陪我來台灣,幫忙我處理許多事情。”一听到“處理事情”,倪傲天和手下人的眼睛都為之一亮,這其中必定少不了好處。
  “杰洛狄尼先生,有什么是我們震宇可以效勞的,你別客气,請盡管說。”倪傲天當然更不忘藉著机會提到正題:“之前的那筆生意,若你還是愿意交由我們震宇來負責辦理,那就更是我們的榮幸了。”
  倪傲天真是標准在商言商的生意人呀,而且個性還更是海派,有話直說。
  杰洛狄尼那老頭又是莫測高深在微笑著。真是一只居心莫測,十分難搞的笑面虎。
  “一切好說好說,我們的生意是有起死回生的可能,只要你們先做到下面這一點。”
  果真有轉机,“先”做到?也罷,別說先做到一點,就算十點都奉送,只要有任何机會就好。“請說,我們沒有做不到的。”倪傲天又生龍活虎了,而且習慣性地夸下海口,早就忘了之前找不到那女人的窩囊紀錄。
  “我要震宇幫我找到一個人。”杰洛狄尼又笑笑,仿佛不想點醒他。
  “呀,又來了?那個救命恩人嗎?”倪傲天這才面有難色,終于恢复記憶了,所以神气一下消散。
  “這次不是那個女人。”
  “那是誰?”
  “一個金發碧眼的,和我同文同种的男人,他叫亞歷山大陶斯李奧畢諾亞許。”法國人的全名真是又臭又長啊。而且杰洛狄尼和他的儿子竟然同時換上嚴肅的表情。
  “這個人實在太過分,我們必須處分他。”安東尼昆說話了。
  “沒錯,他嚴重地對我的身心造成難以估計的傷害及損失。”杰洛狄尼竟然是憂傷又气憤地在說這些話。乍听之下的人,只覺得這种“怪老子”還能被人身心傷害……好爆笑喔!不,請嚴肅。“若找到他,至少其中一半的生意,我可以答應震宇。”杰洛狄尼又在開支票了。雖然他開支票的動机都莫名其妙,但有一點很令人佩服的就是:只要對方真的做到了,支票絕不跳票。翻開前史,歷歷可考——這也是全球商界,嘖嘖稱奇的,他的特异功能。
  “好,好,太好了!”倪傲天馬上又變得樂不可支了。
  汪嘉駿和管浩仰面面相望,還是覺得事有蹊蹺,沒那么容易又好康的事吧。
  這絕不單純。
  ***
  一望無際的海洋,被下沉的火紅太陽渲染映照得像要燒了起來。傍晚的海風徐徐吹來,雖然身處熱帶,但气溫卻是清涼舒暢又宜人的。洁白的沙灘上,有數道綿延不絕的足跡;更向上,一排椰林樹下,有一對男女悠閒地躺在長椅上……
  “好舒服的日子,一直賴在這里也不錯。”
  “不錯玩是不錯玩,但比較起來還是不台灣ㄅ殛掁策h了。”
  師父又去哪里學這些怪句子?沒辦法,他的個性就是愛赶時髦、愛追流行,而且學習速度還真快。
  “其實你說是這樣說,但只要再一個禮拜,待不住的絕對是你。”
  “是喔,師父好了解我。”倪云裳是不想否認這一點。
  “你不是逃避的個性,只要情緒穩定、理智恢复了,你又閒不下來了。”李奧胸有成竹地說,倪云裳微笑表示默認。
  “謝謝你!我親愛的師父,多虧這几天你讓我說這么多心情及想法,我覺得舒服多了,也比較清楚自己要怎么做了。”
  李奧也确定云裳對身邊這兩個男人的觀感及態度了。一位視若兄長,另一位她仍不愿正面多談——其實將心比心,李奧他怎會不知道;愛意愈深、怨恨也就愈容易成正比。
  倪云裳翻了個身,用側躺面對著李奧說:
  “我們中國男人最差勁的一點,就是一個女人的貞洁,只是在于有沒有和男人上床。對于這個陳腐觀念,我相當不以為然。也許我身子是被一個男人守住,但我的心大可以和我所愛的男人神交,我大可以精神外遇。對男人沒有心的女人,才是最徹底、最悲哀的背叛。你看看他們兩人會誤解、會生气,其中最主要的成分,也在于他們輕易就眼見為憑,以為我和你有不可告人的關系……這點我很失望。若是后來他們明白我們沒有性愛,是不是就可以阿Q式的自我放心了?”
  她停了停,又心有所感地繼續說:
  “若我真的愛上一個男人,我便心甘情愿和他上床,因為那是我當時最渴望的心靈呼喚,我日后回想也甜蜜不悔,這又与誰何干?別人要用他的道德觀來認定我或判斷我,這又与我何干?”
  “說得好哩!”李奧故意喊叫:“不知道是誰一個禮拜前,還在大哭大鬧,痛批某個臭男人的不是?可見呀,你是不在乎別人的品評,但是你絕對在乎‘那個男人’的品評,因為他不是別人嘛!他的認定和判斷,就与你密切有‘干’了……誰教你愛上人家了嘛,你自然而然就想守貞呀……”李奧又自言自語加自夸:“我真是天才喲!你這么難的中文我不但听得懂,我這么高深的中文竟也說得出口,師父我真是奇葩,進步有夠多吧!”
  倪云裳是真心佩服李奧的。看來,不強不臭屁的男人,她真的不愛。
  “進步進步,厲害厲害,好師父帥師父,你就別再糗我了,你的教誨我都懂了,也謝謝你這几天來!讓我倒了那么多的垃圾。”
  “是喔,你這弟子不倒垃圾則已,一倒垃圾惊人,那么多垃圾差點熏死我哩!”
  師徒兩人一起笑了。
  師父的中文愈來愈好了,真多虧她的教導有方。
  “云裳,其實你愛的那個男人真的不錯呢,我也要改名叫李奧家居,這樣你老早就愛上我了,才不會和我從頭到尾稱師父道徒弟的。”
  “拜托,你就別開玩笑了吧,我們不可能的啦,嘻嘻——”倪云裳馬上回他:“我們若可能,我頭就給你。”
  “那你就多准備几個頭吧!气死我了,師父我好歹也算個帥哥,哪天突然頓悟,你就肥水不落外人田了。”
  倪云裳更是笑得好開怀,一點都不在乎李奧的話:
  “我是肥水喔?你去查查字典,包准才會真的熏死你——”
  李奧故意哀歎。
  在“知他莫若她”的眼中,他真是最沒魅力的男人了。
  “而且,你又怎知我愛的是‘家居’男人?”她終于說出真話了……遲早的事,就說過她自己愿意講才要緊。
  “你別裝了,至少他曾說:他不在乎你的過去,什么‘長海酸甜’的經歷,只要現在及以后,他是你的唯一就好了。噢!好浪漫、好痴情呀,連師父我都心醉死了!他不就沒有你們中國男人最差勁的陳腐觀念嗎?他是真正愛你的,才能擺脫作茧自縛的大男人主義,而說出這番話來……”
  “說歸說,能不能做到還是另一回事”倪云裳在心中頂他。
  “……所以說這种胸‘雞’,連我們外國人都不容易有咧,師父我都几乎心動了。”
  “你少來!”
  他一下子又說錯字,這种人不能夸啦。
  “嘿嘿,你還是要防著點,搞不好哪天我……”
  “懶得理你!”倪云裳坐起身來:“我想,我們明天回去了吧!”
  “終于等到你說這句話了噢!我愛台灣、台灣真正好。你呀,丑媳婦總得見公婆,你和那兩個男人的問題,還是得面對解決的。”
  “我曉得。”
  李奧對她的包容、諒解和耐心守候,不多問一句話,就陪了她七天,她會永志不忘的。
  她跳起來,健美玲瓏的身材展現無疑。
  “奇怪喔,你竟然沒罵我說你丑?”他也站起來了。
  “因為你也是一樣,我們是同病相怜呀——只是不曉得那個人,會在哪里找到你而已。”
  這些只有他倆心照不宣了。李奧總是煩人的就不去想。
  望著美麗火紅的天空及海水,倪云裳和李奧勾肩搭背,一致想著:
  要遠离塵囂,不要有人來煩你吵你,找這种不要簽證的國家就對了。
  謝謝你帛琉!
  我們還會再來玩的。不論潛水看魚、SPA、日光浴或大吐苦水、高聲臭罵遠在天邊的人……實在是太美妙的地方了。
  ***
  回去真是百廢待舉,要做的事好多。
  首先是退租,她要搬离這間隱居在外已久的房子,只純粹想換個環境。
  然后要和孟鈴鈴聯絡。鈴鈴對她真好,不但把她家附近的貓狗都喂飽了,還留紙條說公司頂樓的阿貓阿狗也沒問題,原因在于——汪嘉駿會事先喂好。
  她的心真的被牽動了一下。
  她可以想像他那高大的身子,蹲在那儿,一邊喂著貓狗一邊想著她……
  算了吧!她又在亂想什么?也許他還是滿腦子的大男人主義,還是對他當時的所見自以為是的誤會……活該,你就去自苦自虐吧!她要把眼前的東西打包清楚,再想他只是無益。
  還有,李奧這家伙不是說要來幫她搬嗎?又不知道跑去哪里“爽快”了?
  終于听到大門轉動的聲音:
  “師父,你終于知道回來了喔?”
  師父?她這么稱呼他?
  每天都來這里“巡視”的他,終于等到她回來了。
  “你也太夸張了吧!大白天沒有‘夜’市喔,或是你要說大白天的PUB里,就有讓你流連忘返的對象了?”
  “的确有的。只是不在那里,而在這里。”
  這是不同的聲音!這是……他?這是汪嘉駿……低沉溫柔的聲音?
  倪云裳猛然轉頭過來看,果真是他!
  他修長的身子擋住整個視線,深邃的雙眸不再銳利地望著她,取而代之的,卻是歉意及深情……倪云裳被他盯得不好意思,只能板著臉說:
  “你這個人真是不懂禮貌,你每次總是這樣冒冒失失地闖進別人家嗎?你有沒有一點法治觀念和紳士風度?”
  她好像老師在訓學生。
  “抱歉,對你,我的确冒失、沒法治,又缺乏紳士風度。”他柔聲說:“在你面前,想來可笑的是,我總是表現自己最差勁的一面,舉凡善妒刻薄、輕鄙侮辱、猜疑誤解……我的修養實在太爛了,一切只因深愛你而失控。”
  汪嘉駿向她靠近,還是那么平靜及深情:
  “可是我知道,深愛你絕對不是借口及理由。從前的一切都是我的不對、我的誤解——我現在要慎重向你忏悔!畢竟,到目前為止,我的表現還沒有像管浩仰那樣,讓你心安信任。”
  她這個人向來是吃軟不吃硬的,他能這么溫和坦白的說話,想必是經過一番深思及沉淀了。
  “沒錯,管號至少懂得以靜制動,不像你只會沖動莽撞!”她終于忍不住開口指責他,而且挑釁他的眼神。
  真是來勢洶洶呀。
  “你說得對极了,我上次真的是沖動莽撞,不分青紅皂白。”
  “那你現在又如何分清楚青紅皂白了?肯定那個外國男人。不是我眾多的情夫之一?”
  倪云裳一時气急攻心,早忘了他的帥气臉龐和深情眼光所帶給她的威脅。
  “你還在生气?”
  “當然!莫須有的事情,我為何不生气?”
  “你絕對可以生气,我想我的忏悔不是道歉千次万次,就足以讓你釋然的。”
  “知道就好。”
  汪嘉駿很想笑。她不知道她這個模樣,真像至圣先師的嚴肅。
  他輕輕碰了她的肩頭:
  “最重要的是,我要用接下來的行動表現,讓你体會出來我的誠意。我要讓你知道我的在乎嫉妒,只因太想跟你在一起……”他的臉向她愈來愈靠近:“這個禮拜以來,我想了很多。總而言之,我既然愛你,想要了解你,也要學習信任有關你的一切……而你,愿意原諒我嗎?”
  “看你表現。”
  她知道他們的感情基礎和互信程度還不夠深厚,他們需要時間。
  “上次餐廳的事,你愿意听我解釋嗎?”
  “沒有必要。你可以有你的過去,只要你當時覺得值得不悔,同時日后不會拖泥帶水傷害到無辜的人,心情理智區分得足夠清楚,過去就真的只是經歷、只是過去;至于上次你是在作戲,或是本性如此?只要我想觀察,以后總有的是机會。”
  她真的是很聰明、理智,很有條理及主見的女性。
  當然,EQ再好的人,碰到惡意的攻擊毀謗,也會有情緒反應,也需要時間理清——她只花七天的恢复時間,已經夠快的了。
  汪嘉駿知道,她會愈來愈好,愈來愈沉穩及圖融。
  她絕對是做事業的人,是震宇不必考慮的接班者。他已經可以預見,她會創造出和她父親不一樣的嶄新的領導風格及出眾的企業文化。
  而他汪嘉駿,也絕對不可以太遜。
  “謝謝你給我机會。”
  “我只說只要我想,當然我也可以不想。”
  “哇塞!你好恰喔。”
  他突然有种放輕松的感覺,因為云裳是這么的有力气!這樣他的“前途”,絕不至于太慘。“我哪比得上你惡毒口才的万分之一?”
  她真的和他卯上了!臉蛋有著小野貓般的睥睨及不馴,他終于笑出來了。
  “你好大的狗膽還敢笑?”
  她好可愛喔,真想吻下去……
  “你知道嗎?你生气的樣子,渾身上下充滿電力。我……”汪嘉駿真是狗膽大過天,竟情不自禁住她臉蛋靠去,結果被賞了一巴掌。
  “云裳……”他苦笑。
  打得好,誰教他太輕舉妄動,操之過急。結果……真的滿火辣過癮的。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女人“扁”,哈哈!愛上了這個女人,加上自己是錯誤連連,所以被扁也無愧無議。
  “汪嘉駿!你叫我什么?”
  她突然揪住他。她震惊了,他知道了?為什么他會知道她是——
  “云裳呀。”
  他又說錯了什么嗎?
  “你又去調查我?!”
  “不是的!一切只是因緣際會,孟鈴鈴不小心透露出來的。”汪嘉駿這才領略到她的震惊,他赶快嚴肅地說:“我喜歡你,甚至愛你,是你我老早就知道的事。你就是你,不會因為你的外在身份而改變;震宇的一切是震宇的,不是我的,我既不貪婪也不戀棧。我向來就有我自己的夢想理念要達成,成就感及自我肯定才是我最想要的,而非賺不完、帶不走的帳簿上的數字,這更是你我老早就知道的事。”
  她的表情已經平靜。她能定心地听他說,他覺得好欣慰……
  他再接再厲一古腦地向她傾吐:
  “錢不是我要追求的。你的震宇比我大、比我強,收入比我多,我只會佩服你的‘能力’,以你為榮、為傲,因為我也明白你并不把錢看成第一,所以,這些絕對不足以讓我羡慕嫉妒,或男性自尊失去平衡!因為,我何必要為我并不放在心上的目標,如此折磨自己或是你呢?賺再多的金錢也不等于對人類的貢獻,它根本不夠格讓我妄自菲薄,真的!我唯一在乎的、只是你在不在乎我……”倪云裳以前就知道他這方面的想法。他們曾天南地北無所不談——
  他對事業的追求不在金錢,否則他老早就可以跳槽了,畢竟那么多國外的公司用更优渥的薪俸,更高額的分紅以及配股,卻從沒有一家能引誘成功過,就是他自有定見及理想的最佳明證。
  他說過,他終有一日要自創自己的公司、自己的品牌,讓更科技化的產品為更多人類造福。他對事業的理念,真是和她不謀而合……
  看她終于肯定地點點頭,他感動得把她用力抱住。就算接下來,她會“左右開弓”,更給他兩組五線譜,他也不怕了。
  還好之前,他和她以超級好朋友的身份,談了許多事業上的觀念及想法,所以現在才能順利再度澄清,他并非貪圖什么而來……
  喔,真是謝天!
  此刻,她被他抱在怀中的心情,真的是有些五味雜陳。她打從心里接受他,也不想抗拒他了,可是這樣又太便宜他了,讓他太輕而易舉地挽回自己的心,也實在太對不起自己了……她總要磨磨他,才算有“行情”可言。
  但為何一點都推不開他?
  他根本不管自己會對他“不利”。他好看的眼睛、鼻子和嘴唇……為什么讓她絲毫不能移動?
  她允許他做……什么嗎?
  “云裳我回來了!你們台灣的菜市場好好玩喔,還有這些鴨舌頭和鹵豬肝,要比我們法國的烤田螺和鵝肝醬好吃一百倍!我愛台灣、台灣真正好哇咧!你們在干嘛?”
  兩個緊擁熱吻的身体立即分開。
  云裳和“王家居”……非禮勿視喔。
  不過中國人的孔子也很奇怪,他到底有沒有想過,不好意思的應該是當事人吧,而不是無辜的旁觀者,我李奧干嘛不好意思哩?
  “李奧,你回來了……”
  已經跳開汪嘉駿怀抱的倪云裳,是臉紅唇也紅。
  “李奧?”他叫李奧?
  汪嘉駿不知為何,馬上聯想到那個一大串的名字:亞歷山大陶斯“李奧”畢諾亞許……不會吧,天下哪有這么巧的事?
  但他的的确确是法國人,之前還用法文損他呢!正當汪嘉駿猜想之時——
  管浩仰終于也出現了。
  這三人的糾葛還有戲唱。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云裳你好忙哩!”李奧愈來愈會用中國成語來挪揄人了。
  管浩仰的外表依舊斯文俊秀如昔,而且恢复了以前的平和冷靜,但看來似乎有要事在身而前來。的确,他心系兩件事。
  倪云裳一見到他,就有滿心的愧疚。
  “管號,我對你很抱歉,我要跟你解釋……”
  “云裳,我懂,你不要再對我說抱歉了。我也有很多話要對你說,今晚給我。”
  她迅速點點頭,釋然地笑了。
  這是他們的長久默契,知道對方都愿意開口,就表示不再生气了。畢竟管號是她最在乎的另一個男人呀,她才不管“剩下”的男人怎么想。
  其實,在場兩位男士怎不明白?
  “你好,玩得還愉快嗎?”管浩仰突然用法語對李奧說話,李奧霎時愣住了。
  “你是亞歷山大陶斯李奧畢諾亞許吧?歡迎來台灣。”
  李奧心中一惊,有不妙的預感。
  “我們受人之托要找你,只是万万沒想到,原來之前大家早就見過了。”
  “他已經追到台灣了?”李奧開始哀聲大叫:“早知道應該是我賴在帛琉,才不要回來自投羅网。”
  “師父,你就認了吧,該來的總是會來,你逃得了一時,逃不了永遠。現在丑媳婦,換你做做看了。”
  倪云裳馬上回了他這几句。這些就讓江嘉駿和管浩仰听得模模糊糊的。
  “哇!好討厭,不想啦!”長毛李奧一下變成小孩子,開始呼天搶地,東哀西哀亂叫。
  兩個男人突然覺得很想笑。總感覺不是如杰洛狄尼所言,那么“天崩地裂”,傷害他身心的什么嚴重大事。
  ***
  在這間全台北市最昂貴的五星級大飯店中的總統套房里,有兩個人正在焦急地等候著。杰洛狄尼和安東尼昆終于找到“他”了。這個他們很想殺死,但又舍不得下手的家伙,李奧!
  終于等到一行人進來這一大片位在頂樓、占地百坪的超級豪華總統套房里了。
  “真的太謝謝各位的協助了,我太感激了。”
  杰洛狄尼大步走向李奧!焦急地看著他的外貌身体,一副關怀但又怨懟的表情……原來這就是老家伙身心受到嚴重傷害的“實況”呀。哈哈!這個怪老頭會說出任何惊人之語,全是本性使然,旁人都該訓練自己不必太當真才是,否則大惊小怪、自找罪受。
  “你這個臭儿子!你讓老爸擔心害怕了多久?就怕你被綁架,不,應該說是貪玩貪玩到搞亂人家美國的股票价格、入侵歐洲共盟的期貨市場,甚至是破坏中共的軍事情報机密网站。”
  儿子?他是杰洛狄尼的儿子?汪嘉駿和管浩仰震惊了。
  而且從他老爸短短的几句話之中,就完全了解這個李奧是更青出于藍胜于藍的家伙,簡直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呀——性格同樣怪胎和奇葩!貪玩是玩這款“超大條”的?
  “沒有哪,那是其他恐怖份子搞的,人家這段日子乖得很……頂多跑到中美洲几個极權政体的國家,把他們的電腦行政系統改几個數字和消息,讓人民好過一兩個禮拜而已,還有……南韓半導体大厂忙著接貨的訂單,有一些是我跑進去捏造的……”
  看來何止有其父必有其子?根本就是國際駭客嘛!
  還有,有其師必有其徒。有一個女駭客也很會東改改西捏捏汪嘉駿看向閒在一邊的倪云裳,她對他皮皮地笑了一笑,裝做一臉無知。
  管浩仰沒有忽視他們彼此間的眼神交流,心揪痛了好一下。
  “李奧,你是爸爸老來得子,最小的心肝寶貝,以后不要再這樣全世界亂跑,讓我急得快發瘋——”
  “誰要你在全世界給我亂開結婚支票!”李奧一提到這個,火气就來了。
  MY GOD!李奧不但是杰洛狄尼的儿子,更是那個——小儿子?那安東尼昆是誰?
  “小儿子”和“救命恩人”之間還有婚配哪!這樣他們不就更……汪嘉駿和管浩仰這下全都心神不宁地看著她……但云裳卻是一副老神在在,甜甜微笑的樣子。太不可思議的靜觀其變,太鎮定和冷靜了吧。
  但接著只見兩個法國老小吵了起來:
  “因為你兩個哥哥都娶了,只剩下你!”
  “我才三十八歲!”
  “他們在你這個年紀,都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了。”
  “關我什么事?”
  “而且你的兩個小姊姊,婚姻也都美滿幸福。”
  “祝她們永遠美滿幸福——那又關我什么事?”
  “所以你應該……”
  “我又應該怎樣?”
  父子兩人吵得沒完沒了,原來杰洛狄尼在家庭觀念方面是如此傳統保守。雖然這些在中國人的想法中這很正常,但在西方世界中,這樣也的确是逆向奇葩了。
  終于,換倪云裳出場了:
  “杰洛狄尼,好久不見。”
  杰洛狄尼這才定睛一看,大叫出聲:
  “耶穌基督!你……你是救我的那個小女人!”他不但惊呼,而且終于轉移注意力了,連忙抱住倪云裳,把她的兩邊臉頰吻個不停……這對父子還真是同樣熱情呀!
  云裳操著一口流利法語說道:
  “是的,你好記性。這么久了,竟然還認得出我。”
  杰洛狄尼聲若洪鐘,非常高興地說:
  “當然認得出來,你是我最感激的救命恩人啊!雖然你現在看起來又漂亮又動人,和當時的形象完全不一樣……但是你這雙睿智的眼睛是改變不了的。”
  “克勞蒂亞!你何時認識我爸?”李奧尖叫,跑去拉開他們。
  以前師徒在美國時,兩人對彼此的家世背景以及出身雖然一清二楚,但不至于跑去“認識大人”——因為靠自己,從來都是他們的共識呀。
  “儿子,你們早就認識?噢!YA,”杰洛狄尼在他們兩人身上比來比去,一臉滿意的樣子:“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我的第六感是超准的。雖然當時你乍看平凡土气,但那雙聰明的眼睛可不會騙人。真是的,上帝也和我想的一樣嘛,這些都是它有意的安排呀,早知道我根本不要找你找得這么辛苦……你們老早就感情很好了,對吧?儿子,你這次不會再怪我給你亂指婚了吧?”
  杰洛狄尼尖叫迭起。這對父子根本同出一轍——吵死了。
  看來有兩個男人的地方就很吵了,不論他們是中國人或法國人。
  “云裳,你赶快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奧故意用中文問她,气得杰洛狄尼半死。
  “之前在震宇舉行的跨國會議中,你父親突然心髒病發作,因為我當時急救得當,他感念在心,所以就開出了三個作成生意的利誘條件,最后一件,就是要我跟你結婚。”她簡單明了地說。
  “這個老頭,我會被他气死!沒錯,這就是他會做的事情。他會找各种名目來逼我相親、要我結婚,害我這五年來煩得要死……你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
  “有何好說?說有用嗎?我根本不放在心上,你也不會因我說什么,而有什么改變。”云裳好整以暇地說:“你依舊會全世界亂跑,你父親也依舊會全世界亂追,說什么也沒有用。反正我不是任何條件,不管那個利誘有多大,何必讓你多一筆煩心呢?我那么了解你的‘狀況’……這是做弟子的,對師父的一點點孝心嘛。”
  “云裳,若我老頭能像你這么好溝通就好了。”李奧忍不住也香了她的臉頰,把她抱得好緊,他的表情看來感動又煩心,真是复雜得很。
  汪嘉駿和管浩仰的表情看來也是复雜得很……
  “哈哈!看來他們很來電。女婿,你說是不是?”安東尼昆點點頭,原來他是他的女婿……也算是“孩子”啦,沒錯。
  “臭儿子,你讓老爸決定要學中文。不,至少請個厲害的中文翻譯,免得你在罵我我都不知道。同時也可以和我一眼看中、聰明又可愛的中國媳婦,溝通得更加良好。”
  “你別打如意算盤了!”已經罵出口的李奧,才乍想父親听不懂中文,只好改回法語:“你別再做你自己的大頭夢——我不可能和她結婚的。”
  “為什么?你很喜歡她,我看得出來呀,儿子。”杰洛狄尼對自己的識人能力一向是最自豪的。
  “的确,我很喜歡她,我太喜歡她了,但是我不愛她。她只是我的知心人、好朋友、好妹妹,更是以前在美國念書時,互相搭擋、患難与共的好兄弟。”
  听到這里,汪嘉駿和管浩仰開始有些了解了。但杰洛狄尼當局者迷,還是听不懂重點。
  “你有愛人了?那更好,我不會反對啦,我最不看重的就是出生背景地位家世,總之相愛投合最重要。快快把那女孩娶進我們家族來——”
  “我說了你不可能的,而且也沒有那女孩……”
  “到底為什么?我都說得這么清楚了。”
  “才怪,你才搞不清楚哩!你這個老古板,我的愛人根本是——男人!”
  杰洛狄尼睜大眼睛,吐出舌頭。他震惊的表情也比別人夸張,但旁人看了,還是不要亂笑的好。
  “安東尼昆,快、快扶住我!我最擔心、最害怕、最不愿意去想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我的天哪!”
  “沒錯,我就是你最愛罵的變態人种!我就是GAY、是同志、是玻璃圈內的一員。”李奧的眼睛紅了:“但老爸,你有沒有想過,我們也是有情有義、有血有肉的一群;我們也會付出、也想占有,我們一樣有甜蜜、嫉妒,同時也懂得相知相惜。我們的愛情就和一般男女之間沒有不同,唯一不同的,只是我們愛的是——同性罷了。”
  杰洛狄尼終于安靜下來,眼睛也是紅紅的。李奧打算全豁出去了。
  “從小開始,我就發現自己有這种傾向。起初我也很震惊,完全不能接受自己怎么會這樣?當然也有一段自感可恥的時期,但漸漸長大,我發現這根本是天生本能,我根本沒法控制、沒法改變自己。我曾經向你暗示過几次,但你的反應從來都只是激烈忿怒、臭罵一場,詛咒這些上帝的恥辱、人類的殘渣。你說,我還能和你溝通什么,祈求你了解什么?但上天還是怜憫我的,賜給我不少好朋友,尤其云裳是其中最知我、解我的寶貝呀……”
  李奧哭了,杰洛狄尼也哭了。兩個大男人眼淚鼻涕齊飛,哭得一塌糊涂。
  “杰洛伯父請容我說一句。”倪云裳說話了。
  杰洛狄尼用力點點頭。他需要很多聲音,讓他懂得這個原來他并不太懂的小儿子。
  “李奧常說,你愈是自豪他最有你的聰明靈活,他就愈是心痛難受,你愈是愛他,他就愈是不敢和你剖白——因為,他也一樣愛你呀!”
  再也受不了了!父子兩人終于嘩啦一聲,抱在一起痛哭。連安東尼昆也在旁邊湊熱鬧、跟著擤鼻子、擦眼淚。
  倪云裳、江嘉駿和管浩仰三人靜靜地退了出來。
  “你真是會雪中送炭。”管浩仰說。
  “是火上加油。”汪嘉駿說。
  倪云裳只是笑笑,但是心中低回不已。
  他們三人此時此刻想的!不再是難解的三角愛情,而是令他們也感動在心的父子親情。
  能打開彼此心結的感覺,真好!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