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4節


  柳筠慢慢醒了過來,睜開雙眼看著四周,接著便發現到自己身一處陰暗的牢房,而邢天鵬正在一旁打坐運功。
  “大黑熊,你在干么?我們又是在哪里?”柳筠對眼前的一切感到疑惑。
  邢天鵬對柳筠的話似乎听而不見,依舊是閉著眼睛打坐運功。
  “我想起來了。”柳筠的記憶恢复了過來,“我們遭了狄全清的道,兩人都中了毒。”
  柳筠動了動手腳,發現依然使不出什么力,顯然毒性還留在体內。
  在一旁打坐的邢天鵬,突然吐出一口鮮血。
  “大黑熊你沒事吧?”
  “我沒事,你別擔心,我只是試著將毒逼出体外。”
  “喔,那你逼出來了沒?”她關心的問。
  “沒有完全逼出來,我們中的毒甚是奇怪,雖然短時間不會發作,但卻也逼不太出來,剛才我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逼出一點點而已,看來要全部將毒逼出体外,還得花費一段時間。”
  “那要多久?”
  “依我算來……”邢天鵬努力的思考著,“大概要十天半個月吧。”
  “什么!”她大一惊,“要那么久喔?”一想到還得在這破地方待上那么多天,我就快要受不了。”
  “別抱怨了,誰教我們不小心著了人家的道,我現在先教你怎么用內功逼毒。”
  邢天鵬隨即將運功逼毒的方法,從頭到尾向柳筠說了一遍。。
  不到一會的工夫,柳筠便已將運功的方法記了起來。
  “運功逼毒的方法你都記熟了,不過有一點你要記住,當你碰到毒逼不出的時候,就要收功放棄,千万不可勉強,因為你的功力不足,若是勉強硬逼的話,反而可能讓毒性隨著气血流遍全身,到時可就真的難救了,記住了沒?”
  她點了點頭表示了解。
  邢天鵬接著又休息了一會,等到內力恢复得差不多時,兩人便開始運功逼毒。
  約莫過了兩個時辰,邢天鵬又吐出了一大口污血。
  他休息過后,便在一旁注意著柳筠的動靜,生怕她一不小心岔了气那可就不妙了。
  所幸一切順利,柳筠在兩個時辰后,也吐出了第一口的污血,只是她的功力不及邢天鵬,所以吐出的血也就少了很多。
  邢天鵬看見柳筠能順利的將毒逼出來,心里登時覺得欣慰,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大黑熊,你干什么一直盯著我傻笑?”柳筠被他看得臉都紅了起來。
  “沒……沒事,我……我看你能把毒逼出來,心里很是高興,所以才開心的笑著。”
  “你怎么突然變得結結巴巴的?”
  他被她一問,便隨即轉過臉面對著牆壁,不敢再与她說話。
  之后,兩人接連著數天,仍是反复不停的運功逼毒。
  原本用不了几天,邢天鵬身上的毒便能盡數逼出,無奈狄全清三餐都只讓手下送青菜跟白飯,絲毫沒有半點魚肉。在沒有魚肉的情況下,兩人血气恢复的甚慢,以至于到了第八天,邢天鵬仍只能逼出一半的毒而已。
  雖然環境不利,但邢天鵬憑著深厚的內功,終于在第十四天將最后的毒血吐了出來。
  “呼——終于將毒都逼了出來。”邢天鵬累得滿頭大汗。
  “你到好,毒都逼了出來,我卻還有一大半的毒在体內呢。”柳筠嘟著小嘴。
  “別擔心。”他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們今晚先休息個夠,等明儿個天一亮我就帶你殺出去,等我們安全之后,我再幫助你將体內的毒逼出,這樣不就好了嗎?”
  “也只有這樣嘍!誰教我沒有熊一般的功力,無法很快的將毒逼出体外,最后還是得靠你這只正宗大黑熊的幫忙才行嘍!”柳筠想到明天便能离開這個鬼地方,高興之余仍不忘消遺一下邢天鵬。
  “好啦,別損我了,快點休息,明天還有場惡仗要打呢。”
  他說完話,便躺了下去。柳筠隨后也躺下休息,准備明天好好的廝殺一場,以泄心頭怨气。
  
  

  
  第二天清晨,兩人特地起了個大早,准備趁敵人尚在睡夢中,將他殺個措手不及。
  “大黑熊快一點嘛!人家等不及要离開這個又臭又髒的鬼地方。”柳筠見邢天鵬尚在打坐,便急聲催促著。
  “柳大小姐,你也行行好,大清早的剛睡醒,你也讓我把气順一順,否則等一下打起來,万一不小心岔了气該怎么辦?”
  “哼!”柳筠實在等得不耐煩,“那你順好了沒?要不要本姑娘幫你啊?”
  “那倒不用了,省得愈幫愈忙。”他站起身子,拍了拍衣服。
  “死黑熊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嫌我礙手礙腳的?”
  “我的大小姐,都什么時候了你還為這种小事在跟我計較。”
  “對!我就是小心眼,難道你不知道,小心眼是女人的專利嗎?”
  邢天鵬聞言差點沒昏了過去。
  “對了,你現在身上沒了劍,等會沖出去時,你要好好的跟在我后面,知道了沒?”邢天鵬提掌准備破門而出。
  “知道了啦!你快一點好不好。”
  邢天鵬右掌朝牢門奮力一擊,牢門受不住掌力的沖擊,隨即碎成碎片向外彈射了出去。
  “万歲!”柳筠高興的跳了起來,“大黑熊,你知道嗎?你這時候最好用了。”
  她這兩句話不知是褒還是貶?邢天鵬听了之后哭笑不得。
  兩人出了牢房后,再走上了一階階的石梯,當走到石梯的盡頭時,才發現出口有一扇鐵門也鎖了起來。
  邢天鵬走過去在鐵門上摸了几下之后,便向后退了一步。
  “把耳朵捂起來。”
  柳筠聞言,便赶緊將兩只耳朵給捂住。
  接著邢天鵬提起十成功力,雙手交叉握拳置于胸口,大喝一聲雙拳向前猛烈揮出,只听得一聲巨響,門外兩個看門的嘍囉還來不及反應,便被疾飛而來的鐵門,當場轟個死無全尸。
  鐵門一破,邢天鵬与柳筠隨即奔了出去。
  兩人雖急欲逃离飛馬幫,無奈對地形一無所知,只好東奔西竄的四處找路走。雖然一路上找碴的嘍囉不少,但邢天鵬都不放在眼里,三兩下便全部清洁溜溜了。
  他們瞎逛了一會,好不容易找到一條稍有印象的路,隨即加快速度奔了出去。
  沒一會時間,兩人便跑到了飛馬幫的大廳,正當准備沖出去時,只見狄全清擋在門日,而大廳所有的通道,亦被各堂堂主堵了起來。
  “他們想來個瓮中捉鱉。”邢天鵬環顧四周,發覺對方人數眾多,兩人又失了武器,情況十分危急。
  “你自己承認是鱉,我可不承認。”柳筠不管情況多危急,仍舊不肯吃虧。
  “想不到你們兩個竟然可以逃出來。”狄全清惊訝的望著他們,“不過沒關系,因為從來沒有人能從我手中活著离開飛馬幫。”
  他話一說完手勢一揮,大廳四周圍的飛馬幫眾,隨即一擁而上。
  糟糕,他們想用人海戰術,邢天鵬心中暗暗叫苦,無奈這場戰又非打不可,便擺開架式准備應戰。
  邢天鵬以手代劍,將蜂擁而上的飛馬幫眾殺的哀聲連連。而柳筠也形影不离的跟在他身后,必要時便出手幫他擋去身后的嘍囉。
  邢天鵬愈戰愈勇,飛馬幫已有多名好手傷在他手中,但無奈對方人數眾多,他雖不致落敗,但一時間卻也逃不出去。
  “大黑熊小心!”邢天鵬斗到酣處時,忽然听見柳筠傳來警告聲。
  “啊——”他還來不及回頭,便已听到柳筠的慘叫聲。
  邢天鵬心頭一惊,隨即轉過身去查看,哪知道才剛轉過身,便被柳筠吐出的鮮血,將胸口染成一片殷紅。
  “別管我,快逃!”柳筠勉強說完最后一句話后,便昏了過去。
  原來狄全清見邢天鵬酣于戰斗,看准時机便出手從后面偷襲,而站在邢天鵬身后的柳筠,一發現狄全清揮掌攻來時,便出聲警告邢天鵬,無奈他一時分身乏術,柳筠情急之下,只好硬接了狄全清一掌。
  柳筠的功力本就不如狄全清高,在硬接了一掌之后,隨即牽動体內余毒毒性發作,一時之間真气猶如脫韁野馬,不停在她体內四處沖撞著,她承受不住,一口鮮血便吐了出來。
  “柳筠、柳筠,你醒醒啊!”邢天鵬搖晃著躺在他怀中的柳筠,無奈她仍舊不省人事。
  此時飛馬幫眾見机不可失,便又一擁而上,想一舉擒下邢天鵬。
  邢天鵬見柳筠受到重創,心中一股怒气驟然爆發出來。
  “我要你們償命!”憤怒的他已決定不再手下留情。
  只見邢天鵬雙眼布滿了紅色的血絲,以手代劍使出了“怒龍問天”,此招乃邢家劍法中最強悍的一招,其勢本就已銳不可當了,現在再經由邢天鵬以十成功力施展出來,威力更是無比惊人。
  首當其沖的飛馬幫數位堂主,尚來不及反應便登時斃命,而僥幸逃過一死的,不是手腳斷裂,就是身受重傷。
  僅此一招,便已將飛馬幫的人嚇得屁滾尿流,不敢再向前一步。而罪魁禍首狄全清,見邢天鵬竟然如此厲害,早已逃得不知所蹤。
  “給我讓開!”邢天鵬抱起柳筠大吼一聲。
  飛馬幫余孽見他如此神勇,哪敢再向前,隨即乖乖的讓出一條通邇路來。

  邢天鵬抱著柳筠沖出了飛馬幫,接著一路向東飛奔而行。在他全力的疾馳之下,不到兩個時辰,便已回到了半個月前离開的小鎮。
  “掌柜的,快給我准備一間上房。”
  “我還以為是誰在那大呼小叫的?原來是你們兩位客官啊!”掌柜的一抬起頭來,便認出了他們。
  “這位姑娘怎么會傷成這樣?你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掌柜的看到奄奄一息的柳筠,便忍不住的問道。
  “她是被飛馬幫的人給打傷的。”邢天鵬一臉恨意,“此事說來話長,先幫我准備一間上房再說。”
  “我看就上次你住的那間吧!”掌柜的看了看登記簿。
  “好!就那間,你幫我叫大夫,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邢天鵬話一說完,便抱著柳筠往二樓奔去。
  一進入客房,他便將柳筠放在床上,一面等著掌柜將大夫請來,一面用內力護住柳筠的心脈,避免她傷勢惡化。
  過不了多久,大夫便已到來。
  “大夫,請你務必救救我這位朋友,就算花再多的銀子都沒關系。”一見到大夫,他极為緊張的說。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的工作就是救人。”大夫坐在床邊為柳筠把脈。
  過了一會,只見大夫的臉色愈來愈難看,到最后甚至搖頭歎息。
  “大夫,她的情況怎樣?她沒事吧?”邢天鵬心中极是恐慌。
  “唉——”大夫歎了口气,“你這位朋友受的傷可不輕啊,她全身的脈絡都亂了。如果只有這樣那倒還好,麻煩地是,我從她的脈象發現到,她有中毒的情形,而且毒性已侵人全身的筋脈,除非能有什么仙丹妙藥,否則就算是醫好了她的內傷,一旦毒性發作起來,她終究還是難逃一死,請恕在下無能為力。”
  大夫愛莫能助的搖著頭走出了房門。
  “怎么會這樣……不可能的,柳筠不可能沒救,不可能的,都是我,都是我害的,如果當日我堅持不讓她跟來,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都是我害的,都是我害的。”
  邢天鵬看著不省人事的柳筠,忍不住的傷心落淚,心中极為自責。
  “邢大哥……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沒救了?”
  柳筠一醒過來,便看見邢天鵬居然在哭,心想可見得自己的情況有多糟。
  “不會的、不會的,你一定不會有事,我一定會想辦法把你治好的。”邢天鵬极力想掩蓋事實,但卻掩不住心中的傷悲。
  “你……你別騙我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柳筠蒼白的雙唇微微顫抖著,連說話都顯得极為吃力。
  “不會的,我一定會治好你的。來,我先幫你把內傷治好,然后再幫你把毒逼出体外,這樣你就沒事了。”
  邢天鵬強忍淚水將柳筠扶了起來,然后自己坐在她的身后,將雙手抵在她的后背,慢慢的用自己內功,試圖將她体內錯亂的筋脈導回正位。
  過了的半盞茶的時間,柳筠便覺有股真气在体內游走,導致体內气血翻騰,全身筋脈灼熱難忍,隨即忍不住一口血吐了出來。
  邢天鵬嚇了一跳,赶緊停止運功。
  “你要不要緊?有沒有怎樣?”
  “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柳筠從怀中取出一條絲中,擦拭著殘留在嘴角上的血絲。
  “可是你剛剛……”
  “沒事的。”柳筠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絲的笑容,“剛開始我覺得全身筋脈灼熱難受,但當我吐出這一口血后,便覺得全身舒暢許多。”
  “照這樣看來,表示這個方法有用嘍?”邢天鵬見她露出笑容,心中登時放心不少。
  “既然這樣,我想爭取療傷的時間,以免你傷勢惡化,不過我又怕你承受不住。”
  “沒關系,我還受得住的,我們繼續吧。”柳筠本已絕望的心又燃起一絲希望。
  邢天鵬听完她的話之后,便繼續著手為她療傷。
  兩人為爭取時間,連續數個時辰沒有休息,到了深夜時分,柳筠又嘔出一口血之后,便覺体內真气運行無阻,顯然內傷已無大礙。
  “邢大哥,我已經好多了,你休息一會吧。”她心想內傷已無大礙,便不愿邢天鵬再多耗費內功。
  “你的內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你先好好一覺,明天我再幫你把体內的毒逼出來。”
  邢天鵬見柳筠的命已救回了一半,心中感到欣慰無比。
  “可是……可是人家肚子餓睡不著。”柳筠身体一有好轉,便覺腹中空至物甚是難受。
  “你等我一會儿,我馬上去幫你弄點吃的。”邢天酈赶緊下樓幫柳筠打點吃的。
  沒想到一下樓,卻發現空無一人,再看看外面的街道早已籠罩在一片漆黑之中,他這才發覺時間已是深夜了。
  “三更半夜的,該到哪去找食物呢?”邢天鵬獨自坐在板凳上喃喃自語著。
  “客官,這么晚了你還不休息啊?”掌柜的听見有腳步聲,便出來看個究竟。
  “掌柜的你來得正好,我那位朋友肚子餓睡不著,你能否將廚房借給我,好讓我為她准備點吃的?”邢天鵬一見到掌柜的,猶如在黑夜中見到一盞明燈似的。
  “是那位姑娘要吃的嗎?她情況有沒有好一點?”
  “嗯,她好很多了。”邢天鵬開心的露出微笑。
  “既然她肚子餓了,廚房就借給您吧,廚房里的材料您盡管拿去用,記得多替她弄點好吃的,好讓她補補身子。”
  邢天鵬到了廚房,便赶緊為柳筠煮些吃的東西。
  煮好之后,他將煮好的東西端進房間。
  “來,我扶你坐起來。”
  邢天鵬到床邊,將柳筠扶起靠坐在床頭。
  “來,嘴巴張開,小心燙口。”邢天鵬用湯匙舀了一小口粥,放進柳筠的嘴里。
  “邢大哥,這粥……這粥是誰煮的?”柳筠將粥含在嘴里,臉色變得极為難看。
  “怎么了?這粥是我煮的,難道煮的不好吃嗎?”邢天鵬見柳筠五官糾成一團,表情极為難過。
  “怎么會是你煮的,這間客棧沒有伙計嗎?”
  “有是有,不過現在是深夜,大伙早已休息了,外面也找不到吃的,我只好跟掌柜的借了廚房,硬著頭皮自己下廚,這是我第一次下廚煮東西,不知道味道可不可以?要是不好吃的話,你盡管跟我說,我再去重煮一碗來給你吃。”
  柳筠將粥咽了下去,但眼淚卻忍不住的落了下來。
  “你怎么了?怎么哭了,我煮的難道真的那么難吃嗎?”邢天鵬顯得不知所措。
  “好吃、好吃,”柳筠嗚咽的說著,“你煮的東西當然好吃,我哭是因為我實在太高興。”
  “高興?是什么事讓你這么高興?能不能說出來讓我也高興一下?”他好奇的問。
  “我……我高興是因為,我竟然碰到像你這樣的好人。”柳筠神情顯得极為激動,“自從我被宁王害得家破人亡之后,便沒有人像你對我這般好過。我偷拿人家的餅被你抓到,你不但幫我付錢,還收留我,更把你們家傳的武功,毫無保留的教給我,一點都沒有把我當成外人來看。
  “還有那次我一連几天不与你說話,你也不生气。當我掉人水中時,你更是毫不考慮的將鏢丟下,不顧危險的跳入水中救我。這次我被狄全清那狗賊打傷,你還費盡心力為我療傷。三更半夜我肚子餓了,你便為我煮東西吃。邢大哥,你待我這般的好,我真不知該如何報答你的大恩大德。”柳筠說到最后,已是泣不成聲。
  “傻丫頭,我待你好,可從沒要你報答我什么。別想那么多了,先把東西吃了好休息,明儿個我們還得想辦法,將你体內的毒給逼出來,你先將身体養好,有什么話以后再說。”
  柳筠听從邢天鵬的話,喝完粥之后便躺下休息。
  邢天鵬等到她睡著了,才將吃過的碗筷收拾干淨,接著便趴在桌上小睡一番。

  第二天一早,兩人胡亂吃了點東西,便開始試著將柳筠体內的毒給逼出。
  經過了兩個時辰,柳筠体內的毒,卻絲毫沒有半點被逼出的跡象。
  “怎么會這個樣子?難不成真像那蒙古大夫說的一樣,除非有仙丹妙藥,否則真是回天乏術。”邢天鵬使盡全力,仍無法將毒逼出,心中感到十分惊慌。
  “邢大哥,我看算了吧!”柳筠見情況毫無進展,便不愿他再耗費体力。
  “不行!我不放棄,我們再試一次,這一定可以的。”他心中仍舊抱著一絲絲的希望。
  她見他如此堅持,也不便再多說什么,只希望真的能有奇跡出現。
  “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我不相信,我絕不相信。”邢天鵬用盡了全身的功力,仍是沒有任何起色,心急之下,竟忍不住的哭了出來。
  “邢大哥,你別哭,人各有命強求不得,既然我命中注定如此,我們就任由他去吧!況且我也不是馬上就會死,我們還可以趁這段時間,做好多好多的事情,你說是不是?”柳筠心中雖然難過,但仍舊接受了這個事實。
  “對!你說的對,我們還可以做好多事,你有什么心愿沒完成的盡管跟我講,我一定會想辦法幫你完成的。”邢天鵬雖然接受了事實,卻依然難抑心中的悲痛,兩行淚水始終停不下來。
  “我不敢要求些什么,只要你一直在我身邊陪著我,我就很滿足了。”柳筠一想到自己將不久于人世,兩行淚終也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你放心,我一定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絕對不會离開你的。”他已哭得泣不成聲。
  “邢大哥你不要哭了,看你哭我會很傷心的,我還有件事需要你答應我。”柳筠見邢天鵬在哭泣,心中更是万分難過。
  “我不哭就是了,你有什么事要我做,就盡管說出來,莫說一件了,就算千件、万件我都答應你。”他心中暗自決定,不論她提出任何要求,都要幫她完成心愿。
  “千件、万件倒是不必了,你們邢家待我如此的好,我不愿見你們就為了這趟鏢,而弄得名聲掃地。”柳筠對于邢家的恩情仍舊念念不忘,“我只需你答應我,在我死了之后,你務必去飛馬幫將鏢取回,繼續完成這趟鏢。邢大哥,你能答應我這個要求嗎?”
  “我答應你,我一定會把這趟鏢完成,絕對不會讓鎮南鏢局的名聲掃地。”就算柳筠不說,他遲早也會去找飛馬幫的穢气。
  “邢大哥,我覺得有點累,我想休息一下。”
  “好,你累了就休息吧!等明儿個一早,我再帶你到外面看看風景。”邢天鵬扶她躺了下來。
  “邢大哥,我好怕一覺醒來就看不到你,你能不能陪在我身邊,不要离開我?”柳筠眼神之中充滿了無助。
  “別擔心,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你快點睡吧!”他緊緊握著她的雙手。
  柳筠听了他的話后,便安心的睡著了。
  他趴在床邊看著熟睡的她,心中感到無比的悲痛,忍不住又流下了眼淚,哭了一會儿之后,也許是累了吧?竟不知不覺就這樣睡著了。

  夜里,邢天鵬無意的睜開眼睛,突然見到床邊站著一位黑衣人。
  “你是誰?你想干什么?”邢天鵬一惊之下,絲毫不加考慮,便一掌擊了出去。
  那黑衣人見邢天鵬一掌擊來,便向后退了几步避開這一掌。
  邢天鵬見這一掌沒有奏效,便隨即起身攻向黑衣人,但那黑衣人似乎不想傷害他,只是一味的閃躲,卻不加以反擊。
  邢天鵬接連進攻數招之后,那黑衣人突然轉身向門口奔去,邢天鵬見狀,便連忙追了過去。
  黑衣人奔至門口時,忽然一個轉身,一件暗器由手中直射而出,邢天鵬絲毫不敢大意,一個側身閃了過去,就這么一個耽擱,等邢天鵬追到門外時,早失去黑衣人的蹤影。
  “邢大哥,剛剛那是什么人?”柳筠听到打斗聲便醒了過來。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想他應該沒有惡意才是,否則我們兩個早就死在他的手下了。”
  “既然沒有惡意,那他為什么不敢以真面目見人呢?會不會是飛馬幫的人,想來确定一下我到底死了沒。”柳筠雖然身重劇毒,但好奇心卻絲毫未減。
  “我想應該不是,剛才我用盡全力的攻擊他,卻總是被他輕易的閃躲過去,照理說那個人的功力,應該在我之上才對,飛馬幫是絕對沒有這樣的高手。”
  “對了!我剛剛看他好像用什么暗器射你,說不定我們可以從暗器上面,了解到他的身份。”她不放棄任何的線索。
  “對啊!我怎么沒想到呢?”他听了她的話后,便急忙四處找尋黑衣人留下的暗器。
  “找到了。”邢天鵬在椅子底下,找到了疑似黑衣人所發的暗器。
  那是揉成一團的紙張。
  “這……”柳筠的眼神之中充滿了疑惑,“這就是那個黑衣人的暗器?”
  “我想是吧!我找遍整間房間,只發現到這團紙,如果不是它的話,我就實在找不出任何東西了。”
  “如果黑衣人所用的暗器,真的是那團紙的話,那這個黑衣人的武功也未免太強了吧!竟能用紙團丟死人……”柳筠半開玩笑的口气,表示還是不肯相信那團紙便是黑衣人發出的暗器。
  她身中劇毒,隨時都有可能死去,卻依然能談笑風生,跟她比起來,我卻顯得如此消极,我真是太沒用了。邢天鵬心中一激動,手便不自覺的緊握了起來。
  “咦!這紙團里面有東西。”他一握之下,便覺得拳頭里有顆硬硬的東西。
  “邢大哥!快打開看看里面是什么東西。”柳筠的臉上充滿著好奇的神情。
  邢天鵬听到她的催促聲,便將手中的紙團打了開來。紙團一打開,只見里面包著一顆暗黑色的藥丸。
  “這藥丸是干么的?難不成將藥丸包在紙里,再把它當暗器射出去,就能殺得了人?”柳筠對于紙張為何包著藥丸,當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完全理不出個頭緒來。
  “這紙上有字。”邢天鵬看了看紙上的宇,表情顯得十分惊訝,“啊!這是真的嗎?”
  “邢大哥!那紙上到底寫些什么東西?你快點念給我听。”柳筠見他如此惊訝,更加重了好奇之心。
  “好、好!我念我念。”邢天鵬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你不要笑嘛,快點念啦!”柳筠見了邢天鵬的笑容,更加确定紙上寫的東西必有詭异。
  “這信上寫道,飛馬幫眾卑鄙無恥,區區小毒何足道矣,仙丹妙藥贈与佳人,療傷解毒增長功力……然后……接著……”邢天鵬念到一半,突然猶豫了起來,不再繼續住下念。
  “邢大哥,你干么支支吾吾的?快把它念完嘛!”柳筠听得体內之毒可解,高興之余更急著想知道剩余的內容。
  “真的要念?”邢天鵬依然猶豫不決。
  柳筠點了點頭表示。
  “好!那我就念了,接下來是,佳人复還愿君珍惜,天涯海角比翼雙飛,佳偶天成共結連理,天長地久白頭到老,就這樣了。”邢天鵬念完后,一張臉變的比苹果還紅。
  柳筠听完后,羞怯得不知該說什么,兩人就這樣子沉默了良久。
  “這藥真的有用嗎?”邢天鵬打破沉默,將話題轉了開來。
  “我想應該沒問題吧!”柳筠的臉頰依然微微紅著。
  “可是……万一……”他對這顆黑色小藥丸,依然抱持著怀疑的態度。
  “別可是万一了,反正我本來就是個快死的人了,還有什么好擔心的,而且應該不會有人那么無聊,半夜三更拿顆藥來害一個快死的人,這樣做有什么意義?把藥給我吧!我想試它一試。”她心想,反正橫豎一死,就賭賭看便是。
  邢天鵬覺得她的話也有道理,便將藥丸交給了她。
  柳筠吃了藥九之后便躺下休息。而邢天鵬因放心不下,便拉了張椅子,坐在床邊看著她。

  “我怎么會趴在床上睡著了呢?”
  邢天鵬挺起身子,伸了伸懶腰,接著便想看看柳筠吃了那顆藥之后,情況是否有好轉。
  哪知道不看還好,一看之下便登時傻了眼。
  柳筠消失了,床上變得空無一人,看得邢天鵬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過了一會,他終于回過神來,一個轉身就往門口奔去。
  邢天鵬奔到門口,正准備將門拉開時,想不到門竟然自己開了,不,應該說是被人推開了,而將門推開的正是柳筠。
  “邢大哥你醒啦!我看你睡得熟,所以就沒吵你,我去准備了點東西要給你吃,我們進去吧!”她端了些東西放在桌上。
  “你的身体?你体內的毒?你還好吧?”
  邢天鵬見柳筠竟能下廚為他煮東西,除了惊喜之外,更是充滿了許多疑問。
  “我的身体好得不得了,体內的毒我想也都解了吧!一覺醒來,我覺得全身的筋脈舒暢得不得了,甚至比沒受傷前的狀況要來得好。”
  “有這种事?”邢天鵬握住她的手腕,探了探她的脈象。
  “怎么會這樣?”邢天鵬一臉惊訝的樣子。
  “怎么?邢大哥,你為什么這么惊訝?難不成我体內的毒還沒解開嗎?”
  “不!情況正好相反,雖然我不知道你体內的毒到底解了沒,但有件事是我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你的內力增強了數倍,而且体內的內傷也都全好了。”
  “真想不到那小小的一顆藥丸,竟有那么大的功效。”他依舊覺得不可思議。
  “這么珍貴的藥丸,就這樣被我吃了下去,那個黑衣人到底是誰?竟然那么慷慨,要是讓我知道他是誰的話,我非得好好的報答他。”柳筠心里對這位陌生的恩人极為感激。
  “那是應該的,人家救了你一命,我們當然得好好的答謝人家,只是不知道對方是誰就是了。”邢天鵬依舊猜不出那位蒙面高人的身份。
  “別多說了,我們快點把東西吃一吃,然后我帶你去找大夫,看看你体內的毒到底是解了沒。”

  兩人吃完東西出了客棧,便朝著藥舖前去。
  “大夫,勞煩你替我這位朋友診斷一下,看她体內的毒是否解了?”
  “咦!是你啊!看你气色不錯,莫非真得到了什么仙丹妙藥不成?”大夫看到柳筠的气色甚佳,心中感到十分意外。
  “我幫你把把脈,看看你的情況到底如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大夫仍是默不作聲,而站在一旁的邢天鵬,一顆心更猶如吊了十五個水桶似的,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過了不久,大夫終于說話了。
  “這……這太不可思議了,兩天前她還是個身中劇毒,重傷難治的人;可是現在非但傷全好了,連体內的毒也都清得干干淨淨,真是太令人惊訝了。”
  “謝謝大夫。”邢天鵬听得柳筠已然痊愈,當場樂得眉開眼笑。
  道了謝之后,他便拉著她出了藥房。
  “哇——”柳筠一出藥房,便大聲的叫了起來。
  “你怎么了?”邢天鵬被柳筠突來的尖叫給嚇了一大跳。
  “沒事,人家一高興忍不住就叫了出來嘛!”柳筠嘟著嘴對他撒嬌。
  邢天鵬見了柳筠的嬌樣,一顆心忍不住扑通扑通的跳著,臉也漸漸紅了起來。
  柳筠見了他臉紅的樣子,心中登時有般甜甜的感覺,便主動挽著他的手臂。
  他被她這突來的動作給嚇了一跳,但卻沒做出任何的抗拒的動作。
  “邢大哥,現在人家的身体好了,是不是我想去什么地方,你都會帶我去呢?”她挽著他的手對他撒嬌。
  邢天鵬被她的溫柔攻勢給攻得說不出話來,當下只能點點頭來回應她。
  “那好,我現在想去那里,你帶我去吧!”柳筠用手指著前方的一家舖子。
  “兵器舖!”邢天鵬吃了一惊。
  “嗯,就是兵器舖。”柳筠點頭稱是,“人家想買把劍防身好不好?帶人家去嘛!”柳筠再次使出撒嬌攻勢。
  邢天鵬拗不過她,只好乖乖帶著她到兵器舖去挑武器。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