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2節


  北方魏國虪重
  拓跋逍在廣陽王府前停下來,將劉箏抱下馬。
  “王爺回府!”門口的守衛大聲傳報。
  他拉著劉箏走進大廳。
  “王爺,一路辛苦了。”管家阿廣上前行禮。
  “嗯。”拓跋逍點頭回禮。
  “這位姑娘是……”
  “她是宋國的郡主,要帶去覲見皇上的。”
  覲見皇上?她真的成了魏國的俘虜了?
  被點了穴的劉箏動彈不得,只能任由拓跋逍擺布。
  他將她拉到一個房間,開了門就推她進去。
  劉箏慌了,拼命搖著頭。“不要……”
  “你不要考驗我的耐性!”他已經不耐煩了,“你再不听話,我會好好教訓你的!”說著他握住她的手臂,將她拉近自己。
  兩人靠得那么近,讓劉箏几乎無法呼吸。
  他只是奉命帶她回來當俘虜,就算他污辱了她,他們皇上也不會怪罪他吧?
  他的威脅奏效了,她果然住了口。
  “阿蘭!”拓跋逍喊了在門外張望的婢女,“幫她梳洗一下,換套衣服。”
  阿蘭走進房應道:“是,王爺。”
  拓跋逍終于解開了劉箏身上的穴道,將她推到阿蘭面前。
  劉箏趁他松開鉗制,轉身就要逃出房間,未料走沒兩步卻被人一把扯回來。
  拓跋逍冷冷的道:“哼,你以為逃得掉嗎?”
  “你讓我走啊……”劉箏試著掙脫。
  “走?”拓跋逍露出可惡的笑容,“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出這個門,后果可是會很嚴重的。”
  “你不必威脅我!”劉箏毫不畏懼,“大不了一死,我不怕!”
  哼!就算是死在他鄉异地,也總比留在這里受他凌辱得好!
  再說,他們要拿她來威脅皇上,這還得了?
  “死?”拓跋逍冷哼一聲,“你想得太天真了!你以為要死這么容易嗎?我不妨告訴你,像你這樣的异國美女,沒有人會舍得殺你,倒是每個男人都想好好嘗嘗你的味道!”他瞅起眼睛瞧她。
  他的話嚇得劉箏連退數步。
  嘗嘗她的味道?就像那個下流統領和這個無恥王爺一樣?
  說來說去他們全都是一丘之貉!
  “我勸你最好乖乖留在這里,等候我父皇的處置。”
  父皇?原來他是魏國皇帝拓跋燾的儿子,怪不得他這么囂張跋扈。
  “我說的你都听清楚了?”說完,拓跋逍轉頭吩咐婢女,“阿蘭,快!”
  “是,王爺。”阿蘭隨即拉過劉箏。
  拓跋逍再看了她一眼,這才轉身走出房間。
  阿蘭將劉箏帶到銀制的澡盆前,開始為她寬衣解帶。
  “郡主,你的皮膚真好!”阿蘭一邊將她扶進澡盆,一邊忍不住贊歎起來。“怪不得人家說宋國出美人呢,真是一點都不錯。”
  阿蘭的話讓劉箏忘了反抗,她仔細端詳著她。
  阿蘭身材高大粗壯,個性爽朗,的确和南方的姑娘十分不同。
  沐浴完畢,阿蘭取過衣服,就要為她換上。
  劉箏一看見她手上的衣服,一股嫌惡之情油然而生。
  “我不要穿鮮卑族的衣服。”她撇開頭。
  天啊!難道今天她真的要淪落夷狄了嗎?
  不!她絕不做這等沒有尊嚴的事!
  “郡主,你不要為難我,我到哪里找漢人的衣服來給你穿啊?”阿蘭皺起眉頭。
  劉箏咬著牙不肯屈服。
  當阿蘭試著為她換上鮮卑服飾時,她掙扎不已,“我不要……”
  “什么事吵吵鬧鬧的?”拓跋逍突然走進房里。
  “王爺,郡主堅持不肯穿我們的服裝。”阿蘭回頭稟告。
  “喔?”拓跋逍來到劉箏面前,“怎么,到現在還要擺架子嗎?我們鮮卑可是优秀的民族,哪容得你輕蔑?”
  此時,劉箏只顧著遮掩裸露的身軀,哪還能分心和他爭辯民族的优劣?
  她躲進盆里,縮成一團。
  看著水中的佳人,她嬌嫩雪白的肌膚,深深誘惑著他。
  啊……這樣美好的身子,他真想嘗一口。
  但是,這自大的中原女人,竟敢藐視他們鮮卑族,簡直不可原諒!
  她也不想清楚,現在她可是他們的俎上肉啊!他要她怎么做她就得怎么做,而她竟然還敢在他面前擺出高傲的姿態?真是豈有此理!
  看來,他非給她一點教訓不可!
  拓跋逍上前一步,彎腰作勢要抱她。“不穿也行,我就這樣帶你去見我父皇!”
  劉箏沒料到他會如此大膽,她嚇得大喊:“不要啊……”
  拓跋逍立刻站直身,雙手環抱胸前,興味盎然地盯著她花容失色的模樣。
  哼!看她還敢不敢這樣任性?
  像這种自視清高的女人,就該受點教訓!
  “怎么樣?”他笑了起來,“穿還是不穿?”
  劉箏惊魂甫定,眼淚就要掉下來。
  這個可惡的坏人!他一定要這樣調戲她嗎?
  看來,她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哪里還能堅持什么?
  她覺得委屈,眼淚汩汩而下。
  拓跋追被她如泉涌的淚水嚇住了。
  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樣,實在惹人疼惜,算了,別再逗她了。
  “不要哭了,快換衣服吧。”他撂下一句話后,就匆匆出了房門。
  劉箏任阿蘭為她換上鮮卑服飾,淚水卻始終沒有停過。
   
         ☆        ☆        ☆
   
  拓跋逍回到自己的房間,腦海里全是劉箏的倩影。
  他站起來,不耐煩地踱著步。
  他是怎么了?
  她只不過是一個宋國的郡主罷了,有什么了不起?憑他堂堂一個魏國王爺,要多少异國美女沒有?犯得著為一個女人相思嗎?
  可是她的确是個絕代佳人,就好像是從顧愷之的仕女圖中走出來的美人一般。
  從前看顧愷之的畫,總不相信有女人會那樣纖細輕盈、优雅動人。如今見到她,只怕“洛神賦圖卷”中的洛水之神也不過如此吧?
  看來畫師也不騙人呢!
  唉!只可惜她是一個趾高气揚的宋國皇室女!以她那种自視清高的德行,真會讓人退避三舍。
  哼!她雖貴為宋國皇帝的侄女,可他也是魏國皇帝的親儿子啊!難道說他還配不上她嗎?
  拓跋逍越想越气,拿起椅子就往地上砸。
  “砰!”
  “怎么啦?”長孫敬走了進來,“是誰惹得小霸王不高興?”
  拓跋逍連忙向前行禮,“舅父。”
  “什么事生那么大的气?”長孫敬坐了下來。
  “沒什么。”拓跋逍搖搖頭。
  “別瞞我。”長孫敬笑了起來,“這回多虧我消息靈通,讓你抓到宋國的郡主。這可是大功一件,應該高興才是啊!”
  “哼!我才不希罕!”拓跋逍冷哼一聲。
  “難道是郡主給你气受了?”
  “她能給我气受?我不給她顏色瞧就不錯了!”拓跋逍漲紅了臉。
  他干嘛為她生气?真不值得!
  長孫敬看著外甥的表情,瞧出了端倪。
  原來這小子是看上了那個郡主啦。
  “逍儿,”長孫敬刻意盯著他的臉,“我看你是喜歡上那個小女娃啦。”
  拓跋逍沒料到舅父會看出他的心思,他赶緊否認。“哪有這种事?我才不會喜歡那种傲慢的女人呢!”
  “不要自欺欺人了,逍儿,舅父可是過來人喔!”長孫敬的目光中含著奇异的神采。
  拓跋逍低頭默認。
  “傻孩子,喜歡就喜歡,干嘛不承認?你若是想要她,也不是難事。”長孫敬在心里盤算起來。
  “舅父?”拓跋逍不明白他的意思。
  難道舅父有辦法能玉成他們的好事?
  不!他可不想強人所難。
  她既然看不起他們鮮卑人,他又何必念著她?
  “好了。”長孫敬站了起來,“別想這么多了,晚上舅父幫你准備一場酒宴,算給你接風洗塵,你意下如何?”
  “恭敬不如從命。”拓跋逍行禮致意,“多謝舅父。”
  他自小沒了娘,父皇又高高在上,如今這世上最親的人就屬這個親舅父了。
  舅父不僅照料他的生活起居,還不時為他提供意見,在父皇面前建立功勳,真可說是他的軍師了。
  就像這一回,要不是得到舅父的密報,他又怎么能夠及時救下宋國的郡主呢?
  想想,若非他及時阻止那個將領的話,恐怕她就完了。
  拓跋逍才在慶幸他救了劉箏,但他隨即想到她倔強的脾气。
  哼,那個高傲自大的女人,態度那么強硬,他又何必管她?
  只是,她那身嬌嫩的肌膚,怎么禁得起那些下流士兵的蹂躪呢?只怕就算不死,她也是傷痕累累了。
  想到這里,拓跋逍不由得為她捏了一把冷汗。
  “那好,我等你。”
  “好的,舅父。”
   
         ☆        ☆        ☆
   
  哭累了的劉箏躺在床上休息,不知道睡了多久,她突然被阿蘭吵醒。
  “郡主,你醒醒啊!”
  劉箏睜開眼睛坐起來,發現房里來了個身著魏國文官朝服的老者。
  她嚇得縮到床角,惊慌地望著他。
  “郡主,這位是舅老爺,也就是王爺的親舅舅。”阿蘭向她解釋道。
  那個王爺的親舅舅?又是魏國的皇親國戚?
  “你就是宋國的江夏王郡主?”長孫敬將劉箏仔細打量了一番。
  嗯,果然是美人!難怪逍儿為她心神蕩漾。
  這樣的女子做他姊姊的媳婦,逍儿的妻子,魏國的王妃……甚至皇后,都當之無愧。
  “阿蘭,我有事和郡主談談,你先下去吧。”他擺擺手,阿蘭便遵命退下了。
  當房里只剩下她和長孫敬時,劉箏不由得心生恐懼。
  這個看來神秘而不怀好意的老者,莫非是他們皇上,還是那個王爺授意他……要對她不利?
  “我想,你應該很清楚你如今的處境才對。”長孫敬的語气傲慢。
  “是!我是階下囚!”劉箏咬著牙,“你們要殺就殺,不必多言!”
  “螻蟻尚且偷生,你又何必一心求死?”長孫敬不以為然,“不過,話說回來,你既然到了我們魏國,要想离開,也是不可能的事。”
  “你到底想怎么樣?”她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不妨想想看,你如今已落入我們手中,就算真能夠保有清白,也沒有人會相信,不是嗎?”他單刀直人,暗示她的處境艱難。
  劉箏頓時臉色蒼白。
  她被那個野蠻王爺強行擄來魏國,雖說他沒有強占她,但是,誰會相信她還是清白之身呢
  ?
  她就算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而她想要嫁給謝公子的愿望,只怕一輩子也達不成了!
  啊!她的命運為何如此悲慘?
  “我勸你還是看開點,好好討我們王爺的歡心。”長孫敬毫不諱言。
  要她討那個王爺的歡心?
  她絕不!
  真沒想到那個王爺人雖然長得十分俊挺,器宇非凡,但到底還還是一個下流的鮮卑人,他竟然想要占有她!
  哼,她宁死也不受這种屈辱!
  “不必說了!”劉箏大聲喝道:“你不如殺了我,要我答應絕不可能!”
  “你……”長孫敬有些惱怒,“你真的不怕死?”
  劉箏抬頭挺胸,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女子名節難道不比性命要緊?她絕不做這等苟且偷生的羞恥之事!
  “好,那我就成全你!”他從衣襟內取出一包藥,遞給她。“這藥含有劇毒,吃下去不用多久就會一命嗚呼。”
  劉箏顫抖著手接了過來。
  他要她服毒自盡?
  “我現在給你兩條路走……”長孫敬冷冷地向她宣告。“第一,立刻到王爺房里服侍他;第二,馬上吃了這包毒藥。”
  他這是要她選擇做王爺的玩物或是自我了斷?
  他們終于還是露出狐狸尾巴了!
  什么王爺,什么舅老爺,根本就和那些下流的魏國士兵一個德行!
  哼!大不了一死,要她屈服,辦不到!
  劉箏咬著牙匆匆撕開藥包,一仰而盡。
  看她陷入半昏迷的狀態,一旁的長孫敬露出了詭异的笑容。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