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2節


  赶路!赶路!
  觀觀揉揉酸疼不已的雙腿,望著前面的大段路歎气。她恨不得脅生雙翼,飛向千葉山庄,可是想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
  說起飛,她情不自禁地又想起救了她一命的白衣公子,他那一身功夫可真是了得,來去如風又自在寫意;如果她也會功夫就好了……可是她若會功夫,又怎能引來他英雄救美呢?
  她苦中作樂地胡思亂想著,腳下還是不歇息地赶著路。好不容易,終于在路的盡頭見到了濃蔭綠意中的美麗庄園。
  這就是千葉山庄?沒有她想像中的金碧輝煌,但是雅致极了,襯著周圍的翠色山林和清流涓溪,更是令人心曠神怡,忍不住要贊歎這簡直是人間清境——翩蝶水榭与之相比,猶如小草屋一般。
  “請問……”她清脆地叫道。
  “有事嗎?”
  門前的兩頭石獅子出聲……不!是兩位碩壯高大的守衛,但他們的神情硬得跟石頭沒兩樣。
  “我要見千葉公子。”
  “放肆,我家公子豈是你隨便可見的。”其中一人濃眉倒豎。
  “煩勞你通報一聲好嗎?就說我是自蘇州來的……”
  “有什么事你請直說,我會轉告公子的。”他的語气突然放軟了。
  觀觀又不是傻子,立刻回道:“你目光閃爍,此話必然是在敷衍我,誰信你啊?”她扮了個鬼臉。
  觀觀雖然莽撞,究竟是官宦之后,聰明机智還是有的。
  那壯漢臉色一沉,老羞成怒地斥道:“放肆!”
  “你可認得這塊鏤葉玉佩?”她不疾不徐地遞出。
  只見他臉色大這,惊惶道:“這……”
  “徐虎,看來非通報不可了。”另外一名始終沒出聲的大漢開口說,神色凝重。
  “姑娘請稍候。”徐虎說完,匆匆忙忙地奔了進去,半晌又匆匆忙忙地奔出,額上冷汗涔涔。“有請姑娘人內。”
  這下子可以大搖大擺地進去了吧!觀觀蹦蹦跳跳地走進千葉山庄,滿臉得意。
  不過她高興不到半刻鐘就又愁眉苦臉的。
  “歇會儿好嗎?這會儿我的雙腿已是又軟又酸。”觀觀走了半個時辰,徐虎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入眼盡是閣樓庭台和秀麗園景,但她已無心欣賞。“為什么要蓋這么大的房子?簡直是凌虐我的腳。”她一面咕噥著,一面心疼自己可怜的腳丫子。突然,四周一陣靜悄,連徐虎沉重的腳步聲都不見了,觀觀本能的將自己的視線由纖足向上移。
  呀!嚇得她差點跌落身后的荷花池中,眼前涼亭中站著的那人居然是先前大展英姿的白衣公子。
  她張大嘴巴愕然地盯著他,“你……”
  “你是……”他也訝异不已,“蘇州楊世叔的千金?”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她竟然就是自己的未婚妻子?
  他率先笑了起來,“在下李易水。”
  “我是楊觀觀。”她好半天才自口中擠出一句。
  這個英雄就是她的未婚夫婿?
  觀觀頓時覺得無望,因為他是如此出眾、如此俊逸,一定早有意中人或娶親了……富貴人家娶個三妻四妾實乃平常,她和他的婚約說不定只能勉強為觀觀覓得侍妾之位!不,他應該是娶側室而將正室之名留給她……
  但与其如此破坏人家的感情,不如她爽快些,索性成全有情人,讓他們共效于飛。
  觀觀自以為是地想了一大堆,然后瀟洒地說:“你該知道我爹和世伯的約定,要我們成婚。”
  “是。”他微笑地點頭。
  “其實你可以不用履諾,不一定非娶我不可。”
  “你有意中人?”他雙眉微皺。
  “不是,我是一番好意,怕你不能讓現在的妻子扶正,那我罪過就大了,是吧?”觀觀吱吱喳喳地又說:“所以呢,只要你幫我一個忙,這舊時約定便可一筆勾銷。”
  看來她倒想得十分“妥善”呢!易水松口气之后問道:“幫你什么忙”暫且不問是誰告訴她他已娶妾的。
  觀觀大喜,“我的奶娘被坏人捉走了,希望你能救她,最好順便鏟除那個惡少——如果不太麻煩的話!”
  “詳細情形可否見告?”
  “事情是……”
  “且慢。”他溫和地說:“進緣緣堂再說,那儿舒服些,好嗎?”
  好!怎么不好?只見她點頭如搗蒜。
  可怜她不知已有多久沒有好好坐下來過了。
   
         ☆        ☆        ☆
   
  緣緣堂
  “事情就是這樣……奶娘太無辜了。”歡觀又是气憤又是焦慮,一條綠手絹教她揉扭得几乎斷裂了。
  “這事我會處理,你放心。”易水微笑道。
  他有种令人放心、信任的特質,觀觀有些迷亂地想著。他長得如此俊俏,每每令她看傻了眼,的确是天下女子心中夢想的乘龍快婿!.
  “我可否拜見嫂夫人?”她想看看是哪位幸運人能得此佳婿,又是哪位美麗姑娘能贏得他的心?”
  “我尚未娶親。”
  “啊?”她睜大眼睛,直覺地說:“騙人!”
  易水一怔,“騙人?”
  “是啊!除非全長安城的千金小姐們都瞎了眼,否則你怎么可能尚未娶妻”她大搖其頭,若是在家鄉,他早就被姑娘家“生吞活剝”了。
  她那天真的模樣逗笑了易水,他忍不住朗笑道:“我有婚約在身哪!”
  其實一直有無數王公大臣的千金和江湖世家的佳女對他表明愛慕之心,只是他一向不為所動,除了因為父親生前已替他訂下親事,他本身亦不喜將心思放在鶯鶯燕燕的風花雪月上。
  觀觀聞言,竊喜偷笑之余,還是不忘說些場面話以示体貼。“如果你有好的對象……”
  “不,家父遺命自當遵從。那楊小姐……”不知為何,他非常在乎她的答案。
  “我叫觀觀,如果你在街上喊我楊小姐,我鐵定不曉得你在叫誰。”她開心地咧嘴笑。
  說不出的好心情,也許是因為事情比她預料還要順利之故,觀觀這么想。
  “觀觀,你不反對這門親事吧?”他追問。
  她不喜歡他皺眉的樣子,也不愛他失望的表情,因此她想也不想便重重地點頭,“嗯!”
  他燦若煦陽的笑令她心頭一松,一時忘了自己答應過什么;等她記起來時,已是三天后的事。
  *;
  *;
  *;
  當一群人跪倒在她面前時,觀觀惊得呆愣住了,不知如何反應。
  “屬下是庄內總管,齊英。”一名和藹儒雅的中年男子如是說,堅毅眼神內可見其喜悅和忠誠。
  “屬下是四堂之掌,魏百渝。”
  “屬下是三樓之掌,關天雄。”
  “屬下是……”
  好不容一群人報完名、職掌,觀觀這才插得了嘴,“各位好,你們為何向我下跪?小女子承受不起,快快請起!”
  “謝夫人。”動作划一,聲音整齊,看得出這些人內蘊精華,英气勃發,都不是簡單人物。
  “夫人?易水大哥,你知道他們在干嘛嗎?”她求助地看向易水,眼中盡是好奇和惊惶。
  “他們在拜見未來的庄主夫人。”他微笑,看她這傻呼呼的樣子就忍不住想笑。
  “不會吧!我就是……”她咋舌,見他正經地點頭這才相信。又傻傻地問:“我答應了馮?”
  “是,你答應了。”
  “哦——”她苦思,好像是有這回事。“可是……我一時沒辦法接受吶!”雖然她的心已被他迷得七葷八素。
  “我們不急著成親,只是先正個名罷了!我會給你時間适應的。”
  家訓使然,易水自小重承諾而守信,因此在得知父親已為他訂下親事,他便下定決心,不論楊家姑娘的長相為人如何,他必定迎娶她。而今見到觀觀她嬌俏可愛、舉止率真,令他更不排斥這樁親事。她也許不能得到他的愛,但他肯定自己會喜歡她并尊重她。
  “好吧!”嫁給他似乎很不錯,觀觀感到心中的喜悅正不斷擴散開來。
   
         ☆        ☆        ☆
   
  蘇州青靈山糷挳N幫
  “爹,女儿不管啦。”
  “絲儿,你就別再鬧了,爹忙得很哪!”
  天鷹幫幫主董振天莫可奈何地瞅著寶貝女儿董玉絲,拿這驕縱的女儿一點辦法都沒有。
  “反正你只是要去一趟長安,將人交給千葉公子,又不是什以大事,你就讓我跟著去嘛!”
  “絲儿,千葉公子交代的事爹一定得辦到,你跟著挺麻煩的,更何況千葉公子若是不喜你去山庄,豈非弄巧成拙?”
  “女儿偷溜進去。”
  “山庄戒備森嚴,高手如云,豈是你偷溜得進去的?別胡鬧了,待爹有空再帶你上天山找你伯伯去。”董振天哄著女儿。“才不,我不去。”玉絲嚷著:“女儿若不乘此机會好好陪伴千葉公子,只怕又要被柳亭亭搶先了。”“千葉公子對你們兩個并沒有任何不同,他喜歡的不是你們。”董振天屢次勸女儿死心,可是沒有一次成功。
  “事在人為,我相信總有一天千葉公子會愛上我的。”
  “瞧瞧你,一點也不害臊,都是爹把你慣坏了!”
  “我不管,這次我跟定了。”
  “唉!”董振天歎气,“好吧!”
  儿女的事誰拗得過?怪只怪絲儿被他寵上天了。只有自己稍微注意點,別讓她冒犯了千葉公子,否則只怕万死都不足以贖罪。董振天憂心忡忡地想著。
   
         ☆        ☆        ☆
   
  “唉!”望著鏤花窗外的瀟瀟細雨,觀觀第三十九次歎气,“真無聊。”可是她又懶得拾起針線刺繡——那會使她想起奶娘,徒增切切思念。
  “夫人,你可以弈棋或……”
  “跟誰弈棋?”她打著呵欠,望向貼身丫鬢喜儿。
  喜儿語結。的确,以夫人的棋藝,根本多下一次便是多傷她一次自尊心,因為——觀觀每盤必輸。
  “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到棋藝比我還差的人了。”觀觀頗有自知之明,最近她都不忍心再讓齊總管或魏堂主陪她下棋了,因為他們都讓子讓得好辛苦,而且對她同情极了。
  “那么……”喜儿傷腦筋地沉思。
  “不如你帶我去廚房吧!”那是她唯一熟悉且有把握的地方。
  “不!喜儿大惊失色,“那是下人做粗活的地方,夫人不能去。”
  “我要去。”
  “那喜儿只好到齊總管那儿領罪了。”她一咬牙,跪下請罪,臉上表情卻是無比堅決。
  “呃……”觀觀每次都因她這招而心軟。“好吧!我不去就是。”頹喪著臉,她再走向窗前花几旁坐下,無聊地撥弄懸挂在窗欞上的風鈴,听那叮當作響的聲音。
  “夫人。”是齊英。
  “齊總管,你們處理好公事了嗎?”觀觀大喜,迫不及待地跳下椅子,眨眨眼睛問道。
  齊英早已習慣這位夫人率直的舉止,因此他只是微笑地說:“不,公子和各地堂主還在議事。”
  “他很忙吧?”
  “千葉山庄散布各地的買賣生意甚多,再加上各分舵的事務繁雜,因此……”
  “看來他并不如外人所想的那般輕松,他的成功絕非僥幸。”觀觀有感而發。
  “難得夫人深明大義,体諒公子。”齊英著實欣賞她,雖然年紀輕輕,但通曉世理、達觀豁朗,其胸襟和思想非時下一般嬌貴傲縱的閨閣千金可比。
  “哪里,我什么都不懂,實在還需要各位多提醒,別讓觀觀鬧笑話。”她由衷說道。
  “豈敢。”齊英微笑。
  “你來有事嗎?”觀觀這才想起。
  “公子要屬下告訴夫人,奶娘十日內就可到達千葉山庄,毫發無傷。”
  “真的?謝謝。”她大大松了口气,釋然道。
  幸好奶娘沒事,否則她可怎么辦?
  心情愉快之際,觀觀忍不住頑皮道:“齊總管,來下盤棋吧?”
  “呃……不——”果然,那堅毅清懼的臉呈現愕然之色。
  “哈哈哈”觀觀爆笑出聲,“放心,我不會真那么殘忍的。”淘气之情流露無遺。喜儿捂著嘴不敢笑,反倒是齊英搖頭失笑,拿這慧黠淘气的夫人沒轍。
   
         ☆        ☆        ☆
   “我看我還是不要嫁你好了。”觀觀語不惊人死不休地道,臉上表情正經八百。
  “為什么?”易水差點嗆到。
  她無聊地兩千持筷,戳著連花熏肉。“我不喜歡當少奶奶,這种日子好沒趣,我倒宁愿待在蘇州,每日浣紗游山戲水也好過無所事事。”
  你覺得無聊?”易水溫柔地看著她。
  “易水大哥,不是我不安于室,實在是日子太無聊了,你能告訴我那些貴婦仕女平常都做些什么嗎?”
  “嗯——”這就考倒他了,他可沒研究過。“這個……吃茶、扑蝶、賞花、弈棋吧?”
  “算了。”她吐吐舌,“比我還無聊。”
  易水微笑,“你想不想出去逛逛?”
  “想啊!當然想——”她眼眸倏亮,突然又轉為黯淡,“可是沒人陪我,你又忙……”說到這儿觀觀偷偷瞧他,若有所待。
  “我明日歇一天,帶你出去玩儿吧!先從長安城開始逛起——”
  他話尚未說完,觀觀已興奮忘形的抱住他,稚气地喊道:“真的?不賴皮?”
  “觀觀……”他不由自主地一顫,仿佛被重槌猛擊,又好似被一股熱流激蕩著,有种莫名的柔情充塞心中。
  易水本能的呼吸著她芬芳若蘭芷的清新气息,修長的手輕輕攬上她柔軟而纖細的腰肢……
  觀觀被喜悅沖昏頭了,高興地大叫:“好棒,易水大哥最好了。”渾然忘卻“男女授受不親”,就這么偎在他怀中,宛若天生便如此自然契合。
  “噓——”齊英看著映在窗紙上的一雙人影,拉住堂主魏百渝。“別扰了他們。”他臉上綻出一抹微笑,“自觀觀夫人來到山庄,公子的确快樂不少。”
  “我們也是呀!”魏百渝微笑著想起自己第二次見到她時的情形——
  觀觀坐在一座涼亭的石階上,正無聊地撕扯著青草根。
  “夫人。”縱然微訝于她的舉止,魏白渝還是不慌不忙地問候。
  “魏堂主,你要去哪儿?”她猛地跳起,滿面欣喜,“我也要去。”
  總算讓她“逮”到個人了,其他人都忙得不見人影,讓她差點無聊至死。
  “呃……夫人,不好吧!”他一怔。
  “求你帶我起去啦!”她狀似欲泣,大眼睛內淚光瑩然。
  “夫人,你知道屬下要去哪儿嗎?”他敢打賭觀觀听了之后一定不再要求隨他去——只要他將目的地略做“改變”。“迎香樓。”
  “迎香摟?做什么的?賣花粉胭脂的嗎?”
  “那是教坊歌妓獻藝之所。”他只好稍微“毀損”己身形象,希望夫人不至于太惊愕。
  “我也去。”她興高采烈地拍著手。
  “夫人,那儿不宜女流之輩去。”他嚇了一跳。
  “我穿著女衫所以不能去……”她沉吟著。
  如果你要這么解釋也行!魏百渝微微一笑。
  “你等我,我去換一套男裝。”觀觀手腳快得很,溜煙就不見人影。
  魏百渝怔愣在原地,好一會儿才想到:他得赶在她返回前腳底抹油,否則只怕“后患無窮”。
  于是他運起輕功,匆匆离去,先出庄再說。
  然而當他將所有的事都處理好回來時,卻見觀觀坐在原地發呆,見到他隨即跳了起來。
  “喜儿堅持不肯讓我換男裝。”她嘟著嘴。唉!真是剝奪了她的大好時光——難道天生教她蹲在這儿發愣嗎?
  “哦!”他裝出好生惋惜的口吻,心里卻暗忖道:喜兄這小丫頭真是聰明。
  “她以死要挾。”觀觀搖頭,“我即便是再想去也不能這樣害她。”
  “說的是。”好點子,下次他也如法炮制。
  “那下次有机會你再帶我去……如果你要去迎香樓的話。”觀觀笑吟吟的,“說定了哦!”
  “呃……好。”反正下次打死他也絕不再用這种藉口,大可放心。
  觀觀轉身欲走,又回頭叮嚀他:“要記得哦!”然后沒气質地“沖”了出去,眨眼間不見人影。
  魏百渝忍不住笑開來,本來江湖豪杰就較磊落大方、不拘小節,觀觀很合他的性子……
  “想什么?”齊英問道。
  魏百渝粗獷的虯髯面龐上滿是欣慰,“我想唯有夫人如此佳女方堪匹配公子。”
  “一靜一動,一柔一剛,誰說他們不是天生一對?老王爺好睿智、好遠見,替公子訂得好姻緣。”
  觀觀住進千葉山庄不過半個月,但她的純真親善已為她贏得所有人的信任和歡心。
   
         ☆        ☆        ☆
   
  白色駿馬上,白衣男子瀟洒挺拔,英气勃勃,那懾人的气勢仿若君臨天下的威儀。
  另一匹溫馴灰馬上的綠色纖影則活潑好動,絲毫不見安靜。
  “關樓主,你今日不用隨衛,有易水大哥在,你放心啦!”觀觀正努力勸阻一臉堅決的關大雄隨行。
  “屬下理該護衛夫人和公子。”他沉聲道。
  “你怕我跌下馬啊?沒關系,易水大哥會盯緊它的。”她俏皮地笑,百般勸阻他。
  易水微笑地不表示意見,倒想看看她如何勸得動這個最為固執且死腦筋的屬下。
  關天雄向來說一是一,除了易水和齊英及少數好友能動搖他的決定外,其他人休想說動他改變心意。
  觀觀歎口气,卻絕不死心,她笨手笨腳的欲下馬和他理論,關大雄連忙扶著她,恭謹地隨侍在旁。
  易水看著觀觀將關天雄拉至距他有點距离的竹林下咕噥吱喳,沒一會儿便見關天雄心悅誠服地點頭答應,兩人相伴又走了回來。
  易水惊愕极了,想不透為何關天雄會依了觀觀,她跟他說了什么?自己真該運功听听他們究竟說了些什么!
  觀觀在關天雄的扶持下爬上馬,朝易水嫣然一笑,“我們走吧!”
  易水好奇地望向屬下,關天雄笑道:“公子和夫人一路小心。”
   
         ☆        ☆        ☆
   
  熱鬧繁華的街道上滿是販賣各种奇珍异物或器品藝具的小販,除了中土人氏,更有許多的异域人氏也在此開店經商,銷售西方的珠寶、象牙、花果和玻璃器皿等罕見之物,看得觀觀都呆住了。
  “你想不想買些什么?”他体貼地問。
  “我看看就好,買東西得花錢哪!”她愛不釋手地撫著一只薄亮剔透的玻璃圓瓶,臉上滿是贊歎。
  “包起來。”他二話不說地吩咐店家。
  “不要啦!這罕見的東西只能看不能買,太浪費了。”
  “只要你喜歡,即使是价值連城亦得買。”
  “我知道你有得是錢,只是……”她又是感動又是關怀,“我不想亂花你的錢,免得你破產。”
  他忍俊不住地笑道:“千葉山庄的財富即使用上十輩子也用不完,你大可放心,盡情地買。”
  “你會寵坏我的。”觀觀感到窩心地甜甜一笑。
  “我喜歡寵你。”他柔聲道,教觀觀情不自禁地怦然心動,雙頰嫣紅。
  她燦若初夏桃花般的灼艷面容,教易水移不開眼光。
  “這是什么?”觀觀又指著一樣東西問。
  “這是西域瓜果,肉厚汁甜,試試如何?”
  “哇!那個好美,又綠又亮……”
  “那是波斯有名的寶石,晶瑩燦爛,你喜歡嗎?”
  有易水在旁,觀觀逛得暢快又歡喜,滿街蹦跳。
  “肚子餓了嗎?”他体貼地問。
  “嗯,餓扁了。”她不文雅的摸摸肚子,然后率真地笑,“易水大哥好厲害,簡直是活神仙,知道我的五髒廟空了。”
  “瞧你一路跑跑跳跳的,不餓才怪。”他寵愛地睨著她,“咱們到意醉酒樓用午膳。”
  “意醉人不醉,好意境。”她拍拍手,“想必膳食精美可口,環境清幽怡人。”
  他們才踏進典雅豪華又帶絲清宁的意醉酒摟,觀觀便知這是何人產業——鞠躬如儀的掌柜和跑堂的表情不言自明,又是易水大哥的“錢多多分行”。
  “公子,容屬下拿出這月的帳本來。”掌柜必恭必敬地道。
  “我今日不是來查帳的,而是帶夫人來嘗嘗咱們意醉酒摟的名菜佳肴。”易水微笑。
  “夫人?”掌柜惊喜的望向觀觀,“這……”
  “觀觀,這位是古掌柜;她是千葉山庄未來的夫人。”
  “恭喜公子、夫人。”
  這實在是天大的喜事,古掌柜眉開眼笑,更熱誠地吆喝爭著一干跑堂小二:“快來伺候公子和夫人。公子,您請上樓,我馬上將菜給您送上去。呃……夫人有沒有特別想嘗什么菜?我吩咐廚房做去。”古掌柜高興得差點忘了。
  “您拿主意吧!”觀觀溫順的嫣然巧笑。
  “古掌柜,有什么佳肴都做來嘗嘗吧!”易水手拉著觀觀,小心翼翼地引她上樓。
  古掌柜隨即送上香茗与茶點。
  “此乃云霧茶,香醇甘美,你試試。”
  “好美的顏色,碧澄澄的漾著柔光。”
  “這是招待上賓的茶點,你試試這個。”
  “香甜卻不膩,有股清新爽口的感覺。”
  “這是意醉酒樓獨制的薄荷苹子糕,能開胃。”
  “那這個呢?”觀觀覺得新鮮极了。
  “丹酥,是用玫瑰花所做,別有一股馥郁味道。”
  言笑間,古掌柜領著伙計送上佳崤。“公子,請用膳。”
  “這道皓月醉雞香嫩可口,系頂尖招牌菜之一,你嘗嘗。”易水极盡呵護疼愛之能事,細細勸食。
  “易水大哥,觀觀是挺能吃的,但……這未免太多了吧?”她咋舌,指著滿桌的佳肴。
  二十几道菜布滿大桌,有翠玉雙爆、蓮蒸黃魚、富貴拼盤、火腿菇片、人參雞湯……更甭說一旁伙計手上的各种精致小點。
  “我可是沒吩咐這么多哦!全是古掌柜孝敬你的,我還是沾了你這位夫人的光。”
  “說,把我喂成豬對你有何好處?”她假意嗔道,纖手微點他的胸。
  “好處可多了,例如……”他笑著和她戲耍。
  古掌柜和伙計則看傻了服,向來孤傲的公子何時變得如此開朗,也會說玩笑話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