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3節


  阜雨樓并不難找。
  說阜雨樓是江南最紅的酒樓并不為過。站在這條大街上,放眼看去,一整排比鄰而建的酒樓之中,就屬這棟高達三層的雄偉雕樓特別耀眼。
  “這一帶酒樓特別多。”端看那些排場,馮即安即忍不住喃喃自語。
  “沒錯,整個蘇杭的水陸交通,全匯集在這一處,商家旅客來往頻繁;往北走馬至京城,往南搭船過江走運河,全都得在這儿。你可注意到了?這儿的酒樓茶樓全都是順著樓后的護城河而建的,前頭招呼路人,后頭水路也能招攬來往船只生意;每家酒樓前樓建得雄偉不說,后頭更是水閣涼亭,也自備了畫舫蓬舟供客人吃食取樂。”另一個回話的女人微微一笑。“加上這儿气候合宜,是個值得長住的好地方。”
  馮即安打量半晌,翹首指著前面那一棟樓高達五層,半完工的建筑。
  “那是什么?”
  “那個就是阜雪樓。建好后規模至少會比現在的阜雨樓大上一倍,也將會取代現今的阜雨樓,成為蘇州一帶最大的酒樓。听說劉寡婦花了不少心血在這儿。”
  “劉寡婦?”
  那女人咯咯笑了起來。“拐了半天,你就是想問這位劉寡婦。”
  她叫花牡丹,年紀雖不大,卻已是蘇州城內四大艷窟之一百雀樓的頭牌名妓;相貌貴气美艷,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拜倒在其石榴裙下的文人才子不計其數,是個風韻、气質、才藝兼俱的女人。
  即便是她現在戴著帷帽,容貌完全藏在面紗之后,但那比例漂亮的身段,在跟著店小二走進阜雨樓的廂房前,仍吸引了不少客棧里的單身男子。
  馮即安此次前來幫忙的對象張華張大人,便是派任在當地的府尹。人多事雜,張華無暇照應,只得拜托身為他紅顏知己的花牡丹幫忙。
  “沒有的事。”馮即安笑著坐下來,打量著四周的擺飾。“我是想這位劉寡婦也不簡單,一個婦道人家有本事搞這么大的名堂。”
  “那可不。”花牡丹卷起竹帘,遠方尚未完工的阜雪樓立在彼端。“這家開張不到五年的酒樓,竟有能力再開張這么大的分店,這位寡婦可是不簡單。你知不知道,這阜雨樓還有個別稱,叫寡婦樓。”
  “寡婦樓?”馮即安嗆了一嗆,咳起來。
  “哪有這么怪的名字。”
  “這樓里見到的男伙計,全是劉寡婦的遠房親戚,至于其他女人……”
  “女人?”他抬頭探了探。
  “怎么?談到女人,你眼睛張這么大?”花牡丹又笑了。
  “隨口問問。既然咱們在她店里,听听也好。”馮即安哼哼笑了。
  “無妨,”花牡丹仍是笑吟吟的。“張大人要我幫你的用意便在這儿;這城里頭,你有啥不明白,都可以盡量發問。你問的這位劉寡婦……”
  花牡丹垂頭沉思了一會儿。“她的出身沒人曉得,只听說她嫁的男人很早就沒了。在阜雨樓她雖是當家,但她只負責煮食。也許是婦道人家不方便見客,對外張羅一切的全是她侄儿江磊,至于她本人……”花牡丹聳聳肩,兩手一攤。“沒人見過。客人進酒樓,只為吃喝住宿,沒人好奇她的長相。再說,其他女眷老的少的全是寡婦,除非這位劉寡婦長得美,要不然,男人是不會惹這個麻煩的。”
  會是紅豆儿嗎?如果她真是嫁了人……馮即安有些恍然大悟。或者就可以解釋她人為什么會到江南來,又能不介意名節的作假混進樊家。
  不知怎地,他的心情竟有些低落;也許是紅豆儿嫁得不好的關系。他當年肯冒著殺頭之罪劫下她,便已是自許為她兄長,自然該負些責任。
  慢慢慢!當日把她交給卜家,此樁事情便已了結,干他屁事!自己發了瘋不成,竟要擔那生平最恨的責任問題。
  沉思間,店小二進來送了盆子伺候他們洗手擦臉,花牡丹搖手拒絕了;馮即安回神,自袖子里掏出一封信。
  “小二哥,能否請劉寡婦過來一敘?”
  店小二收了盆,盯著他,沒好气的開口:“咱們姑奶奶只煮飯,不見客。”
  他笑一笑,和花牡丹對望一眼,并沒說什么。
  “那好吧,勞小哥您把這封信交給她,就說是京城里頭一位浣姑娘交代的。”
  原來那漫不經心的眼神跳動了一下,店小二重新打量他,之后換上了另一副面孔。“你等等。”
   
         ☆        ☆        ☆
   
  在廚房忙著的梁紅豆停下手邊的事,把信接過。
  紅豆妹子展悅:
  相思藥材一味隨人附上,請點收。
  為姐只有一句勸: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諸事切莫過于強求,緣分尤甚。
  望妹子謹記于心。
  姐浣字
  原來馮即安會出現在蘇州,并不是偶然,是浣姐的撮合了。但是……從樊家樓撞上他的意外事件起,可就不能算是巧合了,那簡直是……一思及此,梁紅豆垂下頭,兩頰的紅暈不經意的流露出了女儿家的羞態;但隨即,她咬住唇角,冒火地想起昨儿夜里馮即安試圖調戲她的那一幕。
  “喂喂!喂!”
  梁紅豆惊喘一聲,本能地把信箋朝腰后藏去,然后有些不知所措的盯著眼前的翠衫少女。
  “發傻呀你。”溫喜綾瞪她一眼。
  “你再這么偷偷摸摸的進來嚇人,下回我報官捉你。”梁紅豆威脅道。
  “拿來。”
  “拿什么?”梁紅豆臉上裝迷糊,身后十指齊動,把信揉得一團亂。
  “再揉,你再揉呀,把東西揉掉有啥用,心虛。”溫喜綾沒好气的冷哼一聲,睇著她臉上的紅暈,下一秒鐘,立刻涎著一張笑眯眯的臉貼向前去。
  “什么好東西嘛,借我看看會怎么樣?”
  “只是……只是藥方子,治……治頭疼的。”
  “是嗎?我還以為是哪家撞昏頭的秀才愛慕你的艷情詩呢。”
  “少鬼扯了。”紅著臉低低的斥罵一聲,梁紅豆快速的將紙張投進爐灶。
  “到這儿來干嘛?”
  溫喜綾瞪著她,然后開始大搖其頭。
  “搖什么搖,”梁紅豆狠狠拍了她頭一下。“會搖昏、搖笨的,你知不知道!?傻子。”
  哎呀一聲,溫喜綾連連退了好几步。
  “你這么才會把人給打昏、打笨呢。”
  “知道就好,再這么胡說瞎說,你看著辦。”
  “嘖嘖嘖!那封信一定大大大大有問題,把你搞成這樣失魂落魄。說吧,到底是誰?”
  “一早說什么瘋話,我听不懂啦。”梁紅豆匆匆越過她,從架上拎起厚重的砧板,嘴里沒好气的叨念著:“到底有什么事情,快點說行不行?”
  挖不出什么小道消息,溫喜綾不甘心的撇撇嘴。“什么事情?你還敢問我有什么事情!你真是貴人呀,忘事本事忒大,是誰昨儿個說吃完桂花糕后,今天要請我吃紫蘇梅?”
  “你還敢說!你差點害死我。”
  溫喜綾難以置信:“你偷襲失敗?”
  梁紅豆張嘴欲言,突然又搖頭。“當然沒有,我把東西拿回來了。”
  “真的?”
  “真的。”她干笑,失敗這兩個字怎能隨便亂講,尤其那一晚又是這么丟臉的下場。要不是后來馮即安被她吵得頭疼,怎么會輕易放她走。
  “既然是真的,你干嘛罵我?”
  “我……我忙忘了。”
  “忙著讀你的艷情詩。”溫喜綾酸溜溜的挖苦了兩句。
  忙著整理自己的心情。梁紅豆沒等她挪揄完,喚了一位大嬸來,要她領溫喜綾先走了。
   
         ☆        ☆        ☆
   
  雜著零星火花的木頭燒裂聲自爐灶里斷斷續續傳出,梁紅豆欠身向前,提起火鉗撥開了柴薪,一時間熊熊的火勢把廚房的溫度提高了一倍。
  信箋已成了灰燼,她的相思,是不是也該到了盡頭?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她直起身子,手指輕輕触磨著砧板上的刀痕無數,心頭驀然起了微微的酸甜感;那滋味仿佛像是才飲過她熬煮的梅子湯,殘留在舌尖的是那澀中帶甘的香。回憶深處,似乎也總是這樣的味道在打轉著。
  拋開昨日的不愉快,其實這些年來,她真的真的很想他。
  想念那個“既來之,則安之”。
  那么,對他,她又該怎么做?
  “豆豆。”
  “又有什么事?”懊惱的扭過身子,梁紅豆第一次對這种沒有隱私的生活感到生气。“喜綾儿,我警告你,你再這樣@NB462B哩叭嗦,看我怎么整治……呃……瓊玉,是你呀。”
  “嗯,你怎么啦?”
  “沒事啦,一早先是我干爹,再來是喜綾儿,嘰嘰噥噥的叨了我半天,天气又這么熱,這刀子鈍了,連砧板也該換了,竟然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這件事,真是气死人。”
  天气熱?刀子鈍了?砧板該換了?楊瓊玉迷惑的看著天窗外微涼的雨水,想著昨晚她才花了半個時辰磨利了刀子,而梁紅豆手底下的砧板,還是前日才要土豆買來的。
  “算了算了,不提這些事了,客人要上什么菜?”梁紅豆被她瞧得很不自在,蹲下來有一下沒一下的翻揀著柴火。
  “其實……”瓊玉有些小心翼翼。“玉佩找不回來也沒關系,只要确定不在樊少爺那儿就好了。紅豆儿,你不要把自己逼這么緊。”
  敢情她當自己是為玉佩的事在煩心?梁紅豆懊惱一笑。“瓊玉,那玉佩……”
  “沒有關系的,真的。”瓊玉握住她的手,溫柔的搖搖頭。“你替我做的夠多了,這件事我想我也該負一半的責任,我該堅持和他解除婚約的。”
  “你要怎么做?”
  “我先想想,再告訴你好嗎?呃,這字條……土豆說,就是方才送信來的客人,他指明要……指明要一盤……”楊瓊玉的聲音忽然怯了,看了梁紅豆一眼,又看看身后已掀了帘子進門的士豆和另外一名伙計。
  “要什么?”察覺有异,梁紅豆在炕邊叉著腰抬起頭來,卻見到眼前三人皆一臉古怪。
  “沒有,沒什么,小土豆儿,回頭跟那位客倌說,阜雨樓沒這道菜,咱們也不會做,要他到別個酒樓去吧。”楊瓊玉急急想把單子遞出去,卻讓梁紅豆兩指一夾給截了下來。
  “什么鬼玩意儿是咱們阜雨樓做不出來的,我倒要看……”她不服气的橫了楊瓊玉一眼,攤開紙張念著。
  只見紙張上寫了一行字;涼拌紅豆。
  接下來的話全給卡在喉嚨底下,梁紅豆的臉上,紅一陣白一陣。
  天底下只有一個家伙會寫這种條子!
  “這位官倌人在哪?”她听見自己的气息有些不穩。
  “跟一位姑娘上了‘雨’字廂房。”不知道是無心還是有意,一旁愣頭愣腦的土豆又加上一句:“那姑娘掀了紗,長得得好美的。”說完,眼里還滿是陶醉。
  長——得——好——美——的——姑——娘?
  “你認得那位長得好美的姑娘家嗎?”驀然,梁紅豆笑得特別甜膩,眾人全感到一种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危險。
  “是百雀樓的花牡丹姑娘。”另名伙計反應和土豆一樣,紅著臉傻呼呼的笑起來。“挺……挺有名气的。”
  天下烏鴉一般黑!管他什么牡丹芍藥杜鵑,見了女人的德性全都是這么沒品!梁紅豆咬緊牙關,怒气開始在心里翻揚。
  深吸口气,再深呼吸,梁紅豆把手中的火鉗捏緊又放松了三次,還是忍不下來。
  她忽然將手中火鉗大力朝后丟去,一分鐘以前的柔軟情緒全被拋到天涯海角去了,眼前整個人憤怒難當的朝雨廂房大步跨去!
  上天明鑒,她非宰了那個“既來之則安之”不可,居然敢帶那种女人到阜雨樓!
  “涼拌紅豆上菜。”她憋著悶气,敲敲門。
  一听到她的聲音,正和花牡丹聊得開心的馮即安嗆出茶。
  “咳……咳……進來吧。”
  門一開,雖然早有心理准備,但梁紅豆還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馮即安的怀里竟貼著一條蛇……梁紅豆瞪著這個妖嬈女人攀在馮即安胸前白嫩嫩的肥手,半個人几乎要挂到他身上去了;如果這种下流動作不能列入爬虫類里,那她就不曉得什么才叫無恥了。
  這殺千刀、殺万刀的馮即安!不僅在口德上低度水准,食物上毫無品味,就連交友都是亂七八糟!
  但事實上,花牡丹只是掏出絲絹,好心幫馮即安把不小心洒在肩上的茶漬擦干而已,只是梁紅豆讓醋薰紅了眼,看事情全有了盲點。
  “阜雨樓不是勾欄院,你搞清楚這一點!”她啪的一聲虎下臉,就气自己忘性,沒把菜刀帶來。
  不知是習慣了他人的眼光,還是風度超乎常人的好,听到那些話,花牡丹并無不快,她抬起眼,笑吟吟的替馮即安又倒了杯酒。
  “噯噯噯,我和花姑娘是新識,難得相見甚歡,她堅持要作東,索性我便听你浣姐姐的話,到‘阜雨樓’捧個人場。”
  “花——姑——娘。”她皮笑不笑的抿了一下嘴,算是客套過了。死馮即安,爛馮即安!梁紅豆心里喃喃咒罵著。要她跟這种女人打招呼,光是那一聲花姑娘,就不知道折損掉她梁紅豆多少年的壽命!
  “這就是你說的那位小妹妹?即安,你沒告訴我,她長得這么標致。”花牡丹風情撩人的撥弄頭發。“嗯,可許了人家沒有?”
  “哎,這丫頭還小,她知道什么。”馮即安笑呵呵的擺擺手。
  右一句即安,左一聲即安,梁紅豆整個雞皮疙瘩都上身了。她越來越后悔自己沒把切片刀帶出來,再這樣下去,她又可以弄出一道“涼拌雞皮”。
  “紅豆儿,你先出去吧,回頭大哥再好好找你聊聊。”
  她臉頰肌肉抽動了數下,盛怒中顫抖著把菜擱下,然后咬牙切齒的開門出去。
  “如果不是我得罪過她,就是因為你的關系。”花牡丹啜了口酒,隨即搖搖頭。“她那雙眼睛盯著我瞧的時候,活像個妒婦,要是人的眼睛會噴火,我大概會被燒得尸骨無存。”
  “言重了。”馮即安干笑。“咱們別提她了,談正事。”
  花牡丹一挑眉,也不點破,但一時間靜默不語,眉宇間皆是憂愁。
  “張大人要抓這個古承休,是江湖上出名的行事狡猾。朝廷通緝他五年,仍抓不到他歸案,要不是張華砍了他几個党羽,气得他放話要殺人,我們也不會這么緊張了。”
  馮即安沉思了一會儿。“我很早便听過這個人。不過他向來謹慎,倘若真要動手,絕不會這么貿然前去承南府。”
  “你的意思是……”
  “我想他會潛伏一段時間,再伺机而動。”
  花牡丹恍然大悟。
  “你知道什么可以引他出來?”
  他眉一挑,突然瞅著她,笑得賊兮兮的。“你想男人一般都喜歡什么?”
  花牡丹怔住了,突然臉一紅,隨即啐他一口:“不正經,小心你妹子提刀砍你。”
  一提到梁紅豆,馮即安咳了咳。想起梁紅豆方才那發怒的神情,頓時覺得渾身不自在。“嗯,你別瞎攪和了,我跟她沒半點瓜葛。”
  花牡丹咯咯笑起來。
  見她笑得花枝亂顫,馮即安知道被糗了,他清了清喉嚨:“古承休喜歡好酒、美食,還有女人。蘇杭食棧酒家青樓不下數百家,加上停靠湖上河道的畫舫,要逐一清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再說如此勞師動眾,也不是承南府的作風。”
  “那……怎么辦?”花牡丹失了笑。
  “你沒听完。古承休對女人很挑的,他要的不是普通的美女。”他附加了一句:“古承休喜歡有特色的女人。”
  他舉起酒杯,溫柔的附加一句:“真奇怪,我卻以為,只要是女人,就有她的特色。”
  花牡丹翹起唇角,与他對干了一杯。“難怪你這么受女人歡迎,真奇怪早些年里,你怎么沒挑個官宦之女,或是個富家千金成就你的終身。”
  馮即安笑了一下,表示對這話題毫無興趣。
  “正經問你一句,你會捉到他吧?”花牡丹認真的問。
  “你很關心?”
  “當然,張大人是個好官,我不希望他受到任何傷害。”
  馮即安眼神透著探索。“你跟他之間沒這么簡單吧?”
  花牡丹沒說話。
  “嘿,”看她神色黯然,顯然触及到某些痛處,他忙搖手。“我沒別的意思,問問罷了,你沒必要回答。我保證絕不讓他受傷,這總可以了吧?”
   
         ☆        ☆        ☆
   
  從來未有的挫敗感充斥心中。梁紅豆重重在床上坐下,失望的感覺令她的眼淚奪眶而出。這些年她所想的,難道都錯了?門被推開,梁紅豆急急抹掉淚。
  “就是為了他?”劉文年紀雖大,眼睛可還利得很。
  “什么他呀我的,”梁紅豆眨掉淚,勉強笑笑。“干爹說什么我听不懂。”
  劉文搖搖頭。“丫頭,何必這么倔強,這回你該死心啦,那馮即安根本不是該你成的婚姻。”
  “干爹。”
  “豆豆,你心里想什么,作爹的不清楚嗎?這些年來你在關內,性子早給那劉寡婦慣倔了,要什么是什么,干爹知道你向來有分寸,才不過分逼你。說真格的,真要你嫁,干爹也舍不得,何況是嫁去受苦,干爹更……”
  “您在說什么?什么受苦?受什么苦?這世上,有你跟卜家,誰敢給我受一點儿苦。”梁紅豆不自在的站起來,哼哈兩句。
  “丫頭,我這么說你難道還不懂?馮即安那人瀟洒慣了,定不下來的。”
  “我……誰說要嫁他來著!?”她脹紅臉,懊惱的辯解。
  這不是不打自招嗎?劉文歎了口气,卻不好點明。紅豆死要面子慣了,再戳破這番話,只怕到時連他都遭殃。
  “干爹,你別胡思亂想了啦。”
  “胡思亂想的不是我,是你呀。”劉文唉聲歎息。
  諸事切勿強求呀。
  這句話猛然襲上心頭,梁紅豆硬生生收住嘴。
  好吧,她會試探他的,要是他心里真沒有她,那么她也只好放開了。
  像下了一個很難以抉擇的決定,梁紅豆咬著唇,對著天窗外的明月,兀自發愣。
   
         ☆        ☆        ☆
   
  這种滋味是過去從來沒有過的。從那天之后,連著三日,馮即安像失蹤了一樣。梁紅豆几乎是度日如年;而劉文待了兩日,見帶不回她,干脆也回牧場去了。
  偌大的阜雨樓里,除了楊瓊玉,她連半個能商量的人都沒有,而眼前瓊玉的三角習題就夠煩人的,她不愿意再去煩瓊玉,溫喜綾那儿更是不用說了。那丫頭玩心重,顧吃重玩,根本只是個孩子,哪曉得這种事。
  走進廚房,這個她最熟悉的地方。從前有什么煩惱的事,她總是能在這儿找到宣泄,如今待在廚房,卻越待越煩。
  從小到大,她從不知道,相思滋味原來這般惱人。
  從刀架上拿起刀來,舉起刀,懊惱的一刀而下,那只雞在砧板上應聲斷頭。
  “好刀法!”背后一聲喝彩,梁紅豆抓著刀的手一松,急急轉身,一時間不知是惊是喜。
  “嗯,切口干淨利落,就可怜了這只母雞。”
  下句話又挑起她的怒气。真是可惡透頂!連只“母”雞都不放過!這臭男人簡直色得沒藥醫!
  “今儿個怎么有空到我這儿走走?”壓下火气,她悶悶的問。
  他一臉的微笑。“牡丹這兩天忙,沒時間招待我。”
  一听到花牡丹,梁紅豆的臉頓時綠了一半。三天沒見人,她想他想得半死,沒想到他居然坦承不諱,說自己窩在那破窖里胡搞瞎鬧。
  “她忙,你才有空到阜雨樓坐坐,”她哼了兩句,隨即皮笑肉不笑的瞪著他。“馮公子,你可真是賞臉呀。”
  “看看故人,念念舊情,原來就是人之常情嘍。”
  “當然。”她笑了笑,心里卻火冒三丈,再這樣下去,她确信自己真的會變成“故人”。
  “玉佩還在我這儿,你不打算要回去嗎?”
  “你想給就給,不給就算了。”梁紅豆的態度一反常態。
  他訝异的瞪著她。“真不敢相信我的耳朵。為了這塊玉,你鍥而不舍跟蹤了我一天,現在居然改變主意了?”
  “那玉佩對我而言也不是那么重要。”她冷哼一聲,事實上她比較想說的是:玉佩留在他那儿,至少比留在黃漢民或楊瓊玉身上安全。不過這話一出口,也就是直接承認了她技不如他,那有傷自尊,她可不做。
  “你假扮新娘,嫁入樊家為妾,就是為了這一塊玉,足見它對你很重要。”
  “不干你的事。”
  “當然干我的事。這是欺婚,樊家要是告上衙門……你怎么辦?”
  “怎么辦?涼拌,就讓他們告好了。哼,他們敢告,玉佩本來就不是他們樊家的,是那個樊多金用小人伎倆騙來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有什么欺不欺的,官話!”
  那嫌惡的口气令他啼笑皆非。“卜家一待,連著你也討厭起官來了。”
  “那可不。除了我無塵哥哥,那些官沒一個是好東西。”
  他沉吟了一會儿,突然開口問道:“嫂子嘴里念的劉寡婦就是你?”
  這個問題,梁紅豆連想都沒想的就點頭。馮即安揪起眉心,心里說不出的五味雜陣。
  “你妹妹在牧場可好?”
  “很好。”
  “可許了人家?”
  “訂了,你問這么多做什么?”她警戒心起,也跟著他揪起眉來。
  “還好,至少你們姊妹倆有個人還是好的。”他點點頭。
  “你的意思是,我不好?”她沉下臉。
  “那當然。”一直到這個時候,馮即安也才真正露出他的不悅。“當年我把你們姊妹送到關外牧場,就是希望你們能在那個与世無爭的地方好好過日子。”
  “我很好。”
  “不好。”一時間面對這張睽違以久的臉蛋,在后頭這方陰涼的大廚房里,天窗透進了白晝的光線,梁紅豆清麗倔強的臉分外分明。
  馮即安仍理不清這种复雜的感覺,就像他跟她表面笑鬧了數日,仍然難以消化隔了八年再与她照面的震撼。還有,時間在她身上所造成的變化。
  女孩?女人?少婦?寡婦?
  噯,該死,他居然有點儿在意她嫁過人,甚至有點儿在意她年紀輕輕便守了寡,更有點儿在意她听到“寡婦”那字眼時,居然沒有半點儿難過。
  簡直亂七八糟!他沒注意到自己的眉心皺得更深了。拋卻那些已追不回的事實,他決定眼前只要在乎她肯不肯听話回關外去。
  當然,要不是對她仍有分關怀在,依他的個性,才懶得理她。
  “紅豆儿,我希望你正正經經的過日子。”
  “我很正正經經。”她皺眉。“這儿适合我。”
  “不适合,這种地方龍蛇雜處。”
  “就是龍蛇雜處,我也能悠游自得。在這儿,見的世面才多呢。”她心浮气躁的接口。這個男人是怎么回事?三五句話,竟說起教來,一點儿都不像他的作風。
  “你以為出了閣,嫁了人,就是見過世面了?”馮即安有些泄气。
  她扭頭,一臉困惑的看著他。
  “什么嫁了人?”
  “你丈夫怎么走的?”
  “我……”
  “牌位呢?怎么沒見你供著他?”他四處張望,牆上除了挂了一串風干的辣椒和蒜頭,什么都沒有。
  “牌——”最后那句話差點讓她切斷手指,梁紅豆兩道眉全擰起來。“一大早你發什么瘋!說什么渾話!!我又沒嫁人,哪來的丈夫!既沒有丈夫,我哪儿知道我丈夫怎么走的?你問我牌位,這可好,我哪儿去生個牌位給你拜?!”
  等等!事情好像不是他想的那個樣子,馮即安緊急收口,一時間厘不清思緒。
  “你是劉寡婦對不對?”
  “對。”
  “寡婦,就是沒了丈夫的人,你知道嗎?”
  “我……”搞了半天,原來是這么回事!梁紅豆翻個白眼,扭過身去拿起挂在牆上的湯瓢,自灶上拿開鍋蓋,高湯的熱气与香味扑鼻而來;她身子前傾,嫻熟的攬翻熱湯。
  “劉寡婦是我師父。”隔了一會儿,她宣布謎底。“她走了之后,我懶得跟外界解釋這么多,就是這樣。”
  馮即安吁了口气。不知怎的,心里的感覺更怪异了。他不發一語,接過刀來,輕松舉刀,也不提气,也不用勁,就這么一刀下去。
  听不到骨頭的碎裂聲,一只切口漂亮勻稱的雞,端端正正躺在那儿;以一個初握菜刀的人來說,他的表現實在比完美還更完美。
  “比起你,我的功夫也不差吧?”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帶上了另外一張面具。前一秒鐘他還板著臉孔訓誡人,下一秒鐘卻喜孜孜、笑得不干任何人的事,那口气得意得像個剛拿到糖葫蘆的孩子。
  方才出現那么一點的欽佩心全沒了,對他突然的笑容還來不及生出戒心,眼前她只惱他一副自大樣。
  “賣弄。”梁紅豆冷哼。
  “賣弄也得要有本事才行。”他呵呵一笑,絲毫不以為意。“怎么樣?承認吧,我比庖丁還厲害吧?古有庖丁解牛,今有即安剖雞。”越說越得意,他竟自創起成語來。
  “也不怕風大閃舌。”
  “舌頭無骨,怎么會閃。”
  她被搶白得啞口無言,好半晌瞪著他不吭聲。
  “該你的東西還你。不過,咱們談個條件如何?”
  “什么條件?”她瞪著他手里的玉佩,悶悶的問。
  “保留一間‘阜雨樓’最好的上房給我,我要住上一段時間。”
  “行,銀子,一天五兩,一次付清。”這些話听在心里有多高興,梁紅豆可不愿意讓他知道;但她也不想讓他以為利用他的魅力就可以白吃白住,雖然擺出生意人的嘴臉,但梁紅豆還是好心給他算了半价。
  “你要收我錢?!”馮即安不可思議的盯著她。
  “那當然。”她蹙眉。“阜雨樓是做生意的地方。”
  “你有沒有搞錯?!我第一天到這儿,你就用鳳冠弄傷了我的肩膀,又勒我的馬威脅我,大白天里偷雞摸狗要勾我的包袱,然后摸到客棧來夜襲我,現在我念在舊情,不計較一切,也愿意還你玉佩,是要給你個机會補償我,你居然還要收錢!”他一副她不可理喻的表情。“那算了,我還是待在百雀樓好了,住那儿雖然欠牡丹人情,可姑娘多,床舖軟,住起來至少也舒服。”
  這番話激得她差點气絕,一口气哽著上不來。好樣的渾人,死的活的好的坏的全一口气讓他給說光了,而她連半句話都吭不出來。
  她明知道他不是這么斤斤計較、貪小便宜的男人,而這件事一開始要說收錢就是她不對。拿他過去救過她的恩情,砸就足以把她砸死了,而她什么藉口不好用,偏偏這么市儈的說要錢。可……可她也是一時情急,并非惡意,干嘛他非這么說話气死她不可!?
  梁紅豆深呼吸再深呼吸,胸口挺得發脹。
  馮即安可沒忽略她這個動作,偷瞄了她一眼,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卑劣。
  不過……能气气她,好像也挺有趣。
  見他要走,梁紅豆攔人的動作比誰都快,刷一聲擋在馮即安面前。
  “你沒錢,所以要白住,是不?”不好承認自己的錯,她口气軟下,給他台階。
  沒惱羞成怒,馮即安笑嘻嘻的點頭,絲毫不以為忤。“給你猜對了,我就是沒錢。可我突然想起來,這玉佩應該還值個几兩銀,你開的价錢太貴了,我改住小客棧好了。”
  “不准!”她一惊,追過去喊:“你要干什么都可以,就是不准打玉佩的主意!”
  他聳聳肩,又往回走。
  “去哪儿?”
  “回百雀樓。”
  “不准!”她又跳過去。“那儿龍蛇雜處,對你的名聲不好。”
  “你管得真多。”他終于抱怨出聲。“這樣不准,那樣也不准,你怎么這么麻煩。”
  “你住下來好了,方才的話只是要試探你。”一時情急出口,試探他什么,梁紅豆也講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覺得此刻一張嘴怎么說怎么笨,出口的全是些沒邏輯的呆話。
  “免費嗎?”幸好馮即安也沒追究,只是忽然又往回走。“我可不希望你以為我是在威脅你。男子漢大丈夫,可做不來這等事。”
  “免費免費,你也沒有威脅我。”她擺出笑臉,心里想揍他,卻又動手不得。
  “那……謝謝你了。”他拍拍她的肩。“改天大哥請你吃糖葫蘆。”
  瞪著他消失在布帘后,梁紅豆整個身子軟軟的癱在牆上。她從不知道,面對面跟個人說不到一時半刻的話,竟要耗掉她一半的力气。
  但……至少他确定要留在這儿了,不是嗎?梁紅豆眼神一閃,忽地站起身!俗話說,近水樓台先得月,眼前讓她占了天時地利,馮即安住在這儿,多的是机會試他的真心。
  “我就不相信,我比不上那條蛇。”說罷,她哼哼笑著,眼底閃著胜利的光芒。
   
         ☆        ☆        ☆
   
  計划与現實有出入,似乎是必然的。
  一個多月來,除了用膳時間,才會在飯廳里看見馮即安,其它時間,他的人就像空气中忽隱忽現的蚊子似的,只有紅豆在偶爾不小心聞到他身上泌出的几許香气,知道他定是跑去花牡丹那儿。
  為此,她真是恨那花牡丹恨得牙痒痒,可是卻不好在人前發作,只能在廚房一角生悶气。
  “豆豆!”劉文匆匆走進廚房,見她坐在小板凳上,托著臉不吭聲。
  “什么事呀?”她視而不見的問。
  劉文在她面前蹲下。“看見干爹回來,你一點儿都不開心?”
  梁紅豆聞言,嘴皮子掀了兩下。“開心呀。”
  見她那模樣,劉文歎了一聲。“你,唉,真給你气死了。上回干爹和你談的事,你考慮清楚沒有?”
  “爹……”她橫他一眼,心浮气躁的擺擺手。“不可能的。”
  “什么不可能?!我已經把瓊玉和阿磊的事處理好了,這一回,你可沒理由反對了。”
  “處理好?什么意思?”
  “我和楊老頭談過了,一會儿黃漢民會過來,我會代楊老頭跟他退掉這門親事。”
  “嘎?”梁紅豆不可思議的瞪著他。
  “難不成老頭子誆你不成!”說罷,劉文捉住她的手。“跟我上樓去。”
  半信半疑的上樓,她才發現,江磊、黃漢民和楊瓊玉早早等在房里。
  劉文關上門,清清喉嚨,冷靜的看著他們。
  “瓊玉,這次回牧場,我已經跟你爹談過這件事了。”
  楊瓊玉抬起頭,憂心忡忡的望著劉文。“爹……他老人家怎么說?”
  “別急。”劉文安撫她,轉向黃漢民。
  “黃公子,這玉還給你吧。”劉文拿出馮即安交給梁紅豆的玉佩,還給他。黃漢民喜形于色,連聲道謝,忙上前接過。
  交還玉佩的同時,劉文定定的看著他。“不過,楊老爹要我替瓊玉退了這門親事。他說,不能把女儿的幸福交給一個賭徒,從今以后,她跟你再沒半點關系。”
  黃漢民臉一僵,頓時面如死灰,喃喃自語:“我……我已經發過誓,我不會……再犯了,真的,我也是想贏點錢,好風光的迎娶瓊玉進門,我是真心想這么做的,你們原諒我,再給我一次机會。”
  “梁姑娘,你不幫我嗎?”黃漢民轉向梁紅豆。她聳聳肩,轉過身去。
  “瓊玉,你不能這樣對我,至少……至少再給我一次机會!”黃漢民焦灼的拉住她,軟弱的神情卻只是更令人搖頭。
  “你也听到了,是爹的意思。”楊瓊玉避開他的手。
  “如果你堅持不肯退婚,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的,是不是?你去求你爹,好不好?”他滿怀希望的拉住她。
  見沒有人對他寄予同情,黃漢民又急又气:“你怎么可以悔婚!”
  “你答應把玉佩交還給我的!”他把炮口轉向梁紅豆。
  “我……楊老爹堅持退婚,你拿回玉佩也沒用。”梁紅豆后退,几乎被他絕望的眼神擊倒。
  同情在此時于事無補,只會讓事情越來越槽。楊瓊玉別過臉。解脫了也好,樊家那件事,若不是紅豆肯替她出頭,只怕如今她是生不如死。
  “你們……哈哈哈……”黃漢民顫抖的指著他們:“我知道了,你們說要去搶玉佩,根本就是假的!這只是你們的藉口,你們這种做法,跟樊家自我手上贏走玉佩又有什么兩樣?!”
  “不干紅豆儿的事,是我拜托劉當家求我爹作主退婚的,我沒辦法跟你在一起。”說不過他,楊瓊玉气哭了。“你別淨在那儿瞎怪人!”
  “沒有辦法?是他吧,是不是?”黃漢民使力推了江磊一下,見他聞風未動,憤而把楊瓊玉推倒在地。
  下一秒鐘,黃漢民已被江磊高高拎起來,后者的臉上全是怒火。“姓黃的,我警告你,做人別太過分!”
  “阿磊,放手。”劉文命令。
  黃漢民瞪著眼前這些人,忽地咬牙切齒地對著最柔弱的楊瓊玉咆哮起來:
  “都是你這個禍水!你不貞不洁,喜新厭舊……”
  “我沒有。”楊瓊玉气得說不出話來。
  “你說夠了沒有!?”梁紅豆大吼一聲。她真是看不下去了,揪住黃漢民的衣襟,她渾圓明亮的眼睛直逼黃漢民心虛的臉。
  “像個男人點行不行!?有本事,你就爭口气,中個舉人考個狀元,要不擺個字畫替人寫寫字,你連自己三餐溫飽都顧不了,要叫瓊玉怎么死心塌地的跟著你?!沖著瓊玉,咱們還算有几分交情,他日在路上見了,還能點頭稱好,你別把這一丁點儿緣分都糟蹋了!”
  劉文激賞的望著梁紅豆。這番話說得太好了,他真是以她為榮;要不是怕再傷及黃漢民的顏面,他非大力鼓掌叫好不可。
  梁紅豆的仗義宣言。一時間堵得黃漢民自慚不已。他搖搖晃晃的退了几步,突然把東西猛力朝地下一摜,玉佩頓時碎成七、八塊。
  “我會……我會……把她搶回來的!”說罷,跌跌撞撞的走了,只留下眾人鄙視的目光。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