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6節


  就這樣,藍凱○辭去了晚上在PUB的工作,一天二十四小時除了睡覺吃飯,其他的時間几乎都奉送給慕容集團。
  平時藍凱○的工作都會准時做完,很少有加班的時候,全慕容集團上上下下最勤奮加班的大概只有慕容宇這個總裁吧!偏偏他又不想讓藍凱○有其他空閒的時間去兼差,所以硬是留下她陪他一起加班,到最后他也順便將原本是他的工作都丟給她去忙,像現在——
  他自己是閒得發慌,在總裁室抽煙隔著百葉窗的縫隙盯著秘書室里的藍凱○,而她卻是很辛勤地待在秘書室里處理大大小小的事情。
  將一切盡收眼底的慕容宇有心疼也有愉快,心疼她每天加班幫他處理這么多事,反觀自己卻是這么逍遙;愉快的是他這么快就擺脫他老爸丟給他的一堆麻煩事,老頭一定想不到現在的他可沒被公事壓炸吧。
  可怜的凱○,誰教她天生有顆經商的好頭腦,而他卻是酷愛自由的人。
  待在秘書室里的藍凱○非常地懊惱,伸手揉了揉發酸的眼睛,抬起頭來稍作休息。
  她非常怀疑,怀疑總裁辦公室里的那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安什么心,加班就算了,偏偏他丟給她的工作全都是一些非常重要的決策,有些還是動輒千万元以上的生意,他卻都丟給她處理。
  第一次還很怀疑地問他是不是安排錯工作給她做了,他還直說一點也沒錯地隨她處理,做一個稱職的秘書就是要幫上司做好每一件事,減輕上司的辛勞,但……減輕辛勞也沒必要順便做這种大生意的決策吧!
  不過,自從那次他在PUB跟她吵過后,她就很少跟他說話,講明白一點,她就是討厭有錢人一副有錢万事足的丑態,所以現在除了公事上的需要,她都极盡所能的能不和他說話就不動口。
  “耶!家帆你看,這么晚了還有人比阿宇還拼命地在加班啊!阿宇也太不應該了吧!都什么時候了竟然讓一個單身女子留下來加班。”
  一道輕柔的女音吵醒了正在休息的藍凱○,她轉頭看向秘書室的門口,竟站著一對非常登對的璧人。
  “你是新來的秘書吧!阿宇真是太不應該。”周家帆也跟著批評慕容宇的不是,一向在外頭非常疼女人、認為女人是用來呵寵的花花公子慕容宇,就算是不愿意接掌自家的公司,也沒必要這么苛求員工吧!
  沒錯!來的人就是冷玨和周家帆這對冷艷情侶,難得他們倆剛度完蜜月回國想找其他人聚聚,沒想到老大葉守琱揭b嘉義持續他的追妻熱。
  沒辦法!眼看他們倆都結婚了,而韻儿還遲遲不肯答應老大要下嫁,所以老大決定天天駐守在她身邊發動柔情攻勢。
  而慕容宇呢?听士杰說她最近非常安分的在公司里工作,已經有一段時間都沒看到他了。幸好士杰是那個唯一還很閒的人,所以他們倆就跟士杰約好到公司來找阿宇,看看他是否真如最近傳聞的這么安分,天天都在公司加班。
  誰知道才剛走出二十五樓的專屬電梯,晚上九點多了,二十五樓里應該只剩下總裁室還亮著燈才是,怎知秘書室的燈也是亮著的,所以他們倆就進來一探究竟,看到的竟是個令人惊艷的美麗佳人。
  阿宇在接手他老頭的公司心里就不大高興,可他堅持一件事,雖然他在外愛漂亮女人慣了,但偏偏在公司里最討厭的就是那种花瓶秘書;況且慕容集團要求員工正常的上班生活,怎么可能讓一個單身女子加班呢?
  “兩位是想找總裁嗎?如果是的話,他人現在在總裁室里。”藍凱○第一眼就對這對情侶有好的印象。
  一看就知道兩人的關系非常密切,端看那位男子占有性地手臂正圈住那女子的腰,而且听他們口中談的“阿宇”,指的大概就是里頭那家伙了吧!
  周家帆點了頭,表示了解她的意思。
  “這么晚了你還不下班嗎?事情處理不完明天還可以做,我相信阿宇不會為難你的。”冷玨有點不忍心她一個人這么晚還沒回家,第一眼看見她,雖然會被她的外表所吸引,但隱約之中卻能感受到她是個很堅強、有個性的人,絕不屬于花瓶那一類。
  況且,以慕容集團這么有人性的公司,認為員工是公司最大的資產,怎么可能這么虧待員工?
  “是啊!你還是先回家好了!”看著老婆難得向不認識的人展現她的關心,周家帆當然也很幫老婆嘍!
  藍凱○看了一下牆上的挂鐘,再過十几分就十點了。
  “很難想像我的上司就是你們口中的那個阿宇,我想即使我的工作早已做完,仍是得等到十點才能下班。”藍凱○有些感激地看著他們倆。但是想早點下班,別妄想了。
  之前有几次她很早就把他丟給她的工作做完,問他是不是可以下班,沒想到他又拿了一些最近才剛計划的案子叫她研究研究,所以她每天仍是得忙到十點才能下班。
  “啊?!”周家帆和冷玨兩人异口同聲地出聲,難以置信阿宇怎么會變成這樣,要荼毒員工也不能到這种程度啊!
  “謝謝你們的好意,不過……我想我再過十几分就可以走了。”藍凱○完全不理會他們倆的訝异,笑笑地看著他們。
  “我叫周家帆,她是我老婆冷玨,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來找我們。”周家帆拿了張名片給她。
  “我叫藍凱○,叫我小藍或凱○就可以了。”藍凱○也向他們自我介紹了一番。
  “嗯!”周家帆點了點頭,便摟著冷玨走向總裁室去;他們倒想問問慕容宇怎么這么對待這漂亮能干的秘書。
  看著他們倆相依偎的背影,讓藍凱○非常的羡慕,他們是如此地愛著彼此,何時自己也能找到那么愛自己的另一半……突然,她的腦中浮現慕容宇的身影。
  不會吧!藍凱○非常害怕自己這种可怕的想法,怎么可能是那家伙,若真是那家伙,那以后日子不就天天都在戰爭了嗎?那种自大的沙文豬,跟她的想法實在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八竿子都打不著。
  “嗨!美麗的秘書小姐,這么晚了怎么還在上班啊?”陳士杰跟周家帆他們倆也有同樣的想法,很怀疑二十五樓怎么又亮起了第二盞加班的夜燈,所以也進來瞧個明白,誰知一看竟然是個美麗的女秘書正在發呆。
  那表情可真是千變万化,一下子很像小女人般地幸福,一下子又變成遇到毒蛇猛獸般地害怕,就不曉得她在想些什么。
  “嗯?”藍凱○覺得今天是加班以來最有眼福的一天,才剛走了一對相當登對的情人,現在又來了個大帥哥。
  “怎么了?”陳士杰走上前在她面前伸手晃了晃,看她一臉痴呆的樣子還真是好玩。
  “沒事。你也是要來找總裁的吧!他在總裁室里。”她猜他大概也是要找慕容宇的;能在下班后上來二十五樓的人,只有專屬電梯刷卡的人,而二十五樓也只剩她和慕容宇,想當然耳他是要找里頭那家伙的。
  “聰明的小姐,這么晚還在加班,肯定上司對你不太好哦!要不要考慮到我公司來上班?包管你天天准時下班,年假、出國旅游外加一筆可觀的年終獎金。”
  嘖!真不曉得阿宇這個怪胎在做什么,放著一個好好的大美人加班到這么晚,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怕我還沒來得及踏出這家公司,就被我的頂頭上司給謀殺了。”
  如果不是直覺告訴她眼前的這個男人跟慕容宇是好友,她差點就以為他是個推銷員,而且還是有點像應召站的老板呢!虧他說了那么多好的待遇,偏偏她就是無福消受;以慕容宇那种怪异的行事作為,難保他不會又拿錢來砸她?
  “不會啦!對了,還沒向你自我介紹,我叫陳士杰,這是我的名片,有机會可以來公司找我哦!還有以后想出國找我就對了,我讓你免費坐飛机。”
  阿宇的為人他很清楚,殺女人?別傻了!他疼女人都來不及了還會凶女人,他可不相信。
  “謝謝!我叫藍凱○,以后我若想出國一定會毫不客气地去找你的。”藍凱○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杰升集團的總裁。
  杰升集團是從事海運及航空的,而周家帆給的名片上的頭銜是東銘集團的總裁,從事餐飲業,難得能讓這台灣屬一屬二的公司總裁關照,真是一掃她近日的霉運。
  “就等你來找我。”陳士杰倒是很欣賞她率直的個性,不像有些女人只要拿到他的名片,就高興得要飛上天似的,然后又很假的說:陳總裁這么忙,怎么好意思打扰您!結果是死鴨子嘴硬,竟然天天打電話來公司騷扰。
  反倒是她,拿到名片既沒有特別的高興也沒有其他過于惊訝的表情,更是毫不客气的說會來找他,這倒是令他大感意外。
  “她不會去找你的。”慕容宇口气有些沖的說著。
  他剛剛就看到家帆和冷玨進來找她了,他們倆恩愛的一對來找她倒是無所謂,沒想到才剛要回答家帆他們問外頭秘書為什么加班的問題而已,就讓他不小心瞄到士杰這家伙也進去秘書室里找她,而且還跟她有說有笑,害他急忙拋下家帆他們直奔秘書室。
  “嘿!阿宇,這陣子不見你到外頭混,原來是辦公室里暗藏了美麗的女秘書,怪不得你都舍不得出來了。”一見到慕容宇,陳士杰完全不理會他那難得變臉的表情,還一再的諷刺他。
  “你可以下班了。”慕容宇瞪了陳士杰一眼沒說什么,看了一下挂鐘的時間剛好十點整,于是便催促著藍凱○下班。
  “哦!”雖然可以下班了,不過藍凱○還是叨念著,才剛慶幸難得的好運气,沒想到又被這家伙給染到“霉菌”!
  “我送你回去吧!”陳士杰馬上自愿當起司机。
  “不必了!”
  “不用了。”
  慕容宇和藍凱○竟同時說出拒絕的話,然后兩人又互看一眼。
  陳士杰倒是有點無辜地看著兩人,難得他這個總裁自愿當起免費的司机,沒想到竟讓人給拒絕。
  “我是說我可以自己騎車回去,反正也都習慣,不必麻煩你了。”藍凱○向陳士杰解釋著。
  “既然人家都不愿意了,那你就不必多事。”
  慕容宇沒好气地瞪著陳士杰,他就是不想看到他和凱○這么親近;他想送她回家?想都別想!
  “凱○,那你和我們去喝杯茶吧!”冷提議著。
  站在慕容宇身后的周家帆和冷玨也跟在一旁看好戲,難得花心情人也有變臉的時候,不看白不看。
  “不用了!你們大概都是要來找總裁聚聚的,有我在不大方便,下次吧!”
  本來藍凱○是有點考慮的,難得在這么短的時間讓她交上了三個朋友,但是看看慕容宇那張暗黑的臉,她可不想留下來當炮灰。
  “好吧!”冷看得出她的猶豫,也不勉強她。
  “你們先回別墅等我,我先送凱○回去。”看著她有點疲累地收拾著東西,著實令他心疼;像他每天加班到那么晚都會吃不消,何況她也只不過是個女人,更是不忍心她這么晚還騎著机車回去。
  “不用了。”藍凱○明白地拒絕他的好意,她不想和他有太多的瓜葛。
  “我堅持!”慕容宇比藍凱○還像顆頑固的石頭,堅定的眼光鎖住她。
  最后藍凱○還是放棄了。
  原因是在場的每個人都盯著她看,不論她向誰求救都沒用,他們堅持一定要有人送她回去才行。
  “這次愛神的箭真的射中阿宇的心了。”冷玨看著慕容宇和藍凱○的身影消失在電梯里,有感而發地道。
  “嗯!看來這次阿宇有得努力了。”周家帆摟緊了冷玨。
  “不會吧!怎么天底下的好女人都被你們給‘夾去配’,那我該怎么辦?”陳士杰不由得感傷起來,每次他欣賞的女人卻都是別人的,到最后只剩他孤家寡人一個。
  “放心吧!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強求也留不住,緣分到時你想推都推不開呢。”冷玨安慰著陳士杰。
  “走吧!”周家帆騰出一只手拍了拍陳士杰的肩,要他別肖想藍凱○了。“總裁秘書室,您好!”藍凱○一手敲打著電腦鍵盤,另一手還不停地翻著手中的文件,迅速地瀏覽著,剛接起來的電話只能夾在她耳朵和肩膀之處。
  (嗨!姊。)
  藍凱○軒帶著興奮的口气問候著,他已經有好一陣子都沒見到姊姊了。
  “凱○軒!”電話的另一端傳來她許久未曾听到的聲音,讓她突然覺得好感動,即使日子再苦,她唯一的依靠就是凱○軒的親情。
  (姊,你在忙是不是?還是我晚一點再打電話給你。)
  他曉得現在是姊姊的上班時間,不過他最近一直找不到她,白天就是怕她在上班,晚上打電話去PUB找人,偏偏PUB的人告訴他姊姊已經辭職了。
  他才想老姊終于肯讓自己放個假,晚上不再上班,誰知晚上打電話去她住的地方還是沒人接;試了几次,他只好選擇她白天上班的時候找人。
  “沒關系,還不是挺忙的。”凱○軒若要再晚些打的話,恐怕她才是真正的沒空;再晚些就是她的夜間戰斗時間,哪來那种工夫可以跟凱○軒聊。
  (姊,你晚上都在做什么啊?怎么我最近晚上都找不到你?)藍凱○軒乘机問她是不是又兼另外的工作,不然怎么都找不到人。
  “吶……在公司加班啦!”他當然找不到人,除非他晚上打電話到公司來。
  (啊?姊你待的是什么怪公司,怎么每天都得加班。姊,你用不著工作得這么辛苦,我都長大了,也有在打工賺錢,你就讓自己休息休息、放個長假嘛!)
  他實在很擔心姊姊,自從爸媽死后,她就沒日沒夜的賺錢,為的就是要讓他有好的生活,即使現在他也可以打工賺錢,她依然拼命地賺錢,唉!
  “嗯!我待的公司待遇很好,還是很知名的慕容集團喔,除了老板怪了點、自大了點,其他都很好啦!”是啊是啊!一個跨國集團、年年榮登企業界的前几名,真的是沒什么好挑剔。
  除了那個自以為是的總裁,要不然慕容集團還真是几近十全十美了。
  嗯,能進到慕容集團工作的确是份鐵飯碗,但……怪怪的總裁?
  他還是叮嚀他老姊要當心點,就是有那种禿頭油肚的“老”板,專門喜歡吃嫩草;他姊又長得這么美麗,那更該小心點。
  (姊,那你要當心那個總裁哦!這年頭老是有很多大老板、大企業家專找情婦、搞些奇怪的把戲,既然你們總裁那么怪,小心哦!說不定他是個大色魔。)
  “啊?”她雖然有點想幫慕容宇辯解,畢竟在他的背后道他的是非、說他坏話實在是有點不道德,但實在是太佩服凱○軒的想像力,她的确會很小心慕容宇那家伙,因為她怕他的出現就會帶來霉運啊!
  (姊!晚上我們一起出去吃頓飯好不好?今天我剛好放假、不用打工,好久沒出來聚聚,讓我看看親愛的姊姊有沒有變漂亮了?)
  不是他在吹噓的,他老姊永遠那么動人,若是她不要這么努力的工作,說不定她的男朋友早已一卡車了。
  “小子!真愛開玩笑。好啦!晚上十點半在竹園,請你吃好料的。”畢業考后一直忙于慕容集團的工作,的确有好一陣子沒和凱○軒好好聚聚,難得有机會,順便請他吃大餐。
  (哇!老姊真是大手筆哦!我一定會准時到達,拜!)
  藍凱○軒開開心心地挂了電話。
  而藍凱○才剛挂上電話,便發現一旁站著臉色极為難看的慕容宇。
  “公司的電話不是讓你用來談情說愛的。”慕容宇在總裁室里就看到她接起那通電話的表情,完全异于平常她對待不熟的人的那种冷漠;他就是非常看不慣她的笑容是對著別人。
  他就是很不巧地愛上了她,本來他還不愿承認這個事實,偏偏昨晚在別墅里。家帆、冷玨和士杰都告訴他,他早已掉入愛情的漩渦,早已愛上了她。
  害他今天一整天都無法專心辦公,頻頻往外盯著和他有天壤之別忙碌的她,看著她忙碌的身影,他才慢慢看清楚他的心早已遺落在她的身上;偏偏讓他看到她對著電話那一頭的人有說有笑的,他敢肯定對方一定是男的。
  “是!我會改進。”即使不是在談情說愛,不過看到他那張風雨欲來的表情,她也只好安分地把錯往身上攬了。
  “你……晚上跟我去王董的應酬。”看她沒有否認,他更是确定那通來電一定是跟她有非常密切關系的男人。
  “總裁,我能不去嗎?今天我有事。”藍凱○帶點哀求的口吻看著他,要是她沒記錯,王董的那個應酬是在晚上十點,若是去了,她怕會來不及和凱○軒聚聚,雖然說公事比私事重要,但她已經有好一陣子沒跟凱○軒聊聊了,他們倆一直有各自的生活,很少有這個机會可以見面的。
  “你該不會又要去兼差了吧?”看著她難得會向他低頭,著實令他非常的意外,更怀疑她的有事是什么事,最好別又去找工作來兼差——她是嫌時間多得沒處消磨,一定要這么努力賺錢才行是嗎?
  “沒……”她怎么敢!公司已經明文規定不准員工兼差,又有他這种行事怪异、霸道的總裁,她可沒那個勇气再讓他捉包一次。
  “真的沒有?”慕容宇眼神銳利地盯著她,想從她的眼神、表情中找出是否有一點點的說謊;倒是看她一臉無辜的模樣,還真是好玩。
  “沒有、沒有!”藍凱○覺得她真是可怜透了,看他像個獵人般帶著雷達眼將她全身上下掃瞄了一番,非常的嚇人;更像丈夫捉到紅杏出牆的妻子般。
  “諒你也不敢,那你還有什么事?”難得這次能讓他占上風,不好好管管她怎么行,倒是他很怀疑她下了班還有什么事,据他這些天的觀察,她的生活不是在公司工作就是回去睡覺,很難想像她還有什么其他的活動。
  “嗯……就是有事啦!”藍凱○很不服气地看著他,因為他用那种她下了班還能有什么活動的眼神看著她,令她實在很想扁他。
  “到底是什么事?”自從确定他愛上了她的事實后,他就像個管家婆似的,非得要時時刻刻盯著她,生活一定要有她的存在才行,而且他更想了解在她身上的每一件事情。
  “嗯,為什么要告訴你是什么事情?”她突然想到她沒那個必要跟他報備這么多,就算是他上司但這是她下班后的私事,他可管不著!
  “哦!問問也不行啊?關心一下嘛!”突然被她吐糟,倒是令他當場吃癟!
  “是嗎?”問問?他也問得太仔細了吧!關心?那倒不必了,她還會不清楚他的劣根性嗎?
  關心?幫幫忙!虧他還說得出口,她可不太相信他會突然變得這么好心。
  “好吧!今天就暫且讓你忙你的事,下次的應酬你就別想找其他理由拒絕。”慕容宇巧妙地轉移話題;本來想說找她陪他去應酬,結束后還可以約她去喝個茶,無奈佳人有事。
  既然人家都有事不能去,慕容宇只好摸摸鼻子回總裁室。
  “今年怪人怪事特別多。”藍凱○嘀咕著,什么叫暫且讓她忙她的事,敢情以后她做什么事都得先跟他通報一聲,大爺准許她才可以做是吧!
  “嘿!凱○,你說咱們偉大的總裁是不是對你有意思啊?”在一旁當壁花許久的黃婷婷終于找到机會可以說話,一臉曖昧地看著凱○。
  “啊!黃姐,你的笑話一點也不好笑。”她听了差點惊聲尖叫,果然是怪人怪事特別多,連黃姐都變得怪怪的。
  “我可不是在說笑耶!咱們的總裁從不曾對公司的女性同事這么關心過,還時常登門造訪呢!”她可不是說假的。
  總裁想擺脫慕容集團都來不及,更不可能將他的花心用在辦公室戀情上,結果凱○一來,總裁的性情都變,三不五時就來秘書室看看凱○在做什么,又特意地留她下來加班,這很難教人不相信總裁對她沒意思。
  “黃姐,你知道他的關心是虛情假意嗎?他可恨不得哪天我能向他低頭,趴在他的腳下求他;時常巡視秘書室,他是在監督我,看看能不能捉到我的小辮子好恥笑我一番。你看剛剛的情形,我只不過和我弟弟講個電話,他竟然就這樣訓誡我。至于對我有意思,別開玩笑了!”
  那家伙從他們第一次見面就跟她吵架,第二次演講時見面又讓她沒面子,第三次……兩人一碰在一起几乎都沒什么好事情,他會這么好心嗎?
  “怎么可能?”黃婷婷倒是很惊訝,她是知道凱○和總裁一些“不太和平”的過往,不過依照總裁最近怪异的舉動,怎么說也不像小人呀,倒是有點……對凱○的占有欲……怎么說總裁看起來都不像那种小心眼的人呀!
  “哎呀!黃姐你不懂我和那家伙的恩怨啦!”旁人當然不清楚她和他之間到底有多少恩怨仇恨了。
  “我是不懂你們的恩怨,可是……我看得出來總裁的特异舉動的涵義。”她這第三者的看法是不會錯的,總裁真的是對凱○有意思。
  “是啊是啊!异常地監視我。”她沒好气地說著。
  “嗯?”黃婷婷突然發現,一向有顆精明好頭腦的凱○,原來在感情上是這么地遲鈍,可怜的總裁。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