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10節


  台北火車站
  傍晚,藍凱○還是出現在台北火車站,沈伯伯和沈大哥的盛情難卻,所以她也就在醫院多留了一會儿,和他們聊了一整個下午,差點就參与他們游玩的旅程,雖然沈伯伯也頻頻邀約著她跟他們一起去玩,真的讓她非常的心動,畢竟她已經有許多年早忘記玩是什么樣的事情了。
  “凱○,你真的不要和我們去玩個几天嗎?”慕容睿連她人已經在火車站,甚至火車票都買好,他還是不放棄的要說服她。
  “謝謝沈伯伯,真的不要了。”藍凱○笑著拒絕,如果不是想到已經有二天沒跟凱○軒及慕容宇聯絡,否則她一定會毫不考慮地答應沈伯伯的邀約。
  “凱○,跟我們去玩几天也沒差嘛!而且,你看看可怜的我,已經陪舅舅玩了好几個月,每天陪的人都是同一張臉,還是個不能產生任何邪念的人,我悲慘得很呢!要是有你加入我們的行列,玩起來也盡興多了嘛!”
  沈天耀不禁抱怨起他的悲哀,若陪的人是個賞心悅目的女孩子,他是一點抱怨都沒有;偏偏陪的人是他的舅舅,他又不是個欣賞老男人的同性戀。
  “渾小子,你講那是什么話,好像陪我玩是一件很不快樂的事情。”雖然的确是委屈了這小子,但誰教他出國探親的時候,就屬這小子是最閒的,而他更不是一個安分的老人家,自然是拖著他到處尋找生活的樂趣。
  本來就是嘛!沈天耀心里暗自回答著。不過他可不敢說出口,要他真敢說,難保舅舅不會繼續折磨他、不放他走;舅舅現在的事業有表哥接手,他什么憂慮都沒有,問題是他國外還有工作耶!
  要不是被舅舅打扰了他好不容易得來的長假,他早就趁這個長假去追老婆了,哪有可能身邊的人是他啊!
  “沈伯伯,別怪沈大哥了,其實他是想找個心儀的對象。”藍凱○看著沈天耀那一副有苦難言的模樣,馬上幫他解圍。
  “真的嗎?渾小子難得你也開竅,想找個老婆了啊?”慕容睿倒是很意外地看著沈天耀,他記得他們几個年輕人一向是崇尚自由的,總沒一個要安定下來,身邊的女人一個換過一個,難得他竟然也跟阿宇那家伙想定下來,不容易啊!
  “嗯嗯嗯!”沈天耀用力地點頭,仿佛藍凱○真說中他的想法似的,不過這的确是真的;本來他也沒這种想法的啦,自從遇見藍凱○后,他倒是開始羡慕起表哥來,所以他自然也想安定下來。要是能找到像藍凱○一樣的女孩,說什么他都愿意往愛情的墳墓里跳。
  “既然這樣,那改天我幫你介紹几個女孩子吧!”既然他想結婚,他就順水推舟地幫他介紹,哪家的女孩子不錯呢?
  “啊!舅舅不用了,老婆我自己會找,不用你來湊一腳。”沈天耀害怕地拒絕舅舅的好意,真要讓他來湊一腳,那才叫糟糕;看看現在的表哥,連個人都找不到,就是被他的老爸給陷害的,他才不要呢!
  “不行、不行!”這种好玩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會放過這种好机會呢?慕容睿依舊很努力的在想著有哪家的女孩子适合他,完全不顧他的反對。
  “好啦,沈伯伯別再嚇沈大哥了,您不是說感情要靠兩個人去經營嗎?那就讓沈大哥自己去找他的未來吧!對了,您要不要先走了,等會儿我去打個電話,坐車的時間就到了,可能不能多聊。”看了火車站的時鐘,她要搭的火車就快到了。
  “好吧!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都可以來找我們,要是被男朋友欺負,那更要來找我們,我們就帶你到處去玩,讓他找不到人。”慕容睿伸手翻出沈天耀口袋的皮夾,拿了張沈天耀的名片給她。
  他當然不可能拿自個儿的名片,又不是想搬石頭來砸自己的腳;好戲還在后頭,他倒想看看這丫頭日后知道他的身份時的表情。哈哈!雖然有點想繼續和這丫頭相處,不過以后机會多的是,他可不要被阿宇發現他拐走了他未來的老婆。
  “對啊對啊!要是以后表……我是說要是以后你男朋友欺負你,記得來找我哦!”差點就把表哥給說出口,沈天耀暗叫好家在。
  “嗯!”藍凱○也留了慕容集團的電話給他們,她是很舍不得這兩位如親人般的朋友,更是期盼日后還有机會見面,甚至加入他們游山玩水的行列。
  道別了他們,藍凱○看看時間也不多了,赶緊打個電話報平安。她想也沒想就先打電話到別墅里,碰碰運气看會不會是凱○軒,她猜想慕容宇現在應該還在公司加班吧!讓他繼續擔心好了,她惡作劇的想著。
  “喂,請問找哪位?”在別墅里的是藍凱○軒!
  他老姊失蹤了二天,慕容大哥還在公司加班,所以他向打工的地方請假留在家里等消息。
  (凱○軒。)幸好今天他真的沒去上班。
  “姊,是你嗎?你在哪里?你快點回來吧!慕容大哥找你找得很急,他很擔心你耶!”藍凱○軒緊張地告訴她慕容宇的擔心,他希望老姊能快點回來,要不然听公司的黃秘書說,慕容大哥的火气真不是隨隨便便一般人可以平息的。
  雖然慕容大哥回到別墅不會對他凶,但卻變得頹廢不堪。
  (我會回去的,我快來不及坐車,拜……)听見正廣播著她要搭的火車已到達到二號月台,她急急忙忙就挂了電話。
  “喂、喂,姊、姊……”藍凱○軒急了,他都還沒問到老姊在哪里她就挂了電話,要是讓慕容大哥知道老姊打電話回來過而他卻沒問到她的下落,他不被慕容大哥殺了才怪。
  突然,一道激光閃進藍凱○軒的腦中,他剛剛听見老姊是處在一個嘈雜的地方,隱約中他也听到了正在廣播南下五點三十分的自強號列車已到達月台,而且姊也跟他說她快來不及坐車……嘻!幸好他還有一條線索。在公司難得又恢复到以往那种加班日子的慕容宇,脾气也跟著回复跟以往一樣——暴躁易怒。
  二天來沒有人敢踏上二十五樓,唯有黃秘書知道總裁心情不好的原因,愛人失蹤了他不緊張才怪,而且藍凱○不在,她也只好留在二十五樓幫忙總裁處理事情。
  “黃秘書、黃秘書,永鉅的案子放到哪里去?”慕容宇焦躁地按起內線電話叫喚著黃秘書,他真的快瘋了。
  他宁愿放下一切事情去找凱○,即使已經請了老大葉守琲漲n友“雷幫”找人,但到現在還是找不到人;是有人回報在台東、花蓮、高雄、台北有她的身影,但現在她的下落還是個謎。
  那女人,竟然閒得去環島一周還沒回來,一點也沒想到一個人跑那么遠安不安全。
  這也就算了,偏偏因為她,他早就放任不管近半個月的工作,竟然全都落回到他的頭上。之前她都會把每件事情處理得很完美,只差他總裁的簽名,而現在公司少了她,全部亂成一團了。
  他可以丟著不管,但他家那老頭又在這种時候打電話來湊熱鬧,說他過一個禮拜后要回公司探視,害得他現在想丟下也不是。
  “總裁,永鉅的案子在您桌上啊!在那疊文件最下面、紅色的那本。”一進到總裁室的黃秘書不禁搖了搖頭,愛情果然讓人沖昏了頭,明明那么明顯的紅色文件在桌上,偏偏就是讓總裁直喊著找不到。
  叩叩!一陣敲門聲打斷了他們兩人。
  “進來。”慕容宇看了腕上的手表,五點多……會在這個時間出現的人還有誰?難道會是凱○回來了?他馬上站起來望著開門的人。
  “對不起……”門一開,一聲對不起馬上從門口傳來。
  “你、你還有臉敢上來?”見到的不是他想念了二天的藍凱○,而是那個罪魁禍首——彭曉玲。
  “凱○、凱○還沒有任何消息嗎?”彭曉玲听說了。
  其實那天她講的都是气話,她回去想了很久……她的确還是很嫉妒凱○,但今天看見她愛的這個男人原本的意气風發,卻為了凱○變成這樣,她是徹徹底底地輸了。
  她甚至連她們的友情也殘害了,她非常的懊悔,隔天一听見凱○沒來上班,她更是自責。
  “你最好祈禱她沒少根寒毛,或發生任何事情,要不然我是不會這么輕易放過你的。”看見她,讓慕容宇火气燒得更旺,就因為她說了那些有的沒有的話,才害得凱○腦袋瓜胡思亂想,繼而离家出走。
  “我知道,凱○要是發生什么事情我也不會原諒我自己的。”彭曉玲也很難過發生這樣的事情,凱○沒來上班她就知道出問題了,因為凱○一直是很盡責的,從不無故曠職,即使生病還是會來上班。
  “知道就好,那你可以走了,她的事我會處理,我會找到她的。”她是他的女人,他發誓一定會找到她。
  “我想我也該离開了,今天我已經向人事部遞辭呈,有關違約必須賠償的金額我也會如數付出。”她想了很多,留在這里只會讓她徒增留戀,她不否認她還是愛著他,但現在唯有离開這里,才能讓她忘記一切。
  “你……賠償的事我會交代人事部不追究。”慕容宇看得出她還是有割舍不下的依戀,不過她這樣的決定對大家都好,至于公司規定的賠償……相信凱○也不會愿意他接受這筆錢的。
  唉!誰教他是這么的搶手,女人注定要為他傷心,而他則注定要為凱○擔心。
  “我決定出國進修了,代我跟凱○說聲抱歉,也祝她幸福。”彭曉玲再一次用心的看著慕容宇,就放縱自己一次,看他最后一眼。
  “會的。”慕容宇倒是很大方地讓她看個夠,反正女人都愛看他,他早已練就一身沒感覺的表情。
  最后,彭曉玲沒有說再見的离開二十五樓,也許這輩子真的沒有机會再跟他見面了。
  鈴……鈴……
  黃秘書幫慕容宇接起他手邊的電話。
  “總裁,凱○的弟弟有急事找您!”也許是有藍凱○的消息了。
  “喂,凱○軒,有什么事嗎?是不是有凱○的消息了?”等了這么久,終于有一通令人興奮的電話。
  “嗯!姊剛剛有打電話回來,不過她還來不及說什么就匆匆挂了電話,我听出來她是在火車站,台北火車站!她搭五點三十分的火車南下了,那班火車大約在六點零二分到桃園……”
  他去翻出火車時刻表,仔細地看了五點三十分南下的自強號列車,終于讓他找到她是在台北火車站上的車,于是他將那班火車會在几點几分停靠在哪個站告訴慕容宇。
  “好……嗯,我等會儿就北上找她。”好不容易有了她的下落,慕容宇挂了電話馬上就要赶去攔劫藍凱○;再不把她找回來,難保她腦袋瓜永遠都想不清楚,再多環島個几圈,他的心髒大概就負荷不了這种刺激休克。
  “總裁,雷幫來的電話。”黃秘書喊住了他。
  “喂!韓斯嗎?凱○有打電話給她弟弟,我已經有凱○的消息,謝謝你幫忙,不跟你多聊,人找回來我再找你出來喝几杯。”
  韓斯,也就是現在雷幫的當家主子。
  慕容宇人才剛要踏出總裁室,沒想到雷幫剛好又來了電話,他想大概是雷幫也有眉目了,雖然急著要去找人,但還是得跟他道謝。
  “嗯!不過我要告訴你,你最好直接到新竹攔劫會比較剛好,要不要我派人去幫你?”雖然他知道消息慢了一步。
  當她第一腳踏出醫院,她再來的行蹤就完全逃不出雷幫的掌握了;誰曉得她什么地方不去,竟然會藏身在醫院里?
  但是……即使慢了一拍,雷幫還是會提供最好、最詳盡的完整訊息,連几點几分到哪里去逮人都算得分秒不差。
  “謝了,我的女人我自己親自帶回來就可以了。”當然,都有了著落,他還會讓人幫他找回來嗎?那多沒面子!
  “嗯,哪天要結婚記得通知一聲哦!”韓斯沒想到他們這四個好兄弟這么快又有人要傳喜事,而且好像跟他們特別有緣,每一樁好事都會讓他們雷幫參一腳,這會儿連大眾情人都轉性,看來天要下紅雨了!“想要回家了嗎?”
  “你……你怎么找來了?”突然一陣熟悉的聲音從她頭頂上傳來,藍凱○的确實被慕容宇嚇到了;他怎么會出現在火車上?
  “再找不到你,我的腦細胞不知會死多少個。”從一節節的車廂慢慢的找,果然讓他在第一車廂找到她,他可是從最后一節車廂找回來的,他還以為他搭錯了火車,天知道……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搭火車。
  好樣的韓斯!算准了他開車的速度和傍晚下班的塞車尖鋒時段,到了新竹火車站他連跑車都還沒有時間停好,就急忙的赶上這班火車。
  她沒有說話的看著他。
  “想通了嗎?彭曉玲已經准備要出國進修了,她要我轉告你,她對你很抱歉。”慕容宇一屁股坐在她身邊沒有人坐的位子。
  讓她在外頭晃了這么久,他希望她已經想通了,就算還想不通,他也要逼她告訴她心底所有的事情,她實在是太不相信他了。
  “唉!沒想到她也選擇逃避來解決問題。”對于曉玲的出國,她并沒有太大的訝异,因為她和自己一樣,同時選擇了逃避來解決問題,她相信有朝一日曉玲會想通回來的。
  “我愛你,跟我回去吧!曉玲也要你幸福的。”愛這個字對他來說是特別的,光是我愛你這三個字,以前他覺得很肉麻,打死自己都不會有机會說出口的。
  慕容宇摟緊了她,他不會再放她走了,不只他需要她,身邊不能沒有她的存在,公司更是需要她。嘿!別怪他是奸詐小人,實在是因為她不在的這二天,他都快被公事煩得喘不過气。
  而且,看看她,他才二天沒看著她,她就又瘦了許多,手肘還有擦傷,她到底是怎么照顧自己的?下次絕不能讓她再离開他身邊半步了。
  “嗯!”藍凱○點了點頭,她這次是真的要回去了,只不過他先找到了她。
  她真的很感動!他從不對女人說愛的,之前他老將喜歡挂在嘴邊,就是不肯說愛,而這次……
  “啊!算了……”慕容宇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
  “怎么了?”看他突然擔心又無奈的表情,她好奇的問他。
  慕容宇搖了搖頭,這教他怎么說呢?他的第二個老婆“跑車”,大概待會儿就會被拖進拖吊場了。
  自從有了藍凱○,他的愛車就淪落為二房了,什么時候愛女人比愛車還甚的,他已經對他的愛車不再那么痴迷了。T大
  “小珍,听說今年的畢業典禮非常的与眾不同哦!”一名女學生小蘭看了禮堂的布置,心想真是難得。
  沒錯!今天剛好是T大的畢業典禮,而且這次還是盛大空前,校長還花了大把的銀子差人好好布置會場。
  “對啊!听說典禮中還有個小小的演講;你看看我們的校園,突然變得煥然一新,想必也是沾了這次演講的光,這個演講人似乎是大有來頭呢!”小珍也這么覺得。
  “听說演講人上個月也有來我們學校演講,就連今天學校的畢業典禮也要出席了。不過我听上個月听演講的學姊們說,那個演講人超級帥呢!”小蘭開始幻想著遇見白馬王子的情境。
  “開始了,典禮開始了。”小珍看到校長站在講台上,所有的畢業生、在校生都到齊了,畢業典禮儀正式開始的進行著。
  “首先,校長要恭喜几位杰出的畢業生,這几位學生相當的优秀,畢業考后有幸能到享譽企業界的慕容集團實習工作,得到慕容總裁的贊賞,得以順利留在慕容集團工作;不過很可惜有一位學姊沒有出席畢業典禮,因為特殊原因無法繼續留在慕容集團工作,但慕容集團表示她的職位永遠為她留著。”
  校長指的那名學姊就是彭曉玲,她在畢業典禮前夕就出國了;不只是校長,學校許多教授也為她感到可惜,這么大好的机會她竟然放棄了,幸好慕容集團仍肯讓她隨時回來工作。
  能讓慕容集團這么破例的緣故,也是因為藍凱○的請求,她認為敞開私事不談,彭曉玲的确是一個人才,所以便向慕容宇提出這個要求。
  台下熱烈的鼓掌為台上的四位杰出畢業生喝彩著——藍凱○也是其中之一。大家無不對他們好生羡慕,畢竟才剛畢業就這么幸運的找到慕容集團的工作,一輩子都不愁失業,即使退休仍有一筆可觀的退休金可領呢。
  “另外,本次畢業典禮最特別的佳賓,就是請到慕容集團的現任總裁慕容宇先生,非常歡迎他的到來,使這次畢業典禮生色不少。”校長眉開眼笑地望著出現在禮堂大門口的慕容宇。
  應該不能說是請啦,是他主動聯絡校方,自愿來參加這次的畢業典禮;一開始還真是嚇坏了他,難得上次演講陰錯陽差的,讓堂堂的總裁親自出席在這种小場面,這次卻是他主動提出要親自到校祝賀。
  校長當然巴不得他這种大人物常常出現,這樣一來學校的名聲也會跟著提升不少,更有机會讓畢業生進到慕容集團工作。
  “哇,小珍,你看看那個總裁,好帥哦!真像日本偶像,你說他像木村拓哉還是柏原崇啊?”
  小蘭看著擁有明星般架式的慕容宇出現在大門口,馬上被他給吸引。
  “天啊!真的好帥!要是能當上他的女朋友不知道該有多好?”小珍也跟著做起白日夢。
  慕容宇的到來,果然讓原本年年毫無特色、千篇一律的畢業典禮儀式增色不少,馬上掀起一陣軒然的談論与羡慕聲。
  台上的藍凱○也被他的出現給嚇到了。
  原本慕容宇一直要求要來參加她的畢業典禮,說什么只有這么難得的一次机會,他就是要參加;想著別的同學有他們的親人、男女朋友來參加,她雖然也很希望能在她的畢業典禮上看到他;但她還是要他別來,不然一定會掀起一陣狂潮。
  他太耀眼了,雖然她已經不再那么在意別人看他們倆的關系,但畢竟畢業典禮這种人多的場合,她……還是有點害怕!幸好他最后也說臨時有事不能來;但沒想到他竟然……
  “非常榮幸參加貴校的畢業典禮,貴校學生的素質与能力,慕容集團相當的滿意与贊賞,所以本人親自到場為這几名同學祝賀。”慕容宇今天也請黃婷婷准備了禮物送給這几位學生。
  “另外,本人還要送一份特別的禮物給一個人。”慕容宇轉頭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藍凱○。
  “嘩——”現場一陣嘩然。
  只見慕容宇從黃婷婷手中接過一束超級大的心型香檳玫瑰。
  “我要送給這位藍凱○同學。”慕容宇將玫瑰交給藍凱○。
  藍凱○更是訝异他送的竟然是香檳玫瑰,看了一眼插在花中的小紙卡——
  不愿看見你憂傷的臉!
  我要你一輩子永遠快樂幸福!
  她終于明白了,她曾經在辦公室里收過的那束九十九朵香檳玫瑰,原來是他送的。
  “好浪漫哦!”小蘭看著她的現任偶像正在台上送花,太浪漫了。
  “對啊,藍學姊真是太幸福了。”小珍也痴迷地看著慕容宇,沒想到有机會看到這种小說、電視的情節活生生的上演著。
  “另外,我要請在場的師生作見證,我慕容宇愿意用一生呵護著藍凱○。”透過麥克風,慕容宇大聲地向在場的所有人承諾著。
  “九百九十九朵香檳玫瑰代表我對你一輩子無盡的愛,我是真心愛著你,希望你能嫁給我!”慕容宇轉身站在藍凱○的面前,手持麥克風對著她說。
  接過黃婷婷手中的紅色錦盒,這是他前几天教人從巴黎赶工特制的心型鑽戒,剛剛才從國外送來,為的就是要給她一個惊喜。
  “學姊!你答應他吧!”
  “學姊!這么好的男人你千万別放棄啊!”
  “答應!答應!答應!”
  現場一陣陣為慕容宇請求的聲音持續地響起,大家就等著藍凱○點頭答應。
  “凱○,答應他吧!總裁為你花了這么多的心思,就是要讓你有個特別的畢業典禮。”黃婷婷也幫著總裁說話,前几天總裁要她去幫他訂購九百九十九朵香檳玫瑰時,她才想到原來總裁就是當初那個送九十九朵香檳玫瑰的人,總裁從不會送女孩子花的,而他竟然送了凱○兩次花!
  “對了,校長在此還要特別介紹另外一位神秘佳賓,也就是慕容集團的前任總裁慕容睿先生!”校長實在是不愿打斷人家的好事,但受人之托……搞了半天,原來全都是因為藍凱○,年輕總裁自愿出席就算了,沒想到連老總裁也在昨天跟他聯絡要出席。
  “丫頭!你就答應他吧!”慕容睿從講台后面的布帘走了出來。
  “沈伯伯,怎么是你?”這才的确真的教藍凱○訝异。
  “沈伯伯?他是我老爸啦!老頭,你怎么無故也來參一腳?”他的求婚進行曲還沒結束,他老爸就出現攪局?
  “哈哈!凱○,我就是那個不成材阿宇的老爸啦!你就快點答應他的求婚,大家都還等著呢!”
  慕容睿也是從黃秘書那儿得知今天是藍凱○的畢業典禮,儿子也會出席。
  “嗯……我答應你!”看著在場每個人對她投以“答應他”的目光,她便點頭答應了;其實早在看見那束花及卡片上的字,她几乎是感動得要落淚了。
  原來阿宇一直都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連她心里最真的一面他都看得出來。
  慕容宇執起她的手,將心型鑽戒套進她的手指,高興地抱住她、深情的吻住她的唇。
  終于讓他等到她了——
  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有些人甚至為他們感動得落淚,沒有人去在意他們身份的不同;大家看到的是有情人終成眷屬,一段令人稱羡的幸福感情。
   
尾聲

  一個禮拜后,舉辦了一場空前未有的盛大婚宴。
  慕容宇如愿以償地抱得美人歸,開始過他新好老公的日子。
  “可惡的老頭!不要命的沈天耀!”慕容宇坐在房里抱著藍凱○,嘴里一直念著。
  老頭出現在畢業典禮時,他就覺得奇怪,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凱○失蹤的那兩天,有半天是和那兩個人在一起;而他們竟然還不打電話回來告訴他,還敢窩藏人,難怪雷幫那么晚才找到人。
  但千不該万不該的,就是他們偏偏撞到他的凱○,難怪那天在火車上看見她時,他會覺得她瘦了,身上也有一些擦傷。
  這就是他們倆罪該万死的地方。
  “唉!別怪他們了,一個是你爸爸,一個是你表弟,況且也幸好是遇到了他們,要不然我昏倒了還不知道會有哪個好心的人送我去醫院呢!
  “說來也滿巧的,還記得以前我們是怎么認識的嗎?也是差點和你相撞,沒想到跟爸爸也是這么有緣。”
  其實,她那天本來就有點頭暈了,怪不得會讓人給撞到,是她自己失神沒注意的。
  說也奇怪!她跟他的家人都是撞上而認識的。
  “管他是我老爸還是我表弟,這倒提醒我以后絕不能讓你再騎机車或一個人出去玩了。”
  光想到她要是真讓人給撞到,那才教他擔心害怕。
  慕容宇絲毫也不肯原諒他老爸和沈天耀的過錯,不過……
  嘿嘿!當他知道這些事后,早就安排沈天耀留在台灣,安分地待在慕容集團當個代理總裁。
  反正他既然放長假又愛跟老頭廝混,他就讓他工作到沒時間玩,也笑不出來。
  至于老頭嘛!
  他的确是不能對他怎么樣啦!只能交代他乖乖地待在家里,別再出外去害人;現在的他,終于可以清閒地享受有老婆的好日子了。
  “別這樣嘛!爸爸人很好呢!”
  藍凱○幫著求情。
  “好?對了,過几天我們到國外去玩好不好?你最想去哪里呢?”
  老頭好?
  凱○是沒看到他的另一面;實在沒什么人會給他老頭好的評价,只有老謀深算,比他還好呢!
  “好啊好啊,可……可是……我昨天就答應爸爸明天要跟他去加拿大玩了耶!”
  當初沒机會跟爸爸去玩,現在有机會,她當然心動地答應了。
  “什么?”慕容宇几乎是用吼的。
  死老頭!竟然連他老婆都敢拐去陪他玩,天耀現在正在做苦工,沒人陪他玩又想找別人了,是不是?
  “對啊!明天就要出國了,十五天呢。”藍凱○數著手指頭,難得她可以玩十五天。
  十五天?!
  他絕不可能和凱○分開這么久,光一天沒見到就不行了。
  “你把護照給我,我出去找士杰一下;你在家收拾行李,不想收也沒關系,到那邊再買就可以了,等一下我們去澳洲玩。”
  老頭!想和他斗還差遠得呢!別忘了士杰是從事什么行業的,他想何時去、上哪玩,還怕是問題嗎?
  “啊——那明天我跟爸爸要去加拿大的事情怎么辦?”等會儿去澳洲?有沒有搞錯,那加拿大之旅怎么辦?
  “管他的!你是我老婆,他又不是你老公,留個字條叫他看家。”他可不想讓他老爸破坏他們難得的假期。
  “咱們去度蜜月。”
  最好還是玩到不想玩了再回來。
  慕容宇吸了她的臉頰一下,快樂地出門找陳士杰幫忙,心里頭想的全是他和藍凱○的未來……
   
—完—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