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七章


  她睜開眼,視線模糊地望著上方,頭部兩側陣陣刺痛,令她呻吟閉眼,無力的舉起手臂遮擋刺激的光線。
  身体似乎脫出了自我控制,卻又敏感知覺到周身的不适,嗯……她虛弱低吟,費了好大工夫尋找逸失的意志与記憶……是昨晚喝酒惹的禍!
  初次飲酒的她,終于領略宿醉的痛苦。
  “你醒了?”震動的聲波触發好不容易舒緩的頭疼,她不由呻吟出聲,但睜不開眼……無助听著逐漸接近的腳步停在床畔。
  “把這喝了。”夾著笑意的聲音略降。
  心中模糊感到一股不對勁,她痛苦且緩慢的移向聲音的方向,喝下詭异的液体。咳……大手溫柔的輕拍她的背部,直至她的嗆咳停止。
  “過一會儿,你就會舒服些。”隱含愉悅的嗓音:“我上班去了。”
  穩定的步伐聲逐漸遠离……喀擦,門關上。
  不知過了多久,漸漸恢复自我的紫蘇,終于适應光線緩睜開眼——
  他為何高興?疑問第一時間跳現腦海,遲鈍的腦袋終于明了不對勁感從何而來。
  他跟她說話,而且他在笑!
  為什么?
  她茫茫然盯著天花板發呆,是因為昨夜自己跟他說了要离開而開心嗎?
  她說了嗎?不,她沒說,他沒給她机會說,她憶起!他憤然上樓的背影,然后……她喝了酒,再然后……一個夢,好像做了一個夢,絕望中她抱住模糊的影子,不許他离開。
  她還說了什么?做了什么?
  紫蘇捂住驀然發湯的臉頰,因腦海浮掠而過的模糊影像,倉皇緊閉上眼,努力驅逐那令人臉紅的畫面。是夢吧?一定是夢吧?
  不管是真是夢,都別想了!她搖著頭訓誡自己,不行再這樣下去了!心里卻清楚明白,自己的心早在不知不覺中遺失,怎么也找不回來了。
  唉……抑不住的歎息,离開好難……深潛腦中的記億浮現,歷歷播放——奶奶臨終前,枯骨般的手指仿佛用盡全身力量握著她,非要听她再次承諾!
  “答應我,絕對不讓逵倵孤獨。”
  她噙淚頻頻點頭,老人家仍不安心,拼著最后的力量交代:“別离開,除非逵倵找到了人相伴一生,答應我——”
  他一手環著流淚不止的她,一手覆在奶奶顫抖的手上,堅定的聲音自她上方傳出:“我不會讓她离開的。”
  老人家睿智的眼閃過困惑,她已沒多少力气。
  “不……等你結了婚,就幫紫蘇找個對象……”
  他搖頭,堅定的眼神望著奶奶。
  “別再擔心了,我自己知道該怎么做。”
  老奶奶虛弱的喘息、艱難的移動眼珠,視線落在紫蘇肩上護衛的手。擔憂了許久,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老人家才恍然頓悟,几次動念想正式收養紫蘇,他為何堅決反對了,唉,原來……
  万分不舍的老人家望著孫子,喘息不止:“你……确定嗎?”
  他毫不遲疑地點頭。
  罷了,人生的盡頭,老人家無力再与命運抗衡,只要他好,是誰并不重要;前塵往事晃眼而過,她白白操心了這許多年,紫蘇不一直伴著逵倵嗎?
  再無牽挂,老人家布滿皺紋的臉龐浮現笑容。
  “紫蘇……你是個好孩子,永遠永遠別离開……”
  嗯,紫蘇哽咽點頭!老人家安心合上眼,告別塵世。
  奶奶不會怪她吧?
  紫蘇抹去溢出眼角的淚。只要是逵倵做的決定,奶奶向來都是依從的。舍不得离開的是自己,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离開了,一看到他就說不出口,她厭惡這樣自私的懦弱——
  紫蘇沖動的自床上爬起,快速的動作令她昏眩,她扶住床邊的書柜,不讓自己再有后悔的机會,勉強拉出床底的行李箱,打開衣柜……她必須离開,她知道自己無法當面跟他告別,因此她必須离開,現在!
   
         ☆        ☆        ☆
   
  她投奔自由了!
  消息火速蔓延,自袁家大姐到袁家二姐、袁家三姐!
  紫蘇抵達袁家老宅不到半小時,三位姐姐外帶小豆豆也在此集合完畢。
  “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
  ——袁家三姐妹心底抱著同樣疑問,目送紫蘇牽著小豆豆上樓。
  “她看起來臉色很糟……”确定紫蘇已离開听力范圍后,老三袁姍姍皺眉說。
  “你也注意到了?我問過她,她說頭痛。”老大袁依依雙手撐腰。“肯定是逵倵欺負她了!”
  “你是說逵倵把紫蘇吃了?”老二袁珥珥睜大眼。
  “什么吃了?啊!”袁依依恍然大悟,瞪眼如牛鈴。“可惡的袁逵倵!我找他討公道去!”
  “老大!老二說的是問句,你別沖動呀。”袁姍姍反應敏捷,及時扯住往外沖的袁依依,快速說道:“你忘了這陣子紫蘇難過的原因,就是因為逵倵說不需要她了嗎?”
  袁依依嗯的點頭。袁珥珥一彈指,繼續發表不負責任的推斷:“那就是逵倵赶人嘍?”
  “也許……”袁姍姍話說一半就被袁依依打斷了,
  “太過分了!紫蘇已經開始找房子預備搬家了,他就不能等個几天,這樣把她赶出來?”
  袁姍姍放棄導正思考魯莽的老大,偏頭略作思考后,問道:“紫蘇什么都沒說嗎?”
  “只說,可不可以借住到找到房子為止。”袁依依又說:“這也是紫蘇的家,說什么借住嘛,她真是——”
  “是呀,一個人住外面不方便的。”袁珥珥附議。
  袁姍姍對袁珥珥說:“紫蘇既然堅持一人住,就順她的意思吧,我們自己還不是大學一畢業就搬出去了。”
  接著轉向老大袁依依:“讓她找附近一帶的房子,不就好了。”
  “也許過几天她會改變主意。”袁依依心里仍是希望紫蘇住在家里。“少了袁逵倵居中作梗,應該可以說服紫蘇的。”
  不知為何,袁姍姍心里有股迷團,似乎紫蘇跟逵倵兩人間暗藏著什么?她納悶的眯眼,直覺告訴她!紫蘇跟逵倵不可能如此輕易就分開,仿佛有著看不見的線將兩人牽絆在一起,這樣的想法讓她眉頭鎖緊!
  “媽媽,小姨說要帶我去公園玩!”小豆豆雀躍的自樓梯蹬蹬跳下來,邊說邊回頭以眼光催促隨后的紫蘇快點。
  “今天不去咖啡店?”袁珥珥問。
  紫蘇扯出一抹淡淡的笑,搖頭。宿醉頭痛、晏起,加上整理簡單的行李,她向徐姐請了一天假。
  “媽媽,可不可以?”小豆豆仰著小小的臉要求。
  袁珥珥拍拍女儿的頭,說:“可以。”
  “走吧!”小豆豆開心地拉著紫蘇的手。
  小女孩興奮的心情感染紫蘇,她神情變得較為開朗,對三位姐姐說:“我們走了。”
  “不可以亂吵小姨哦。”袁珥珥叮嚀女儿。
  “大姨也跟你們一起去。”袁依依眼珠轉了一圈,心里打算著。
  “好呀!”小豆豆甜甜一笑,站在袁依依跟紫蘇中間,牽著她們的手。“現在我們可以出發了嗎?”
  小豆豆急切的興奮模樣,逗笑了大家。
  小豆豆嘟起嘴,像火車頭一樣扯著袁依依跟紫蘇的手。
  “你們不要一直笑,快走啦!”
  門被大力推開,小豆豆受惊一跳,大大的眼瞪得圓圓的,袁逵倵面色黑沉,像個自地獄走出的惡魔,無形的火焰環繞他的周遭,熊熊炯目、噬人的目光直盯目標,倉皇隱身袁依依背后的紫蘇。
  袁逵倵目光狠凝,越過擋路的小豆豆,逼近……
  “你……你要做什么?”連一向最愛挑興袁逵倵的袁依依也不禁心中惊懼。
  “走開!”袁逵倵暴喝,小豆豆一惊,反身尋求母親的怀抱。
  “不是你自己把紫蘇赶走的?現在又要她回去?”袁家二姐袁珥珥不解,口中嘟嚷。
  “對呀!你把她當什么了!”老大袁依依回過神,加入聲討。
  “我几時赶你了?”他咬牙切齒地朝紫蘇問。
  她低垂著頭,看也沒看他一眼,袁逵倵怒火中燒,濃眉倒豎,橫掃阻礙眼前、不識時務的袁依依,吼道:“滾開,別擋我的路!”
  要不是看在她是孕婦,他早動手了。暴躁無耐性的他轉而陰惻惻命令紫蘇:“你給我過來!”
  藏在袁依依背后、始終低垂的頭左右搖了兩下,袁逵倵下顎一繃,黑黝深邃的眼珠燃燒赤焰。
  “看來紫蘇是不想跟你回去。”袁姍姍冷靜觀察兩人,試圖尋求隱藏背后的真相。
  袁逵倵立即投以利箭般殺人的威脅眼神,對身后某人說:“把她帶開,否則后果自行負責。”
  夏侯崇,沒人注意到他跟袁逵倵一道回來——自袁逵倵背后出現,表情一臉無奈。
  袁依依瞪大眼!
  “你要是站在他那邊,就——就等著你儿子還是女儿生出來姓袁吧!”
  他要是不出面阻止,兩人對上了,恐怕連儿子女儿都沒了,姓什么又有何用?
  夏侯崇心里歎息。自己老婆絕對不笨,只是,一遇上對頭弟弟袁逵倵就理智全無。
  唉!一個永遠存在的盲點,她就是看不清對逵倵而言,紫蘇占了极重要的地位;也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會在接到老婆竊喜紫蘇搬回老家的電話后,立刻知會逵倵。
  他敢用全部身家打賭,紫蘇离開這事,逵倵絕對不知情。想到适才逵倵听到消息飛車過來的景象,十足說明逵倵對紫蘇在乎的程度。
  怎么有人就是看不出來?夏侯崇只能搖頭,看著老婆固執的神色,知道就算跟她明說了,她也不會相信的。又是一聲歎息,他試著勸道:“讓逵倵跟紫蘇談談吧。”
  袁依依執拗地揚起頑固的下顎,雙臂張開,擺出母雞護衛小雞的姿態,清楚表示拒絕。
  袁逵倵耐性殆盡,箭步向前,勢不可擋!夏侯崇眼明手快,在傷害造成前,將老婆袁依依帶開——
  “放開我!你完了!叛徒——”袁依依不斷掙扎叫囂。
  “啊!”
  紫蘇惊呼瞬間,人已在袁逵倵的掌握中;袁逵倵揪著她掙扎的手往外走,袁珥珥跨前一步,意圖阻擋,被人扯住;納悶回頭,袁姍姍對她使著眼色,暗示她袖手旁觀、別插手。
  “放開我!”紫蘇哀聲輕嚷,扭動身子,試圖掙脫。
  袁逵倵無法忍受她抗拒的舉動,倏地停住,強迫的勾起她回避的臉,她憂傷的眼眸令他心頭一悸,滿腔的不平怒火損滅,激動的口吻藏有一絲不易察覺的痛苦:“你真不肯跟我回去?”
  昨夜她說的話、做的事,難道都沒有意義嗎?他內心吶喊。
  她咬著下唇說不出話,淚水自閉上的眼帘迸出——
  “為什么?”陰駑的眼神,執意要求答案。
  “問你自己呀!你到底對紫蘇——嗚嗚……”夏侯崇捂住袁依依的嘴,心中開始盤算待會儿要如何面對老婆大人的炮火。
  “為什么?”袁逵倵逼問。
  紫蘇抬起如泣如訴的眼,委屈的哭喊出聲:“因為你說你不需要我!”
  “這就是你离家出走的原因?”袁逵倵有些難以置信。
  “嗯。”紫蘇嗚咽一聲,抽不回被握住的手,僅能以單手拼命拭去不听話的淚珠,心里莫名覺得不平与尷尬,不由嗔怨:“你放開我,我不回去……”
  令人意外的,他臉上浮現別有深意的笑容,下斂的眼瞼藏不住閃耀眸光,他清楚說道:“不放,我不會放開你的。”不讓紫蘇有任何拒絕机會,他直接將她抱起——
  “我們回家。”
  “阻止他呀!你們怎么都不阻止他?!”袁依依焦急叫喊,不解兩個妹妹為何站著不動,眼睜睜看著他把紫蘇帶走!气憤的她用力踩踏強摟住她、令她無法動彈的老公夏侯崇的腳。
  夏侯崇悶哼一聲。
  “別激動,逵倵不會對紫蘇怎樣的。”
  “我不跟叛徒說話!放開我!”袁依依气憤扭頭。“還有你們兩個,就這樣讓他們走了?!”
  袁珥珥揉著女儿豆豆的發頂,困惑的說:“他們怪怪的……”
  “值得好好觀察。”袁姍姍表示贊同。
  “觀察個屁!人都被他搶走了!”袁依依口不擇言。
  “胎教!”夏侯崇、袁珥珥、袁姍姍三人同聲指責她。
  哼!袁依依滿腔怨火無處發,狠狠瞪了夏侯崇一眼,開始算帳:“胎教?這孩子沒你的分了,管我要怎么教育他……”
  袁珥珥、袁姍姍對夏侯崇投以同情目光,有默契的离開戰場;夏侯崇太陽穴抽緊麻痛——
  袁依依霹哩啪啦的吼叫聲中,隱約听到愈走愈遠的小豆豆興奮的聲音——
  “……舅舅好酷哦!……像拯救公主的王子……”
   
         ☆        ☆        ☆
   
  紫蘇一進門,立即沖上樓進了房間,用力關上門,無力支撐的身体帖著門滑坐下地。
  他怎么可以……她好不容易下定決心离開了,他卻那樣輕松的毀去,讓她搖擺不定的心升起希望。
  紫蘇埋首于屈起的膝上,這樣反覆不定的心情,好令人煩倦……
  人的緣分真是奇妙。
  可能錯身無數次卻不相識。
  而她卻認識了毫無關系的他……
  唉,不禁歎息。
  几乎已經忘了沒到袁家前的記憶,剩下的回憶都有他的存在,從沒想過……要是有一天生命中沒有了他,自己會怎樣?直到現在才發覺,不知不覺中他已成為她生活的重心。
  沒有他的日子,她不想要;可是就算她繼續留下,日子也不會再是一樣了,她的心改變了,她想要更多,即使他不要她了,她心里仍渴望待在他身邊,她深深明白著。
  凝望被微風吹起的白色蕾絲窗帘,在金黃光芒中翻揚、落下,飄揚、落下,她的心底有無限的迷惘……如果他真不要她了,為什么又把她帶回來?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電話固執的響了又響,嘟嘟……嘟嘟……電話第三次響起,紫蘇爬起身接听電話。
  “喂。”
  “紫蘇,你有沒有怎樣?!”袁依依焦急的聲音。
  “大姐,我很好。”
  “他沒對你怎樣吧?”
  “沒有,逵倵哥從來不會傷害人的。”紫蘇替他說話。
  哼!袁依依說:“他人呢?”
  “他不在吧……”電話響了那么久都沒人接。“可能回公司去了。”
  “那好,趁他不在,我過去接你!”
  “不!”紫蘇沒做思考,直覺的拒絕了,她咬著唇,懊惱自己的反應。
  “為什么?你不是准備好搬出來住了嗎?”
  “大姐,我……讓我好好想想。”她的心在天秤的兩端游移。
   
         ☆        ☆        ☆
   
  “你在?剛才為什么沒人接電話?”
  下樓喝水的紫蘇停在离地兩層的台階上,惊愕地看著神情輕松愜意的袁逵倵。
  “想也知道是誰打來的。”
  趁著她發愣,袁逵倵好整以暇的打量她。微紅浮腫的眼眶泄露哭過的痕跡,他不由眉頭一掀。
  “你頭還難過、不舒服嗎?”
  他關心的走近,紫蘇一惊回神,身体向后仰,站在樓梯上的高度,讓她剛好能平視他;透著關切的黑眸凝望著她,讓她呼吸橫梗胸口。猛然收斂視線,紫蘇心里告訴自己——這樣不行的!
  明了自己對他的感覺后,再也無法像以前那樣自然相處,只要他接近,心跳就不由自主加快,如果可以選擇,她不要愛上他!
  為何她沒能在愛開始的那刻察覺,好讓自己管好不听話的心、別愛他,那樣她就能像過去一樣靠近他、陪伴他。太遲了,而他也不需要她了……
  “我一定要搬出去。”她盯著地板哽聲說。
  “不行。”袁逵倵聞言立時駁回,脫口問:“為什么?”
  “你不需要我了……”她不自覺流露委屈。
  他啞然一楞,差點忘了剛才她說過了,嚴厲的唇緩緩翹起,斜斜的眼勾勒調戲的笑意。“誰說我不需要你?”
  “你自己說的……”紫蘇一直垂首,泫然的眼眸哀愁地望著自己的手。
  “你走了,誰幫我洗衣煮飯料理家務?”他態度輕松的倚著樓梯欄杆,蘊含情愫的眼离不開她落寞的身影。
  他在乎的不是她,他只在乎沒人做這些事?紫蘇忍不住自怜自哀。
  “隨便誰都可以幫你做這些事,不需要我。”
  “那不一樣的,我不要別人,只要你。”傻瓜!
  “你自己說不需要我了!”她控訴的抬頭,一古腦儿的發泄,“你不吃我做的東西、不讓我洗你的衣服,也不讓我幫你打領帶、不跟我說話、你不理我……”委屈的淚水奔瀉而出,她生气地握拳說:“我要离開你!”
  她反身奔上樓,他一個跨步,牢牢環住,不容拒絕的抬起她神情受傷的臉龐,長長的手指抹去串串淚珠,溫柔但堅定的力道,不許她退縮。
  “傻紫蘇……”
  男性的唇怜惜地印上她輕噘的紅唇,啜泣驟然止住,害羞的唇閃躲不了急切溫柔的吮吻,他輕易奪去她的神智、她的呼吸,顫動的心以极快的速度失陷,無力抵抗,也不愿抗拒……
  空气中仿佛帶著滋滋的電流,紫蘇身軀敏感顫栗,糖果般的甜蜜融化心田、蔓延四肢,宛如漂浮在棉花糖的云海,虛軟無力地攀附他有力的怀抱,心与心親匿緊帖,在永琲瑰間听見彼此的心音。
  “為什么吻我?”
  她傻楞楞地碰触自己的唇,指尖竄過火熱,心仍坪然跳動,羞澀的眼眸不敢抬起。
  “需要理由嗎?”沙啞的嗓音隱含激情痕跡。自窺得她對自己的情感后,想要碰触她的欲望再也壓抑不了。
  “你……你……”紫蘇缺氧的腦袋仍混沌不清,頰畔的高溫更是令她神智醺醺然。
  “我怎樣?”他一指勾起她的下顎,一抹無賴的笑在唇角徘徊不去。迷离的晶瑩眼神,紅苹果般紅扑扑的臉頰,誘惑人咬上一口……他從來不是擅于自我控制的人,噬人般的眼貪戀睇凝濕潤的嫣紅唇片,俯身再次奪走了她的呼吸……
  一會儿,同樣喘不過气的聲音,這回多了兩個字——
  “你……吻我……?”
  紫蘇難以置信、圓睜的眼眨也不眨,雙手按住快要跳出胸口的心,微弱的聲音像是自問:“為什么?”
  “這是你欠我的。”他戲弄的說。
  她忘了羞怯,訝然抬頭!他低啞一笑,下垂的眼眸閃爍得意光點。
  “昨晚你偷走了我一個吻。”
  昨晚?!偷……偷了一個吻?!天呀!她……她……她真的做了!那個依稀的夢境是真的?!
  紫蘇倏地捂住肇事的唇,緊張失措的眼瞳快速瞥他一眼,羞愧的閉上。她怎會做出這樣的事來,噢!她以后沒臉見人了!
  紫蘇渾然不覺,自己把心里的想法都說出來了。袁逵倵失笑,移開她捂唇的手,拉近距离至咫尺間,与她眼眸相對,刻意且不許她逃避的,在她的輕喘聲中与她唇舌相接、輾轉吮吻,灼熱的眼神緊攫住映著惊訝疑問的盈盈眼波,在吻与吻之間,穿插他嘎啞的低語:“利息……”再一個吻,溫暖的气息拂過敏感的耳垂,令她顫栗無力,他喃喃:“你欠我的利息……”
  “我只偷吻一下不是嗎?”她几乎喘不過气。
  他直直望進她的眼里,霸气道:“來不及了,利上加利,你得用上一生償還債務了。”
  她心頭一緊,說不清的情緒翻涌,迷蒙中隱約透露某种重要的訊息,她不由屏息問:“這是么意思?”
  “你說呢?”袁逵倵別扭的不愿明說,她該明了的。
  “我……我不知道。”她無辜地瞅著他。
  “你該知道的,”他抿唇,有些气悶。“好好想想,我回公司——”
  感受到他突變的情緒,紫蘇懵然不解,錯愕愣住。他走到門口停住,回身問:“我回來時你還會在吧?”心底深處的不确定騷動著。
  “我應該离開的。”她微小的音量像似在跟自己說話。
  “我會再把你帶回來的!”強硬的語气有如起誓。

  ------------------
  悠云:http://members.nbci.com/yunxuan/novel.htm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