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3節


  田納西華爾滋的音樂已奏至最后一個音符。
  若彤關掉CD,無精打采地坐回書桌前。
  《沮喪的春光》在她的右手邊,緊鄰著書寒与若彤合拍的照片相框旁。
  她順手將書接了過來,翻了一下,像本小說大小的厚度,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字,她興致實在不高,以往在學校書本都懶得翻,何況是這种看一行必須要想一下才懂的超哲學書本,原想翻看個兩行好用來敷衍一下湯穆哲的,不料,在書的倒數几頁中,卻夾著一張小字條:
  莫辜負好春光,我的生命不會令你沮喪。
  下頭沒署名,但從娟秀的字跡看來,應該是女孩子寫的,八成是寫給湯穆哲的愛慕情書吧!
  “無聊!”她把書本用力合上。
  睡覺吧!
  讓自己的腦筋徹底地淡忘掉一些憂傷的回憶,只留下她和書寒的快樂時光也就夠了,緣雖盡但情未了,不知書寒是否有听到,她的淚滑到枕頭上,紅色的喜幛還油亮亮地挂在牆上,不禁讓她想起一首賀鑄的詞:
  梧桐半死清霜后頭白鴛鴦失伴飛
  原上草,露初 舊柄新壟兩依依
  空床臥听南窗雨誰复挑燈夜補衣
  “書寒——”一旦記憶涌上心頭,她便忍不住又雨淚漣漣,半邊的枕頭都已濡濕入棉,更加不能自己。
  “若彤!”門外傳來單母的敲門聲。“方筠和旎菱來看你了,快出來吧!”
  她赶緊拭干了淚,將憂傷的情緒一一再重新鎖入腦海深處,將衣服拉一拉,哽著啞音道:“我知道了!”
  自從那場令人難忘的婚禮之后,她便一直沒再和她們兩人聯絡,她猜得出她們一定怕影響到她的心情,也盼她能自己好好靜下來療療傷口,所以才一直不敢來過問太多事情,現在都已過好几天了,該是來的時候了。
  到了客廳,單母一把茶放好后就走了進去,她和方筠之間好像在打什么暗號,只見方筠使命地猛點頭,沒有任何夸張的反應。
  “你瘦很多了!”旎菱心疼地看著她。
  “別再傷心了,你不知道我們看你這樣,也不是挺好受的,好姊妹,想開點吧!”不擅安慰人的方筠此刻已起身和若彤貼近而坐,一手扶在她肩上給予依靠。
  “謝謝你們,我沒事,我真的沒事了。”話雖如此,還是看得到有一顆如珍珠般的晶爍淚水浮在眼瞼上,淚盈于睫。
  “听書寒對母親說,待他火化后,將要把他移靈回南投老家,我今天來就是想來問問你,他的公祭告別式你去不去?”方筠忍著悲慟的心情說出。
  “我是建議在你們結婚的那座教堂,而他母親也同意了。”旎菱毫不修飾語句地便將話直邦邦地說出來。
  “你建議?”若彤似乎不敢相信這樣重大的事是她這局外人去自作主張建議的。“你怎不來找我商量?”
  “我看你這几天心情一定很不好,為了怕你會太過傷心,我才幫你拿主意的,我以為我們的友誼夠……”
  “夠深,是不是?”她怒視旎菱。“既然友誼夠深你為什么還要選那個地方再來傷我一次,你站在我的立場想過沒有?結婚禮堂變成公祭喪堂,你好夠朋友啊,設想真周到。”
  “若彤,你冷靜一點,旎菱也是為了喪禮的事來回波奔,這些都騙不了人的,也許她是站在書寒的立場多想了些,希望他的靈魂能安息在他原本可結婚的地方,沒別的意思,你多慮了。”方筠忙握住若彤的手,十几年的友誼可不能就這樣輕易的決裂了。
  一陣尷尬的沉默后,旎菱開口了。“我一直不希望我們之間的友誼因為有异性的介入而動搖,多少年來,我宁可大伙姊妹們都開開心心地生活在一塊,不交男朋友也罷!不結婚也無所謂,只要有你們在身旁陪我,我就足夠了,男人不是一生的保障,但貼心的友誼卻是可以日久彌新,然而,這些觀念,或許已落伍了,若彤,你如果不喜歡我再管你的事,你大可告訴我一聲。”
  “旎菱……”方筠欲言又止,她現在正卡在兩人中間。
  “對不起!是我太沖動了!”若彤此刻最需要友誼,她也覺得自己近來情緒反覆無常。
  “這才對嘛!好姊妹還計較什么呢?旎菱……”方筠努努嘴,暗示旎菱也說說話,別讓若彤沒台階下。
  旎菱也不是個無理取鬧的人,放下原本高亢的聲調。“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不該沒跟你先通知一下就自己做決定,你信我的真誠也罷,不信也好,反正該盡朋友的義務我都做了,你要還不滿意,我實在沒話可說。”
  “是啊!旎菱還特地找人將教堂布置成到處都有野百合,每一個小細節她都要求那些喪葬人員盡心去做,夠了,朋友當到這种程度,夠仁至義盡,很難得了。”方筠好不容易安撫好兩人的情緒后,才開始討論正事。
  若彤抬起眼,她從沒這么仔細地看過旎菱,要比外表,她确實比自己更容易獲得男人的青睞,尤其對于第一次踏進戀愛殿堂的初戀男子,一定會被她所迷惑。
  三人討論完葬禮那天的事宜后,若彤送她們兩人出門,方筠頻帶微笑与她道別,旎菱不知是故意還是忘記,連聲“再見”也不說,而令人不解的是,平時招呼她們甚勤的單媽媽,這下連一句客套的表面功夫也不做了,不知為何,在若彤那不懂人情世故的心中,總有股失落感,難道長大了之后,友誼就像加了水的咖啡,淡然而無味了。
  她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        ☆        ☆
   
  葬禮的前一天,她想約旎菱和方筠去看看靈堂布置得如何了,方筠臨時有事不能去,只有旎菱陪她前往,雖然那天在方筠的苦口婆心下,兩人也彼此把話都說開了,但那個心結仍是在,說話總有一搭沒一搭的。
  “那位就是幫我處理書寒后事的湯先生!”
  在到達教堂前五十公尺,旎菱指向不遠處正在監督靈堂布置的湯穆哲。
  “這樣麻煩人家會不會不好意思?”若彤問道。
  “他很熱心的,起初我也一直告訴他說不必了,但他堅持要幫忙就依他嘍!他可是固執得很。”旎菱淡淡回道。
  “那這個人情可得要記得還了。”
  若彤暗自許諾,等書寒的事告一段落了,她可要登門親自去謝謝人家,這禮數是少不得的。
  “嗨!你們來了!”
  正要走上前的兩人卻被穆哲一不小心給瞄到,連忙跑了過來,他只著一件短汗衫,一雙球鞋,皮膚晒得健康有光澤,和前几天所見的斯文像,截然不同。
  “都快差不多了吧!”旎菱看著工人問道。
  “應該都快好了,只是不曉得明天來吊唁的人有多少,位子夠不夠坐。”他鉅細靡遺地向旎菱回報。
  “比原先的位子多一百張好了,說不定梅先生的南投老家還會有人過來。他妹妹明天一早就會到,還得多麻煩你幫她打理一下,該做什么可以先教她。”
  之后,旎菱又說了一些書寒的同學和小時候的玩伴,以及他平常習慣穿的衣服、襪子等瑣事,希望穆哲能慎重其事,一點閃失也出不得。
  這些舉止,一一都看在若彤的眼里,她一頭霧水,可又像是無比清醒,旎菱怎會懂書寒的那么多事情?有些她念的人名,書寒一次也沒跟她提過,甚至書寒愛穿什么顏色的襪子,她都一概不知,可是旎菱卻毫不含糊地說了出來,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子。
  “喔,忘了跟你們介紹一下。”旎菱以為他們是初相識,很禮貌地為他們倆引見。
  “不用了,我們早見過面了。”爽朗的笑聲加上深邃有情的眼眸,倒讓若彤震了一下。
  “你們見過面了?”旎菱口气急轉直下。
  “是呀!前几天她一個人到教堂來,我正好在練琴,于是我們就聊起來了。”
  “那我就省得麻煩了。”旎菱倒也不用再繁文縟節客套一大堆。
  若彤那雙魚座敏銳愛推敲的性子,在此時表露無遺,她又不解了,她和穆哲見過一次面,談話也都還有一點距离,可旎菱?和穆哲話家常的神態,像跟普通朋友一般沒有隔閡,究竟旎菱平常都閒著沒事干,天天在鎮上逛,到處找朋友哈拉嗎?
  唉!別又鑽牛角尖了,旎菱不是全權幫忙梅家處理書寒的喪事嗎?一定早就和穆哲見上好几次面了,連這點也想不通,幸好,否則又要和旎菱有得吵了。
  “進去看看吧!我想也要讓單小姐滿意才行,雖然這种感覺會讓你心底頗酸痛的,但該面對的還是得去面對,讓往生的亡魂也早日得以安息。”穆哲安慰的口吻中,仿佛他好早就知道了這件事,她記得她沒告訴他啊!
  “你怎會知道死者和我的關系?”若彤不經意地問了一句。
  湯穆哲閃爍其言。“這也沒什么,來做禮拜的人多少也會告訴我一點。”
  旎菱此刻打斷了他們的話。“進去看看吧!看我為你付出的你滿不滿意?”
  她的打斷有些刻意,若真是旎菱告訴他的,那也無所謂,這沒什么好回避的,還是她怕穆哲追根究底下去,若彤自己也不好將那天婚禮碎人心弦的畫面再重提一次……
  旎菱還是向著她的……
  那靈堂內的陳列,最醒目的就是百合花特別多,雖然書寒以前會省些錢來買玫瑰花給她羅曼蒂克一番,但在書寒的心靈深處最愛的還是百合,他曾說過百合是最單純、干淨的花,他一輩子也不會減少對它的喜愛……
   
         ☆        ☆        ☆
   
  “來!這束百合花送你!”書寒第一次將花捧到若彤的面前時,她感動得真想抱著他狂吻,但校園內的畢業生和家長實在太多,她只好欣然地收下,暗自心花怒放。
  “我還以為你只是說說,沒想到你還真來了。”若彤看他看得入迷了,差點忘了身邊還有父母親。“來,我跟你介紹,這是我爸、我媽。”
  “單伯伯、單伯母你們好。”他的舉止斯文、談吐不凡,一條背脊挺得筆直,讓兩老第一印象不錯。
  “小伙子不錯,有精神,很好,在哪儿高就?還是還在念書?”單父見他儀表不凡,短短的西裝頭,干淨的臉龐,就忍不住想知道多一點他的背景資料。
  若彤見她父親才剛跟書寒碰面,就調查了起來。下一句一定是“你府上哪儿?”、“家里還有些什么人?”、“和我女儿怎么認識的”……諸如此類的問題,想到這,她連忙插話。
  “爸!拍照了啦!這里又不是立法院,質詢個沒完沒了。”她拉著單父的褲帶,滿是臭臉。
  “沒關系的,伯父您盡管問好了!”書寒沒有一點不耐煩的樣子,也許是長官的話听多了。
  “你想把人家問跑啊?快點拍一拍,待會儿若彤要進禮堂了!”單母出面制止,若彤一見,忙送給她媽一個飛吻。
  “算了算了!你們女人家總是愛打岔。”單父又將眼光看向書寒。“待會儿坐在我旁邊吧!反正听台上那些人講話致詞也沒意思,咱們爺儿倆聊個痛快吧!”
  “還說別人長舌,自己還不是一樣。”若彤在心底猛犯嘀咕,她怕書寒被她老爸一疲勞轟炸,下次死也不敢上她家的門一步了。
  四個人在校園內拍了半卷底片后就听到了鐘聲,和樂融融地聊著天一同踏進禮堂,不知情的人還以為若彤已經結婚,老公都跟來了。
  冗長的畢業典禮總算結束了,若彤忙換下學仕服就急忙跑到走廊和書寒碰面,沒想到,一走到長廊一看,書寒正和旎菱聊得甚歡,他的夸張笑法,若彤以前可從來都沒見過。
  “嘿!若彤,你怎么沒跟我說這位帥哥也要來,早知如此,我照片就不拍光了。”旎菱站得和書寒頗近,若彤看了真不是滋味。
  “我為什么要跟你說?”若彤的話一說完,兩人的笑容也全僵住了。
  “我也認識他呀!要是方筠也看到他,也會這樣問你吧!”旎菱不懂若彤在生什么無理取鬧的气。
  “那當初你自己為什么不主動去邀請?非要我請了,你才要搭這順風車,又不只一次了!”若彤說得理直气壯,她一直感覺旎菱對書寒太熱絡了。
  “大家都老朋友了,你跟我計較這個。”旎菱也沒好脾气了。
  “若彤,我和他也不過是想做個朋友,不像你是有目……”她的話立即被她一截。
  “蔣旎菱!你住嘴,我才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你看我跟他講個話而已,緊張什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你……”
  “好了!今天是你們畢業的大好日子,兩個又是好朋友,別吵給人家笑話你們行不行?好歹以后就要离開學校、各奔東西,連這最后短暫的相聚時刻都不知珍惜,我對你們很失望。”書寒難得會對人說教,看起來還頗讓人信服的。
  這時,單父走了進來。“怎么還不走,車子在外面等那么久了。”
  “伯父,不好意思,你先回車上去,我馬上帶若彤去坐車。”書寒處理事來不慍不燥,竟唬得單父一句話也沒問就點點頭离去。
  “還好,沒被單伯伯看到你們這兩位好朋友吵架的樣子,否則他一定會發更大的脾气來責怪你們。”他見兩人都低下了頭。“這樣好了,明天到局里來,我請兩位吃冰淇淋,當做剛才的事都沒發生,若是誰再吵,罰十支甜筒給我。”
  看著書寒是攙著自己走到她們家的車前,若彤的心態就平衡了些,回頭一看旎菱孤伶伶地站在那邊,她是有些得意又有些失意,高興占上風的滋味雖很美妙”但這樣傷旎菱的心是否又太過分了些?都好几年的友誼了,她也不想把气氛搞得這么糟。
  只要她不再打書寒的念頭,我會原諒她的:若彤心里這么告訴自己。
   
         ☆        ☆        ☆
   
  隔天,兩人倒是痛快地吃了一大桶的冰淇淋,看著對方抹了一圈奶油在臉上的滑稽表情,彼此心中的矛盾就解開了不少,虧書寒想得出這點子,讓這段友誼在危險邊緣中救了回來。
  “一生當中能有一個談得來的知己是很不容易的,像我就沒你們好福气,我常常想,要是我也有一個像你們一樣的好哥儿們,或許也可以活潑點。”他有感而發,笑容牽強。
  “難道沒人想跟你做朋友?”不會吧!這么帥的男生,又不驕傲、又不煙不酒,重要的是脾气好到教人舉雙手投降,這种人會沒好朋友,若彤不信。
  他自嘲地說了自己。“也許是家庭環境的關系,我會有些自卑,慢慢地,就變得孤僻起來了,自然而然就懶得跟人打交道,現在想想,滿后悔的。”
  “那我們現在就是你最好的朋友了,不遲,還來得及。”旎菱就是那張永遠樂觀的心境,讓書寒每次跟她說話,就永遠有一股再出發的信心存在。
  “是啊!以后你們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了。”他听了旎菱的話,心中暖烘烘的。
  相反地,若彤就不這么想,她就會認為:我不要是好朋友,我想要成為男女朋友。
  “那我以后可以常來找你聊天嘍!”旎菱俏皮地給了他一張甜甜的笑臉。
  “歡迎之至,不是還有一位叫‘方筠’的嗎?有空可以叫她陪你們一起來,我再請你們吃冰淇淋。”自從認識她們之后,書寒開朗多了,看來也不再那么憂郁。
  若彤巴不得方筠不要來,有一個旎菱已夠麻煩了,還來個方筠,這書寒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他忘了她給他一個吻了嗎?這個吻他是否還記在心里面,或是,早已把它忘了。心中的那些問號,早塞滿了她的胸腔。
  她正想藉机單獨請書寒到家吃飯時,丁伯伯突然沖進休息室。“書寒!組長叫大家到門口集合,小北街廟口附近發生搶案。”
  書寒二話不說,忙沖了出去,丁松南也對兩位說:“若彤,你們先回去,我們有任務了。”說完,也尾隨書寒而去,才不到半分鐘的時間,休息室就靜了下來,只剩若彤和旎菱相互對望,不知所措。
   
         ☆        ☆        ☆
   
  搶案,對就職警務工作頭一遭的書寒而言,還是第一次碰到的危險任務,他心中雖然有些不安的念頭,但富正義感的他,依舊攜槍就盔,從容上陣。
  一群警員浩浩蕩蕩赶到小北街的廟口,一名搶匪正在一家珠寶店前面因事跡敗露、任務失敗,而挾持老板娘作困獸之斗,所有的警力將他圍成犄角之勢,團團將他圍得密不透風。
  “媽的!你們這些臭條子要再不閃遠一點,我就殺了這女的。”搶匪滿臉橫肉,一手勒住老板娘的脖子,一手用把尖刀抵住她的脖子。
  轄區的分局長用廣播器一直說情以誘,但搶匪像失心瘋似的,根本听不進這些好言相勸,大有和人質同歸于盡的打算。
  書寒站在离搶匪不到十步之處嚴陣以待,他雖然和其他警員一樣用槍瞄准搶匪的身体,但仁慈的他,根本就沒有扣下扳机的念頭。
  緊張的气氛一直僵持著,分局長眼看著情勢越來越不妙,遂派了一支訓練有素的霹靂小組干員,准備抓住机會,趁搶匪稍有松懈之時,一槍射進他腦門,將人質迅速救出來。
  書寒見霹靂小組成員已荷槍上膛,准備在分局長一聲令下從四面八方圍剿搶匪,就在分局長一個指示,眾小組人員正想大開殺戒之時,書寒忍不住喊了一聲:
  “慢著!”
  他從埋伏的警力中站了出來,將槍舉在頭上,一步步走向那凶殘的搶匪,眾人不知他要做什么,直覺就認為他是不是瘋了。
  丁松南也在下頭干著急地直犯嘀咕:“這渾小子吃錯藥,老毛病又犯了!”
  只見他一直朝向搶匪的方向,最后在距离他五步前停了下來,露出了他招牌式的笑容。
  “這位搶匪先生,人一生難免都會犯錯,我很能体會出你現在的心境,若非你真走投無路了,你絕不會走上這條路的,有什么話你先把刀子放下,我們好好談談,你這樣把老板娘的脖子弄受傷了,又把她嚇成這樣,人家她也是有小孩的,她儿子女儿如果看到他們的媽媽被你這樣欺負,是不是也會心疼著急,畢竟你也是你母親一手拉拔長大的,万一你不幸殺了人家的母親,她的小孩會恨你一輩子,那又何苦呢?走錯一步已經很不應該了,你還年輕,人生未來的路還長得很,如果你真把這位老板娘傷得有個三長兩短,那一生不也毀了。”
  書寒破天荒的當起“張老師”來了,連分局長也在下頭直搖頭道:“這小子瘋了不成!”
  沒多久,抵在人質手中的刀子竟“匡當”一聲落地,老板娘乘机跑了開來,待大批警員正要沖上去擒住他時,書寒卻說:“讓他慢慢走過來,他已知道錯了,我們不該再對他不禮貌了。”
  這名幸運的搶匪從沒見過這么溫馴的警察,又仁慈又善良,他心中一感動,雙膝一跪,當場給書寒拜了起來。“我真的是走投無路,我也不想這樣做啊!這真的是我第一次干這种糊涂事,你大人有大量,可要幫我在法官面前說說好話,我還有一個老母親,我還希望有机會去孝順她。”
  看他一片真誠,書寒當然一口允諾,待他將搶匪扶進警車時,分局長還替他豎起了大拇指,表嘉勉之意。
  這次行動,可是不浪費一顆子彈便和平收場,這下子,書寒的名气整個水漲船高,紅遍了整個小鎮。
   
         ☆        ☆        ☆
   
  書寒的宅心仁厚辦案,立刻在街頭巷尾傳了開來,當晚,分局長還邀請鎮上一些重量級的名流,共聚一堂,一起為書寒熱熱鬧鬧辦了一場慶功宴。
  這种盛大場面,自然少不了若彤的父親——單可風,他在地方上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加上他和書寒也見過一次面,對他印象甚好,整個餐宴上頻頻向書寒敬酒,直夸這年輕人有出息、有前途。
  “書寒,再跟老伯喝一杯,你現在可是鎮上之光了,說不定將來真干到警政署長,那我也風光了。”他舉起酒杯,笑吟吟地看向書寒。
  他一听單父這一說,一定是若彤把他對她說的玩笑話告訴了她父親,一時又不免臊紅了臉,直說:“那是玩笑話,我恐怕沒那本事。”
  “歎!年輕人要對自己有信心嘛!我一定看好你的,來!干了這一杯!”他咕嚕咕嚕兩口下肚,雙眼紅◆地看向書寒。“喝啊!不給單伯伯面子啊!”
  分局長在一旁勸道:“書寒!那單老先生也是一片好意,就回一下禮吧!”
  “是啊!人家他還极力推荐你當副小隊長,現在公文已呈上去,大概是沒什么問題,你瞧瞧,你是走了什么狗屎運,讓單老如此看重你。”丁松南也有七分醉意,把這個原本要給書寒惊喜的秘密說了出去。
  “我看是‘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有趣’!”一名地方仕紳打趣著道。
  一時,大伙哄堂而笑,書寒為了感謝單父的提拔,一口飲盡火辣辣的洋酒。
  丁松南此刻湊到書寒的耳后道:“別怪我這老頭子囉哩叭嗦,這單可風是咱們鎮上響叮當的人物,隨便丟塊他不要的地給你,就夠你吃一輩子了。最近我看你跟他獨生女若彤走得很近,又听說她對你印象不錯,你要發達就得趁現在,別像我一把歲數了才干到兩顆泡泡,一輩子就這樣玩完了,別忘了我王老五一人還勉強湊和過得去,而你?你媽還指望你呢!”他又將一杯黃湯猛灌下肚。
  書寒當然也不愿意就這樣蹉跎自己的一生,他也想發達、想升官、想得到地位、想賺更多的錢,但要他靠女方的權貴來一步登天,他實在沒這份私念。
  他感謝丁松南的好意,微微地頷首,手中握的酒杯是沉重的,而此時,在他的心中,油然浮出了兩個人影——一個是母親,另一個是……
  “書寒!再干了這一杯咱們今天就歡喜落幕,改天跟分局長再到我那儿小酌一番,我作東,叫我內人燒几樣菜給各位嘗嘗!”單父打斷了他的思緒,又藉机灌了書寒一杯酒。
  最后,宴會在書寒喝下了最后一杯酒后,眾人才酒酣耳熱地离去,不消十分鐘,曲終人散,又是書寒一個人了。
  他看了看時間,快九點了,現在夏末秋初的季節,天色又晚得快,才一轉眼,已灰@NB427B@NB427B地一片漆黑。
  他走出海鮮樓,正要去騎摩托車,在他停車不遠處的公共電話旁,站了一名拿著野百合的女子。
  “旎菱,怎會是你,你來多久了?”書寒看到她,又是開怀的笑了,燙燙的兩片紅腮幫子,看起來自有另一番迷人的丰采。
  “從六點就來了,一直想要跟你恭喜的,但看到人那么多,也就不進去了。”她在夜風中看起來好單薄,書寒竟泛起一股不舍的沖動。
  “來!這件外套你披著。”他立刻將身上的一件呢夾克脫下,細心地披在旎菱的身上。
  她感到書寒欲在她肩上多逗留一會儿的奢望,但一近距离看到她,又依依難离地披好外套就放開,兩只手仿佛仍留著旎菱的余香,不自在地搓動著。
  “這束花送你,希望你以后官運亨通,一帆風順。”旎菱將花雙手遞上。
  他接過了手,雙手連花帶著她的玉手齊含掌中,也許是酒精的影響壯大了他的膽,也許是他根本就早盼這一刻的來臨,所以,抓到了机會,就再也不放手。
  “旎菱,我……真的喜歡你。”
  他的話,無疑地是撥亂了她心中的那一泓清潭,她不敢再直視他那逼迫閃靈的火眸,那熊熊熾烈的情愫,也團團地圍著她蔓延著,她多不愿介入這情天恨海之中,書寒是屬于若彤的,為了友誼,也為了書寒的前途,她真恨自己今天為什么會偷偷跑來。
  “太晚了,我該回去了!”旎菱掙開了書寒,堅定地認為自己不該再回頭。
  書寒不放棄地追了上來,微喘的胸膛擋住了她的視線,雙眼所至,只有他微伏的心跳。
  “我不會愛若彤的!”
  話語一出,旎菱眉尖一揚,心一顫,這話若讓若彤听到的話,她會放過她嗎?那天在畢業典禮的時候,光是和書寒說說話她就怒不可遏,而今,若真如書寒所下的棋盤走,教她如何面對若彤?當初自己并沒有表明對書寒有意思,而若彤喜歡書寒則是眾所皆知的事,她這么做,算不算橫刀奪愛?她會被朋友鄙視唾棄的,一輩子也別想在若彤面前抬起頭來。
  “你喜不喜歡若彤不干我的事,我只不過是基于好朋友的立場來給你加油打气,請你不要有其他的遐想,我對你并沒有其他意思,而且……你也不是我喜歡的那种男孩子。”旎菱是割著心肝淌著血說出這些話的。
  “你真的對我一點意思也沒有?”他神色一黯,臉上的酒气与歎聲一并吐了出來。
  “真的,我只當你是我欣賞的一位大哥哥,你很勇敢,又細心,夠体貼……”她胡亂地解釋,心卻如刀割般痛楚。
  “夠了!我并不需要這种搏取同情般的安慰。”書寒抱著頭,在夜風颼颼的夜里,他沿著公路小道狂奔。
  “我愛你,書寒!可是我不能……”旎菱呆愣愣地站在亮晃晃的霓虹燈管下,心中吶喊著他的名字,卻只有冷冷的寒風与她相伴。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