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5節


  九月。
  是各級學校恢复生气盎然之時,唱詩班的練習為了要配合每一位團員的時間,可以共聚一起的時間并不多,往往能利用的時間只有星期六或星期天,因此,穆哲的空閒也騰出來了許多。
  這些多出來的時間,穆哲大多用在与若彤的連系上,態度之積极,倒是令若彤有些無法招架。
  一天傍晚,若彤若有所感,果不其然,在七點的那一刻,那熟悉的一短兩長的電鈴聲,整個回蕩在空敞的單宅。
  “小阿姨,我去開!”霜靈一個箭步向前,在開門的那一剎那便脫口而出。“湯老師,你這次又有什么名義?”
  只見他手提著兩顆大柚子,訕訕地笑道:“中秋節快到了,拿柚子來分你們吃。”
  “中秋節?太早了吧!還有二十几天吶!”霜靈眨眨眼故意挪揄他。
  她一把將柚子自他手中接下。“柚子給我,夏威夷你們去就行了。”
  “到海邊走走?”穆哲深邃的眼眸直視著若彤。
  若彤思索了一會儿,半晌,抹起一道盈盈的笑意。“也好,好久沒活絡活絡筋骨了。”
  兩人在到達海邊的路上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空气中沉悶的因子散布,縱使海風將兩人的頭發吹得婆娑起舞,那凝窒的尷尬仍充斥著,最后還是穆哲先開了口。
  “最近心情有沒有好多了?”
  “為什么這么問?”
  他撩了一下頭發。“就是梅先生的事!”
  他為什么就一定要把話題扯到書寒身上?跟一位已過世的人爭風吃醋。“我們別談這件事好嗎?”
  “你這些日子并不快樂,自從旎菱常上教堂陪詠薇后,就從不曾見過你笑,是不是和她有什么心結沒辦法排開的?”他換了一個話題,也是她一直很不想提及的,听他口气,似乎滿了解她的。
  “誰說我和旎菱不好的……”若彤一陣心虛。
  “兩個人何不把話說開,別將疙瘩擱在心頭,對你們重新尋回友誼是有幫助的”。他极認真地說。
  “你以為我們之間是因為你?”她輕呵出一口气。
  “不管是不是因為我,但我知道凡事我可以擁有自己的決定,不必一定要迎合誰而去屈就誰。”
  他將深眸停駐在她疑惑的睫內,兩手搭在若彤的雪肩上。“《沮喪的春光》你看了嗎?里面的很多情境就如同我們現在,希望我們不要畏懼那偶爾會回頭的冬雪,也不要害怕即將到來的烈陽,在此春光明媚的季節,就不要再去憂煩過多的愁悵,讓自然在最‘自然’的情況下蓬勃生長!”
  穆哲默默地念著這些話,若彤是一句也听不懂,記得那本書還原封不動放在她桌上,但是,有一張小字條,上頭的字卻使她永生難忘o
  “這本書除了我以外,你還借過誰?”若彤避重就輕,故作輕松。
  穆哲沉吟半晌。“旎菱吧!在她來此跟我談靈堂布置的第一天就借走了。”他惊覺她問得有些刻意,反問道:“你想知道什么?”
  “里頭有人夾了一張小紙條給你,難道你沒發覺嗎?”她悶著聲說。
  “有嗎?我并不知道,她還我的時候我根本沒檢查。”他雙手一攤,濃眉一挑,完全不知情。
  若彤篤定的眸子告訴他。“你該看看的,在這人世間要碰到与自己心靈相契的人并不多,說不定她就是想藉書寒的后事來多接近你,難道你一點都感覺不到?”
  “你為何如此幫著旎菱,男女感情的事是沒有道理的。”穆哲一點都看不出若彤的腦袋瓜在裝些什么,難道……她真的希望旎菱与他成對?
  若彤將眸光定住在海天深處的一端,她將回憶如塵封的底片一一重新清出,她看到書寒的無奈,又想到旎菱的痛楚,几個月前,她傷了兩顆心,几個月后,她合該再釀成一次悲劇,不要吧!旎菱受不了再次打擊的。
  她思慮了片刻,再次面對穆哲,逐開笑顏的白皙粉頰上,看見一顆顆亮亮的珍珠滾在她的睫邊,那胸前依然挂著穆哲給她的銀色十字架,相信天父可以明了她為何這么做,剛失去書寒,不該再讓旎菱含恨而郁郁悒怨,成為一位憤世嫉俗的偏激者,她不忍心的。
  她主動執起他的手,嘴角揚起淡淡的笑意。“穆哲,旎菱是很好的女孩子,別辜負了她。”
  “辜負”二字是書寒留給她印象深刻的兩個字,卻也是羈絆旎菱多年的枷鎖。
  他一把將若彤摟進怀中,一股男性的气息在她頸項間流竄,她的理智告訴她該推開的,但雙手卻癱軟,全身虛弱無力,兩頰隱隱發燙。
  “你不要再騙自己了,你是愛我的,否則這段日子你也不會天天到教堂去找我,別拒絕我,我不是梅書寒,我是真心真意地愛你。”無限的深情像奔騰的潮水涌滾而出,若彤她推拒不開,那雄壯如岩石般的身軀,緊合住她,她力不從心。
  一等若彤的掙扎稍緩,穆哲漸漸將頭移開,沿著她的腮邊尋覓蜜唇,他輕啄她略冷的鼻尖,順勢而下,吻遍她細膩的粉頰。
  她禁不住這肉体的交相勻揉,全身的防衛系統一一松解,任由穆哲的烈唇恣意地游走,連晶軟如泥的耳垂也在他芳齒的呵熱下,如被烤熱般的炙燙,她忍不住呻吟了一聲,逐漸地,她配合起他的節奏,讓他順利探尋至她的頸項之處。
  真太不可思議了!
  和書寒交往那么多年,都沒有像今天如此神搖目眩過,他的唇,像触電似地點燃了她的心火,她只覺得全身酥麻而腦中一片混亂。
  驀地,旎菱和書寒的影子交疊在她眼前,心頭響起一個聲音。“成全旎菱吧!
  她忘不了之前的心結。“你還是走吧!”若彤一把推開忘情的穆哲,迅速將衣衫的扣子扣上。
  “為什么?你為何一下子完全變了個人似的。”他激動地想靠向前,若彤縮退了一步,面色愀然。
  “也許你應該試著接受她,再說,我家那么有錢,而你……”她不得不昧著良心拒絕他。
  “你拿錢來壓我?”穆哲愕然,不相信這句話是從她口中說出來的。
  “其實我早就想告訴你了,看你自顧自的獨自陶醉,也橫不下心來傷你,但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將我的心意告訴你,‘門當戶對’是很重要的,你和書寒的情況太類似,我不希望你走他走錯的路。”她不敢看他,怕撒謊的眼眸會拆穿一切。
  “你騙人!這些話不像你內心的話,你要是對我沒意思你大可明說,或者……還有其他因素?”他驟然一想,也許跟旎菱有關。
  若彤心一橫,面色冷漠地看著他。“對!是還有其他的因素,你拿那本什么鬼《沮喪的春光》給我看,用意為何?我沒你那么高的文學造詣,和我在一起久了,你早晚會覺得是件丟臉的事,我只是個家里有錢的千金小姐,我什么事也不會做,整天只會作白日夢,試問,你要這樣的女朋友有什么用?”她杏眼圓睜,全失了溫柔樣。
  “這不是真的……”穆哲的心中絞痛,硬生生地說。“好!要我愛蔣旎菱嗎?沒問題,但你會看到,活著的悲劇比死去的悲劇還讓人痛心疾首。”
  他慢慢后退遠离了她,不解的迷惑讓他不知所云地猛晃著頭,這情愛的世界究竟變成了怎么一回事?竟荒唐到要用“愧對”這兩個字來彌補昔日曾無心拆散的一段鴛情,而最大的受害者……
  竟是他!
  當若彤試著鼓起勇气去叫喚他時,除了浪花的嘶怒聲外,再也尋覓不著那頎長偉岸的碩影了……
   
         ☆        ☆        ☆
   
  接連下來的几天,穆哲的身体越來越耗弱,每每在詩歌教唱時,總會不知覺地心神恍惚起來,胡渣爬滿了他的弧頰。
  學員們無一不關心他的精神狀況,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教唱,每回的神情都要比上回還憔悴一番。
  “湯老師,你還好吧?”霜靈邁上前去,滿心擔憂地問道。
  “要不要休息一下!”詠薇也及時付出該有的關怀。
  他輕咳了一聲。“沒事的,大概是最近早晚溫差太大,感染了些風寒,不礙事的。”他擺擺手,試著要她們回到原來的位子上排好。
  然而霜靈的坦率卻一口抹白了适才穆哲胡謅的推諉之言。“湯老師,你看起來有心事?”
  穆哲宛如胸口被戳進一枝利箭,蹙眉不知如何接話。
  詠薇可不容她當眾讓穆哲赧然不知所措,立引吭責道:“還不是你小阿姨,裝模作樣,老是愛搶別人的男人!”
  “你少胡說八道,我小阿姨搶誰的男人了,我看是你當不成主唱,又整不到我,存心找我小阿姨的麻煩,說些不實的八卦消息來栽贓別人。”霜靈那張嘴皮子早在她姊姊陶@NB725B妍的調教下,已臻爐火純青,哪容得下這小妮子在唇舌上爭快。
  “誰不知道她最拿手的本事就是拆散別人的姻緣,在婚禮當天新郎倌還宁愿一死解脫也不愿意娶她。”詠薇不甘。
  “這些話你從哪听來的?都是誰告訴你的?”穆哲不知哪來的一股力量,將他的身子整個撐直,朝詠薇而去。
  “湯老師,你弄疼我了!”他鉗制住詠薇,勢要問個明白。
  “是不是旎菱?她還說了些什么?”
  “湯老師,你冷靜一點!”一位學員前來將兩人撥開。
  “我不知道,全都是在鎮上听人這樣說的……嗚……”詠薇嚇坏了,不知怎地淚就給逼了出來。
  霜靈見他紅脹著臉,忙攙扶他至一張有扶手的木椅上坐好,轉頭咆哮了一句:“湯老師若被你气死,我看你也別想活了。”
  在几度的精神摧磨下,原本神采奕奕的一個大男孩,竟會被情愛折磨得日漸憔悴。
  “今天課先上到此,你們先回去吧!”他按著額頭,不想讓其他人見著他枯槁的蒼顏。
  “湯老師,你真的不要緊?要不要叫我小阿姨來看你?”霜靈殷切地希望他會說“好”,然而,事与愿違。
  “別叫她來,況且……也沒那個必要。”他依舊壓低著頭,示意要大伙快點解散。
  “那……我們走嘍!”霜靈將大伙帶出教堂外;安靜地再將門密合上。
  空蕩蕩的教堂,到處呈現一片死寂的靜。
  若彤,你真希望我和旎菱在一起?他的濃眉深蹙,心如撕裂般痛楚。
   
         ☆        ☆        ☆
   
  穆哲病倒了!
  而且,這一病還不輕,接連著三天都無法到教會去報到,一些同仁或鎮上的友人欲前去探視,皆不得其門而入,理由是身体違和不便見客。
  這消息當然也傳進旎菱和若彤的耳里,特別是旎菱,那心急如焚的關怀令她馬上就奔到穆哲家中,不眠不休隨侍在側照料,那份精神比過堂妻子還認真,但在穆哲的心中始終有個遺憾,為何不見若彤的身影呢?
  “來!再喝口水,好好地再躺一會儿!”旎菱不厭其煩地呵涼杯中的熱開水,輕輕地捧至他的唇邊。
  穆哲骨碌灌進了兩口,擺擺手道。“夠了!謝謝你。”
  他瞧著旎菱忙碌的那股傻勁,將他家中整理得光亮如新,那臉上始終挂著笑意,沒有半絲的埋怨,完全是陶醉在其中的心甘情愿,她越是如此,穆哲越是有罪惡感。
  “旎菱,你別忙了,坐下來,有件事我想跟你聊聊!”穆哲坐直了身子,將背貼在床頭,凝視她的芳影。
  她先是呆愣了一會儿,才放下手邊的抹布。“好!”
  等旎菱一坐在他身前,反倒教他不好意思開口了。
  “你說吧!說什么我都不會在意的。”旎菱不急躁反謙和,這教穆哲的口更難開啟。
  他靜吸了一口气,認真地說道:“旎菱,你以后不用再來了,這樣,我反倒良心不安。”說完,一雙眼直凝住被單,有种無奈的喟歎。
  “你心目中始終只有若彤,對不對?可是她又不愛你,你這是何苦,難不成……你真的是看上她們家的錢?”旎菱因為書寒的前例而耿耿于怀,金錢為何始終占上風。
  穆哲气虛地回應她。“不是的,那天當她來教堂參加梅先生的葬禮時,我就對她……一見鐘情,那是一种難以言喻的愛慕之情,你不會懂的。”
  “是!我是都不懂,但她太幸福了,幸福得讓我遭嫉,要不是她硬生生拆散我和書寒,我今天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凄清的下場。”她一憶起那段塵封往事,整個情緒皆爆發了開來……
   
         ☆        ☆        ☆
   
  “方筠!你說的是真的嗎?書寒要和若彤結婚了!”旎菱一听到方筠口中的這則消息,霎時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覺。“怎會這么快呢?”
  當時,方筠仍對旎菱和書寒之事一無所悉,見到她的表情還不知情地開著玩笑說:“不相信雙魚座的會結婚是吧!看來我們這單身女郎俱樂部的成員又要少一位了!”
  “你曉不曉得若彤為何決定得這么快?”她不理方筠的一些廢話,抓住重點追問著。
  她仍一派悠閒羡慕狀。“有錢人家真好,若彤她父親的一句話,就可讓書寒破格擢升副小組長了,我想書寒也很聰明,知道娶一個有錢人家的女儿可以少奮斗二十年。”
  他會是這种人?旎菱在心中不停地閃著問號,若是他真心愛若彤也就罷了,問題是,他根本不愛她,是否為了要和她賭气而驟然下了決定?
  唉!為他設想那么多又有何用?如果若彤能慢慢走進他心坎,她又何需擔這份愛,再說,若彤的家能給書寒的,她又給不起,就祝福他們吧!
  為了不讓方筠瞧出一點不對勁的端倪,她只好將這份不為人知的私情,潛藏在心底深處。
  “好吧!那咱們今晚就叫她好好請我們一頓,否則,休想叫我們當她伴娘。”旎菱俏皮在臉上,心碎在胸臆,那自然無瑕的神情,還唬住方筠沒被她瞧出呢!
  在前去若彤家之前,她先去找書寒最后一次!
  下午時分,微有雷陣雨,轟隆的巨雷將這小鎮籠得百密不疏,滴答的雨聲落在旎菱的傘上,听得她心浮气亂得很,無意識般地來到分局所內。
  “我找梅書寒!”她的聲音听來有些哀怨。
  當值警員見一素淨朴實穿著之女子,先是一楞,然后才說:“小姐,你先到會客室去等吧!”
  她收起了傘,一舉一動皆是無精打采之神貌,也難怪警員嚇了一跳。
  她在會客室坐了一會儿,听見門軸“呀軋”的一聲,回頭一望,那俊挺偉岸的神姿就矗立在眼前,焰照的眸光,帶著孤疑的神態直凝望她。
  “有事嗎?”語气有些疏冷。
  “我是來恭喜你的!”她以熱情迎上。
  書寒朝前走了一步,在她面前佇足了下來。“是恭喜我升官?還是恭喜我娶到千金小姐。”
  旎菱听出他口气的天壤之別,以往那位謙卑又有禮的書寒呢?
  “我兩樣都恭喜,書寒,你也看到了,和若彤在一起,你就不用一輩子老死當個小警員,不但家里環境改善了,還可提高自己的聲望,這樣不也挺好的。”她越是這么說,書寒越惱。
  “我不知道你今天來說這話對你有什么好處?若是真心想祝福我的話,別忘了……來參加我的婚禮。”他眼眶也漸濡濕,神情落寞。
  “書寒!請相信我是為了你好、你的前途打算,愛情是不能當飯吃的,再說你母親又希望你在警界能早日出人頭地,娶若彤是不錯的抉擇,她會給你一切的。”
  “包括……愛嗎?”他輕輕回堵了她一句,想藉此撩撥她心底深處的真摯。
  她昧著良心,想用堅定的眼神來欺瞞一切。“是的!”
  “你騙人!”他一腳踢開身邊的一張椅子,頭靠在牆上,久久無法自己。
  旎菱也不忍心見他如此,一把從后摟緊他的背,將他后襟染成一片淚海。“書寒,恨只恨我倆認識得太晚,我不能對不起若彤,她不是一個能經得起打擊的女孩子,要是你离開了她而与我在一起,所有的人都不會原諒我們的,你要考慮到現實面,別把痛苦帶給我們身邊一些無辜的人。”
  她將臉緊緊貼在書寒溫熱的身軀,她听得到他內心的痛苦撞擊。這一次……說不定可是最后的一次溫存。
  不料,書寒卻緩緩地將她推离,嚴肅絕情地告訴她。“別這樣,給人看到不大好,我是個警務人員,又身為副小隊長……今后沒事就不要再來找我了,免得坏了你的名節。”
  他毅然決然地踏出警察局,佯裝去巡邏市鎮,留下旎菱一人槁木死灰地面對這殘酷的事實。
  她相信總有一天他會体諒的,一定會原諒她這樣的一個決定。
  就這樣,一直到書寒自殺的那場死亡婚禮,旎菱就再也沒見到他一面了,這段情,也正式隨著他的安眠而溘然長逝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