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兩人其實還是無所不吵的,小小的爭執會出現在散步中,為了花圃的牡丹該种复雜還是單瓣的意見相左,園丁只好兩個品种都种。
  回到屋子,十九道的圍棋,兩人對弈,平分秋色,可是一論及起源,就能從最古老的對局"孫策詔呂范弈棋局面"爭議到棋手、制品的优劣,延伸到南北朝的象棋、麻將,說到口沫橫飛,雖然意見還參差,不過辯論后,輸的一方也能化嗔為喜,欣然接受對方的見地。
  休養的這段時間,徹底改變了無鹽晝伏夜出的坏習慣,因為藍非頻頻的打扰,所有的活動又安排在白日,為了養好精神,她被迫恢复普通人的生活習性。
  雖然隱約覺得藍非是故意要糾正她的不良習慣,可是事出無憑,要嚷嚷,嫌小題大作,不配合,又苦了自已,只好順其自然了。
  這天,藍非帶來自檀木制作的精美棋盤,象牙描金的立体銅棋子,興致勃勃地來挑戰無鹽。
  她是天才,紙牌難不倒她,圍棋也一樣,他常要苦思才能落下一子,她卻能好整以暇地走卒吃將,把他辛苦布的局破坏殆盡。
  他口服心不服,成天上門挑戰,而生疏的感情也在斗嘴、切磋棋技的相處里悄悄攙入了一絲蜜般的感覺。
  "我來了,鹽儿。"改變稱呼也是自然而然。
  甫進門,映入眼帘的是一碗被潑撒在地上的藥汁,被劇力撕扯下來的紗帳,和狂咳不休的無鹽。
  手忙腳亂的洗秋含著兩泡淚几乎快要哭出來。
  "讓開,發生什么事?"藍非一眨眼就竄奪洗秋的位置,只見還有病容的無鹽咳出一口瘀血,血中帶袪嚏C
  藍非搶過染血的帕子,迅速吩咐洗秋:"去泡鹽水來,越濃越好。"
  洗秋哪敢遲疑,轉身就跑。小姐都快沒命了,還管什么規矩不規矩!
  無鹽咳出血來并沒有漸緩身体的不适,她頭昏腦脹,眼前一片模糊,想嘔吐的感覺一陣陣涌上喉嚨,然而,腹中的穢物也跟著嘔意翻滾著,她想忍,穢物卻逆行竄入鼻扉,連呼吸也受阻。
  "我……我……"連呼吸都有困難了,遑論說話。
  藍非不想其他,低下頭覆蓋上她無色的唇。
  口鼻的廢物被清除,窒息感一消失,美妙的空气鑽進肺腑,無鹽頓獲重見大日的感覺,
  可是接下來的,是截然不同于剛才的,那是舌尖交纏,一种不曾被別人引發過的情欲。
  她不知道要怎么去迎合品嘗,虛弱的身子和怯弱讓她一下子無法接受這么煽動性的吻,她昏厥了過去。
  一感覺到口腔中溫軟隨著怀中的人儿癱瘓,藍非警覺地抓住她要往下滑的腰。
  看見她昏厥過去的脆弱模樣,他好想捶心肝。
  她什么都跟別人不一樣,就連他做視群倫的吻都會讓她昏倒,她還真是會糟蹋他的男性自尊啊!
  他以迅速沉重的吻在她額頭做下印記。"記下我的吻,有一天你會親口說要我的。"
  他要的不是她的屈服,他要她的愛。
  "寶少爺,鹽水來了。"洗秋惊天動地的腳步聲想叫人忽略都難。
  "催吐,不管你用什么法子,連她肚子里的胃液也要讓她吐得一干二淨。"把無鹽放回枕上。"還有,這藥盅的藥膳是誰熬的,他是好脾气,不過誰也別想把他當笨蛋耍。
  "是小廚房送來的,說是夏小姐吩咐的。"洗秋大气也不敢多喘,都是她的疏忽,要不是她粗心大意,她的主子哪會雪上加霜,中了卑鄙小人的暗算!
  她在親王府長大,官小姐們的伎倆她看多了,卻沒防到有那么一天會發生在自已主子的身上。
  "夏子莞。"
  夏子莞是他金字塔排名第九的收藏品,是個識大体的小家碧玉,他就是喜歡她的体帖溫柔才讓她住進來的。
  "送藥來的人是這么說的。"
  "那送藥的人你認得,循線追查,按圖索驥,他懶得計較是看事情的,有人一再挑釁他的脾气,既然這么看得起他,不陪著似乎說不過去,他就隨便應付一下那個鬼祟的小人吧。
  洗秋搖頭。"經寶少爺這一說,想起來,那個姊妹眼生得很呢。"
  "等小姐醒來,讓洗大嬸熬碗清粥給小姐暖肚,你在小姐的屋里加張床,往后就跟小姐作伴。"
  "好那,寶少爺的意思是……洗秋有個主子了?"一直以來她只是一廂情愿地自認是無鹽的貼身侍女,這下寶少爺親口欽點,她名正言順,再也用不著妾身未明地當地下婢女,哇,好……好好喔!
  "只要你肯用心照顧小姐,首席侍女的寶座就是你的。"這丫環,真可愛。
  '謝謝寶少爺!"洗秋一百八十度的大鞠躬,恭送藍非出去。
  **
  藍家瓷庄。
  "結果出來了?"昏暗的密室傳來好听的詢問男聲,像是扇子擂風的聲音在寬闊的空間隨著空气流動。
  燈光一亮,黑暗消失無蹤。
  一張孤傲的臉對上藍非。
  "是金屑和黃銅,沒有超過人体能接收的分量。"迷离的眼神沒有什么重大的情緒,陰峻的五官,眼下的疤在燈光下搖曳著屬于過去的桀駕不馴。
  "她的身体這么爛,連一些微未量的金屬性東西都适應不了?"用扇柄托住下顎的藍非不解。
  "是僥幸她的体質跟一般人不一樣,這,你也有得挑?能救回她一條小命你就該偷笑了。"戈爾真一棒子打回去。
  就因為她与眾不同的体質,才能在短時間內發現被別人當做了眼中釘,這算幸運才是。
  "她那么單純會跟誰結怨?"
  戈爾真沉沉地笑起來,低冷的笑聲回蕩在擺滿柜子的空間內,重重的暗影陰森又沉重,使人不寒而怵。
  "拜托,沒人叫你笑,夜梟的聲音也比你的狗吠還好听。"藍非猛搓胳臂。
  "多使點勁看牢你的未來老婆,要是她有個三長兩短,你可就要打一輩子光棍嘍。"戈爾真好心情地拆他的台。
  "這點請盡管放心好了,想當我藍非老婆的人排到沙漠去了,多一個少一個對我一點影響都沒有。"
  "死性不改的家伙。"
  "別嫉妒我到處有人愛,誰叫我天生麗質難自棄,比你這個姥姥不疼、爹爹不愛,沒人要的孤僻鬼受歡迎。被那么多人喜歡,有時候我也很煩惱呢。"
  "誰像你好胃口?家花、野花、喇叭花都好,小心貪多嚼不爛。"受不了!
  "要你管!我只是請你來幫個小忙,沒包括還要接收你的風涼話!"
  "我是旁觀者,旁觀者清。"其實戈爾真很明白藍非漫不經心的外表下有顆精明能干的心,只是他不愛計較,因為外貌倍受寵溺,要風有風,要雨得雨,他很知足,即便被旁人占了便宜他也笑笑就過去了,所以在某些別有居心的人眼中,八荒飛龍的老四跟敗家子同定義。
  "你是存心看我笑話,巴不得我栽跟頭!"藍非太了解自己的結拜兄弟,牛就是牛,不管牽到哪里,就算剁成牛肉片還是牛,他宁可巴望老天爺下紅雨,也不敢奢望牛會轉性。
  "你的笑話己經夠多了,還記得前年的爬牆行動?從某名花的閨房跑出一個赤條條的男人,還有,几個月前勾欄院的台柱和官家千金在西湖畔大打出手,哈哈,最近我更听見京城第一花魁宣布要收山從良嫁入豪門的消息,你放肆到這种地步,不會出問題才怪。"
  "哇,我從來不知道殺伐神龍戈爾真也對市井流言有興趣,怎么,轉性了?"什么憂患意識好像都跟藍公子無關,他又恢复吊儿郎當的模樣。
  戈爾真翻白眼以示警告。
  "你還是擔心自己吧!圣旨下來了,要你擇期完婚。"
  "我又還沒收到,不算。"他把圣令當做什么啊!
  "口气不同,看上去你是栽在那個無鹽女的手中了?"戈爾真不成戈爾真,今日的他有別于往日的沉默寡言,聒噪得可疑。
  "你說呢?"想套他?門都沒有!
  "我很窮,別想跟我要紅包。"
  "老六,你有心事?"太反常了。
  別人他不敢打包票,戈爾真的寡言誰跟他都沒得拼,還有,他討厭人群,要他主動上街肯定是發生大事了。
  "杯弓蛇影。"他撇開臉,調侃地自我嘲弄。
  "不明不白的,本公子只對猜女人心有耐性,你別考驗我對兄弟的感情嘛,這樣不好。"
  "誠實真是你最大的优點。"戈爾真站起。"我還有事,少陪了。"
  "拜托你也花點心思在女人身上,不要整天對著一堆爛木頭,浪費人生。"木頭再好也好不過人,他這弟兄到底懂是沒有?
  戈爾真似笑非笑,什么都沒說就想揚長而去。
  藍非一貫玩笑的聲音追出:"有時候也讓做弟兄的我盡點朋友的義務,不管你碰到什么,我都歡迎你來麻煩我。"
  戈爾真頓了頓步伐,面無表情地瞅他,可是堅冷的輪廓放柔了。
  "你啊,先自掃門前雪吧,要擔心我是八百年后的事了。"

         ★        ★        ★

  無鹽在洗秋的頻頻說笑中把一碗粥吃完。
  "小姐,飯吞下肚子,你的臉色好看多了。"端來銅鏡,無鹽憔悴的臉映在上頭。
  "把它拿開。"她大力揮手。
  "我不懂……小姐……"她一緊張又結巴。
  "我不能看見那個我……也不想。"淡淡的心酸漫上胸臆。她不知什么叫顧影自怜,不止銅鏡,就連水岸她能离多遠就离多遠,誰叫她長了一張人見人厭的臉。
  "小姐,洗秋沒讀過書…不懂什么大道理……可是洗秋覺得小姐你比王府里任何一個小姐都好,你不會嫌棄下人的我們……那天我娘病重,你還……不計身分地到廚房去幫她診脈抓藥,換成別的主子,不會有人理我們的。"
  "只是小事一件,都過去了,你還記得它做啥?"
  "不一樣的,王府里的小姐有……哪個不漂亮,可是沒有誰會去管誰的死……活,在我看來,小姐你的面貌比她們好看過不知几百……倍,容貌是可以用胭脂水粉遮掩的,人心卻不行……"洗秋認真地說道。
  就算奴婢的地位不高,人都是肉做的,他們也需要旁人的真心對待。
  "謝謝你!"無鹽哽咽。
  她付出的不過是舉手之勞,卻換來別人對她的好,以前的她為自已不同的心性和面貌,不知道婉拒過多少人伸出的友誼之手,一直以為形單影只的生活就是她以后一生的寫照了,現在想起來,她故步白封得可怜,總以為縮在自己的天地吧就安全無比,現在才知道那有多愚蠢。
  "小姐啊,你跟洗秋……客套,不是要折煞我?"
  無鹽點頭。"那我不說,以后你也不許再提什么下人不下人,你是我的姊妹,好不好,
  "小姐……"她的眼睛又要發大水了。
  "叫我名宇。"
  洗秋害羞一笑。"無鹽。"
  "洗秋。"
  兩人相視,心有靈犀地會心一笑,一大一小的笑聲如銀鈴般地彌漫在屋子里,兩人的感情又更進一步了。
  **
  "詩夜宴,這是什么?"看著傍晚才送到兩岸依柳園的一張方帖,無鹽好奇地詢問上在忙著點熏燈的洗秋。
  把茅草油注人燈芯中,她頭也不回地說:"那是千年老妖搞出來的一個吟詩會,說好听是詩會,骨子里是不折不扣的審判大會."也許無鹽舒緩优雅的個性感染了她,洗秋說活的速度也學著放慢,結舌的情況一日好過一日,現在的她可以清楚地表明自已的意思,不再段落不清、詞不達意。
  "我們也去吧。"
  洗秋豁然轉身."不好吧,小姐。千年老妖吃人不眨眼,你的身子才康复一些,要應付她…我看還是算了."雞蛋碰石頭,胜負立判。誰是石頭,誰是雞蛋太明白了。
  "帖子來,人不去會說不過去,"誰說要硬碰硬的,她只是悶坏了,想出去散散心。
  洗秋拗不過無鹽,為她著了披風,兩人就往指定的看雪亭去。
  看雪亭居東,是夏子莞的偏院。
  藍非對女人真的慷慨,夏子莞的住處盡是奇花异草,屋舍盡其所能地符合住宿者的喜好布置,無鹽看著端坐在涼亭里的夏子莞和她身后的建筑,心中复雜的感覺無法厘清。
  藍冷露一反之前的不友善,對無鹽客气有加。
  一場以詩為名的聚會下來,無鹽對藍冷露的霸气与傲慢的印象更深刻了。
  清秀佳人般的夏子莞根本被吃得死死的,懦弱畏縮的個性總是無時無刻不瞅著藍冷露,看她的眼色說話行事。
  一場詩宴下來給無鹽一种錯覺,這場私人的詩宴好像是沖著她來的。
  主仆兩人無言地在回去的路上踽行。
  燈籠的人就在這節骨眼熄滅的。
  無風無雨,怎么說滅就滅?
  洗秋嚷嚷的聲音比什么都大。"見鬼了,要出門的時候燈芯才換過,說熄就熄……奇怪。"
  "重新換過就好了,我們离開看雪亭還不遠,轉回去要根蜡燭應該沒關系。"漫長的對談讓她不覺有些累,才病愈的身子果然是逞強不得的。
  "我去去就回來,小妞等我。"洗秋跑到一半,想到藍非的吩咐,不安地再次叮嚀無鹽。
  "我坐在石塊上等你。"歇歇腿也為讓洗秋安心,無鹽挑了就近的石頭坐下。
  她才坐下,草叢中似有動物爬行的蔥翠聲音隱約傳來,她有些茫然,這樣的夜會有什么小動物出來覓食?想得不經意,腿一涼,一條冷涼的物体就纏住她的小腿,婉蜒爬上。
  無鹽動也不敢動,脈搏中的血液隨著那蠕動的東西奔流,腳板一寸寸冷卻。
  就在她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時候,藍非那好听的嗓子傳抵她荒蕪的思緒。"別動,听我的。"
  "它、它……在我的褲檔里."無鹽羞憤欲絕。
  "把眼睛閉起來。"
  無鹽乖乖听話,同時,只覺腰部的蝴蝶結一松,裙子滑落,一只快手穿入她修長的腿間取走了异物。
  無鹽根本來不及感應什么,心一放寬,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事。
  "一條迷路的小蛇,不要緊了。"藍非輕松地把抓在手中的蛇往外拋,落入遠地的池塘里。
  無鹽飛快撈起掉在地上的裙子想遮蔽暴露的春光,卻听到藍非略帶煽惑地在她耳畔吹著气息。"你有一雙极富彈性的美腿。"說罷還在她的頸部偷了個吻。
  她要顧及足下風光不致招來色狠的覬覦又要用手捂著被侵犯的雪頸,剛才生死一瞬的惊恐還不及留在腦子里,就被藍非的偷香給弄糊了腦袋。
  "啊,我又看見蛇。"他真假混淆地低語。
  無鹽才想掙脫他的摟抱,這一听,反而更攀緊了藍非,也管不得自己的雙腿正貼在他最男性的部位。
  藍非摟緊怀中的她。"我想要你,可是有件事又非先弄明白不可,真叫人左右為難。"他這半生從來沒有這么君子過,好不習慣。
  為了補償自己的"犧牲",他侵入無鹽的丁香小舌放肆糾纏一番才放手。
  對她顛狂的濃度愈來愈深,他要她!
  "少……少爺……"高舉燈籠的洗秋回來了,呃……應該說是更早之前就回來了,該看見的不該看見的她都瞧見了。
  藍非厚著臉皮對洗秋一笑,霞出征服女人的迷人笑臉。"現在才出聲,這樣不行喔!"
  "你早知道……我……"洗秋問完才恍悟自己問了呆話。他們家少爺的武功蓋世,尋常人的腳步聲哪瞞得過他!
  他放開無鹽,不知道使的是什么手法,里在無鹽腿間的裙子回到她婀娜的腰際,藍公子手巧,三兩下就替自己未來的老婆系好蝴蝶結了。
  "咱們走吧。"挽著無鹽,他刷聲打開不离身的紙扇。
  "去哪?"不由得無鹽不問,他的行事一點章法都沒有,眼下也不知道他所謂的地方是哪里。
  "一個你沒去過的地方。"他的性子就是這樣,凡事一語點破就不好玩了。
  "我……"
  "噓,別告訴我你不去,咱們可是去討公道呢,你缺席,討了公道也沒意思。"用紙扇掩住無鹽的嘴,他眼中的淘气多了絲怒意。
  "你的意思是說剛才差點讓我沒命的蛇……是有人蓄意謀殺?"舉一反三,無鹽不由得不做如是想。
  "我什么都沒說。"他眨眼,惹得洗秋差點儿又把燈籠的火燭打翻。
  忍著一肚子疑問,無鹽跟著他走。
  她不是那种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人,如果真是有人想加害于她,她肯定要把前因后果查個水落石出,命是她的,誰也別想無緣無故地要走。
  三人离開看雪亭前,藍非吩咐在附近站崗的家丁找來石灰,結實地撒在四周,他縝密的心思讓無鹽印象深刻。
  望著不遠處夏子莞的住所,一股莫名的情緒升上她的心底。到底,他還是個多情公子哥,尊重人命的同時,似乎也代表夏子莞在他心中的分量頗重。
  她知道這樣的醋意非常不該,可是該死的,無鹽第一次心想獨占藍非——這個見女人無所不愛的花花公子。
  她是不是沉淪了,陷在他早就織好的蜜网中,正以無悔的姿態走去!

  ------------------
  婷嫣掃校,浪漫一生獨家連載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