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6節


  陰暗的書房中,猶如巽廷烈此刻的心情,黯淡落寞。
  他痛苦的丟掉手中的資料,一張失色的臉孔摻雜掙扎、難過。
  A4般大小的文件,清楚的記載四季組織成員的資料,也紀錄每一位人員從事的机要任務,在春、夏、秋、冬四位執事者當中,除了春以外,個個都是佼佼者,一出任務,辦事效率确實、迅速。
  而一向從未出過任務的春,在四季里,跟領導人一樣甚為神秘,不曾曝光過。
  但那新添在春旁邊記載的极小文字,卻將他打入十八層地獄。二○○○年四月成功潛伏于巽廷烈的身邊,取得信任,竊得煜耀集團的机密資料。

  多么殘忍的一句話,這讓他認清小茹就是春,也就是竊取公司資料的間諜!
  由于自己的身份特殊,不可能聞不到前夜空气中所散發出那股似有若無的檀香。
  他只是不動聲色的躺在床上,心里開始怀疑起她的身份,卻又不敢動手揭穿她。
  等她輕聲踱步躺回床上,為了她那假設性的話,為了安撫自己害怕她消失的心靈,他用卑鄙的手段趨使她屈服在他的怀中。
  當他還在查与不查掙扎的時候,屬下送來的資料,令他惶恐得失了原本的鎮靜。
  激情一過,他還是得面對小茹身份的事實。
  現在煜凡正等著他這份資料,他是否應該將它交給煜凡呢?
  儿女私情鞭撻著他的心,兄弟情深卻套住他的情,左右為難,教他如何取舍?!
  “你要的資料。”巽廷烈冰冷的將手中的資料遞給丁煜凡。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他決定坦然面對自己的哥儿們。
  “臉色怎么這么難看?”丁煜凡瞅著他的臉色,擔憂的問。
  “你不對勁哦。”從廷烈走進來,他就覺得空气起了一陣涼意,令他心中不禁涼了起來。
  雖然平常喜歡調侃巽廷烈的私事,但一發現不對勁,巽廷澤還是會表現出做大哥的關怀。
  “不礙事。”
  “与小茹出了問題?”巽廷才不相信他那張說不礙事的嘴,因為他的臉可是能冰凍三尺。
  最近的他春風得意,几次的開會,也不見他如此冰冷,他真是擔心。
  丁煜凡攤開手中的資料,須臾,臉色沉重的將資料遞給巽廷澤。“這就是你不開心的原因?”
  沒想到小茹就是他們极度想要釣上的魚儿,看來,又是一件棘手的事件。
  “什么,小茹是四季里面的人,而且是极度引起我們興趣的間諜!”看著手中的資料,巽廷澤簡直難以相信那位甜佳人,竟然是有意接近巽廷烈,好取得公司的資料。
  “原來她接近你是有目的,怪不得她對公司內部的事件知道的一清二楚,看來,廷烈你被利用了!”
  巽廷烈將冰冷的目光睇向适才發言的巽廷,冷冷的說:“她從未從我的口中得知任何公司的事,拿到資料是憑她自己的本事。”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這么相信她,她分明在利用你對她的感情!”巽廷澤對小茹原本的好印象,因為她特殊的身份而蕩然無存。
  “我沒有袒護她!”巽廷烈冷情的据理力爭。
  巽廷澤与巽廷◇卻是露出疑信參半的雙眸,沒再說話。
  “我只問你一句話,接下來,你打算怎么做?”丁煜凡一雙銳利十足的眼,在盯著手上的資料時,閃過一絲黠光。
  巽廷烈難看的臉色露出一絲掙扎。
  “如果我有答案,我就不會來這里。”
  “你真的很在乎小茹,兄弟。”這是一句肯定的話。
  巽廷烈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
  如果是以前,他會為這句話而感到高興,但無奈情勢逼人,令他想笑也笑不出來。
  “別因為這樣的挫折就灰心喪志,如果小茹對你有情,她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這件事,我們几個人得從長計議,你有异議嗎?”丁煜凡老神在在的問。
  巽廷烈搖頭。來這里,就是為了尋找一個令他信服的答案。
  “很好。現在的你,听不進去任何話,你先回去,廷澤自然會將我們開會的結果告知你。”
  巽廷烈佇立在原地,絲毫沒有离開的意思。
  “不信任我們?”丁煜凡的雙眼鷹集般的瞅著他。
  巽廷烈的目光在丁煜凡的臉上逗留許久,才轉身离開。
  “好了,他走了,你可以說出你真正的目的。”巽廷◇B一雙睿智的眸子,心有靈犀的注視著丁煜凡。
  “還是你最了解我的想法!”
  “不是了解,而是你這只老狐狸就算再怎么搞,搞來搞去也是那几把玩意儿,一點創新都沒有。”巽廷◇沒義气的否決了丁煜凡的知己談。
  丁煜凡爽朗的笑了兩聲,“那我們就開門見山……”
  一場隱藏玄机的會議就此展開……
  小茹手提一袋小行李,匆匆忙忙的欲离開,但是打開門面對的卻是一雙充滿憤怒的眼眸。
  “你想去哪里?”瞪著她手上的行李,巽廷烈一步步的逼近她。
  小茹慌張的向后退,他的怒气令她難以直視。
  “你怎么回來了?”
  “如果我不回來,你是不是從此就消失在我的面前?”
  “你在說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她尷尬的展開笑容,卻不是以往的嬌美。
  “我應該稱呼你小茹,還是春?”
  小茹手上的行李頓時落地,發出砰!一聲。
  “你查出來了。”
  “被一個心怀詭計的女人,置于手掌中玩弄,你一定偷偷的在取笑我的愚痴,是不是?”他將她逼靠在牆壁上,用雙手圍住她。
  “我沒有。一陷入囹圄之中的小茹矢口否認。
  她不想因為這樣的事情,而讓廷烈否決掉他們之間的感情。
  “為什么要這樣對我?難道你不知道我對你付出了多少的感情,你竟然想一走了之!”
  “這樣的情況只會讓彼此為難,何不趁你還未查出我的身份之前先离開你,但無奈你還是早我一步,一切都是天意,想躲也躲不掉。”
  “不可能。”巽廷烈瘋狂的堵住她的嘴唇,“我不可能讓你离開我!”他离開她,嘴角出現一絲血跡,他用舌頭舔去。
  頭靠著牆壁,小茹美麗的雙眸蒙上一層灰黯。
  “我并不想傷害你。”無奈她還是傷了他,他嘴角的血跡便是她的杰作,為了讓自己脫离他的鉗制,她竟然狠狠的咬住他的嘴唇,傷了他!
  “但你卻重重的傷了我。”不死心的他,像一頭發了瘋的獅子,一頭栽進他想要奪取的慰藉。
  欺上她的身子,他的雙手如鐵環般圈住她的身子,在她頸上發了狂似的留下自己的記號。
  小茹的掙扎,只惹來更多的吻痕。
  “你……放開我!”她奮力的想掙脫他的怀抱,無奈力道大不如人。
  巽廷烈將狂驁的雙眼對上她。
  “你是我的女人,這輩子休想從我的手中溜走。”抓住她揮動兩手,定在牆壁上,他再次擷取他想要的保證。
  她的脖子上到處滿是他的印記,一個個又紫又深的吻痕,充分的顯示出他的占有欲。
  “你想強暴我?”劍拔弩張的空气中,小茹呢喃的問。
  巽廷烈停頓侵略的動作,抬起頭,充滿血絲的雙眼瞅著她,“這是你欠我的!”唰的一聲,衣服在他的手下,撕裂成兩半,露出她性感的肌膚。
  扯下她的底褲,分開她的雙腿,他將所有的憤怒及心傷傾注于這一刻,用力一刺,盡情發泄在她的身上,掀起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小茹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雙眼充滿悲傷的瞪著天花板。
  “以后你的三餐我會叫人送來。”巽廷烈冷冷的道。
  “你打算囚禁我一輩子?”
  “等你不想离開我時,我自然不再限制你的行動。”
  她幽幽的歎了一口气,“你非得這樣對我嗎?就因為我想离開你?”
  “等事情告一段落,等你的心再度回到我的身上,我自然會遵守我的承諾,放你自由。”
  “但我已對你心灰意冷,為了留住我,你不擇手段的淫欲我、囚禁我,這就是那個口口聲聲說愛我的巽廷烈?”字字都是指控,巽廷烈的所作所為令小茹寒了心。
  “如果先前你肯對我坦白一切,或許情況不會變成這樣。”
  “一開始我就說明自己存有目的而接近你,而你會毫無芥蒂的原諒我的所作所為,我不相信!”
  巽廷烈幽幽的瞅了她一眼,“我這么不值得你信任?”
  “在你‘強暴’我的那一刻起,你就不是我認識的巽廷烈!”小茹撇過頭,不想看見他眼里的悲傷。
  伸出去的手因她的話,而停留在半空中。“我從來就不想傷害你,是你逼我的。”他頹然的放下手,深情的凝視她一眼后轉過身子,离開房間。
  他背后的人儿,獨傷然而涕下……
  午夜時分,一抹纖細的人影迅速閃過監視器的掃描,竄入巽廷烈的公寓。
  來人謹慎的將自己的腳步放輕,來到書房前,從腰間拿出一瓶小玩意儿,藉由地下門板的空隙吹入一陣异香。
  屏息等著,須臾,她悄然的打開書房,遮住的臉孔,露出的雙眸正詭譎著瞪著躺在前方地上的男人。
  男人背對著她。
  小心翼翼的走到他面前,她拿出小刀,准備往男人用力一刺時,突地,那男人轉身面對她,奪去她手中的尖刃,雙眼凌厲的瞅著她。
  看清楚男人的臉孔時,冬那冰冷的雙眸閃過一絲錯愕。
  “誰派你來的?”巽廷澤雙眼尖銳的盯著她露出的眼眸,空出一只手,欲打開她的面罩,將她看得清楚。
  在閃避之余,她反轉頹勢,一個腳踢,掙脫他強而有力的鉗制,接著迅速的逃离。
  但巽廷澤豈是省油的燈,他緊追著她,奮力阻擋她的逃离。
  雜杳的腳步聲惊動隔壁房間的小茹,她急坐起,恨不能有一雙翅膀能飛到冬的身邊幫她解圍。
  須臾,鑰匙轉動的聲音,惊動了心急如焚的她。
  巽廷澤面無表情的出現在她面前,雙眼無情的瞅著她。
  “說,剛才那個女人是誰?”他的語气中充滿了威脅。
  小茹咬緊牙關,不說就是不說。
  “最毒婦人心!廷烈會把你關在這里,那是因為他愛你,但是你卻傷了他,還串通外人要來殺他,我再問你一句話,剛剛那個女人是誰?”
  可惡,竟然讓那女人逃掉,如不親手抓到她,他就不是巽廷澤!
  “你說什么?!”小茹因他的話,而惊愕的瞪大眼。
  冬要殺廷烈,這怎么可能?!她不相信,一定是哪里搞錯了!
  巽廷澤不信的說:“別裝蒜了,剛才若不是我,廷烈說不定早就死在那女人的刀下!”
  小茹呆坐在床沿,受了相當大的打擊。
  “她不可能這么做,一定是你誤會了什么!”
  “若不是我机靈,沒有吸入她的迷煙,閃過她的尖刀,或許我早就成為廷烈的替死鬼,一刀斃命赴陰司。廷烈把你看得比生命還重要,你竟然用這种方式來回報他,我不能再讓你留在他的身邊,今天的事,我可以當做沒發生,也不會告訴廷烈,但是你得永遠消失在他的面前。”
  為了廷烈,他不得已將此刻最危險的小茹,從他身邊帶走。
  “我、我并沒有要傷他的意思……”
  “再多的解釋都沒用,留你在他身邊,只會危及他的生命,趁廷烈還沒回來之前,你走吧!”他冷冷的赶人。
  要不是廷烈去辦事情,托他代為“照顧”她,他豈會出現在這里,進而發現她想要殺害廷烈的事實。
  “我……”她踟躕不決。
  “難道你還認為我會讓你繼續留在這里傷害廷烈?”巽廷澤厲聲的大吼,“還不快走,等我改變心意,你就再也离不開,而且廷烈也會知道你派人暗殺他!”
  小茹心一橫,撓過巽廷澤的身軀,走向門口,卻被一個高大的人影擋住。
  她抬起頭,隨即踉蹌了一步。“廷烈?!”
  巽廷烈激動的上前,按住她的肩膀,“你就這么想离開我,一刻也留不住?”他面目猙獰,抓著她的肩膀搖晃。
  如果不是他及時赶回來,或許面對他的將是一間空蕩蕩的房間,失去了佳人的蹤影。
  “我……好痛,你放開我……”肩膀傳來的疼痛,令小茹喊出了聲。
  巽廷澤出言制止巽廷烈的舉動,“讓她留在你身邊,無疑多一個危險,讓她走,對你或對她都是最好的選擇。”
  他沒把握廷烈能把他的話听進多少,但該試的還是得試。
  “為什么,你明知道我托你照顧小茹的用意,你竟然要放她走?!”
  “你誤會了……”看樣子只有把事情道出,才能平息廷烈心中的憤慨。
  巽廷澤瞅了小茹一眼,無奈的道出剛才發生的事情。
  “不是她做的,我相信她。”听了之后,巽廷烈的反應很平淡,但臉上卻堅決的表現出他信任小茹的一面。
  小茹与他四目相接,心中感動的無法自拔。
  沒想到在這樣的情況下,廷烈居然還相信她,她何德何能擁有一個男人如此的厚愛?
  “不管你相不相信,她還是得走,我不能容許一個危險人物,繼續留在你的身邊,危害你的性命!”巽廷澤堅決不肯讓步。
  “命是我的,我有權選擇!”
  “你是我的弟弟,我怎么能眼睜睜的看你被一個女人迷得如此喪志,天底下女人何其多,你又何必單戀一枝花,把自己弄得這么狼狽不堪?”
  “你可以走了,剩下的事我自己會處理。”巽廷烈擺出一張難看的臉色,下著逐客令。
  “你……我警告你,如果廷烈有任何閃失的話,我絕饒不了你!”气不過之余,巽廷澤只好將發怒的對象轉移,他鄭重的警告小茹后,气沖沖的离開。
  巽廷澤离開后的房間,場面頓時變得冷清。
  巽廷烈与小茹四目交接,卻是無言的沉默!
  兩人各怀心事杵在原地,任時光徑自溜走。
  對兩人而言,又是一個難捱的夜晚……
  “你的午餐。”巽婷裳穿著紅色的緊身衣裙出現在巽廷烈的公寓。
  “婷裳?!”小茹惊訝的瞅著她。
  “看見我你很惊訝?”巽婷裳的臉上掀起了一抹嘲笑,沒有之前的活潑俏皮,一雙眼睛充滿敵意的瞪著她。
  若不是三哥的拜托,她還不想來這里。
  為了她的事,大哥与三哥兩人鬧翻天!一見面便是冷嘲熱諷,誰也不讓誰。
  為了此事,煜凡哥郁郁寡歡,難以展歡顏,而一向足智多謀的二哥,也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
  為了一個想殺他的女人,兄弟因此閱牆,真是不值得!
  “我真搞不懂三哥的想法,對一個用盡心思想殺他的女人,竟然還如此關心。”
  “請你相信我,我并沒有派人殺他。”小茹坦然的面對她。
  從她眼中,巽婷裳選擇相信了她,但是……
  巽婷裳幽然的歎了一口气,“不管你有沒有殺三哥的意思,你都得离開他,你留在他的身邊,只是徒增傷害,并不能幫他什么。”
  “我從來就沒想過要傷害廷烈,婷裳,只要你肯幫我,我就能查出究竟是誰想殺害他,我需要你的幫忙。”拉住婷裳的手,小茹哀求道。
  “不可能,一旦我放走你,我很難對三哥交代!”甩開她的手,巽婷裳想也沒想的拒絕。
  已經有大哥的前例,她豈可能再犯錯,与三哥為敵。
  “我沒有為難你的意思,我只希望你能幫我做一件事,去這個地方,幫我傳口信給冬,將她帶來此地就行,我自會從她的口中問出事情的始未,可以嗎?”小茹遞給巽婷裳一張寫著地址的紙條。
  “只要我將這個叫冬的人找來,你就可以問出是誰想殺害三哥?”
  “沒錯。”
  巽婷裳腦筋一轉,“好,但是我有一個條件,我必須在一旁!”
  “不行,這關系到組織,我不能讓冬為難,一旦執行的任務有任何的失誤,都會危害到冬,我不能害她!”小茹一臉堅決說不。
  “那好吧。”巽婷裳妥協的點頭,“但是我警告你,千万別耍花樣,否則我會讓你后悔一輩子!”她一向說到做到。
  “我不會這么傻,這關系到廷烈的生命!”就算她有离開的念頭,也不會在廷烈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离開他。
  “你等我的消息。”
  捏著手中的紙條,巽婷裳飛也似的离開。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