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章


  “謝了,我可不想當你嘔吐的對象。”柏洛云苦笑著敬謝不過,千次他質疑起自己的魅力,對她好似毫無一點影響力,唉!
  “耶,你也知道這意思呀!”姜万晴有些惊詫。
  “姜小姐,小生斗膽問你這句話是什么意思?”柏洛云沒好气的挑高眉毛。
  “什么意思,反共義士羅!”姜万睛繼續裝傻的回道。
  “你呀——台灣的女孩都像你這么古靈精怪的嗎?”柏洛云沒輒的搖搖頭,對她的口齒伶俐甘拜下風。
  若是“她”,別說跟他頂嘴或斗嘴,“她”根本就完全是以他的意見為意見,只因“她”是個柔順雅嫻的女子,所以這种情況絕對不可能會發生。而相同的情況若發生在姜万晴身上,恐怕就不會是天人永隔的局面,說不定還可以扭轉情勢,如果“她”有她一半的堅強,整個結局就不一樣了。
  唉,為什么他又把她和“她”聯想在一起,僅僅才見過她三次面,他卻有著仿佛可以把心中的事情全部告訴她的感覺。為什么他會有這种感覺,想要和她分享他胸口的痛“那可不一定,怎樣,后悔沒煞到我了吧?”姜万晴用手肘子戳拐他的腹部,滿意的听到他悶哼一聲,她不禁開心的
  笑開了嘴角。
  “哈,你好狠,我才剛吃飽……”柏洛云抱怨的抬起頭,視線在触及她那燦爛如花的笑臉猛然頓口。一直只覺得她長得還可以,沒想到笑起來的她別有一番動人心弦的美麗“怎么了?我臉上有什么東西嗎?”察覺到他的异樣,姜万睛困惑的逸去笑容,因為他突然兩眼發直的看著她的臉,害她忍不住用手去触摸自己的臉頰,嗯,不會是飯粒黏沾在臉上吧?
  “沒有,只是突然發覺你美呆了。”柏洛云收回惊艷的眸光,他是怎么了?遇見她之后就頻頻失常,是因為太久沒有生理發泄,所以賀爾蒙囤積過多導致心理不正常嗎?他居然非常非常的想要碰触她,真該死!
  “美呆了?喂,你是說我美還是說我呆呀,什么形容詞嘛,我咒你追不到女朋友。”姜万晴心頭一震,隨即佯怒的輕槌他胸口一拳,她不懂,既然對她無意,為何還要用言語來撩撥她的心情?
  “晤,姜小姐,我怀疑你是不是有暴力傾向呀,穿得這么淑女,動作卻這么粗魯,小心沒男人敢愛你。”柏洛云故意痛呼一聲的揉揉胸口。
  “無所謂啦,沒男人愛又不會死,而且做個單身貴族多好。”姜万晴朝地吐舌頭扮鬼臉,或許和他做個普通朋友才是正确的選擇。
  “你不會是在告訴我,你是個女強人吧。”她不會是那种大女人主義的女子吧,雖然樣子看起來有點像,但感覺卻截然不同,她一一竟讓他迷惑了。
  “才不是,我只是個小小的社工。”姜万晴怨歎的更正,她若真是女強人就好了,只可惜她是個看人臉色的小員工,還是那种任勞任怨、上山下海的那一型。
  “社工不是最有愛心、耐心、琱腄K…”社工?柏洛云簡直難以置信的上T打量著她,她有沒有說錯?他無論怎么看她,都不覺得她像會是做社工的“停,社工又不是圣人,我只是個平凡的小女人。”姜万晴打斷他的話,瞧他那是什么眼神,她做社工有什么不對嗎?
  “小女人——晤,個子算是小了一點……”帕洛云斂意默點頭,算是贊同她的說法。
  “什么嘛,我好歹也有一六0耶。”姜万睛不依的立刻抗議,她哪有他眼中所傳達的那么矮。
  “一六0?你确定你有這么高嗎?”柏洛云很怀疑的盯著她看,她矮了近他一個頭,她的身高真的有一六0公分嗎?
  “我……好啦,我承認我只有一五九公分,可是我號稱一六0嘛,再說穿上高跟鞋,早就超過一六0了啦。”在他揣測狐疑的眼光下,姜万晴硬是气短了一半,不就差一公分而已,那么計較做什么?
  “哦,原來是號稱呀。”柏洛云懂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我沒你高,像根長竹竿似的,我又不打算參加跳高比賽。”大男人心眼恁地那么小,姜万睛嘴巴
  嘟得老高,特別是他的表情看起來非常刺目。
  “姜小姐,你這樣說話怎么我听起來好像有點人身攻擊的意味?”她的嘴巴嘟得都快要可以吊起好几斤豬肉來,柏治云暗暗苦笑的搖頭。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何這么愛跟她抬杠,真的一點都不像他,是因為他孤身一人太久,所以……
  “有嗎?我只是實話實話,你難道不是又瘦又高,全身上下根本沒有几兩肉,那不是跟竹竿沒什么分別?我說錯了嗎?”她可是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在人身攻擊,就算真有那么點意思,打死她都不會承認的。
  “你怎么知道我全身上下沒几兩肉,你又看到了?”他邪瞟她一眼,看她竟然還一副理直气壯的模樣,活似他冤枉了她,不過她還真是能拗啊,和她說話真的根有意思。
  “不用看,我看你松垮垮的衣服就知道了。瘦得眼皮包骨似的,所以衣服才會撐不起來。”姜万晴臉一紅,只是話說都說了,只有繼續抹黑到底,事實上他的衣服的确是穿得很寬松嘛。
  “小姐,你有沒有眼光啊,我這种身材可中叫瘦,全身肌肉找不到一塊費肉,這种体格叫結實,你曉不曉得多少男人
  上健身房就是為了擁有像我這樣的好身材。“他又不是非洲難民,柏洛云可有話要說了。
  “先生,少來了,求求你別老住自己臉上貼金好不好,男人的体格要像阿諾史瓦辛格那种才叫一級棒。”姜万晴嗤之以鼻,真受不了他的態度如此多變,她實在搞不清他本質里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男人。但不可否認的,每种風格的他都很吸引她的目光。
  “阿諾‘?原來你喜歡那种像得了肌肉瘤的男人,那我就無話可說了,畢竟和他比起來,我的身材的确像是竹竿。”柏洛云忍下差點翻白眼的舉動,敢情她喜歡那一型的男人?
  話說回來,青菜蘿卜各有所好,每個人審美的眼光不同,這是無法勉強的,只是為什么他竟然會很在意她的眼光?
  “什么肌肉瘤,那种体格叫健美,你懂不懂呀?不要自己沒有就諷刺別人,小心別人說你是酸葡萄心理,噢,酸得不得了唷。”
  “最,我是酸葡萄可以了吧!不過只是這樣,愛慕我的女人就多得讓我吃不消,像你這种看來我是無福消受了。”
  柏洛云忍不住酸酸的說了一句,明知道她僅是在消遣他,偏“什么叫像我這种,先生,怎么你這句話我听起很像是有點人身攻擊的意味呢?”他無福消受?姜万晴心猛地一沉,隨即迅速的甩脫掉內心不甚舒坦的情緒,因為他只是玩笑話,她不該認真。
  “你……唉,我舉白旗可以了吧”我根本說不過你,求求你饒了我吧,好心的姜小姐。“柏洛云苦笑地舉起雙手投降,為什么話題會轉到身材体格上,而他竟該死的介意,真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好吧,看在你投降的份上,我就不和你一般見識了。”
  姜万晴大人大量的放他一馬,和她斗嘴他穩輸的,別忘了她可是社工,靠的就是她這張嘴去輔導他人、改善他人的生活并幫助他人走入正途。
  柏洛云無奈的搖搖頭,算他怕了她了。
  “唉,這雨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時候?”不斗嘴,她的眼光又溜向涼亭外的傾盆大雨。真討厭,早知道出門前她就該先听听气象報告,現在就不用困在這里寸步難行,雖然她有帶陽傘,無奈她拍打雷,嗚……
  “最快也要一小時后才會停。”柏洛云看看雨勢和天色,根据他這些年的經驗,他緩緩的說道。
  “不會吧,人家還要去禹陵耶,這下不就得放棄了嗎?
  不然我赶不及回去吃晚飯,我阿爸會駕死我的。“姜万睛緊張了,尤其在想到一個小時后雨還停不了,那她不就得冒著被雷聲嚇死的情況下摸黑回去,那就粉慘了說。
  “對了,万晴,你阿爸怎么會放心讓你一個女孩子出來,他難道不擔心你的安全嗎?”柏洛云微皺起后頭,這三天看見她,她竟然都是一個人出來游玩,單身女子可不比男人,雖是純朴小鎮還是充斥著隱藏性的危机。
  “我阿爸當然擔心,事實上他壓根不准我一個人單獨行動,要不是我會暈……”姜万晴猛地住口,這么丟臉的事情能說嗎?一說出去鐵定會被他笑死,她不能說。
  “要不是你會什么?你怎么不說了,快說啊。”好像被吊胃口似的,柏洛云皺起眉頭。
  “不行!說了你會笑我,我才不說。”姜万晴轉過頭去不理他。
  “我不會笑你的,我發誓。”柏洛云一愕,隨即哭笑不得的聲明。
  “我不相信,你一定會笑我,我才不說,省得救你笑話。”
  美万晴硬是不妥協,他就算發誓亦不能取信于她。
  “我用童子軍的榮譽起誓,如果我笑你就讓我被雷劈11——晤!”沒法子,他只有伸出一手對天發誓,孰料卻被她猛然轉身給搗住了嘴巴,“怎么了,舍不得我被雷劈呀?”他輕輕的握住她的手,戲謔的朝她眨眨眼。
  “才不是,我只是因為現在人和你在一起,你發這种誓不是會害到我一起被雷劈嗎?所以你怎么可以拖我一起下水咧,你真是太沒誠意了。”被他緊握住的手帶來溫熱的触感,姜万晴瞼紅了,她并沒有真的要他發毒誓;誰知他竟然真的對天發誓,害她心頭好生不安又感到絲絲甜意。
  “唉,那你要我怎么說,你才肯相信我不會笑你呢?”柏洛云輕歎一聲的放開她的手,好個難搞的小社工,害他屢屢踢到鐵板,幸好他沒打算和她發展一段露水姻緣,要不真會傷透腦筋。
  “好啦,我跟你講啦,其實也沒什么,我只是會暈船而已。”掩飾內心不安的情緒,姜万晴只有丟臉的招了。
  “暈船就暈船,這有什么好笑的,真不知道你們這些女生心里在想些什么?”柏洛云錯愕的叫道,有型的眉毛几乎快要打上一個結,不就是暈船竟害他發起毒誓,他真的被打敗了。
  “什么嘛,暈船很丟臉又很痛苦,你不曉得我一路從宁波吐到紹興,誰知道紹興的交通工具竟然是船!你知道我多慘啊,我每天都吐得瞼色發青,所以我阿爸才放過我,讓我自己去玩。”姜万晴好哀怨的抗議,不會暈吐的人不曉得暈吐的心情和折磨,她吐到后面連膽汁都吐出來,一個星期整整瘦了三公斤耶,真是有夠悲慘的。
  “听起來是很慘,難怪每次看見你都是用走路的,原來你暈船暈得這么厲害。”柏洛云同情的看了她一眼,看不出來她頭好壯壯竟然會暈船呀,只是河川就暈成這樣,真要搭船出海的話——她可有得吐了!
  “對呀。”姜万晴無奈的點點頭,生成這种体質,她能怎么辦?唉!
  兩人相視無語,周遭只听聞大雨嘩啦嘩啦下個不停的聲音,在這落雨的午后,感覺竟有些蒼涼。
  對壘了半天,姜万晴率先移開視線,“好無聊啊,困在這里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她幽幽的歎口气。
  “想不想听個故事。凝望著灰蒙蒙的雨勢,柏洛云的心像是開啟封印,本想永遠將之深埋心中的過往情事,此刻卻有种想一吐為快的感覺,事情畢竟都經過了七年。七年,一段不算短的歲月,沖淡了許多人事物,卻沖不談內心的傷痛和遺憾……
  “想呀,我最喜歡听故事了。”姜万晴征了一下,隨即意會過來的猛點頭,盡管內心有种不安的感覺,卻像飛蛾扑火般回不了頭,是什么念頭促使他打開心結,她不想知道,只知道自己很想听他口中的故事。
  柏洛云沉默了一會,然后仰望著滂沱大雨,開始說起那個藏在他心中多年的故事……
  “從前有一對男女,自小他們就是門當戶對的青梅竹馬,幼稚園、小學、國中、高中甚至連大學他們都是同班同學。他們的感情之好,可以說是好到連老天爺都會妒嫉,而兩方的家長由于是世交,便決定讓兩人在大學畢業那一年結婚。
  誰知道女方在大學畢業的前一年,因泡沫經濟崩盤導致家道中落,而那個男生因為在小時候就失去了父母,可以說是由奶奶一手撫養長大,原以為疼愛他的奶奶會看在他的份上,毫無條件的接濟女方,誰知他的奶奶卻嫌棄女方中落的家境想要悔婚。
  但,深受著女子的孫子不肯,他執意要娶這個女子為妻,因為他從小就以她的保護者自居,在發生這种事情之后,他怎么可能坐視不管,而女生也對他矢志不移,于是他費盡唇舌,只希望可以讓他的奶奶同意他娶這個女生進門。
  老奶奶實在拗不過唯一孫子的苦苦哀求,于是她提出了一個要求,就是希望她的寶貝孫子可以繼承家中的事業,因為她知道他的孫子根本就對從商沒有興趣,原以為用這個要求可以讓孫子死了心……“
  他頓了一下,隨即唇邊逸出一抹苦澀的笑容,又繼續往下說。
  “誰知道她的孫子早就愛慘了這個女子,為了能娶她為妻,宁可放棄自己喜愛的興趣去接掌家中的事業,也不愿放棄這唯一的机會。盡管這個要求對他是多么的痛苦,可只要一想到可以和他從小就喜愛的女子結婚,他什么苦都可以承受,只要可以和她白頭偕老,他什么都無所謂、什么都可以放棄……”
  姜万晴心頭一震,看著他遠揚的目光透著哀傷的神思,他的情緒整個沉浸在放事之中,她的心抖顫了,雖然早就猜
  到這個故事极可能是他的過往,卻万万沒想到他的神情竟然是如此痛苦,這揪痛了她的心。
  “……誰知道老奶奶卻因為如此,更不愿意接納這個孫媳婦,因為她知道她的寶貝孫子為了她,一定會義不容辭的扛起女方龐大的債務,雖然男方有那個財力可以幫助女方,但當時因為時局不穩定,所以老奶奶仍管制了家中的經濟大權。
  盡管孫子把心愛的女子給娶進門,卻對女方家中的困境不能伸出援手,老奶奶甚至要求孫媳婦斬斷和娘家的一切,因為兩人深深相愛,女子不愿意离開心愛的男人,卻也無法忽視家中的困境和其不予以協助而引起的不諒解,最后導致她終日落落寡歡。
  心疼妻子的孫子實在看不過,就瞞著老奶奶偷偷將金錢資助女方,誰知紙終究包不住火,此舉被老奶奶發覺而大發雷霆,硬逼著女方把錢還出來……
  但,女方哪里還得出錢來,老奶奶也知曉,于是就用這個原因加上孫媳婦嫁入家中一年均毫無子嗣為由提出离婚,否則絕不善罷甘休。就這樣一對相愛的男女离了婚,本以為等女人家境好一點,兩人可以再結网做夫妻。
  誰知道老奶奶為怕孫子仍決意非卿莫娶,就在暗中對女方家長施加壓力,逼得女方家長沒辦法,只有盡快將离了婚的女儿草率的再嫁了一個財大气粗,年紀卻可以做她父親的男人做續弦……“
  看著柏洛云頓口不語,姜万晴已然眼眶微熱,她從來都沒有想到他竟會有這一段不堪的情事,一對相愛的男女硬被拆散,如今男的流浪天涯,那女子呢?就這樣認了命的嫁做他人婦——“后來呢?那女生現在還好嗎?”忍不住地,她開口問道。
  “她好嗎?解脫了不知道可不可以算最好?”柏洛云自嘲的一笑,哀傷的眼光又跌入思緒中……
  “解脫?你、你是說她死了?”她的心打了個寒顫,這個故事她怎么突然覺得有點熟悉,就好像、就好像釵頭鳳中的陸放翁和唐婉——“是的,她死了。她父母把她許配給那個足以做她父親的有錢人,但老奶奶還是不放心,因為她的孫子在失去妻子之后,終日借酒澆愁,于是她放意把她要再婚的消息告訴孫子,甚至故意讓孫子看見女子和即將結婚的男子一起去選購結婚首飾的情形。
  只是她万万沒有想到,她的孫子受不了看見這一幕,他像發瘋似的沖上前去拉了心愛女子就跑,一直跑到一條無人的小巷,他問她,非常生气的問她,問她為何要負他?問她是否忘了他們之間的山盟海誓?
  她焦急的想要解釋,他卻不想听那心愛女子的解釋和哀求,因為被怒火給蒙蔽心智的他只知道她要拋棄他嫁給別人……他非但不听她解釋還罵她,罵她不要臉,罵她不知羞恥,竟然為了錢要嫁給一個年紀和她父親相差無几的男人。
  而被心愛男人誤解的她一直哭、一直哭……哭到后頭就丟下一句她不負他就跑走了,然而她回到家中,現實壓根
  就容不得她反抗拒絕,一切已成了定局。
  她的父母怕她不依就將她給鎖在房間,而男的在發現自己因妒嫉而喪失理智脫口而出的言語后,他惶恐的想跟她解釋,祈求她的原諒,因為他曉得她的個性。
  但無論他如何懇求女方的家人,他們就是不愿讓他和她有所接触,結果就在她結婚的前夕,她被家人放了出來,她的表現是那么平靜溫和,讓她的家人都以為她已經認命要嫁給他們為她挑選的丈夫。
  卻沒人注意到她偷偷藏了一把水果刀,她藏在身上帶進了房間,呵呵……你知道嗎?她就用那把水果刀在自己的手腕下割下了好深好深的一刀,結束了她二十四歲的生命。“
  他苦笑的收回遠揚的目光,停駐在姜万晴震然的臉上,“至于那個男的,因為他知道自己才是逼死她的罪魁禍首,所以他在她的墳前發誓,這一生此情不渝終身相隨,而后他走了,离開了老奶奶,因為他無法原諒老奶奶所做過的事情,和自己的罪孽——”
  “嗚……”熱淚紅了眼眶,強忍著不流下的淚水瞬間決堤,姜万晴再也忍不住的從他背后抱住他,她知道他心有深結,卻沒想到竟是如此殘忍悲哀又不堪回首的情事,讓他用放逐自己來忏悔、來思過。這一刻,她的心整個淪陷,淪陷在他痛苦的回憶上——夠了!已經夠了!放過他吧!她在心中吶喊著。
  “傻瓜,你在哭什么?這項不過就是一個故事罷了。”她的哭聲撼動了他的心,他任由她深深的抱住自己,貪婪的吸取她的溫暖体溫暖和他冰冷的心——他竟是脆弱的!
  “嗚……太可怜了,他們這么相愛,嗚……老天爺為什么要這么殘忍……
  這不是誰的錯……男生沒有錯,女生也沒有錯,老奶奶也沒有錯……錯的是環境造成這一切……嗚……“
  姜万晴心疼的嚎啕大哭,這就是他眼中冷漠的緣由,只因為他的心全給了那個女子,他竟是愛得這么深,才自虐得這么重,對這樣一個重感情的男人,她能說什么?
  “傻瓜,別哭了,這只是一個故事。”她緊貼著背部的身軀不住抖動,才一會儿光景,柏洛云就覺得背后一陣濕涼,天呀,她真是個愛哭的水人儿,這淚水一點都不遜色于涼亭外的傾盆大雨。
  “你別管我,嗚……人家就是想哭嘛……嗚……”姜万晴邊哭邊哽咽的說,早知道這個故事會如此凄慘,她情愿不听了,只是在听過這個故事之后,她卻發覺自己的心在一瞬間和他好接近、好接近——“小傻瓜,故事是我說的,我怎么能不管你?”柏洛云輕喟一聲,真是不可思議啊,听著她的哭聲,感覺她身体的抽搐;他悲痛的心竟漸漸的趨于平靜,苑若一個沉重負擔瞬間化為烏有,一剎那間他覺得心頭輕松無比,多年的壓力仿佛找到了發泄的管道,這是怎么回事?
  “嗚……可是人家真的想哭嘛……嗚……”姜万晴仍是熱淚盈眶,雙手更是僅能緊緊的摟抱住他寬大的背,因為她不敢看他的臉,深怕一看會止不住一顆想要愛他的心,天
  哪,她居然愛上他了。
  “你還真是愛哭呀!柏洛云輕輕握住她的手,稍微使力的將她技轉到地面前,真是要命,他自己都沒哭,她卻哭成個淚人儿,她哪來這么多的淚水?
  為了兩首詩她哭,現在更是哭得像開了閉的水庫,哭得他都后悔把這段不堪回首的情事告訴她一一一他真的很后悔!
  “不是我愛哭,是這個故事太感人,就好像陸游和唐婉一樣,嗚……為什么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為什么世間有這么多因環境而無法結合的愛情,為什么她不能堅強一點的活在世上,這樣那個男生就不用因自責而過著隨波逐流的生活,嗚……為什么?死了不過是一時的解脫,活著或許很痛苦,卻還有一絲希望,不是嗎?”姜万晴抬起頭看著他,哭得淚痕斑斑的小臉儿迎上他那黯然傷神的臉龐,她不忍的用手背抹去臉上的淚水。
  “或許是吧!”一絲希望?柏洛云征然了,唇邊泛起好苦好苦的笑容,是呀,他所有的悔恨如今只能對著她的墓碑傾訴,她可知曉,她的离去對他是多大的傷害和痛苦。
  “不過那個選擇自我放逐的男人太自私了。”擦干了眼淚,她突然語不惊人死不休的說。
  “自私?”他錯愕的看著她,有點反應不過來。
  “對呀,難道你不覺得他很自私嗎?或許老奶奶的手段是殘酷了一點,但無論如何她總是他唯一的奶奶呀,結果他卻義無反顧的拋下年事已高的奶奶就浪跡天涯,他真的太不孝了。
  要知道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他難道都沒有想過在他自我放逐的這些歲月中,老奶奶若去世而不在世上了呢?那時他將情何以堪,還是他認定了老奶奶就是害他失去愛人的凶手之一,那么老奶奶如果死了,他是會拍手稱慶呢,還是因痛失親人而再一次的傷心后悔?“
  “這……”柏洛云傻住了,她一語惊醒夢中人,這些年來他從不曾想到這點,他只是去遺忘、去淡化,只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和奶奶相處在同一個屋檐下,只要一想到于倩儿,他就沒法下去忍受看到奶奶,他真的是太自私了嗎?
  他只想到自己的心情和感受,卻壓根忘記一手將他扶養長大的奶奶……
  “畢竟逝者已矣、來者可追呀,洛云,你認為我說的對不對?”姜万晴吸吸哭得紅紅的鼻頭,她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樣一定很丑,不過她顧不了那么多,是該有人點醒他的時候了,希望他不要再有另一次的遺憾。
  “嗯,万晴,你是個好女孩。”柏洛云苦笑的點點頭。
  “啊,雨勢變小了耶,真好,看來要雨過天晴了。”姜万晴的眼光在触及涼亭外漸漸稀少的雨水而欣喜的大叫。
  “雨過天晴。”柏洛云詫然的順著她的視線看去,可不是嘛,雨真的小了。
  “是呀,雨過天晴!”姜万晴對著他開心的笑著。

  ------------------
  浪漫一生 掃描校對   尋愛掃描,many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