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八章


  難得面對這樣的美景,歐陽迪斯和李郁琦兩人竟跟小孩子般,在沙灘上又叫又跳,玩得不亦樂乎。
  “想不想玩溜沙梯?”他帶著她來到斜坡上,發亮的眼睛閃著挑戰的神情。
  “好啊!”她跑向斜坡邊緣往下跳,屁股著地的從柔軟的細沙斜坡往下滑。
  “哇!”李郁琦開怀地大叫,“喲啊!好玩耶!”然后滑至斜坡底端,就坐在那儿不動,直到歐陽迪斯滑到她旁邊。
  “嘿!”他大笑著,“真的很好玩。”
  她轉向他,興沖沖地說:“再一次!”
  “好!”他牽著她吃力地爬上細沙斜坡,好像兩個嬉戲的小孩般笑著。“這一次兩個一起滑。”他握緊她的手,“准備好了嗎?”
  “OK!”
  “沖啊!”這次他們翻了几個筋斗才滑到斜坡下面,“哇,我耳朵都是沙子了。”
  “我也是。”
  她倒在沙灘上,他則趴著,用手支著下巴,帶著滿足的微笑凝視著她。
  “你的模樣真是一團糟,不過糟得好美喔!”
  “謝謝你的夸獎。”她咧嘴笑了起來,太陽照得她暖洋洋的,微風拂著她飄逸的秀發。“你猜我現在在想什么?”
  “那你猜我又在想什么?”他不答反問。
  “我怎么知道!”但她就是知道。
  “如果你不知道,誰會知道呢?”說話的同時,他的大掌探上她柔軟的胸脯,灼熱的唇則含住她雪白的耳垂。
  “別鬧了,會被人看到的。”她輕輕推著他。
  “這里是私人海灘,外人是不可以來的,而且這里很隱密,你別擔心。”他開始解開她上衣的扣子,在見到她的胸罩時,有些抱怨的說:“你干嘛穿這玩意儿?”
  “為了防止你亂來呀!”
  “我怎么亂來?”他暗啞地笑出聲,“像這樣?”他邪惡的指尖開始搓捻她如花瓣細嫩的蓓蕾。
  “呃!”她拱起身子,呼吸開始急促。
  “你喜歡我對你亂來的對不對?”他嗄啞地笑問,“而且,是很喜歡的是不是?”
  “迪斯……”
  “現在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了吧?”趁她意亂情迷之際,他的手已迅速地侵入她的大腿之間,准确地夾緊她下處濕潤的花瓣。
  “迪斯……可以嗎?”想到以沙灘為床,藍天為幕,在這樣的空間做愛,她心中既期待又緊張。
  “只要我們喜歡,有什么不可以?”他迅速解開褲頭,頂進她濕窄的花唇間。
  “呃啊!”她因激情的痙攣,牽引他探得更深,瞬間,喘息、熱体激蕩交撞的拍打聲,以及海浪聲合奏出人間絕妙的樂音。
  由于歐陽迪斯的阻止,李郁琦無法當面向柯偉拒絕,原以為沒有回應就會讓他打退堂鼓,沒想到他竟然抱著鍥而不舍的決心,把原本一天一束的花增加到一天兩束。
  他強烈的追求方式,擺明了在跟歐陽迪斯挑戰,連帶的引起李郁琦和歐陽迪斯之間的摩擦。
  從激烈的爭執到一言不發、冷眸相對,那低气壓就連雙胞胎都感覺到了,尤其是敏感的心心。
  “李阿姨,你是不是跟我爹地吵架了?”心心在小床上翻來覆去,終于還是忍不住開口問。
  “沒有,我們只是有點意見不合而已。”她瞄了另一邊的安安,慶幸他早已睡著,要不然兩個小鬼一起盤問,她絕對會招架不住。
  “可是,你們已經不說話了。”真是個心思細密的小孩。
  李郁琦一直以為自己把糟透的情緒隱瞞得很好,沒想到還是躲不過心心的觀察。
  “李阿姨,你會离開我們嗎?”
  坦白說,這個念頭曾經浮現過,但是她告訴自己,歐陽迪斯的反應會如此激烈,完全是因為他太愛她了,就是因為這份愛,讓她留了下來。
  “我好希望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樣都有媽媽,你當我們的媽媽好不好?”心心的一句話,令李郁琦感動一陣心酸。
  她咬緊嘴唇,抬頭望著天花板,不讓自己掉下淚來。她毫不遲疑地將心心擁入怀中。
  “你真的這樣想?你真的喜歡我當你們的媽媽?真的嗎?”
  “真的!我和安安都會當乖孩子,可以嗎?”心心充滿期盼的問。
  “我愛你,也愛安安。”李郁琦在她額頭印下一吻。
  “那我明天就告訴安安這個好消息——”
  “呃,不!先不要告訴他,這是我們的小秘密好嗎?”她知道如果真要結婚,也得先把柯偉的問題解決,否則這將會成為她和歐陽迪斯之間最大的心結。
  她不要婚后兩人還為了這件事而不開心。
  “嗯!我會先保密的。”心心笑了。
  她笑起來真像歐陽迪斯。
  “現在閉上眼睛,赶快睡覺,晚安。”
  “晚安。”說完,她的眼皮便往下垂。
  李郁琦并沒有馬上离開,她坐在地毯上,直到她的情緒平靜下來,腳有些麻麻的,才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間,隨手帶上門。
  這是第三天了,歐陽迪斯把自己關在工作室,雖然他說是在修改一份圖稿,但李郁琦知道,他是在躲著她。
  和前几天一樣,她找了一本書看,可是看了老半天,她發現一個字也沒看進去,只好讓自己靠在枕頭上,試著回想和柯偉之間的點點滴滴。
  但她惊訝的發現,她竟然完全想不起來了!此刻浮現在她腦海中的,全是歐陽迪斯和她在一起的景象。
  想到他深情的眼神、溫柔的親吻、熾熱的愛撫,和銷魂的纏綿,她知道自己完全被他征服了。
  她愛他,只有他才能讓她盡情的揮霍她的任性,再也沒有一個男人可以如此包容她、愛她了。
  就連柯偉也辦不到。
  她突然好想、好想投入他的怀抱,听他的呢喃軟語,感受他熾熱如火的激情,緊緊被他的溫柔包圍住。
  仿佛心有靈犀般,房門被推開來,她連忙緊閉雙眸假寐,想看他會有什么行動。
  歐陽迪斯走進房間,馬上被眼前的景象給吸引住。
  老天!她看起來真是漂亮,不僅是她的美貌和身材,更重要的是,她有一顆誠摯、善良的心,雖然十分頑固,但他不會在乎的。
  為了不吵醒她,他放慢腳步走向她。
  看著她的胸部隨著平穩的呼吸上下起伏著,他覺得雙腿間又是一陣亢奮。
  他要她——因為他愛她,無時無刻的愛她。
  掀開薄被,如他所料,她真的一絲不挂。
  他褪下自己的睡袍,躺到她身邊,用掌手去摩挲著她粉嫩的蓓蕾,直到變嫣紅,他再也忍不住,而用唇吸吮住那誘人的蓓蕾,再用舌尖在上頭輕舔、嚙咬著……
  “嗯……”李郁琦可以明顯感覺到体內那熟悉的欲望被挑起,忍不住呻吟了一聲,但仍沒睜開眼,繼續假寐。
  她的呻吟讓他的嘴角不禁揚起了一抹笑容,但舌頭仍不停的舔弄,手也慢慢的往下滑……
  “嗯,人家好累,不要吵嘛!”她囈語著,但心跳卻越來越急劇。
  歐陽迪斯并不因她的抗議而罷手,反而將她的雙腿架到他的肩上,他將臉埋入她那濃密的林地,雙眼火紅的看著那兩片紅艷、微微開口的花唇間,手指也忍不住探了進去……
  “啊……嗯……”
  在他長指的抽送下,她的小穴不停的收縮著。
  那流泄而出的蜜液,令歐陽迪斯忍不住伸出舌頭輕舔品嘗。
  老天!那屬于雌性的香味,令他的驕傲更灼熱、更腫脹。
  “迪……斯……”她半睜星眸,兩手緊抓著棉被,下腹悸動得更厲害了。
  “甜心,你什么也不必做,只要盡情享受。”他直起脊背,然后刺入她的甬道,雙唇愛怜地仍在她的嫣紅上輕輕吸吮,下半身不停的用力沖刺……
  “啊……啊……”
  他每一次的撞擊都讓他的灼熱更埋入她的体內,很快的她就得到滿足,而他也在她的体內射出了所有的欲望。
  他并沒有立刻退出她的体內,只是握住她的手,与她的手指緊緊地交纏著。
  “睡吧!你累了。”
  “嗯!”李郁琦雖然閉上眼,但她知道自己還不累,也不想睡。
  而且今晚,他一定會把前兩天的精力盡情揮霍,她還能睡嗎?
  “我沒見過這么不懂得滿足的女人!”
  這是李郁青在听到李郁琦敘述她与歐陽迪斯之間的事后發出的評語,顯然這只是開頭而已。
  “姊……”
  “你有沒有搞錯啊?人家都不嫌你的過去要娶你了,你還在唱高調,你是豬頭嗎?”
  “姊!”李郁琦抗議地哇哇叫,“我有什么過去?”
  “你跟柯偉上過床,你不是處女!”李郁青的思想一向很保守,保守到連离了婚都過著清心寡欲的生活。
  “這年頭已經沒有處女了,而且處女也不值錢。”她真不知道都已二十一世紀了,怎么還會有人有如此愚蠢的想法。
  “可是,有些男人就是在乎啊!”
  “迪斯不是那种迂腐的男人,而且他也結過婚,他也不是處男,我們是半斤半兩。”
  “那你為什么不答應他的求婚?”
  “我已經准備要答應他了!只是,我在找机會開口,我是女孩子嘛!總不能在這節骨眼跑去跟他說:我要嫁給你了!我辦不到啦!”
  “什么節骨眼讓你開不了口?”
  “我們在嘔气,冷戰啦!”她真不知道他是在想什么,明明在床上表現得那么熱情,可是一离開床馬上又冷冰冰的。
  她都快被他搞得發瘋了。
  “難道他沒有表現一絲讓步或是溫柔的一面嗎?”
  “有……啦!”她從不對姊姊隱瞞,“他在做‘那件事’的時候就會。”
  “那就對了!你應該在做完之后跟他好好談一談。”
  怎么談?他精力那么旺盛,几乎是開了頭就“欲”罷不能,而且她很怕破坏那么美好的气氛。
  “那你打算怎樣?繼續嘔气、繼續冷戰下去?”
  “那我該怎么辦?”
  “解鈴人還需系鈴人,你找柯偉開誠布公的談一談,教他死了心吧!”李郁青替她出主意。
  “可是,迪斯不讓我跟他見面。”
  “那怎么辦?”
  “我也好苦惱喔!”她搔搔自己的頭發,一副想ㄕ啎F的表情。
  “不如由我來負責約柯偉,有我在場,你那位歐陽先生就沒話說了吧?”
  這倒不失為一個好主意,她也不想讓自己和歐陽迪斯的關系再惡化下去。
  “好,你幫我約柯偉。”
  伸頭、縮頭都是一刀,她還有什么好擔心的。況且還有李郁青作陪,歐陽迪斯應該不會生气才對。
  但人算不如天算,李郁青尚未出馬,柯偉已經先找上門了。
  這天因為歐陽迪斯接到工地的電話要他去一趟,也碰巧雙胞胎快下課了,所以他沒要她陪他去。
  听到門鈴聲,李郁琦以為雙胞胎回來了,可是當她打開門時,當場愣住了。
  “琦琦,你好嗎?”柯偉捧著一大束郁金香,深情款款的看著她。
  “你……你怎么來了?”
  “我很想念你,有很多話我一定要跟你說。”
  “可是現在不方便。”眼看校車就快到了,而且歐陽迪斯隨時可能會回來……她實在不想再節外生枝了。
  “你在怕什么?是不是那個男人威脅你?你不要怕,我可以出面跟他說——”
  “不!不是這樣,你別誤會,”看來是該講清楚、說明白的時候了。“事實上他很愛我,也很尊重我,而且我們已經決定要結婚了。”
  “你要結婚了?”柯偉手上的花束頓時滑了下來,但他卻不自覺。“你怎么可以這么對我?我為了你离婚,你知不知道我是愛你的?分手的這些日子里,我沒有一刻不想你、不愛你,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對我?”
  “柯偉,我……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什么都不要說,只要說你還是愛著我的、我是你的第一個男人,你真能說忘就忘了嗎?”
  他用力的抓住她的肩膀猛搖晃著。
  “你忘了我吧!”
  “不!我忘不了你,我試過了,要不然我不會离婚的。”他堅持的吼道。
  “我不是告訴你,我不要當你婚姻的破坏者,為什么——”
  “因為我愛你!”
  老天!真的是一團亂,令她無法好好的思考。
  “跟我走!”他用力抓著她的手。
  她試圖掙脫,“你要帶我去哪里?”但她發現他的力气好大喔!
  “去實現我曾經對你的承諾,”他深深的看著她,“我說過要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要給你一個安定的家,現在,我可以做到了,而且可以做得更好。”
  “不!我不會跟你走的。”她定住腳步,不肯往前。
  “你一定要跟我,我愛你,難道你不愛我了嗎?”
  “我曾經是愛你的,所以我很相信你,可是,我對你的愛在知道你是欺騙我的一刻就已經瓦解了。我只能說謝謝你愛過我,但我們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因為,我的愛已經屬于別人了。”
  仿佛,青天霹靂般,血色從柯偉臉上褪去。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是真的!”她乘机抽回自己的手,“柯偉,忘了我吧!”
  “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他忽然像失了魂般一步步地往后退,然后大叫一聲,發了瘋似的沖向馬路的另一端。
  為了怕他做出什么傻事,李郁琦忍不住追過去。
  “柯偉,等等我!”由于她跑得太匆忙,竟沒發現前方有人正快步走向她,她一頭撞進對方的怀中,當她抬眼一看,只見到一雙充滿怒气的眼睛……
  緊繃的气氛讓李郁琦感到快窒息。
  雖然歐陽迪斯什么也沒說,但從他陰郁的表情看來,她知道他一定誤會了他所看到的。
  她不喜歡這樣的气氛,更受不了歐陽迪斯的誤解,她決定要跟他好好的談談。但礙于雙胞胎在家,她又怕影響到孩子的情緒,她決定帶雙胞胎到公園去走走,也透過心心要求歐陽迪斯一塊儿去,這樣她便可以有單獨跟他談話的空間。
  原本她還怕他會拒絕,沒想到他竟一口就答應了。
  四個人手牽著手走在一起,就像一家子。
  但歐陽迪斯的心情卻更加低落了。
  他知道自己不該對她有誤解,可是,在親眼見到那樣的景象后,他如何說服自己去相信她是愛他的?
  如果他沒有及時阻止她,她已經跟柯偉走了,不是嗎?
  她的出現驅散了他的寂寞和無力感,也讓他終于再嘗到愛情的滋味,他不能讓她离開他!
  雙胞胎一到公園就開始忙著蕩秋千和溜滑梯,也讓他們有了獨處的机會。
  雖走在他身旁,她看起來卻像遙不可及的星子般。
  歐陽迪斯真想輕柔地攬著她的腰,可是他沒有。
  一直到長板凳前,沉默方才打破。
  “難道你沒有話要對我說嗎?”該死!他干嘛這么問?万一她說要离開——不,千万別說!
  “是不是我說什么你都會相信?”李郁琦苦笑的問。
  “至少你欠我一個解釋。為什么你要背著我跟柯偉見面?”他不是個小心眼的人,但他真的受不了“是他‘突然’找上我的,我沒有背著你跟他見面。而且見了面也好,剛好讓我跟他彼此了解——”
  “了解什么?”他忽然粗暴地打斷她,神情冷酷的道:“了解你們有多相愛?還是了解你們余情未了?”瘋狂的嫉妒令他怒火攻心,開始口不擇言。
  但話一說出口,他便后悔了。
  看到她發青的臉色,他知道自己的話深深傷了她的。
  可是柯偉是她的第一個男人,她一定不會輕易就忘了他。
  歐陽迪斯的話,讓李郁琦有如墜入無底深淵……
  “你為什么對我沒有一點信心?難道你對我的愛心存怀疑嗎?那我們在一起有何意義呢?”
  她要說了?她真的要离開他了是嗎?
  “這些日子來,我為你做的還不夠多嗎?”

  ------------------
  晉江文學城 Lily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