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1節


  “啊……達令,我好難受……好熱……啊……不行了……啊……快一點。”
  李安娜像八爪魚般緊緊纏著井俊璽,暈陶陶的沉淪在他狂野沖刺下所帶來的极樂深淵中。
  老天!她這對巨乳可是花了十几万做出來的,如果再讓他多几次粗暴的揉捏,恐怕會報銷。
  或許,她明天該去做個檢查,以免哪天在辦事時突然破了,那可就糗大了。
  “達令,我來替你把它弄下來。”心想,只要她可以暗杠,再把里面的小蝌蚪弄几只放入自己的子宮內,她往后的日子就不必煩惱了。
  “不用了!”井俊璽一眼就看穿她的心思。這看似簡單的一個小動作,他還是不假于他人之手,因為他若不是這么謹慎,恐怖他早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了。
  依照平常的習慣,他會把用過的保險套用一只密封袋裝起來,隨著他离開而帶走。
  “達令,我買了很特殊的保險套,我拿來給你用用看好嗎?”其實特殊之處就是她用了針在套子上戳了几十個小洞,她還是想母憑子貴,只要她怀了井俊璽的种,那井太太的寶座非她莫屬!
  即使在情欲高漲的關頭,一向惊戒心极高的井俊璽仍沒有絲毫松懈。
  “不,我習慣用自己買的。”他從外套拿出保險套交給李安娜。
  “我替你套上。”她的第二個計謀又失敗了,她在心底哀歎一聲。
  李安娜把保險套套上后,井俊璽沒浪費一秒鐘,便將她拉到了身上。
  “達令……”
  井俊璽雙手交握枕在頸后,看著她昂首呻吟、兩眼迷蒙的模樣,他唇邊露出邪佞的冷笑。
  “舒服嗎?”他冷笑的問。
  “舒服……好舒服……哦……達令……”
  不知怎地,在他毫無情感的冰冷注視下,李安娜發現自己竟然有些畏懼他。
  特別是他那雙冷冽又帶著狂傲不羈的黑眸,仿佛是被禁錮的惡魔,單從他的眸中,就可以看見鬼魅般的思緒……
  突然,井俊璽手机響起。
  “啊……達令!”李安娜更加賣力地擺動、呻吟。
  “我要接電話,閉上嘴!”他冷酷的命令,然后拿起手机接听。“嗯!我馬上就過去……OK,沒問題。”收了線,井俊璽將趴倒在他身上喘息的李安娜推倒在一旁,然后抓住她的粉臀,由背后進入了她。
  “達令……啊……我快飛上云端了……再用力一點……”
  一聲低吼后,他隨即离開她的体內。
  沒有浪費一分一秒,他取下保險套放入密封袋內。
  “達令,今晚你不在我這儿過夜嗎?”即使累得半死,李安娜仍死命地舔著他,不放他走。
  “以后別再噴這個牌子的香水,我不喜歡。”他只是冷冷地從外套口袋拿出一條鑽石手鏈,像在扔垃圾般扔到她身上。
  “達令,你真好!”哇!蒂芬妮最新款式的鑽石手鏈,价值不菲耶!明天她去打牌,准令她那些姐妹淘羡慕死。
  井俊璽沒有多說一句話,在穿戴完畢后,掉頭就离去。
  真是好酷的男人!自李安娜當了他的情婦至今,她很少听他說話,每次做完愛便离開,不過,她還是為他意亂情迷,畢竟他除了擁有英俊面孔及壯碩結實的身材外,他還是美國財星雜志百大富豪之一呢!
  身為這樣男人的情婦,可是光彩得很呢!
  井俊璽一路飛車赶到井俊弘的實驗室,他尚未敲門,門便自動打開來。
  實驗室外表就像一間普通的鐵工厂般毫不起眼,但里面卻是机關重重。
  井俊弘——井俊璽的弟弟,從小就是個電腦、机械天才,這個實驗室如同一個電腦的小王國,里面有著最新、最勁ㄅ窊掁答熙n硬体。
  除了玩電腦机械外,他自小還喜歡研讀醫學,不管中醫還是西醫,他都通曉。
  可是,他的個性跟井俊璽卻截然不同,井俊璽作事謹慎、小心,井俊弘則豪爽、樂天。
  “老哥,有沒有打扰你玩親親的游戲啊?”井俊弘一見到哥哥就忍不住調侃他。
  “少哈拉了,你這么急著CALL我,究竟有什么事?”
  井俊璽扯松領帶,坐上井俊弘發明的按摩椅。這張按摩椅并不是一般按摩椅比得上的,這椅子不但符合人体功學,甚至還暗藏玄机,它有特殊的導磁功效,所以在滾輪推拿時,全身都會因磁場的交流而通体舒暢,緊繃的肌肉也可以得到完全的放松。
  “老哥,來,把這個戴上,包你馬上精力旺盛。”井俊弘把一個狀似耳机的机器讓井俊璽戴上。
  果然不到一分鐘,井俊璽馬上像被注入一股巨大的力量,將他所有的疲憊一掃而光。
  “這就是你的最新發明?”井俊璽有時也不得不佩服弟弟古靈精怪的創作力。
  “牛刀小試而已,這不是我叫你來的主要原因。”井俊弘神秘兮兮地說。
  “那你究竟是篇了什么原因叫我來?”井俊璽有點失去耐性。
  “為了幫你解決這個!”井俊弘將手探入他西裝外套的口袋里,拿出那裝著井俊璽用過的保險套的密封袋。
  “你想做什么?”井俊璽伸手想搶回。
  “別急,老哥,”井俊弘卻煞有其事似地研究著密封袋里的保險套,“嘖嘖唷!量有點少喔!看來我得泡些藥酒給你喝才行。”
  “GOD,饒了我吧!”井俊璽搶過密封袋,像投籃般把它扔向垃圾筒,他才沒興趣吃井俊弘泡的那些藥酒咧,因為他泡的藥酒里面,總會出現一些讓人不敢恭維的東西,像壁虎、蟑螂、黑螞蟻……呃——惡心到了极點。
  “你今晚叫我來,該不會只是想討論我精子量的多寡吧?”他沒好气的說。
  “這不是主題,但也跟這個脫离不了關系,因為我今晚要給你看一樣波儿ㄅ窊掁答熊o明,不過,你得先閉上眼睛。”
  嗟!又不是三歲小孩,居然還玩這种幼稚的游戲。
  但是,井俊璽還是閉上了雙眼。
  “不要偷看喔!我數到三,你才可以睜開眼,一、二——三!”
  就在井俊璽睜開雙眼時,井俊弘正推著一床活動台來到他面前。
  他動手掀開抬上的白布,里面赫然是一個赤裸著上半身的美女,
  “井、俊、弘!”他齜牙咧嘴的喊道。他看著那名女子臉色蒼白、緊閉著雙眼,不禁露出難以置信的目光射向他的“好弟弟”。“你把她怎樣了?”
  他只知道他這個弟弟愛電腦和机械胜過愛女人,他卻不知道他竟然會謀殺女人!
  “老哥,你別把我想得那么ㄚ捰H好不好?”井俊弘不怕死,一臉笑嘻嘻地說:“怎樣?她是不是很美啊?”
  “我只想知道她是不是死了?”這才是重點。
  “安啦!她沒有死,她只是在休息而已。”他拍拍他哥哥的肩膀。
  “休息!?”井俊璽當然不會相信他的鬼話,伸手探探女子的鼻息,GOD!她都沒了呼吸了,他還說她只是在休息?他這個弟弟該不會每天研究電腦,研究得腦子出問題了吧?
  看著老哥那一臉不信任的表情,井俊弘決定不再賣關子,以免引起他更大的誤解。
  “安琪不是真正的人,她是我制造出來的机器人!”井俊弘指一指在四周繞個不停的小机器人說:“她跟小咪是一樣的。”
  “她是机器人!?”井俊璽伸手摸摸女子的肌膚,彈性十足,仿佛吹彈可破,這分明就是個真人嘛!打死他,他都不相信她跟那個看起來拙拙笨笨的小咪一樣,都是机器人。
  “触感很棒吧?”井俊弘得意洋洋的說:“為了讓她的皮膚可以媲美人類,可折煞了我,我用過豬皮、牛皮、羊皮做各种試驗,最后才研發出這种高質感的人造皮,這可是用一般市面保養品也無法達成的好膚質呢!”
  “她真的是机械人?”井俊璽實在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真的,一千、一万個真的,她的的确确是個机械人,只是,我把她做得跟真人一模一樣,她不但有漂亮的臉蛋,還有超好的身材呢!”井俊弘扯掉遮掩住安琪下半身的白布,“三十六C、二十四、三十五,跟你那些情婦比起來,絲毫不遜色對吧?”
  知兄莫若弟,他知道井俊璽喜歡身材丰滿的美女。
  “那又怎樣?她只是個机器人!”井俊璽一臉不屑的啐道。
  “唉,你別小看安琪,她可是我為你精心研發出來的,至少你跟她在一起時,不用擔心她會耍心机、搞陰謀,而且她不會有所要求,你要她往東,她也不敢往西,百分之百的天真、無邪,而且她還是個處女喔!”說到后來,他賊賊的笑笑。
  “我對冰冷冷的机器沒什么‘性’趣,要我跟她做愛,就跟充气娃娃做愛一樣——沒感覺。”
  “你怎么可以把我的安琪跟充气娃娃相提并論?”井俊弘一副沮喪的表情,“你不要污辱我的智慧,我的安琪不但不冰冷,還有人性的一面,只要我把智慧晶片打到她的腦部里,她的智商很可能到達天才的程度,當然,這就要看你怎么教她、訓練她了。”
  “什么意思?”井俊璽一臉不解的問。
  “OK,我說得明白一點,就是安琪的原始构想是來自寵物机,也就是說她可以經由訓練、教導而增加她的智商,而且我還在她的瞳孔、耳朵內藏有接收晶片,配合著腦部的晶片相輔相成,她能夠很快地把接收到的資訊融會貫通。”
  “有這么神奇?”沒想到他弟弟這么聰明,已經將机器人研發到這种程度。
  “更神奇的是,我還可以先輸入一些設定好的程式在她的晶片里,如此一來,她就可以完全符合你所要求的,成為你想要的女人。”他很得意的說。
  “可是,她要怎么樣才可以活動?難道是裝電池?那多久得充電一下?”
  “拜托!這么美麗的身軀,我怎么舍得去破坏她呢?當然還是晶片!我會在她心髒的部位植入生命力的晶片,如此一來,她就可以維持半年的生命力,更神奇的是,她不只有心跳、呼吸,她也會有体溫。”井俊弘十分得意的敘述著自己的杰作。
  “你別告訴我她也會傷風感冒。”听到目前為止,井俊璽還是覺得弟弟在异想天開。
  “沒錯,如果她接收到這樣的訊息,她也會有相同的反應。所以這就是重點了,她有可能是個天才,但也有可能是個白痴。如果你不想惹太多的麻煩,我勸你不要給她太多不必要的資訊,這樣,她就永遠像只溫馴的小綿羊般,乖乖的順從你給她的指令。”
  “真有這么神奇?”
  “當然你可以先輸入一些你想要的基本程式,比如叫床——”井俊弘曖昧的說。
  “不要太過火了!”不知怎地,他老覺得跟他上床的那些女人叫床的聲音很假,“還有,千万別哭哭啼啼的。”他最受不了這類型的女人。
  “了解。”井俊弘取出紙筆記下重點,“那你要不要她會打掃房子?”
  “好啊!”反正他正想將那個鐘點八婆給炒魷魚,好几次她都把他的芝麻綠豆大的小事賣給了八卦周刊,搞得他深覺得隱私權被侵害了。
  “那要不要會做飯?”
  “也行。”他老是在外頭應酬,早吃膩了外頭的食物。
  “那你要傳培梅的食譜還是菲姐的食譜?”
  “誰的都無所謂,只要口味別太重,家常一點。”
  “那就用阿鴻的好了!”井俊弘很認真的作筆記。
  “隨便,只要她別對我下毒。”井俊璽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
  “安啦!我只會叫她下春藥——”井俊弘笑著說。
  “你這小子找死啊!”
  頓時,兩個大男人像小男孩般玩起扭打的游戲。
  也只有在面對自己的弟弟時,井俊璽才會露出外人不曾見過的一面。
   
         ☆        ☆        ☆
   
  整整一個禮拜,井俊璽奔波于美加國際財經會議,他覺得自己累得像條狗一樣。
  待會議一結束,他便迅速整裝飛回台灣。
  明天就是他三十五歲的生日,跟往常一樣,他會放自己一天假。
  他不接受任何人的祝賀,也從不舉行生日派對,對他而言,這一天他喜歡一個人在家享受安靜,不受干扰的生活。
  而他給自己的生日禮物便是睡到自然蘇醒,這對一向是工作狂的他,可是很大的奢侈。
  搭了十六、七個小時的飛机,他的疲憊已經不是言語可以形容的了。所以,一進家門,他以最快的速度脫下自己身上的衣物。
  他習慣裸睡,平時因為工作的關系,他總是西裝筆挺,所以,他喜歡在睡覺時完全釋放自己。
  一沾到枕頭,他很快的沉入夢鄉。
  “叮!叮!”
  該死的!是哪個不長眼睛,竟膽敢在他生日這一天來打扰他?真是欠扁!
  “叮!叮!”
  來人似乎不把他吵醒不甘心似的拼命按門鈴。
  井俊璽發誓,他一定要扭斷對方的脖子。
  他隨手抓過睡袍穿上,一臉怒气的打開大門,卻只見一個很高的紙箱擋在他的門口。
  這是什么東西呀?他又沒買冰箱。
  正當他感到疑惑不解之際,電話鈴聲響起。
  “SURPRISE!老哥!”井俊弘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來。
  “你搞什么飛机?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井俊璽怒吼的音量足以震破井俊弘的耳膜。
  “知道,你的生日嘛!”井俊弘笑嘻嘻地回答。
  “那你還打電話來吵我?”他一肚子火正無處宣泄。
  “老哥,今天是你的生日,別發火嘛!我派人送去的生日禮物應該到了吧?”
  “原來是你!”他一副要殺人的口气說。
  “嘿!嘿!”井俊弘干笑兩聲,真慶幸他夠了解自己哥哥的脾气,所以,他早就對送貨的人叮嚀,如果听到屋子里有腳步聲,就快點落跑。
  “老哥,先熄熄火嘛!看在我這個弟弟一片誠心的份上,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OK?”
  “要我原諒你,沒這么容易!”犯了他的大忌,通常下場都很慘的。
  “唉,我送生日禮物給你耶,而且!這個生日禮物還是世上獨一無二的杰作。”
  “去他的禮物,”井俊璽怒气騰騰的吟道。
  “別這樣嘛!”井俊弘笑說,自信滿滿的道:“現在你看著門口的箱子,絕對會給你一個惊喜。”
  就在井俊璽轉過身子時,箱子像變魔術般自動打了開來。
  “主人,生日快樂!”一位穿著白色蕾絲短圍裙、頭戴同款發飾的俏女郎緩緩走向他。
  “井、俊、弘!”他非但沒因見到這樣一個美人而開心,反而怒气高張的對著話筒吼道。
  他喜歡一個人過生日,井俊弘竟又犯了他的第二個大忌!
  “老哥,她就是安琪,你不記得了嗎?我已經依照你的要求,把程式輸入晶片,從今天開始,她就是你的天使娃娃,好好享用吧!”
  不讓井俊璽再有發飆的机會,井俊弘已卡噤一聲地挂上電話,留下他跟一直面帶微笑的安琪對望……
   
         ☆        ☆        ☆
   
  這是井俊璽第二次見到安琪,他万万沒料到她會帶給他如此大的震惊。
  第一次見到她時,她根本只是空有擬人化身軀的机器人,冷冰冰的,但現在站在他面前的竟是一個活生生的大美人!
  如果井俊弘沒有打電話來,他几乎很難把她跟机器人聯想在一起。
  “你是安琪?”他還是很難相信的把她從頭到腳的打量一番,甚至怀疑這會不會是井俊弘的惡作劇,叫人來偽裝的?
  “是的,主人,我是天使娃娃安琪。”她聲音軟軟的,煞是好听。
  水亮的眼瞳笑得像兩道彎月,兩個小酒窩甜蜜地挂在唇邊,完全沒被他臉上嚴厲的表情嚇到。
  井俊璽不得不為弟弟的高超創作力贊歎,她單只是微笑而已,就能勾魂攝魄,甚至讓他心頭涌上未曾有過的悸動。
  多嬌美的一張容顏啊,稱她做天使娃娃,還真是名副其實。
  “你可知道自己的任務?”他的眸光緊緊鎖住她晶瑩的雙眼。
  “我要為主人打掃屋子、做最好吃的食物給主人吃,還要全心全意取悅主人、服從主人對我的命令。”她在回答時,臉上有著一絲羞澀,使她更多了一份楚楚動人的韻味。
  看來井俊弘把她調教得很好。他在心里暗忖。
  “那你要如何取悅我呢?”井俊璽的視線落在她只著短圍裙的身軀上。
  該死!那塊小的布根本遮不住她曼妙的身材,高聳飽滿的乳房几乎快彈跳出來、那纖細不盈一握的腰肢、若隱若現的幽暗三角地帶,及修長勻稱的雙腿,如此性感的胴体,讓他的小腹一陣騷動。
  他不得不佩服弟弟替安琪做如此特殊的裝扮,只怕柳下惠見了她都會失控。
  “安琪听從主人的命令。”她露出無邪的表情。
  顯然井俊弘留了一手,他要讓他自己訓練安琪。
  井俊璽黑眸陡然變得闃暗,其深處的兩簇光亮,像是野獸盯著獵物般噬血懾人。
  他健臂一伸,摟住她纖細的柳腰,輕易地讓她的嬌軀貼近他。
  “主人!?”她水的大眼眨動了一下,柔嫩的紅唇微啟。
  她那嬌柔的神情,讓他再也忍不住地俯下首,貪婪的攫住她的唇瓣,狂吸吮著……

  ------------------
  轉自書香門第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