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10節


  “絲絲這個小丫頭,我實在看不下去了!”露西義憤填膺地為李晴彤叫屈。“你以為她怀孕了就了不起嗎?她也沒想想,誰才是這儿的女主人,居然敢對你頤指气使的!夫人,你別事事遷就她,該給她一點顏色瞧瞧!”
  “露西,沒關系的,她年紀小,而且怀孕很辛苦,你就別再說了。”她□著水餃皮,忙著為絲絲做餃子。
  今天午餐絲絲突然大喊沒胃口,直嚷著要吃餃子,偏偏露西根本不不會做餃子,李晴彤只得親自動手做。
  “她怀孕辛苦,難道你就不辛苦嗎?”
  李晴彤□著餃子皮的手停了下來。“露西,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
  “我有老花眼,位還不至于看不出這种事。夫人,你為什么要瞞著主人?你快把這喜訊告訴他,我相信他就不會天天繃著一張臉。”
  其實,李晴彤很想告訴他,但一想到他已因為絲絲怀孕而心情不好,她不忍心再添他煩惱。
  “過此日子吧!最近迪斯的情緒不太好——露西,你答應我,替我保守這個秘密好嗎?”
  “能守多久呢?你的肚子過不久就會凸出來,主人也真是粗心大意,居然連自己老婆怀孕了都沒發現。”露西突然道出心中的疑惑問:“夫人,絲絲小姐怀的孩子真的是主人的嗎?”
  “是的!”她不曾怀疑,也不會怀疑。
  “那她生下孩子后,主人會做什么打算?”
  這也是李晴彤想知道的,可是,自從史迪斯讓絲絲住下來后,他什么話都不曾說,她也不敢問。
  “夫人,你放心好了,不管主人做什么打算,我都站在你這邊。可你也得學著把態度表現得強悍一些,千万別讓絲絲爬到你的頭上。”
  “露西,我想絲絲應該不是那种人吧?”
  “人心隔肚皮,你別太容易相信別人。”
   
         ☆        ☆        ☆
   
  “我的頭好暈,迪斯大哥,你不要离開我。”
  “我胃口不好,迪斯大哥,你可不可以喂我吃?”
  “我會作噩夢,陪我好嗎?”
  絲絲仗著自己怀孕,想盡方法纏著史迪斯,而且手段是日益劇烈。
  李晴彤雖不斷告訴自己不要跟絲絲計較,可是,她發現自己的情緒几乎要崩潰了。
  原本期盼史迪斯會安慰她或是對她說些什么,但她卻什么也沒說,甚至絲絲對他提出任何要求他都不曾反對,這更教李晴彤難過。
  他不再愛她了是嗎?
  或者他把絲絲怀孕的過錯全算她身上,而以此方式懲罰她?
  不!她宁可相信他態度改變是因為他尚在試著接受絲絲怀孕的事實,他對絲絲只是一种補償的心態……想著想著,一層淚霧占据了她的星眸。
  到底要到什么時候才會停止這樣折磨呢?
   
         ☆        ☆        ☆
   
  史迪斯擺脫了絲絲的糾纏,一進房間,就看到李晴彤一個人站在陽台上,月光洒在她頭發上,她簡直美若天仙。
  一股溫情襲上史迪斯的心頭,李晴彤寬大的心胸證明了她對他的真愛,然而她臉上的哀愁表情,讓他明白,自己的決定帶給了她极大的傷害。
  “彤,很晚了,你怎么還不休息?”他摟著她,將她拉近。
  “絲絲睡著了嗎?”她看著他疲憊的神情,赫然發現才几天的光景,他好像老了好几歲。
  “睡了,她的情緒很差。”
  “她是孕婦,你該多体諒她一些。”她淡淡地說。
  “我陪著她,你不生气嗎?”他好奇的問。
  她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我沒有權利生气,今天這樣的局面,我必須負起大半的責任,如果當初我不答應她的計划,也不會讓這樣的事發生。”
  他抬起她的下巴,當他看到她眼中的淚光,不禁為她強忍的委屈而生气。
  “為什么要把所有的過錯往自己的身上攬?你難道不懂得要保護自己嗎?你不怕絲絲會把我對你的愛給奪走嗎?”
  “我當然怕!可是,我又能怎么做?”她閉上眼睛,淚水滑落面頰。“絲絲怀的是你的孩子,你難道可以棄她于不顧嗎?我不想讓你成為罪人,真正該受懲罰的人是我,有罪的人也是我!
  “他將她摟入怀中,心中漾起一絲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疼惜。
  “噓!別哭,親愛的。我知道這几天我冷落了你,但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李晴彤掙脫開他的怀抱,“你想怎么做?”天哪!他該不會不要她了吧?
  “如果孩子真的是我的,我當然會對絲絲做最妥善的安排,但是,孩子并不是我的。”他的話震撼了李晴彤的心。
  “你說什么?孩子不是你的?”
  “不是!”他斬釘截鐵的表示。
  “你怎么可以确定?”
  “為什么我不可以?只有我才可以确定孩子是不是我的親骨肉。”
  “可是那天晚上——”
  “是的!我承認那天晚上我因多喝了酒,沒能分辨出在床上的人是絲絲而不是你,而我也承認我占有了她,可是,我并沒有把精子射入她的体內,因為在最后的關頭,晴倫救了我,才不至于鑄下大錯。”
  “既然如此,那絲絲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
  “這也是這几天一直困扰著我的問題,不過明天等絲絲回來,一切將真相大白。”
   
         ☆        ☆        ☆
   
  “孩子是我的!”晴倫很肯定的大聲承認。
  絲絲万万沒料到在這節骨眼上,晴倫竟然又出來搞破坏!
  當初她為了怕自己不能怀孕而找上晴倫,一方面是為了報复李晴彤,一方面是利用晴倫來達到她的目的,結果,這個傻瓜蛋還真以為她是愛他的,天哪!她怎么會看上他?最主要他還是李晴彤的弟弟!
  但她不容許這次的計划再失敗!只要她不承認,誰也奈何不了她。
  “不!孩子是迪斯大哥的。”絲絲激動的反駁。
  “絲絲,你說你愛我的,我是這么的相信你。”晴倫痛心疾首的看著自己所愛的女人,他付出了真心,卻沒想到竟落到這樣的田地。
  “我怎么會愛一個跛子?李晴倫,你才高估了自己。”
  光听這几句對話,李晴彤已經了解七、八分。但教她心疼的是,絲絲竟用這么殘忍的字眼傷害晴倫。
  “絲絲!”她忍不住出聲了。“晴倫是無辜的,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不該利用晴倫——
  ““你說什么我不懂,這是不是你的伎倆?你想讓迪斯大哥誤會我,因為你嫉妒我怀孕了,你怕自己的地位不保是不是?”她再度反咬李晴彤一口。
  “絲絲,是你該說實話的時候了。”史迪斯再也按捺不住了。其實這几天他不動聲色地暗中做了調查,已能确定絲絲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先前。他讓她留下來,是怕她不認輸的個性會讓她做出什么傻事,所以,他才會將計就計,沒想到她竟一點悔意也沒有,實在太令他寒心了。
  “迪斯大哥,你別相信他們姐弟的話,他們聯合起來陷害我,我怀的孩子是你的!你不相信我,你怎么對得起我死去的爸爸?你答應過他,會好好照顧我的。”
  “就是因為我對麥克承諾過會好好的照顧你,所以,我才留下你。”史迪斯冷靜的說:“孩子是誰的,你心里應該十分清楚。”
  “是你的!”她就是要緊咬著他不放。
  “不是我的,我敢對天發誓。”史迪斯一字一字的說:“絲絲,別再做傻事了,我只愛晴彤。”
  絲絲眼見大勢已去,將心中所有的怨恨一古腦地涌向李晴彤。
  她順手抓起茶几上的花瓶將它敲碎,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手揪住李晴彤的頭發,另一手握住玻璃碎片,抵在她的脖子上。
  “絲絲!”晴倫和史迪斯全被她這突如其來的瘋狂舉動給嚇坏了。
  “你們不要過來!”絲絲嗄聲吼道,手一抖,碎玻璃銳利的一角刺入李晴彤細致的皮膚。“既然我什么也得不到,那我宁可玉石俱焚!”
  史迪斯焦急的目光凝聚在李晴彤蒼白的臉上,見到她兩眼緊閉,一滴血正沿著頸項淌下。
  “放開她,絲絲!”
  絲絲扣得更緊。“不!只要沒有她,你就會愛我了。”
  “不會,就算沒有晴彤,我也不會愛你!”
  絲絲情緒整個崩潰了。“我為什么要這么傷我的心?我哪一點比不上這個賤女人?她有什么好?值得你如此死心塌地的愛她?”
  “愛是不需要理由的。絲絲,放開晴彤,我答應你,我還是會疼愛你如妹妹一般。”
  “不!我不要當你的妹妹,我要當你的妻子。”她雙眼噙著淚水。
  “絲絲,放開我姐姐,也許我是個跛子、也許我不夠好,但是,我是真心愛你的。”晴倫發自內心的說。
  “我不要你的愛!”絲絲的聲音轉為嚴峻。“你只是我計划中的一顆棋子,你跟這個賤貨是一伙的,我恨你!”加重手上的力道。
  史迪斯嚇得心跳差點停止,正當他感到束手無策之際,只見露西出現在絲絲后方。
  “砰!”一聲,露西以手上的鐵鍋重重敲在絲絲的頭上,敲得又狠又准。
  絲絲兩膝一軟,癱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覺……
   
         ☆        ☆        ☆
   
  史迪斯溫柔的將李晴彤扶坐起來,用大拇指刷著她喉頭上的傷痕。
  雖然醫生一再保證沒有生命危險,但想到當時的情景,仍教他惊恐万分。
  如果不是露西及時敲昏絲絲,后果他真的不敢想像。
  “還疼嗎?”
  李晴彤搖了搖頭一笑,但仍挂心絲絲的情況。
  “絲絲怎樣了?要不要緊?”
  “只有輕微的腦震蕩,晴倫正在照顧她。”他沒好气的看著她,“你呀,就是這么不懂得照顧自己,你說,你對我隱瞞了什么?”要不是露西告訴他,恐怕他還被蒙在鼓里。
  “我怀孕了,可是,我不是有意要瞞著你的,我只是不想增添你的煩惱……你該不會在生我的气吧?”
  “我气炸了!”
  “對不起。”
  “如果你不是怀有身孕,我就會把你按在大腿上打几下屁股。”他發出不滿的怨言,“你怀孕了,我開心都來不及了,你竟還說會增添我的煩惱!”
  “我道過歉了嘛!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生我的气了?”
  “不可以。”
  那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諒我?
  “等你傷口好了,我再好好的懲罰你!”
  “既然要懲罰我,為什么還要等到我的傷口好了?現在不行嗎?”她突然皺緊眉心,大叫一聲:“哎喲!”
  “怎么了?”
  “我頸子上的傷口好疼喔?”她耍詐,但他沒有發現。
  “我去打電話請王醫生過來——”
  “不、不要,我不要醫生,”她撒嬌的道,“我要你。”
  “你說什么?”
  “我要你幫我的傷口呼呼、惜惜。”她雙頰漲紅。
  史迪斯露出個了然的笑容,在她的傷口處溫柔地印下一個吻,接著嘴唇逐漸上移,親吻亦由輕柔轉為熱情,貪婪的流連在李晴彤的下巴、面頰和鼻子上。
  李晴彤也回吻著他,享受著他的胡碴摩挲在肌膚上的美好感覺。
  當史迪斯的唇終于貼上她的柔唇上時,他的呼吸變得粗喘。
  “不可以的,甜心。”他強將熊熊欲火壓抑住,手指插入她紊亂的長發中,讓她跟他面對面。
  “為什么不可以?”她以舌尖輕繪他的唇型,斜拋媚眼,使他忍不住發出呻吟。
  “你怀著身孕……”他一臉嚴肅的表示。
  “那又怎樣?”她舔舐著他頸上跳動的快速的動脈,“難道你不想‘懲罰’我了?”
  “甜心,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我不只知道自己在說什么,我更明白自己要做什么。”她下了床,然后順著他的身体往下滑,解開他的褲頭,讓長褲滑至他的腳邊,她則將面頰貼在他平滑而灼熱的大腿。
  “彤,你确定?”他伸手溫柔地抬起她的下巴,難以置信的看著她。
  “你不喜歡?”她隔著他的底褲輕撫著他的雄壯威武。
  “該死!你知道我喜歡得不得了!”他的气息逐漸變得急促。
  史迪斯仰起頭、咬著牙,但在她的挑逗、愛撫下,最后一絲自持隨之崩潰。
  “我要好好的懲罰你這個小魔女!”她將她拉了起來,壓向床上,几乎來不及卸下她身上的衣物,直接扯下她的底褲,迅速而准确的進入她。
  他每一次誘惑的摩擦,逐漸綿長而深入的占有,讓李晴彤完全臣服,喜悅如閃電滾過她的血管。
  一番沖刺后,史迪斯由喉頭深處發出狂喜的低吼。
  李晴彤也弓起身体抵著他,讓他將帶著熱情和愛意的种子注入她的体內。
  以手指溫柔地梳弄著史迪斯潮濕的頭發,“我愛你。”
  “我也愛你。”史迪斯閉上眼睛,嘴角殘留一抹淺笑。
   
         ☆        ☆        ☆
   
  “出去,我不要見到你!”絲絲發了瘋似的,拿起病房內所有的東西往晴倫的身上砸去。
  他的臉被東西划破了,身体也因砸過來的東西而發疼,但是他絲毫不在乎,此時此刻,他心里的痛才叫做痛。
  “絲絲,你有什么不滿、怨恨盡量的發泄出來吧!但請你相信,我是真的真的愛你。”晴倫以沉痛的口吻道:“也許在你心中我比不上姐夫、也許我各方面的條件你都不滿意,但是,我會努力達成你的要求,為了孩子,請給我一次机會好嗎?”
  “孩子不是你的!”為什么史迪斯不肯愛她呢?
  “孩子是我的,我知道。”
  “不是、不是!”絲絲發狠道:“你以為我只跟你上過床嗎?”
  “別為了負气而貶低自己,你跟我在一起時,并沒有其他男人,再說,我也明白你不是個隨便的女孩子。”
  “我就是!”絲絲激動地喊道:“就算全天底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會愛你!”
  “你不愛我沒關系,但我愛你,我會讓你知道我有多么愛你。”
  “我不想知道!”她捂住自己的耳朵,“你走,我不要再見到你,你走!”
  “好,你好好的休息,我走!”晴倫沮喪的步出病房,但他告訴自己,總有一天他會用自己的愛打動絲絲的心,他不會因為气餒而打退堂鼓,他會用最大的毅力等待她的回心轉意。
  會有那么一天的!他知道。尾聲晴倫終于以無比的真誠和深情打動了絲絲的心,兩個在史迪斯和李晴彤的祝福下舉行了婚禮,并在神父的面前許下永琲獄}言。
  不過,史迪斯和絲絲卻對如何稱呼彼此而各持己見。
  “迪斯大哥!”
  “叫我Uncle!”史迪斯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
  “可是,我已經嫁給晴倫,我現在叫你Uncle更不合常理了。”絲絲義正辭嚴的表示。
  “但我比較習慣你叫我Uncle,你別忘了,我跟你父親是結拜兄弟。”他立刻加以反駁。
  “但那已經是過去式,現在,該用現在進行式才對。”她一副要ㄌㄨ到底的模樣。
  “我不管什么過去式、現在進行式,你還是叫我Uncle!”
  李晴彤和晴倫看著兩人只為了一個稱呼而爭得面紅耳赤,不禁啞然失笑。
  “其實,你們都弄錯了!”李晴彤忍不住出聲糾正他們。“絲絲現在是晴倫的妻子,應該跟晴倫喊迪斯姐夫。”
  “姐夫?!”史迪斯一臉恍然大悟,“是啊!我怎么忘了這個稱呼?”
  “所以說有人‘老’喜歡倚‘老’賣‘老’。”絲絲幽他一默。
  “但有些人卻不懂敬‘老’尊賢。”史迪斯也不甘示弱,反將她一軍。
  “我看,你們還是先停火吧!客人都在等著我們開舞呢!”晴倫伸手攬住絲絲的腰,在輕揚樂聲中,翩翩起舞。
  “我的皇后可否与我共舞?”史迪斯一彎腰,對妻子做出邀舞的姿態。
  “這是我的榮幸,陛下。”李晴彤將自己的手放到他手中。
  舞台上女歌手輕柔的唱出I ONLY WANT TO BE WITH YOU。
  婆娑起舞之際,他們在彼此的臂彎里找到了屬于自己的愛和依靠,永生永世、長長久久……
淡霞VS YOU

  別說淡霞又……黃牛了!
  實在是因為姚姚和麗秋兩位美女体恤淡霞老了,實在不堪再折騰下去,以至于決定讓我留在龍吟,不要到處留情啦!
  這個故事的前半段早在一年前就寫好了,但因自己喜新厭舊,而又把它晾到一邊。
  直到那天它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因為不忍心讓李晴彤和史迪斯兩人的戀情沒有結尾,于是決定把它完成。其實,我本想把史迪斯塑造成一個大酷哥,在他跟李晴彤重逢時,會展開一連串狠心的報复,但是想起姚姚說過,要我暫時遠离報复型的故事,所以,我只好讓史迪斯成為一個溫柔又深情的男子。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