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9節


  同時得到兩名男子的青睞,她理當應該感到愉快,但是為何她仍然覺得十分不對勁呢?
  關掉了手机,拔起了電話線,夜遙雙手抱膝,一個人默默坐在黑暗的屋里。
  從來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無意之間,一條路子走偏,便全盤皆錯。
  “夜遙!你開門!我知道你在里面。”門板遭受強烈敲擊,發出很大的聲響,才震動了沉思的夜遙。
  是悠朗的聲音!
  她于是抬起頭來,木然地凝視著撼動的門板,卻沒有起身回應的欲望。
  “你不能不接我的電話,你不能不听我的留言,你更不能將我拒于門外!夜遙!”
  “讓我一個人靜一靜,現在我不需要你的關心,你應該多陪陪香織。”
  “我已經和她提出分手了。”
  悠朗的話讓夜遙更加頭痛。她是個徹頭徹尾的自私鬼,只想著快樂,而不去思考曾經傷害了誰。
  “那你就更應該多注意她,你明知道她好愛你,她不可能答應和你分手的。”
  雖然香織一向表現得很堅強,可是夜遙知道,她也有十分脆弱的一面,只是隱藏得很好罷了。
  每次在結束一段感情之后,香織總是堆著滿臉的笑容,看見什么東西都說美,可是她的眼底根本沒有焦點;聊天時候顯得心不在焉,她說她只是需要一些時間,好忘記曾經美麗的從前。
  每一次,夜遙都陪著香織一起度過這段療傷止痛的過程階段,感受她每一分消長的哀傷与寂寞。
  然而這次她卻無法陪香織走過了。傷了香織的是她,她該怎樣彌補這個錯誤的傷口?
  “你說得沒錯,她并沒有答應分手,她恨我,她要留住我來折磨我。”香織斷然拒絕他的分手要求,還說一輩子都不放手。
  悠朗想起自己對香織這么說道:
  “難道你要這么綁著我,直到六十歲才發覺我是真的不愛你,到時你是不是要怪我狠心拖住你的青春、扼殺你的幸福?”
  就算香織現在恨透了他,他也無所謂;他只知道他不能再繼續辜負她的愛情,耽誤她美好的青春,她應該得到比他更好的、真心愛她的男子。
  “夜遙,你不明白我現在擔心著什么,我不怕香織恨我,我只怕你對我的愛會移走,忽然之間,你發覺你不再愛我,那才是我最恐懼的。”
  他發覺最近的夜遙十分不對勁,而那顯然并不全是他們的戀情曝光的關系,恐怕還和風間霧脫不了干系。
  悠朗清楚知道風間霧對夜遙的企圖,無法不在乎。
  “你在胡說什么?”
  “你是不是愛上風間霧了?”
  悠朗直截了當的問句像顆炸彈似的,將夜遙的七魂八魄全炸到外太空去了。
  她愛風間霧?誰說的?怎么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呢?
  “你回去吧!我想暫時冷靜一下,不見面對彼此都好。”
  她終于下了逐客令,然后任憑他在門外說了什么,她都堅決掩住雙耳,恍若未聞。
  需要找些事情來轉移注意力,夜遙隨手抓起手机,無聊地看著來電紀錄,小小的方塊熒幕里琱[不變的始終是風間霧的名字;她的指尖輕輕撫過他的姓名,感覺到一絲暖意。
  “今天二十三通,昨天二十一通,有進步喲!可是我不愛你呀,為什么你還這樣關心我的死活?真的關心,又為何不來看看我?因為真希在你身旁阻擋?呵,都是借口!”夜遙頹然地將手机往柔軟的床墊扔去,整張臉埋在臂彎里,喟然長歎道:“真是的!我在說什么呀?”
   
         ☆        ☆        ☆
   
  “嘖!真是倒霉耶!想不到那個色老頭竟然是便衣刑警,我還白白地被他摸了好几下屁股咧!”大桃堇雖被抓到警局里蹲著,卻一點也沒收斂气勢,香煙一根接著一根地猛抽。
  “最背的要算是真希,她還被那色老頭帶上賓館,衣服都快被剝光,還被拍照存證列入檔案紀錄。”她們那一挂的其中一個涼涼地開口,伸手跟大桃堇要煙抽。
  “是她自己答應要給詠美買項鏈,又不是我們逼她的。”
  “話是那么說沒錯,可是,堇,你不應該因為那色老頭出高价,也不管他不是熟客,就隨便把真希推給他呀!”
  “你們現在會怪我啦?剛才不曉得是誰眼紅我讓真希接下這個肥缺的?你們几個見錢眼開的程度不見得比我輕微到哪儿去!哼!”大桃堇冷眼一掃,一伙人于是又安靜下來。
  “上課不上課,玩什么援助交際?我臉都被你給丟光了!”几乎每個家長來接回她們的時候,都要這么叨念几句。
  她們也不負眾望裝模作樣地低垂著頭,一副認錯知羞的模樣,卻不忘以嘴型告訴其他伙伴:改天再一同踹翻校園圍牆蹺課上街去玩!
  几個小時下來,她們八個人逐一讓家人保釋領回,只剩下真希還坐在警局里,一個人孤零零的,一句話也不說。
  “你家的電話無人接听,你再想想,有沒有其他人可以來帶你回去的?”
  值班的警員遞上一杯熱咖啡,真希默默地接過,捧在冰冷的掌心里。
  父母連工作的時間都嫌不夠了,哪有可能來分神理會她墮落在警局的事情?他們或許忙得連她將近一個月都沒回家的事都不知道呢!
  “我可以在這里睡一下嗎?”她突然覺得好累,只想倒頭就睡,最好永遠不要醒來。
  “這椅子很硬,你睡了會不舒服的。”警員脫下外套罩在她瘦弱纖細的身軀上。
  一張單薄的木板凳,她不可能想在這里栖息吧?
  “不要緊,只要讓我暫且合一下眼就好了,只要一下子就好,我真的……好累……”她倦然地閉上雙眼,唇邊含著一抹凄楚的微笑,像一枚美麗的雪花。
   
         ☆        ☆        ☆
   
  “你有沒有听見寄物柜里有手机在響的聲音?”
  藤村的工作態度一向馬馬虎虎,反而喜歡四處張望包打听,一耳聞怪聲,便開始和風間霧扯起嘴皮來。
  “有嗎?經你這么一說,我好像也听到手机的鈴聲了。
  風間霧的心思顯然也不在工作上,他光注意香織是否出現异狀和逮著空檔就撥電話給夜遙這兩件事,就夠分身乏術了,哪里還有閒工夫去理會寄物柜里傳來的微弱手机鈴聲。
  香織從午后就待在這里了,到現在入晚了,她除了出包廂上廁所外,看來似乎沒有离開的打算;晚餐又什么也沒吃,又要藤村送酒進去,風間霧只好自作主張在她的酒里灌白開水。
  她大概太醉了,竟然一點也沒有察覺。
  “不曉得是哪個客人這么粗心大意,竟然會把手机丟在寄物柜里,真傷腦筋,從剛剛就一直響個不停了。我們去拿備用鑰匙,打開來看看吧!”
  再不想辦法阻斷那個鈴聲,藤村實在怕自己會神經衰弱,斷斷續續響起的鈴聲,已經持續超過兩個鐘頭了。
  由聲音的來源,他們鎖定了其中一個柜子,打開來,藤村認得這個GUCCI的小肩包。
  “這是香織的包包!”
  “你确定?”
  “不會錯!她背著這個性感的小包包踏進大門走向柜台的那一幕,美得讓我忍不住屏住呼吸,我永遠不可能忘記……”
  沒空听藤村胡扯,風間霧當机立斷拎起小肩包,奔向香織的包廂。
  “又沒敲門!你要說几次才明白呀?”香織連看都懶得看風間霧一眼,現在她誰也不想理會,她什么也不要去想。
  “你的手机一直響不停,你赶快接了它吧!”風間霧遞上小肩包,此時手机配合地發出尖銳的鈴聲。
  香織揚手揮落她的名貴肩包。“我干嘛要接?就是因為不想接才把它擺在包包里,這個道理也不懂,還多事擅自開柜子將它拿出來,笨蛋!”
  躺在地上的手机依然瘋狂叫器,風間霧只好拾起它,替她接听:“喂?”
  “小香在嗎?”焦急的女聲自話筒一端傳來。
  “她現在不方便接听電話,有事的話,我很樂意為你轉達。”
  “請你告訴她,真希有大麻煩了!”
  詠美的眼淚都快哭出來了,她的父母最早到警局來帶她走,她只能眼睜睜看著真希一個人縮在警局冰冷的板凳上,卻無能為力。
  最后一個离開警局的大桃堇告訴詠美,真希的父母無法前往保釋,直到入夜還獨自被扣留在警局里。詠美听見真希的遭遇,心里真的好難過。
  她急忙找出香織當初給她的一張名片,拼命地撥電話幫真希討救兵。
  “真希?她出了什么事了?”希望不會太糟糕。
  “她需要有人將她保釋出去,拜托!幫個忙,你們誰想想辦法,盡快赶過去將她帶出來吧!她一個人待在警局過夜實在太可怜了……”
  風間霧迅速記下警局的地址,才挂上電話。
  “真希……她怎么了?”看見風間霧凝重的神情,香織好奇地發問。
  “她被抓進警察局了。”
  “什么?”
   
         ☆        ☆        ☆
   
  “總算有人來接她了,老實說,我還真怕她就這樣一睡不醒咧!”
  值班的警員遞上兩杯熱茶,風間霧忙著填寫保釋文件,兩杯熱茶全被香織接收,灌進肚子里去解酒。
  “她睡了多久?”香織跑到真希身旁撥弄她的發絲,搓她那顆圓呼呼的頭,像貓在玩一顆心愛的球一樣。
  風間霧想不到才几日不見,真希竟然變得如此蒼白透明,好像一不小心就會蒸發消失似的。“睡了好一會儿了。她和她們那一伙人不大一樣,順從地讓我們銬上手銬,眉毛都不動一下;作筆錄的時候,答案非常簡短,自己承擔全部的罪,整個人就好像失去所有的知覺,只是無神地看著這一切,毫無所謂了。”警員有感而發,說完才發覺自己的冒失,忙又倒了兩杯茶轉移焦點。
  “啊啦,她醒了,這樣我就不能玩她的頭了,好無趣!”香織孩子气地抱怨道。
  “你完全清醒了嗎?我送你回家。”風間霧伸手要扶她起身。
  真希卻慵懶地伸著懶腰,將外套還給警員,不理會風間霧騰出的一雙大手。
  她不能再依賴他了,她堅持要忘記他,所以拿不理睬當作回應。
  “你走吧,我一個人帶她回去就行了。”香織摟著真希對風間霧下逐客令。
  “謝謝你的關心,我沒事了,你走吧。”這算是真希今天說的最長的一句話了。她得避開他的目光,否則她怕自己又會情不自禁地深陷進去。
  “那……好吧!香織,真希就拜托你了。”
  “別一副你是她老爸的口气跟我說話,她就像我的妹妹一樣,我不保護她,誰保護她?若是指望你的話,只怕會更傷得更重咧!”
  風間霧背轉過身,無言离開。
  “如果不將你摟得緊緊的,恐怕你早就往他的怀里飛奔而去了。”香織收緊雙臂,不讓真希有一絲反悔的机會。
  隨他而去吧!這一切。得不到的愛情,連一丁點都不要留戀,別讓傷心激動逮著机會一生一世糾纏不清。
   
         ☆        ☆        ☆
   
  那是什么聲音?
  夜遙听見咚咚的聲響,卻猜不透是什么緣故會產生這樣的聲音。
  抬起頭,她看見窗子上出現不明的小黑影。
  啊,是誰對著她的窗子胡亂扔擲小石頭?
  夜遙思考了一會儿,推開窗探出臉,往底下瞧,只見風間霧連忙扔掉手上的一堆小石粒,攤開掌心向她揮手。
  “是你?”
  “我打了好几次手机都是關机狀態,我猜想連留言你也索性不理睬?對嗎?所以就過來一趟了。”
  “我沒事,你回去吧。”
  “我可以上去嗎?”
  “屋里很亂,時間也晚了,你還是回去吧。”
  “在這里談天也挺好的,鄰居也能輕易听見你我之間的對話。”他有些故意地放大音量。
  “你——”夜遙急忙伸出食指置于唇上:“別這么大聲。”
  “要不要一起去兜風?”風間霧說完,赧然笑了:“不好意思,我只有這輛破摩托車。”雖然比不上悠朗那架拉風的跑車。
  面對風間霧的邀約,夜遙感覺自己的情緒浮上一股莫名的騷動,然后她听見自己開口說道:“好呀!全速前進!”
  比起舒适安全的跑車,夜遙反而喜歡追求速度极致的重型摩托車,雖然她還是很怕風在她耳邊呼嘯、街景由她身側狂奔而過的感覺,不過緊緊摟著風間霧的時候,這一切危險刺激都變得無關緊要了,只有安心踏實的溫暖在心間充塞。
  奔過港灣大橋,將摩托車泊在橫濱灣旁,微涼的海風扑在臉上,夜遙忽然感覺夏天就快要結束了,心里涌上一抹不舍的滋味。
  這一年的夏天,她穿上流行的厚底鞋,遇見了關心她安危的悠朗,堅持摘下她足下的鞋,卻引發了香織与她的決裂。
  愛情的代价,真的好昂貴。
  這一年的夏夜,她提前慶祝白色耶誕節,仲夏夜里閃爍的七彩燈飾,盡管燦爛奪目,卻像他印錯了唇的吻,她無法回應的愛情,只是毫無意義的美麗。
  東京的生活太過炫爛,她像踏錯腳步的舞者,在第一個序曲節拍就踏錯,終究落得噓聲不斷,下不了台的窘境。
  “我的臉上有什么東西嗎?”
  瞧她雙眼晶瑩地盯著自己看,風間霧真怀疑自己怎么有本事壓下想激烈吻紅她雙唇的沖動。“這個答案是我一直想知道的,你究竟……什么時候開始喜歡我的?”嘿,她終于問出口了。
  “我不知道。也許,從我在表參道大街上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你了。”
  “是嗎?一見鐘情……”
  夜遙回想她与風間霧初次見面的畫面,她脖子上圈著一條長毛海圍巾,他怎么可能會對她一見鐘情呢?應該被她嚇死還比較有可能吧!那時的她簡直像個把大象鼻子挂在頸子上的外星怪獸呀!
  “否則我何必如此熱心告訴你如何消除脖子上的吻痕呢?那可是我的獨家秘方耶!”
  夜遙被他輕松的語气逗笑了。想到他為了研發這個秘方說不定曾經受過比她更激情的苦難,她就覺得自己實在該好好感謝他的慷慨大方。
  “我一直想要謝謝你,如果沒有你,我不知早已死過多少回了。”夜遙感慨万千地說出真心話。
  她真的不敢想像,如果沒有他的悉心呵護与安慰,今天自己是否早已崩潰?
  即使知道自己無法回應他的感情,仍然不減關心,夜遙真的覺得自己好愧對他;對風間霧,她只有說不盡的感激与虧欠。
  “不要這么快就對我說感激与抱歉,因為我還沒有打算放棄你呀!”
  “可是我……”
  “可是你不愛我,我知道。我不期望你回應,只是不愿忽略自己對你依舊澎湃的感覺,我好自私,對不對?”
  “你不要再說了,何必對我這么好,即使要做一輩子的朋友也無所謂嗎?”面對風間霧不可思議的痴心溫柔,夜遙忍不住聲音哽咽。
  “我等你,直到你愿意。”
  他的話,讓夜遙將臉埋在他的肩窩,狠狠地哭泣,始終無法抬起頭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