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章


  不知是駱邦真有得天獨厚的音樂才能,或者是老天對他特別眷顧,讓他出道兩年,張張專輯大賣,再加上一支在全亞洲同步播放的手机廣告,更是將他的人气推向巔峰。
  “阿波,今天的通告排到几點?”他疲憊地閉上眼,一邊養神一邊問宣傳,他已經連續四、五天忙得每天只睡兩、三小時,体力已嚴重透支。
  阿波想了一下,“最后一場通告是晚上十二點的電台現場訪問。”
  “喔!”他應了一聲。又是那么晚!
  看來他今晚只能跟自己那張雙人床“溫存”三、四個小時,明天一早他就要下高雄展開另一波宣傳活動了,唉!
  “駱邦,待會儿我們會經過你住的地方,要不要先把你今天收到的禮物和鮮花拿上樓?”阿波坐在駕駛座上,用羡慕的口吻說:“前座和行李箱都堆得滿滿的,再不處理,恐怕我們得叫一輛貨車專門放你的禮物@NB462B!”
  考慮那一束束龐大的花束的确很占空間,駱邦點頭同意,“好吧!先把東西拿上去也好。”
  突然,一只狗沖出大馬路,為了閃避而緊急煞車,這時車內一個扁長形的禮物因強大的沖力而飛落在駱邦的手上,吸引了他的目光,信封上熟悉的筆跡,令他眼睛為之一亮。如果他沒記錯,這應該是那個寫了許多年匿名信給他的女孩的筆跡。
  嗨,駱邦!
  沒錯!為了給你一個惊喜,趁著大學生活告一段落,正在等待畢業典禮的空檔,重拾畫筆溫習一下,把自己印象中的你畫了下來。
  怕郵寄途中會毀損,便決定在你的簽唱會上親手交給你,不過,你的歌迷這么多,我想你大概也不會記得我吧?
  無所謂,我不奢望自己能在你的心中留下,只求一直這樣默默的支持你就夠了。
  最后,希望你會喜歡這幅畫。
  PPSP我想你該給自己放假了,雖然你帶著熊貓眼也很迷人,但充足的睡眠還是很重要的,保重一下自己,好嗎?
   
         ☆        ☆        ☆
   
  看完信,駱邦立刻小心翼翼地折掉禮物的包裝紙,在瞧見她的畫作的一剎那,對她又折服了几分。
  畫中的他,仰躺在一片如夢境般的紫色薰衣草花田里,閉著眼,像熟睡,又像在思考,似有若無的微笑挂在唇角,讓他看了產生一股恬适、安詳的感覺,臉上不禁泛起柔柔笑靨。
  “哇!畫得真棒!”阿波夸張地嚷著,他從照后鏡瞥見駱邦聚精會神的模樣,便好奇地轉過頭,才瞧見擱在駱邦膝上的那幅畫,立刻叫好。
  “是啊!讓我恨不得像畫中的自己一樣,馬上找一片薰衣草花田,躺上去試試那滋味。”
  “阿波,你還記得送這幅畫給我的女孩子嗎?”
  從一大早睜開眼睛到現在,阿波不知已看過几万人、收了几百份的禮物和花束,他若能記得才有鬼!
  阿波看著駱邦手上的粉彩包裝紙,想了半天,卻仍是搖搖頭。
  真可惜,如果時光能倒流就好了!
  如果今天的簽唱會可以重來,他絕對會仔細記下每個送他禮物的人,也許那是查出“她”的身份的唯一机會呢!
  重來一遍?
  “阿波,你記不記得今天有哪几個電視台的攝影記者出現在我的簽唱會的現場?”駱邦急忙問。
  阿波連想都不想就回答:“所有娛樂性節目都派人來采訪了!”
  “那么,我可以麻煩你一件事嗎?”駱邦心里有個主意,“幫我借來今天簽唱會的錄影帶。”
  “好!”阿波一口允諾,“但是,要那個做什么?這個簽唱會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嗎?”他不解的問。
  “嗯,里面有一個人對我很重要。”他据實回答。
  “誰呀?”阿波豎起了耳朵,難道是駱邦的秘密情人?
  “我也不知道她是誰。”“啊?”這是什么狀況?
  是啊!他不認識她,也不知道她是誰,但是她在他心中卻是個難得的知己。
  不理會阿波的疑問,駱邦徑自將視線轉移到那幅畫上,除了他,沒人能体會他對畫圖的女孩那份奇特的情感吧?
   
         ☆        ☆        ☆
   
  紀如晴畢業后順利地進入唱片公司當宣傳,她原本以為有許多机會可以遇見駱邦,誰知她入行將近三個月,卻從不曾見過他,甚至連上通知也与他擦身而過,真是令她扼腕!
  “如晴,我臉上的妝會不會太白了?”問話的正是她帶的歌壇新人,才十七歲的柳瓔,有四分之一的法國血統,長相甜美,像個可愛的搪瓷娃娃,讓紀如晴羡慕极了。
  “嗯!好像有點太白了。”她也有同感,“我再幫你補些潤色蜜粉吧!”
  這是柳瓔宣傳期的第五天,雖然之前也上了不少電視、電台的通告,但卻是頭一回參加黃金時段的大型綜藝節目,不只是她本人緊張,連遠遠站在觀眾席旁邊的紀如晴,也緊張得手心直冒汗。
  幸好,節目首先上場的益智問答單元,柳瓔表現十分不錯,主持人突然興起要她獨舞一段,而她也落落大方地配合演出。
  但是,當工作人員推出“恐怖箱”之后,紀如晴就發覺大事不妙了,她記得當初在接通告時,說好柳瓔是不玩這項游戲的。
  看見柳瓔站在台上嚇得臉色發白,她也只好硬著頭皮去找節目的制作人“溝通”羅!
  “她不參加?”制作人裝糊涂,“給她机會露臉不好嗎?觀眾就愛看美女被嚇哭,別的女藝人可以,為什么她不行?而且節目都在進行中了,突然叫她离鏡不是更奇怪?反正才几分鐘,一下子就結束了……”
  紀如晴一向不擅長和人辯論,頓時啞口無言。
  但是,柳瓔求助的眼神投向她,眼眶含淚,再加上恐怖箱的布幔一掀開,赫然是半箱的面包虫,連她看了都想吐,更何況是膽小的柳瓔?!
  “對不起,還是請導播NG重來好了,柳瓔的父母堅持不讓她接這類通告,唱片公司也同意的,或許當初聯絡時出了問題,也很抱歉給貴節目添麻煩,但是,她還是不錄這個單元了。”
  她肯定的語气讓制作人十分火大,“不接這類通告?那她也別做宣傳了,小牌新人還拿喬?她能在我的節目上亮相就不錯了,還挑單元?”
  他又斜睨她,“如果她不參加這個單元,以后我制作的節目也不歡迎她參加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你——”紀如晴忍不住想反駁。“你什么,還不快跟邱哥道歉!”
  突然,一個聲音介入,而那人還由后按著她的腦袋向制作人賠禮。
  “我為什么要道——”她气呼呼地噘著嘴,轉過頭要爭論,但是一看到要她道歉的,原來是与她有數面之緣的宣傳前輩阿波,她硬是把話又吞了回去。
  下一秒,她的臉又漲得通紅,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只因站在阿波右后方,以頗具玩味的眼神看著她的,正是駱邦!
  “邱哥,給我個面子,放那個膽小的新人下台吧!听說她最近身体狀況欠佳,要是把她嚇昏了也不好,至于這個宣傳菜鳥,說話有點不懂禮貌,你就別跟她計較了。”阿波對制作人陪笑求情。
  雖然她被說成不懂禮貌,心里實在很不服气,但是礙于對方是公司的前輩,又有駱邦在場,她只好暫時將委屈往肚里吞,先觀察情形再說。
  “阿波,不是我愛找碴,只是你們公司的這個新人配合度實在很差,連宣傳也——”
  “邱哥,讓我代替她參加這個單元吧!”駱邦不開口則已,一開口就震撼了其余三人。
  好酷喔!
  他的義舉讓紀如晴再次見證了他的善良与熱心,更加深對他的傾慕。
  但阿波可頭痛了,“駱哥,你——”“那就這么說定羅!”
  制作人不肯給阿波勸阻的机會,二話不說,立刻向導播做個暫停的手勢,走上台跟主持人交換意見。
  阿波滿臉的不解,“駱哥,你沒必要自己上場嘛!邱哥就是喜歡人家拍他馬屁,捧他几句就行了,你何必自告奮勇去摸那惡心的東西?”
  “等你拍完他的馬屁,柳瓔大概也嚇暈了。”駱邦揚唇一笑,“你舍不得我嗎?那你代替我上去跟面包虫玩吧!”
  “不了,我從不跟那种軟趴趴的東西打交道!”阿波立刻在胸前打“×”拒絕,“而且,我很有自知之明,以我這种長相,就算我上台吞虫也沒人想看。”
  “對不起……”紀如晴覺得自己該對將駱邦推入“虫坑”一事道歉,但是,她還是認為自己堅持讓柳瓔退出游戲并沒有錯。
  “你是該道歉,你知不知道現在新人要上這种大型綜藝節目有多難?能多一個曝光的机會,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鍋也得咬牙去做,你一個小小的宣傳也敢給制作人難堪?你不怕柳瓔被封殺,還是——”
  “痞子波,”駱邦伸手勾住阿波的脖子,“不錯嘛!會擺前輩的架子教訓人@NB462B!你自己說過的話可得記得,哪天你若是有机會出片當新人,我就等著看你上刀山、下油鍋啦!”
  “啊?”看著阿波錯愕的表情,紀如晴不由得抿唇輕笑起來,而此時柳瓔早已花容失色地走下台,一接近她便嚶嚶低泣起來。
  “如晴,不是說好不玩這种游戲的嗎?怎么又……”柳瓔哭得泣不成聲。
  “對不起,我也不曉得制作單位這么惡劣,想赶鴨子上架。”她連忙拿面紙給柳瓔,“別哭了,我會保護你的,沒事了。”
  她會保護她?
  這句話引得駱邦心頭一笑,這個宣傳還真是与眾不同,口气像是柳瓔的監護人。
  如果方才他跟阿波不出面,或許這個個頭嬌小的宣傳真的會跟邱哥据理力爭,那她大概也准備卷舖蓋走人了。
  不過,他欣賞她的勇气。
  正因為如此,他才決定見義勇為,站出來幫她解圍。
  “對了!柳瓔,是駱邦自愿替你上這個單元,制作人才肯放你一馬的。”紀如晴可沒忘記禮貌,“你應該謝謝他才對。”
  駱邦正是柳瓔崇拜的偶像,剛才她嚇呆了,只顧抱住紀如晴哭訴,沒有發覺站在身后的駱邦。
  “謝謝駱大哥。”她的臉都羞紅了。“同門師兄妹,互相幫忙是應該的。”駱邦的眼光飄向紀如晴,“有你這种保護歌手的宣傳還真不錯,加油!”
  錄影即將重新開始,駱邦朝她淡淡一笑便轉身准備上台,完全不曉得他隨口的一句贊美,讓紀如晴的一顆心輕飄飄地快飛上天了。
   
         ☆        ☆        ☆
   
  一晃眼,紀如晴入行已經七個月了,而她的工作感想就是——宣傳真不是人干的!
  “唉!”“有什么煩惱嗎?”她垂頭大歎一聲,沒想到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在她身后響起。
  “駱——啊——”她惊嚇過度,由椅子上重重地跌落。
  “你沒事吧?”駱邦來不及扶住她。“好痛——”她眉頭全皺在一起了。
  駱邦忍不住糗她,“誰教你要坐得歪七扭八的?!”他朝她伸出手,“起來吧!”
  紀如晴也伸出手,讓他拉她起來,心里直咕噥著自己是不是被頑皮鬼纏身,怎么每次都讓駱邦看見她出糗的模樣?
  “你還好嗎?”駱邦幫她把滑開的椅子拉回來。
  “還好。”她輕輕地拍一拍褲子上的灰塵,順便掩飾自己的困窘。
  “你不是在帶永捷嗎?”他在她旁邊的空座位坐下,問起她這次帶的男歌手。“他今天沒通告嗎?我記得他跟我說今天中午要去電視台錄影,怎么你現在還一個人坐在公司里?”
  紀如晴坐回原位,“他說他拉肚子拉了一整晚,連爬到門口的力气都沒有,所以只好把通告全部取羅!”
  “是嗎?”駱邦看著天花板想了一會儿,“我今天的通告排得滿滿的,大概沒辦法去探望他了。”
  紀如晴知道他倆的交情不錯,便告訴他,“你不用替他擔心,他有女朋友隨侍在側,選在情人節‘拉肚子’,拉得還真是時候。”
  這么說,駱邦便懂了。
  “啊!他換女朋友的速度絕對能登上世界紀錄。”這點一直令他難以苟同。
  她抿抿唇,“也是因為這世上有太多沒大腦的女人,才會成就他那种男人。”
  駱邦晒然一笑,“還好你有長大腦,否則一天到晚待在永捷的身邊,你恐怕遲早會變成他的女朋友。”
  “跟他?下輩子吧!”她擺出敬謝不敏的表情。“我不是美女,不在他的狩獵范圍內,可以安心不受他騷扰。”
  她講得很輕松,像是毫不在意,但駱邦卻在她的眼中看到淡淡的憂傷。
  “如果我說,你的美值得人細細品味,你大概會覺得我是在安慰你吧?”
  他和煦的眸光落在她臉上,“每個人對美的詮釋与觀點都不同,像我就覺得每個女人都有自己的美麗之處,都有自己的風格与气質,若能自然散發出知性美,那才是真正具有魅力的女人。”
  話是這么說沒錯……但是,哪個男人不愛美人?他也不會例外吧?
  紀如晴在心里這么想,可嘴上卻不敢說出口,畢竟駱邦也是一番好意,比起說她長得很“無害”的永捷好太多了,她不禁怀疑這兩個個性南轅北轍的男人,怎么會變為好友?
  “算了,不談那种沉悶的話題了。”她看了一眼他擱在桌上的一束花,再將視線移回他身上。“對了,你怎么有空坐在這里陪我聊天?你中午沒有通告嗎?”
  他看看手表,“兩點有個電台節目要上,我跟阿波約在公司會合,我想他應該快到了吧?”
  “噢!”真令人气餒,原來駱邦找她聊天只是為了打發時間,她還以為他帶著鮮花出現在她面前是“預謀”,結果卻只是“湊巧”。
  唉!她還是別做白日夢吧!
  “這么無所事事地閒坐還真舒服,如果時間能暫時停止,讓我除了發呆和睡覺外,什么事都不做就好了。”駱邦看著她桌上的小魚缸,突然心有所感地說。
  “是啊!”她附和著,其實,她希望時間不只是暫停,而是永遠停止,那她就能一直待在他身邊看著他了。
  “你今晚有沒有什么計划?”他以手托腮,當真和她天南地北地聊開來。“情人節,你應該會跟男朋友去吃情人節大餐吧?”
  談到這,她耳根子立刻熱起來。“我沒有男朋友。”
  “呵!我也一樣,從大三那年和初戀女友分手后,我就再也沒有度過情人節了。”他突然回想起過去。
  紀如晴有些訝异,沒想到他會跟她提起自己的私事,難道他已經當她是朋友?
  “你一直沒再交女朋友,是因為忘不了她嗎?”她對他的感情世界一無所知。
  “不是,是因為我一直沒能遇上与我心靈契合的女人,不過——”
  他原本想提起那個一直單方面与他通信的“筆友”,但想想又覺得不妥,便就此打住。
  只是,說也奇怪,他怎么會在一個還不算認識的女孩面前提起這些事?他在演藝圈所磨練出的警戒心呢?
  “不過什么?”“唔……沒什么啦!”
  他敷衍的帶過,眼尾余光正好瞥見阿波走進公司,正環顧四周在找他。
  “阿波來了!”他站起身,向阿波揮揮手,示意他先去開車等他,然后才又把眼光移回紀如晴身上。
  “我得走了,”他拿起桌上的一大束粉紅玫瑰,把花遞到她面前。“歌迷送的,我就借花獻佛,祝你情人節快樂,早日找到好情人吧!”
  她愣了一下才收下花,“呃,謝謝。”又結巴了!
  捧著一大束玫瑰目送他离開,這情人節的意外惊喜讓她都傻了。

  ------------------
  浪漫一生制作http://www.xunlove.com 林原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