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4節


  嚴瀚云比往常早三十分鐘回到他那二十坪不到的小房子。
  他愉快地哼著一些不成調的小曲。老舊而髒亂的樓梯此時在他眼中,格外的親切,他甚至有股跪下來親吻它的沖動。
  他摸了摸西裝內側的暗袋,它依舊因那筆放在袋內的獎金,丰厚而飽滿的鼓脹著。
  他大聲地歡呼,整個老舊的公寓顯得搖搖欲墜。
  我終于成功了!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那他和欣怡就不用再過得像以前那么苦了,如果欣怡愿意的話,她還可以重新准備,迎接明年的大學聯招。
  一切都會好轉的。
  他掏出鎖匙,決定等會儿如果欣怡還未開伙,索性就讓廚房休假一天,兩人一同上館子打打牙祭,慶祝自己的成功,順便讓欣怡享受這難得的空閒,畢竟,這些年來,真的是苦了她了,真是太委屈她了。
  仿若早就知道他的成功似地,客廳那張茶几兼飯桌的桌子還若平常般地空蕩。空气中沒有往常的飯菜香,廚房內沒有飄出炒菜聲,而那些嗆人的油煙,在此刻,亦不加复見,整個屋子像是少點什么般地安靜。
  他呆立了一會儿,才想到自己比往常早回來。
  但,欣怡那丫頭呢?平常此時,她應該早就在家了。
  他擔憂地皺起眉頭。卻听見浴室內傳來涓涓的水聲。
  他放松了眉宇,暗暗覺得好笑。
  欣怡仿佛什么都知道,竟然已經在做准備了。
  “欣怡,”他敲了敲浴室的門,樂陶陶地道:“還好你在洗澡。我告訴你,等會儿你不用煮飯了,我們出去吃館子。”
  門內沒傳出任何回音。
  嚴瀚云聳了聳肩,不在乎她是否有听見,他太快樂了,他急著想找人傾吐自己的快樂,分享自己的成功。
  “欣怡,你還記得我上個月所企划的那個案子嗎?本來邱總不是堅持不用,硬要用馬董他儿子的企划,為了這事,我還差點帶了一尾魷魚回來,現在可好了,你知道怎樣嗎?”
  她怎么可能知道!他自問自答地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特別庇佑我,我們公司派去洽談的人,竟然在匆促間拿錯了資料,而我的企划案便陰錯陽差地掉人對方的手上。他們的游董很賞識我的提案,不但采用,還派人到公司來挖角哎!他提出的條件相當优厚。我今天已經正式向邱總請辭了,反正那個世襲、阿諛的公司也沒什么好留戀的,不過我還是從他那里領到我該得的獎金。你就沒看到馬董他儿子當時的樣子,真可笑。”
  他停住了聲音,發覺欣怡根本沒半點回應。
  “欣怡,你有沒有听到我的聲音?”
  只有嘩啦!嘩啦的水聲回答他。
  他略微失望,知道欣怡根本沒听到,而自己則像個小白痴似地,對著浴室的大門,訴說他的興奮。
  反正這么開心的事,多講几遍也不嫌累呀!
  他走回客廳,想藉由那些無趣的節目來麻痹自己快要控制不住的興奮。
  在他注意電視机時,他手指的動作停止了,眼睛則死盯著電視机。
  那不過是一台平常的二手電視机,只有十四寸,畫面有時會不穩定,偶爾還會有雜音,是欣怡在一年前,用几千塊跟同事買來的。
  “畢竟電視已是現代人生活的一部分了。”
  當時她是這么說的。
  但,使他停止動作的并不是這架電視,或是那個偶爾會漏電的按鍵式選台鈕,而是——
  那個擱在電視机上的信封。
  他緩緩地拿起信封,信封上有欣怡娟秀的筆跡:給我至親至愛的哥哥。
  一絲不安的感覺浮上他的心頭——
  天啊!他怎么這么差勁,他怎么沒發覺,欣怡通常不會在做飯前洗澡的,畢竟那些油煙太大了,第二次洗澡可得可多花費一些水費呀!而他,讓自己的興奮蒙蔽了,全然沒察覺這個再明顯不過的不對勁,他實在是太差勁了,太不應該了。
  “欣怡,快開門。”他吼道。
  嘩啦!嘩啦!
  “欣怡,我要撞門囉!”
  嘩啦!嘩啦!天啊!希望還來得及。
  嚴瀚云咬緊了牙,奮力的將身体朝門撞去。
  老舊而受腐蝕的木門應聲而倒。
  浴室里,嚴欣怡斜躺在水龍頭下,大水不斷地由她的頭上沖下,沖刷著她那蒼白的臉。透明的水在她左手腕涌出的鮮血溶合下,便成一道紅色的溪流,緩緩地流向排水口,老舊而斑駁的磁磚上,可以看見點點血跡。
   
         ☆        ☆        ☆
   
  嚴瀚云疲憊地將自己扔進急診室門口的長椅中,決然不理會那匆匆走過的人們。
  他只是將自己深埋在雙掌中,整個人投入那份自責与傷痛。
  不該是這樣呀!不該是這樣呀!那個善良、堅強又美麗的妹妹怎么會自殺?
  她怎么會選擇這种愚蠢的方式?
  他閉上雙眼,仿佛還可以看見堅韌不摧的她,理直气壯地与他爭辯。
  那是在六年前,爸媽下葬后的第二天,十八歲的他為了生計問題,決定要放棄自己的大學學業。
  “我就不信你非得休學工作才養得活我。”
  “現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么單純呀!”
  “爸媽不是還有留錢給我們?”
  “那些錢也許能供你順利的讀完國中,從一所公立高中畢業,卻不可能讓我讀完大學。”
  “我不管,要休學大家一起休學,要工作大家一起工作;我不能明知道你為我所做的犧牲,還若無其事地讀書,我做不到。”
  “欣怡,你才十四歲,你能做什么?”
  “你可別看不起十四歲的人喔!”
  “你現在該做的應該是把書讀好。”
  “那你呢?”
  “我?”他凄苦地道,“我負責讓你能有完整的教育。”
  “這不公平!”
  “我是哥哥,我說什么就是什么。”他吼道。
  “哥哥說得不對,有什么好听的?”她任性地回答。
  “欣怡——”
  “哥,”她可怜兮兮地道,“別這樣,事情已經不一樣了,別把我當作什么都不懂的女孩,爸媽已經死了,不管怎樣,日子都不會和過去一樣了,我不可能無憂無慮的享受那些浮華的夢幻了,你固執地逞強對我們有什么好處?”
  他瞪著她,不相信她是以前那個愛哭、愛鬧、愛撒嬌的妹妹,不相信她僅有十四歲,不相信——
  “欣怡,你不懂,這是個學歷挂帥的社會。”
  “就是因為是個學歷挂帥的社會,所以我更不能讓你為了我而休學,沒有文憑,你能做什么?你是男生哎!難道真叫你將來靠做零工養活妻小嗎?哥,這就是現實,我們可以祈求幸運,卻不能依賴它,畢竟我們永遠不知道它何時才會降臨呀!”
  “我真怀疑你是我妹妹。”
  “也許女人的韌性天生比較強吧!”
  “接下來你打算怎么辦。”
  “我有個同學早上在送報,也許他能幫我介紹一個工作。”
  嚴瀚云盯著她好一會儿,才怜惜地道:“不要讓它影響到七月份的聯考。”
  嚴欣怡笑了點頭。
  像是傳染到欣怡憾的韌性,他環視了這間房子。
  “欣怡,我們必須賣掉它,找一間比較小的房子,你能忍受嗎?”
  “為什么不?”
  “也許你不再有洋娃娃,不再有專屬的房間,甚至——”
  “哥,爸媽死時,我就知道一切都變了,但,不要為了我而自己獨撐這一切好嗎?我也是這家庭的一份子呀!”
  “我知道,我知道……”
  為了生活,欣怡放棄了少女應有的權利,她不能躺在床上作夢,不能對著天空發呆,更不能在假日与三五好友攜手上街,共度周末。甚至連那青澀的戀情都無法產生。
  日子就在兩人的努力下慢慢逝去,一切的悲苦也只有兩人才能了解。
  兩年前,欣怡順利地由職校畢業,憑著优异的成績,進人了規模不小的“天成”
  企業,收入較以往丰厚,日子也得以改善。
  今天,自己又得到伯樂的賞識,原本以為幸運之神終于開始眷顧他們了,沒想到——
  究竟有什么事值得她如此想不開?
  他眼眶濕熱,伸手探進了上衣口袋,拿出那封縐巴巴的信封。那是剛剛送欣怡來醫院時,匆忙塞人口袋的,因為他知道,這里面應該有一切的答案。他顫抖的拆開信封,欣怡的字跡躍人眼帘:哥:對不起,我一定很令你失望吧!
  竟然選了一個這么愚蠢的方法。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心情看這封信的,是傷心、是憤怒!是惱火、是怜惜、我無從知道,也許也沒机會知道了。
  哥,如果你有注意到,你會發現我是帶著笑容走的。
  很奇怪吧!一直到此時,我在提筆給你的同時,我的心竟然沒有怨,沒有恨,只有一絲的興奮与期待。
  人如果能像小時候般單純,那該多好。
  寫至此時,我甚至可看見六年前的我們,為了學費和教材,連續三天共吃一碗泡面。第四天,咱們為了一盤炒得半生不熟,味道奇怪無比的炒飯,相擁而泣。對我們而言,那是求也求不到的大餐,我還記得我們是在淚水中將炒飯吞下去的。那時的生活真的好苦,卻也好快樂呀!
  哥,我真的好愛他。愛他的眼、他的眉、甚至他的一切。我從不奢望他能瞧我一眼,因為,那畢竟只是個奢浮的夢呀!
  但,他卻接受了我的感情,我為這一切而落淚,我只覺得自己是個幸運的人,只覺得置身于天堂當中。
  天堂畢竟不是我這平凡的人可以上去的呵!
  我跌下來了,而且摔得我好疼。
  哥,他避開了我。可是我卻知道他真的愛我,為什么,為什么他明明愛我卻又避開我,明明已經接受了我的感情卻又迅速地否定,為什么?
  昨晚我想了一夜,然后,我變了。
  我變得占有且自私,我知道只要我為他一死,他會虧久我一輩子,他會活在自己的罪惡中。
  寫這封信時,我才知道,我不希望他虧欠,我只希望他能記得我,哪怕只是在他心中最小最小的位置中。
  哥,我很傻吧!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我割舍不了他,他的逃避比拒絕更令我心疼,更令我心碎,所以,我割舍了世界,也割舍了至親的你。
  哥,原諒我!
  妹貜Y怡歐筱崎瞪著鍋子里的那團焦黃又炊黑的東西。
  她惡心地皺了皺眉頭。要將這團東西下肚呀!得去吞掉一切的胃散,以及兩打的腸胃藥才行。
  哎!看來她嘗試獨立的第一天,就得高舉白旗了。
  筱崎略微無奈的吐吐舌頭,平常看王嬸炒菜時,炒菜并沒有那么困難呀!油倒進去,然后丟菜,刷刷兩下,一盤香味十足,色澤又令人垂涎欲滴的青菜便可上桌。怎么自己步驟一樣,出來的成果卻——
  看來炒菜并不是什么難事,不過是超級困難罷了。
  “這是最后一包青菜了,阿彌陀佛,在天上所有神明保佑呀!至少讓它可以進我那空空如也的胃袋呀!”
  她手拿青菜,喃喃自語。
  對她而言,這個禮拜實在不好熬,爸前天便因公事到歐洲洽商了。原本,家里還有王嬸作陪,結果王嬸的孫子前天晚上因病住院,王嬸一顆心懸在那里,昨天一整天心不在焉的,筱崎索性放她一個星期的假。
  “可是,把你一個人扔在這里,不太好吧!”王嬸不放心地道。
  “拜托,王嬸,我已經十八歲了哎!”
  “所以我才擔心呀!”
  “什么——一”
  “小姐,你雖然十八歲了,可是從小老爺就疼你疼得像個什么似地,半點事也舍不得你做,你甚至連如何加開飲机的水都不會。如果我一個星期后回來,發覺你已經渴死了,干死了,那該如何是好?”
  “王嬸,沒那么夸張啦!更何況到處都有便利商店,大不了到那里買一瓶礦泉水就是了。”
  “不行,我不放心。”
  “哎喲,你不覺得爸對我寵得太過分了,讓我一直過著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日子,我已經十八歲了,總得學些東西吧!”
  “可是——”
  “別可是了,你不是很擔心阿強嗎,回去看看也好,更何況,即使我什么都不會做,至少我會炒蛋炒飯,餓不死自己的。”
  只是她吃一個禮拜的炒飯,她可不干。
  “我還可以找心渝呀!她會很樂意陪我的。”
  “說得也是。”提到心渝,王嬸放心多了。
  于是王嬸匆匆地收拾行李回去,臨走前還交代了一大堆如洗衣机怎么用,開飲机如何開,馬桶坏了找誰修……等,一堆她早該知道,卻還不知道的事,不大放心的离去。
  大概她一向過得太幸福了,所以老天要給她一點小小的懲罰。
  放學時,心渝愧疚地對她道:“筱崎,抱歉我是很想陪你,可是哥的那些小寶貝不能沒有人呀!還有我家那些小鬼頭,抱歉!”
  筱崎不語,畢竟心渝家是大家庭呀!
  “反正,一個十八歲大的成年人了,有什么應付不了的事。”她給自己壯膽道。
  然后,她上了超市,買了几包蔬菜,像往常般地回到家,先挑了几本書,輕松地度過傍晚時分。然后,問題來了,隨著太陽的西沉,她的肚子也開始饑腸轆轆,當她和往常一般下樓時,才想到王嬸并不在家。
  于是她便親自下廚,然后……
  筱崎歎了一口气,將最后一包菜扔進鍋子里。
  此時,門鈴突然叮!叮!叮!的直響。
  會是誰呢?她好奇的猜測。
  難道是王嬸她不放心的赶回來了?
  這個想法令她自尊心微微受損。
  還是心渝不想錯過這個聚會的好時机?
  對,一定是心渝。
  她歡欣地接受這個想法,愉快地拉開大門,歡迎的話還來不及擠上舌尖,便已經卡在喉嚨,被她硬生生的擠了回去。
  站在門口的不是王嬸,不是心渝,是一個她從未見過的陌生男子。
  他的頭發濃密,嘴唇飽滿而性感,一雙炯炯有神的眸子,閃閃發亮,散出一股令人難以抗拒的魅力,像是兩個深邃的黑洞,不斷地將人卷入那漩渦中……
  “有什么事嗎?”她呆了許久,才訥訥開口。
  “請問這是不是歐偉綸,歐董的家?”
  他的聲音低低的,柔柔的,說話的腔調像一首動人的旋律,讓人情不自禁地溶入音符中,不能自己。
  筱崎知道她如果夠聰明的話,就該大聲地說,“他不在家,”然后砰地一聲將門合上。畢竟眼前這個陌生男子顯然不是爸爸公司里的人,因為爸爸為了怕公司的人打扰她,一向不把公事帶回來處理,也不在家談論公事。眼前這人會在這里說要找他,可見不是爸公司的人。
  可是,她沒有,她沒有關上門,她已經被那美妙的旋律所牽引,跌入了兩個深邃地漩渦中了。
  此時,她只想呆在那兩個黑洞之中。
  “你,找他有事!”
  話一說出口,她的臉頰便如著火般地燒了起來。
  多傻的問題呵。
  他給她一個奪走她呼吸的笑容。
  “我有事要告訴他。”筱崎吞了口口水,才恢复呼吸。
  “是什么事呢?”
  “是——”他的話突然止住,雙眉聚攏,吸了几口气,好笑地問,“你是不是打算放火燒了這個房子?”
  筱崎呆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她火速地朝廚房沖去,失聲大叫:“我的天啊!我還在炒菜,我都忘了。”
  說那是炒菜實在太含蓄了。
  整個鍋子早已冒出濃密的火舌了。
  筱崎對眼前的景象,不禁呆愣住了。
  彷若早就預測到她的怯懦,那人早已尾隨她而至。
  他粗魯地推開她,迅速地拿起鍋蓋,在鍋子上拍了几下,才將整個鍋子丟入水槽中,快速地打開水龍頭。
  煙霧彌漫了整個廚房。
  濃厚的煙霧,嗆的筱崎不住地咳嗽,睜不開雙眼。
  然后一張厚實且溫暖的手,拉起她的小手,將她帶离了廚房走進了客廳。
  一抹奇妙且前所未有的感覺由指尖竄滲至全身。
  “謝謝你。”她無法正視那對黑眸。
  “還好瓦斯沒爆炸。”
  “瓦斯爆炸?”她喃喃重复。
  現在她才知道,方才她有可能面對的后果。
  “謝謝你。”她由衷地重复。
  “你這叫炒菜?”他興味盎然地問。
  “我——”她抬起頭,正好看見他笑意的雙眸,突然一抹頑皮的沖動在心中慢慢凝聚,然后散開。
  “你沒听人說過,炒菜又叫燒菜嗎?”
  他的笑意更深了。
  “可是卻沒有人告訴過我,它還有一個別名叫燒鍋呀!”
  筱崎听了噗哧笑出聲。
  那人看了她許久才突然開口道:“有沒有人說過,你笑起來很好看?”
  他突如其來的贊美,令筱崎瞬間停止了笑聲,不知所措的看著他。發覺他也正用一种深邃難懂的雙眸看著她時,她的脈搏莫名其妙地加快起來,兩片云彩飄上了她的雙頰,她的眼睛死盯著地毯,卻可以感覺到站在她身旁的他。
  他們站得如此靠近,近得可以感受到他的体溫,近得可以感受到他徐徐拂來的气息。
  筱崎紅著臉退了兩步,拉開兩人的距离。
  “不管怎樣,非常謝謝你,呃——”她現在才想到,她竟然和一個連自己都不知道名字的人站在客廳對望。
  “我叫嚴瀚云。”他适時地自我介紹。
  “謝謝你,嚴先生,你救了我一命。”
  “我的榮幸。”他依舊溫柔地看著她。
  筱崎艱難地吞了口唾沫。
  “我記得你是來找我父親的。”
  “是啊!”他像是在替別人回答問題。
  “我爸去歐洲了,大概要兩個星期后才回來。”
  “噢!”他低聲道。
  “再見,嚴先生。”她硬著心腸下逐客令,內心卻因他即將离去而若有所失起來了。
  他卻沒有移動腳步的意思了。
  “你還沒吃晚飯吧!”
  筱崎點點頭,不知他為什么突然這么問。
  “看樣子你的晚餐也沒著落了。”他的語气夾雜著一絲欣喜,然后他突然用一种無法抗拒的語調道:“愿不愿意跟我共進晚餐?”
  筱崎睜大雙眼看他,彷若听見世界上最好笑的事。
  “抱歉,令你失望了。”她口是心非的拒絕。
  “為什么?”
  “因為我不想出去吃,如此而已。”
  “你的拒絕對我而言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筱崎費盡全身的力气,才制止住那即將沖出口的應允。她實在不能抵擋他那溫柔卻充滿魅力的笑容。
  “嚴先生,”她淡淡地說,假裝不為所動,“我想你應該知道客廳的門在哪里,恕我不送了。”
  嚴瀚云淡淡一笑,很紳士地行了一個禮,詭异地道:“再見,歐小姐。”
  筱崎不知道自己究竟呆立多久。直到那清晰的關門聲傳來,她才合上嘴巴,沖到門邊,有股開門叫他回來的沖動。但她只有斜倚在門邊。
  怎么會這樣呢?她害怕地想。
  她著實害怕。
  因為現在在她心底有一种奇怪的感覺正在產生,而那种感覺是以前的歐筱崎絕不會有的。
  究竟那是什么感覺呢?
  她不敢多想,也無法理解。
  反正你已經把他驅逐出你的生命了,再也不會見到他了,這种感覺不久就會淡淡逝去,沒什么好擔心的。
  想到此,一顆心竟若有所失地疼痛起來了。晶瑩地淚珠控制不住地滑落下來,最后演變成滂沱的淚雨。
  為什么?為什么?
  為什么一想到可能再也見不著他時,自己的一顆心竟如此疼痛?
  為什么?
  第一次她發覺,偌大的房子,竟是如此空洞。
   
         ☆        ☆        ☆
   
  夜還未深,但陰郁的天气卻壓得嚴瀚云喘不過气來。
  不是因為天气的原因吧!
  他歎了一口气,生命是何其不公平呀!
  就在他和欣怡在為明天擔憂的同時,卻有人舒舒服服地享受別人為她安排好的明天;就在他和欣怡為一碗炒飯而感動落淚時,她卻在一個洁淨的廚房中糟蹋糧食;當欣怡被迫放棄少女的夢幻時,她卻坐擁一座溫室中,享受一個又一個的美夢,當……
  他搖搖頭,走至公共電話亭,撥了一個電話。
  “喂!”游靜婷的聲音清楚的出現在電話那頭。
  “我是嚴瀚云,請問游董在嗎?”
  “爸爸在洗澡,有什么事嗎?”
  “我想向他請一個禮拜的假。”
  “為什么?”
  為什么?瀚云咬了咬牙!不打算告訴她他的計划。
  到“俊凱”一個月,游靜婷給他的感覺一直是能干且現代十足,自己也將她一直當作是不錯的朋友,不過——
  很多事他不想多說。
  “我想先解決一件私人的事!”
  “這理由非常自私喔!”
  “我知道!”
  “瞧你那幅堅決的聲調,如果我不答應,你大概會脫离公司吧!”
  “靜婷,你真的很聰明。”
  “省下你的馬屁吧!”她笑著回答,“我只能替你求爸,肯不肯還得看他,你知道,他對你一直抱有很大的期望的。”
  “拜托你了,我要收線了。”
  “嗯,再見。”
  瀚云可以听見她那明顯的失望,可是在事情完成前,他還不想滲入太多的男女感情。
  他放下電話,又撥了另一個號碼。
  “陸宏,你哪位?”
  “嚴瀚云。”
  “瀚云,”他壓低的聲音,“你那邊如何?”“不怎么好,不過有個意外的收獲。”
  “什么收獲?”
  “改天再說,欣怡怎樣了?”
  陸宏是他大學時代的好友,而她的妻子吳敏玲又恰巧是欣怡以前的同事,跟欣怡的感情很好,所以欣怡一出醫院,他便將她送去陸宏家,畢竟感情的傷口,也只有吳敏玲才能讓欣怡去面對。
  “昨天哭了一場,大概沒事了。”
  “真麻煩你們了。”
  “什么話呀!”
  “謝謝!”瀚云由衷地道。
  挂上電話,他竟莫名地想起那對晶瑩的雙眸。
  當她因心碎而傷心時,它們還會如此晶亮嗎?
  他有一絲不忍,那眼眸是如此的純真,几乎讓人相信,它們是為她而生。
  但——
  欣怡那蒼白的臉孔映人腦海。
  瀚云歎了口气,將自己丟入城市夜晚的燈紅酒綠中。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