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1節


  “我恨你……我恨你,你這個搶人男朋友的坏女人、狐狸精!如果你沒出現在這個家就好了,如果這個世上沒有你這個人就好了……”
  為什么這么說她?她什么時候搶了她的男友?她沒有……沒有——
  從令人煩躁不安的夢醒來,潘妮惊覺自己的孤單。
  怎么才不過過了兩個月的“家庭”生活,她就無法習慣再過一個人的生活了?
  潘妮在床上輕歎口气,坐起身。
  兩個月前,她出現在陳家,以潘妮P荷根之名——她母親的姓氏,住到了父親陳仁杰的家。
  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她便把這個家攪得天翻地覆了。
  陳太太早年曾結過一次婚,和陳仁杰再婚時同時帶了個拖油瓶,也就是陳永杰,之后又為陳仁杰生了一女陳正美,而潘妮則是陳仁杰當年在國外留學時与其他女子生的女儿,因為是私生女的關系,所以沒入陳家的籍。
  陳永杰今年二十二歲,是個演藝人員,唱歌演戲樣樣行,是現今演藝圈的當紅炸子雞。陳正美今年十五歲,從三歲開始當童星,現在則是雜志平面模特儿,她打算和哥哥一樣朝偶像歌手的路邁進。而潘妮則是剛從國外回來,對未來尚未有明确計划。
  老實說,潘妮現在的立場有點尷尬,突然跑來和從未見過面的父親同住,還得面對新家人,令她感到不安。
  但是不只她感到不安,她的新家人對她的存在也相當不習慣。
  此時又鬧出了陳正美暗戀的音樂老師傾心于潘妮,使陳正美為此大大發飆,但她是在陳永杰不在家的時候大鬧一場,因為在陳永杰面前,她總是保持純洁可人的模樣。
  最后,陳正美竟還在家人面前鬧自殺。為了不讓陳仁杰難做人,加上潘妮已經受不了,只有搬出來住。
  潘妮真的沒想過會鬧出這种事來,更何況她根本就不曾想過要沾染愛情這玩意儿。自從鬧出音樂老師的事件后,她更是決定要對“愛情”這玩意儿离得遠遠的,能离多遠就离多遠。
  才這么想著,腦海中卻又浮現了個俊挺的人影。
  她俏臉微紅地赶忙搖頭,想將那影像甩出腦海,只是已深印在心的影像,又怎么可能輕易忘記。
  她清楚記得和他初相見時,心中那份悸動;當他碰触到她、和她說話時,她的心情便既緊張又雀躍不已。
  不行!她雙拳緊握,下定決心要將他忘記掉,因為他們是無法在一起的。
  潘妮又再歎了口气。搬出來后,她的耳根子是清靜多了,但心中卻有股強烈的失落感。
  “受不了。”她歎口气,煩躁地下床。
  潘妮以發夾將一頭長發綰起,為自己泡了杯熱咖啡,才喝著咖啡,尖銳的電鈴聲卻在此時響起。
  她皺了皺眉,遲疑了會儿才上前應門。
  “誰啊?”
  “是我,何力。”
  潘妮按了開鎖鍵,讓他進公寓大門后,順便也將家門打開。
  “你怎么知道我在這?”她來台灣到搬至此為止,沒告訴任何一個台灣朋友,她想不通何力是怎么找到她的。
  “簡單,問藍伯就行啦!”何力嘻皮笑臉的伸手接過她遞來的咖啡。“倒是你,來台灣兩個多月了,竟然不告訴我,太不夠朋友了吧!”
  潘妮歎口气。“先生,在台灣你可是閃閃發光的歌星耶!跟你聯絡?我還不想死呢!”想到這,她不得不疑神疑鬼起來。“你一個人來?”
  “對啊!”找朋友沒必要帶跟班。
  她赶緊跑到窗邊張望。
  “沒有人跟蹤吧?”開玩笑,她可不想成為影劇版的頭條。再与這等紅星鬧出個什么,她那個同父异母的妹妹又不知要怎么說她了。
  “別這么緊張好不好?”何力可是一點都不緊張。
  她沒好气地睨他一眼。開什么玩笑,這等大事怎可不緊張。
  “放心,我沒那么簡單被認出的啦!”他揮揮手中的墨鏡給她看。
  潘妮的嘴沒好气地一歪。那种只遮得住一點點臉的墨鏡,他以為能瞞得了那些眼尖的狗仔隊?
  她忍不住大歎口气。算了!跟好久不見的朋友見面還這樣叨念好像不太應該。
  “你怎么沒跟親人住?”何力好奇地問道。
  “親人?哈!還是別說了。”想到那些“親人”,她就忍不住要大大歎气。
  “那還有什么問題?”
  她睨了他一眼。“很大的問題。”
  何力笑了出來。“是跟那位有名的音樂人吳勇的‘愛情問題’嗎?”他絕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娛樂界圈中謠言傳得特別快,在知道她回台灣后,他便輾轉從好友那儿打听出她在台灣的事,因而也知道她和同父异母妹妹之間的糾葛。
  “瞧你的表情是在幸災樂禍嗎?”潘妮眉一挑,不滿地問道。
  “被你看出來了!”
  “你真是坏心。”唉!誰教她認識到這种損友。
  “普通坏而已。”何力嘻皮笑臉地回答。
  他這回答和他這等欠罵的模樣,換來潘妮再一次沒好气的狠瞪。
  “再欺負我,我就把你赶出門。”她撂下狠話。
  只見何力做出投降狀,不再逗她了。
  “好了,不逗你了。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嗎?”他關心地問。
  “嗯……”潘妮一臉深思模樣。
  “要回美國嗎?”
  “我……也許會在這里念書。”她突然神色一黯。
  她想好好看看并熟悉父親生長的地方,否則就這么回去,她心中必定會有股失落感。
  雖然不被妹妹所接受,但她還是想留下來,留在親人的身旁,感受著還有親人的感覺。
  “我听說你母親的事了。”看出她黯然的眼神,何力知道她必是想到因車禍而去世的母親,若不是她母親去世,她也不會來親生父親這邊。
  潘妮的父母親并未結婚,兩人相識時都太年輕了,交往沒多久就分手,所以父親并不知道母親已怀孕。
  父親在美國讀完大學后回到出生地台灣,沒多久便結婚,而母親則留在美國,開著小小的酒吧撫養她長大。
  好景不常,母親因一場交通意外去世,而父親也不知從何得知她的存在,所以再過兩個月才滿十八歲的潘妮便應父親之要求,到台灣与新家人同住一陣子。
  其實潘妮會去与父親家人同住的原因,是因為母親在遺書上的交代。母親希望她能与親生父親見面并相處一陣子,直到她滿十八歲為止。
  所以她就來台灣了,只是沒想到會因妹妹的不容而离開了那個家。而今天,正是她滿十八歲的日子。
  何力果然會挑時間來,正好選在這個她不怎么想一個人過的時候來陪她。不管他是有意還是無意,她都感謝他的到來。
  “對了!在美國的酒吧呢?”他記得她母親有開一家酒吧。
  “我已將酒吧賣了。”潘妮苦苦一笑。
  “這樣好嗎?那是你母親留給你的。”酒吧是她母親留下的,該是很珍貴才是。何力想著。
  “無所謂,她的身影將永遠存留于我心中,酒吧……就隨著她的离去而結束吧!”她嘴角的笑容,帶著一股幽幽的哀愁,因為她尚未從母親死亡的傷痛中走出來。
  “不回去是怕触景傷情吧?”何力的臉上難得露出正經。
  “我……”她想反駁,卻又無法對朋友說謊。“也有點關系吧!但最重要的原因還是新家人,我不想就這么离開。”她本來不想讓朋友擔心,不想讓他們看到她心中深沉的傷痛,但她仍是讓他們這些朋友擔心了。
  “這樣吧!反正你人都在台灣了,要不要為我這位大帥哥寫首歌?最好是抒情的對唱情歌。”何力試圖改變气氛,又開始嘻皮笑臉起來。
  她忍不住噗哧一笑,以手在面前對他揮了揮。“你明知道我最不會的就是抒情歌曲,你這不是在為難我、尋我開心嗎?”
  沒料到何力竟一把抓住她揮動的手,神情正經地直視著她。
  “到底什么樣的男人才能擄獲你的心?”何力的聲音因正經而略顯沙啞。
  “何力……”一時間,她竟不知該如何回答。
  在這尷尬時刻,何力竟笑了出來。“找個人來談戀愛如何?搞不好可以讓你寫首撼動人心的動人歌曲也不一定。”
  “何力!”潘妮受不了地甩開他的手。
  “怎么,嚇到了?”何力俏皮地拋了個迷死人的眼神給她。
  當然,潘妮是不會吃他這一套的,隨手拿起椅子上的抱枕朝他扔去,卻被他輕松閃過。
  “好了,說真的,我真的很希望能与你合作。”何力雙手高舉做投降狀,以安撫她的不滿情緒。玩笑歸玩笑,對工作的事他可是很認真的。
  “這……讓我考慮看看……只考慮寫歌的事,不包括對唱。”她是很想幫他,但……抒情歌曲……她不在行啊!
  當然,她也不能和他搞什么對唱,都已經決定要遠离可怕的緋聞,她哪還敢跟這种大歌星搞抒情對唱。
  “你肯考慮就好。”雖不是滿意的答案,但她肯考慮就不錯了。
  “何力,一定要抒情的嗎?”潘妮一臉為難。
  “當然。”嘿嘿!他最喜歡刁難人,尤其是看喜歡的人一臉為難的模樣。
  沒辦法,他就是改不了這种性格。
  其實何力嬉鬧的頑皮性格中也是有著認真的一面,在他看似花心、輕浮的嬉鬧行為中又隱藏著深情,一個始終無法表白的單戀。
  “唉!”潘妮對抒情歌曲也不是完全沒興趣,這對她而言也算是种挑戰,一個有趣的挑戰。
  況且工作可以讓她忘卻一切煩事,以及那充塞在心中揮不去的憂傷,忘了母親的過世、被人傷害的傷痕,以及家人不容于她的悲痛。
  潘妮忍不住在心中苦笑。她真不知這單薄的身軀還能再承受多少的悲傷及哀痛。
  “咱們出去吃個午飯吧!”何力改變話題,打破她的沉思。
  “出去吃?!不、不、不!我還想活耶!”開什么玩笑!不早告訴過他,她不想當緋聞的主角嗎”他怎么還開這种玩笑。
  潘妮一邊笑罵,一邊拿起話筒准備叫外送,反正她也懶得弄什么吃的了,外送方便又快。
  “你要叫什么?”何力好奇地探頭問。
  “披薩。”
  “哇!我不要吃那种垃圾食物!”何力馬上抗議。
  遇到像何力如此挑食的人,潘妮也只有放下話筒的份。
  “叫這么大聲,我看你就是非要出去吃不可,是不是啊?”潘妮雙手叉腰地問。
  何力但笑不語,算是承認了。
  “好吧!”她投降了。“先說好,你請客。”
  “那有什么問題。”
  “還有……”她沒好气瞟他一眼,續道:“不准找那种人多嘴雜的地方。”她可不希望被狗仔隊的人盯上。
  “沒問題。”何力再三保證。
  然而隨何力到了餐廳后,她便后悔了,因為竟遇上陳永杰。
  “潘妮?”陳永杰的銳利眼神掃過她和何力。“沒想到你們認識!”
  “是……是啊!”潘妮搞不懂面對他時為何會有种心虛的感覺。
  “我們是在美國認識的朋友。”何力是在美國念書長大的,所以說在美國認識的話也沒什么好奇怪的,因而他很大方的承認。
  “朋友?”陳永杰微微露出陰森曖昧的笑容。“是哪种朋友?真令人感到好奇吶!”
  “普通朋友!”潘妮決定忽略他那侮辱人的態度,直接且正經的回答。
  “喔,是這樣的嗎?”陳永杰看起來是一點也不相信。
  “抱歉,我肚子很餓,不方便繼續談下去。”何力似乎也感受到來自陳永杰的不友好態度,便轉身對潘妮說道:“潘妮,咱們進去吧!”
  他們才正要進去,沒想到陳永杰竟抓住了潘妮的手臂。
  “你……”潘妮惊訝地轉頭看向他。
  “陳永杰,你做什么?”何力一把抓住潘妮另一只手臂,將她朝自己拉回。
  這一扯一拉下,中間的潘妮一時間竟傻了,任由兩個大男人扯著她。也不知道是否惊嚇過度,她竟就這么呆呆地沒反應。
  “如果你要在外面敗坏門風,那就跟我回去,讓老爸來嚴加管教!”陳永杰冷冷地看著她開口。
  “你……”潘妮的臉色霎時轉白。
  “陳永杰,你別太過分!”何力用力一扯,一把將潘妮拉至身后保護。
  “我想我們家的家務事跟你這個外人沒有關系吧!”陳永杰冷淡地說道。
  “哈!笑死人了,你們什么時候將她當家人看了?”何力出口譏笑。
  “我想這不關你的事。”
  “我是她的朋友,當然關我的事,更何況自始至終潘妮都未入陳家的籍,既是如此,那她在外所做的一切都無關你陳家的事!”何力可也不是好惹,毫不客气的反擊回去。
  “這樣好似是我陳家對不起你了。”陳永杰微眯著眼盯著潘妮。“如果你的行為檢點一點,我想老爸早就將你遷入戶籍。”
  傷人的話語如尖刀般刺入潘妮的心,雖已傷心至极,但表現出來的卻是淡然一笑。
  “夠了!你們都不想上影視頭條吧?”一個高亢的女聲打斷了他們之間的談話。打斷他們的人,正是陳永杰的經紀人史蕾娜。
  “好久不見了,史小姐。”何力客套地向史蕾娜問好。
  “你們兩人都是有知名度的藝人,請多注意自己的行為。何力,你也真是的,大家都是同家唱片公司的人,最好別做出讓公司傷腦筋的事才好。”史蕾娜說完,便以眼神示意陳永杰快點离開。
  “再怎么說你還是老爸的親生女儿,突然就這么搬出去,他還是會擔心,有空多回去看看他才是。”陳永杰當然也會考慮場合,再鬧下去的确不好。
  “我今晚會回去一趟。”潘妮朝正要离去的陳永杰說道。
  回頭看她的陳永杰本想再說什么,卻又臨時打住地對她笑笑,然后便頭也不回地隨史蕾娜离去。
  “那個家……你干嘛還要回去?”更令何力擔心的是陳永杰臉上的可怕笑容,他的眼神好似在算計什么,這不得不讓何力為潘妮感到擔憂。
  “其實他說得也對,我還是得回去看看我父親才是,畢竟他是我親生父親,不管怎樣,我都不該這樣离開又毫無音訊。”
  只是家家兄妹的敵視她真能絲毫不以為意嗎?
  她的心倏地緊緊一抽。只要想到陳永杰對她的敵視,她就……
  不!她絕對不可以陷下去,他對她不友好又怎么樣,她不早下定決心……
  “潘妮!”何力既緊張又不贊同地打斷她的沉思。
  但他能說什么,他的身份的确不方便干涉人家的家務事。
  “算了!別想這些了,咱們快進去吃飯吧!”潘妮改變心情地對他展露微笑。
  “你還想進去跟他們碰上面啊?”何力問道。
  “有何不可?難道你怕了?”
  “不,我只是怕吃完這餐我會胃痛。”不管怎樣,他都不想再和陳永杰對上,更不希望潘妮這餐吃得不愉快。“算了、算了!咱們去另外一家吃吧!”
  潘妮聳聳肩,不表示意見。老實說,她感謝何力的体貼;依現在的她而言,的确是不想再跟陳永杰碰面。
  “潘妮……”何力邊走邊說。
  “什么事?”
  “以后出來吃飯能不能請你穿漂亮一點?”何力有點難以啟齒的說。
  “這樣穿有什么不好嗎?”潘妮看看自己。
  何力從頭到腳將她看了一遍,然后是一聲深深的歎息。
  潘妮的服裝是一身有點緊又不會太緊的T恤,加上條黑色牛仔褲,頭發則是隨意札起……
  但他喜歡這樣的她……不,應該說不論她穿什么他都喜歡。誰會相信這個女子會是他喜歡的人呢。
   
         ☆        ☆        ☆
   
  潘妮早該知道,餐廳里陳永杰那詭异的一笑必定有詐。
  這會儿她才知全家除了陳永杰以外,都去日本度假了。
  她怒瞪陳永杰一眼。“在餐廳時你怎么不告訴我,那我就……”
  “就不回來了?”他替她接下去。
  “沒錯。”她沒好气的回答。
  “不回來是要去何力那儿嗎?”陳永杰厲眼微眯的問。
  “是又如何?不關你的事。”她低垂的長睫如扇子般掩蓋住了所有思緒。
  陳永杰突然且粗暴地抓住她的手臂,將毫無戒備的她扯進了怀里,他強勁有力的手快速扳過她的下顎讓她無法逃,然后以強悍狂烈的熾吻深深吻住她,直到吻得她喘不過气為止。
  潘妮原想推拒的手在他的熱吻中消失了抵抗而緊緊地抱住他,因熱吻的關系,她順勢將身子偎靠至他怀里。
  這突來的吻讓她無法思考,只能全心去感受他靈巧的舌在她唇內挑起的快感。
  清楚体會到她的反應后,陳永杰微啟的雙眸閃過一道難以捉摸的寒光,他微微露出一抹得意之外,嘴角微揚地看著還處在震惊并帶著微微陶醉的潘妮。
  “如何?与何力那小子比起來,誰的吻技好?”他在她耳邊惡意地問著。
  他的問話不但將潘妮的思緒拉回,更讓她清楚他們剛才做了什么,她的臉霎時染上一片紅霞,一股難以形容的難堪沖擊著她。
  “為什么?”她臉色難看地反問著他,不明白他為何要這樣對她。
  “你對我有意思吧?從第一次見面我就感覺出你對我的好感,不是那种朋友或兄妹之間的好感,而是男女之間的。”他沒回答她的問題,反而自信地反問著。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她無力的低下頭,合上眼,什么也不愿再去想,也不想對他承認些什么,只能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
  “不知道?”他嘴角上揚,帶著惡意的將臉靠近她的,兩人近得可以清楚感受到對方的心跳。“剛才的吻可不是這么說的。”
  “你……”她倏地使勁推開他的身子。“我要回去了。”既然父親不在,她也沒必要繼續待下。
  “回哪去?何力那嗎?”他一把捉住她的手臂,阻止了她的离去。
  “或許。”反正告訴他實情他也未必會听,她干脆節省力气不多作解釋。
  她調整好心情,淡漠地抽回手,掉頭朝大門而去。
  “我的條件不比他差!”他迅速地以強壯的身軀將她緊逼靠門,限制住她的行動。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她想以雙手推開他靠近的身軀,然而卻因力道不夠而白費力气,他的身軀仍舊不動如山地緊緊貼靠著她。
  “還不夠明顯嗎?不就是想要你。”他輕笑道。
  “別……別開玩笑了。”就算再怎么傻,她也不會輕易相信這种謊話,然而她的臉仍情不自禁地泛起紅暈。
  “我可是真心……”
  “夠了!別再說這种不負責的話了。”她以雙手捂耳,不愿再听到他口中訴說的甜美謊言。
  “好吧,還是言歸正傳!”看欺負她欺負夠了,陳永杰總算放手饒了她,將身軀移開,不再給她壓迫。
  “爸很擔心你,所以我希望你搬回來住,畢竟你是爸的女儿,你這樣搬出去,好像我們在欺負你。再怎么說,你這個親女儿都要比我這個沒血緣關系的人還有理由待在這個家,是不是?”陳永杰坐回沙發,找個舒服的姿勢坐好后,直接對她提出要求。
  潘妮輕輕歎口气。“你還想再鬧家庭革命嗎?”當初就是為了不想父親夾在兩個女儿中間為難,她才毅然搬出,現在再把她找回來,難道要讓所有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不成。
  “那樣就來為我工作吧!”陳永杰突然道,讓潘妮听了呆了會儿。
  “什么?”她有點不可思議的問道。
  “你現在既沒念書又沒工作的,也難怪爸會為你操心,与其這樣,那你干脆來做我的助手,反正我的助手最近辭職了,你的事我會跟公司說,請他們安排。”他自顧自地說了一長串,也不管潘妮是否答應。
  “不要!”潘妮眉頭緊蹙,一口回決了他所做的安排。
  這個答案似乎出乎陳永杰的意料,這個工作机會是多少人想得到的,沒想到潘妮竟會拒絕。
  “你以為你有選擇嗎?”陳永杰再次說道。
  “你什么意思?”她不解地反問。
  “雖然對不起何力這個師弟,但……”
  “你想做什么?”潘妮眉頭深鎖地看著他。
  “以我的人脈,我隨時可用各种方法毀了他,而且……”他頓了頓,續道:“只要將流言扯上你,待你在媒体上曝光后,老爸一定會強迫你回家。我想,与其這樣,你不如好好和我合作,也可讓爸放心。”
  放心個頭!她為什么非要答應不可!但如果何力的歌唱生涯因她而毀了,那……
  “你真卑鄙!”她雙拳緊握,气得想一拳打掉他臉上那賭定她非答應不可的可惡笑容。真是太可惡了!她真希望那些迷他的歌迷能看到他這可惡的爛個性。
  “如何?”他等著。
  “我有說不的權利嗎?”她泄气的將眼睛一閉,無奈地說道。
  難道她就無法脫离他?他可是她最不想接触的人啊!潘妮在心中苦澀地想著。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