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10


  書玉從老宅回來,剛進家門,就被一連串急促的電話鈴聲所攔截。
  “有個叫鄧洁的小姐,說有急事,找了你好多次哩!”書玉的母親對他說道。
  書玉一愣。
  鄧洁找他?會有什么事?
  他和鄧洁几乎是沒有什么交集的,唯一的共通點只有——安敏!念頭一轉到此,他的心陡然下沉,安敏一定是出事了!
  他沖到電話旁,就起听筒,朝話筒一喊:“喂?”
  “趙書玉,你總算回來了,到底跑哪儿去了呀?安敏她……”
  “安敏她怎么啦?”書玉倒抽了一口涼气。一切都是那么突兀而令人難以招架,他才剛剛弄清楚趙言晏和張嵐曲的事,打算回來找安敏好好的談一談,怎么才几天的工夫,安敏卻出事了。
  “她怎么了?”書玉焦急的對著電話筒大喊著。
  這個鄧洁說話真不干脆。
  “你先來吧!很奇怪,電話里說不清楚啦!”鄧洁在那頭也急得直跺腳。
  人一緊張,腦袋也跟著不靈光起來。
  擱上電話,他馬不停蹄的又開車駛往余家。
  當他气喘噓噓的奔進余家時,只見安捷和安敏的父母親,惶惶的在安敏的小閣樓中,轉來轉去,焦急緊張的不知如何是好。
  而鄧洁正蹲在安敏的床邊,不停的拍打著她的臉頰,不斷的搖撼著她的身子,而口中還不斷喃喃的念著:“安敏,你醒醒呀,醒醒呀!”
  書玉遼來不及問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鄧洁見著他,便嘩啦啦的說起來。“余媽媽說安敏從昨天早上睡到現在一直都沒有醒來過,怎么會這個樣子?”
  書玉听了傻眼,從昨天早上睡到今天?
  安敏的母親也開口說話了。“昨天早上她醒來后,說要開始寫稿,我就沒上來打挺,到了中午,她也沒下來吃午飯,我心想安敏這丫頭,經常胡里胡涂,寫東西寫到興頭上,不吃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沒有去管她,誰知道到了晚上,她還是沒有下樓來,我上來看一看,她趴在桌上睡著了,卻怎么也叫不醒,這可怎么辦呢?為什么會發生這种事呀!”
  書玉一面听著,腦子中一片轟轟然,宛如大軍過境,紊亂的整理不出任何頭緒。
  “我們怎么叫,她就是醒不了,就算是吃了安眠藥,也沒有這般強的藥效吧?何況都已經過了一整天了!要不要送醫院?”安捷問道,事情實在太奇怪了,不免使得一向冷靜的他,也慌了手腳。
  是了!
  是了!書王心里忖道。一滴滴的冷汗,從他的額上冒出來。
  是了!安敏之前告訴他的那些事——這回,她一定又跑到那個奇异的夢境中了。
  “要不要送督院呀?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鄧洁不斷的問著。
  “不。”書玉迅速的說著,喉嚨彷,有异物梗住,艱難的發不出聲響來。“她……只是去‘辦個事’,沒事的!沒事的。”他重复的說著沒事,不知道是要安慰身邊的人,還是要安慰自己。
  安敏一定是去那個夢境了!
  或許是找趙言晏說說話,或許是她的好奇心又發作了,去听故事,去找寫作的題材了。
  事情辦完,話說完了,她就會回來的。
  沒、事、的。
  “你在說什么呀!”鄧洁听了他的話,忍不住大叫起來。“她一直躺在這里,哪有去辦什么事了?”
  這個趙書玉一定是太著急了,腦袋瓜子急得有些不清不楚了。
  “沒事的。”他梗了一下,坐到了安敏的床邊,執起了她的手,重重的握在自己的掌心之問,呢喃的說:“沒事的、沒事的。”
  安捷見狀,拍拍父親的肩,環抱著母親,道:“再讓她睡几個小時好了,如果安敏還是沒醒過來,我們再送醫院!現在就讓……書玉陪著她,我們都下樓去吧!”
  小閣樓一下子安靜起來。
  書玉只是一瞬也不瞬的,直直的盯著安敏的臉龐,再沒一刻,他覺得自己是那么的重視著她,深愛著她,他心中的恐懼不斷的隨著時間滋長、蔓延。
  如果安敏醒不過來呢?
  不!他不能接受這樣悲慘的事實望著安敏動也不動的、緊閉的眸子,書玉突然俯身抱緊了她,在她的身邊切切的喊:“安敏,你一定要醒來,醒來,我還有好多好多的話,還沒有告訴你……你一定要醒過來……”
         ※        ※         ※
  而此時在遙遙不可及的另一度時空中——
  “怎么了?嵐曲?”趙言晏心細的察覺到安敏臉上微小的變化。
  “沒……事。”安敏勉強的一扯嘴角。“突然覺得有人在我耳朵旁吹气似的,好痒。”她一面說著,一面用手輕輕的拍拍自己的耳朵。
  “嵐曲,你還是一點也沒變,最怕人家在你耳畔吐气、說話。”趙言晏殷殷笑道。
  “是嗎?”安敏眨眨眼,那么巧哇!
  傳說有人在想念自己的時候,耳朵會痒痒的。她現在耳朵痒痒的,是誰在另一個世界想念著她?
  爸爸媽媽?
  安捷鄧洁?
  還是——書玉?
  一抹遲疑,蹀經她的胸臆,划下一道淺淺的波紋。“書玉——他……也會想念我嗎?”
  “嵐曲。”趙言晏的呼喚,打破了她的沉思。“我的問題,嗯,你想好答案沒有?”
  “呃?”
  “你愿意和我一同留在這里嗎?”趙言晏仍舊是輕緩和順的問道。
  “我……”安敏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若說她對他沒有一絲心折,沒有一縷感動,那是騙人的。
  所以她舉棋不定。
  而且——
  “如果我決定留在這里,是不是再也回不去找原本的世界?”安敏勇敢的抬起漂亮的眸子,盯著他。
  “是的。”趙言晏點點頭。“我不知道游走兩界的情況會持續多久,但我有個感覺,這种情況,很快就會告一段落,你也該做個選擇,不是嗎?”
  那么,這意味著:如果她選擇了趙言晏的世界,就再也見不到她親愛的爸爸媽媽及哥哥囉?
  她舍不得呀!
  “你不能到我的那個世界中去嗎?”安敏問道,充滿希冀的。
  趙言晏搖搖頭。“對于你的世界中的大部分人而言,我是過去了,不存在了的。”
  “可是你的确存在的呀!”安敏神經質的揪住他的手。“瞧,我触摸得了你,也感覺得到你手的溫熱,听得到、看得到你啊!”她急急的說。
  “因為你是嵐曲。”趙言晏說道。“我的存在,我的思考,我的一切,只是為了你。”
  安敏一凜。
  這一瞬間,她几乎要以為安敏和嵐曲,只是同一個人罷了。
  趙言晏為了她,守在這一個孤寂的老宅第里,而她又怎么忍心拋下他,讓他繼續和這一片孤寂琱[為鄰。
  她不忍心哪!
  “嵐曲,留下來好嗎?”趙言晏的懇懇哀求,令她不舍。
  “我……”安敏的腦中一片渾噩錯亂。
  “求、你。”趙言晏說。
  安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閉上眼,投入他的怀抱,壓抑的聲音輕飄了出來。“我……”
         ※        ※         ※
  “我們必須把安敏送醫院了。”
  又經過了漫長的一夜,安敏仍舊不省人事,安捷只好下了個決定。
  “這樣耗下去也不是辦法。趙書玉,將安敏送到昏院吧!”鄧洁擔心的說道。“再這樣一直睡下去,她會死掉的,我……”
  “不!”書玉抱緊了安敏,大聲的怒吼著,他殷紅著眼眶,蒼白著臉,死命的抱緊了安敏,像一頭困頓負傷而走頭無路的野獸。
  “她會醒的!她會醒的!”他絕不放棄希望。
  “書玉,你理智一點好不好!她沒有醒,快把她送醫院才對,拖延了治療的時間才麻煩。”安捷按捺住自己的脾气,伸手想安撫書玉。
  “不要。”書玉狂亂的揮掉了安捷的手膀。“她一定要自己醒來,不然,送醫院也沒用了,沒用了。”他哀傷的咕噥著。
  “書玉”
  “不要這樣,安敏。”書玉听不見其它人的聲音,他半昏半亂,急切又急切,雜亂無章的說著:“安敏,不要這樣對我,求你。我愛了你那么久,給我告訴你的机會啊,求你,听見我心里的話,求你,求你……”一滴眼淚濡濕了安敏沉睡的面頰。
  兩滴、三滴、許多滴……
         ※        ※         ※
  “我……不行。”安敏猛地碰開了趙言晏的怀抱。
  就在那一瞬間,她彷佛听見趙書玉在呼喚她的聲音。“安敏,求你。”
  她听見書玉不停的在說話!對著她說著他的心意。
  和書玉相識以來的片段,一剎間全涌現上心頭。
  “我……不能留在這儿。”她的眼眶浮起一層朦朧的水气。
  “為什么?”趙言晏的語气充滿了哀傷。
  一顆眼淚滑下了她的腮邊,她吸了一口气,話卻說不清楚。“書……玉……”
  “書玉?”他反复著這名字。
  “他會擔心、他會難過的。”安敏想著。
  趙言晏哀傷的望著她。“你怕他傷心難過,怕他擔心?”
  安敏點點頭,新的眼淚,不停的從眼角沁出。
  “嵐曲,你愛上了書玉?”趙言晏的語气充滿了難以形容的苦澀。
  “不!”安敏搖頭。“嵐曲愛的是趙言晏,是你。可是——安敏愛的是書玉。”
  “你……”
  “我是安敏。”這回她終于以無比堅決的勇气說道。
  一陣幽幽的歎息,傳了過來。“是嗎?”
  恍悔中,她又陷入一片白茫茫的境遇中。
  “你終究不是我的嵐曲……”
         ※        ※         ※
  “安敏……”書玉的情緒,陷入昏眩中。
  “她……她動了……她醒了!”安捷站在書玉身后,吃惊的怪叫著,他注意到安敏的手臂抽動了一下。
  “安敏?”
  安敏在一片紊亂及錯愕中,輕輕的掀開了眼瞼。
  “安敏,你把大家嚇死了,你……還好吧?”鄧洁也大叫了起來,雙眼瞪得比銅鈴更大。
  “我……睡了很久?”安敏問道,她看見了爸爸、媽媽、安捷、鄧洁,還有書玉。
  這里是她的小閣樓。
  這里是余安敏的世界。
  “何止久,你足足睡了兩天,怎么叫都叫不醒,我從來不知道你這么厲害,几乎要睡翻天了!簡直可以去參加金氏世界紀錄的排行了”安捷也大叫起來。
  “是嗎?我睡得很飽哇!”安敏居然還笑得出來“你這孩子!”余秉華搖頭又歎气。“要給你訂一張作息時間表才好,免得你該睡時不睡,該醒時不醒。搞得全家人跟著你雞犬不宁”
  “才不咧。”安敏的眼睛亮亮的盯著前面的書玉“沒有這個春秋大夢,怎么能听見有人掏心挖肺的一番真話?”
  一時間,書玉狼狽不堪,話也不會說了。“我……我……”
  “人家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書玉,我瞧你是一失言千年難翻身哦!”鄧洁不甘寂寞的在一旁打趣著,惹得書玉更窘迫了。
  “你這坏家伙!”書玉忍不住罵將起來。“你……”
  “咦?不要再罵下去了哦!”安敏打斷他的話,唇邊挂著一抹惡作劇的頑皮笑意。“不然,我就再睡給你看,到時候再哭就沒用啦!”
  大伙一愣,隨即大笑起來。
  書玉頓時脹紅了臉,只怕他酷哥的聲名,從此要被余安敏這號惡女掃蕩得無影無蹤了。
  ------------------
  夜未眠 獨家提供,轉載請聯系
  网友RobinOCR、校正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