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2節


  千雪獨自一人在街上閒蕩。大家都忘了今天是她的生日。傍晚時,她決定冒險回家一趟,希望家里還有人記得今天是她的生日。
  甫踏進家門,她就發現家中燈火通明,而且還傳出愉悅的生日快樂歌。
  太厲害了,她都還沒進到客廳呢!她快樂极了。
  見是千雪返家,賀世元高興地迎向她。“還以為你不回來了,快點過來,別錯過了你弟弟的生日派對。”
  她的后母江麗華連忙切了塊蛋糕,殷勤地遞給她。“先吃塊蛋糕吧!剛才千世還吵著要等你回來,才肯切蛋糕呢!”
  千雪机械似地端著蛋糕,胃里直翻酸水,臉上黯淡無光。
  是啊!她太高估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了,她忘了千世和她是同一天生日,父親的笑臉,眾人的祝福及堆積如山的禮物,全是給千世,而不是給她的。
  “姊姊,姊姊,你買了什么禮物給我?”小壽星千世帶著滿臉無邪的笑容跑向她。
  “對啊!小雪,你買了什么禮物給千世,你看,這些都是客人送的禮物喔!”賀世元無視于千雪怨恨的眼神,繼續向她介紹那堆禮物的來源。
  她的理智已在崩潰邊緣,千雪突地暴喊:“千世!千世!你就只記得今天是千世的生日……”
  “小雪,你太失禮了。”賀世元沉著聲道,不相信她竟會在眾賓客面前給他難堪!
  “哼!你才不會管我失不失禮呢!你根本就希望我不是你女儿。”她拿著蛋糕的手顫抖著。
  小千世被她嚇得躲進江麗華的背后,不懂得漂亮的姊姊為何生气時會變丑。
  “你給我住嘴!”賀世元忍不住出聲斥責,頓覺臉上無光。
  “你巴不得我早點去姑媽那里,以免礙你的眼,礙著你們一家三口共享天倫之樂。媽死后,我就變成賀家多余的一份子,只怪媽死得太早,沒看見你們怎么欺負我的。”她气瘋了,口不擇言地胡說一通。
  “你倒是給我說說看,誰欺負你了?”賀世元火气也冒上來了,甩開妻子的手,逼近她。“你給我說說看!”
  “你,你還有你,”千雪顫抖的手指,指向賀世元、江麗華及千世。“我是多余的,你們才會欺負我。”
  “啪”的一聲,賀世元火熱的耳聒子拍過她的臉,拍掉她的蛋糕,也拍碎她狂亂的心智,這一掌打得太重了,讓她痛得失了理智。
  “我會如你所愿,走得遠遠的。”她不想再多作解釋了,踩過碎爛的蛋糕,她奪門而出。
   
         ☆        ☆        ☆
   
  “裴斯洛,裴斯洛,裴斯洛……”千雪高聲叫著裴斯洛。
  “誰在亂叫啊!”裴斯洛不耐煩地走出來,見來人是猶帶淚痕的千雪,不免訝异。“千雪,怎么回事,誰欺負你了?”
  “先給我兩百塊,我身上的錢不夠付車錢。”她一把搶過他掏出來的皮夾子,抽出兩張紅鈔票,塞給計程車司机。“剩下的不用找了。”
  計程車呼嘯而去后,他才取回皮夾子。“千雪,你怎么了?”
  “先讓我進去再說。”繞過他,她自個儿先進屋去。
  他也急忙跟進去。“誰惹你哭了?這一次不關我的事了吧!”
  “我決定當你的助手。”不疾不緩地,千雪丟給他一個定時炸彈。
  “當你的頭啦,我的助手必須是男的,你不符合資格。”他拿出一盒面紙給她,并挪開几個裝著珍貴照片及資料的紙箱。
  “我一定要做你的助手!”她邊說,邊抽出面紙擦拭淚痕。
  “我都說不行了!”他態度堅決。
  “你別那么固執嘛,事情總可以應變的。”她已下定決心做他的助手,唯有如此,她才可以避開家里詭异的气氛,走得遠遠的;最重要的是,裴斯洛是個值得信賴的好老板。
  “小姐,你知不知道我這趟旅行的目的地,是一個小得在地圖上都找不到的小島?它不但不屬于任何國家,而且蠻荒落后,到那里的人全是一些豺狼虎豹之類的惡徒,相信我,這個小島絕對不是一個适合度假的地方。”他希望她能打消這個愚蠢的念頭。“你听懂了吧!”
  “听懂又如何?我還是要去。”她坐上唯一的一張椅子,仍然不愿妥協。
  這個小女人是存心來整他的啊!這么嬌蠻不講理,他眼睛半眯。“美人也要有聰明的腦子,否則只是個洋娃娃。”
  “腦子?我有啊!”這不是在污辱她的智商嗎?她憤而將面紙揉成一團扔向他的臉,卻被他閃過。
  “你有腦子就不會想去那种超級危險的地方,那里的太陽毒辣,會晒傷你的肌膚;那里有凶禽猛獸,會危及你的生命……反正那里不适合你。”那個無名小島,他去過兩次,每次都是在惊險中脫困而返,遑論是千雪這個弱女子了。
  “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不用你擔心。”她拍拍胸膛,保證道。
  “不行,万一你有個什么損傷,我准會被查克宰了。”他大感納悶,怪了,怎么他和查克都遇上粘性甚強的女孩子。查克抵不了瑾琛的溫柔哄勸,只好下海當脫衣舞男,而他命歹,遇上這個又粘又嬌的千雪。
  既然他說起查克,千雪靈机一動,何妨來個順水推舟?接著千雪用手撕裂自己的白襯衫,露出柔滑香肩,再動手弄亂頭發。
  “千雪,你在做什么?”他大惊失色,連忙趨上前,大聲喝止。
  然而她的動作比他還敏捷,身子一躍,她雙手死命地粘住他的脖子,紅灩灩的雙唇旋即印上他微張的嘴,在他的嘴邊、下顎及雙頰迅速染上她的唇印,然后再回到他的唇,大力地用兩排貝齒咬住他的下唇,一拉一扯,頓時讓他的嘴唇皮破血流,一片殷紅。
  真是一個反复無常,難以捉摸的女人!他臉色忽青忽白地逼視著她。“你究竟在搞什么玩意?你給我解釋清楚。”
  “看看你的樣子,再看看我的樣子,查克和李杰會認為是你企圖染指我,而我奮力抵抗,你的暴行才未得逞。”千雪道出她的詭計。
  “他們相信我的為人。”他愀然變色的表情出賣了他的心聲。他以前的名聲并不怎么風光,再加上千雪一臉委屈的淚痕及狼狽的模樣,他沒把握他們會站在他這一邊,而他也許會被揍得起碼要住半個月的醫院。
  “別忘了他們最听桑彤和瑾琛的話,你猜她們是信你還是信我?”她一邊說,手一邊按了七個號碼。
  電話接通了,她裝了個慘兮兮的聲音嗚咽著。“查克,我……那個裴斯洛,嗚……”
  他快手切斷電話。“玩夠了沒!”
  “還沒。”在她想撥第二通電話時,查克的電話先來了,她比他快一步接起電話。“查克,是裴斯洛……”
  他為杜絕后患,干脆扯斷電話線,心想這下你沒轍了吧!未料又有電話聲響起,他放亮眼睛,搜尋到被他扔在地上的行動電話。
  這次,又讓离電話較近的千雪接到電話。“喂,我是千雪,我告訴你喲,查克……”
  他跨過一個紙箱,欲搶回電話,千雪聰明得很,連忙跑給他追,一面先和查克扯些有的沒的。哼!他再不讓步,她就會讓那些醞釀好的情緒發泄,來段聲淚俱下的控訴。
  他追得有些膽戰心惊,不是他惜肉如金,而是李杰是迦爾族的領袖,身手自然了得;而他的大將查克也不會讓他臉上無光,劍術、搏擊、槍法樣樣行,他當然不能得罪這兩個厲害角色。
  輸給她了!看樣子,今天不說,明天、后天,甚至大后天,她都可能害他被人揍得半死。
  他無可奈何地比了個OK的手勢。
  千雪語气轉得比翻書還要快,好聲好气地說:“查克,現在我才知道裴斯洛是個大好人耶,我今天生日,他說我的生日愿望,他一定會幫我實現耶,你說他是不是個大好人啊!”她拉拉雜雜地灌他迷湯,眉飛色舞地對他笑。
  挂上電話后,她笑著,對他比個OK的手勢,他則苦著臉點點頭。
  “哇,太帥了,裴斯洛,原來你是面惡心善,良心未泯咧。”她興奮得高舉雙手,在紙箱間跳來跳去。
  他提心吊膽。“你亂用成語就算了,別踩坏我的寶貝。”眼睛隨著她輕巧的身子轉。“喂,今天真是你的生日?”
  “嗯,沒人記得就算了,反正我的生日愿望已經達成了。”能隨著裴斯洛去探險,多多少少沖淡了賀世元掌她耳光的悲傷。
  他靜聲進去廚房,拿了一個盤子,上面放了一些圓型的夾心餅干,再點燃一根紅色蜡燭,插在另一個盤子上,而后將兩個盤子放在桌上,關掉電燈。
  “這是做什么?”千雪不解地走過來,火紅燭光映在她白里透紅的肌膚上,更顯魅惑無比。
  “將就點,反正都是圓型的,你就當這疊餅干是巧克力蛋糕吧!”瞧她低垂著頭,他又加了一句。“還是你嫌一根蜡燭不能代表你的年齡?我不知道你究竟几歲了,二十一、二十二還是三十一、三十二,哇,我沒這么多蜡燭喔!”
  “笨蛋,哪有人這樣問女生的,你看清楚,我可是年輕又貌美喲!”她眨著有些濕潤的眼睛。“裴斯洛,謝謝你。”
  “別再掉淚了,我沒有查克哄人的本事,哭丑了就不像個美女嘍。”他拍拍她的臉頰。
  “裴斯洛,這塊給你。”她遞給他一塊餅干,接著用她的餅干碰碰他的餅干。“以后合作愉快。”
  他以餅代酒向她祝賀。“你別給我惹麻煩就阿彌陀佛了。”
  “放心吧!一切交給我。”
  他一口塞進餅干,也塞進滿腹苦水。
   
         ☆        ☆        ☆
   
  千雪叫一班好友全部不准來送行,因為她怕她會在机場哭出來,更怕臨上飛机時又改變主意,不隨裴斯洛去那個無名島了。
  听她的話,桑彤、查克等人都沒出現在机場,反而是千雪自己在系安全帶時,愁容始現。
  終于要起飛了,要暫時和朋友、家人別离,千雪的心情其實并沒有像外表那樣開朗。
  她的不笑不語看在裴斯洛眼里,真是想安慰又不知如何安慰起。他靜靜地凝視千雪凝了愁容的側臉半晌,千迸万吐,才說了一句:“飛机快起飛了。”
  千雪嗯了一聲,算是听見了。
  “我這次出去,責任重大,我答應爵爺和查克要好好照顧你。至于你父親,雖然沒有拜托我,于情于理,我也要照顧好他的女儿。”李杰和查克要他立下重誓,務必傾全力保護千雪,只差沒讓他簽名畫押,這個責任可是万斤重啊!
  听到父親二字,千雪的力气馬上就來了。“不用顧忌我爸爸,出門在外,難道我不會保護自己嗎?”當賀世元听到千雪要去個連名字都沒有的荒島時,气得差點沒腦血管迸裂,說啥都不准,為此父女倆又冷戰了好几天,奈何千雪心意已決,賀世元怎么說,都無法改變千雪的心意,最后他只能妥協了,但附注條件是,她必須平安回來。
  “這一去好几個月,你會有好長的日子見不到家人,見不到朋友,也無法看電影、跳舞、唱歌、逛百貨公司,你一定要明白這點。”他想再确定一次她的心意。
  “你以為我只能維持三分鐘熱度是吧?告訴你,我的琱蓱M耐力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她小雪賣瓜,自賣自夸。
  “希望你說的是真的。”他不敢將她的話照單全收,頂多信個五成。
  “反正我會照顧我自己的,不然的話……”
  他順口接著問:“如何?”
  她俏臉湊近,語帶得意。“還有你會保護我嘛!”
  他一听,第一個反應就是伸手解安全帶。
  “沒用了,飛机已經起飛了。”她雙手一攤,故作莫可奈何狀。
  他快癱了,她之前說服查克說,她會自己照顧自己,絕不跟他添麻煩,看來這句話已屬跳樓大拍賣的折扣了,她根本是一開始就打算讓他當保鏢兼導游嘛!
  看著她一臉計謀得逞的志得意滿樣,他只好先將被她壓得落居下風的失意擱置在心的角落。
  他眼睛一眯,暗自下個決定封在心里:等到了無名島,就容不得你囂張了。
  窗外朵朵白云,淡淡藍天,引領著他們前往目的地……
   
         ☆        ☆        ☆
   
  閒逸的日子過久了,是會悶得人發瘋的。
  這种整日無所事事的無聊感覺,現在是越來越強烈了。
  千雪坐在這家充滿墨西哥風情的酒吧內,百般無聊地用吸管攪動著裴斯洛替她點的特調果汁。
  那些個留著濃密胡子的墨西哥人,賊頭賊腦地打量著她,好像她是盤子里可口的蛋糕一樣。
  她不禁恨起裴斯洛來,他竟然獨自出去辦事情,而把她留在酒吧內。
  想到這里,她忿然扔下吸管,決定再等個五分鐘,如果他還不回來,她就自己出去外頭溜達溜達,一解煩悶。
  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三分鐘也過去了,她對著腕表,眼睛一直拋向門口,終于,到了四分半鐘時,一臉懶洋洋的裴斯洛進來了。
  “喂,你還知道回來啊!你把我留在這里兩個小時了,害我被那些墨西哥人盯了多久啊!”她終于逮到机會一吐為快了。
  這些墨西哥人知道千雪是他帶來的,所以并不敢輕舉妄動,因為裴斯洛在這里的名聲并不小,而且全是靠打架得來的,只有千雪不知道他的本領而已。
  他嘴角輕輕一扯。“他們看你,因為你千雪是個小美女嘛!”他手一抬,酒保就自動送了一杯冰啤酒來。
  被人稱贊,她最樂了。“這點我早知道了。”不過她也沒樂暈了,劈頭就問:“我們在這里待了一個星期了,還要待多久啊?我好悶哪!”
  這時,一個墨西哥年輕人擠到他們中間,不過他說話的對象是裴斯洛,不是千雪…。
  千雪看著他們交頭接耳了好一會儿,裴斯洛最后拿出一疊披索交給他,便揮揮手,叫他走。
  那墨西哥年輕人轉頭看到千雪時,惊為天人,便硬賴著不肯走,裴斯洛只好拎著他的衣領,將他扔出門口。
  哈,又是一個被她的美貌征服的男人,她故意抬高下巴瞟向五官看來好像變得不那么對稱的裴斯洛。“你的朋友?”
  “三天后,他會帶我們前往我們要去的小島。”他顯然有些被惹毛了,因為他竟舍棄自己的酒,拿起千雪的果汁全部喝光。
  “那是我的果汁。”她指著杯底只余些殘渣的杯子。“算了,反正是你付錢。對了,剛才那個年輕人好像是你在這里唯一的一個朋友,他叫什么名字啊?”
  她隨口問問,并無別的意思,但听在裴斯洛耳里,可刺耳了。“有的時候,交往的人不見得都是朋友,也不需要知道名字,只要認著鈔票就能辦事。”
  她似懂非懂。他的世界竟然這么复雜,千雪訝异地盯著他。“你說得好冷酷喔!”
  冷酷的世界,還不只如此,嬌生慣養的千雪是不會明白的,但有一點,她說對了——有時候,他真的很冷酷。
  不知人世險惡的千雪一直盯著他,竟然也盯得他想退縮。他灌下啤酒以掩飾被看透了的不安,隨即手背一抹,抹去嘴邊一周的酒液,杯子重重地往桌上一放,扔下酒錢。
  “你要适應這點,小島上,女人少得可怜,母豬賽貂蟬,女人吃香得很。”他冷冷地說完,又冷冷地走了。
  她一愣,誰是母豬?誰又是貂蟬啊!
  她甩開椅子,也追了出去。
   
         ☆        ☆        ☆
   
  汽艇快速滑過清澈的海水,激起陣陣清涼的浪花,千雪的臉,手臂全點上了浪花,躲不胜躲,她干脆不躲了,就任著海浪襲向她。
  裴斯洛坐在前方,面對波波涌現的海浪,他一點都不放在眼里,堅定的目光直直望著前方,看樣子,他們所要去的小島就在不遠處。
  千雪也悶著聲,她發現裴斯洛有時候真的是怪里怪气的,難怪查克說他是迦爾族的獨行俠,一個怪胎。
  她忍不住了!再忍下去,她准會忍成自閉儿。
  “喂,還有多久啊?”她摸摸晒得泛出油光的鼻尖,有些惱怒,事實上,他們之前是輾轉換乘不同的交通工具,沿途休息,最后才乘上汽艇。
  “是你自己要跟著來的,沒人逼你。”裴斯洛沒打算轉向她,冷淡的口气仿佛是在提醒她:要跟就少囉嗦。
  千雪受气得撇撇嘴,這几天他的脾气陰晴不定,反复無常,她揣測,八成是因為越來越接近無名小島的緣故吧!
  裴斯洛和駕駛汽艇的墨西哥年輕人時而點頭,時而用手指往前比,千雪被遺落在后頭,傻愣愣地坐著。
  那個替裴斯洛辦事的墨西哥人,她私底下叫他“哈布”,理由是他一頭卷卷的頭發和她家的小狗“哈布”的毛很像,這是目前為止她得到的第一個樂趣。第二個樂趣是來自她對那個無名小島的好奇,它越神秘,她就越有一股揭開它神秘面紗的欲望。
  經由裴斯洛粗略的解說,她才明白無名小島位于三不管地帶,不隸屬任何一個國家,會去那里的全是被世界各國列為黑名單的恐怖罪犯。久而久之,這個小島便變成這些罪犯的第二個家園,因為他們只要踏出這個小島,便會遭到各國特務的獵殺,但只要他們不做离開小島等非分之想,那么他們還能在小島上度完余生。
  正因為這個小島上聚集的都是些惡名昭彰、凶狠殘忍的大罪犯,更為小島添上一抹恐怖色彩,所以普通人是不會踏上小島一步的,這也是裴斯洛開始心神不宁的原因之一。
  他偷偷轉過頭,瞄了一眼正在生悶气卻不敢吭聲的千雪,她是害他心神不宁的第二個原因。
  在物質缺乏,又沒有太多娛樂活動的島上,千雪賽西施的美貌,肯定會令他們陷入更多的危險中。
  汽艇上的竹竿綁著一面旗子,其上畫著黑色大斧頭,這枝竹竿可不是懸著好玩的,旗幟的用意就是告訴別人汽艇的目的地,一見此標記,就能獲得周遭各國的默許而通行無阻,進而航向無名島。
  須臾,一個小黑點出現在海的彼端。
  千雪歡喜于見到了陸地的出現,所以她完全沒有注意到裴斯洛的眼神倏地轉為深沉,深沉得見不著底……
   
         ☆        ☆        ☆
   
  “喂,他就這么走啦!”雙腳終于能踩上陸地,千雪忘情地扭動著足尖,但一方面“哈布”迅速又离去,讓她覺得頗不以為然;他收了裴斯洛的錢,就該共患難才對啊!怎能就此离去?實在是太缺乏仁義道德的觀念了。
  “他只負責送我們過來,不到約定時間,他不會過來的,”他看著千雪把足下沙地當作迪斯可舞廳的舞池,百般蹂躪著,忍不住嘀咕:“千雪,這里不是舞池,別再跳了,快過來提行李。”
  她不情不愿地踱了過去。“掃興,人家跳得正起勁呢!”
  “我是老板,我說了就算。”他一點也不留情面。
  拿這招壓她?他嫌沒被人扁啊!沒關系,有的是時間,換她唬他,就讓他等等吧!如此盤算著,千雪直覺地就奔向那個看起來較小袋的棕色行李袋。“我拿這個。”
  “那個你拿不動,你拿這個。”他將另外一只塞滿衣物、圓圓胖胖的米色行李踢向前。
  又欺負她!她可不是不敢拒絕的。“這個比較小,我是女生,我拿這個。”她緊緊護著那只棕色袋子。
  “相信我,你拿不動的。”他搖頭,說得煞有介事。
  “你不要看扁我,我拿給……你……媽呀!這么重,里面裝什么東西啊!”千雪逞強,拚盡吃奶的力气,也無法將袋子提起,她干脆拉開拉鏈,看看里頭裝的是什么東西。
  裴斯洛在一旁,完全不加以阻止。
  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千雪美麗的瞳孔立刻寫滿了疑惑和惊訝。“你……你來販賣軍火的啊!”原來袋子沉重,是因為裝滿了各式各樣的槍械武器,有長槍、短槍、大刀、匕首,這些武器她向來都只是在電影里面才看得到的,現在真品擺在面前,難怪她會感到惶恐不安。
  “早告訴你了,這里有豺狼野獸,惡人也相當多,法律在這里是沒有效力的,想生存,就要學聰明點、机警點,否則被人打死了,沒人會為你掉淚的。”他將袋子扛在肩上,大步跨向前去。
  又是一個惊人的消息,她更惊訝了。“你是說,在這里,殺死人不償命?”
  “沒錯,會留在這里的人大都是曾犯下重大案子的罪犯,他們只要潛逃到這里,就不會被捉,所以島上到處是這种狠角色。因此械斗、互相殘殺的事常常發生。死在這里,沒人會同情的。”他淡淡地描述著這個恐怖的世界,只是他一直沒有回頭,所以沒看見她的臉色已翻白好几趟了。
  “真可怕。”這是她唯一能表達的一句話,她提著米色的行李袋,步履維艱地走著。
  “不然你以為這里是馬爾地夫還是帛琉啊!”他發現她的聲音很微弱,似乎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于是停下腳步來等她。
  “我是這么以為啊!”她以為裴斯洛之前告訴她的話太言過其實,目的是想嚇退她,沒想到是她太天真了。
  擔心、害怕的情緒讓她絕世的容顏蒙上了愁郁之色,他見了好心疼,只是現在已經無路可退了。“我會保護你的。”他目前所能做的,就是給她誠懇的保證。
  “真的喔!你一定要保護我喔!”她之前度假的輕松心情全被他嚇得無影無蹤了。
  “不把你帶回台灣,查克會把我宰了。”他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走吧!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呢!”
  “沒有汽車或是馬車、牛車嗎?”她簡直快哭出來了。
  “這里跟文明世界是隔离的,沒有電,沒有石油,當然也不會有任何交通工具了。”他解釋著。
  “這里的人都是苦行僧啊?”她快暈倒了!
  “也不盡然啦!還是有一些愛錢甚于愛命的家伙會不定時過來,賣給島上的人一些民生必需品,如果有需要,火箭大炮也能運過來,不過付的不是美金、台幣,而是金塊金條,這個島是個以物易物的社會。”他仔細地將島上的情形告訴她,免得她再次遭受打擊。
  以物易物!
  歷史課本學到的古早社會的生活型式,竟會讓她親自接触到,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火箭大炮,以物易物,馬爾地夫,馬爾地夫……”她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語著,茫然地往前走。
  裴斯洛緊跟上去,歎了好大一口气——
  唉!她終究還是受打擊了。
   
         ☆        ☆        ☆
   
  一步一腳印,千雪身后踩出了一長行的足印。
  這個小島真的与文明世界脫節了,走了長長一段路,只見黃沙滾滾,不見人煙,時聞鳥鳴和虫聲,偶爾會有几只野兔和山鹿打從眼前飛奔而過……或許這個小島上的野生動物還不只這些哩!
  才到島上不到兩個小時,千雪已經開始相信,這個島所隱含的神秘風情不會令她失望,這趟旅行肯定會十分有趣、刺激,也肯定會讓她的美腿變成蘿卜腿。
  “我好累哦!裴斯洛,可不可以停一停,歇歇腳啊!”千雪拍著大腿,恨死了裴斯洛人高腿長,步子大,更恨死他的不懂体貼,連幫她扛行李也不會。
  “我們已經休息了六次了,還休息啊!再不走,天就要黑了,到時候你要睡路旁嗎?”他只是將腳步稍微放緩了些。
  “睡路旁……你是說我們有地方睡啊!”有地方睡,不就表示今晚他們可以不用睡在滾滾黃沙上,不用露宿在外?千雪可高興了。
  他馬上潑她一大桶水。“那是島上唯一一間小酒館,樓上有房間出租,你要是不偷懶,那么那里就是今晚的落腳之處。”
  什么話嘛!說得好像是她在拖累他似的。
  不服的千雪,遂不再說話,她將袋子甩在肩后,咬緊牙關往前走,哼!她才不會讓他瞧扁了。
  背后一個裝著她自己衣物的背包,再加上一個大包包,柔弱的千雪完全是憑著好強的個性,才能抬動雙腿,一步一步在沙地留下自己的足跡。
  既然要跟來,當然要磨磨你那千金小姐的嬌縱脾气,你才能了解什么叫做吃苦!裴斯洛扛著那袋重得要命的行李,跟在她后面走,安全距离為三大步。
  “喂,那個就是你說的小酒館啊!”千雪乍見那棟不起眼的建筑物,期待之情頓時冷卻,明明就是几塊磚几片瓦几根木頭拼拼湊湊搭建而成的避難所,這樣就稱小酒館,太唬人了。
  “不然你以為是希爾頓啊!”他沒好气地說。
  千雪咽下反駁的話,免得又被他瞧不起,只是委屈的表情完全浮現在臉上,不只裴斯洛看了于心不忍,連從小酒館走出來的八名大漢對千雪的表情也很有興趣。
  “遠遠就見到你走過來,沒想到你這個不怕死的裴斯洛真的遵守諾言,再度光臨我們這個小島。”為首的一個大漢長相是狠中帶凶,令人不覺要打起哆嗦。
  “我說過要回來,就一定會回來,再說這個島也不是你卡隆的,我裴斯洛高興來就來,高興走就走。”他面對這個殺人不眨眼的恐怖份子,如今在島上据地為王的卡隆,講話也多了几許江湖味。
  卡隆听了絲毫不以為忤,反而仰天長嘯。“裴斯洛就是裴斯洛,永遠是這么的狂妄,這么的目中無人。”
  “那是我眼中看不到人的影子。”他拐彎抹角罵卡隆等輩非人哉,卡隆在全世界各地策動的恐怖行動,少說也害死了几十條人命,罵他禽獸也不過分。
  卡隆臉色微慍。“你別仗著拜瓦那個老不死的罩著你,就可以在此囂張。”
  “沒有拜瓦,我一樣囂張。”裴斯洛擺出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態度,气得卡隆一行人目露凶光。
  千雪看著這些個看來非善類的男人,她不由得替裴斯洛偷偷捏了一把冷汗。
  豈料,卡隆突然將矛頭指向千雪。“這個東方美女,你是日本人嗎?”
  “台灣。”千雪迅速丟了兩個字。
  出乎意料之外,卡隆用一口破得可以的中文說:“裴斯洛不會是個好導游,要逛這個島,找我卡隆就沒錯。”
  正當千雪訝异之余,裴斯洛已輕聲在她耳際說:“別被他蒙騙了,這個島上有來自各國的罪犯,相處久了,會講几句中文、日文、法文、德文也不奇怪。”
  收到他提供的訊息,千雪臉色一凜。“不必了,有裴斯洛就行了。”
  卡隆及其党羽皆哈哈大笑,而且笑得非常不怀好意。“這個小妞真夠勁,這個島上實在太缺乏這种貨色了。”
  聞言,裴斯洛不但連眼神,就連聲音也變得极端的冷。“如果你敢輕舉妄動,這個島會成為你的葬身之地。”說罷,便霸道地牽起千雪的手,接著以凌厲的眼神逼掃眾人,旋即往酒館門口走去。
  “裴斯洛,這個島上缺乏什么?”千雪呆呆地問。
  “女人。”他冷淡地說。
  霎時,千雪感覺到背后正遭受到十几只賊眼的侵犯,背脊涼透了。
  有始以來第一次,她被裴斯洛牽著手,而不敢有半句怨言。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