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章


  身后又傳來了一陣時快時慢的腳步聲及“卡嚓”、“卡嚓”按下快門的聲音。
  哎!又被跟蹤了,這個禮拜來的第三次。
  賊賊的跟蹤者像只泥鰍似的,來吧!讓我陪你玩玩間諜游戲吧!
  他邊走,一雙湛藍的眼睛邊向四周不停梭巡,而這個跟蹤者似乎笨得可以,經過約莫三十分鐘的迷宮行走,查克一個轉身,雙眼一瞄,前方不遠兩輛汽車中間多出一只小腿,想必是這家伙見行跡敗露,急忙中將自己塞進狹小的空間。
  等到再往前走了几步,他,傻眼了。
  這個“他”竟然是個她,而她正蹲在地上全身打顫著。
  從這只健康但不算瘦削的小腿往上看,大大的波浪鬈發蓋在她的腿上,她的瞼則塞在膝蓋之間,右手還抓著一台傻瓜相机。
  “嗯哼!”假咳兩聲,給她一些緩沖時間,看在她是女孩子的分上,他會對她仁慈一點。“哈羅,有人在嗎?”見她仍沒動靜,便勾起食指,輕叩她的頭頂。
  天下第一笨的跟蹤者潘瑾琛緩緩而謹慎的抬起頭往上看,奇了,她怎會見到兩個太陽呢!一個在天上,一個在他臉上,他怎能笑得這么溫煦動人?
  見她這副模樣,想來只好靠自己先發制人了。“小姐,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偷拍我的照片要做什么?”輕輕一甩頭,陽光照射在他金澄澄的頭發上,形成一道光彩奪目的金波。
  她下意識的偏頭閃避眩目金彩,她口干舌燥外加牙齒打顫,這個老外查克講的國語還不是普通好听,至少比老板吳永光那口台灣國語來得順耳。
  “哈羅!你還好嗎?”將女孩子弄哭從來就不是他的嗜好,他一把抓著她的肩膀拉起來,面對面才好說話。
  大波浪鬈發、白T恤、寬大及膝馬褲和布鞋打扮的瑾琛暗忖這下糟了,他發飆了。當務之急,還是先溜為妙。
  “對不起,后會有期。”含糊不清的說完,從他身邊空隙鑽出一條逃命之路,一拔腿,溜之大吉。
  真是個特怪女孩,查克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地留在原地看著她跑走,然后……又看著她跑回來。
  “你的后會有期還真快。”他取笑道。
  她气喘吁吁地跑到他面前,因為她剛想起老板訓人的的樣及總會計葉姊冷言冷語的嘲諷,所以她又踅了回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只小手便黏上他的左胸,五只手指頭不停蠕動。“很好,不是排骨雞也不是白皮豬。”她給他一個評价。
  “這是你的嗜好嗎?”他不閃不躲,只是有點惊嚇,但他當然不會知道她只是盡忠職守的執行老板交代的任務。
  他這一喚,才將她的心神叫回來,她自己也很訝异她的“小魔掌”還意猶未盡地黏在他的胸前,更令她臉紅的是五只手指頭仿佛很享受此般触感,還在靈活地蠕動不停,她面紅耳赤地縮回手,這下不但會被他以為她是只“母色狼”,他一定認為她的嗜好就是在街上閒晃、然后找帥哥下手。“哎,對不起,你……你知道,我不是……”干脆遞張名片給他,好證明她不是狼性大發找他下手。
  凱薩琳皇后俱樂部特別助理潘瑾琛
  這是哈米碗糕?他揚了揚手中名片。
  她恢复鎮靜后,向他解釋道:“查克先生,不好意思,你的一些基本資料,我已調查出來了,我們老板看到一張照片,決定請你擔任我們俱樂部擴大營業后一個表演秀的主角。”
  “什么表演秀?”
  “脫衣舞。”她很明快地答复他。
  “再見。”二話不說,他掉頭就走。
  “等一等。”她小跑步地追上他。“我們會付你很高的薪水,另外還有小費可拿……”
  “我不缺錢,你去找別人。”叫他在眾人面前只著一條小褲褲搔首弄姿地搖擺身体,別想。更何況這种小褲褲有可能變態的釘上亮片,或是加上流蘇……惡,可怕!
  “不行哪!你是万中選一選出來的,我們老板只要你。”她也急了,這几天下來,因為挨罵,老板洒在她頭上的口水不知用了她多少洗發精,才能洗得干淨,還她一頭發香。
  “不關我的事,我有權拒絕。”他盡可能裝得凶狠,這很難,因為他本來就是陽光男孩的模樣,裝狠,不像。
  “拜托,請你再考慮考慮,別急著拒絕我。”就算只剩下最后一絲希望,她也不放棄。
  他停頓下來,面對她。“不行,這是原則問題。”深深瞅著她后,再大步向前走。
  哇嗚,他那雙蔚藍如海洋的眸子,藍澈澈的,好像可以從中舀出一勺海水。金黃發絲、湛藍眼眸、人高腿長,叫他換上一套天使服裝,一定像极在上帝旁邊彈豎琴的大天使,只是他的尺寸大了點。
  “你再多想想嘛!”她再次追上來。
  “我說過了。”他也再次拒絕,嚴肅地。
  “國外也有很多脫衣舞男,你別把脫衣舞男想得很下流,我們俱樂部不會做色情表演的,這點你放心。”她仍不放棄,他沒對她怒目相向,就表示還有希望。
  “我說過了,不會是我。”干么一定要找他,重金之下,必然會有一堆凌駕四大天王的帥哥酷男前來應征。“滿街俊逸男子,你去找嘛!”
  “可是我們要的是与眾不同、要有新鮮感的帥哥,老板交代的。”她万分無辜地告訴他,其實她也不想強人所難。
  “所以就找上我。”如果她知道他的身份,肯定更新鮮、更与眾不同,他是一個活化石。
  “你別急著走,我把條件再跟你詳細說說,說不定你會改變心意。”她抓緊照相机湊近他。
  “停。”他定了定,食指指著她鼻尖。“你跟蹤我的事,我不計較了,但是你若再來煩我,我的脾气會變得非常不好,你要明白。”他撂下狠話,倘若她再听不懂他的話,再跟上來,他絕不會怜香惜玉,捉來就打她一頓小屁屁,讓她知道當街追著男人跑不是多好玩的事。
  她識相地沒再纏他,今天云淡風輕、風和日麗,連云朵儿也是懶洋洋的,配合今天好天气,她終于開口向他說明來意,万事起頭難,能和他說上几句話已經很不容易了,既然她已經打開引頭,剩下的留待下回繼續努力吧!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為了五斗米,她便要折彎了腰,怨歎無路用,還是乖乖完成老板交付的工作吧!
  她缺乏的僅是勇气,說到韌性,她可是一點都不缺。
  跑哪儿去了!
  查克送走一群附近一所大學歷史系的學生,他們經常來“普斯人”聊天、吃零食,因為他的古董符合歷史系學生喜愛研究年代的胃口,所以他們經常來,其中包括對查克充滿愛慕之意的校園美女賀千雪,然而卻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查克對她一點都不來電,只好能避就避、能間就問。
  他剛才明明在店里看到瑾琛在門口徘徊不去,怎么這會儿人就不見了,光猜沒用,他干脆推開玻璃門一探究竟。
  了不起,穿著高跟鞋還能蹲在店門口打盹,待會儿看你怎么站起來。“起床了。”他輕聲叫著她。
  蒙蒙朧朧的,瑾琛听見一聲溫柔的呼喚,天知道她為了這個專案有多久沒能好好睡覺了,本想不理會,誰知聲音又來了,她被喚醒了,轉轉眼珠子,讓隱形眼鏡得到滋潤,才抬頭一看,馬上又被吸進兩片海洋中,赶緊低頭用皮包遮住臉。
  悲哀,真浪費了換上一套成熟且有女人味的套裝的苦心。
  “起來吧!”查克体貼的將手伸向她。“你不是來找我的嗎?不起來怎么進來呢?”
  猶豫片刻,她還是客客气气地說:“謝謝,不過我可以自己起來。”不想靠別人,她扶著牆壁站直身子,才剛成功的讓雙腳撐起身子,整個身子又滑了下來。
  失策,她忘了蹲太久,血液循環不良,腳是會麻的。
  查克及時扶住她往下滑的身子,等她能自己站立時,他才松開她,見她又是兩片紅霞飛上臉,他忍不住打趣道:“奇怪,我又沒有擦可以讓女孩子聞了就會臉紅的香水,你怎么臉紅得這么厲害。”
  紅霞快將她整張臉都染了。
  “小女生。”只有經驗不足的小女生才會將不安表露出來。
  “我不是小女生,我是個成熟的大人了。”
  “不是小女生,是小鴨子。”他率先進到“普斯人”內。
  垂在胸前略微枯黃的發梢點醒了她,小鴨子都是黃黃的,他豈不是拐著彎在說她是個黃毛丫頭。她備感屈辱地跟進去。“我不是小女生、不是黃毛丫頭也不是小鴨子……”
  查克一派悠哉地靠在他的專用躺椅上。“呱呱呱。”頑皮的學了几聲鴨子的叫聲后,他又适時送上他的關心。“腳不麻了?”
  “謝謝你的關心,不麻了。”真給他打敗了,語鋒轉得這么快。腳是不麻了,只是十只腳指頭被折磨得好慘好慘。
  “如果你還想游說我去你們俱樂部當脫衣舞男,我的答案沒有改變。”他開門見山地說。
  謹琛眨著兩排長睫毛,細細長長的丹鳳眼儿在畫像、花瓶、木雕之間溜來溜去,腦子飛快地運作,細細回想老板對她面投机宜的那招“以退為進”,應該能派上用場。
  “我今天來不為別的,只是想欣賞你的古董。”最后她的視線停駐在一個鑲著十二顆紅寶石的古董怀表上。
  “這只怀表是十九世紀的產物,喜歡嗎?”查克不動聲色,順著她的話說。
  “這么貴,我買不起。”
  “我可以給你特別优待。”這時他已來到她身旁。
  “還是算了。”
  “我也可以讓你分期付款。”他繼續游說。
  “買古董還能分期付款的嗎?”她听都沒听過。
  “方法是給人用的。”他用鑰匙打開玻璃柜,取出古董怀表。“你看,它是不是很美?”
  的确很美,而她也很喜歡,但還是買不起。
  他殷勤地拿著怀表在她胸前比著,并且讓她親手拿著。“你自己說吧!這只怀表是不是真的很美?据說這只怀表是一位紳士送給他請人的定情之物,后面還刻著字呢!”
  她半信半疑地將怀表翻過面,果然看見一行有些模糊的字跡——
  “給克莉斯汀,吾愛,保羅。”她輕輕念著。呵,此刻她手里握的是一百年前一對情人的定情之物,一段永琱ㄣ的真愛代表物就安放在她掌心內,整個心窩感到一陣暖哄哄的,眼里也泛著淚光。
  “這么愛哭。”他溫柔地用衣袖替她拭去眼角的淚珠,見她猶有依戀的輕撫表面,他乘机補上一句:“你這么喜歡這只怀表,買下吧!不要再猶豫了。”
  “很貴吶!”她看了一下標价,竟要十八万多,要她付半年薪水去買這只怀表,她宁可去買些較實際的東西。
  他動作极快,拿起電子計算机,按著按鍵就盤算了起來。“我給你打八折,零頭我也送給你,就算你十五万好了。”他將電子計算机轉給她看。
  想也不用想使猛搖頭,她還是沒這种閒錢。
  “好啦!買啦!別等到讓別人買走,你會后悔的喔!”
  她為難地看看怀表、又看看查克,再想想存款簿的數字,她几乎要被他說動了,但,等等,她的腦子忽然開竅了。“你是故意的?”
  “什么!”他裝傻。他浪費了這么多口水,她才發現不對勁,不過也讓他确定她是個很“古意”的女孩子。
  “你這么熱心地向我介紹這只怀表,其實你是想讓我嘗嘗被別人纏住而無法脫身的痛苦滋味,你是想讓我知難而退,不要再來找你。”這顆笨腦袋,怎么連他的小計謀都看不出來,她真想用力捶捶自己的笨腦子。
  “賓果!抱歉我沒有糖果給你當獎賞。”
  糖果,他當她是小孩子。瞧他那張細皮嫩肉的俊臉,她猜他大概大她沒几歲,他如此老气橫秋的語气,叫她如何心服?“別用那种口气跟我說話,我不需要糖果。”她微揚著頭以示她的不滿。
  他抿嘴一笑,在他看來,她只是個急著想證明自己已能獨立的大孩子。“你不喜歡糖果沒關系,反正你也知道不要再來煩……找我,我是不會去你那什么俱樂部的。”
  她泄气了大約有十秒鐘的時間,但很快的,沮喪便自她心中溜走,她是那种屢敗屢戰、越戰越勇的人,豈能被這點小小的挫折擊垮?笑,要有笑容,記起服務守則第一條,她很努力地牽動臉部肌肉,試圖做出一個親切的笑容。“是‘凱薩琳皇后俱樂部’,是很高級的俱樂部,另外你叫我不要再來找你,那是不可能的,我一定要完成我的工作。
  她在笑嗎?他可不确定,如果她在笑,那么他要說那是個不甚美的笑容,她好像只是讓臉部肌肉抽動了几下,如果這樣也叫笑,他真要重新再研究研究笑的定義了。他懶懶地伸個懶腰。“你很倔強喔!”
  “不,是不半途而廢,你有拒絕我的權利,我也有找你的自由,你不能阻止我來。”她堅決万分。
  “你可以來,只是請你不要再提脫衣舞男的事。”
  “說服你也是我的工作。”他堅持,她更堅持。
  看來她不屬鴨,該屬驢。他換個話題。“你一直握著怀表,是打算買了嗎?”
  這只怀表仿佛是和她合為一体的,她絲毫都不覺得重,太喜歡的緣故吧!被他一說,她不好意思地將怀表交還給他,誰知兩人沒默契,怀表從兩只手之間滑落,直落下至地面。
  兩人手忙腳亂的去接往下墜的怀表,慌亂中,瑾琛的下巴撞上了查克的額頭,令人安慰的是,那只怀表被查克及時撈住,免于落入成為廢鐵的命運。
  這一互撞,兩人皺眉咬牙的;瑾琛捂著下巴,查克按著額頭,然后兩人互看著,查看對方的傷勢有無大礙。
  她暗叫完了,這個人是查克,而且他有一對漂亮的藍眸子。
  她的魂魄將被那兩片藍色海洋吸引去,吸到幽暗的海底,完了。
  時間凝結在空气中,兩人相對無言有如門口那兩尊石雕像。
  幸好此時,有一對夫婦推門進來,及時解救了她的迷失。
  瑾琛搖搖不甚清醒的小腦袋。“請你再考慮考慮,我會再來的,再見。”接著她快步离開“普斯人”。
  查克的眼角余光瞄向玻璃窗外那個粉紅色身影,忘了向進門的客人打招呼,只想著那句“我會再來的”。
  來吧!盡管來吧!只怕你來几次都沒用。
  脫衣舞男,哈!
  “查爾斯去找桑彤的麻煩,她沒事吧……沒受傷,受了點惊嚇……”查克和李杰通電話,說到一半,他見到瑾琛推開“普斯人”的玻璃門進來,他揚起左邊的眉,快十點,他都快打烊了,她還來。還是等他講完電話再說吧。他繼續說:“放心吧!爵爺,她不怕惊嚇的,等一下應該就沒事了,好好,等會儿我會過去一趟。”挂斷后,他以略帶責備的口吻說道:“你怎么這個時候來,很晚了。”
  “我想這個時候來,應該就不會有其他客人打扰我們的談話。”她回答得一本正經。
  “這個時候,你還跟我談工作!”真給她打敗了。
  “如果我能讓你簽下合約,我就不用忙得神昏顛倒了,其實我們開給你的條件很不錯喲……”
  查克一听,又是這套舞男企划,的确頭大二話不說,讓她去說吧!他開始收拾東西准備打道回府。
  她滔滔不絕外加比手畫腳說得正起勁,最后她終于發覺到,他根本沒有在听她說的話,他正在關燈,店里昏黃柔美的燈光一盞一盞地熄了,心里一慌便直喊著:“查克,你干嘛關燈,我話還沒說完呢!”
  “關燈、鎖門,然后回家睡覺,你如果要幫我顧店,我也不反對,晚安,拜拜。”他檢查完一切電源開關后,便熄掉最后一盞燈,然后步出門口。
  雖然外頭的路燈映進不多不少的光源,但在黑漆漆的店里頭,牆上几幅歐洲仕女圖的數對眼睛猛盯著自己瞧,著實讓瑾琛全身都麻了起來。
  “等等我。”她抓起皮包,顧不得淑女形象地往外沖。
  他得意地笑著鎖好門,開啟保全系統,鑰匙往口袋一扔,仍不忘基本禮貌地朝她微微一躬身。“那么就這樣,晚安了。”如果她再開口說話不是和脫衣舞男有關,他一定馬上且心甘情愿的送她回家,不管多遠,他都送。
  結果背后嬌柔又帶點鼻音的聲音拉住他的腳步。
  “查克,你就這樣走了嗎?我們付你的酬勞很优握,而且我們老板說他還要包給你一個大紅包,你考慮考慮嘛!”她快步疾走跟在快受不了的查克后頭,任何机會也不放過。
  他真的快要對她舉白旗了,她實在是個黏性很強的女孩子。“我說不就是不,‘不’有四划,要不要寫給你看?”
  “我知道‘不’怎么寫,我只是希望你能平心靜气地考慮并了解我們的企划。”她鍥而不舍的追在他后面,無奈他人高腿長,他走一步,她要跨三步,連他衣角都捉不到。
  沒有預警的,他反身一個回轉,她煞車不及,鼻尖直直地撞上他的胸膛,她摸摸發疼帶紅的鼻子,委屈得直想掉眼淚。
  他不置可否地一聲長歎后,專心過他的馬路。
  涼而帶風的街頭,瑾琛一點也不敢大意地跟在查克身后,綠燈一亮,他一個大跨步,她便使勁地踏著小腳跟上他。
  “攸喲!”他走到斑馬線的三分之二處,忽然听到一聲可怜凄涼的慘叫聲,受好奇心及同情的驅使,他很自然回頭一看,那個小女人表情痛苦的跪坐在地上;她的手正撫著右腳踝。
  這個時候,她真的很气惱,當個風姿綽約的女人為什么一定要穿高跟鞋,高跟鞋的鞋跟為什么這么不堪一擊,稍一加快速度便夭折了?
  統一發票從沒中過兩百元以上的獎,這會儿她又再度中獎,一輛違規闖紅燈的摩托車正對著她飛馳而來。
  扭傷的腳踝讓她站不起來,盡全力扭動臀部往人行道退后,但成效有限。
  巨大的車頭燈照得她刺眼极了,瞳孔因惊嚇而放大,整張臉盡是惊慌失措,她直覺地用手臂去擋住頭部,在千鈞一發之際,當她听見摩托車刺耳的煞車聲時,她整個人也被一雙強健的手臂一拎,凌空而起。
  再睜開眼睛時,她是平安無事地靠在查克的怀里,嬌服被查克環抱著,以致她的雙腳碰不著地面。
  “你沒事吧!”他的聲音有濃濃的關怀。
  他不說話,她還不覺得時間的流動,他這一開口,她才惊覺自己是被他抱著的,他的手臂環在她的腰際間,如鋼鐵般的手勁讓她不由得覺得好安全,但腰際間那雙男人的大手也讓她一顆心扑通扑通地跳得好快好快。
  她低垂著頭掩飾內心不安,暗示性地拍拍他的手。“請你放我下來。”
  看她的右腳因扭傷疼痛而蟋縮,她此刻一定是強忍痛楚不讓自己大叫,他不能讓一位女士跛著腳回報,他必須采取一些應變的措施,再怎么說,他也是一個講求紳士風度的人。
  雖然她的緊迫盯人讓他頗感厭煩,但他又不能將她一個腳踝扭傷的女孩丟在夜深人靜的街頭。他打定主意,雙手換個姿勢,輕松一提,將她橫抱在怀里。
  天,他在做什么,她脫离不了他頑強的牢籠,兩人的气息混在一起,差點令她窒息,她掙扎著推他。“你做什么呀!快放人家下來。”
  她把他想成什么了,他可是個正人君子咧!“難道你想在大街上讓我檢查你的腳,這樣我一定順從你的意思,如何?這里或是回‘普斯人’?”
  縱然夜色已沉,人煙逐漸稀少,但就地脫鞋療傷總也不好看,一番思量后,“普斯人”是她比較能夠接受的答案。
  她無言地點點頭,同意由他抱回“普斯人”。
  他也不羅嗦,抱她猶如抱一堆棉絮的走向“普斯人”。
  天涼好個秋,漫步在秋月當頭的夜色當中,自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怪异的感覺偷溜進兩人心底,是天涼抑或是別种糾纏呢……
  ------------------
  晉江文學城 掃校
  sunrain掃描,carrie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