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章


  午后黃昏,清淺的陽光斜洒進來,一張輪椅靜置在院子里,微風吹動薄毯,井憂藍倚在門邊凝視著,一抹淡淡的哀傷涌上心頭。
  輪椅上的男子輕輕咳了一聲,她站直身体,正急欲過去照看,一切又已回复寂靜。只聞樹頁颯颯,斑駁的光線爬在他臉龐上,在模糊中与玉蘭花的香气交雜一起。
  玉蘭花是母親生前的最愛,而那輪椅上的男子是憂藍的父親。
  屋子里也曾經充滿歡笑。工作之余,井南儀最愛回家与妻子景鈺書廝磨,陪伴一天天長大的小女儿……那段幸福時光似乎很遙遠。憂藍沉醉于舊時夢里。
  “井小姐,我該下班回家了。”隔鄰的看護旺嫂輕拍她道,“晚餐我煮好了,趁熱快進去吃吧。”
  “謝謝,這太麻煩你了……”看護的工作并不包括管家、料理三餐。
  旺嫂有著純朴婦人的特質,重量級的身体邁向門口。“三八才這樣,順手而已,老是跟我客气這個。”
  憂藍嘴角輕抿,走去推父親,“爸,我們進去吃飯。”
  井南儀困難的反手抓住女儿的手,示意她摘點玉蘭花下來。
  “明天早上再摘好嗎?家里已經有了……”
  “你媽媽喜歡新鮮的玉蘭花香,沒關系。”井南儀仍堅持。
  憂藍照做了,忍不住心中無盡的歎息。慨如今日,何必當初?如今再多的忏悔也挽不回悲劇的發生了。
  再美好的婚姻也擺脫不掉外遇這殺傷力強的破坏,任是恩愛逾琲漱狻d、海枯石爛的戀情也禁不起歲月的磨蝕、外界誘惑的考驗。
  第一次震惊目睹父母吵架,自此母親終日以淚洗面,可是一碰見父親,便又大吵大鬧不可開交。
  “爸爸有其他女人……”這個指控也漸漸越長听見。
  “你要相信我,我沒有……沒有做出對不起你和憂藍的事。”爸爸不斷這么解釋著。
  “沒有!你敢說你沒有對李孟謹心動?那又何必常往她家里跑?”聲嘶力竭的是受創彷徨的一顆心。
  “不……不是。”他心虛了。
  每次的爭吵總是無止無盡。同情一個女人獨自帶著十几歲的女儿……這個好冠冕堂皇的借口,并不能解釋父親為何留連別人家。
  “爸爸,你不喜歡媽媽和我,反而喜歡那個阿姨了嗎?”十歲的憂藍苦著一向快樂的小臉問。
  井南儀痛苦的緊抱女儿。“沒有這回事,世界上爸爸最愛,最疼的就是你了。”
  維持了好一段平靜日子,似乎已經恢复昔日的和諧。一個冬日深夜,一遍嚇人的電話鈴響,惊悚的宣告了悲劇的開始。
  “南儀……求求你救救嵐心,她學坏,現在被拘留在警察局……”話筒里哭哭啼啼的。
  井南儀和妻子相互對峙。她了解他的善良心軟,可是為了維持自己的婚姻,這次說什么她都不愿他再与那對母女有任何糾纏。
  “怎么說總是同事,她有困難……”
  “公司同事那么多,不差你一個人的關心。”
  “可是……”
  “如果你非要去的話,我和憂藍馬上离開。”溫柔的鈺書第一次決絕的威脅人家,而且是對自己的丈夫。
  井南儀放棄了,打了律師朋友的電話,拜托對方協助辦理李嵐心的事。
  憂藍國中畢業后,家中戰爭一触即發,父母爭吵的焦點仍是李阿姨母女,只是她曉得這次將不會善了了。
  她心中隱隱約約有不好的預感,母親愈來愈陰沉的神情,已失去往昔嬌美的笑顏。
  李阿姨和李嵐心仍持續介入她的家庭……
  所有愛恨情仇的糾葛,終止于母親与李阿姨玉石俱焚的一場大火,井南儀搶救不及,自己也燒傷了,半身不遂,下半生必須在輪椅上度過。
  唯一幸寸無恙的只有李嵐心。
   
         ☆        ☆        ☆
   
  前塵若夢,憂藍細睇相片中母親的相貌,試想著母親當年決絕的心情。
  不顧成長中的女儿,拋棄了所有關心她的人,一心只想和對方同歸于盡——那是种多么強烈的恨意,讓一個美麗、溫婉的女子決裂至此,到了不顧一切的地步。
  憂藍不禁打個哆嗦。
  無論如何,好難將印象中的母親与瘋狂燒死自己的女人形象重疊,好怕人的偏激。
  “憂藍?”井南儀控制自己的輪椅,找到這里來。
  “爸,你想媽現在可以快樂嗎?”不再有情恨。
  井南儀黯然低語:“我衷心希望。”
  相片中的妻子在燈光下,顯得柔和安詳。
  憂藍隱藏心底的疑問始終沒敢問出口:李阿姨真的在爸爸心目中那么重要嗎?
  雖然人事已非,但憂藍總想為母親問一聲。十五年的夫妻恩情,難道不敵一個同事?
  或許她身上流有母親苛求完美的執著血液,時至今日,她依然無法釋怀。
  若父親不老是替李阿姨解決李嵐心的麻煩,若父親不時時不分晝夜調節李阿姨她們母女的問題,就好象他也是她們家庭的中心分子……那么她還愿意相信,父親与李阿姨之間沒有曖昧。
  “憂藍,”歲月与病痛的折磨,早使得井南儀風采不再,他抬起紅腫的手掌輕撫女儿的頭發。“早點睡吧,明天是你第一天要到醫學院報到呢,不要到時沒精神了。”
  目送女儿回房休息,井南儀也回到有著夫妻兩人回憶的寢室,這里面所有的擺飾、裝潢都是他們共同討論出來的,每年即使需要維修,他都要求盡量維持原貌。
  他看得出,過去不堪回首的往事影響女儿甚深,尤其鈺書選擇這么激烈的方式抗議,此后便再也看不到憂藍無邪天真的快樂笑容。
  但鈺書的瘋狂,追根究底,還不是他造成的?他才是那個該死的人。
  若光陰能倒流,他宁愿將一切攤開來講清楚,或許鈺書能諒解,那么裂痕有時間漸漸療愈,他們一家三口也就能繼續快樂的過下去。可是他的儒弱、怯于擔當,卻讓事情終至不可挽回。
  若是能讓他重新選擇,他希望不會和李孟謹共事,也沒有公司同事餐會,以便認識同仁家屬,這樣他就不會被卷入万劫不复的地獄。
  人世間有這么多如果……然而,井南儀只能懊悔的追憶妻子,和他們一點一滴建立的家庭……
  當他聞訊赶去李孟謹家,兩個女人已經吵得不可開交,鈺書因為他的維護而有些許的冷靜,然而李嵐心回家時,一切又頓時混亂,打鬧間煙火彌漫,是鈺書恍憾間縱的火。
  等清醒,鈺書在他深情的眼里感到后悔,然而已經來不及了再怎么后悔,一切的一切還是終于灰飛煙滅……
   
         ☆        ☆        ☆
   
  天城醫院。
  剛完成某項重要的移植手術,蘇國恩疲累的只想倒頭就睡。回到主任辦公室剛想休息,辦公桌后坐著的人讓他亮開雙眼。
  “秋致悅!刮什么西北風了,你這小子會有空到此一游?”
  那名叫秋致悅的男子,一身价值不菲的衣著,高挺的鼻梁,丰厚而性感的唇,懾人的雙眸配上高大挺拔的身軀,絕對是引人注目的焦點。
  難怪蘇國恩剛才耳朵里充斥著几位女醫師、護士興奮的嘰嘰喳喳,此刻這位女士們愛戴的焦點,臉上挂抹開朗。
  “抽空來看看朋友是否健在。看你中气十足,應該暫時可以長命百歲了。”
  “說的好听,你難道不是為了這次院長改選的事情而來?”朋友這么久了,蘇國恩很了解致悅充分利用時間的緊湊行程。
  天城醫院、醫學院都隸屬于秋氏集團,秋致悅從小就為繼承家族事業准備。他們是在不打不相識的拳擊賽中結識,進而結為莫逆。
  在秋致悅拿到MBA,蘇國恩也從醫學院畢業后,他就被直接拉進天城效力,從初出茅廬的住院醫師、主治醫師,一路升到主任這個位置。
  “了解就好。你為什么放棄爭取?”
  “我覺得目前這樣很好,暫時不想有所變動。”
  “倦怠需要充電?還是听到什么不中听的閒言閒語?”商場上的爾虞我詐看多了,精明的秋致悅不可能隨便打發掉。
  蘇國恩哈哈大笑,很佩服他的一語中的,更欣慰他爽朗的個性沒因久浸生意經而磨蝕。
  “都有。”所以他無須虛偽遮掩了。“前院長的儿子孫志鎬似乎對院長一職勢在必得,我沒那心力,也沒那意愿去和他爭個你死我活的。”
  “以你現在的成就,就算坐上院長之位,相信沒有人會有异議,你何必自己打退堂鼓?”
  大醫院中總有派別之爭,一些有心人常口語流傳:蘇國恩是靠著和秋氏頭頭的同學交情,才能快速爬到主任的位置。
  “我們都心知肚明,如果不是你,我不可能在短短五年內當上主任。”這是不爭的事實,醫界講求的是醫術、資歷以及聲譽,他醫術或許大有長進,但其他全是靠秋致悅的提捧才有今天。
  “但你值得,我們是魚水相幫。”秋致悅仍堅持這點。
  明白那是好友的義气,蘇國恩笑笑也不多講,深知這一爭辯起來就沒完沒了,而致悅不可能有那個時間。
  “好不容易聚聚,我們談點其他的。”
  秋致悅也沒轍了,但他有自己的堅持,自信沒有錯看蘇國恩。在大企業里,最需要的是足以信賴的助手,孫志鎬不是能力不夠,可是野心太大。他不想在忙于開疆辟土之際,還得擔心后方有人倒打一把,那太累了。
  “總之,你不准提出放棄聲明,其他的就讓大家來評量。”
  “好了好了,別提這些,既然你來了,下午有個為新進醫師辦的迎新會,正好由你致歡迎詞,讓我喘口气。”
  秋致悅看一下腕表,通知等在外面的特助。
  “好吧,我下午三點以前是你的了。”
   
         ☆        ☆        ☆
   
  難得總裁蒞臨,雖然只是例常的普通迎新會,各院教授、醫師、護士蜂擁而至來捧場,台上台下一樣熱鬧。
  “你一來,我們這些平時行情頗高的單身漢全一文不值了。”蘇國恩第N次掃描過無數愛慕的女性眼光后,如是調侃。那些愛慕熱烈的眼光全都是直接經過他……然后投注在他旁邊的秋致悅身上。
  “問題是找不到和我心心相印的女人,机會不大。”除了時間不允許,他有机會能真正和對方談心的可能性也不大。
  秋致悅最大的优點就是能充分了解情況后,在現實中實際平衡自己的需求,這也是蘇國恩非常欣賞的一點。
  通常豪門企業的子女,不是驕矜盛气,就是儒弱無能,秋致悅雖免不了有一股強人的霸气,可是他性情仍算是可親近的,否則蘇國恩也不會乖乖在他企業底下的天城醫院任職,還能繼續維持深厚的友誼。
  “你周遭多的是世交女儿或生意上往來的异性,個個优秀美貌,都沒看上眼的嗎?”
  “你旁邊的漂亮小護士也不少,你怎么也還沒奏起結婚進行曲?”秋致悅反問。
  蘇國恩頗有同感的歎道:“就是少了那么一點‘就是你了’的心動感覺。”對于感情甚而婚姻,他們都是宁缺毋濫的典型。
  但蘇國恩又比秋致悅幸運一點,背后沒有一堆窮著急且虎視眈眈的親朋好友,所以秋致悅免不了仍有些包袱,必須和某些三姑六婆好意介紹的名門千金上上頭條、鬧鬧小緋聞什么的。
  一切就緒,典禮宣布開始后,多的是教授、主任搶著說話,蘇國恩樂得輕松,接著是秋致悅致辭,簡短有力,比起先前又臭又長的歌功頌德,台下醫生、護士報以最熱烈的掌聲,其中當然也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女性。
  蘇國恩被學生請去一旁討教病理問題,秋致悅隨意走著,避開奉承的下屬,特意到剛剛被介紹的一群新醫師附近。
  平常沒有机會接近秋大總裁的女性同胞不斷拋撒媚笑,期望博取注意,不過畏于秋致悅不苟言笑的肅穆神情,大家都只是遠觀,不敢貿然前去搭訕。
  正想走近一組搶眼出色的兩女一男三人行中,秋致悅訝見其中一位高挑丰滿的女人,甩著一頭波浪般垂披于肩的黑發,漾著惊人的美麗笑容擋在他面前。
  “秋先生,很榮幸遇見你。敝姓牧,牧羊人的牧,牧夕芬,請多指教。”
  “你很有自信。”美女難免多欣賞几眼。
  牧夕芬當然懂得他眼中的欣賞,潛意識馬上如孔雀開屏般,炫耀她更燦爛的美麗。
  “能夠直接進入天城醫院工作,沒有條件,即使有自信也辦不到。”
  另一頭,原綸受不了的向井憂藍翻白眼,“真是什么樣的人都有,還怕別人不知道她牧大小姐聰明嗎?真的要炫耀,她這個第三名也得排在你這第一名后面。”
  “不要這樣說嘛!夕芬不過興奮過度,想多個人分享,畢竟努力這些年,等著就是這一天,以后還有更長的路要學習呢。”
  “大家不都這么日K夜K熬過來的?”原綸皺眉,仍是較關心眼前的人,“倒是你,這么值得高興的大日子,你干嗎都不笑啊?”
  憂藍赶緊抿出一朵微笑,免得他嘮叨個沒完。
  “算了,你別勉強,丑死了。真希望有一天看你真正拋掉過去的陰霾,恢复那個快樂無憂的小藍。”原綸給她一個大熊式的擁抱。
  他們是自小的玩伴、同學,照顧井南儀的旺嫂就是原綸家的親戚,所以井家的事,他大都了解,因此也特別心疼、挂意她。
  “那兩人是你的朋友?不介紹我認識嗎?”秋致悅從那男的身上調回視線,回頭問道。
  牧夕芬有些不悅。她和原綸是死對頭,想也知道背后他在瞪人。
  “對呀,損友。”
  不欲邁動的腳步,因為秋致悅已先行前進,只得不甘愿的跟在后面。
  井憂藍被原綸那壓榨人似的擁抱摟得差點沒气,雙頰因缺乏氧气而通紅,抬頭才要抗議,瞳眸一不小心撞進一對清亮深邃的眸中。
  剎那間,秋致悅心頭一震,靈魂里一股純然的喜悅漫布全身血液。
  “你們想必是牧小姐最好的朋友了?”他急于了解她所有一切。
  “那可不包括我在內。”原綸不屑道。本來就是嘛,這牧夕芬從高中開始,莫名其妙老纏著他們,若不是看在小藍分上,他豈會容許她擠進自己和小藍的世界?遭小藍背后偷襲,于是他正經的上前自我介紹:“你好,我是原綸,本期畢業的新進住院醫師。”
  井憂藍打心底猶豫,雖然為自己緊張、惊慌的心情感到莫名其妙,但她的确不太想面對眼前這個男人。
  “小藍?”原綸早注意到她奇怪的態度,視線審慎的在他們兩人間來回。
  “對不起,我是井憂藍。”簡短到不能簡短。
  多年的默契使原綸想和小藍先行离開,沒想到蘇國恩也加入到他們談話的圈圈,對著以后的頂頭上司,不哈拉几句實在說不過去。
  “井憂藍、牧夕芬,還有你是原綸,恩,都是這一期前几名的优秀畢業生,歡迎你們。”蘇國恩輕松聊著,視線最后多停留了几秒在井憂藍身上。“以后大家都要一起共事,不如就稱呼名字好了。憂藍,你分配到腦神經外科,對未來有沒有什么憧憬?
  “如果有机會,我希望能在翟博士手下學習,就算只有很短的時間也沒關系。”
  井憂藍的愿望說起來也是大家共同的心愿,翟穎博士的成就是有目共睹,說著說著,三人都流露出向往的神色。
  蘇國恩笑談醫院的趣事,秋致悅因為特助催促的電話,必須先离開會場。
  “下次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再聚一聚。”蘇國恩打趣。
  秋致悅意味深長回道:“很快的。”他有這种感覺。
  臨走時,他隨意跟旁邊兩位擺手揮別,獨對井憂藍投以迥長的凝視,沒有多說什么,就跨著优雅步伐离開,繼續接下來忙碌的行程。
  “小藍,你和秋總裁眉來眼去,在互通什么私情?”事后,牧夕芬酸酸的諷刺。
  “你胡說八道什么鬼,自己別有用心,不要把所有人都看成和你一樣。”原綸照例愁罵回去。
  “我哪有……”不高興垛下腳,夕芬語气一轉,“我只是想提醒小藍,社交場合寒暄是一回事,不過那种多金又英俊的男人,千万要小心才好。”
  “我知道你好意,可是真的沒什么,你們別為了莫須有的事又吵架了。”憂藍扮演著和平天使,努力讓這兩個好象八字對沖的好朋友言歸于好。
   
         ☆        ☆        ☆
   
  十坪不到的斗室里,桌上剛買回來的牛肉面熱騰騰的飄溢著香味。
  “謝謝,你怎么知道我肚子剛好很餓?”回以感激的笑容后,小頭顱依然用功于作業。
  “哪里,為你做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的,誰教我愛上你了。”溫柔的嗓音誘拐的在她耳邊輕語。
  解決完面食,等不及的手掌已然侵向她丰碩的胸部,急切的搓揉,肉体的快感很快由喉嚨中哼唉出來。
  “真的?你真的愛我?”柔膩的嬌聲喘息追問。
  妖嬈蠱惑的身段近在咫尺,唾手可得,任何甜言蜜語都可以輕而易舉的說出口。
  “當然是真的,”男人加強攻勢,脫下她的制服襯衫,雙手在腰部揉撫后,直接罩上她的丰乳。“現在我就想愛你,愛死你……”
  欲望橫流的兩具軀体,她的欲拒還迎激起男人掠奪的本能,火熱的身体四肢在她胴体恣意蹂躪。
  “你不能騙我喔,否則我肯定會讓你愛……死……我……的。”滑溜的舌頭翻攪糾纏中,她淫聲威脅,白皙的雙腿迎向男子開展,蠕動的身段刻意磨踏他敏感之處。
  “好,我發誓……”就算現在要他編說童話故事,他都不會有异議,只要她赶快讓他上。
  獲得心里想要的承諾,她腿勾住他臀,不用再多的暗示,男人一馬當先馳騁沖入她的禁地。“好棒……”
  听到稱許,她更加緊雙腿,扭動腰肢搖擺,淫亂的大聲呻吟。
  “就快可……”女聲的嬌喘,刺激他更賣力律動,爆發更大的快感。
  高潮來臨的前一刻,“听說你和另一個女人打算訂婚了?”風聲傳到她耳里。
  “……你不要听人亂說……”男人顯得有一絲慌亂,沖刺的動作也因而減緩下來。
  “不要停,繼續。”她嬌哼著在他嘴邊吐气如蘭。
  怕什么?男人暗罵一下,又奮力滿足兩人。就在高潮時,腰腹突然一陣劇痛,他慘叫翻下床。
  “血……?”恐懼的望向她手中的利刃。
  “你以為你可以隨便玩玩,然后就像丟垃圾一樣把我甩了?”猙獰的可怖神情取代了先前的嬌艷。
  男人滿身是血,拖著身子邊退邊求饒:“听我解釋,我只愛你一個人,訂婚全都是我家人擅自安排的……”
  “到現在你還要騙我!”
  無數次的揮刀,刺得又狠又深,男人的哀叫逐漸微弱,終于沒有聲音。
  “沒有人可以利用我、欺騙我!”斗室內不斷回響著她瘋狂的吶喊。
  尖銳的吶喊滲透這宁靜的午夜。
  “啊——”睡夢中,她汗濕的惊醒過來。好久沒有做過這個夢了。
  喝下整杯冰水,她總算冷靜下來,臉上投映的黑影顯得鬼魅。
  “我不能再失去我要的,絕對不能!任何人都不能阻擋我。”冷聲立下誓言,她知道自己追求什么,冷酷的眼光中充滿算計。

  ------------------
  晉江文學城,丹丹錄入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