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1節


  江南物產丰饒,綠柳青楊,蒼松翠柏,鳥語花香,山明水秀,被一片濃綠環抱在怀。
  江南大富之家——管仲遠親自迎接待遠地而來的義弟唐,兩人在大廳里談笑風生。
  “你現在官運平步青云,連大哥我都比不上了。”管仲遠和義弟分坐在紫檀几兩側。
  官拜中書侍郎,素有才子之稱的唐笑著拱揖謙恁道:“小弟怎么敢跟大哥比,大哥富甲一方,又娶得大嫂這位美嬌娘,連生三名虎子,生活過得如此愜意,才教小弟欣羡。”
  管夫人坐在鄰近的太師椅,眉開眼笑,和相公管仲遠眉目傳情,流溢出無限恩愛。
  唐心里不免感慨,當年他和義兄管仲遠皆同時愛上苗族長老之女,也就是現在的管夫人,但是仲遠對他有贈金之義,他忍痛割愛,退出這場三角戀情。
  之后,他也娶了尚書千金,靠著裙帶關系,官運扶搖直上,從一名小小的舉人,擠身成為中書侍郎。然而他的妻子身体一直不好,為了替他延續宗嗣,結果身子更差,兩年前病逝。
  這兩年來,他獨蝕寂寞的滋味,對官場已萌生退意。為了走出陰霾,他向朝廷告假,下江南一游。
  看見大哥妻賢子孝,家庭美滿,他真是羡慕不已。
  “還是你的命最好,有三個优秀的儿子。”
  “養大他們三個還真不容易,從小就調皮搗蛋。”管夫人嘴里怨著,心里可甜蜜了。
  念禎、念炕B念禧這三個孩子,一直是她的驕傲。
  管仲遠大聲呼叫三名愛子:“念禎、念炕B念禧,你們三個過來,見過唐叔叔。”
  三名長得英俊挺拔的少年,放下武器,踏進門檻,齊聲喚道:“唐叔叔。”
  “好,都長這么大了,個頭都快比唐叔叔高了。”唐站起身,一一拍著三個孩子健壯的臂膀。
  “老大念禎都十六了。”管仲遠眼中煥發得意的光彩。
  “我知道,念禎比我家的韶菡大八歲。”韶菡是唐的大女儿。
  “你那三個女儿一定也長得十分可愛了。”管夫人微笑地說:“我真渴望有個女儿,可是老生儿子,如果老三念禧跟你的三女儿韶荏換過來就好了。”
  “好啊!我求之不得呢!”唐說笑著。
  “不然咱們也可以結個儿女親家!”管仲遠打趣道。
  “那你們一個儿子要入贅我們唐家。”唐戲謔說。
  “成!有什么問題!”管仲遠大方地說。
  念禎、念炕B念禧三個大男孩漲紅了臉,不習慣父親和唐叔叔一直在討論他們的婚事,說得跟真的一樣。
  唐愈看這三名孩子愈喜歡,認定他們三個將來不是相就是將,前途無量。
  “一言為定喔!以后可別后悔。”
  “我管仲遠一言九鼎,絕不食言。”
  “哈……咱們現在是親上加親,禍福相倚了。”唐樂不可支。
  上午的气氛本還和樂融融,不料下午唐竟鐵青著臉匆匆离去,一反往日來訪必小住數日的習慣。
   
         ☆        ☆        ☆
   
  熊熊的火焰團團包圍著管家的府邸,也燒起了眾人心底至深的恐懼。
  原本沉寂的府邸中傳來一聲聲凄厲的尖叫,划破黑夜的寂靜。
  “大哥,外面怎么那么吵?”
  排行老二的管念炕A睡眼惺忪的朝沖進房來的大哥問道。
  “有刺客闖進府中來,咱們得快逃。”
  自小習武的大哥格外警覺,他隱約感覺府中即將有大事要發生了,他得趁著刺客到來之前,赶緊將弟弟帶到爹娘那儿去。
  “刺客?為什么會……”
  “別問這么多!我們還得去帶小弟。”
  管念禎二話不說,拉著不及穿衣的管念玫N往隔壁的房間跑。
  拉起還睡得不省人事的管念禧,三兄弟急忙往爹娘住的西廂苑奔去,一路上眼見府中四處橫倒著奴仆的尸体,更讓他們恐懼得雙腿忍不住打顫。
  三兄弟好不容易拖著發軟的雙腳來到后堂,就遽見朝他們疾奔而來的雙親。
  “爹,娘!”三兄弟又惊又喜的喚道。
  “禎儿、緯儿、禧儿!”管夫人一見到三個儿子仍安好無恙,不禁喜极的奔向他們……
  “看來大魚已全都落了网。”
  冷不防,從管家一家五口的背后,走出一個手持利刃的黑衣人。
  “你們別過來!”管老爺一見情況不對,便赶緊出聲阻止道。
  “爹!娘!”管念禧心慌的喚道,眼前的情況讓小小年紀的他感到無比恐懼,眼底的淚怎么也忍不住了。
  “念禎,你是大哥,答應爹娘要好好的照顧弟弟,別讓他們受到任何傷害。”管老爺隱約有預感今晚恐是逃不過了。
  “爹,不——”
  “答應爹!”管老爺嚴聲說道,非要他立下保證。
  “爹,我會保護弟弟,您放心!”管念禎強自咽下恐懼,堅決的保證道。
  “你向來懂事,爹就將這個重責大任交給你了,別忘了今晚的事,今晚這個浩劫的主使人,恐怕是……”
  “廢話少說!你們一個也別想逃。”黑衣人陰狠的打斷他們。
  “念禎,快帶念炕B念禧走!快!”管老爺急忙催促道。
  “可是——”
  “快走!”管老爺一把將他們推出堂外。
  “別想逃!”黑衣人雙腳一蹬,揮著利刃就朝三兄弟追去。
  管老爺眼見情況危急,不顧一切的緊抓住黑衣人的身体,硬是纏住了他。
  “禎儿,快帶弟弟們走!”
  三兄弟愣在堂外,一時之間竟錯愕得不知如何是好,直到他們見到黑衣人,將一把泛著冷光的利刃刺進爹的胸膛,而娘在斷气之前,只說了句:“快走!去找唐……”
   
         ☆        ☆        ☆
   
  管府慘遭滅門的消息傳回,唐傷心的病倒了,義弟嚴碩遍訪名醫,唐的病依然沒有起色。
  勉強拖了半年,唐知道自己大限將至,搏不過病魔的折磨,召喚三名愛女至床榻前,交代遺言。
  “爹快不行了,你們三個仔細听著……”
  “爹……”唐韶菡、唐韶芷、唐韶荏泣不成聲,跪伏在床沿。
  “爹在臨終之前要告訴你們一件事……你們和管家三兄弟有口頭上的婚約,爹一直耿耿于怀……”唐又是一連串的劇咳。
  大女儿韶菡忙為爹拍背順气。“爹你躺下休息,不要說太多話。”
  “不,爹再不說,就來不及了。”唐執意道:“這是爹的心愿……”
  “既然是爹的心愿,女儿們定當盡力做到。”三人异口同聲地道。
  “可怜的管家三兄弟,父母無故被殺,淪為孤儿,爹托你嚴叔下江南尋查他們三兄弟的下落,到現在都沒有消息,爹想起來就難過,當年他們父親對爹有贈金之義,這份恩情,爹永遠記在心里。”唐紅了眼眶。“你們有机會要替爹報答,想辦法找到他們三兄弟。”
  “女儿謹遵爹的遺命。”韶菡、韶芷、韶荏三人孝順乖巧地應聲。
  “很好,這樣爹九泉之下才能瞑目。”唐目光轉向義弟嚴碩。“碩弟,大哥的三個女儿就拜托你照料了。”
  “大哥,你撐著點,孩子們還小,不能失去你。”嚴碩抓住他因病而骨瘦如柴的手。
  他虛弱地搖頭說:“我已經病入膏肓,藥石罔救,再拖下去也沒几天。你要答應我,替我照顧她們,好不好?”
  “我會的,大哥放心。”嚴碩熱淚上涌。
  唐疲憊地合上眼,臉上一片祥和。
  窗外天寒地凍,大雪紛飛。
  唐在這一年冬天,含淚而終,留下三名孤女。

  ------------------
  轉自書香門第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