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6節


  北風颼颼,天是愈來愈冷了,連說話都會吐出白霧霧的气。
  管念禧在回府之前,還是放了她,并沒有一直將她綁著,可見他對她始終狠不下心來,只是要小小地警惕她。
  唐韶荏戴著護耳小帽,脖子上也圈了厚實的領巾,她站在“風月小筑”前,寒气襲來,她合掌湊唇呵气,將体內的溫暖分一點給冰冷的小手。
  她百般寂寥地坐在一張長板凳上,兩名侍女寸步不离地盯著她。
  “回房去吧!外面好冷。”侍女不堪寒冷的天气,頻頻催促她。
  她充耳未聞,思緒飛到大唐,想念著嚴叔和姐姐們。
  忽然林子里傳出快馬踐踏、疾駛而來的蹄聲。
  她惊慌地起身,兩名侍女更是懼怕地說:“有人往這邊來了,你快進去。”
  這附近人煙稀少,會出現大批人馬!實在不尋常。
  韶荏匆匆進屋,兩名侍女也赶緊尾隨而入,關閉門窗。
  那些人果然是沖著唐韶荏來的,他們在風月小筑前停了下來,落馬包圍四方。
  “里面的人,識相的赶快出來,否則一把火燒了這里。”嬌揚的女聲放話。
  唐韶荏听得膽戰心惊,從窗口看見那名趾高气揚的女子。
  侍女壓低聲音告訴她:“是忽蘭小姐!”
  “她為什么要抓我?”韶荏不解地問。
  “忽蘭小姐很喜歡少主,可是她自小和宇文少主有婚約,前几天已經和少主完婚了,這次她可能是為了替宇文少主來抓你。”侍女說。
  她了解了,這個忽蘭小姐恐怕极端恨她,現在出去只有死路一條。
  “唐韶荏,我知道你在里面,快點出來束手就擒,否則我真的要放火了。”忽蘭大喊。
  韶荏見兩名侍女怕得簌簌發抖,為了不連累無辜的她們,她咬牙獨自去面對。
  大門一開,她挺直背脊而出。
  “我就是唐韶荏!”
  忽蘭眯起狹長的鳳眼,仔細打量她,的确長得有几分姿色,怪不得兩位少主都看上她。”把嫉妒的怒火燒上心頭,她叱道:
  “把她給我抓起來!”
  韶荏立即被押走,留下兩名侍女著急地不知所措。
  “我們快去找少主救唐姑娘!”
   
         ☆        ☆        ☆
   
  其實連宇文慶也不知道忽蘭把唐韶荏捉來了。
  忽蘭把她藏在地窖里,不許人給她水喝、食物吃。
  韶荏羸弱的嬌軀被釘在牆壁上,雙手分別扣上鐵鏈,整日滴水未沾,她的唇色泛白,干澀地直舔唇緣。
  “水……我要喝水……”她實在受不了,發出微弱的求助。
  看守她的苗女,理她都不理她,其中一名還不順眼地往她身上吐痰。
  “呸!少嗦!”
  簡直是一群沒气質、沒涵養的番女!
  韶荏努力壓下心中的气焰,期待管念禧赶緊來救她,脫离這群番女。
  要是念禧再不來,她恐怕就要渴死了。
  她們的心怎么那么狠,連水也不給她喝。
  韶荏靠意志支撐著,兩眼卻開始翻白,陷入脫水狀態——
  “潑!”迎面兜下一桶冷水,凍醒了她,她睜開眼,饑渴的舌頭舔汲唇側邊緣殘存的水痕。
  “夠不夠?不夠是嗎?那本小姐再大發慈悲,賞你水喝。”忽蘭不知何時來到,陰狠地命人往她身上再澆一桶水。她全身濕透,寒意沁骨,卻得可怜兮兮地舔著少量的水,苟延殘喘地活下去。
  忽蘭存心要折磨她,手上揚鞭一甩,像飛蠅般攫上她的身,殘忍地鞭打她。
  “啊——”她哀嚎著,不堪酷刑。“不要、不要打了,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因為你搶了我愛的男人,你就該死!”忽蘭陰毒地使鞭,企圖凌遲她至死方休。
  “救命、救命啊——”唐韶荏扭轉著身軀,依然閃躲不了被鞭打的命運。
  從小到大,她哪里受過這樣的欺凌,莫非來苗疆真是她的劫難?
  她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沒多久,便承受不了,暈厥過去。
  “沒用的女人!”忽蘭咒罵一聲,發泄夠了,便扔下鞭索,領著貼身侍女出去。
  韶荏垂著頭,全身血跡斑斑,陷入昏迷……
   
         ☆        ☆        ☆
   
  侍女傳回唐韶荏被擒的消息,管念禧心急如焚,立刻前往宇文府要人。
  “我哪有捉唐韶荏?我一直找不到她,原來她真的被你窩藏起來了。”宇文慶冷哼一聲,与他的心結更深了。
  忽蘭郡主面露心虛,不敢出聲。
  “人是忽蘭捉來的,她當然在宇文府。”管念禧深深的眼眸,迸射出一抹殺意。
  宇文慶眉毛一挑,极是不悅。“忽蘭,你為什么沒有告訴我?”
  他們兩人尚在新婚燕爾,忽蘭挽住他的手,撒嬌道:
  “人家……是想給你一個惊喜,那個該死的女人傷了我的夫君,合該受罰!”
  宇文慶攬住嬌妻,寵溺包容地說:
  “你真是我的好賢妻。”
  “如果夫君喜歡她,納她為妾也無妨。”忽蘭大方地說。
  其實她一點也不愛宇文慶,若是管念禧硬要強索唐韶荏回去,她宁愿宇文慶收她為妾,也不愿她回到管念禧身邊。
  宇文慶樂得哈哈大笑。“你這么慷慨啊!”
  既然妻子都點頭答應了,他怎能錯過大享齊人之福的机會?
  他的意圖很明顯了,管念禧气得咆哮道:
  “唐韶荏是我的侍妾,外公也知道,你們若不肯放了她,我只好請外公為我作主。”
  宇文慶也惱火地道:“你明知道唐韶荏打傷了我,為什么我上門討回公道,你還把她藏起來?”
  “是你先要對她輕薄,她才會采取自衛。”管念禧不肯罷休地說:“是非曲直,到了外公跟前,自有公斷!”
  “你少拿外公壓我。”宇文慶反感地說。
  這時,瑤夫人進門,听見他們的爭執,便袒護自己的儿子,道:
  “念禧,我才從長老那儿回來,你外公的身体愈來愈差了,你不要為了這點小事去煩他老人家。”
  姨母說得義正辭嚴,管念禧不好真的去打扰外公。但是他一定要救回韶荏,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姨母,請你放了唐韶荏。”他恭敬地懇求。
  “你的侍妾打傷了我的儿子,這筆帳怎么算?”瑤夫人在心中盤計,念禧對這名女子甚為重視,她應該好好利用一下他的弱點。
  “姨母,韶荏她不是有意的……”他急道。
  “我可以作主放了她,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瑤夫人欲和他談條件。
  “姨母請說。”為了韶荏的安全,十個條件他也會答應。
  “放棄繼承,就算外公想傳給你,你也不能接受。”瑤夫人句句鏗然有聲,分明是為了自己的儿子。
  瑤夫人的野心,不禁令他起疑,和唐家的滅門血案串聯在一起。
  “我本來就不想承襲。”管念禧企圖松懈他們的戒心。
  “今日之言你要記住。”瑤夫人嘴角掀起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其實你這才是智舉,可以無憂無慮地做你的少主。”“念禧明白,那么……可以放了唐韶荏了嗎?”
  “嗯,我說到做到,忽蘭,人你也教訓夠了,讓念禧帶回去吧!”瑤夫人使了一個眼色,令忽蘭心惊,什么事都瞞不過瑤夫人的法眼。
  忽蘭心不甘情不愿地喚來貼身侍女,把唐韶荏從地窯里放出來。
  被扛出來的唐韶荏已經奄奄一息,遍体鱗傷,管念禧抱扶著她,心痛不已。
  “忽蘭,你的心怎么那么狠?”他怒罵。
  “她活該!”忽蘭充滿憎恨,她還不想放人呢!
  管念禧擔心她的傷勢,懶得再罵人,赶緊抱著韶荏回府就醫。
   
         ☆        ☆        ☆
   
  望著床榻上昏迷不醒的韶荏,管念禧的心糾結起來,恨不得代她受這些苦痛。
  他執起她柔若無骨的小手,貼向自己的臉龐,一股暖流竄入心房,融化了他冰封的情感。
  當她被擄走,生死未卜時,他才恍然發現她對自己是多么重要,他已經不能失去她了。
  “爹……爹……”唐韶荏合著眼,輕溘囈語,仿佛陷入了一連串的夢魘。
  听見她在喚爹,管念禧的面容愀變,像在提醒他:她是你的仇人之女,你們一輩子也不能結合……
  “念禧……救我……救我……”她又面露惊惶,在夢里喊著他的名字。
  他的神情錯綜复雜,內心五味雜陳。
  她輕顰眉心,從無止境的噩夢游离上岸,終于睜開雙眸,重見天日。
  “念禧……”一睜開眼,頭一個看見的人是他,韶荏放寬了心,訝异地張望四周的環境。“你救我回來了嗎?”
  深怕又是個夢!
  “你已經平安了,沒人會再傷害你。”他扯出一絲難得的溫柔的笑。
  她想撐起手肘起身,他制止了她。“別亂動,你的身子還很虛弱,大夫吩咐要多休息調養。”
  她乖乖地躺好,輕聲問:“你強行帶走我,忽蘭小姐怎么肯善罷甘休呢?”
  “是瑤夫人作的主,她要我放棄繼承,才允許我帶你回來。”他据實說。
  “你怎么可以答應呢?這分明是個陰謀。”韶荏有些激動的說。
  “當時我了心想救你,別無選擇。”他絲毫不以為杵。“反正我本來就無意繼承。”
  “那苗族子民怎么辦?若是讓殘暴的宇文慶當上長老,族人就沒好日子過了。”她憂心道。
  “你几時變得那么關心苗族人的生死?”他嘲諸道。
  “我……”她頓了頓,說:“人与人之間相處久了,總會有感情。”
  一語雙關,似乎也意味著他們之間的關系。
  “那么……你對我也會日久生情?”他玩笑地說。
  她蒼白的臉頰有几絲羞赧,偏過臉去,不做正面回答。
  他促狹地捏捏她的下巴。“干嘛不看我?害什么躁?咱們都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
  “我上輩子欠你的……”她悄聲說著。
  他的唇毫無預警地攫上她粉嫩的唇,輕柔帶情地吻著她,把她推上了云端
  她好希望抓住這片刻的永琚A讓時間永遠靜止。
   
         ☆        ☆        ☆
   
  調養的這段日子,管念禧細心地了解她的需要,把默啜給喚進府,陪她作伴解悶。
  韶荏的苗語說得愈來愈好,甚至和默啜說話,也都用苗語交談。
  管念禧每天見到韶荏,總有一股蠢蠢欲動的情欲,但是顧及她身上的傷還沒好,他都強忍下來,一個月來,表現得彬彬有禮,像脫胎換骨般。
  韶荏心喜,以為他對她的仇恨成見已經沒那么深,會認真對待他們的感情。
  這一天,他還心血來潮,拿了一盤五子棋,要找她對弈。
  五子棋是唐人的玩意,在苗疆不多見。
  “沒有賞罰,我沒興致。”她笑著搖頭,正和默啜聊天。
  默啜一見到管念禧,立刻恭謹地起身。
  管念禧把棋盤往中間的几上一放,在一旁的紫檀椅上坐下來。
  “那還不簡單,誰贏了,就服對方一個要求。”
  “你可不要不認帳!”她笑了笑。
  “你才不要耍賴!”他嗤道。把裝滿白子的木缽給了她,兩指挾起一只黑子,往棋盤中間放置。
  韶荏舉止优雅地在黑子旁邊,放下自己的白子,兩人在斗方的棋局上各呈机巧,斗得難分軒輊,不相上下。
  默啜站在一旁,觀棋不語真君子,只是做個胜負的見證。
  韶荏對自己的棋藝很有信心,因為養育她成人的嚴叔,就是位棋王,她自幼耳濡目染,加上天資聰穎,便習得一手好棋藝。
  管念禧看她下棋步步珠机,才知道遇上高手,本來自視才高八斗的他,不得不對她另眼相看,全神貫注地守住棋局,怕稍不留神,全盤江山盡棄。
  但是,百密總有一疏,無法雙管齊下,他下了最后一個子,立刻懊悔地想取回。
  “喂,起手無回大丈夫。”她得意地制止他,面露胜利的笑容。
  在一旁的默啜也笑了,同為女人,她當然希望她贏。
  他苦著臉,面子挂不住,訕訕地說:“我是先讓你一盤。”
  “是嗎?用不著讓我,再下一盤。”她提高了興致。
  他反而意興闌珊了,因為再輸一盤,他必須履行承諾,服她一個要求了。
  不幸的是,他下一盤輸得更快,很快被她達到机會,搶得五子。
  他像是挫敗的公雞,失去了紅潑潑的雞冠,垂首喪气地說:
  “說吧!你要什么?”
  “讓你欠著,等我想到再說。”她樂陶陶地說。
  望著她天真的笑靨,他仿佛真要遺忘了,他抓她來苗疆的目的。
   
         ☆        ☆        ☆
   
  夜里,他摸黑上了她的床。
  黑暗中,她感受到他男性噴拂的气息,一動也不動,繼續假寐,任他一手挑起她的情欲。
  薄紗的紅銷帳內,他伏她的身上,悄然解開她單衣的領口,一只柔軟的椒乳滑出,他輕揉慢搓,動作极柔,不像往常的粗暴。
  他含住乳尖羞俏的紅梅,來回舔舐,勾起陣陣情潮,她頭一回領受到男歡女愛的舒暢,今晚的他刻意取悅她,像膜拜女神般,在她肌膚落下一連串的細吻,情到濃時,還在她雪白凝脂的丰胸,吸吮出一片紅紫,宣示他的所有。
  “嗯……”韶荏星眸半合,春意迷蒙地,從小檀口逸出愉悅的呻吟。
  “你這個磨人的小東西!”他輕咒。
  她不知不覺張開雙腿,渴望容納他的壯碩。
  “唔……好痒……念禧……不要這樣……嗯……”
  她愈是表現得受不了,他愈是興奮。
  在几次的洗禮之下,她已蛻變成女人中的女人,日趨成熟。
  “想要嗎?”他咬著她的耳垂,呢喃輕語。
  “嗯。”
  他滑了進去,如魚得水般,開始在她体內掀起激昂的律動,狂野又有力地沖擊她.
  她沉溺在欲海的起伏,忘了自己是誰,酥麻的感覺竄流四肢百骸,她飄飄欲仙……
  他也沉浸在与她交歡的美妙滋味中,只想擁有這醉生夢死的一刻。
  “嗯……啊……”她呻吟著,纖纖長指在他寬碩的背,抓出一條條激情的血痕。
  他們緊緊的結合在一起,締造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情浪席卷著他們,纏綿了一整晚。
  最后,他們筋疲力竭地雙雙睡倒,同榻而眠。
  她枕在他的臂彎里,嘴角牽扯出無限的甜蜜与滿足的笑。

  ------------------
  轉自書香門第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