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5節


  在慈馨宮中,穆妃娘娘邀愛女一同用膳。珍縭卻掩飾不了害喜的症狀,頻頻捧心嘔吐。
  “你有喜了,是不是?”穆妃臉色難看,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珍縭只有含淚點頭,跪求母親。
  “額娘,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孩子是無辜的,我很想留下他。”
  “你瘋啦!今后你要在宮中如何立足?堂堂的十七格格未婚有子,閒言閒語你受得了嗎?皇上肯定會把你逐出宮去!”穆妃盛怒、激動地道。
  珍縭抽抽噎噎地哭泣,可怜兮兮。終究是親生的女儿,穆妃不再苛責她,卻是更加頭痛。
  如何解開十六阿哥的身世!如何讓皇上退婚?如何求皇上接受他們這對苦命鴛鴦,這更是天大的難題。
  若發生在尋常百姓家,這事就好解決了,然而他們偏偏是皇室的成員,皇上丟得起這种險嗎?
  穆妃長吁短歎,盯著珍縭尚平坦的小腹,這塊肉能瞞多多?
  “穆妃娘娘、珍格格……”虞嬤嬤顧不得上了年紀的一把老骨頭,急急忙忙奔進來。
  “虞嬤嬤,什么事那么慌張?”她們神色一凜。
  虞嬤嬤一邊喘息,一邊把听來的消息說給她們知道。
  “邊關傳來捷報,咱們打了胜仗……。”
  “真的?”珍縭欣喜若狂,她很快就可以和胤禮相聚,不用擔心賜婚的問題。
  但往下的卻是令她如遭雷擊電灼的噩耗——
  “可是……十六阿哥他摔下山崖,遍尋不獲,恐怕尸体被狼狗給銜走了。”虞嬤嬤聲淚俱下。
  “不……”珍縭在一瞬間被打下永不翻身的地獄,她承受不了這种錐心的悲痛,暈厥過去。
  “珍縭!”穆妃摟著不醒人事的愛女,搖晃著她的身子。虞嬤嬤連忙幫忙把格格的嬌軀扶上繡榻。
  “這個打擊對她來講,實在太大了,可怜的孩子……”虞嬤嬤傷心地哭著。
  穆妃在心中盤計著,既然十六阿哥死了,為了女儿的將來,只有逼她如期嫁進簡親王府。雖然這么做太過殘忍,但是事至于此,只能說是他們緣分淺薄,無緣結為夫妻,怪不得她。
   
         ☆        ☆        ☆
   
  清兵已班師回朝,依然不見胤禮平安歸來。
  珍縭哀莫大于心死,她愈來愈消瘦,終日以淚洗臉。難以相信她深愛的人已不在世間,永遠難以相見。早知如此,她說什么也不讓他去,戰功彪炳有何用?能比得上一條寶貴的性命嗎?
  她痛不欲生,几次想尋死解脫,卻不忍腹中的胎儿陪她一起喪命。
  這未出世的孩子,是胤禮唯一留給她的。
  在夜的最盡處,与黎明交接時,偶爾她會夢見他,迷蒙地看到床邊仿若站了個人,以溫柔且痛楚的眸光在撫慰她,似乎要她堅強地活下去。
  她艱難地伸出手要勾住他,他的身影卻緩緩遠离,消失在晨霧。
  從惡夢中惊醒,她免不了悲慟万分,哭腫了雙眼。
  往后的日子該何以為繼?
  這一日,穆妃捧著一碗褐色的藥汁,神色詭异地跟她說,這是安胎藥,要她乖乖喝下。
  珍縭心生疑云,因為母親從不關心她肚里的孩子。怎么會親自煎補藥給她喝,又不差遣宮女代勞?
  “我不想喝。”她推卻著,面無表情。
  “不喝的話,胎儿會營養不良喔!來,乖……”穆妃費心哄騙她,硬把一碗藥湊近她的嘴邊。
  “不要嘛!”珍縭緊閉著唇瓣,不讓一點點苦藥滲進嘴里,甚至揮掌將藥碗打落,褐色液体流了滿地。
  穆妃急促之下,臉色驟變,陰沉地逼她就范。
  “你今天不把胎儿打掉,就不要怪我和你斷絕母女關系。”
  “額娘……你為什么那么狠心?這孩子也是你的孫儿,你不能剝奪他生存的權利。”珍縭淚流滿面。
  “珍縭,你的眼光要往遠處看,你還年輕,還有好長的一段路要走,這個孩子會讓你身敗名裂,留下他沒有好處,你何忍讓孩子一出生就沒有父親?皇上又會允許你養大一個私生子嗎?你冷靜想一想,現在打掉胎儿,你可以重頭開始,十天之后,簡親王府的花轎就要來迎娶你了,千万不要讓孩子誤了你一生啊!”穆妃對她講著一篇大道理,愛之深,責之切。
  “十天之后,花轎就要來迎娶了?”她陷入震惊,悲痛逾琲漲o忘了成親的日子,想不到事情迫在眉睫。
  “額娘見過煜陽貝子了,他相貌堂堂,舉止謙和,是個值得托付終身的對象,你嫁過去之后,他一定會善待你的,也許日久生情,你會愛上他也說不定……”穆妃苦口婆心地勸她。
  “不……不會了……我不會再愛上任何人。”她喃喃地,聲音小得只有自己听得見。
  母親的話滔滔不斷,如嗡鳴般震著她的頭殼,她的腦海盤旋著胤禮的臉孔,無論如何,她都要保住他們的孩子。
  現在她已別無選擇,只有和命運賭一賭。她開口道:“我可以同意嫁給煜陽貝子,但是請額娘不要逼我打掉孩子。”也許煜陽貝子可以做孩子名義上的父親。
  “這怎么可以?那煜陽貝子會接受你腹里的孩子嗎?”穆妃倒抽一口气,恐怕屆時不管她是皇上的十七格格,都會气得退婚。誰能容忍自己的妻子不但不貞,而且還怀了別人的孩子?“絕對不行,我不能讓你冒險,拿一生幸福開玩笑。”
  珍縭面色凝重。“那就請額娘為我收尸吧!”她冷冷地道:“孩子沒了,我也活不下去。”
  “你……胡鬧!”穆妃气呼呼地,但卻拿愛女沒輒。
  這事怎么可能行得通?就算煜陽貝子個性再好,也沒有那么寬宏大量。
   
         ☆        ☆        ☆
   
  皇宮上下一片喜洋洋,皇十七格格今日要出閣了。
  禮部接了圣旨,丰厚的嫁妝奩盒陳列在太和殿。
  簡親王府的煜陽貝子依禮迎娶十七格格,向皇上、皇后和穆妃娘娘行三跪九叩。
  珍縭身穿紅艷艷的吉服,頭兜紅巾,在宮女的簇擁下,拜別父母,從小生長的深宮,坐上花轎,出發到夫家。
  燕妃終于如愿將她嫁出閣,但是胤禮已死,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整個婚禮,珍縭几乎是沒有知覺的,她像行尸走肉,任人擺布。
  到了新房,她靜靜地坐著,等著煜陽貝子進來,她便要向他說清楚,取得他的諒解。
  可想而知他會多么震怒,但是這一切終得面對。
  燭淚滴盡,她等了好几個時辰,仍然不見煜陽貝子,她不禁納悶,扯下了紅巾。
  “十七格格,貝子爺在前廳喝醉了。”服侍她的丫環惶恐地稟道。
  “噢,那我先睡了,你來幫我更衣吧!”珍縭臉上沒有一絲怒气,淡淡地道。
  “是。”丫環訝异格格的好脾气。
  這洞房花燭夜,貝子爺不進房為格格掀喜帕,不喝合杯酒,格格怎么還若無其事,睡得著呢?
  她動手為珍縭格格卸下沉重的鳳冠瓔珞,猶豫該不該告訴格格有關秋荷姑娘的事。
  這位十七格格看起來不像傳聞中的嬌蠻任性,而且平易近人,不禁令人心生好感。
  她不忍心告訴格格這么傷人的事實,閉上了唇。
   
         ☆        ☆        ☆
   
  翌日,珍縭還是不見煜陽貝子,不過婆婆簡福晉親自來看她,本來她該到前廳奉茶的,可是新郎倌卻遲遲不見人影。
  簡福晉也支支吾吾,不愿告訴她真正的原因。
  難道煜陽貝子根本不愿娶她?她猜想著,緊繃的心頓時放松。
  這下子就好辦了。
  珍縭試著在王府大院尋找煜陽貝子,沒有一個下人敢告訴她,貝子爺在什么地方,她只好逐間探望。
  終于,在一處僻靜的幽閣,給她達到了,兩名男女共處一室,男的錦衣玉帶,白淨斯文,女的幽柔倩麗,可謂是一對璧人。
  他們看見她闖入,張口瞠目。
  女子首先發難,惊慌跪地。“十七格格,奴婢秋荷見過十七格格。”
  “秋荷,你不用跪她,起來,我說什么都不會讓她欺負你。”煜陽貝子怜惜之意表露無遺。
  很好,她最欣賞專情的男人。珍縭一派從容,笑嘻嘻地道:“他說的對,你不用跪我。”然后瞪了煜陽貝子一眼,露出久違的淘气表情。“誰說我會欺負她,我不但不會,而且准許你納她為妾。”
  煜陽和秋荷面面相襯,無法理解十七格格的寬容。兩人深怕這是格格釋出誘餌,要他們放下戒心,日后伺机拆散他們,因此不敢接口。
  “甭疑心,我可以成全你們,但是這是有條件的。”珍縭走近,打算和他們敞開心胸,將一切說明白。
  她的感覺告訴自己,秋荷不是坏女人,就算是,她也得試一試。
  三人微妙的三角關系,就在王府中不露痕跡地共存。
  煜陽貝子和秋荷果然同情她的遭遇,愿意為她隱瞞真相,對外也宣稱十七格格入門喜,怀了貝子爺的孩子。
  他們這對歷經波折的鴛鴦也得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原來秋荷是王府的丫環,和煜陽貝子打小是青梅竹馬,要不是不敢逆旨,他絕不會娶珍縭。
  珍縭整日看見他們如膠似漆,夫唱婦隨,她就心痛地想起胤禮,在她的心里還藏著一絲希望——胤禮只是失蹤,他沒有死。
  這樣的意念一直支撐著她,肚里孕育的小生命有了胎動,使她感覺自己不是一個人,不再孤單。
  隆冬的季節,漫天飛雪,簡親王府的梅花一枝獨秀,傲挺在一片銀白的世界。
  梅花象征著堅忍不拔,似乎在意喻她也要學習梅花的精神。
  珍縭技著雪狐斗篷,徘徊在梅林,身邊花瓣飛絮,詩意盎然。
  穆妃娘娘擔心她嫁進簡親王府的情形,特地來看她,一知道煜陽貝子新婚不久就納了一名小妾,气憤、后悔不已。
  她把個中原委告訴額娘,要額娘別挂怀。
  穆妃歎著气,原本巴望著珍縭能忘了胤禮,有個好的歸宿,沒想到她這么死心眼,婚后也不曾和丈夫同房。
  她只好訕訕回宮,不再過問女儿的婚姻。
  王府的丫環也很訝异堂堂的十七格格,竟然可以接受和別的女人共侍一夫,而且不爭不吵。
  煜陽貝子為了掩人耳目,偶爾也會睡在十七格格的房里,但是他謹遵禮節,只是趴在桌子上睡,床仍留給珍縭一個人睡,兩人一直清清白白。
  日子久了,秋荷也會來她房里和她閒聊,并親熱地縫制嬰儿服,准備孩子出世后穿。
  三人和平相處,看在王爺、福晉眼里,也感到很不可思議,尤其十七格格那么快就有身孕,兩老對珍縭更是滿意。
  珍縭平常只待在自己房里,深入簡出,不太麻煩下人,她贏得了王府所有人的贊賞。
   
         ☆        ☆        ☆
   
  往京城的方向。一個穿著暗色布衣的男人躍躍獨行,緩步而來。黑色的發散亂著,隨著衣衫一同被風撩起。仔細注意,他的腿帶著殘疾,走起路來有些微跛。臉上刻著風霜的歲月,右臉頰一道刀疤,五官尚稱俊朗,但是整体感覺就是個落魄的男人。
  胤禮抬起黑眸,看著紫禁城的石匾,指節激動地包握起來。他終于到家了,一路風塵仆仆,跋涉千里,途中他身無分文,沒有人相信他這狼狽的模樣,會是堂堂十三阿哥。他靠著自己,沿路乞討,看盡人的臉色,就為了活著回來。
  大家都以為他死了,但是他沒有,老天爺賜給他韌性,讓他在千鈞一發,奄奄一息時,得到貴人相救。
  那人是一個隱士,白發老翁身旁有個小藥童,老翁正是個華佗大夫,他妙手回春,讓胤禮原本癱瘓的雙腿能夠站起來,并治療好他身上所有的創傷。
  他的傷好了七、八分,他就迫不及待地告辭,不分晝夜地赶路回宮。
  胤禮心里十分挂念珍縭,將近一年沒有看見她,不知她過得好不好?是不是也以為他死,傷心欲絕呢?
  他心急地跨步進入紫禁城中,城郭的外城河水波碧綠,石板橋路面,踢踏踢踏地發出聲響,一輛由三匹馬拉著的敞篷馬車,喳呼地掠過身旁,車夫揚聲:“讓開,簡親王府的少福晉要回宮了。”
  馬車很快跑在前頭,把他丟在腦后。
  胤禮對馬車上的華麗少婦惊鴻一瞥,錯愕自己是不是思念珍縭過度,導致眼花?她竟然坐在上頭。
  可是車夫說的明明是“簡親王府的少福晉”,不是十七格格。
  照道理而言,未出嫁的格格必須乘有轎帘的馬車。那么那名少婦不是珍縭了。
  胤禮失笑地搖頭,這會儿珍縭一定在竹香齋等著他回來。
  他很快就可以見到她。
   
         ☆        ☆        ☆
   
  胤禮滿心歡喜地回到宮中,幸好侍衛、宮女、太監認得他,他洗去灰頭土臉,換上整洁的袍帶,前去晉見皇上。
  康熙万分欣喜,十六阿哥失而复得,皇上吃惊地前來探視,兩人心境大不相同。
  “胤禮,你可回來了,這次你立下大功,朕要好好封賞你。”皇上高坐御堂,笑容滿面。
  “謝父皇。”胤禮其實很想立刻奔到竹香齋,但是他平安歸來,總要先來皇上這儿請安。
  “可惜你沒有赶上十七格格的婚宴……”皇上道。
  胤禮神情驟變。“珍縭她成親了?”如五雷轟頂般。
  “是啊!這調皮的十七格格,朕總算把她嫁出去了。”皇上得意的笑。
  他的恐懼憤怒竄升到极點,額頭兩旁的太陽穴青筋凸暴,緊握的拳頭几乎是一触即發。他征戮戰場,九死一生,要不是心里一直惦念著她,堅持的意念讓他苟活下來,他早就成了沙場亡魂。可是他竟換來這樣的結果!
  不到一年,她就琵琶別抱了,真是太殘忍了。
  他無法原諒她,永遠——
  “皇儿,你怎么了?”康熙感覺他的异常。
  “儿臣……只是太惊訝了。”胤禮在皇上面前,盡量壓下崩潰的情緒。
  下了筵席,他黯淡地回到承和宮,景物依舊,卻人事全非,他激動的情緒無法平复,腦海里縈繞的全是她的背叛!
  難道她口口聲聲說要等他回來,全是假的?
  他好恨!
  早知如此,他不如死了算了,也不用承受這巨大的傷害。
  “胤禮,真的是你?”背后突然響起熟悉的女聲,那聲音充滿著狂喜。
  珍縭适巧回宮探望額娘,想不到喜從天降,她盼了好久的良人終于回來了。她就知道上蒼不會那么殘忍地奪走他!
  額娘一告訴她,她就奔了過來。
  由于太高興了,她激動地從背后環抱住他的腰。
  胤禮背脊一涼,因為她真的不像是他認識的珍縭了。她那原本纖細的手變得浮腫,下半身更是膨脹起來……
  想不到她不但嫁人了,還怀了身孕,即將為人母。
  他更加絕望、痛心,陡然轉過頭來,逼視著她,冷冷地、生硬地用力撥開她的手。“少福晉請自重!”
  “什么?”珍縭怔住了,旋即搖頭。“胤禮,你誤會我了,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你听我解釋……”
  他翻臉無情,仇恨滲進了他的四肢百骸,慎怒咆哮:“你既然已經嫁給別人了,還有什么好說?枉費我為你死撐著回來,你卻不肯等我,我真是錯愛你了!你走,你現在就給我滾出承和宮,我再也不要見到你!”
  她的臉頰瞬間慘白,柔軟的紅唇顫抖著。“你……你不信任我?為什么?你應該知道……我不是那种水性楊花的女人……”
  “你挺個大肚子,教我如何相信你!”他陰惊的臉龐充滿鄙夷,黑眸里沒有半分怜愛,沒有久別重逢的喜悅,只有令人膽寒的打擊。
  珍縭失望地踉蹌一退,手緊抓著絲巾,臉頰垂下斗大的淚珠。“你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嗎?”她頓了頓,咬牙切齒地道:“是你的。你干的好事,害我受盡折磨!”
  這句話一如刺針,扎進他千瘡百孔的心。
  “是我的嗎?有可能嗎?”他竟在冷笑,完全不相信她說的話,理智已被仇恨所蒙蔽。“我記得我們只有在一起一次,才一次,你就受孕了嗎?不要把別的男人的种,推到我身上!”
  他的嘴角扭曲著,面目變得十分猙獰,臉頰上多出來的一道刀疤,使他看起來更加丑陋。
  她的心好痛,痛得沒有辦法呼吸,怀孕的負荷本來就讓她時常感到心跳急促,喘不過气來,現在更是令她難受。
  為什么她痴痴切切,守身如玉,等來的男人,會變了一副德行?以前溫文儒雅,寵她、愛她的胤禮,到哪里去了?
  她噙著淚,最后一次問他:“你到底承不承認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他像一座石膏腊像,動也不動,判了她死刑。
  “回去你丈夫身邊吧!別來找我了,我們是不可能的了。”
  她面如槁灰,心碎成片片,眼前是望不著邊際的空茫詭霾。她腳跟一旋,往門外走去……
  由于气血攻心,她走得很急,一不小心絆住了門檻,重心不穩,直扑摔倒在地。
  “啊——”她哀嚎慘叫,腹部灼痛,一股熱流從腿間汩汩流出……
  “珍縭!”胤禮惊恐地過去扶她。
  “不用你管,你不要碰我。”她忍著強烈的痛楚,揮開他的援手。
  焦急沖淡了他的怨恨,他迫切地抱起她,一邊向外面呼喊:“快傳御醫!”
  “是。”佇守在外的太監急忙奔去。
  珍縭卻不斷地在他怀里掙扎、槌打、嘶吼:“放開我,既然你都不要我了,何必在乎我的死活,小孩流掉也是你的報應!”
  瞧她這么憤慨,真是他的骨肉嗎?胤禮血液騷動,六神無主。他的手放在她的裙底,赫然舉起,布滿了鮮紅的血!他被眼前危險的景象嚇住。
  他非常地惊懼,悔恨自己的愚昧、多疑。
  “珍縭,你和孩子絕對不能有事……”
  她全身已軟弱無力,劇痛席卷著她的下腹,她緊咬著牙,感覺小生命正被無形的吸力抽离……
   
         ☆        ☆        ☆
   
  慈馨宮
  穆妃娘娘愛女心切,守護在軟榻旁,昏迷了一天一夜的珍縭,漸漸恢复知覺……
  珍縭現在的身份是簡親王府的少福晉,為了防止閒言閒語,穆妃把女儿移到自己的住處,胤禮則守候在慈馨宮外。
  “額娘……”珍縭模糊的視線拉回了焦點,頭一個想到的便是腹中的胎儿。“孩子呢?孩子有沒有事?”
  穆妃眼眶一熱,實在不忍心告訴她實情,她別過臉,偷偷拭淚。
  “孩子沒了?是不是?”珍縭身子一軟,茫茫然地問。
  “是個男孩,可惜不足月早產,已經夭折了。”穆妃無限感傷。
  珍縭腦袋轟得一片空白,腹里的孩子在她体內孕育了七、八個月,竟然夭折了,她甚至沒看過孩子一面,孩子就匆促地离世。
  天啊!她的孩子呀!
  她嗚咽著,側臉貼著繡枕,任淚水宣泄地流個不止……這一切都是拜他所賜,一場空歡喜換來這樣慘痛的代价!
  “珍縭……”胤禮耐不住久候,沖了進來,滿臉愧疚。
  她臥躺在軟榻,不理會他。
  穆妃更是气憤地擋在前頭,叱道:
  “你給我出去,珍縭她不想見你。你害得她還不夠慘嗎?現在孩子沒了,你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了!”
  “是我錯了,我該死!但是……我就是太愛珍縭了,才會气得失去判斷。”他悔恨交加。
  “你這個莽夫,怎么會怀疑珍縭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呢?她這輩子只跟過你一個男人,你也不替她想一想,當時邊關傳來你死亡的消息,珍縭又發現怀了你的骨肉,她一個云英未嫁的弱女子怎么過日子?接著她又被燕妃陷害,皇上下旨賜婚,她能抗旨嗎?我叫她把孩子拿掉,她偏不要,說孩子是你唯一留給她的,最后為了兩全其美,她表面上嫁給了煜陽貝子,可是她和煜陽貝子至今沒有夫妻之實,煜陽貝子也另有心上人,納了秋荷為妾。”穆妃忿忿不平地道出事情經過。
  胤禮恍然,明白來龍去脈,更加內疚、自責,他跪伏在床前,衷心地向她忏悔。
  “珍縭,我知道我不是人,我不應該那么凶暴地對待你,你打我也好、罵我也好,就是不能不理我。”他軟語相求。“請你給我一個彌補的机會,好不好?”
  失去孩子,她宛如遭受刀剜泣血般的痛苦,瑟縮著身子,仍不肯正視他一眼。她哀怨地道:
  “你親手扼殺了我們的孩子,粉碎了我的心。破掉的鏡子,怎么補都有裂痕。”
  “不,只要我們還是真心相愛,以后會有無數的孩子。”他急切地說,深怕她是真的死心了。
  珍縭覺得手腳都發寒,小產后的她,身体還很羸弱,她气若游絲的說:
  “也許……我以后都不能有孩子了。”
  “不,不會的,沒那么嚴重,只要你好好調養身子……”從沒見過她的態度如此冷冰冰的,他好害怕失去她。
  “你走吧!讓我好好休息。”她平靜地說,依然沒有轉過身,可見心里仍在怪他。
  “珍縭……”他惶恐無助。
  穆妃扳起臉,兩手插腰,下逐客令。“珍縭叫你走,听見沒有?”她著實也不能原諒他的行徑。
  胤禮佇立了一會儿,在不受歡迎的情形下,只好黯然离去。
  他的心也蒙上一層陰影,因為此刻的珍縭畢竟是煜陽貝子名義上的妻子。
  他們已經多災多折了,現在又多了這一層阻礙,日后如何能結合呢?
   
         ☆        ☆        ☆
   
  珍縭返回了簡親王府,王爺和福晉雖對她不小心小產,頗有微詞,但礙于她是皇上的格格,也不敢當面指責她,只祈求上蒼讓王府的命脈早點來到人間。
  悲傷過度的珍縭愁眉深鎖,鎮日足不出戶,秋荷對格格的成全有一分感激之情,因此天天來安慰她。
  這日,秋荷陪著珍縭在深院,祭拜死去的嬰靈。
  紫檀木桌舖著描金鳳紋的織錦,上面擺著火燭素果。
  秋荷為她點燃線香,退到一旁。珍縭秋眸含悲,手中的線香燃起裊裊清煙,在西風中飄散,她嘴里念念有詞,沉浸在与無緣的孩子對話中。
  感傷中,一名小丫環前來稟報:
  “啟稟少福晉,十六阿哥前來探望,現在人在大廳中,貝子爺請你過去。”
  “告訴十六阿哥,我人欠安,不方便見他。”珍縭絕情的說。
  說完,便轉身進屋,將門扉緊拴。
  小丫環回复之后,胤禮心急如焚,顧不得禮儀,硬要進去找她。煜陽貝子覺得奇怪,十七格格從未告訴他腹里的胎儿是誰的,似乎有苦衷,難以啟齒,如今看來,事情果然有蹊蹺。
  “貝子爺,就讓十六阿哥進去和格格好好談一談吧!”善解人意、心思細密的秋荷特地到大廳看一看這位十六阿哥,她方才見珍縭的臉色,就猜想十六阿哥一定与孩子有關。
  解鈴還需系鈴人,她大膽地建言。
  “這……”煜陽貝子猶豫地。
  “無妨,反正王爺和福晉不在府里。”秋荷道。
  “多謝。”胤禮迫不及待地沖進去。
  煜陽貝子想跟上去,秋荷攔袖阻止他。“等一等,貝子爺,依臣妾看來,十六阿哥很可能是格格孩子的父親。”
  “什么?怎么可能?他們是同父异母的兄妹!”煜陽貝子震惊道。
  “這我也不懂,也許有什么難言之隱吧!十七格格成全我們,我們也應該幫她早日覓得良緣,不是嗎?”秋荷巧具慧心。
  煜陽貝子認同地頷首。
   
         ☆        ☆        ☆
   
  “你開門啊!珍縭……”胤禮敲著房門,一聲比一聲還急,重复喊著她的名。
  她兩手覆住耳朵,不愿听見他的呼喚。
  兩人隔著門扉,僵持著。屋里的人儿連一句話也不回答,胤禮只好動腳踹門,非得見到她不可。
  可是他的腿早已沒那么靈活有力,一場戰役重挫了他的腿,胤禮几番踢踹!舊疾复發,疼痛難堪。
  珍縭從雕窗中看到他跌坐在地,終于心生不忍,到底一夜夫妻百日恩,她敞開門,放他進來,但是仍一臉凝肅。胤禮抬頭看見她自動開門,欣喜地從地上爬起來。
  “話說完了就走。”她冷若冰霜地道。
  “珍縭,千錯万錯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誤會你,不該不分青紅皂白,是我該死。”他竟跪了下來,男儿膝下有黃金,但是他可以為他心愛的女人屈膝。
  珍縭深深一震,受傷的心跳動著,慌措地說:
  “你不要跪我,你的膝蓋是跪皇上、跪太祖的,我承受不起。”
  “不,皇上、太祖都不是我的親人,我的親人只有你!”他激昂地道。眼中盛滿愛意,甚至情到深處,他不由自主地落淚了。
  她忍不住望進他深邃的黑眸,男人有淚不輕彈,他為了喚回她的心,做了男人最不可能做的事。
  她心軟了,五髒六腑深深震撼著,畢竟他當時會那么沖動,也是因為太愛她,情有可原。
  她為他找了理由,緩緩伸出手,拉他起來,亦是熱淚盈眶。
  “你原諒我了嗎?”他小心翼翼地問,一只膝蓋還不敢离地。
  她微微牽動嘴角,算是笑了。“嗯……”她頷首。
  “珍縭,我發誓再也不會讓你受傷害了,對不起……”他忘情地摟住她,摩挲她的秀發,啄吻她的香腮。
  溫熱濕滑的触感勾起她的回憶,她百感交集、哽咽、楚楚可怜地嬌啼:“人家……人家等你等得好苦……我不准你再去打仗了……”
  “不會了,我不會再讓你擔心受怕……”他磷惜地愛撫著她,企盼已久的舌竄入她的檀口,纏住那香嫩的小舌,貪婪地吸吻她口中的蜜津,持續加深……像是要一股腦儿宣泄多日來的相思……
  要不是她剛小產,人又在簡親王府,他真的會要了她,而且不只一次。
  但是眼前他得忍住,他怜情蜜意地擁緊她,啃咬著她的珠垂,情話綿綿……
  她偎在他的怀里,漸展笑容,拋去過去的包袱,像冬眠已久的軟蛇,在春風中蘇醒。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