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曖昧一下
方心羽

  相公借我用一下!
  嘿嘿!有沒有很給他那個曖昧啊?
  說實在的,心羽也很想給他那個曖昧一下啦!
  不過,咱們可愛的女主角硬要假仙,咱們男主角這只成精的狐狸都拿她沒轍了,更何況是小小的、區區的,這講話都不敢太大聲,怕會遭到男主角惡意陷害的作者我呢?是吧?
  說起咱們這個男主角江玉綸,那可真不是我要說的,真是……
  誰嫁給他,誰倒楣……
  “咳嗯!”
  誰這么沒禮貌,沒瞧見我正在忙……
  嚇!一張俊臉笑得亂詭异一把的,這可不是咱們江公子嗎?
  嘿嘿!我是說啊!能嫁給江公子,那真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你要的話,送給你好了!”
  咦?這么不屑的語气?
  怎地連女主角也來了?
  “綾儿,你這么說就不對了!是你自己向江公子求婚的,怎么能說送人就送人呢?”接收到江大少投來的視線,心羽不敢不仗義執言啊!
  真是奇了?綾儿几時變得那么愛哭了?不過,怎么覺得那哭好像假假的……
  “敢弄哭我娘子,膽子不小啦!”,
  這……這……
  “對不起,我記錯了,是江玉綸設計你才對!”見風轉舵總沒錯了吧?“嗯?”上揚的單音配上唇角上揚的詭异弧度,無端教人惊出一身冷汗。那個……這個……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什么啊?”那個……看下去就知道了嘛!

  楔子

  听著外頭的熱鬧喧嘩,穿好嫁服的新娘坐在床沿上等著,而原本該戴在頭上的鳳冠,則被置在一旁的梳妝台上。
  突然,一道身影閃了進來,竟是穿著一身紅袍的新郎倌。
  “表哥!”新娘開口招呼。
  “表妹,你真的決定要這么做?”新郎鄭重的看著在紅衣襯映下,更顯得瀲灩的絕俗麗顏。
  “嗯。”新娘頷首。
  新郎歎口气,竟然開始脫起新郎服來。
  “表哥,謝謝你。”新娘似乎并不吃惊,只是微笑的向他道謝。
  “我一定是瘋了,才會同意你這种瘋狂的主意。”新郎歎道。
  新娘但笑不語。
  “說真的,你說那頭頑固的驢子,會不會連到了這种時候還不開竅?”褪下新郎服的新郎,里頭穿著一身儒白的衣衫。
  “外頭的賓客多嗎?”新娘反問。
  “多,多得害我差點脫不了身。”新郎抱怨道。
  “那就好,人愈多他點頭的机會愈大。”新娘笑了一下。
  “是啊!万一不成,你受的屈辱也愈大。”他哼了一聲。
  新娘瞪他一眼,開始赶人了,“吉時快到了,你快走吧!”
  “說真的,万一他不肯穿,你怎么辦?”他指指桌上他脫下的新郎服,有些擔心的問。
  “你只要赶快躲得遠遠的,別讓人找著就行了。其他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新娘催促道。
  “可是……”他還是不太放心。
  “表哥,你該擔心的是,万一讓人找到你,我們兩個就真的非拜堂不可了。”新娘焦慮的道。
  “或者我該躲在暗處,万一他到時不肯就范,我便出來和你拜堂,免得你在數百名賓客前受辱。”他提出兩全其美的方法。
  “不可以!”新娘忙道:“你絕對不可以出現。”
  “可是你……”
  “就算他不點頭,我也宁可讓人看笑話,但絕不能就這樣跟你拜堂。”新娘打斷他的話,堅決的說道。
  “我知道了,為了避免因不忍心見你遭人恥笑而心軟的跑出來,我會躲得遠遠的,這樣可以了吧?”他無奈的說。
  “嗯。”
  “你還真點頭啊!”他為她的頑固歎气。
  “我知道表哥一向疼我,若他屆時不肯的話,你一定會沖動的跑出來救我,可那樣的話,我和他這輩子就更不可能在一起了。”
  “表妹,如果……連你都要舉行婚禮了,仍不能逼出他的真心,你……還是要繼續等下去嗎?”
  “我說過了,這輩子除了他,我不可能會嫁給別人的。”
  她的痴傻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他只能搖搖頭,正想再說些什么時,外頭的喧嘩似乎愈來愈近,他赶緊走到窗口,左右看看沒人后,便縱身一躍出去了。
  “那么家里就交給你們兩個癒I”他從外頭探頭進來,然后神清愉快的擺擺手走了。
  嘿嘿!放假去癒I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