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3節


  綾儿此刻終于体會什么叫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
  打杜奶奶她們三人一進來,就辟哩啪啦的數落了她一大串,杜家嫂子更硬壓著她坐下,幫她梳起頭來。
  听她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老半天,她終于懂了,又是那家伙給她惹的麻煩,她那才降溫的心火又嗤嗤作聲了。
  “杜奶奶、王大嬸、杜嫂子,我知道了,我會好好跟他談的。”綾儿應得咬牙切齒。
  “你看你這孩子,怎么就說不听呢?是好好談談,不是要你跟他吵,你這么气沖沖的,能談出個什么東西來?他會納二房,也是情非得已,做人要感恩圖報,不是嗎?”杜奶奶責備道。
  “是啊!綾儿,大嬸知道你心里頭不舒服,可江公子說了,那小姐雖是千金之軀,卻愿意稱呼你一聲大姊,人家這般大度,咱們也不好小鼻子小眼睛的容不下人,是吧?”王大嬸也道。
  “好了,你們瞧瞧,綾儿這樣好看不?”杜家嫂子結束梳理的工作,滿意的說。
  “好看、好看,杜嫂子的梳頭功夫可是咱們村子里數一數二的,當然好看。我說,杜家嫂子,綾儿沒娘教她這些,你就順道教教她怎么梳頭吧!這嫁人了,哪能老是扎著兩根辮子呢?”王大嬸道。
  “大嬸說的是,我回去想想几款好看又容易梳的發式,明儿個就來教綾儿。”杜家嫂子道。
  “不用麻煩杜嫂子了,我以前幫馬婆婆梳過頭,我知道怎么梳髻的。”綾儿忙道,怎么好意思讓人家為了子虛烏有的事瞎忙。
  “照我說,不只是梳頭,綾儿和江公子的事,我們最好重新給她辦一辦,也好讓江公子和那小姐知道,綾儿雖然沒了娘,有個爹也像沒有一樣,可她還有我們這些鄉親長輩在,不要因此而看輕了她。”杜奶奶道。
  “杜奶奶這話可真說到我心坎里了,我正在想,綾儿和江公子成親的事沒人知道,日后若是江公子反悔,我們可是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的。所以,說什么咱們也得讓他們當著村人的面再拜一次堂才行。”王大嬸附和道。
  綾儿聞言急了,“杜奶奶、大嬸,不用這么麻煩的,我……”
  “你這孩子,就是這點不好,老是這么見外。什么事總想著不麻煩人,成親可是件大事,哪能草草率率的鞠個躬就算呢?”杜奶奶怜惜的說道。
  “是啊!綾儿,好歹你得和江公子拜過天地,我們才放心讓你跟他走啊!”王大嬸也勸。
  “可是……”綾儿為難的皺起眉頭。
  “這事就這么說定了,這几天選個好日子,你和江公子就再拜堂一次吧!你就當是讓我們安心好了。”杜奶奶說。
  “是啊!綾儿,雖然你不是咱們的女儿,但可是咱們從小看到大的,如今你要嫁人,卻連個禮也不給咱們見,不是存心讓咱們難過嗎?”王大嬸道。
  “這……我……”
  “綾儿,你就依了奶奶她們吧!”杜家嫂子道。
  “這……杜奶奶、大嬸、嫂子,這件事等我和江……玉綸談過后再說好不好?”綾儿只好這么說了。
  “哎呀!你瞧瞧我們,說著說著,竟忘了江公子還在外頭等著呢!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也該回去准備晚飯了。”王大嬸道。
  “那我們一起走吧!綾儿,別忘了,要好好談啊!”杜奶奶不忘囑咐道。
  “我知道了,謝謝你們,杜奶奶、大嬸、杜嫂子,慢走啊!”綾儿將人送到門口,打開門,就瞧見江玉綸故作可怜的站在大門前瞅著她。
  “江公子,已經沒事了,進去吧!”王大嬸經過他身邊的時候偷偷告訴他。
  “謝謝大嬸。”江玉綸面色轉憂為喜,舉步就要往屋里走。
  “等一等,江公子。”杜奶奶喚道。
  “請問婆婆有什么吩咐?”江玉綸恭敬的問。
  “是這樣的,咱們打算再讓你和綾儿拜一次堂,你不會反對吧?”杜奶奶問。
  “我也正有此意呢!不過,就怕綾儿不肯點頭,現在有婆婆做主,我高興都來不及,怎么會反對呢?”江玉綸喜上眉梢。
  “好,那這事就這么說定了,你們小倆口好好談談,婚禮的事就交給我們好了。”杜奶奶滿意的說。
  “謝謝婆婆。”江玉綸等她們离開后,走向頭頂正在冒煙的綾儿,笑嘻嘻的說:“娘子,我好餓哦!可以開飯了嗎?”
  “你……你還有臉喊餓?”綾儿簡直不敢相信。
  “娘子,你問得很奇怪耶!肚子餓又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江玉綸怪罪的看她一眼。
  “你……”綾儿閉了閉眼睛,努力默數到十,以平息怒气,連續數了三次后,才張開眼睛,“我問你,你又跟杜奶奶她們胡說些什么東西了?”
  “沒有啊!”江玉綸滿臉無辜的神情。
  “沒有?沒有她們會跑來跟我說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話?”綾儿怒指向他。
  “娘子,別動!”江玉綸突然緊張的大叫。
  “什……什么?”看他那么緊張,綾儿害怕得動也不敢動一下,以為自己身上有什么可怕的東西。
  可是,他接下來的動作再度气坏了她,“娘子,我到今天總算明白為什么人家會把女人說成是茶壺了,原來如此啊!說真的,還真像耶!不過美中不足的是,娘子你這壺身太瘦了些,如果再丰滿些,就更像了。”
  “江玉綸——”綾儿咬著牙、忍著气叫道。
  “啊?有何吩咐,娘子?”江玉綸應聲。
  “你是故意要惹我生气的,對不對?”
  “娘子此言差矣,我怎么會故意惹娘子生气呢?不過,娘子既然自己承認生气,我也就實話實說了。唉!我真的覺得你的脾气大了點,你想,會不會是你的肝火太旺了?娘子,你懂草藥,應該知道降肝火的草藥哪里采得到?你告訴我,我去幫你采一些回來可好?”江玉綸一臉的關切之情。
  “你……”綾儿伸手想要指著他大罵,想到他剛才譏笑她是茶壺罵街,赶忙又將手給藏到身后,兩手抓得死緊。
  江玉綸會意的偷偷一笑,体貼的說:“娘子,你想罵人就罵出來好了,不用憋著,憋久了對身体可不好哦!你放心,我不會因為你脾气不好,就休了你。”
  “你……”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這回數了五遍才消了气,“算了,你可以走了。”
  “不行啊!娘子,我答應婆婆要跟你拜堂,如果我們就這么走了,婆婆會很失望的。”
  “我們?”綾儿的腦筋一時轉不過來。
  “我們當然是指我跟你啦!娘子,我知道私奔是比較刺激啦!但是,婆婆那么有誠意,我看我們還是留下來等拜完堂后再离開比較好吧?”
  “誰要跟你私奔了?我是叫你自己一個人走,我不需要你的幫忙了。”綾儿气急敗坏的道。
  “咦?娘子,你這話就不對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既然你嫁給了我這個青年才俊,當然得跟著我這條龍走了。”
  “青年才俊?”喔!饒了她吧!這人肯定不知道羞恥兩個字怎么寫。
  江玉綸拿著扇子在空中畫著,邊畫邊念,“難得娘子你這么好學,哪!‘羞恥’就是這么寫,娘子,你看明白了嗎?還要不要我再寫一次?”
  綾儿這才知道他把她心里的想法說出來了,當下翻個白眼,決定不再跟他扯下去,這人裝瘋賣傻的功夫根本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你到底想怎樣?”綾儿耐性全失。
  “娘子,你怎么這么健忘?我不是才告訴你,我肚子餓了。”
  “好,吃過飯就請你走人。”綾儿回身走進屋內。
  沒甩上門,那就表示他可以進去,江玉綸自行解釋。
  至于綾儿那句吃飽走人,他當沒听見,他又沒答應,對吧?
   
         ☆        ☆        ☆
   
  怎么有這么厚臉皮的人?
  綾儿瞪著舒舒服服躺在她床上呼呼大睡的人,不敢相信她眼睛看到的事實。
  她不過是把碗筷拿到廚房洗干淨,出來就不見他的人影,她還以為他遵照約定走了,心里頭一時覺得有些怪怪的,一絲不舍之類的情感在她心頭流竄,可她都還沒想清楚呢!就又看見他了。
  “江玉綸!”住在小河東邊的獅子生气了。
  “唉!娘子,你說話一定要這么大聲嗎?”江玉綸眼睛開了一個小縫地抱怨。
  “你……你不是答應我吃過飯就走嗎?為什么還賴在這里?”
  “有嗎?我有這么說嗎?”江玉綸側頭想了一下,“娘子,我好像沒說過要走的話耶!”
  “你……你想食言?”綾儿气道。
  “娘子,你此言差矣!我根本就沒說過要走的話,又怎能算是食言呢?”江玉綸搖頭糾正她。
  “你……我們明明說好,你吃飽就离開的。”
  “非也、非也,娘子,話是你說的,我可沒答應。”江玉綸提醒她。
  “你……”綾儿為之語塞,他是沒答應她沒錯,“你到底要怎樣才肯离開?”綾儿無奈的問。
  “當然是等咱們拜過堂后,帶著你一起走癒I”江玉綸理所當然的說。
  “你正經點行不行啊?”綾儿真是欲哭無淚,她這算不算是引狼入室啊?
  “我是很正經呀!”
  才怪!綾儿決定不受他的影響,她一定要把話給說清楚。
  “事情既然已經變成這樣,我們就依杜奶奶的話拜堂,等拜完堂,你就找個籍口离開村子,知道嗎?”
  “好啊!”江玉綸爽快的答應了。
  “真的?”他答應得太爽快,反倒讓綾儿有些怀疑。
  “當然是真的,娘子迫不及待想离開,相公我豈有反對之理?”
  我就知道!綾儿無奈的翻了個白眼,“我是叫你一個人离開。”
  “娘子,你看我是那种會丟下妻子不管的男人嗎?”江玉綸激憤的坐起來質問她。
  “我……沒有這個意思……”綾儿的頭開始痛了起來。
  “那你是什么意思?”江玉綸以自尊受到踐踏的神情看著她。
  “我……對不起!”綾儿實在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道歉,可看他的表情,好像她真的傷他很深似的。
  “你知道錯就好,以后不許再說這些話了。好了,你出去吧!我累了。”江玉綸以大人有大量的表情說完,又躺了回去,舒适的閉上眼睛,表明了不想再被打扰的意思。
  一直到綾儿退出房間,坐在外頭的飯桌上發了許久的呆后,她才想到,有沒有搞錯啊?那可是她的房間、她的床耶!他憑什么大剌剌的躺在上頭,還理直气壯的把她給赶了出來?
   
         ☆        ☆        ☆
   
  “拿酒來,快拿酒來。”李慶帶著滿身的酒臭,一進門就大喊大叫。
  “爹,夜深了,你這么叫會吵到別人的。”綾儿上前扶他。
  “我還要喝,快拿酒來。”李慶仍放大嗓門叫:“快拿酒來,听到沒有?”
  綾儿扶著他坐到桌邊,無言的倒了杯茶給他。
  李慶接過一口仰盡,隨即全數噴出,他气得破口大罵,“這是什么鬼東西?我叫你拿酒來,你給我什么鬼東西?想騙我的酒錢是不是?小心我砸了你的店,讓你做不了生意。還不快把酒拿來?”
  “家里頭沒有酒。”綾儿淡淡的說。
  “沒有酒?那我到別家喝去!”李慶搖搖晃晃的想要站起來。
  “爹,夠了,別再出去了,我扶你去睡吧!”綾儿歎气道。
  “不要,我還要喝,把酒給我。”李慶叫著叫著,聲音漸漸變小,一轉眼就趴在桌上睡著了。
  “爹,你先別睡,爹……”綾儿見叫不醒他,歎口气,走進左邊的房間,拿了條棉被出來,想替他蓋上。
  一出來,就看見江玉綸倚在她的房門前,雙手環胸的皺著眉頭看她。
  “對不起,吵到你了。”讓他瞧見她爹這副模樣,實在有些難堪。
  靜默了好一會儿后,江玉綸才開口問:“他總是這樣?”
  “嗯。”她低低應了聲。
  然后,又是一陣長長的沉默。
  “你去睡吧!我爹睡著了,不會再吵了。”綾儿終于出聲道。
  江玉綸若有所思的看她一眼,然后點點頭,走回房內,“晚安!”
  “晚安!”
   
         ☆        ☆        ☆
   
  大清早,綾儿在習慣的時間醒來,正要起身穿衣時,突然頓住了。
  她怎么會睡在自己的房間?慌張的瞧向剛离開的床板——沒人!綾儿這才松了口气,才要繼續穿衣的動作,卻又猛然僵住了,而且臉色變得异常難看。
  她飛快的穿上外衣,立刻往門外沖。
  “娘子,你的鼻子可真靈,我魚才烤好,你就醒了。”江玉綸优哉游哉的模樣和她气急敗坏的樣子,形成強烈的對比。
  “你……”他若無其事的模樣,叫綾儿有些遲疑了,難道不是他?可是除了他,不可能有別人呀!別說她爹這會儿還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就是她爹醒了,也不會抱她進房里睡的。
  “娘子,你怎么了?一大早聲音就讓貓給叼走了?”江玉綸取笑道。
  綾儿瞪他一眼,想來想去就只有他了。
  “我問你,為什么我會睡在我房里?”
  “娘子,你不記得了?”江玉綸不信的看著她。
  “記……記得什么?”綾儿被他瞧得有些心虛,她有做過什么嗎?為什么他會這樣瞧她?
  “昨晚我睡到一半,你突然跑進來,自己脫了衣裳就躺在我身邊……”
  “你胡說!我才沒有。”綾儿打斷他的話,她怎么可能做出這种丟臉的事?
  “那你說,為什么你會睡在房里?”江玉綸反問。
  “我……”綾儿一時啞然。
  “娘子,如今我的清白被你毀了,你可不能不負責任哦!”江玉綸委屈的說。
  “我……毀了你的清白?”到底是誰毀了誰的清白啊?綾儿真是欲哭無淚了。
  “娘子,你不會是想不認帳吧?”江玉綸用指控的語气道。
  她什么都不知道,要認什么帳啊?綾儿突然覺得頭好痛。
  “娘子,你怎么了?不舒服嗎?”江玉綸看著她緊蹙的眉頭問。
  “對,我頭痛,快死了。”綾儿沒好气的說,這一切都是他害的。
  “死?那怎么行?娘子,就算你要死,也得等我們拜完堂才能死啊!”江玉綸大惊小怪的叫道。
  “你閉嘴吃你的魚行不行?”綾儿揉著太陽穴,無力的叫道。
  “閉嘴要怎么吃魚?敢清娘子你有特异功能?娘子,你可不可以表演給我看?”江玉綸滿臉的佩服。
  “表演你的頭啦!”綾儿气道。
  “我的頭,娘子,你不只會閉嘴吃魚,還會表演我的頭?我的頭要怎么表演?你能不能教教我?”江玉綸裝蒜道。
  “你……你去死啦!”綾儿气死了。
  “娘子,你這是又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又生起气來了呢?如果你不想教也沒關系,我又不會勉強你,你何必生這么大的气呢?”江玉綸万分包容的說。
  他絕對是故意的!綾儿怒視著他,不知道要拿他怎么辦才好!
  看他打算把手中的魚放進嘴里,她突然气得一把搶過他手上的魚,挑釁的看著他。
  他訝异的看看她,然后再望望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歎息一聲后,從身邊的地上又拿起另外几條早烤好的魚,大方的對綾儿說:“娘子,你真這么餓的話,這些都給你吃吧!”
  綾儿這才注意到在他身邊地上放著的荷葉上,還擺了好几條烤好的魚呢!
  “你自己留著去吃個夠吧!”綾儿气得把魚丟還他,轉身走進屋子里去了。
  江玉綸聳了聳肩,拿起所有的魚放到火上烤起來,霎時,香气四溢……
  江玉綸唇角微微上提,用眼角瞄了眼屋內,他——總該醒來了吧?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