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6節


  “不要……”綾儿嚇得由夢中惊醒,一張眼,看見一張男子放大的臉,立刻嚇得面色慘白,毫不留情的伸手就往那張臉抓去,然后整個人惊懼的縮成一團。
  沒料到會遭到攻擊,江玉綸俊秀的臉上被狠狠的抓破了皮,沁出血絲,可讓他覺得痛的不是他臉上的傷,而是她惊怕的模樣。
  “綾儿,已經沒事了,別怕。”他溫言安撫,雖然想將她抖顫的身軀納入怀里安慰,但是她的反應教他不敢輕舉妄動,深怕會再刺激她。
  綾儿看著他的眼仍充滿畏懼和警戒,如果連她最尊敬的人都不能相信,她還能相信誰?
  綾儿畏懼的眼在瞥見房里另一張冷然的面孔時,更加恐慌,整個人更往床里縮。
  “祈寒,你先出去。”江玉綸見狀道。
  “不。”祈寒冷冷的開口。
  冰冷的語气嚇到已如惊弓之鳥的綾儿,她突然猛力推開江玉綸,跳下床就要往外沖。
  “綾儿!”江玉綸眼明手快的拉住她,立刻引發她強烈的掙扎。
  他的臉上又多了几道抓痕,他愈想抓住她,她掙扎得愈厲害,最后甚至動腳踢起他來。為了不讓她受傷,他只好伸手點了她的昏穴,讓她安靜下來。
  “祈寒,你嚇到她了。”江玉綸不悅的說。
  “少爺可以不用再演戲了,她已經把事情全說出來,少爺和她根本什么事也沒發生。”祈寒道。
  “那是她單方面的說詞。”江玉綸搖頭,“我說了,江家少夫人只會是她。”
  “論美貌、論才情,雪梅小姐哪一點比不過她,我不相信你沒有愛上雪梅小姐,卻愛上她!”祈寒擺明不敢置信的態度。
  “你有沒有听說過一句話?”江玉綸好整以暇的說。
  “什么話?”
  “情人眼里出西施,各花入各眼,你認為雪梅樣樣比她強,但是在我眼里,她卻比誰都吸引我。”江玉綸將綾儿輕輕的放回床上,眼里再無保留的流露出對她的愛意。
  “你是認真的?”祈寒的眉頭皺了起來。
  “我什么時候不認真了?”江玉綸怜惜的看著床上的人儿。
  “經常!”祈寒冷冷的回道,也跟著看了一眼床上的綾儿,心里下了一個決定,“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既然你并未和她成親,我就不可能讓她介入你和雪梅小姐之間。”
  “你想干什么?”江玉綸起了警覺。
  “我要娶她。”
  “你說什么?”江玉綸以為自己听錯了。
  “雖說事非得已,但是,我看到她的身子卻是事實,我會負起責任的。”祈寒冷淡的說。
  “你以為你這么做,雪梅就會高興嗎?”江玉綸眯起眼,他當然知道,祈寒會這么做無非是要逼他回去迎娶雪梅,可是听祈寒說要娶綾儿,他的心里頭就是不舒服。
  “她會幸福的。”祈寒避開江玉綸的注視道。
  “你真的認為雪梅嫁給我會幸福?”對他的騾子脾气,江玉綸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
  “你會疼愛她,不會讓她受苦的。”祈寒臉上出現一絲痛苦。
  “你認為這樣就是幸福?”江玉綸逼問。
  祈寒沉默著。
  “你以為這次將她丟在婚禮前是誰的主意?”江玉綸因為他的頑固而歎气。
  祈寒震惊的瞪著他。
  “沒錯!”江玉綸點頭,“就是雪梅的主意。”
  “她……”祈寒的震惊可想而知。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        ☆        ☆
   
  “放開我,不要,放開我……”再度從噩夢中惊醒,綾儿敏感的意識到自己身在男人的怀抱,深刻的恐懼再度攫住了她,在掙扎無效后,她張口往箝住她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下去……
  她几乎咬下他的一塊肉!
  他沒有放開她,一直等到她嘴上的力道減弱,知道她已經用盡力气后,才略略松開箝制她的力道。
  “綾儿,看清楚,我是江玉綸,我不會傷害你的,別怕,已經沒事了,你安全了,別怕!”他輕言哄著,眼里滿是怜惜和心疼。
  綾儿疑懼的瞪著他,無法決定能不能信任他?
  “綾儿,認得我嗎?我是江玉綸,記得嗎?”他更加柔聲的低喚,深怕惊嚇到好不容易稍稍平靜下來的她。可他的心卻因著她眼里、臉上明明白白的惊懼而緊抽著。
  綾儿看了他好一會儿后,才怯怯的點了下頭。
  “有我在,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相信我,嗯?”知道自己的擁抱讓她緊張,他緩緩的放開她的身子。
  綾儿一獲得自由,立刻退到牆邊去,警戒的眼里仍有些不确定。
  江玉綸站在原地,靜靜的凝視著她,無言的傳達對她的心疼和怜惜。
  起先,她因為無法躲開他的凝視而更加慌亂,但是,奇异的,在他深邃的注視下,綾儿心中的惊懼竟逐漸褪去,心情跟著慢慢的平靜下來。
  “嗚……”綾儿突然掩面啜泣起來。
  呼!哭出來就好了!江玉綸至此才真正松了口气。
  試探的碰了她一下,見她沒有抗拒,他再度將她攬進怀里,讓她好好哭一場。
   
         ☆        ☆        ☆
   
  一桶冷水把昏迷的王健民潑醒。
  “你……你們想干什么?”王健民甩著頭清醒過來。
  “只是想跟你聊聊而已。”江玉綸啪地一聲打開折扇,臉上帶笑,不疾不徐的說道。
  “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王健民憤恨的道。
  “本來是沒有。但是,在你傷害綾儿之后就有了。”江玉綸收起臉上的微笑,眯起了眼睛。
  “就算我傷害她又怎樣?綾儿把事情全告訴我了,你是她為了擺脫錢家的事而找來做戲的,你根本就沒資格過問我和她之間的事。”
  “我想你大概不知道,李慶已把綾儿許給了我吧?”
  王健民妒恨的瞪著他,然后冷笑道:“你別得意,要說李慶把女儿送人,你也不是第一個,如果讓錢家知道你和綾儿只不過是做戲,你想,錢家會善罷甘休嗎?”言下之意,就是他絕對會把這事告訴錢家。
  “你還真是不知悔改。”江玉綸眼里開始透出怒气。
  “你能怎么樣?殺了我嗎?”他就不相信他們敢!
  “你應該慶幸祈寒及時阻止了你,否則我真的會那么做也說不定!”江玉綸不再隱藏自己的怒气,讓王健民看見他真正的感覺。
  “你……你敢!”王健民被嚇得倒退了好几步。
  “我說了,你應該慶幸祈寒及時阻止了你,所以救了你的小命!不過,我想介紹你認識一下你的親戚,你應該不會反對吧?”
  “什么親戚?”王健民有些莫名其妙。
  “祈寒會帶你去看的,我已經吩咐他讓你和你的親戚多住几天,希望你過得愉快。”江玉綸唇邊扯起一抹詭譎的弧度,對一直沒出聲的祈寒道:“祈寒!他就交給你了,記住,至少要讓他和他那些親戚住上三天才能讓他离開,知道嗎?”
  “是!”
   
         ☆        ☆        ☆
   
  “有人在家嗎?”江玉綸跑到王大嬸家叫門。
  “誰呀?”王大嬸從里頭走出來,看見江玉綸,熱切的招呼,“江公子,是你啊!是不是要試穿紅蟒袍啊?我帶你到杜奶奶家去。”
  “大嬸,請留步,我來是有事想請大嬸幫忙的。”
  “你有事盡管說,大嬸幫得上忙的話,一定幫你。”王大嬸熱心的說。
  “謝謝大嬸,事情是這樣的,因為我家里突然有急事,要我馬上赶回去處理,待會儿我就要帶綾儿上路了。”
  “那婚禮怎么辦?”王大嬸皺眉了。
  “不好意思,只能辜負大家的好意了,不過,等回家后,我一定會補辦一場婚禮迎娶綾儿,不會讓她受委屈的,請您放心。”江玉綸誠懇的說。
  “綾儿呢?她怎么說?”
  “這就是我要請大嬸幫忙的地方,您也看見了,最近我岳丈大人正力圖振作,不僅戒酒,還開始努力工作了,綾儿擔心,如果我們這一走,沒人盯著他,怕我岳丈大人又會故態复萌,枉費了這陣子的努力。”江玉綸說到這里,停下來看著王大嬸。
  “你是想請我幫你們盯著酒鬼慶?”王大嬸會意的道。
  “可以嗎?”
  “可以是可以,就怕酒鬼慶不理會我們。”
  “這個請您放心,我會先跟我岳丈大人說好的,他一定會听您的話的。”江玉綸道。
  “怎么可能?”
  “事情是這樣的,我岳丈大人因為中了一种奇毒,所以三個月內不能碰酒,否則輕則癱瘓,重則喪命。”
  “有這种事?”王大嬸惊奇的道:“難怪酒鬼慶會突然改好了,原來如此!”
  “這是我岳丈大人的藥,每隔十天他得服下一顆,大嬸手上有這個藥,我岳丈大人應該會听得進你的勸的。如果還是不行的話,就請大嬸把他打昏,對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想麻煩大嬸請全村的人幫忙盯著,只要一看見我岳丈拿起酒杯,就把他打昏沒關系。”
  “這倒是個法子,總不能讓酒鬼慶因為貪杯而送命嘛!”王大嬸點點頭,“也好,反正只要三個月嘛!我會請大伙儿幫忙盯著他的,你和綾儿就放心的走吧!”
  “真是謝謝你,大嬸。啊!對了,這是一百兩銀票,麻煩大嬸幫我找個人來幫我岳父大人洗衣燒飯、打掃屋子。”
  “你要幫酒鬼慶買個丫環來服侍他?”
  “不,不是,只要請人來煮三餐和洗衣、打掃屋子就行了。”江玉綸搖頭。
  “那我行嗎?”王大嬸道。
  “大嬸肯幫忙,真是求之不得的事,那就有勞大嬸了。”江玉綸愉快的說。
  耶!一切搞定。
   
         ☆        ☆        ☆
   
  綾儿突然被一陣強烈的搖晃給震醒過來,她張開眼,發現四周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見,她突然有片刻的恐慌。
  過了一會儿,漸漸的她隱約能看見周圍的東西了,但搖晃的感覺卻依然持續著,她知道自己正坐在一輛馬車里。可是她為什么會在馬車里,她卻一點也想不起來。
  她坐起來,努力回想……她最后的記憶是江玉綸溫柔深情的眼神……然后……她覺得好困、好困,然后……她就沒有印象了,該是睡著了吧?
  可為什么她現在會在馬車上呢?
  帶著疑惑,她提心吊膽的悄悄掀開布帘,在看清楚前頭駕車的人時,恐慌的心也安定了下來,怎么回事?為什么她突然對他產生了一种無名的信賴?
  “娘子,你醒了?”他像沒事般的招呼著,好像之前的事都不曾發生過,而她此刻會在馬車上也是理所當然的一樣。
  “你要帶我到哪儿去?”她不怎么自在的問。
  “當然是回家去癒I”他一派自然的回答,渾然不覺得這樣不經過她同意就把她帶出來有什么不對。
  “回家?”她原本不是就在家里嗎?
  “娘子,你是不是睡糊涂了?我們才剛由你家出來,自然是要回相公我家去,難不成還是回你家嗎?”江玉綸奇怪的回頭看她一眼。
  “回你家?”她惊呼:“我什么時候說要跟你回去了?”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娘子,你不會連這個道理都不懂吧?”他搖頭,好像她是個多不懂事的妻子一樣。
  “我們說好只是演一場戲,我又沒真要嫁給你。”話是這么說,但她的臉上可沒見半絲怒气,反倒像是似羞又喜的嬌嗔,她想起他昨晚深清溫柔的凝眸注視,俏臉瞬間染上一片緋紅。
  她兩眼迷离的望著前方的他,想著,或許他是愛……
  美夢還未作完,就讓他給打斷了——
  “娘子,你我素昧平生,充其量我也只不過是倒楣看了你的身子,而且我也迫于你的淫威,答應了你的求婚,你沒必要恨到要我遭天打雷劈才甘心吧?”他惊恐的瞪著她道。
  倒楣?迫于淫威?他在講什么東東?!一時什么羞怯、什么不好意思,全滾到一邊去!
  “江玉綸!”
  前頭的馬被她這么一喝,嚇得拔腿飛奔,教沒有防備的她狠狠的摔進馬車里,頭上撞了個包。
  她還來不及呼痛呢!前頭傳來他大聲的抱怨,“娘子,你把馬儿給嚇坏了!”這才是他的娘子嘛!
   
         ☆        ☆        ☆
   
  好嘛!就算是要回家好了,有必要這么披星戴月的赶路嗎?她不禁向他抗議。
  “娘子,你沒听說過歸心似箭嗎?”
  “歸心似箭?”綾儿看了一眼有一搭沒一搭走著的馬儿,天底下有這种像蝸牛爬速般的箭嗎?“既然如此,能不能麻煩你讓馬儿跑快些?”
  “跑快些?娘子,剛剛是你叫我把車速慢下來的耶?”江玉綸怪罪的看她一眼。
  “剛剛是因為馬儿受了惊嚇,當然要讓它緩下來,難道你要由著它載我們去撞山嗎?”她沒好气的說。
  “說到這個,娘子,我一直很好奇,你是不是屬獅子的?”江玉綸神情認真的問。
  “屬獅子?”綾儿一時之間轉不過來,十二生肖里有獅子嗎?
  “是啊!你家正巧在河的東邊,所以我想你一定是屬獅的。”江玉綸做了結論。
  “江玉綸!”綾儿咬牙切齒的叫道,他居然又拐著彎罵她凶?
  “娘子,你瞧,這個速度可以了吧?還是要再快些?”江玉綸得意的問她。
  “你……”敢情他把她當成鞭子來用了?
  “娘子,想不到你的聲音比馬鞭還管用呢!這下可好,以后我們家可以省下馬鞭了。”江玉綸證實了她的猜測,一臉貪小便宜的笑意。
  “江玉綸!”河東的獅子果然又吼了。
  瞧一眼空了的鄰座,江玉綸聳聳肩,語帶無奈的歎道:“娘子,以后要使用馬鞭之前,自己得先坐穩些,知道嗎?”
  被直直從前頭給摔進馬車內的綾儿,當下气到最高點,“江玉綸!”
  駕!馬車立刻狂奔了起來,江玉綸神情愉快的將馬鞭給扔出車外,輕松的拉著馬韁疾馳而行。
  嗯,照這個速度,應該可以赶在祈寒之前回到江家才是。
   
         ☆        ☆        ☆
   
  即使江玉綸不說,綾儿冷靜下來后,自己約略也猜出來他急著帶她离開村子的原因。
  王大嬸說過,村子里全把她和王健民當成一對,那么他對她欺騙感情的指控,村民們想必是會相信的。
  “傳得很難听嗎?”她問。
  “什么?”
  “我和健民哥的事。”
  “哦,那件事啊!”江玉綸點點頭。
  “怎樣?”她好奇的問。
  “我不知道。”他哪有空去打听流言啊?在安撫住她之后,他就赶緊帶著她上路了。
  “你不知道?”綾儿蹙了下眉,然后黯然的說:“我已經沒事了,你不用擔心我會受不了,告訴我實話沒關系。”
  “你真的想知道?”江玉綸覷她一眼,神情凝重。
  “對。”有些被他凝重的神情嚇到,她忐忑的點了下頭。流言傳得很……不堪嗎?
  “好吧!等我們回江家拜過堂后,我再陪你回去問。”江玉綸像下了多大的決心似的說。
  回去問?“你真的不知道?”她語气不善的質問。
  江玉綸老實的搖頭。
  “那你干嘛急著把我帶离家鄉?”她這次絕不善罷甘休。
  “不离開?難不成你真想嫁給你們村長的儿子?唉!娘子,你怎不早說呢?我要早知道你改變主意,就不必那么辛苦的把你弄上馬車了,老實說,打從上回幫人扛了一只待宰的大母豬后,我就沒做過這么吃力的事了。”他十足抱怨的說。
  “錢繼祖?”那件事不是解決了嗎?可她還來不及問,他接下來的抱怨已傳進耳里,大母豬?“江玉綸,你說我是一只大母豬嗎?”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他一副沒事的模樣。
  “你……”強壓下怒火,綾儿忍著气問:“你說嫁給錢家是什么意思?那件事不是早解決了嗎?”婚約已經讓錢繼祖給撕了,不是嗎?
  “娘子,你認為錢家是講理的人嗎?”
  “當然不是。”
  “所以癒I”江玉綸聳了下肩當作結論。
  “什么意思?”綾儿不明白。
  江玉綸給她一個駑鈍的表情,“這不是很明白嗎?錢家不是講理的人,他們一得知我們還沒正式拜過堂,還不會盡快追來搶人嗎?”
  “沒有了婚書,他們憑什么搶人?”綾儿不服气的道。
  “沒了婚書,可他們有的是人證啊!就算要告官,我們欺騙他們在先,有理也成了沒理,到時,你就真的非進錢家門不可了。”
  “我們可以堅持已經拜過堂的說法啊!”她還不肯承認自己笨。
  “就算我們堅持,沒有媒證,沒有父母之命,充其量也只會被認為是私定終身,算不得數的。”江玉綸搖頭。
  “那……那到底該怎么辦嘛?”綾儿煩惱起來。
  “很簡單啊!只要我們真的成了親,問題不都解決了?”
  “為什么你肯這樣幫我?”難道他對她……綾儿有些期盼的揣測。
  “當然是因為我怕會遭天打雷劈啊!你以為是什么?”
  他的回答就像是兜頭澆了她一盆冷水,就是有什么遐想也全給澆滅了。
  原來,他在意的只不過是她逼他發的那個誓言罷了!
   
         ☆        ☆        ☆
   
  他真的有妻子嗎?他的妻子美嗎?他愛他的妻子嗎?他為什么要帶她回家?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真的要娶她嗎……
  自己是怎么回事?為什么開始在意起他的這些事來了?他有沒有妻子跟她一點關系也沒有,不是嗎?她只是借用他一下,解決棘手的問題而已的,就算他有妻子也沒什么關系呀!她又不打算和他白頭偕老,管他有個三妻四妾……
  不,她不要!綾儿迅速的搖頭揮去腦海浮現出他左擁右抱的景象,一個想法突然浮上腦海,她愛上他了?她猛然轉頭看向身旁像是快要睡著的他,心中被自己的這個認知嚇到了。
  不可能吧?她怎么會愛上凡事漫不經心又吊儿啷口當的他?心里這樣想,可腦海不自覺的又想起他撫慰她的那對深邃溫柔的眼……
  “喂,你真的娶妻了嗎?”忍不住綾儿還是問了。
  “嗯哼!”江玉綸沒什么興味的懶懶應了聲。
  “她一定長得很美吧?”綾儿又問。
  “嗯哼。”
  “你就這樣帶我回去,她不會誤會嗎?”綾儿試探的看著他的表情。
  “嗯哼。”
  “你的爹娘呢?他們會怎么說?”
  “啊……”江玉綸打了個呵欠。
  “喂!你有沒有在听我說話啊?”她伸手推他一下。
  “有啊!我不都回答你了嗎?”
  “你那是什么回答嘛!”根本就是在敷衍她嘛!綾儿不滿的說。
  “咦?有很難懂嗎?”應該不會呀!他說了什么深奧得讓人听不懂的話嗎?
  “你就不能認真點嗎?”她開始怀疑那個讓她從惊恐中安定下來的江玉綸,是她幻想出來的假象了。
  “很美,不會,死了。”他突然說。
  “什么?”她听得一頭霧水。
  “你的問題啊!這已經是我能想到最淺顯的回答了,你還是听不懂嗎?”他一臉你是不是白痴的神情。
  “你……”綾儿气得別過臉不理他,可忍不了一下,又轉過頭問:“她是怎樣的人?”
  “誰?我娘?”剛剛她是問這個吧?
  “你的妻子!”綾儿瞪他一眼。
  “你很在意?”江玉綸眼神一閃,精神全來了。
  “我……才……才不是,我只是……只是好奇而已。”
  “好奇?”江玉綸充滿興味的笑了。
  “對……對啊!不行嗎?”綾儿被他笑得有些老羞成怒。
  “其實你大可不用在意。”他突然收起微笑,正視她道。
  “誰……誰在意了?”被說出心思,紅潮立刻攻占上她的臉。
  他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她滿臉的紅霞。
  “你看什么?”被他這么看著,她心里的那頭小鹿又不听話的亂撞起來。
  “看你啊!”
  “我有什么好看的?”她又羞又喜的嗔道。
  “好看,當然好看。”他不吝贊美。
  “你真的覺得我好看嗎?”她喜上眉梢。
  “這比上嘛……”一塊饅頭准准的塞了他滿嘴,成功的阻止了他接下來的話語,差點沒害他噎死,他嗆咳著吐出來,“娘子,你想謀殺親夫嗎?”
  綾儿得意的拿起另一個饅頭警告的瞧著他。
  “娘子,我還不餓,那饅頭你還是留著自個儿慢慢吃,不用喂我了。”
  才占了上風,又讓他給比了去,綾儿泄气的將饅頭放回包袱里,悶聲不語。
  “娘子,怎么不說話了?”
  綾儿白了他一眼,轉過頭不理他。
  “雪梅是我的表妹。”
  綾儿的耳朵馬上豎了起來,可等了好一會儿,他卻沒下文了。
  “然后呢?”
  “什么然后?”他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不是嗎?
  他一定是故意的。綾儿用殺人的眼光瞪著他,然后忿忿的再轉過頭,發誓再也不理他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