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10節


  “李綾儿,你太過分了。”祈寒闖進綾儿的房間,對著床上的她怒目以視。
  因為江玉綸對她中毒的事,表現得漫不經心而心情不佳的綾儿,莫名其妙的看著祈寒,“我做什么事過分了?”
  “你還裝傻?雪梅礙著你什么了?為什么你要毒害她?”祈寒怒視她,恨不得將她碎尸万段。
  難道雪梅告訴他了?綾儿怀疑的看了他一眼,隨即又推翻了這個想法。如果是雪梅告訴他的話,他冒火的對象就不是她,而是雪梅了。
  看來,這招“毒”計,效果不錯哦!非但把冷死人的冰融化,還煮沸成了一鍋熱開水了。
  瞧他不是忘了雪梅的小姐身份,不再雪梅小姐長、雪梅小姐短的叫,而是直呼雪梅的名了?
  好現象!如果能把他气得跳腳那就更好了,說不定他一個沖動之下,會立刻跑去向雪梅求婚也不一定呢!
  “我為什么要毒害雪梅?”綾儿反問他。
  “因為你嫉妒她。”
  “我為什么要嫉妒雪梅?”
  “因為她是少爺的未婚妻。”祈寒道。
  “她是江玉綸的未婚妻又如何?江玉綸又不想娶她,他要娶的人是我,我干嘛嫉妒她?你這么說我才想到,原來下毒的人是她,她嫉妒江玉綸要娶我,所以想下毒害死我。”綾儿故做惊恐的說。
  “雪梅不可能做這种事的,”祈寒聞言气极,立即辯護道:“她根本就不想嫁給少爺。”
  “是嗎?說不定她是故做大方,好讓我對她沒有防備,以利她下毒呢!”綾儿怀疑的說。
  “我不准你污蔑雪梅。”祈寒怒道。
  “污蔑?”綾儿冷哼,努力學著村子里那些討人厭的三姑六婆說刻薄話時的嘴臉,“照我看,她根本一心想嫁給江玉綸,難怪嘛!說是小姐,可說穿了只不過是寄人篱下的孤女,如果不能嫁給江玉綸,哪能再過像現在這樣錦衣玉食的生活?”
  她學得蹩腳透了,可是,盛怒下的祈寒沒注意那么多,他气得緊握雙拳,額上太陽穴的青筋暴出,“你要敢再出言侮辱雪梅,我絕不輕饒你。”
  “我哪里說錯了嗎?如果她不是一無所有的孤女,為什么你不要她?”綾儿再接再厲的刺激他。
  “誰說我不要她?”祈寒暴跳如雷。
  “承認吧!即使她美如天仙,可是,她也只不過是個寄人篱下的孤女,所以你根本就不愿意娶她為妻。”綾儿繼續煽風點火。
  “住口!”可怜的桌子無辜的承受了他的怒气。
  綾儿被他的怒气嚇了好大一跳,她看了一眼從中裂成兩半的桌子,偷偷咋舌,這一掌要是打在她身上,她不死大概也只剩半條命了。
  “她本來就是寄人篱下,我為什么不能說?”雪梅啊!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在幫你那!她心里早已嚇得魂飛魄散。
  “你……”祈寒狠瞪著她。
  “我怎樣?你快點去叫她把解藥拿出來,否則我就……我就叫江玉綸把她赶出去。”
  “分明是你下的毒,你還惡人先告狀?”祈寒怒道。
  “我本來還一直在想,雪梅長得不錯,等我和江玉綸成親后,就替她挑個有錢人家嫁了,一來,江家養了她這么些年,多多少少可以拿一點本回來;二來,雪梅好日子過慣了,嫁到有錢人家去當個妾也好過嫁給窮人。哪里知道她會這么心狠手辣,居然想毒死我,既然這樣,我也不必替她著想了,干脆把她賣給殺豬的老王算了。”綾儿自言自語的計算著,眼角偷瞄了一眼气得臉都綠了的祈寒,奇怪!他怎么還不沖出去啊?她已經掰不下去了耶!
  “雪梅如果死了,你也別想活命!”祈寒怒极出手,原本裂成兩半的桌子四分五裂的散落在地上,宣告壽終正寢。
  “你想嚇死人啊!”綾儿等他走,才馬后炮的拍著胸口抱怨。
  啊……綾儿大大的打了個呵欠,真累!還是睡一覺好了。
   
         ☆        ☆        ☆
   
  “雪梅,嫁給我!”祈寒沖到冷雪梅的房間,劈頭就說。
  “你怎么了?”冷雪梅可以感覺到他全身充斥的怒气。
  “沒事,我們馬上成親,然后离開江家。”祈寒咬牙切齒的道。
  “离開?祈寒,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
  “沒有。”他不愿意讓她知道李綾儿那些傷人的話。
  “你騙我,一定有事。”
  “你身上的毒可能是李綾儿下的。”祈寒默默地道。
  “你怎么知……會……這么想?”冷雪梅嚇了一跳,差點又不打自招了。
  “你在花園和李綾儿說話時,有個丫環正巧經過,她听到李綾儿跟你說了一句,‘我們一起死吧!’而且廚房的小廝證實了李綾儿是懂草藥的,這么一想,她的嫌疑就更大了。雪梅,你記不記得自己是怎么中毒的?”祈寒關心的問。
  “我不記得了,我只知道自己和綾儿在花園里說話,然后……然后我就不知道了。”雪梅照著她倆早先套好的詞說。
  “沒有看見別人?”
  “沒有。”她拼命的想演好自己的角色。
  “那,有吃東西嗎?”
  “喝茶算不算?”
  “你有喝茶?”
  “嗯,我和綾儿都喝了。”
  “問題就出在茶上,那茶是誰送上來的,你知道嗎?”
  “是綾儿端來的。”
  “果然是她!”祈寒怒道:“我現在就去找她要解藥,看她這次還有什么話說。”
  冷雪梅伸手拉住他,眼眶含淚,“祈寒,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愿意娶我了?”
  祈寒坐到床沿,讓她靠在自己怀里,“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太頑固,才害得你吃苦受罪。”
  “不,我好高興,真的。”心愿終于得償,冷雪梅高興得哭了出來。
  祈寒靜靜的擁著她,對她的眼淚,他既心疼又感動,她是這么無怨無海且毫無保留的愛著他,如果不是他一直畏于身份上的差异,不肯坦白面對自己的真心,她也不會平白受這么多羞辱和委屈了。
  “雪梅,對不起。”
  冷雪梅抬起頭,用熱切且充滿愛意的眼神看著他,“不,我不要听你說對不起,我宁可要……另外三個字。”
  祈寒會意,低下頭俯向她的唇,終于吐出一直以來深藏在內心的情意,不再有顧忌,“我愛你。”
  “我也愛你。”冷雪梅回應的迎向他。
   
         ☆        ☆        ☆
   
  “娘子,你覺得怎么樣了?”
  “快死了!”綾儿白他了一眼,沒好气的說。
  人家雪梅中毒,祈寒既緊張又憤怒;而他呢!不但不聞不問,還一副沒什么大事發生的模樣,看了就教她生气!
  “那怎么行?好歹你也得撐到拜完堂啊!”江玉綸終于露出綾儿想看的緊張表情了。
  “為什么一定要跟我拜堂呢?”綾儿期待的問,心中暗忖,或許這是他的示愛方式?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因為……”他停下來看著她,欲言又止。
  “因為什么?”綾儿的臉沉下來了,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又要說些讓她生气的話了。
  “我不能說。”江玉綸搖頭道。
  “為了誓言,對不對?”綾儿的心直往下沉。
  “娘子,我有沒有說過你很聰明?”
  “說過几百次了。”只要她說中他的心思,他哪回不夸她聰明?
  “那我把話收回來,娘子,你一點也不聰明,你很笨哪!”江玉綸搖著頭道。
  “什么意思?”綾儿的心瞬間往上提,是她猜錯了嗎?他娶她并不是為了她逼他發的誓,而是……
  “請帖都已經發出去了,婚禮就在明天,你要是死了,教我臨時去哪里找一個新娘來呢?”江玉綸侃侃地道。
  “你……”綾儿瞪著他,气得說不出話來。
  “還有呢!上回是我逃婚,這次若換成我沒了新娘,那我豈不是要被人笑,是報應了嗎?”
  “還有……嗎?”綾儿瞪得眼睛開始發酸。
  “當然有啊!東西都准備了,若是不用多浪費啊?還有那些禮金、禮物什么的,如果婚沒結成,還得退還給人家,那有多可惜啊?不如你再撐著點,等拜完堂再倒下去,說不得我還可以再收一次奠儀呢!”
  “你……”綾儿瞪得酸澀的大眼,突然發熱起來。
  “娘子,你哪里不舒服?”江玉綸大惊失色,連忙端過剛才端進來的碗盅,“這是千年人參,你快點喝下去,說什么你也得撐到明日才成。”
  發熱的眼不知怎地冒出水气,愈來愈濃、愈來愈濃,然后一滴、兩滴的凝聚成水珠,繞著眼眶轉呀轉的,突然,就扑簌簌地墜了下來。
  這下,江玉綸是真的慌了。
  從前,不管他怎么气她、逗她,她不是不理他,就是冒火的瞪他,頂多是被气得哇哇大叫而已,就連被他看到身子、她爹倒下,她也沒掉過一滴淚,他唯一見到她哭,就只有在被王健民那個畜生欺負那天而已!
  “娘子,你別哭啊!”江玉綸一時慌了手腳。
  她哭了?綾儿摸摸自己的臉,手上的濡濕讓她愣了一下,她真的哭了!
  “綾儿,我是故意逗你的,我當然知道你不會死了。”江玉綸赶緊自首。
  他的話教綾儿又是生气、又是高興,原來……
  “你怎么知道我不會死?”難道是雪梅告訴他的?
  “毒是你自己下的,死得了嗎?”說到這個,他心里難免有气,口气也有些坏,不過,在看見她猶帶淚痕的臉時,又軟下口气,“在你醒來說第一句話時,我就猜到了。”
  “所以,你就故意气我?”綾儿埋怨道。
  “誰教你做這么危險的事?我本來還想好好的教訓你一頓,看你以后還敢不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江玉綸正色道。
  “我……”綾儿看他板起臉,委屈的扁扁嘴,眼儿一紅,淚水隨即在眼眶里打轉,“你還凶我?”
  如果不是他老愛戲弄她,她哪會為了确定他的真心而做這种事?他真以為中毒好受呀!
  江玉綸一看到她的眼淚就沒轍,輕輕的擁她入怀,“好,是我不對,別哭了,再哭就變丑了,丑了我就真的不要你了。”你看,他連安慰她時都不忘取笑她。
  “你……”綾儿用粉拳捶了他一記,正要罵他一頓時,他突然用滿溢溫柔深信的眼望著她,瞧得她羞紅了臉,心里像裹了蜜糖一樣甜。
  “娘子,你再這樣看我,我可要親你了。”江玉綸警告她。
  “我沒……”她羞得忙低下頭去,隔了一會儿,見他沒任何反應,又忍不住抬起頭來想偷偷看一下他的表情。
  哪知,她的頭才稍微往上一抬,立刻就教他給鎖住了。
  他一手固定在她的腦后,微笑的往她的臉上靠近,“我警告過你了。”他對著她的唇道。
  “我……唔……”他堵住她未盡的話語。
  “我愛你!”
  沉醉在他密布的柔情中,她終于如愿听到了他真心的表白。
   
         ☆        ☆        ☆
   
  “綾儿。”冷雪梅在丫環的攙扶下,來到綾儿房里。
  “雪梅,你怎么來了?快過來坐下。”已經服下解藥的綾儿因為怕祈寒起疑,只好一直躺在床上,不敢隨便亂動,一看到雪梅乏力的在丫環的攙扶下走進來,立刻跳下床來扶她坐下。
  “你下去吧!”冷雪梅對丫環說。
  “表小姐……”丫環不放心的叫,大伙儿都說表小姐的毒是綾儿姑娘下的,她怎么能把她單獨留在綾儿姑娘房里?
  “我叫你下去就下去。”冷雪梅不高興的說。
  “是。”丫環只好退下了。
  “綾儿,對不起,為了我,害你被大家誤會。”冷雪梅歉疚的說。
  “沒關系。”綾儿不以為意,“你怎么過來了?”
  “祈寒向我求婚了。”冷雪梅難抑喜悅之情。
  “真的?太好了,恭喜你了。”綾儿高興的道賀。
  “可是我覺得很奇怪,祈寒好生气,還一直嚷著要离開江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冷雪梅有些憂心。
  “他是在生我的气。”綾儿坦白承認。
  “因為你下毒嗎?”
  “不只耶!”綾儿將祈寒來找她,她為了激怒祈寒所說的話重述一遍,然后拼命道歉,“對不起,雪梅,我說那些話單純只是為了惹他生气,沒別的意思,你可千万別放在心上。”
  “寄人篱下?對哦!我怎么都沒想過要用這招?”冷雪梅佩服的看著綾儿,“綾儿,謝謝你,要不是你,我還真不知道要如何打動他!”
  “不客气,只要你沒把那些話放在心上就好了。”
  “你呢?表哥有沒有說什么?”冷雪梅有些不安的問。
  “還說呢!原來他早就知道是我自己下的毒,還故意裝作不知道,把我气得半死。”綾儿抱怨道。
  “對不起,如果我沒讓他套出話來就好了。”冷雪梅內疚的說。
  “不關你的事,我還不是讓他套出來了?江玉綸就溜得像只狐狸一樣,我們怎么可能斗得過他呢?”
  “那你……”綾儿不會像先前說的那樣,不知道表哥的真心,就不嫁給表哥了吧?
  “放心,我找到江玉綸的弱點了。”綾儿神秘的笑了。
  “表哥的弱點?”
  “對啊!江玉綸最怕人家哭,只要我一掉淚,他就投降了。”綾儿得意的說出她的新發現。
  “咦?”有這种事嗎?
  “真的!你可不能告訴他哦!否則就不靈了。”綾儿交代道。
  “好,我不會說的。”冷雪梅點點頭。
  “雪梅,既然祈寒已經向你求婚了,你為什么還不吃解藥?”當初吃下毒藥后,為了以防万一,她早把解藥給了雪梅呀!
  “我就是過來和你商量這件事的。”
  “你的解藥不見了?”
  “不是的,我只是不想讓祈寒在拜完堂后,才知道真相,我不要他有受騙的感覺。”冷雪梅咬著下唇,她知道自己很貪心,剛開始,她只求祈寒肯接受她就好;可是等祈寒接受她了,她又希望能不帶欺騙的和祈寒拜堂。
  “既然這樣,你就把解藥吃了,再去告訴他吧!”
  “可是,我怕他會……”雖然祈寒一向重承諾,但是是她欺騙在先,她有什么立場要求他遵守承諾?
  “你怕他會不認帳?”綾儿直言道。
  “綾儿,你一定要說得這么難听嗎?”冷雪梅哭笑不得。
  綾儿不好意思的吐了一下舌頭,“反正意思差不多嘛!別管這個啦!你先把解藥吃了再說吧!”
  “可是……”冷雪梅猶豫著。
  “你不是已經決定要在成親前吐實了嗎?那就不用再受罪了,這樣渾身軟趴趴又昏沉沉的,能想出什么好辦法呢?何況,如果你想再中毒的話,那還不簡單?再吃就是了。”
  “好吧!”冷雪梅說著由里衣翻出一個藥包,就著綾儿倒的開水吃下去。
  “怎么樣?感覺好多了吧?”綾儿等了一下后問。
  “嗯。”冷雪梅原本黑中帶青的臉色漸漸變淡,慢慢恢复成原來的白皙。
  “有了!”綾儿叫道。
  “你有法子了?”冷雪梅喜道。
  “嗯,你可以試試用哭的嘛!”
  “哭?你要我哭給祈寒看?”冷雪梅瞪大眼,這么丟臉的事,她哪做得出來?而且,祈寒最討厭人家哭了。
  “對啊!說不定你一哭,他就什么都不計較了。”
  “不可能的。”冷雪梅猛搖頭。
  “為什么?你以前哭給他看過嗎?”綾儿問。
  “沒有。”她怎么可能做這么丟臉的事?
  “那你怎么知道沒有用?”
  “祈寒不喜歡人家哭,他認為哭是懦弱、沒用的行為。”
  “我也是這么想耶!”綾儿道,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那你還叫我哭?”
  “哎呀!反正試試看嘛!不是有人說死馬當活馬醫嗎?說不定祈寒跟江玉綸一樣,就怕女人哭呢?”綾儿赶緊說。
  “如果……行不适呢?”冷雪梅還是覺得不妥。
  “行不通再說嘛!”綾儿樂觀的說。
  “再說?”冷雪梅突然有种找錯對象商量的感覺。
  “對啊!如果祈寒因為你沒死成而生气的話,那我就讓你真的死在他的眼前!”
  “死?”冷雪梅當然不認為綾儿會真的毒死她,好奇的看著她。
  “對啊!我知道一种可以讓人吃了后像死掉一樣的藥哦!”綾儿告訴她。
  “你是說假死?”冷雪梅吃了一惊,“傳說中當年楊貴妃便是吃了一种假死的藥而逃過一劫,所以事后才會找不著她的尸首,難道這是真的?真的有那种藥?”
  “我可不知道楊貴妃是不是假死,不過,馬婆婆說,這藥是秘密,不能隨便說給別人听,你可千万不要張揚出去。”綾儿小聲的說。
  “馬婆婆?”
  “嗯,我的草藥知識全是馬婆婆傳授的。”
  “那藥你試過嗎?”冷雪梅激動的問。
  “馬婆婆教我的時候,我拿狗試過。”
  “狗?”冷雪梅的心愣了一下。
  “嗯,那只狗的心跳、呼吸全停了,全身冷冰冰的像真的死了一樣,可是第三天早上,它就又蹦又跳的到處跑了。很稀奇吧?”
  “綾儿,除了狗,有沒有‘人’……試過?”冷雪梅有些提心吊膽。
  “沒有。”綾儿老實的搖頭。
  “那馬婆婆呢?她總該讓人試過吧?”冷雪梅抱著一線希望。
  “我不知道,她沒說過耶!”綾儿還是搖頭。
  “那……綾儿,我想,既然馬婆婆說,非到万不得已,不可以用這個藥,我們還是不要用比較好。”
  “可是,万一祈寒真的頑固到不管你怎么解釋都沒用的話呢?我看我還是先把藥配出來給你,免得你到時候要用,來不及准備。”綾儿道。
  “好吧!”冷雪梅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只被硬逼上架的鴨子。
   
         ☆        ☆        ☆
   
  “听到了吧?事情就是這樣。”房外的江玉綸同情的看著祈寒。
  “……”
  “我看你還是別太頑固才好!”江玉綸對著身邊的祈寒說道:“要知道,這毒吃多了,總是不好的,万一,哪天弄假成真的話,那雪梅……”
  祈寒瞪了他一眼,丟下話,“叫你老婆离雪梅遠一點。”轉身离開了。
  “沒問題。”江玉綸在他后頭詭譎的笑著,我保證能离多遠就离多遠。
  尾聲
  外頭鑼鼓喧天,穿著嫁服的新娘在拜完堂,即被送進洞房,乖乖的坐在床沿等著新郎倌回房掀開紅頭巾。
  綾儿知道這要等上很久的,雖然蓋著頭巾看不見外頭,不過,從喧嘩的人聲也知道賓客不少,江玉綸這一出去敬酒,少說也要等上几個時辰才會回房來,或許還得等到天黑呢!
  才想著呢!她的頭巾就毫無預警的教人掀了開了。
  “呀!”她惊呼一聲,她沒听見有人進來的聲音呀!定睛一看,眼前出現一張放大的臉,不是那個應該在前頭敬酒的新郎還會是誰呢?
  “你要干什么?”綾儿沒想到他這么猴急,天都還沒黑呢!他居然就脫起衣服來了,至少也得等賓客散了呀!
  “你別亂來,待會儿會有人來鬧洞房的……”綾儿躲開他要幫她解開衣扣的手,見他不死心,忙又道:“而且,我們還沒喝交杯酒……”
  “交杯酒?對哦!”江玉綸回頭拿了結了紅絲繩的對杯,“來,娘子,快喝了交杯酒,我們好辦事。”
  “色狼!”綾儿紅著臉嗔他,嬌羞的拿過酒杯,和他的手交纏,喝了交杯酒。
  江玉綸將杯子放回桌上,伸手又往她身上探。
  “你……你不用向客人敬酒嗎?”綾儿試圖阻止他。
  “娘子,你合作點嘛!”他出言抱怨。
  “可是……”
  “別可是了,再可是就走不了了。”江玉綸猶不放棄的要解她的衣扣。
  “走?”綾儿停住和他拆招的手。
  “對啊!不走,難道真的讓祈寒帶著雪梅离開嗎?”他很快的解開她所有的衣扣。
  “雪梅不是已經向祈寒解釋過,我說那些話完全沒有惡意嗎?”綾儿蹙眉。
  “不只是因為你說那些話的緣故,祈寒并不喜歡涉足商場,他早就想把江家的產業交回我手上,他之所以留下來的原因全是為了雪梅,如今,雪梅已經成了他的妻子,我敢保證,那小子明天一定會來向我辭行,然后不管我准不准,就帶著雪梅离開。
  “若他們兩個一走,我豈不是要累死了?此刻不溜,更待何時?”他邊說,手可也沒停,轉眼間,綾儿身上的衣服已全數褪下,只余一件里衣,頭上的鳳冠也教他給拿下了。
  “娘子,你快把頭發梳理好,我幫你找衣裳。”他轉身朝房里的衣箱走去。
  “你可以挽留他嘛!”綾儿走到梳妝台前,拿起梳子梳理頭發。
  “別傻了,祈寒那小子就像頭驢,頑固得教人生气,他若說要走,就算十匹馬也拉他不住。”他隨手抓了件湖綠色的衣裳。
  “你可以讓雪梅勸勸他啊!”
  “雪梅?我可不敢想,那小妮子,現在巴不得什么事都別管,和祈寒到處游山玩水去,叫她勸他?門儿都沒有。來,就穿這件。”他把衣裳遞給她。
  “可是,你把事情全丟給他們,這樣太不負責任了吧!”綾儿道。
  喔!他差點忘了他的娘子最討厭好吃懶做的人,要玩也得找個好藉口。
  “娘子,難道你不想回去看看岳丈大人酒戒得怎么樣了嗎?如果現在不走,恐怕以后十年之內,都沒空回去了。”
  關于他設計她爹戒酒的事,先前他已經跟她說過了,听他這么一說,她也就不再反對了。
  兩人動作快速的換好裝后,偷偷离開了新房。
   
         ☆        ☆        ☆
   
  等另一位新郎祈寒發現不對勁,來到江玉綸的新房時,只見桌上留了張紙條。
  祈寒:
  我遵照諾言把我的老婆帶离你的老婆遠遠的癒I江家就交給你和雪梅了。如果你們想把江家改成祈家,我也不會反對。

  后會有期了!

               江玉綸 留

  祈寒只覺自己就要抓狂了!他才答應要千山兩人行……

  —完—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