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1節


  宁靜优雅的高級餐廳內飄浮著香濃的咖啡香,店內正放著浪漫的輕音樂,這會儿因為不是用餐時間,所以客人不多。
  不過在餐廳的角落卻有兩名年輕女子吸引住眾人的目光,一個長得年輕美麗,她所散發出來的自信光彩几乎將身旁同伴的風采掩蓋過去,不過發長至肩的女性同伴卻也有她自己特殊的优雅气質,溫柔嫻熟的外表也是十分迷人。
  兩人正專注的對談著,沒理會身邊愛慕的目光。
  “什么?!要我代你怀孕?”
  黎昀差點被剛喝下的果汁給噎著,她沒想到會從可愛、天真又無邪的妹妹口中听到這句惊世駭俗的話。
  “小○,你是不是生病或者身体哪里不舒服?”
  黎昀放下杯子,一臉關切地看著自己心疼的小妹。
  如往常一般的,黎○在人前仍是耀眼動人的,一襲白色無袖襯衫与粉紫色的可愛短裙,如此的穿著呈現如夢似幻的浪漫風格,舉手投足之間洋溢著俏麗可愛的甜美感覺。一頭長發披在肩后,長發飄逸、嬌媚動人,純真、單純的外表更是惹來眾人贊賞及疼惜的目光。
  并非黎昀不出色,而是她的個性不像妹妹那般八面玲瓏,耀眼出眾。
  對于自家姊妹搶了自己所有的風采這一點,黎昀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姊,我不是告訴過你,我那個新交的男朋友嗎?”
  “男朋友?是那個‘天藍銀鎮’的總經理龍煙十海,對不對?”黎昀低頭思索著前些日子妹妹跟她提過的人。她未見過龍煙十海本人,卻去過他位在敦化南路的店。
  天藍銀鎮,挑高的門面設計,室內裝潢以原木為主,壁面則以白色減輕原木所帶來的沉重感,店內四周擺設了具有獨特設計感的銀飾品,宁靜优雅、寬敞舒适,使得整個店面散發著精致高貴的气氛。已成立七年的“天藍銀鎮”是英國的設計師品牌,他的設計師群不僅在英國,更分布在歐洲、意大利、美國、巴黎等地,也因為如此,“天藍銀鎮’的產品各具特色目丰富多樣化,從簡單大方的樣式到精致豪華的都有,所運用的材質多半以純銀搭配半寶石,如瑪瑙、琥珀、白水晶或紅石榴等,所設計的精品皆能令人看了愛不釋手。而她自從第一眼看見了那條“紅塵之淚’時,便對它茶不思、飯不想,她知道“紅塵之淚’价格不菲,因為它是龍煙十海今年度舉辦設計家巡回展之中奪冠的得獎作品,它是個非賣品。龍煙十海,一個集財勢及才華于一身的奇男子,雖未見過他本人,他的才華已令她敬佩不已。
  “恐怕不能再跟他在一起了,我要跟他分手!黎○說著低頭便是一連串豆大的淚珠。
  “分手?怎么了?你們吵架了?”
  小○哭著搖搖頭。
  “那他有別的女朋友了?”
  她又搖搖頭!
  “那是你移情別戀了?”
  “我才沒有呢!對感情我每一次都是很認真的!”黎○抗議的說,模樣煞是可愛。
  “好!認真、認真!”
  誰教小妹美麗出色的外表從小就為她引來很多“蒼蠅”繞著她猛飛個不停;而且從小到大小妹也認真了五十多次,這次也就算是認真了吧!黎昀心想。
  “我對他是認真的!”黎○再次強調,生怕姊姊不相信似的。
  “既然是認真的,那你們就安定下來,結婚后替他生個小孩,一家三口過著幸福美好的日子,這樣不是很好嗎?”這是黎昀心中一直想過的幸福生活,也因為她十分喜歡小孩子,所以才會頂著教育碩士的高學歷,卻安于當個單純無慮的安親班老師。
  “不行啦!我還不能那么早結婚!”
  黎昀不以為意的瞄了妹妹一眼。“你不想嫁,那他就不想娶你嗎?他不娶,你不嫁,那怎么生孩子?”她隨即張大眼大叫一聲,“小妹,你不會想未婚生子吧?我警告你不准啊!否則我怎么對得起死去的爸爸媽媽啊!”
  黎○臉一下子漲紅,“姊,別叫那么大聲,我跟他還沒做過!”
  “沒做過?”黎昀微微愣住,但隨即了解妹妹說的意思,又瞪大眼,“是不是因為他不正常……”
  “不是啦!只是對我他很紳士,很尊重我,再說我們交往沒多久之后,他就飛到瑞士去處理公司一些重要事務,我也因為有一場秀很重要,所以沒有跟去,我們之間根本就沒机會……”
  “小妹,這一段可以省略。”她可不好意思听小妹的性生活。
  “是你自己要問的。”黎○不禁嘟著嘴埋怨著。
  黎昀輕歎一口气,“小妹,請你一口气把話說完吧!我光是這樣猜頭都快猜昏了!”
  “姊,其實想生孩子是他提起,有一天他帶我去他朋友家玩,看到他朋友的姊姊生的小孩子很可愛,所以就跟我說要我替他生一個小孩。”
  “那又為何要我代你怀孕?你自己跟他生不就好了?”黎昀理所當然的說。
  黎○聞言眼眶又紅了起來。“我現在不行生小孩啦,我決定要去法國,有一個法國的服裝設計師想栽培我去法國學服裝設計。”
  “真的?那太好了!”黎昀為小妹感到高興,可是她忽然又想到不對。“可是也沒必要走到分手這一途啊!”
  “是他啦!我本來也以為他說生孩子是開玩笑的,沒想到他竟然是認真的,還跟我訂下了約定,如果我替他生一個孩子,不管男女他都喜歡他都要,而且還可以成為他的繼承人,而他也會給我一百万元……”
  “一百万?!”
  黎昀不敢相信的看著黎○。如果小妹為了愛而同意怀孕,那她還會稍微釋怀一些,可是,听到最后,她怎會覺得自己妹妹在意、動心的反而是那些錢?
  “你不是在開我玩笑吧?”
  “是一百万美金!姊,想免費替他生小孩的女人多得很,可是我現在又不想放棄我的事業,再說生孩子只有弊又沒有益處,撐個大肚子十個月,痛得死去活來才生出來,生完身材又走樣……我不要啦!”黎○越想越害怕。
  “那就不要生啊!咱們又不是要餓死了,沒那一百万美金也沒關系的!”
  “姊!你瘋了是不是?錢耶!好多錢送到你面前,你要杷它往外推,你瘋了不成?”
  黎○沒說出她已經拿下龍煙十海的錢了,正准備用這一筆錢作為法國之行的基金。這些年她當模特儿卻始終走不出自己的一片天空;賺來的錢又被她買衣服及化妝品等等的奢侈品花得一毛錢也不剩,但這一點她可不敢讓姊姊知道,否則她一定會被叨念到死。
  “又不是給我的,又有什么推不推的,再說是你答應人家的,你沒有理由要我代替你生小孩吧?而且他又不是瞎子,豈會看不出來我們之間外貌的不一樣?”黎昀不再怀疑自己的小妹最近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而變笨,因為她是真的變笨了。注意到小妹的頭低得不能再低,她感到怀疑的問道:“怎么了?”
  “姊,實不相瞞,三個月前,他在瑞士滑雪時,遇上了雪崩,結果不小心受了傷,眼睛看不見了。”
  黎昀瞪大了眼,“看不見了?!那他不就真的是……”
  “瞎子!”黎○接著說。
  黎昀感到腦海之中一片空白,四周的嘈雜反而听不見了。
  一個如此天才的設計師竟然瞎了,好可惜喔!這是她對那位天才設計師唯一的念頭。
  “而且我們很久沒見面了,所以他對我的一切也不會太熟悉。反正從小到大我們倆除了不是雙胞胎之外,体型、聲音也都還滿相似的,他不會知道的……”
  “不會知道?!”黎昀突然大叫,嚇了黎○一大跳,但她并未理會,反而忿忿地說:“就算是瞎子,也不會跟自己女朋友久沒見就忘了,如果是這樣,那你和他算什么?”
  “姊!”黎○委屈的喚了她一聲,一雙大眼淚汪汪的,令人不忍再對她多加指責。“人家跟他認識才不久嘛,又不是好多年了,而且我們都太忙了,每次約會不是吃飯就是看電影,時間又不會很久,我也想要多跟他在一起,可是我的朋友也很多啊!”
  瞧她說得多無辜!黎昀不由得輕歎一口气。“可是,你不是說你對他是認真的?”
  “我是認真的,事實上,他對我很好,長得一表人才、風度翩翩,脾气也很好,又有才華,是每一個女人夢想中的男人。對感情,我一向都是只有認真的開始,草率的結束,不過這一次我是真的想改掉這個坏毛病,所以我才希望你能在我去法國的這段期間代我留在他身邊,幫我照顧他,讓他對我不要有任何不好的印象,然后我會盡快回來。姊,我知道從小你最疼我,可是我也不能放棄這一次去法國的机會,你知道我想這一天有多久了,對不對?”
  黎○是知道,光听妹妹說想去法國她就听了二十多年了!
  “小○,听姊的話,你也許可以跟他商量,說你會不在他身邊一段時間……啊!你別哭啊!”
  黎○未等黎昀說完,眼淚就扑簌簌的落下。
  “姊,你幫幫我嘛!現在他眼睛看不見,很需要有人在身邊好好照顧他,況且還有很多女人想取代我的位置,我才不能讓她們得逞,更何況我不忍心傷害他,如果……如果我跟他說我要离開,他會很傷心的……”黎○哭得更大聲,引得四周的人直瞄向她們這個方向。
  “以他是你男朋友的立場,我也許可以考慮代替你照顧他。”她只想赶快安撫哭泣的妹妹。從小她就怕她哭,也不知道為什么,也許妹妹天生下來便是要克她的吧!
  “真的?!”黎○猶帶淚珠的臉龐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樣。
  “可是,我可不答應什么拿錢生小孩,不光是要我代替你生小孩這种荒唐事,連你也不准用這种方式。小孩是父母愛的結晶,怎會淪落成金錢買賣的工具,太不應該了!”
  黎○連忙猛力的點頭,“對、對、對!姊,你說得真對,只要你答應扮成我陪在他身邊,等我回來之后,那我就想辦法跟他結婚,然后一定是結婚才生小孩,你說好不好?”
  黎昀深歎了一口气。“好!就算我答應了,瞞得過龍煙先生他本人,瞞得過他身邊那些見過你的人嗎?”
  “可以啊!因為他還沒正式把我介紹給他的朋友,因為他說他怕我會被人搶走,他要永遠把我藏起來,只能屬于他一個人!”黎○話說到此,臉上忍不住揚起一抹幸福的微笑,而她的話更令黎昀臉上一紅。
  真是的,男人說謊騙死人不償命的!
  “總有人看過你吧?”
  “所以,姊,你千万要記住,我不在的這一段時間,你還是不要跟他的朋友見面。只要不見面就不會穿幫。”黎○小心翼翼地叮嚀著。
  “喔!”黎昀了解的點點頭,伸出手要拿果汁喝時,才猛然惊覺一件事——她中計了!
  在不知不覺中,她中了小○的苦肉計,剛才的對話根本就擺明了她同意假扮小○的計划了!
  黎昀張大眼想要開口拒絕時,黎○早已摸清了她的想法,連忙開口阻止,“你同意了,不可以反悔,而且我相信你不會反悔!
  “為什么?”
  “因為事成之后,你會得到一件你魂縈夢牽的禮物!”
  “什么禮物?”
  “紅塵之淚!”
   
         ☆        ☆        ☆
   
  天母高級住宅區,有一棟价值千万的別墅坐落其間,屋子的設計風格呈現出設計者獨一無二的目光及他不同于凡人的美感。
  屋外植滿了青綠色修剪整齊美麗的草坪,并在白色的圍牆邊种植一棵棵的小松樹及玫瑰花,看起來十分漂亮及高貴典雅,令人不由自主向往著別墅的主人身份何等高貴不凡。
  黑夜,窗外月亮籠罩著万物,在皓皓月光下,燈光似乎顯得脫俗,而坐在窗口沉思的人卻無視這一切,只是靜靜坐著,四周的空气仿佛停止流動,冰冷得仿佛凍結住一般。
  由他冷峻的臉龐看不出他內心的思緒,一雙如黑夜深淵般的眸子凝視著不知名的前方,眼神之中那种憂郁及傷痛卻是掩飾不了的,只是這一雙眸子卻像是少了靈魂似地顯得空洞,完全沒了昔日的自信及光彩。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直到一陣小聲的敲門聲傳來。
  “少爺,您睡了嗎?”
  是老管家吳元吉。
  龍煙十海沒有回答,心想讓老管家以為自己睡了也好,至少不會再來打扰他,他不想再去面對別人同情的目光。
  自從上次意外事件傷了他的眼睛,他成了一個瞎子,他的世界一剎那全都崩潰了,整個人也消沉下去,從此一蹶不振!
  “少爺,是一個叫黎○的小姐打電話找你!”老管家的聲音再次響起。
  黎○?!
  龍煙十海想起三個月前那個模特儿,是他最后交往的女人。
  他不是已經跟她說她可以去找別的男朋友了,別再纏著他了。
  她還找他干什么?
  “不接!”
  “可是她說有重要的事要跟少爺說……”
  “我說不接就不接,她如果是要分手的話,那請便,我才不在乎呢!”
  “可是……”
  “別來煩我!”他大吼著。
  此時站在門外的老管家卻不知該如何,只能回絕掉黎○的電話。
  “小姐,抱歉,我們家少爺睡了,你下次再打吧……啊!什么?你想搬過來住?想照顧少爺……可是……什么?明天就過來?可是少爺現在情緒不太穩定……什么?你不在乎?!可是……喂!喂!黎○小姐?”
  居然不听他把話說完就挂斷,真冒失!
  不過……
  吳元吉心中無奈的歎了口气。
  想起少爺如此出色的人才卻受到現在這种打擊,老管家更是心痛万分,他不忍見到少爺因為這件事而痛苦不已,甚至于一蹶不振。
  他又深深地歎了口气。人啊!真是現實的動物,以前少爺未失明之前,朋友何其多,尤其是女性朋友,可是現在有聯絡的卻只有這一個名叫黎○的小姐。
  她是少爺最后交往的女朋友,不過,那是在他未失明之前就交往的,如今……
  唉!這少爺不但人變了,連個性也跟著變得不好相處……他念頭隨即一轉,不知道那個黎○為什么在這個時候反而要搬來住,她的居心何在?
  現代的女孩子不比以前,他知道少爺以往身邊的女朋友心中圖的是什么,而黎○心中想要的又是什么?
  他真想不懂。吳元吉邊歎气邊离開原地。
   
         ☆        ☆        ☆
   
  今天是一個天清气爽的好日子,太陽散發出暖烘烘的溫度,陣陣微風帶著花香吹拂過人們,引得人人心情也不由自主的好起來。今天真是入冬以來前所未見的一個好天气。
  但對一個人而言卻例外。
  “我真的是走火入魔了!”
  黎昀站在豪宅的鐵門之前喃喃自語著,眼睛瞪得像牛鈴一樣大,“這么气派的房子真的只有兩個人住嗎?我不太相信!”
  一定是小○為了怕她反悔才故意騙她的,否則這大房子只有龍煙十海和一個服侍他的老管家,不會太寂寞了嗎?
  看著屋子緊閉的門窗,一個個看起來活像美麗的監牢似的,也難怪小○不忍心在這時候离開龍煙十海,因為在這個時候一定有很多人很現實……
  為了小妹的未來,面前就算是龍潭虎穴她也得硬著頭皮上了!
  “算了!如果穿幫也是天注定的!”
  就在她蹲身要拿起小包的行李時,門已經緩緩地打開了,然后在她來不及反應過來時,一雙擦得光亮的皮鞋出現在她的面前,她緩緩地往上看,看到了一張十分冷酷的老人臉,一點笑容也沒有,兩只眼睛像雷達一樣不停的在她的身上掃描。
  “呃……對不起!我是……你認識我嗎?見過我嗎?”黎昀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不認識!”
  好冷淡的口气!“請問這里是龍煙十海先生的家嗎?我想找龍煙十海先生。”她客气的問道。
  “沒錯,你是哪位要找?”
  哇!連說話都很嚴肅的感覺。黎昀吞了一下口水,然后向他展現自己一向成功的完美笑容。
  “太好了!啊!不是……我的意思是……算了,我先自我介紹,我是黎○,你一定是龍家最偉大、最能干的管家吳先生了,對不對?十海直在我面前夸你的好處呢!今天見面果然是所言不假!你比我想像中還要帥上好几倍,十海說你年輕的時候最高紀錄有一百次的戀愛,我本來還不相信,不過現在我……”她話沒說完,而之所以會沒說,完全是因為她居然看到老人臉上瞬間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怎么會這樣子?!前一秒鐘還像要殺人的臉,后一秒鐘竟然可以笑得那么親切?
  “黎○小姐,請進來,行李我幫你拿!”吳元吉拎過她手中的行李。
  一下子黎昀只感到被人熱烈的迎進去,而她卻還搞不清楚狀況!直到坐在大廳的沙發上,她才有時間喘口气。看來她用的這一個絕招,見人就贊美得他心花怒放的方法又成功了,而龍煙十海這個老管家就愛這一套!
  她好奇的環顧四周的設計及擺設。
  哇!真不愧是名鑽設計大師的家,每一個擺設、裝飾都是那么不同,那么別致,要不是現在她不敢輕舉妄動的話,她可真想好好觀賞一下。
  見到老管家端著茶出來,她連忙坐直身子進入“備戰”狀態。
  “我是這里的老管家,你可以叫我吉叔。這里平常只有我和少爺兩人,現在你過來住個几天也可以熱鬧些。”吳元吉熱情的說。他對眼前這一個清秀的小美人感覺特別投緣,再加上她剛剛說的全是實話,他喜歡說實話的小女孩。
  什么啊!真的只有兩人啊!外加她不過三個人而已!黎昀心中暗自大叫著。
  “黎○小姐,你跟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那!”
  “什么?”穿幫了嗎?黎昀嚇得冷汗直流。她可沒有騙過人,這可是頭一回,她就嚇得要昏倒了。
  “雖然我沒見過你,不過我了解我們家少爺的口味,喔!對不起,是他喜歡的女性風格!吳元吉忙糾正自己的話,不過黎昀卻听得清清楚楚的。
  口味?!
  龍煙十海是如此形容跟他在一起過的女人嗎?又或者是男人都是這种想法?
  形容女人是各种口味的食物?!
  “喔!那他一向都喜歡什么口味?”黎昀故意加強語气問著一本正經的老管家。不知為何,她覺得他跟自己很投緣。
  “冶艷型的吧!他總說艷麗、性感的女人就像鑽石一樣耀眼奪目,眾人的目光焦點一下子全都投注在她的身上,就像一顆經過精心雕琢的美鑽一樣!”
  “可是,美鑽的代言人卻一向是采用气質高雅的女性,而不是光彩奪目的美人!”黎昀提出了另一种不同的看法。
  “沒錯!鑽石的永琤N表著女性內在美的一种永久的象征,而我們家少爺一直在追求一种鑽石般的女人,內在与外表都兼具的完美女子!”
  黎昀明白了。原來龍煙十海喜歡辣的口味,卻又要辣得有气質!
  “那他可有得找了!”黎昀不以為意的說了一句,不以為然的語气引起老管家一個滿意的微笑。
  誰說找不到,眼前不就有一個?不過吳元吉并未說出口。
  “我去告訴少爺你來了!”
  “啊?!”黎昀傻住了。糟了,她好緊張,想開口阻止往內走的老管家,可是她要用什么理由?
  目光看向身邊的小行李,她心想走了吧!快走吧!再不走就走不了了,她實在沒有勇气去騙人,雖然到目前為止,老管家沒有發現她是偽裝的,可是一見到龍煙十海本人一定是會穿幫的!
  身為人家的男朋友,豈會認不出自己的女朋友!
  如果他是她的男朋友,就算她是瞎了也認得出來的。
  黎昀聞了聞身上濃得過了頭的香水。小○今天要去机場之前在她身上噴了一大堆香水,還塞了一瓶叫做“誘惑”的香水給她,說這是她平常身上慣有的香水味,龍煙十海看不見,所以用聞的也要是他當初在她身上聞到的。
  只是身上的味道濃得她快昏倒了。她不習慣噴香水,在她身上永遠只有淡淡的洗發精味道。
  等了一會儿,黎昀還等不到吳元吉出來。此時不走更待何時,她決定拎著行李偷偷地溜走時,卻听到一聲巨響。
  “滾!不要理我!”
  撞擊聲令黎昀嚇了一大跳。
  怎么回事?!像是有人正生气的在摔東西!
  她好奇的來到一間房間門口就看到吉叔正在跟一個背對著她的男人說話。
  她也看到地上亂七八糟的,好像台風過境一樣。
  “少爺,你別生气,頭痛了就要吃藥……”吳元吉好聲好气,卻被對方生气的揮倒桌邊花瓶的破碎聲硬生生打斷。
  “不吃、不吃!我說不吃!你是老了,听不到是不是?!”
  龍煙十海被因為失明而引起的強烈頭痛折磨得口不擇言,他痛苦不已,只想要死掉,而眼前一片黑暗更是令他猶如活在地獄之中,生不如死。
  “少爺,你不可以再不吃藥了,醫生說……”
  “狗屁醫生說的話我才不管!你走,不要理我!”
  就在此時,龍煙十海腳步踉蹌了一下,眼看就要跌倒,黎昀心一惊,連忙沖上前扶住他,可是他的身材高大,她想扶住他卻反而被他的身体給壓得往后倒。
  “啊!”她發出惊叫。
  “黎小姐!小心!”老管家大叫。
  一切像是瞬間發生的,黎昀了解狀況時,發覺自己并沒有躺在冰冷的地上,而是溫暖的床上。
  還好是床,否則她一定會受傷!她重重地松了口气。
  “黎○?!
  在她來不及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的時候,只听到一個人喚了一聲,她才抬起頭來,一只有力的大手欺上了她的臉龐,好奇的摸索著她細致的肌膚,而他的碰触引起她全身一陣不自在的顫抖。
  她望著眼前离自己很近的男子,一時失神。
  他真的是她這一輩子見過最帥的男人,一張如希腊雕像般英俊的臉龐,一雙如獵豹般銳利深邃的眼睛,渾身上下散發出貴族气質,她發現他的眼眸深處有一個充滿力量及霸气的靈魂。
  她忽然害怕起眼前這么一個特殊的男人,就在她想推開他時,他卻快一步動作。
  “你來干什么?吉叔,我有說她可以進來嗎?”他粗魯的抓住她。
  她的手被他更大的力道抓住,痛得她快流下眼淚。
  “放開……”
  “住口!”他的一聲怒吼令她一下子閉上嘴。
  “少爺,我是想說如果黎小姐能在此時陪在你身邊,也許你比較不會寂寞。”吳元吉小心翼翼地回答著。
  “滾!我不需要任何人在我身邊,滾!”他粗魯的將人推開,差點害黎昀跌倒在地。
  “可是……”
  “你是老到听不見我說的話了嗎?把她給我赶出去,否則我連你一起赶出去,听到了沒有?”
  “可是,少爺,你好歹先把藥吃了吧。”吳元吉拿著水跟藥上前想要給龍煙十海吃,卻被他一個手揮過來,不但打翻了手中的東西,還害他一個腳步不穩,狠狠地一個屁服著地,差點跌散了他的一身老骨頭。
  原本沉默的黎昀見狀,再也忍不住的沖上前,沒多想地伸手給了他一巴掌!清脆的巴掌聲仿佛凝住了空气,只能听得到吳元吉的抽气聲及龍煙十海憤恨的呼息聲。
  “如果你以為瞎了眼就可以像個受傷的猛獸到處傷害人,那你真是太可惡了,根本就不值得任何一個關心你的人為你付出一丁點的關怀及同情。你口口聲聲說不要人家同情你,那你這般無理取鬧不是為了博取吉叔的同情,那又是為了什么?”
  “我的頭很痛,那种痛不是你在承受,你當然可以說風涼話!”龍煙十海咬牙切齒反駁著她的話。她居然敢打他?!他伸出手往前方一探,想乘机抓住她,卻被她眼明手快的躲開了。
  “痛?那就要吃藥。”她繼續說。
  他別過頭去,眉頭不禁皺了起來,“我不吃,反正吃了藥也不會好。”該死的女人,躲得這么快!
  “至少它可以止痛,讓你不會這么難過……”他目光忽然凶狠的朝她射來,令她心跳少跳了一拍,心想還好他看不見,否則他大概會扑上來將她活生生拆成十八塊。
  “你以為你憑什么跟我說話?我跟你已經沒有瓜葛了,你也不必像個活寡婦一樣守著我!怎么?想要我頒個貞節牌坊給你嗎?別傻了,我跟你之間根本沒什么,我并未給你任何承諾,你走吧,我不是也給你像娜娜一樣的一筆分手費,怎么?不夠是嗎?所以又假意要回來關心我?反正我是瞎了,不過是個有錢的瞎子。”
  黎昀被他口气之中的冷嘲諷刺給气昏了頭,所以沒听清楚他說的后半段,否則她也不會繼續笨笨地被自家姊妹騙了還不知,她的心中只想著他怎么可以這般羞辱她小妹。
  “本來見你活像一個喜怒無常、耍賴的小孩子的時候,我是不想留下來,因為我不想當另一個吉叔任你糟蹋、侮辱!”她气憤的說。
  “那你可以走了!”
  “可是我改變主意了!我是不會走的,我要留下來!”
  一听到她的話,龍煙十海的臉色立刻轉成鐵青。“你憑什么?我是這里的主人,我有權赶你出去。”
  “喔!是嗎?”黎昀看了不知該怎么辦的吳元吉一眼,又看向眼前像只無處發泄怒气的猛獸的龍煙十海,她故意挑釁的說:“那我就要看你有什么方法赶我走了,也許等你可以平穩冷靜的走到我面前跟我說時,我會考慮也說不定!現在我好累了,我要請吉叔代你盡地主之誼,好好招待一下我這個嬌貴的芳客。吉叔,走吧!反正他又不肯吃藥,在這里受气才不值得。”
  “可是少爺他……”
  “他還會气得想殺人,這代表他健康得很,別為他擔心,走吧!說完,她拉著老管家便往外走。
  就在兩人走到門口時,身后傳來龍煙十海冰冷的聲音,“吉叔,你真的要跟她走?你居然听從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女人的話,你是被她迷了心智是不是?”他不敢相信一向對他忠心的老管家會真的不管他的死活,一种被人背叛的感覺油然而生。
  “吉叔為什么會這樣,你自己也要負點責任,因為沒有人活該倒霉承受你那莫名其妙的怒气。”黎昀冷冷地說。“少爺,你冷靜一下,我晚一點再來看你。”吳元吉為難的說。不過他也認為黎小姐說得有道理。
  見到大家都反對他,龍煙十海一時之間不能接受,他怒吼著,“滾!滾得遠遠的,我不需要你!你走好了,我不希罕!”說完他便生气的轉身躺在床上,用棉被蒙住頭,不再理人。
  黎昀拉著老管家气沖沖地往外走,臨走之前,她還狠狠地甩上門,發泄一下心中的怒火。
  兩人來到大廳,黎昀再也忍不住的埋怨,“他根本就是個不說理的人,講話淨是侮辱人。”
  “少爺以前不是這樣子的,你不是也知道,怎么還會跟他這么生气?”吳元吉反問。
  黎昀一愣,她不太自然的回答,“我們交往也沒多久,我對他不是很了解。”這樣子解釋可以吧!
  “唉!也難怪你會不能接受,不過,這次的打擊對少爺來說足以影響他對生命的熱忱。失去光明,黑暗成了他的世界唯一的顏色,這對任何人都是難以接受的,更何況是對一個曾經那么意气風發的他而言。失去光明,他的才華、他的抱負全都成了空談,也難怪他會自暴自棄、喜怒無常。黎小姐,我知道你是替我抱不平,可是我相信少爺不是有心的,他一定是難過得需要有人來發泄,所以才會口不擇言。我從小看少爺看到大的,我知道少爺的本性是善良溫和的。”
  “吉叔,我也相信你說的,相信他現在只是過渡期,可是他今天對我的態度相信你也看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不能讓他以為我黎○是一個現實、無情的女人。從現在開始,只有我可以開口說我甩了他,也不允許他赶我走。”黎昀雙拳緊握,一副下定決心的口气。
  “可是少爺一定會想盡所有辦法也要赶你走,你這又是何苦呢?”
  “我才不怕呢!”
  吳元吉深深地看了黎昀一眼,伸手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好女孩,這年頭像你這樣為真愛付出的女孩已越來越少了,如果少爺知道你愛他如此的深,他一定會很安慰的。”
  “什么?我……”
  “別不好意思,我知道的,我也是過來人。”
  “你誤會了,我的意思不是那樣……吉叔?”
  黎昀一下子不知該說些什么,只能哭笑不得的看著吳元吉提著她的行李到客房。
  “真愛?這下子誤會大了。”她喃喃自語。
  黎昀啊黎昀!干嘛跟人家逞英雄,攪得現在落入一團亂七八糟的局面,人家還以為她是因為愛他家少爺愛得要死才會留下來的!
  唉!她深深地歎口气。算了,為了小妹,她也只好認了。
  小○,你現在好嗎?快點回來吧!回來遲了,不知道她會不會被那個火爆浪子大卸八塊?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