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10節


  路蓁頹喪的窩在床角,恨自己沒用。
  被秦士偉關在這里已經過了一夜,窗外正露出第一道曙光,告訴她天亮了。
  今天,父親就要應秦士偉的要求更改遺囑和過戶產業了,而奇跡依然沒有出現。她已經祈禱過無數次,呼喚任何神明,希望她們賜与她一個奇跡。她告訴它們,就算拿她的性命來換取谷聿憂的平安,她也心甘情愿。
  但是,一切懇求都是徒勞。
  秦士偉一發現她拿來的兩只大旅行袋里都是用報紙做成的假鈔后,立刻將她綁起來,關進這間還不到兩坪大的房間,然后打電話給她父親,說出交換的條件。挂斷電話后就憤怒的告訴她,因為她的欺騙,她父親必須付出代价。
  她不怕他對她怎樣,就算他不斷的辱罵、嘲諷、逗弄著她,她仍是無動于衷。一個連死亡都不怕的人,還有什么能讓她恐懼的?
  這一天一夜,他掌握了每一個能侮辱她、折磨她的机會。他待在她身邊,不是為了与她作伴、玩樂,而是為了娛樂他自己。他的笑話惡心至极,而他的邪惡企圖更是令人作嘔。
  原本秦士偉是想強暴她,但是無動于衷的她讓他的興趣頓失,因為他發現,在路蓁心中,貞操的重要性比不上她的傲骨,而他只是想看她痛哭流涕哀哀懇求他放過她的模樣,既然得不到該有的效果,他也提不起興趣去玩一個毫無反應的木頭。
  于是奏士偉又想到一個足以讓她有表情的東西,那就是谷聿憂的性命。
  他猜對了,也達到了他要她哀求他的目的。
  可是,一切還是沒有轉圜的余地,秦士偉已經動身前往拘禁谷聿憂的地方,准備將他殺害。
  路蓁覺得好冷,蜷曲得更緊,試著將那些不祥的念頭從腦海中抹去。
  谷聿憂不會那么輕易死去的,她不該胡思亂想,不該這么詛咒他!
  和谷聿憂相處那數日的一幕幕掠過她的腦海。于是又一次的,她細細的回想他說過的話,他做過的事,他的表情……
  如今,只有想著他,才能讓她提起一些些勇气繼續奮斗下去,為對抗秦士偉而努力,繼續這令人焦急煎熬的等待。
  “砰”的一聲,房間的門被用力的踹開,路蓁瑟縮了一下,隨即挺起肩膀備戰。
  進來的人的确是秦士偉。
  她謹慎的盯著他,想從他的表情中尋到任何蛛絲馬跡。
  他的眼神充滿憤怒,可是他臉上的表情卻是愉快的。他的情緒怎會如此矛盾?
  “路大小姐,我迫不及待的想來跟你報告一個好消息呢。”秦士偉湊近她,平板的聲音讓人听了异常不舒服。
  路蓁不語,只是目不轉睛的瞪著他,看他還要耍什么花樣。
  “呵呵!谷聿憂已經被我殺了。”
  秦士偉的話像一枚炸彈,炸得路蓁眼前一片黑暗。
  “不可能!我不相信!”她狂吼。這教她如何接受?如何承受?
  可是,她真的不相信嗎?那為何眼淚難以制止的奔流著?為何秦士偉的笑聲這么刺耳?為何她心痛得無法呼吸?
  路蓁承受不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眼前一暗,昏了過去。
  “哈哈哈!路蓁啊路蓁,你再得意啊!你再清高啊!你再一副高高在上、冷冰冰的模樣啊!哈哈哈……”秦士偉狂笑著,久久不止。
  哼!雖然不知道是誰救了那個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但是他才不怕!他秦士偉可以抓他一次,就可以抓他第二次!
  哈哈,谷聿憂有什么可怕的,現在他手上有張王牌,不怕谷聿憂和路老頭不對他俯首稱臣!
  很快的他就能得到一切了,不枉他長久以來忍受路家父女的窩囊气。
  他拿起電話,撥給路達胜。
  “准備好了嗎?”秦士偉問。
  “好了。”
  “很好,現在立刻到公園來,你知道的,就是當初我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個公園,同樣的地點。”
  “我知道。”
  “嗯,到了之后我會再和你聯絡。”
  “等一下,我要和小蓁說話!”
  “呵呵!真是抱歉,她現在睡得正熟呢。”
  “秦士偉,你沒有傷害她吧?小蓁還活著嗎?”
  “當然嘍!我怎么可能傷害我可愛的未婚妻呢?岳父大人,你真是愛說笑啊。”
  “我怎么相信你?”路達胜憂心不已。
  “你沒有選擇的余地,不是嗎?”
  “你!”
  “對了,岳父大人,要你請的大保鏢一起來,我要看到他出現在公園里。”
  “他……”路達胜看了一眼谷聿憂,在他的示意下道:“他已經被我開除了,目前不在這里,我也無法聯絡到他。”
  “是嗎?那就算了。准時來啊!岳父大人,不然我可不敢保證你還能看到你女儿。”秦士偉挂斷電話,深沉的眼神看著床上昏迷不醒的路蓁,若有所思。
  大保鏢被開除了嗎?很好!
   
         ☆        ☆        ☆
   
  “人在哪里?”谷聿憂來到一幢破舊公寓的對面,冷聲問著一旁一身黑色勁裝的人。
  “是,在頂樓的違章建筑。里面有兩間房,路小姐就在左邊那間。”
  “好。你可以离開了。”谷聿憂緊盯著那關著他心愛女人的地方,對身旁的人淡淡的下了命令。
  一瞬間,那黑色身影便從他身邊消失。
  谷聿憂根本連眼也未眨,或許是早已見怪不怪,也或許他的心只懸在樓上的人儿身上,并未注意到黑衣人已迅速离開。
  這次他可不會大意了。他謹慎的上樓,來到樓頂,拿出望遠鏡,眺望著對面那位于頂樓的違章建筑。
  是左邊的房間吧!
  用望遠鏡望進窗戶,他看見了她。
  路蓁歪斜著頭被綁在一張椅子上。她還活著,這是夜鷹的搜尋小組給的肯定答案,但是,秦士偉可有折磨她?傷害她?為什么她動也不動?
  心髒開始劇烈的揪疼,谷聿憂立刻將它壓抑下來。他不能再重蹈覆轍,這一次,他會平平安安的帶著路蓁全身而退。
  探查了一會儿,他并未看到秦士偉的人影,猜想應該是前去赴約了。
  很好,這就是他希望的。
  重新下樓,他輕巧快速的進入對面大樓,一下子來到頂樓。
  谷聿憂拿起預備的工具,三兩下輕松無聲的打開門鎖,潛進屋里。他四下張望,确定沒人,但是為什么他老覺得空气中帶點詭异的气息?
  眼神轉向左邊的臥室,路蓁就在里面,想到她正動也不動的被綁著,他心情就平靜不下來。
  他飛快的來到門前,如預料中的一樣,門是鎖著的,不過這難不倒他。
  很快的打開門,映入他眼帘的就是路蓁。
  “小靈。”谷聿憂輕喚,正想上前,立刻發現不對勁。
  在路蓁所坐的椅子下舖著一塊薄板,以他的經驗看來,那或許是個炸彈。
  如果他想移動路蓁,那么就必須在一秒鐘之內,以等于或大于路蓁体重的東西代替她,否則炸彈就會爆炸,到時別說讓路蓁全身而退,恐怕他們兩個都會被炸得粉身碎骨。
  可惡的秦士偉,竟然使這么歹毒殘忍的手段!
  當他正研究該用什么東西代替路蓁時,身后的异樣讓他飛快的轉身准備反擊,不料依然慢了一步,他面對的正是秦士偉的槍口。
  “咱們又見面了,看來還真是有緣啊!”秦士偉揚揚手槍,示意谷聿憂別輕舉妄動。
  “你不是去赴約了?”谷聿憂問。
  “我可沒那么愚蠢!死老頭一說你被開除了,我就開始怀疑,以你們這對狗男女的交情,你不會放著路蓁不管,所以我就在這里守株待兔。瞧!我不是又逮到你了?”
  谷聿憂憤怒的咬著牙,看一眼路蓁,然后轉頭問他,“你把她怎么了?”
  “冤枉啊!保鏢大人,我可連動都沒有動她一下。”秦士偉尖著聲音嘲諷的喊冤。
  “那為什么她會昏迷不醒?”
  “這就要問你嘍!”
  “什么意思?”
  “唉!其實事情是很感人的。她一听說你死了,就昏了過去,到現在還沒醒過來。想來我應該要感謝你,她這么昏迷不醒讓我辦起事來方便多了。”
  谷聿憂的心劇烈的疼了起來。
  “你到底要怎樣?”他再次問。
  “很簡單,我要你們死!”秦士偉陰狠的咬牙道。“而在取你們的狗命前,我要好好享受折磨你們的樂趣!”
  “你!”谷聿憂沖動的想上前,卻被秦士偉手上的槍制止。
  “別輕舉妄動啊!子彈可是不長眼的,就算你不怕傷到自己,難道就不怕我失了准頭,要打你的子彈卻伺候在那個賤女人身上?”他威脅著,滿意的看到谷聿憂不再有動作,雙眼怒瞪著他。
  瞪吧!別人愈是憤怒,他就愈得意。
  似乎發現了這點,谷聿憂平靜下來,在心里叮嚀著自己,一切以路蓁的安全為重,而且冷靜下來才能好好想想該如何脫困。至少這一次秦士偉不知道為什么,竟然忘了要他先把槍扔了,他還是有胜算的。
  “現在,過去把路蓁叫醒。”秦士偉命令。
  谷聿憂走過去,輕輕的拍打路蓁的臉頰。
  “路蓁,醒醒,路蓁?”他溫柔的、一聲聲的低喚。
  喚了几分鐘,路蓁依然沒有反應,谷聿憂心里開始焦急。
  “路蓁?小靈,你醒醒,我是憂,是我啊!我沒有死,我就在你身邊,睜開眼睛看看我,小靈……”
  誰在叫她?
  路蓁輕蹙眉頭,一幕幕的過往在她眼前閃過,她緩緩回想起車禍昏迷后的一切,斷斷續續的,從朦朧到清明,所有的事她都想起來了。
  原來自己的靈魂出了竅,而那段時間,她都和谷聿憂在一起,而她,就是谷聿憂的小靈!
  她竟然把他給忘了!
  虧她還曾說過,只要有意識存在,就不會忘了他!
  路蓁心中自責,他費盡心力找到了她,一直想喚醒她的記憶,可是她卻誤解他、逃避他,而今,他已經死了。
  死了,他死了!秦士偉狂妄的笑聲充斥著她的耳膜,她的心仿佛被撕裂,“他死了”這三個字不斷在她腦海中回響。
  不要這樣對我,不要啊!她已經想起了一切,可是憂卻死了,那么她還活著做什么?她根本無法活下去了呀!
  就這么沉睡吧,就這么一睡不起吧……
  “小靈,小靈!”
  誰在叫她?是誰?只有一個人會叫她小靈,是憂來接她了嗎?
  憂…憂…
  淚水奔流著,路蓁心中不斷的呼喚。
  憂,帶我走……
  “醒醒,小靈,你快醒過來呀!”
  不、不!她不要醒過來,她要找憂,她想就這樣沉睡下去,不要叫她醒過來,不要!
  “小靈,醒來看看我,我是憂啊!張開眼睛看看我,小靈……”
  是憂?!
  有一瞬間,路蓁就要張開眼睛,但是另一個想法又涌入她的腦海。
  不,憂已經死了,別欺騙她,她不相信!
  “醒來啊!小靈,張開眼睛,我是憂,我沒有死,現在就在你身邊。記得嗎?我說過,你是我的小小精靈,所以我叫你小靈,小靈就是你啊!”
  小小精靈!只有憂知道這件事,那么真的是憂來找她了?他沒有死?
  谷聿憂心疼的望著淚流不止的路蓁。她夢見什么?為什么這么傷心?是因為她以為他已經死了嗎?
  “小靈,我沒有死啊,你只要張開眼睛就可以看見我,只要張開眼睛就好了。秦士偉是騙你的,我還活著,活得好好的。”谷聿憂繼續往她耳邊低語,希望能喚醒她。
  “憂……”輕聲喃語從路蓁的口中溢出。
  “小靈?”他緊張的望著她的臉,惊喜的發現她的睫毛眨了眨,然后雙眼緩緩的張開來。“小靈,你醒過來了,你真的醒過來了!”
  “憂,真的是你,你沒有死。”路蓁輕聲的低喃,沖動的想起身,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這是……”
  一陣鼓掌聲打斷路蓁未出口的話,同時也解答了她的疑問。
  “很精彩!真是太感人了,不過到此為止。你,离開她兩步遠!”秦士偉揚著手槍命令谷聿憂。
  “憂,這是怎么回事?路蓁急問。
  “如果你所見的,小靈……不,我該叫你路蓁。”谷聿憂立刻改口。
  “憂,我的确是你的小靈。”路蓁微微一笑道,她已經恢复那段時間的記憶了。
  “你……”是真的嗎?谷聿憂不敢相信的看著她,急切的想得到答案。
  路蓁沒有讓他失望,輕輕的對他點點頭。“是的,我想起來了,對不起。”
  “我會要你好好補償我的。”
  “夠了,你們兩個未免太不知死活,都什么時候了還在那邊眉來眼去,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該如何懲罰你們呢?秦士偉憤怒地說,手中的槍穩穩的對准谷聿憂,“先在你們身上打几個洞,你們認為呢?”
  “放了他?你求我啊!秦士偉得意地說。
  “好,我求你放了他,求求你。”

  “不要求他,小靈。”谷聿憂阻止她,懊惱自己的無能為力。他在等待机會,一個秦士偉分神的机會,只要半秒鐘就夠他反擊了。
  “你住口!”秦士偉低吼一聲,槍聲也隨即響起,子彈不偏不倚的打中谷聿憂的大腿。
  “不!”路蓁心神俱碎的大吼。
  谷聿憂悶哼一聲,單腳跪在地上,血液噴涌而出。
  “這就是多嘴的下場!下次要記住閉緊嘴巴,我沒問,就不許開口,知道嗎?”秦士偉傲慢地說。
  谷聿憂看著路蓁,給她一個安慰的笑容,用眼神告訴她,他沒事,這點小傷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毫無預警的,秦士偉又開了一槍,打中谷聿憂的另一只大腿。
  “憂!”路蓁哭喊著,“秦士偉!你這個喪心病狂的禽獸,你有种就殺了我!”
  她几乎瘋狂了,奮力掙扎著,想起身和秦士偉拼命,又想沖到谷聿憂的身邊。
  “不要動,小靈,不要亂動……”谷聿憂咬著牙,忍痛對她喊。
  “對,乖乖听你情人保鏢的話,你的椅子下可是有炸彈的,一個不小心……砰!這里就不見了。”秦士偉故意壓低聲音,小心翼翼地說。
  “憂?”她尋求谷聿憂的答案。
  “是真的,秦士偉在你的椅子下面裝了炸彈。”谷聿憂點點頭。
  “秦士偉,你瘋了!如果炸彈爆炸了,你也逃不了!”路蓁怒道。
  “我瘋了?你這么希望我瘋了嗎?你可知道一個瘋子會做出什么瘋狂的事嗎?他會在你的情人身上打好几個洞,讓他一下子還死不了,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血流干。你說,我有沒有瘋?”
  “不,你沒有瘋,你沒有瘋。”路蓁慌忙地說。“是我說錯話了,是我不對。”
  “哈哈哈!”秦士偉狂笑著。“我真怀疑我綁來的到底是不是路蓁,以前你對我不是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嗎?你不是鄙視著我嗎?你甚至在婚禮上棄我而去!怎么?現在竟然對我這么低聲下气了?”
  “秦士偉,放了他吧,是我對不起你,是我得罪你,你要的是我,不是嗎?只要你放了他,你要我怎樣我都沒有第二句話,就算要我的命,我也會給你。”
  “小靈……”谷聿憂才想阻止她說這些傻話,第三發子彈又打中他的左肩。他不及防備的向后倒去,“砰”一聲躺在地上。
  “該死……”低咒一聲,谷聿憂咬牙忍受著那燒灼的巨疼。
  “住口!”秦士偉對著路蓁大吼。“你愈是為他,我就愈要折磨他。你心疼他是不是?我就在他身上開一百個洞!”
  看到秦士偉瘋狂的眼神盯著路蓁,谷聿憂終于等到了一個好時机。就算他的身上有三處槍傷,他的動作仍是敏捷的。
  他飛快的抽出插在腳踝旁的短刀,在瞬間將它射出,准确的命中秦士偉拿槍的右手。所有動作在眨眼間完成,不到一秒鐘的時間。
  秦士偉哀號著,槍掉落在地上,谷聿憂飛快的將它踢到一旁,然后拔出在腰間的槍。一瞬間,情勢已逆轉。
  他依然躺在地上,不過手上的槍可是穩穩的指著秦士偉。
  “結束了,秦士偉,你玩完了,認命吧。”他冷冷的說。
  “不!我不認命,我不認命!”秦士偉捧著右手,將插在手上的刀子拔出來。
  “由不得你!把刀子丟掉。”谷聿憂命令著。
  “不!”秦士偉眼神狂亂,突然沖向路蓁,“你去死吧!”
  “砰!”槍聲響起,只見秦士偉緩緩的倒下,雙眼圓睜,逐漸失去生命的眼里充斥著滿滿的不甘愿。
  “啊!”路蓁惊叫出聲。
  “小靈。”谷聿憂拖著身子,困難的來到路蓁的身邊。“小靈,鎮定一點!”
  “憂,憂,他死了,他死了!”她慌亂的喊著。
  “小靈,這是他咎由自取,他想傷害你,不得已我只好開槍了。”谷聿憂解釋。
  “我知道、我知道。”路蓁點著頭,要自己鎮定,然后看向他,“你沒事吧?你流了好多血!”
  “我沒事,這些傷都不礙事,秦士偉只是在折磨我。”
  “現在怎么辦?”她的椅子下還有一顆炸彈啊!
  “你別急,讓我看看。”他趴在地上研究著炸彈,然后憂心的蹙眉。
  他發現這顆炸彈并不完全如他想像。如果用等于路蓁体重的東西取代,它的确不會爆炸,但是,如果那東西輕于路蓁的体重,它就會在瞬間爆炸,而那物品若重于路蓁的体重,則會在十秒鐘之內爆炸。
  “怎樣?有辦法嗎?”
  “有。”谷聿憂簡短的道。站起身,忍著劇痛,他從帶來的背包里拿出一支十字弓,將一捆粗繩打上一個結,繞在箭頭上,走到窗前,對准對面的公寓射去。
  之前他已經調查過,對面三、四、五樓白天都沒人在家,幸好如此,省了很多麻煩。
  箭准确的射中對面住家的陽台,繩子隨著弓箭快速的穿過去。
  谷聿憂將繩子的另一端綁在屋內一處看起來比較牢固的地方,然后用力的拉一拉,确定繩子足以支撐他們的体重。接著他扯下腰上的皮帶,挂在繩子上。
  設計好逃生之路后,谷聿憂拖著秦士偉的尸体來到路蓁腳邊。
  “你要做什么?”路蓁訝异地問。
  “那條繩子是我們逃生用的,而秦士偉是用來取代你坐在這儿的。”谷聿憂簡單的解釋。“小靈,你身下是一种感應壓力的炸彈,當你坐上它之后,就不能移開,否則會很快的爆炸。除非我們用和你体重等重的東西,在一秒鐘之內代替你,那么就不會爆炸,如果太輕了,它還是會爆炸,你了解嗎?”
  “可是秦士偉比我重,那又會如何?”
  “如果重于之前的重量,那么它就會在十秒鐘之后爆炸。”
  “所以如果用秦士偉代替我,那么我們要在十秒鐘之內從樓梯逃生是不可能的,因此你才設計了一條捷徑?”
  “聰明!等一下你听我的口令動作,我要在同一時間將你和秦士偉對調,然后你立刻抓緊皮帶,溜到對面公寓的四樓,正好可以降落在陽台上,你沒問題吧?”
  “我可以。那你呢?”
  “我當然隨后就到,放心吧。”谷聿憂輕吻她一下。“准備好了嗎?”他吃力的抬起秦士偉的尸体,然后問路蓁。
  “好了。”她嚴肅的點點頭,蓄勢待發。
  “OK!听我的命令。”他也將位置調整好。“一、二、三,Go!”
   
         ☆        ☆        ☆
   
  “真是丟臉啊!”病房門口傳來一道戲謔的聲音,惹得病床上的人不由得哀號一聲,認命的歎了口气。
  “嗨!老大,老二,你們怎么回來了?漂亮的大嫂,美麗的二嫂,好久不見啦!我可愛的侄子兼人呢?”谷聿憂嘻皮笑臉的打著招呼。
  “兼人累了,我讓他在家睡覺。”谷聿遠微微一笑。
  “我們听說你快挂了,原本准備回來奔喪,不過你看起來滿好的。”谷聿慮冷冷的瞄他一眼,淡淡的說。
  “嘿嘿!以訛傳訛,我只不過是做個健康檢查罷了。”谷聿憂馬上說。這种丟臉的事還是別提為妙。
  話說當時他順著繩子溜到對面的公寓之后,都還沒有開口關心路蓁如何,就眼前一黑昏倒了,醒來時人已經在醫院里,后來才從護士的口中得知,是路蓁千辛万苦背他下樓,在半途遇到公寓的住戶,在住戶的協助下將他送到醫院來。
  丟臉啊!區區几處槍傷就讓他昏了,還被秦士偉那种三腳貓一再撂倒,不是奇恥大辱是什么?
  “是嗎?只是做個健康檢查?”谷聿遠靠近他,在床沿坐下,然后狀似不留意的壓向他的大腿。
  “啊!老大,你想謀殺啊!”谷聿憂慘叫一聲。
  路蓁剛好走到病房外,一听到谷聿憂的慘叫,立刻奔了進去。
  “你們是誰,想做什么?!”她飛快的來到病床邊,護在谷聿憂身前,厲聲質問那些陌生人。
  谷聿憂尷尬的看著她,想要悄悄的跟她示意,但她背對著他,讓他根本沒有机會暗示。看來,他只能准備讓兄弟們笑話他一輩子了。
  “不錯喔!”谷聿慮難得的哈哈大笑,看了路蓁一眼后,轉而攬著妻子的肩离去。
  “看來我也得走了。”谷聿遠也微微笑著,牽起愛妻的手也离開了。
  路蓁愕然的看著他們前后离去,不解的轉過身來。
  “他們……”
  “他們是我的大哥、大嫂和二哥、二嫂。”谷聿憂好心的為她解惑。
  “嘎?!”路蓁覺得糗大了,她漲紅了臉。“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怎么辦?”
  “你倒沒關系,你的舉動讓他們都很喜歡你,不過我可沒那么好運了,我啊!准會讓他們笑話一輩子的。”
  “你都沒告訴我他們要來,不然我也不會這樣。”
  “放心,丑媳婦總要見公婆,以最真實的面貌相見是最好的。”谷聿憂拉住她的手道。
  “你胡說些什么啊!”路蓁不好意思的偏過頭不看他。
  “我胡說嗎?這是當然的呀。”他笑著挑眉。
  “什么當然的!我可沒有听到有人求婚。”她噘著嘴,不滿地說。
  “是嗎?我記得的可不是這樣。記得早在很久以前,我就說過,為了保我長命百歲,以后几十年可要好好的將你鎖在身邊,免得你這個傻瓜又做出什么嚇死人的事。還有啊,我記得有個人把我的身子看光了,那時我也說過,未來的六、七十年,我可賴定她了,而那個人似乎還喜极而泣呢!”
  “你胡說!”路蓁想起了那段回憶,臉更紅了。
  “是胡說嗎?好吧,那就當我沒說,這件事就算了。”
  “什么?!不可以!”她急得紅著眼大喊。他不要她了?!
  谷聿憂將她拉進怀里,緊緊的抱住她。
  “你這個傻瓜。”他心疼的低斥。“看來除了我之外,也沒人愿意娶你這個傻女人了。怎樣?愿意嫁給我嗎?”他在她耳邊溫柔地問。
  看到她抬起頭來,不給她說話的机會,他又立刻說道:“不許搖頭,不許說不,否則我真的不要你了喔!”
  路蓁微微一笑,“看來除了我這個傻女人愿意嫁給你這個大笨蛋之外,你也娶不到別人了。”
  “哈哈!那我們就笨傻聯姻,來個傻蛋一家親!”

  虞Q知道崛越香保里和谷聿遠的愛情故事嗎?請看偵探社系列之一《兀鷹魅女》
  虞Q了解鄧裴儂和谷聿慮的戀愛史嗎?請翻閱谷氏偵探社系列之二《不打不相識》
  萵知冬愫凝与谷聿近的情愛糾纏,請看谷氏偵探社系列之三《雪女擒夫》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