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7節


  “爹、娘,請用茶。”
  “嗯,果然是賢媳。”文和老王爺開怀的笑開臉。
  王妃慈祥的把過門不久的媳婦當做親生女儿一般疼惜,她啜飲了口茶,笑言,“尚書侍郎的家教果然名不虛傳,幸虧婉拒了公主和郡主的親事,否則婆媳們大眼對小眼的日子可不好挨。”
  “為夫的眼光不差吧。”老王爺笑著輕拍妻子的手掌心。
  “謝謝爹娘的贊美,媳婦只是盡本份而已,若有不是之處,還請爹娘教誨。”顏映柔淺笑盈盈的欠了欠身。
  “我說映柔賢媳啊,”王妃笑眯了眼,壓低聲問:“你和節儿的感情可和睦?”
  顏映柔的面容立即飛上紅暈,羞得微低螓首。
  新婚初時她便明白自己已經投注了感情,深深的愛著小王爺了。
  曾經,她气過自己,亦覺慚愧,甚至怀疑起自個儿是不是水性楊花的女子,否則怎么這么快即迷戀上另一個男子!雖然這個男子已是她名正言順的丈夫。
  但是……不需內疚,不必自我厭惡。
  子鵬對她傷害在先,她已經斷情斷念了,故而她眷愛著自己的丈夫是理所當然之事。
  何況小王爺待她极善,雖然少了濃情蜜意,但是他的翩翩風采、文雅气韻,以及他對她的尊重之意,使她的感情下得更深了。
  但愿良緣長久,琣s恩愛。
  “賢媳?”王妃見她怔忡的模樣,只好高聲呼喚。
  “嗯。”失了儀態,顏映柔慌得連忙欠身,“婆婆見諒。”
  “賢媳凝想了老半天,是不是節儿薄待了你?”嘴里如此關怀著,王妃的心里可是十分明白。
  自小教養的親生儿她有信心,節儿也許不識情愛,也或許無法与其妻如膠似漆的恩恩愛愛,但是節儿的行事作為,令她這身為母親的感到驕傲和欣慰。
  “要是節儿哪里使坏,盡管告訴婆婆,呃?”王妃仍是和藹的笑著。
  “小王爺對待媳婦無微不至,謝謝爹娘的關愛。”她相信假以時日,他對她的感情一定能夠再進一步。
  她的丈夫不是冷情的人,只是冷淡了些。
  突來的惡心感使她掩嘴,攏起眉。
  “不舒服?染了風寒?”王妃連忙起身詢問,真心關愛。
  “一定是節儿忽略了你,他總是埋首書冊,忘了丈夫的責任。”文和老王爺稍有微詞,親生儿的寡愛少戀他不是無所知覺。
  “啊,王爺!”王妃突然惊叫。
  “怎么了,愛妻?”
  “我們可能有孫子可抱了。”
  “嗄?”文和老王爺大愕。
  “孩子?!”顏映柔暗自恐懼不已。如果讓人知道她成其婚配不過兩個月,卻怀有三個半月的身孕該如何是好?
  王妃高興得笑出了淚水,“快、快,賢媳快去歇著,我讓大夫進府為你診脈,這一日我可是盼望了許久。”
   
         ☆        ☆        ☆
   
  “敢問大夫,我怀了多少時日的身孕?”躺在床上的顏映柔借故遣退身邊的丫環婢奴,緊緊盯住看診的老大夫。
  “這……少王妃豈不是為難了小民?”人人皆知大婚不過是兩個月前的事,叫他如何應答?
  一個失言,唯恐麻煩上身。
  “我怀了兩個月的孕喜,是不?”
  少王妃的眼神好生銳利,完全不像形諸于外的柔美容貌。
  老大夫顫巍巍的點了下頭,猛吞口水。
  “那么,你應該清楚如何說話才能明哲保身吧?”
  老大夫只能害怕的拼命直點頭。少王妃的娘家可是有權有勢的尚書侍郎,不是他一個匹夫招惹得起的。
  “兩個月,臨門之喜!記牢了?”拿出一張千兩銀票,顏映柔丟到地上,“拿去吧,謹言。”
  “小民不、不敢拿……”老大夫結結巴巴的,好不容易才說出几個字。
  “拿了,否則我怀疑你的保證。”
  “謝謝少王妃。”彎下身軀,老大夫把銀票拾起塞入衣內后,連忙走出。為了壽終正寢著想,他只好扯謊欺瞞了。顏映柔這才松了口气,但也不禁嚶嚶哽泣。
  如何也料想不到自己是這般劣性惡心的人啊。
  但是為了保住少王妃之位,和小王爺廝守一生,甚至是為了顏家的名聲,她別無選擇。
  何況還有一個惡魔似的劉子鵬,他對她的淫威脅逼不是輕易即可罷止的。
  然而……她對自己起了鄙賤之心。
  “賢媳!”
  一聲急切的呼喚使得顏映柔立刻扯出笑容,欲下床迎接。
  “別!”王妃慌忙按住她的肩膀,“你可是有孕在身,就別拘泥這些可有可無的禮教了。”
  “謝謝婆婆厚愛。”
  “哎,怎么眼睛水汪汪的?哭了一會是吧。”
  “沒的事。”顏映柔抹抹臉上的淚痕。
  王妃以過來人的語調,心領神會的笑道:“一定是太高興了,所以喜极而泣,女子啊,以夫為天,以子為命,我能理解的。”
  顏映柔無言以對,深覺有愧。
  “听大夫說這是臨門之喜,大吉大利。今日節儿入宮面圣,稍晚才會回府,他要是知道自己即將為人父,不知有多欣喜。
  “親家公那里也派人去恭喜了,你肚子里的肉可是在眾人的期望和祝福中降臨的,日后定是棟梁之材。”
  顏映柔低著頭輕道:“婆婆操煩了。”
  “不煩。”王妃笑得眼睛眯成一條線,“多几個孫子才好,趙家一脈單傳,所有的希冀全放在你爭气的肚皮上。”
  “傳宗接代的事,媳婦責無旁貸。”唉,婆婆的興奮之情真叫她難堪。
  “老王爺是男人,不便進房探望,但是他這做公公的和我的心意一般,絕無稍減。”
  “不敢勞駕。”自覺污穢的感覺使得顏映柔的眼眶一濕。
  “隨嫁的丫環和伺候的婢奴夠不夠使喚?這么吧,讓總管選几個精明、手腳俐落的丫環到你房里,我的心才不會揪著。”
  “婆婆的貼心,媳婦無以回報。”
  “只要賢媳你給王府生個白胖的小壯丁,就是天大的功勞了,也算是最好的回報。”
   
         ☆        ☆        ☆
   
  庄小苹已經流了一夜的淚水。
  如果漾漾再這樣一動也不動,不言不語,她會考慮要不要打昏她,然后把她帶走。
  漾漾醒過來后便僵硬著身子,眼神呆滯,連一滴淚也沒掉。
  反倒是她,早已气哭好几回。
  “我恨你!”兵漾漾突然發出深沉的痛呼。
  能气、能哭也好。“我們回山寨里吧,大寨主待你如兄如父,二寨主溫文和善,一向依從你的任性,三寨主雖然喜歡和你抬杠,但是他絕對是護衛你的。”
  “不……”
  “漾漾,整座山頭都是保護你的城堡,在幫里沒有一個人膽敢惹你怨惱,你何必留在汴京?”
  兵漾漾握緊雙拳,一下接一下的猛力打被褥,良久之后,她平靜的說:“我要到王府找夫……找他。”
  “他已經另娶佳麗了,這种絕情的男人不值得你受委屈!”
  “我要一個交代……”
  庄小苹酸了鼻泣喊,“趙甫節不能給你任何交代,他是宋皇朝的小王爺,你是小賊女,何況他已經納王妃了。”
  “他的妻子應該是我!我和他拜過天地、進過洞房,而且我們之間還有一個漂亮的趙星辰。”
  “但是他在兩個月前和另一名女子也拜了天地,進了洞房,可能也將擁有他們共同的孩儿。”她知道這么說十分殘忍,但是長痛不如短痛,她看不得漾漾肝腸寸斷的模樣。
  “他有了王妃,也就是他的妻?那我算什么?露水姻緣?或是被遺忘的棄婦?
  “哈!我才十七歲,剛剛做了娘,怎么忽然之間就成了人家不要的棄婦?”
  “你不是棄婦,是姓趙的太坏,不知珍惜你對他的款款深愛。”美男子都是花心郎啊。
  紅顏薄命,漾漾的命太苦了。
  “我要把趙甫節休了!”兵漾漾大喊。
  “休?”趙小苹愣住了。
  “對,我要寫休書,然后親手交給趙甫節,是我把他休了。”
  淚痕猶濕的庄小苹忍不住笑了出來。
  兵漾漾气极。“你笑個鬼!我正心碎不已,你居然落井下石,取笑我這個可怜人。”
  “不是……”哎,她攤攤手心,無奈的道:“只是覺得多此一舉,既然你不要他了,打道回府便是,何必遞交休書?”
  “我還要寫一張‘終生為奴’的契約書。”
  見她一副勇敢之女的神气樣,庄小苹不禁滿臉疑惑。
  “你要賣身為奴?賣給哪一戶人家?”無此必要吧?
  兵漾漾怒言,“不是我要做奴,而是我要趙甫節這個忘恩負義的人嘗到苦果,讓他知道女子不是好欺負的。”
  “他是小王爺耶。”太陽打西邊出來他也不可能紆尊降貴的作踐其身。
  “去他的爺不爺!他欠了我的救命大恩就應該回報我,我什么都不要,就是要他做我的奴隸。”然后她會努力的、徹底的欺陵他這負心人。
  “這是絕不可能的。”庄小苹開始揉搓疼痛難受的太陽穴。
  是嗎?
  “走!”兵漾漾霍地下了床榻,整整衣裳。
  “走去哪里?回山寨?”庄小苹不解的問。
  “立刻到文和王府。”見她的負心漢,了結這段孽緣。
  “漾漾……”饒了她吧,她的頭愈來愈痛了。
   
         ☆        ☆        ☆
   
  “兩位姑娘,請別讓我們做奴才的為難。”垮著臉的侍衛迭聲哀懇。
  “讓我們進去,請你們行行好。”
  “這是王府不能擅闖,需有拜帖才能傳見。”
  “喏。”暗地里塞過去一張銀票,兵漾漾勾著有點坏的微笑。
  一百兩?侍衛傻了眼。
  另一個侍衛也移身靠近,見了銀票亦是咋舌。
  “可以了嗎?”人人都愛錢呵。兵漾漾笑得更甜美了。
  “瞧姑娘的衣著,不像是這等大手筆的人,這銀票該不會是偷來的吧?”即使是王府里的婢奴也會插個發釵什么的,這兩位姑娘卻是連一個飾物也不上身。
  “不是偷的。”兵漾漾肯定的回答。那是兄弟們劫富來的,絕不是剽竊的宵小行徑。
  “這……”能收嗎?侍衛們很想收為己有,卻又惶怕不安,他們面面相覷了老半天,仍然猶豫不決。
  終于有人開口了,“你們要轉交的東西,我們呈上吧。”
  “不行,我要親自交給……那個人!”
  “那個人是王府里的奴才或是辦事的護衛?”事關腦袋的安穩与否,所以侍衛問得相當清楚。
  “嗯……他是……”
  “是一個當小差的。”庄小苹搶下話來。
  “報個名吧。”把銀票塞入褲腰帶的里層,侍衛說:“你們在外頭等著,我進去把人叫出來。”
  叫?小小的侍衛有膽子叫他的主子出來嗎?
  就在兵漾漾躊躇的當儿,大門開啟了。
  一位年邁的老公公瞧見她們笑開嘴,“你們帶著包袱來當差啊,很好,年紀輕輕的,長得眉清目秀,看起來聰明又伶俐,行!”
  行?!行個鬼!“老公公,你說的當差是什么?”兵漾漾問。
  “伺候少王妃的丫環啊。”
  “伺候……少王妃?!”兵漾漾整個人如遭雷擊,淚珠几乎要跌出眼眶。
  “哎呀,小姑娘几歲了?別哭別哭,文和王府是出了名的好,主子對待我們极為寬厚。”
  “我們不是……”她才不要為奴為婢,而且還是去伺候搶了她的夫君的女子。
  但是庄小苹卻代為發言,“還望老公公關照,我們會盡心盡力,不敢怠慢的。”
  “好、好!”老公公頻頻撫須大笑,“你們長得如此標致,相信主子們都會喜歡的。”
  “走……”扯扯兵漾漾的衣袖,庄小苹咬耳朵道:“只有這樣你才能夠把那兩樣東西交給他。”
  “可我……”在山寨里她嬌養慣了,不懂得看人臉色,仰其鼻息的低賤自己啊。
  “有我在你放心,見著了他我們即刻离開,也許只要委屈几日便可。”
  只能這樣了。
  抹抹淚,兵漾漾跟著庄小苹和老公公走進王府宅邸。
  “她們好生怪异!能夠拿出一百兩銀票的人,干么委身做婢為奴的吃苦?”其中一名侍衛道。
  “世道多變,還是少管閒事為妙,小心駛得万年船。”另一名侍衛爬了爬頭發。
  “就不知她們要找的那個人是哪一個當差辦事的,好神秘。”而且兩個姑娘家生得真是漂亮。
  “別猜測了,下了工我們几個去大喝一番。”
  “好啊,莫名其妙的賺了一百兩,人生真是無限美好。”
  “呵呵呵……”
   
         ☆        ☆        ☆
   
  “你們倆就睡這間房吧,出入不可莽撞,明日我再讓老嬤嬤教導你們該有的規矩。”
  “謝謝老公公。”
  “俏姑娘要改口才好,我不是老公公,我是王府里的四總管,前頭還有三個管事的總管大人。”
  雙手背后,四總管搖頭擺身的往外走,走了兩步忽然又回頭,“左側廊道是老王爺和王妃的閣齋,再往里間走去是小王爺和少王妃的新房和小偏廳,下人們未經傳喚,不能進出一步。”
  “是的。”庄小苹連忙答應。
  兵漾漾卻是暗自揣想,有了主意。
  “啊,對了,一件頂要緊的大事差點忘了交代,少王妃可是有了臨門大喜,你們做丫環的可得細心些,疏忽不得。”然后他便搖晃著出去了。
  “臨門大喜是什么?”兵漾漾轉問庄小苹。
  庄小苹不敢回答,怕她會發瘋。
  “庄小苹姑娘,請說明。”干么直瞪著眼睛?
  “就是剛剛成親的新婚夫妻在洞房的那一夜有了……有了孕喜。”漾漾橫豎都要知情的,現在她只能在心中祈禱漾漾能夠支撐得住。
  庄小苹小心的緊盯著她,生怕她暈厥過去。
  但是兵漾漾只是低下螓首,扭弄著雙手的十根手指頭,吭也不吭一聲。
  “漾漾,想哭就哭好不好?”哭出來會比較舒坦。
  “為了負心漢掉眼淚是最愚笨、最不值的事,我才不要再浪費我的眼淚。”
  “哦?”好勇敢哪,卻更是叫人心疼。
   
         ☆        ☆        ☆
   
  夜深了,趁著庄小苹已經睡下,兵漾漾躡手躡腳的步出下人房,往左側廊道走去。
  起了霧气,視線迷迷蒙蒙的看不真切,她一徑的往前摸索著——
  直到撞上一面肉牆。
  “請問小王爺的閣齋怎么走,我已經走了好久。”
  “為什么要探小王爺的閣齋?三更半夜里應該不必伺候了才是。”
  這聲音……
  心口倏然一痛,兵漾漾忙抬高下顎,白霧之中的他令她乍惊還喜,立刻擁抱著他的腰身。
  “姑娘,你這是做什么?請放手。”
  “不放!”
  “于禮不合。”
  “怎么不合?”他是她魂牽夢縈的夫君啊,他的胸膛原本就是她的依靠。
  趙甫節十分訝异自己竟有片刻的眷戀,身前女子柔軟的嬌軀使他舍不得,甚至有一股渴望,強烈的想擁有她。
  不該這樣啊!
  “你是女儿身,依在我身上會讓人嚼舌根的,畢竟我是男子,而且已為人夫。”他的胸膛應該專屬他的妻子。
  然而內外兼美的少王妃卻無法使他打心底寵溺疼愛,他對映柔似乎只能相敬如賓,再無怜惜的情緒。
  他也不知為何如此。
  但是父母之命,圣上下詔賜婚,他必須遵從,盡責的成為好丈夫。
  就在趙甫節恍惚之時,身上一輕,兵漾漾已經放開雙臂,并且退离一大步,莫名的,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虛。
  “你是小王爺對不對?”他方才親口證實他已為人夫,可是這所謂的人夫指的是她兵漾漾的夫,或是另一名女子的夫?
  “是。”這姑娘為何以哀傷的眼神瞅他,而她的哀傷竟然令他震撼。
  “當初你為什么要欺瞞我?”
  “當初?”趙甫節的星眸泛出迷茫,“我和你相識?”
  “你……你把我忘了?或是害怕我對你糾纏不清?”好狠的郎心!
  “我不認識你,也未曾見過你。”
  “你竟敢扯這种謊言,我們連趙星辰都已經有了,你怎能說你連見都沒見過我?”她和他是名副其實的夫妻啊。
  “趙星辰?我不認識這個人。”
  “你當然不認識他,因為他只有几個月大,為了他,我痛得死去活來,他的名字是你取的,日月星辰,就恍如我和你的……”的什么?矢志不移的愛情?燦爛熾烈的誓言?
  哈,簡直是諷刺,她的夫君另結新歡就罷了,沒想到居然連他們的一切都拋諸腦后。
  她真的這么不值嗎?他怎能一筆勾銷得這樣徹底?
  “姑娘……”對于她一連串的指控趙甫節委實不懂。
  但見她的身子顫抖得仿佛隨時要倒下的模樣,他竟起了怜惜之情,而且极想再把她擁入胸怀安慰她的傷感。
  遽然,她從袖口里取出兩張紙,朝他的臉砸過去。
  紙張飄落地上,趙甫節撿拾起,一見上頭斗大的字,訝异得瞪直星眸。
  “怎么,嚇了一大跳是不是?哼,是你負心在先,我是被迫出此下策。”可是心儿仍在淌血。
  “休書?終生為奴的契約?你不是開玩笑的吧?”這姑娘居然丟給他一紙休書和奴隸的契約,他与她毫無干系,何來的毀婚休棄?而且還要他為奴做仆的伺候她?
  兵漾漾气憤的道:“趙甫節,你不是再婚了嗎,既然你不在乎我們的姻緣,我便大人大量的成全你,有了這一紙休書,你的少王妃才算得上名正言順,我是明辨是非的人,不會一味的怨恨另一個蒙在鼓里,也受了欺的女人。”
  言下之意是他和她曾有婚盟?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倘若他當過新郎倌,為何他一點印象也沒有?
  然而不可否認的是,他對這小姑娘极有好感……
  兵漾漾深吸一口大气,繼續未完的話,“我和你從這一刻起不再是夫妻了,趙星辰是我一個人的,至于終生為奴的約定你不許耍賴!就算你是小王爺也得遵守自己立下的誓言。
  “敢問姑娘,我立下何种誓言?”
  “你的命是我從閻王老爺那里搶救回來的,而且為了救你,我的回魂丹讓你吃下肚去,光是那藥丸十箱黃金都賠償不起。
  “所以我一定要你做我的奴才來償還我對你的大恩大德,趙甫節,你是讀書人,吃人一斗、還人十斤的道理應該曉得。”
  “你說你對我有救命大恩?”她只是一名女流啊。
  見趙甫節怀疑的蹙起眉,兵漾漾火大了。
  “忘恩負義的坏人,要不是我,要不是龍鳳幫的庇護,你這個尊貴無比的小王爺早已經一命歸西,遑論迎娶你的新歡……”
  “你指的是我下江南,被盜匪劫殺的那一次危難?但是我的救命恩人是釋師啊!”
  “什么四死、四活的?”他在跟她胡扯什么?
  “姓趙的,”她已經休了他,所以他不是她的夫君。“一句話,什么時候跟我回去山寨,好好的供我差遣?”
  眉眼一斂,趙甫節沉下聲,“我是趙氏子孫,豈有為奴之理,何況你的胡言亂語已犯了忌諱。”
  与她拜過天地的他竟說她一派瞎說?气死她了,再怎么說她都是龍鳳幫的第四當家。
  怒极攻心的兵漾漾無法抑制心中的恨,她伸手抓住他的左手腕,張口一咬。
  “呃……”吃了疼的他极力忍耐。
  然而她的利齒狠力的死咬著他的手腕,他想掙開又擔心傷了她的身。
  剎那間,一名老嬤嬤突然沖出來把兵漾漾推開,她即刻跌于地上。
  老嬤嬤又揪住她的發髻,不由分說的賞她兩巴掌。
  “住手。”趙甫節出聲制止。“大膽!竟敢胡亂打人。”
  “小王爺,老奴是替你教訓這該死的賤婢。”
  “喂,老妖婆,你才是賤婢。”兵漾漾气哭了,這輩子她還不曾吃過耳刮子。
  “主子面前,有你這小丫環放肆的份嗎?”說到底她總是少王妃娘家里頭帶來伺候的老嬤嬤,這賤婢半夜里闖進主子們的花園已經該受毒刑,居然還讓她瞧見冒犯主子的罪行。
  她是護主心切,何罪之有?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啊,小王爺不會降罪于她這老奴才的。
  “陳嬤嬤,退下。”
  “這賤婢不能輕易饒恕。”一臉橫肉的陳嬤嬤自作主張的轉向地上的兵漾漾,惡气道:“說!你是哪一房的奴才、哪個總管教導的?沒規沒矩的竟敢咬傷主子,若是主子有個閃失,你等著杖責吧。”
  “老妖婆,你的嘴臉好丑。”以為她是被嚇大的啊,除了大寨主之外她還沒遇過害怕的人物。
  丑?這個乳臭未干的女娃竟敢譏笑她!一把怒火熊熊竄起,陳嬤嬤傾身向前,又甩上一巴掌。
  趙甫節怒得踢出一腳,陳嬤嬤立即踉蹌的往一旁跌滾去。
  “小王爺,你為了這賤婢對老奴施以教訓?”陳嬤嬤簡直不敢相信,儒雅出了名的趙小王爺居然動气了,而且還踹踢她這個极有份量的老嬤嬤。
  “立刻退下!否則我將你斥回顏府。”他真的生气了。
  一向寬待下人的他在惊見“她”受了陳嬤嬤的辱打時,几乎要動手掐住陳嬤嬤的喉口。
  他絕不允許任何人傷“她”一分一毫。
  “等等。”兵漾漾叫住已經走了几步路的陳嬤嬤。
  “你打了我三耳光,原本得連本帶利的還給我,不過我大人大量,不跟你追討利息了。”
  利息?這女娃在說哪一門子的渾話?
  怔愕的剎那,三個耳刮子送上陳嬤嬤的圓胖方臉。
  “你打……我的臉……”頭冒金星之余,陳嬤嬤扭曲著五官。
  “不多不少,就三個耳光,我不欺負人,也不准別人欺負我。”
  “死賤婢,報上名來!”她非整死這女娃不可。
  “兵漾漾!”怎樣?
  “在哪一房當差?”小王爺居然毫無表示,難道她挨耳光是應受的懲戒嗎?”定是這小賤蹄子暗中作祟。
  兵漾漾不怎么甘心的回嘴,“据說是在少王妃房里當差。”可是她不待在這儿了,她要包袱款款回山寨里去。
  “是嗎?”哼!小賤蹄子,活該你落在我的手里。
  抖動著一身肥肉的陳嬤嬤悻悻然的走了開。
  兵漾漾轉過身,冷著眉眼,瞅了趙甫節一下便打算回下人房去整理包袱。
  “且慢。”他擋住她的路。
  “干么?想杖責我是不是?”她都已經大方的寫下休書了,不是正合他的意?
  “你說你叫兵漾漾?出身于龍鳳幫?”他近乎嚴厲的吼問道。
  “少來,負心就負心,裝什么失憶啊?才快一年的時間就忘了我的名字。”而她居然還生下他們共有的孩儿。
  她這個棄婦的角色更是難扮演,滿腹的悲苦和痛恨只能暗自承受。
  “好狗不擋路,滾啦。”推開面前的他,她傷心的往前奔跑。
  打開握著紙張的掌心,立在原地的趙甫節瞪著上頭的字句,不禁感到納悶,疑云滿腹的他深覺另有蹊蹺。
  記得釋師曾經詢問過他,記不記得兵漾漾這個人,而他昏昧不清。
  況且釋師似乎提點過龍鳳幫的響亮名號……
  “兵漾漾?龍鳳幫?這之間牽連著什么我應該明白,卻遺忘了的玄机?”
  休夫?
  終生為奴?
  兵漾漾不該無端的交給他這兩紙莫名其妙的契約書才是,除非她犯了痴傻的病症。
  但是他立即否決了這個猜疑,她的神態十分正常,尤其是她的圓亮瞳眸,顧盼之間自有一抹動人的英气。
  “難道這休夫的……”喝!他的頭仿佛要裂開來。
  兵漾漾……漾漾……為什么心上念著這個名,他的腦海里就泛著刺痛?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