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章


  丁純雅,二十二歲,T大英文系畢業,八歲時,父親丁超川病逝,十八歲時,母親朱孝梅与兄長丁雅龍同時被殺,之后以半工半讀的方式完成學業,現今在裴園工作。
  其父丁超川曾經營記昌營造工程公司,卻在与天心財團歷經一場工程競爭失敗后,宣布倒閉,并導致傾家蕩產……
  裴毅軒放下丁純雅的調查報告書,皺起眉思索著。
  她是來報仇的沒錯,可是,卻不知道她打算如何報仇?或報仇到何种地步?
  若是以目前她做過的事來判斷,她似乎沒有打算使用凶殘的報复手段,只是想整整他們四個兄弟而已,但是……就只有這樣,還是這只是她報仇的開端?
  最重要的是他該如何處理這件事?
  “……丁超川于十一月十七日病逝于……十一月十七日……嗯!再過半個月就到了,想來她應該會去……”他喃喃自語著。
  “叩叩叩!”突然,敲門聲傳來。
  裴毅軒連忙將報告書塞進書桌的抽屜里。“請進。”
  純雅開門進入。“三少爺,出飯了。”
  出飯?裴毅軒饒富興味的勾起唇角,她那口听了會讓人“花轟”的台灣國語,到底是從哪里學來的?能說得如此自然流利,應該是長期訓練的,會是她母親嗎?
  “阿雅,你母親是台灣人嗎?”
  “素的,三少爺,我們都素嘉義鄉下人。”
  胡扯!丁超川明明是江蘇人!
  裴毅軒以手撐著下頷,微笑著又問:“听說你才國中畢業而已?”
  “素的,三少爺,鄉下人能給他念到國中畢業就很了不起了啦!”
  瞎掰!她明明是以第一名從T大英文系畢業的高材生!
  不過,如此一來,就很符合她的“外表”了,原先他還覺得很訝异,為何一個土里土气的鄉下土包子,竟然會有如此出眾的外貌和气質?
  他敢肯定,如果她換回正常的打扮,絕對會是個相當出色亮眼的女孩,而事實上,他早已經越來越覺得她吸引人了,至少,非常非常的吸引他……也或許,他早已被她吸引住了……
  “從來沒有人追過你嗎?”他好奇的問。
  純雅刻意移開雙眸,小聲的回道:“沒有。”
  又說謊!“你已經二十二歲了,怎么會沒有人追過你呢?”
  他是什么意思?是在譏諷她沒有人要嗎?
  純雅不自覺的猛抬起頭來,瞪圓眼睛,气呼呼地盯著他。“三少爺,您別忘了,您自己也素已經二十九了,卻沒有女朋友喔!”
  在那張寫滿了不悅的秀气瓜子臉上,烏溜溜的大眼睛盈滿了生气,雙頰上的淡淡紅彩,更添她撩人的風韻,微微噘起的紅唇,仿佛誘人的果實般,只待有緣人采摘……
  裴毅軒不由得睜大眼,一臉仿佛是頭一次看見她似的表情,同時夢游似的起身來到她身前,俯視著她那張娟秀清麗的小臉蛋。
  他伸手撥開覆蓋在她眉上的劉海,露出她雪白飽滿的天庭,接著,手指又順勢滑到她的下巴上,輕輕勾起食指頂住。
  “你知道你長得很美嗎?”他喃喃道。
  純雅驀地漲紅了臉,一雙大眼睛似乎瞠得更大了。“三……三少爺,你……你……”
  天哪!為什么她的心會突然跳得這么快、這么猛?就好像賽龍船時急速、猛烈的擂鼓聲,她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每一聲咚咚的重擊,而每一下也都似乎要將她的心從胸口撞出來!
  他那雙深情地凝注在她臉上的眼睛,更像是扼住了她的呼吸般,令她几乎喘不過气來。
  驀地,她發現,原來四兄弟中,裴毅軒才是最俊逸出色的一位,可因為他的個性太隨和、內斂,所以掩蓋住他的鋒芒,但從他那雙溫和卻深沉幽邃的烏眸中,便可隱約地感覺到他丰富的內涵。
  他的眼神迷蒙、她的目光晶亮;他的呼吸深沉、她的喘息急促……當他情不自禁的用大拇指輕輕刷過她嫣紅的櫻唇時,倏地引起她全身的一陣顫悸。
  眼看著他的腦袋逐漸俯近,她卻一點儿也無法動彈,她知道自己該推開他的,但是,她卻動不了;她該責罵他的,但是,她就仿佛被催眠了般,只能雙眸越睜越大地期待著他接下來的動作……
  “阿雅啊!快點叫三少爺下來吃飯哪!大少爺在催了啦!”阿美的聲音從樓梯口傳了過來。
  純雅好像被電電到似的立刻跳開來,但裴毅軒卻是鎮定如琣a凝視著她用雙手捂著胸口,結結巳巴地催促道:“三……三少爺,吃……吃飯了!”
  裴毅軒又凝睇了她半晌后,才慢吞吞地往門口走去,但在經過她的身邊時,卻又似漫不經心地問了一句。
  “你到底多高啊?”如果不是她長得那么矮的話,他早就吻到她了!
  純雅生平唯一最恨的就是人家問她的身高了!剎那間,她竟忘了羞赧与惊慌,非常不滿地噘起小嘴回答。
  “一五三公分,三少爺。”
  “一五三?”裴毅軒故意的嘖嘖了兩聲。“你可真矮啊!阿雅,難怪人家都要當你是未成年的小女生了。”
  跟在裴毅軒身后的純雅,狠狠地對著裴毅軒的后背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
  很好!舊恨未解,新仇又結……他等著瞧吧,嘿嘿嘿……
  裴毅杰邊拖著腳,邊呻吟地進入餐廳。
  “你又怎么了?”裴毅豪蹙起眉不解的問。
  我又拉了好几天的肚子了啦!今天在辦公室里,我至少跑了十几趟廁所,好像連腸子都要拉出來了。”裴毅杰小心翼翼地坐下,好似深怕坐重一點,腸子就真的會溜出來。
  “喂、喂、喂!有沒有搞錯啊?”裴毅昂抗議道。“現在是晚餐時間,請不要說那种惡心的事,好不好?”
  “是老大問我的嘛!”裴毅杰反駁道。
  裴毅軒迅速瞥了一眼純雅,隨即又將眼光轉回裴毅杰的身上。“沒有去看醫生嗎?”
  “有啊!所以才能停止拉肚子。”裴毅杰直歎气。“唉!拉了一整天,我也沒力气去約會了。”
  裴毅豪搖搖頭。“身体不舒服還想約會?”
  “好像不這樣,你就不會回家吃晚餐喔!”裴毅軒也說。
  “其實,拉肚子不舒服不重要,”裴毅昂正經八百的評斷。“重要的是不能約會,這事才夠嚴重,對吧?二哥。”
  “對极了!”裴毅杰贊同的喃喃道。
  始終偷覷著純雅的裴毅軒,看到她微微張口,無聲的說了兩個字!
  “活該!”
  裴毅軒想了想說:“老么,你沒有再把文件拿回來了吧?”
  “沒有了啦!老是飛來飛去的跟我玩躲貓貓,拿回來有個屁用啊!”裴毅昂苦著一張臉。“可是,現在卻變成我的鞋子會少了一只,或皮夾自動躲起來,每天還不是找得找昏天黑地的!”
  裴毅軒又瞧見純雅在竊笑不已。
  “不會是有人在搞鬼吧?”裴毅豪終于起了疑心。
  純雅嬌小的身軀陡地一僵,裴毅軒几乎是反射性地就脫口道:“不會的啦!
  要是真的有人在搞鬼,東西會消失不見,而不是只換了個地方而已。我想,應該是老么自己糊涂,他向來就愛把東西到處亂丟,從來沒有一個固定地方。你們應該還記得吧?他曾經把天竺鼠藏在床底下藏得忘了,結果等天竺鼠死了、發臭了,才發現哩!”
  聞言,裴毅豪這才松開眉頭,贊同的頷首。
  “也沒錯,他還把playboy藏到我房里去哩!”
  “拜托,那是我高中時候的事耶!”裴毅昂大聲抗議。
  “牛牽到北京還是牛啊!”裴毅杰幸災樂禍地說:“你這叫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以前亂七八糟的,現在還是一樣亂七八糟!”
  裴毅昂還想反駁,可嘴巴張了兩下,就又放棄了,“算了,反正不管我說什么,你們都不相信我就是了。”他喃喃道。
  “知道就好。”
  裴毅軒笑著瞄向純雅,卻發現她正以疑惑的眼光凝視著他,他頑皮的朝她眨眨眼,令她愣了一下。
  他故作無事狀的端起碗來吃飯,心里覺得有些喜孜孜的,其實,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么要護著她,她是來裴家報仇的,不是嗎?
  裴毅軒知道裴毅昂的事也是她搞的鬼了!
  純雅用雙手托著下巴,獨自坐在魚池邊思忖著。
  可是,他為什么不揭發她,反而護著她呢?就算他真是個十成十的好好先生、百分百的濫好人,可她明明是來搗蛋的,他也不該如此容忍她吧?
  而且,她听說他在公事上也是一板一眼的,這表示,除了有關他私人的事外,他還是相當嚴肅正經的,而現在,她已經欺負到他兄弟的頭上了,他怎么可能會放過她哩?
  但是……他的确是放過她了,而且還護著她,不是嗎?
  為什么呢?是為了晚餐前那險些成真的一吻嗎?那他又為什么要吻她?是為了好玩嗎?
  不!她相信他絕對不是那种隨隨便便的人!
  那……難道是他喜歡她?不會吧?她裝得這么土气,還滿口“台灣狗魚”,而且是個國中畢業生,他怎么也不該會喜歡她啊?然而,他想吻她的事也的确是事實啊!這……到底該怎么解釋才合理呢?
  唉!真是令人想不透啊!
  而且……她差點就讓他的吻“得逞”了耶!
  大學時代是有不少人追求她啦!但她沒時間,也沒感覺,所以,從來沒有和任何人交往過,就連牽手、摟抱、接吻這种事她都沒做過了,更別提那种惊心動魄的感覺了。
  她可能水遠也忘不了那一刻的悸動感覺,還有那一瞬間的眩惑与柔情……仿佛箭矢般,狠狠的刺入她的心中,即使箭身已然拔出,致命的箭頭卻依然留在她的心中,使得她總覺得胸口隱隱作痛,因為一种莫名的渴望与期盼、一种陌生的戀慕与情愫……
  這是什么?難道這就是愛情嗎?她真的對他動情了嗎?
  她……可以嗎?
  就在她沉浸在自我的思緒中時,一道頎長的人影悄悄的來到她身后不遠處,靜靜地凝望著她。
  如果他愿意承認,他就應該明白,在他第一次仔細認真的端詳她時,他就已經喜歡上她了!那時候,他還不知道她是個大學生,甚至以為她不過是個十六、七歲的小女孩哩!
  想來,是她那份清靈、純真可人的模樣,在他不知不覺中悄悄地進駐了他的心靈,但是,當時他也不過是單純的喜歡她而已啊!
  直到那一回,他在她身上發現了令人疼惜的苦澀、寂寥与無奈的种种情緒,感覺到她那小小的肩頭上,似乎也壓著無盡的重擔,在那原該是無憂無慮的瞳眸中,盛滿了凄楚之色,令她看起來是如此的惹人愛怜、令人心疼,他也才真正的為她動了心。
  而后日复一日,只要用過晚餐后,他就會找她陪他聊天,而每當提到她的家人時,她總是亟欲回避,而且,眼中會再度流露出那种令人感傷、怜惜的酸楚与無奈,盡管他知道她是來報仇的,他的心仍控制不住的逐漸陷落。
  她活潑俏皮的一面令他喜愛,她苦澀、凄楚的表情令他心疼,而她的勇敢更令他傾心。
  最后,他忘情地亟欲一嘗她紅唇上的滋味,本能的為她護航,他終于明白,這就是他唯一想做的事。
  至于她要報仇的事……只能再設法一步步慢慢的解決了……
  十一月十七日,天气晴朗。
  這日一大早,早已請好假的純雅在晨霧中走出裴園,渾然不知身后有輛車子,正默默地跟隨她來到山仔后的麥當勞,在那儿的化妝室里,她換回正常裝扮——一條高高的馬尾,一件長袖T恤、背心和牛仔褲。
  之后,她搭上客運,來到七星山上的某處公墓地,見她下了車,跟在后面的轎車也停了下來。
  純雅往公墓里走去,最后在這片公墓的最角落,一座小型簡單的墓碑前停下。
  “爸爸,我來看你了。”
  她打著招呼,同時取下背包,從里頭拿出一些香燭紙錢等點燃,接著開始擦抹墓碑、清除野草,等一切都處理完畢后,她在墓碑前盤膝坐了下來。
  “爸爸,我已經開始履行我的誓言了,但是,因為你并沒有規定我要如何報仇,所以,我就按照自己的意思做了。”接下來,她開始報告進度。
  “我把他們四個兄弟整得有夠慘的,你真該看看他們的樣子,實在很好玩哩!”她笑笑。“老大裴毅豪,平常都是一副正經八百的樣子,所以,出模起來最有趣了,尤其是那次我讓他几乎一整個星期都穿同一套衣服時,那時候天气熱得很,他不臭才怪,若是能再給我多一點的時間,或許連長虫都有可能哩!”
  “還有那個只會用老二的裴毅杰,我有努力的幫他減肥喔!一個星期至少讓他拉個兩、三次,我看他還有沒有力气去玩女人!”她皺著鼻子哼了哼。“我最恨這种仗著自己好看,而去玩弄女人的男人了!”
  “至于老么裴毅昂,他最喜歡惡作劇整人,所以,我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他也嘗嘗被整的滋味,教他体會一下暈頭轉向的感覺。”
  說到這里,她突然停了下來,拉著自己的馬尾玩了好一會儿后,她才似乎有點為難地繼續述說。
  “爸爸,只有老三裴毅軒,他真的是個好人耶!甚至好到讓人想海K他一頓,看看他到底有沒有脾气哩!我……我也有整過他啦!可是……”她躊躇著,不知該如何啟齒。“我覺得很不忍心耶!”
  她又輕歎一口气。“每次看他忍耐著吃下那些奇奇怪怪的食物,如果他肯發點脾气還好,可他卻連吭都不吭一聲,我……我真的是越看越心疼哩!”
  頓了頓,她忽然垂下小腦袋。
  “好啦、好啦!人家承認喜歡他就是了嘛!”
  此言一出,躲在不遠處大樹旁的瘦削人影,驀地雙眸一亮,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啊!”純雅無奈地道。“可他就是那么好,人家一不小心就喜歡上他了嘛!”
  她用手指卷著馬尾上的發絲,羞赧地瞥一眼墓碑。“所以我想……我想問問爸爸,我可不可以喜歡他呢?”說著,就看見她從皮包中掏出兩個十元硬幣,放在掌心中,移到墓碑前。
  “爸爸,我知道你不能說話,那你就用這兩個銅板回答我吧!若出現一正一反,就表示我可以喜歡他,如果是兩個同一面的話,就表示我不可以喜歡他,ok?”
  躲在大樹后的人直皺眉的想道,這算什么?
  “鏘!鏘!”只見兩個硬幣在墓碑前滾動著,大樹后的人心焦如焚,純雅的雙眼也緊盯著滾個不停的銅板……終于,最后一個靜止了下來,在安靜了好半晌后,驀地听到她的歡呼聲。
  “耶!爸爸万歲!謝謝爸爸,謝謝,真的好謝謝爸爸喔!真的謝謝你啦!”
  純雅撿起硬幣猛親個不停,且再接再厲的再次向父親祈求。
  “爸爸,既然你同意我可以喜歡他,那我是不是可以停止報仇了?”
  但這一回……
  “喂、喂!爸爸,有沒有搞錯啊?你都說找可以喜歡他了,干嘛還要我繼續整他們啊?”純雅哼了哼。“哪!爸爸,再給你一次机會,這次你要慎重的考慮好喔!”她伸出食指指著墓碑,慎重其事的叮嚀道。
  可是……
  “見鬼的啦!”她低聲詛咒著。“好吧!那……爸爸,至少可以饒過他吧?我說過他是個好人,真的很好很好的好人喔!而且,我又喜歡他,所以,你應該可以對他法外施恩了吧?”
  然而……
  “爸爸,你真的粉矛盾耶!你說我可以喜歡他,卻要我不能放過他?你到底要人家怎么樣嘛?”純雅跳起來大聲叫罵,并在墓碑前來回踱步。
  躲在大樹后面的人連忙往樹干后縮了縮,怕被她發現。
  “不過,你本來就是個很矛盾的人,那件事原本就是你自己的錯嘛!人家都說要幫你忙了,你不但不要,還把人家當仇人看待!我真不懂,人家到底是惹到你什么了?你可以去搶工程,人家就不可以嗎?這算什么道理啊!”
  她倏地定住腳,旋即猛然轉向墓碑。
  “告訴你喔!爸爸,其實我根本沒有理由找他們報什么仇,要不是你堅持,而我又曾對你發下了誓言,我才不甩你這一套呢!所以,我這樣整他們已經夠了,你不要太過分喔!”
  她忿忿地瞪著墓碑,“現在,給你最后一次机會,我可不可以停止報仇行動了?”說著,她又扔出硬幣。
  十秒后,她仰天大罵一聲。“shit!”然后再一次瞪眼。“爸,至少我可以饒過自己喜歡的人吧?”
  再一個十秒后,她又仰天怒吼。“哇靠!干!操!”
  躲在大樹后的人,惊愕地睜大了眼,目瞪口呆的瞧著純雅在墓碑前來回不停的走著,嘴上還嘰哩咕嚕的咒罵個不停,好一會儿后,純雅終于發泄夠了。
  “好,爸爸,我就繼續整他們,整到你爽為止,包括我喜歡的人,這樣可以了吧?”
  頓了頓,她又警告似的指著墓碑。
  “不過,要如何做,得由我自己決定,懂嗎?我可以整他們,但絕不做你希望我做的事,譬如搞垮天心這种肮髒勾當,明白嗎?我只會去整得他們雞飛狗跳,其他拉拉雜雜的事一概不管!”
  語畢,她邊開始收拾地上的物品,邊嘮嘮叨叨的念個不停。
  “媽的,也不体諒我一下,想辦法整人也是很累的耶!而且,人家裴毅軒早就知道是我在搞鬼了,是他好心,才沒有揭發我讓我被人給扔石頭,可早晚有一天,他會忍受不了,到時候,你就看著好了,我肯定會來這儿陪你睡大覺的啦!”
  大樹后的人背倚著樹干,無聲地微笑著。
  他想的沒錯,她根本無意真正的報复他們,只是在兌現當初不得已立下的誓言而已,看樣子,他能做的還是只有繼續護著她了,至于他的兄弟們嘛……只能委屈他們自求多福羅!
  裴毅杰一進餐廳,就把一本閣樓雜志扔在裴毅昂的面前。
  “這是你的吧?”
  裴毅昂好奇的瞥了一眼,隨即搖頭否認。
  “不是,這是最新的,我已經好久沒有看這個了。”
  裴毅杰隨即拿回去,轉扔到裴毅豪的前面。
  “那就是你的羅?”
  裴毅豪才剛喝下一口稀飯,卻被他的話嚇得險些從鼻子里嗆出來,“才……才不是呢!”裴毅豪嗆咳著否認。“你憑什么說是我的?”
  裴毅杰涼涼地端起橙汁啜了一口。
  “因為我和老么都很久沒看這种東西了。”
  裴毅豪立刻反手一指裴毅軒。“那就是他……”
  “NO、NO、NO!”裴毅杰搖著食指。“阿美說,這是在你房間里找到的,她以為是我掉在那儿的,所以就把它拿來給我了。”
  裴毅豪的嘴巴一張一合的,一副百口莫辯的樣子,而剛剛險些被賴上的裴毅軒,卻兀自瞪著自己的“早餐”發愣,良久后,他才可怜兮兮地喚了一聲。
  “阿雅。”
  “三少爺?”
  “我本來的早餐呢?”他有些哀怨的問。
  “三少爺,同樣的東西出太多,素會膩的。”
  “是嗎?”裴毅軒忍不住朝兄弟們面前那些吃了好几年的早餐瞄了瞄,再盯回自己的“早餐”上。
  “可是阿雅,早餐吃……青蛙,好像不太适合吧?”看著那堆青蛙肉,他的臉忍不住為難的皺成一團。
  “錯了,三少爺。”純雅非常正經地搖搖頭。“那個叫田雞,你可以把它當雞肉出,它也叫做素腳魚,所以,你也可以把它當魚出。”
  “雞肉?魚肉?它實在不太像雞,也不太像魚耶!”裴毅軒苦著臉喃喃道,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好吧!反正也差不多啦!吃了不會死人就是了。”
  “不想吃就不要吃嘛!”裴毅豪蹙著眉建議。“可以叫福嬸另外弄啊!”
  “不用了,”裴毅軒慢吞吞的拿起筷子。是我自己叫福嬸做這個的,當然要把它吃完羅!”
  “你叫福嬸早餐做這個給你吃?”裴毅昂不敢相信地叫道:“你真的越來越奇怪了,三哥。”
  裴毅軒覷一眼純雅,她正以同情的眼光瞅著他,他微微苦笑一下,認命地開始吃他的“雞肉”……呃、或是“魚肉”。
  只要她不是讓他吃“米田共”就行了!

  ------------------
  由http://bookli.shangdu.net書擬人生nono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