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7節


  柳絮白正在房里處理著堆積如山的文件,此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孟姑娘!”一打開門發現是孟群芳,柳絮白顯得有些訝异,“有事嗎?”
  “我可以進去嗎?”
  柳絮白還來不及說出任何話,孟群芳便徑自的進入了。
  “孟姑娘如果有事,還是到大廳談比較恰當。”柳絮白轉身要開門,卻被孟群芳拉住。
  “不用了,我不會待很久的。”
  柳絮白迅速的甩開孟群芳的手,努力的維持禮貌,“不知道孟姑娘究竟有什么事?”
  孟群芳四處打量著,瞥見了柳絮白桌上的文件,便微笑的說:“柳庄主真是忙碌啊。”
  柳絮白沒有理會孟群芳,只是再一次的問:“孟姑娘究竟有……”
  話還沒說完,只見孟群芳突然一手扶著額際,整個人癱軟的倒向了柳絮白。
  柳絮白直覺反應的接住了孟群芳,“孟姑娘,你怎么了?”
  孟群芳緩緩的眨著眼,對柳絮白嬌弱一笑,“沒什么,只是突然覺得頭暈。”
  柳絮白對孟群芳這樣的舉動感到有些不快,這种伎倆他看多了,還會不知道孟群芳心里在打什么主意嗎?就在柳絮白正要推開孟群芳之際,房門突然被打了開來,而且無巧不巧的,來者正是君無愁。
  “絮白,我告訴……”君無愁一臉興高采烈的推開了房門,可是當她看到眼前所呈現的情形時,整個人不禁錯愕的呆愣在原地。
  柳絮白急忙的想要推開怀中的孟群芳,但她卻緊抱著不放,迫得他連忙抬頭,想要向君無愁解釋。“小愁,你誤會了,我……”
  柳絮白根本沒辦法把話說完,只見君無愁鐵青著臉,冷聲的打斷了他的話,“真是對不起,打扰到你們了。”說完話隨即掉頭飛奔而去。
  柳絮白用力的將孟群芳甩到一旁,憤怒的瞪了她一眼,便飛快的赶去追君無愁了。
  看著柳絮白倉皇离去的身影,孟群芳的唇角揚起了一絲陰冷的笑容。
   
         ☆        ☆        ☆
   
  柳絮白一跑出房門,即看到君無愁跑向了馬廄的方向。不一會儿,便看到君無愁騎著一匹馬飛奔而出。
  毫不遲疑,柳絮白也迅速的赶到馬廄,挑了一匹速度最快的馬,急切的希望能追上君無愁。
  沿著君無愁所留下來的痕跡,柳絮白來到了山庄外的一片樹林地。沒有多久,他便發現了君無愁的蹤跡。
  當他看到君無愁時,不禁被她給嚇坏了,因為她的馬已經失去了控制,正以飛快的速度狂奔著。而君無愁正死命的緊抱著馬的脖子,隨即都有可能摔下馬背的危險,讓柳絮白看得膽戰心惊。
  加快了速度,他來到君無愁的身旁,小心翼翼一的貼近君無愁的馬,他怕万一一個不小心惊嚇到馬的話,那君無愁就可能會受到傷害。
  終于,柳絮白逮到了一個空檔,便動作俐落的跳上了君無愁的坐騎。他用力的拉住韁繩,本想讓馬停下來。不料馬的兩腳高高站起,將他們兩人給摔到了地上。
  柳絮白緊緊的將君無愁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護衛著她,以致柳絮白身上多了几處擦傷。不過,君無愁倒是未受到任何傷害。
  柳絮白一張開眼,首先檢查了君無愁的狀況,确定她安然無恙后,才放心的歎了一口气。
  但是,柳絮白又立即气憤的握住君無愁的肩膀,用力的搖晃著,“你有沒有腦筋啊!你知不知道你剛才那樣有多危險,小菁就是這樣受傷的,你知不知道!”
  他緊緊的抱著君無愁,頓時感到全身虛脫,一想到差點可能失去她,心中不禁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万一……
  “你沒事真是太好了,你几乎嚇掉我半條命。”幸而她平安無事。
  可是,君無愁并沒有任何反應,柳絮白甚至還听到了細微的抽气聲。
  柳絮白微微的拉開了君無愁,只見她眼中閃爍著淚光。“小愁,怎么了,你為什么哭呢?”
  柳絮白伸手想幫君無愁拭淚,卻被她轉頭避開。
  “不要碰我,不要用你抱過孟群芳的手來碰我!”
  柳絮白輕歎一聲,若是在別的時候,他一定會為君無愁明顯的醋意感到高興,可是他現在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只覺得頭疼。
  “小愁,你听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不听,我不要听!”君無愁雙手捂著耳朵,拼命的搖著頭,“說什么只愛我一個人,說什么眼里只有我一人,全都是謊言!別人對你投怀送抱,你還不是欣然接受!”
  “小愁,你听我解釋啊!”柳絮白努力的想要解釋,但君無愁根本不肯理他,只是死命的想要掙扎出他的怀抱。
  柳絮白沒有辦法,最后只好將君無愁的雙手盈握在手中,固定在她頭頂的上方,然后低頭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
  君無愁緊閉著雙唇,不愿讓柳絮白得逞,然而經過一陣掙扎后,柳絮白依舊強行的闖入,攫取著她口中的瓊漿玉露。
  原本,柳絮白只是想藉此讓君無愁安靜下來。但當他碰触到君無愁柔軟的唇瓣,品嘗到她甜美的滋味時,立即忘卻了所有,只想繼續加深這個吻。
  尤其當君無愁的舌尖怯生生的探進了柳絮白的口中時,一股熱流沖進了他的腦中,除了再繼續下去,他的腦中已不再有任何的念頭。很自然的,他的雙手開始在君無愁的身上游走,不停探索著她柔軟的身軀。
  他的唇在离開君無愁的唇后,緩緩的往下來到她小巧的下巴、美麗的頸項,然后來到她耳后的敏感處。最后,他緩緩上移的手來到了她的胸前,溫柔備至的揉捏她胸前柔軟的峰巒。
  他的碰触帶給了君無愁一陣陣戰栗般的歡愉,讓她不由自主的輕吟出聲。
  君無愁的輕吟聲驅走了柳絮白最后的一絲理智,他的手仿佛有自己意志似的拉開了君無愁的衣襟。他的吻則像雨點般,不停的落在君無愁的肩膀,還有胸前。舌尖細細品嘗過之處,在她的肌膚上划下了一道道灼熱的痕跡。
  就在柳絮白的手伸向了君無愁頸后的系帶時,一陣馬蹄聲由遠而近的傳來,達達的馬蹄聲喚醒了柳絮白殘存的理智。他努力的強迫自己,將手离開君無愁的身上,即使滿心的不愿意。
  低頭看著君無愁嫣紅的雙頰、迷蒙的眼眸,他几乎忍不住的就想要在這里好好的愛她。可是,他不能這么做,不可以在這种地方,和他最心愛的小愁纏綿溫存。
  柳絮白用盡所有的意志力,才勉強的用顫抖的雙手為君無愁拉好衣服。這時,君無愁才察覺到他們現在所處的狀況,她緊張的奮力在柳絮白的身下蠕動,想要掙脫出他的怀抱。
  君無愁此舉無异是對柳絮白意志力的一种挑戰,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君無愁緊貼著他的嬌弱身軀,讓他好不容易才平息下來的欲火,又再度被引誘得蠢蠢欲動。
  “不要動!”柳絮白暗啞著嗓子低吼道。
  君無愁一看到柳絮白燃燒著火焰的眼眸,嚇得立刻停止蠕動。
  “放開我。”君無愁低聲的說道。
  “你得先答應我,你不會試圖逃走。”
  雖然心不甘情不愿,但君無愁還是點了點頭。
  柳絮白這才站起身來,當他伸手想要拉君無愁時,君無愁卻拍開了他的手,自己站了起來。
  君無愁一站起來,立即一掌揮向了柳絮白,“你無恥,乘人之危!”
  柳絮白握住了君無愁揮過來的手,隨即又握住另一只同樣揮來的手,“小愁,我情不自禁,而且你也跟我一樣想要。”
  “胡說!”君無愁別過了頭,不愿注視柳絮白深情的凝眸,“放開我。”
  “我不放,除非你愿意听我解釋。”柳絮白深情的呼喚著,“小愁,你應該要多信任我一些。”柳絮白的話語讓君無愁有些動容,于是她回過頭來注視著他,“說吧。”
  于是柳絮白便將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君無愁。“我想,孟群芳應該早就知道你要來,所以才故意在你面前演出這一幕。”
  君無愁低垂著眼帘,不發一語。柳絮白以為她還是不相信自己,于是輕歎著說:“如果你還不相信的話,我可以對天發誓。”
  片刻之后,君無愁幽幽的開口說:“我相信你,絮白。”
  君無愁的話讓柳絮白非常的高興,可是君無愁卻始終低垂著頭,不肯抬頭看他,讓柳絮白感到疑惑。最后,他托起了君無愁的臉,卻意外的看到她的眸里正閃爍著淚光。
  “小愁,你怎么了,為什么哭?”
  “對不起,絮白,我不應該怀疑你的。”君無愁低聲的說著,“我知道我應該要信任你,可是當我看到你抱著孟群芳時,我真的气坏了,我一下子就往最坏的地方想。”
  “我不介意你吃醋,不過下次別忘了給我解釋的机會,以后我也會盡量避開孟群芳的。”柳絮白低頭輕吻著她眼帘上的淚珠,“還有,以后不准再這么做了,你差點把我嚇死了。”
  一想起剛才的情況,柳絮白還覺得心有余悸。
  “走吧,我們回去了。”兩人手牽手的走向了馬儿休憩的地方。
  走到一半,君無愁突然停了下來,“絮白,我忘了告訴你,小菁已經可以自己站起來了。”
  柳絮白轉頭瞪著君無愁,喜悅之情溢于言表。“真的嗎?”
  “嗯。”君無愁用力的點頭,“尹公子說,只要再繼續持之以琲瑤m習下去,假以時日,小菁一定可以像正常人那樣的走路。”
  柳絮白突然將君無愁攔腰抱起,興奮的轉著圈圈,大笑著叫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        ☆        ☆
   
  “小愁,你快過來。”
  經過大廳時,君無愁听到柳絮白的叫喚,轉頭一看,就看到大廳里只有柳絮白和孟群芳兩人,不需多想,她也知道柳絮白的用意,于是她便緩步的走向了柳絮白。
  君無愁一來到身旁,柳絮白立刻端起放置在桌上的湯,喂了君無愁一口,“小愁,這是孟姑娘炖的湯,你喝喝看,好不好喝?”
  君無愁輕啜了一口之后,便朝孟群芳甜美的微笑著,并一臉贊歎著說:“真是美味极了,沒想到孟姑娘的廚藝竟然如此的好,像我就不行了。”
  “是嗎?君姑娘這么喜歡,真是太好了。”孟群芳臉上帶著笑,心底卻是气得咬牙切齒。
  原以為經過上次的事件,他們的感情應該會開始有裂痕,沒想到卻反而更加濃密了。而且,從上次的事件之后,柳絮白便開始刻意的疏遠她。
  “孟姑娘不但人長得美而且廚藝又好,能娶到孟姑娘的人真是幸運啊!”但君無愁接著又故意哀聲歎气起來,“唉,不像我,什么都不會,娶到我的人恐怕會有苦頭吃呢!”
  “我這個人剛好最喜歡自找苦吃了。”柳絮白唇角帶笑的望著君無愁說道。
  君無愁含羞帶怯,眼眸含笑的凝視著柳絮白,結果他們兩人就這樣在大廳里深情的凝望著對方,完全忘卻了他人的存在。
  看到這种情景,孟群芳再也無法裝出笑臉了,她气憤交加的轉身离開了大廳。
  她一定要得到柳絮白,不管用什么方式!孟群芳在心底發誓著。
  孟群芳离開了之后,柳絮白才笑罵道:“小愁,你真是頑皮,我看孟群芳那樣子,恐怕會被你气得吐血。”
  君無愁一點也沒有悔意的輕哼了一聲,“誰教她上次要做那种事,我這只不過是小小的回報她一下而已。”
   
         ☆        ☆        ☆
   
  夜晚時,君無愁一如往常的想到庭園里走走。當她走在回廊上時,瞥見一位婢女手捧著不知道是什么東西,往柳絮白房間的方向走去。
  君無愁叫住了婢女,輕聲問道:“你手上拿著的是什么東西啊?”
  婢女恭敬的答道:“這是孟姑娘特別為庄主熬炖的人參湯。”
  這個孟群芳還真是不死心,君無愁不怎么高興的想道。
  君無愁從婢女的手中接過了湯盅,“我幫你拿給絮白好了。”
  “這……這……”婢女顯然是有些猶豫,因為孟姑娘有交代,一定要親手送到庄主的面前。“別這啊那的,你去忙你的吧。”
  “那就麻煩君姑娘了。”既然君無愁都這么說了,婢女也就不再堅持。
  君無愁手捧著湯盅,來到柳絮白的房間,打開房門時,見柳絮白還在忙著公事。
  柳絮白听到開門聲,抬頭一看是君無愁時,臉上便露出了笑容。
  “咦,小愁,你手里捧著的是什么東西啊?”柳絮白看著君無愁手里的湯盅,疑惑的問道。
  君無愁嘟起了小嘴,顯然是有些不開心。“沒什么,這是我們那位色藝兼備、才藝雙全的孟姑娘特別為你炖的人參湯,好為你滋補身体。”
  听到君無愁酸溜溜的語气,柳絮白不禁失笑了起來,“小愁,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你吃醋的樣子真的好可愛啊!”
  “誰說我吃醋來著,醋那么難吃,我才不想吃咧。”君無愁嘴硬的反駁著。
  柳絮白臉上的笑意更深了,“還有,你嘴硬的模樣也可愛极了。”
  君無愁又羞又惱的掄起小拳頭想要捶打柳絮白,結果卻反而被柳絮白抱個滿怀。
  “你好坏,老愛捉弄我。”君無愁輕捶了柳絮白的胸膛一下,嬌聲的抱怨著。
  柳絮白握住君無愁的手,低頭對她說:“你知不知道,只有娘子才可以這樣的打她的相公呢。”
  君無愁的雙頰立刻布滿了紅暈,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卻被柳絮白緊緊的握住。
  “你就是愛欺負我。”君無愁嬌嗔道。
  “也只有相公才可以這樣的欺負他的娘子啊。”柳絮白捉弄著說道。但臉色隨即一斂,正色的對君無愁說:“小愁,等山庄的事務忙完,我就馬上去向你大哥提親,你說好不好?”
  “我有說我要嫁給你嗎?”雖然心里已經屬意于他,但君無愁還是忍不住的想要刁難他。
  “恐怕你也只能嫁給我了。”柳絮白臉上的笑容突然有些曖昧,“你的唇我品嘗過,你的身子我碰触過,而且你這种調皮又任性的性子,除了我還有誰受得了啊!”
  “你又欺負我了。”君無愁嬌嗔著,但馬上又歎息了起來。
  “小愁,為什么又歎息了呢?”
  “如果我并不是你所以為的那個人,那你還會愿意娶我嗎?”君無愁突然沒頭沒尾的問道。柳絮白目光堅定的答道:“不管你是什么樣的人,都無法改變我對你的感情。”
  君無愁仰首望著柳絮白溫柔的眸光,“只怕,我……我大哥是不會答應的。”
  柳絮白的臉上充滿了自信,“這你不用擔心,我一定會讓你大哥答應。現在,我只要你的回答。”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君無愁小聲的答道。
  “我是知道,不過我想听你親口說出來。”
  “我大哥為我挑選的夫婿,不管是人品、才學都不在你之下,他們對我更是必恭必敬,可我都不愛。而你老是捉弄我、欺負我,偏偏我卻心甘情愿被你欺負。”君無愁柔柔的歎息著,“唉,為什么我遇到的會是你?”
  “因為我們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柳絮白深情的望進了君無愁眸里。
  “是啊,大概是我上輩子欠你的吧。才會被你這樣的欺負,還要嫁你。”君無愁垂下了眼帘,卻瞥見了放置于桌上的湯盅,“快趁熱把湯渴了,別辜負了人家的一番苦心。”
  柳絮白端起湯,卻是遞給了君無愁,“你看起來好瘦弱,還是你喝吧。”
  “可是,這是孟群芳特地為你做的啊。”君無愁推卻著說道,她實在是不想碰触任何跟孟群芳有關的東西。
  柳絮白硬是灌了君無愁一口,“我身強体壯的,哪需要滋補啊。倒是你,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才需要好好的滋補。而且,你喝不也等于是我喝嗎?”
  就因為柳絮白最后的那一句話,君無愁便乖乖的喝下了湯。然后便安靜的坐在一旁,看著柳絮白處理山庄的事務。
  不一會儿,君無愁突然開始覺得不對勁,她的体內好像有一把火正緩緩燃燒著,而且意識也逐漸的在渙散。
  “絮白、絮白……”君無愁輕聲的呻吟著。
  一听到君無愁的呼喚,柳絮白立即奔到了她的身邊,“小愁,你怎么了?”
  君無愁緊緊的握住了柳絮白的手,呻吟著說:“我不知道,我好難受……只覺得体內好像有火在燒……燒得我好痛、好痛……”
  柳絮白蹙起眉頭,伸手放在君無愁的額上,但她的体溫很正常并沒有發燒。
  君無愁按住了柳絮白的手,不讓他縮手,“你的手……好冰好涼,好舒服啊!”
  突然的,柳絮白的目光移到了茶几上的湯盅,他拿起了湯盅仔細的聞了聞。果不其然,里頭除了人參的味道之外,還有另外一种藥物的味道。
  至此,柳絮白心里已經有了底,不過他還是要确定一下。他伸手撫摸著君無愁的臉頰,還有頸項,而君無愁立即發出了滿足的輕歎聲。
  接著,他低頭輕吻著君無愁的唇,君無愁立即抬手摟住了他的頸子,舌尖主動闖入了他的口中,恣意的探索著。
  柳絮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拉開了君無愁的手,离開了她的唇。看到君無愁酡紅的雙頰、迷蒙的眸光,他几乎快把持不住了。
  柳絮白別過了頭,不敢注視君無愁的臉,卻不住低聲咒罵著:“該死的孟群芳,竟然在湯里下了春藥!”
  如果不是君無愁喝下那盅湯的話,現在受苦的就會是自己了。最教柳絮白气惱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孟群芳到底下了多重的藥量!
  柳絮白先將君無愁抱到床上,當他要將君無愁放下時,君無愁卻緊抱著他不放,使得他一個不穩,讓兩人一起跌坐在床上。
  “小愁,你看著我。”柳絮白輕喚著,只見君無愁努力的集中焦距看著他。“你听我說,你是被人下了春藥。”
  君無愁驀然張大了眼,她想搖頭,卻連搖頭的力量都沒有。突然,体內又一陣尖銳痛楚襲來,讓她忍不住的又輕吟出聲。
  柳絮白低頭輕吻著君無愁,雙手也不停在她身上撫摸,希望能稍稍減輕她的痛楚。
  可是,光是只有親吻和愛撫,根本就無法舒緩君無愁的痛楚。當欲火再一次的襲來,君無愁再也無法承受了,“絮白,我受不了了!”
  看到君無愁痛苦的模樣,柳絮白的心真的好痛,“我知道,讓我幫你吧。”
  柳絮白先將床邊的布幔放下,然后低頭吻著君無愁,雙手則是忙著為君無愁寬衣。當他要抬起頭來時,君無愁卻緊抱著他的頸子不放。
  柳絮自勉強拉開了君無愁的手,柔情万千的低語著:“別急,我們有一整夜的時間。”
  乍見君無愁泛紅的嬌軀時,柳絮白也開始對自己的自制力沒有把握了。他再一次的吻著君無愁,兩人唇舌交纏,他的手則是逗留在她的胸前,愛戀不已的將她的玉峰盈握在手中。
  他的唇終于离開了她的,并緩緩的開始往下移,經過了她的下巴,然后戀戀不舍的逗留在她白玉般的頸項,輕輕的嚙咬著,讓她感到一陣陣愉悅的輕顫。
  最后,他的唇來到了君無愁等待的胸前,他非常、非常緩慢的含住了她的蓓蕾,溫柔的吸吮著。快感的沖擊,讓君無愁的雙手插入了柳絮白的發中,不自覺的弓起身子迎向他的吻。
  此時,柳絮白惊覺到他的自制力就快要繃斷了,再繼續下去,他一定會在今夜就占有君無愁的。
  柳絮白用盡所有的意志,才使自己抬起頭來,只見他的額上、唇上不斷冒著汗珠。他知道,他必須盡快的离開君無愁,可是卻怎么也無法移動身体。
  突然間,柳絮白的身子僵住了,因為君無愁的小手竟探到了他的胸前,盲目的想要拉開柳絮白的衣襟,碰触他的肌膚。
  柳絮白握住她的雙手,意圖控制她的動作,卻在接触到君無愁沒有焦距的眼眸時,他馬上明白了一件事,君無愁已經完全的被藥力所控制了。
  君無愁甩開了柳絮白的掌握,將他拉了下來,熱情而貪婪的主動吻著柳絮白,讓他連一絲招架的力量都沒有。
  君無愁的小手更是忙碌的為柳絮白褪去衣衫,不多久,兩人的衣物散落了一地。
  至此,柳絮白完全放棄了抗拒,任由自己沉溺在君無愁的軟玉溫香里。
  窗外的輕風徐徐的吹來,卻怎么也吹不散布幔里濃濃的春意。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