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1節


  一幢高科技大樓坐落于紐約熱鬧的街頭,它并非一般企業界的辦公大樓,可以任員工進出。
  外人只知道這幢偌大的華麗建筑,只有少數几人能通過層層用心設計的保全系統,進入其內。
  這幢高科技大樓被蒙上一層神秘的色彩,縱使外人對它好奇得緊,想一窺究竟,也不得其門而入,只能任由好奇心泛濫,天馬行空的猜測。
  這天,那少數能進到此大樓的人,難得的全聚在一起。
  “該死的!”剛進門就爆出一聲沙啞的詛咒。一名長相粗獷的男子奉送給在里面等著他的伙伴們一句開場白。
  “致非,這么久不見了,一進門就罵人,不太好吧!”杰克道,他深刻的輪廓,好看的五官,令不少女人趨之若鶩,“而且你還遲到耶,我們沒怪你就不錯了,你反倒罵人,有些本末倒置哦!”
  “你以為我愿意遲到?真不知道是哪個無聊的人設置這么多關卡,又要辨識聲音和指紋的,害我差點進不來,搞了老半天能進來就該偷笑。我罵的是那些鬼玩意又不是你,我看你又八成是做了啥坏事,自己先心虛!”華致非干澀的說出一堆話,順道白了杰克一眼。
  “哈哈哈……”杰克毫不客气的大笑,“你……你的聲音……好像鴨子亂叫。”實在是無法形容的難听。
  “你這個雜种不會形容就不要亂講,”華致非火冒三丈地看著杰克,覺得他老是与自己不對盤,光會跟自己作對。“感冒你懂不懂?”
  還不是到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出任務,才會因感冒引起聲帶發炎,聲音也變得嘶啞低嘎。
  是難听些沒錯,但也沒杰克形容得夸張。
  對于華致非送他的“雜种”外號,杰克不以為忤地聳聳肩,反正致非又不是第一次這么叫,“老兄,混血儿這名詞好听文雅,請你不吝使用。”他是英法混血的优良品种,不該有那么難听的稱呼。
  “你們別老一見面就斗嘴嘛!”一陣柔柔聲音适時插入,阻止他們浪費口水。
  在場唯一的女性出聲,兩人即刻收兵。
  “感冒就該住嘴,說太多話只會讓我感覺有只鴨子在場。”杰克笑眯眯的,最后還不忘說了句气死人的話。
  華致非忍住气,“大人不計小人過。”他四處觀望,“還少了翔?我還以為折騰了半天,我一定是最后一個到的。”
  “哦?”單雨荷詢問他遲到的原因。
  面對唯一的女性伙伴,華致非老實招了,“我現在的聲音与之前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要通過電腦測試聲音無誤才能進來的那個關卡根本通不過,我早就知道這种高科技的產品實在是死腦筋。”華致非喃喃抱怨,還用眼神示意杰克,他敢笑出來,自己一定与他沒完沒了。
  杰克拼命忍住即將上揚的嘴角。
  原來如此!
  不能光明正大的笑還真怕得內傷!
  “聲調不對,你可以輸入自己的密碼過關。”單雨荷心想,這是當初設計者也曾想過的細節。
  要進入大樓共有四道關卡,缺一不可。
  第一道:用聲音開啟或者按下專屬自己的密碼。
  第二道:比對指紋無誤方可進入。
  第三道:用專屬個人的高科技晶片當作鑰匙開啟特制的門。
  第四道:在入大樓后的行徑路線,設計者運用中國古代的五行八卦,亦在沿途設下許多机關,不熟悉的人根本只能在其外觀望。
  華致非難得臉紅的說:“我……忘了……”
  杰克再也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你真天才!”華致非給他一個白眼,“那你的密碼几號?說來听听。”又不是他的錯,實在是每次靠聲音就能進來,誰還會費心去記那鬼密碼?
  杰克陡地保持最高品質——靜悄悄,連忙在腦中搜尋七位數字的密碼,以免將來步上華致非后塵。
  結果一片空白。
  單雨荷淡笑,“你今天還能進來,實在不簡單。”
  “在外面罰站好久,把我想得到的數字全部重新排列亂按一通,還好被我蒙到,試了几次,總算進來。”
  “但你也触動了警戒系統,要不是我正好在你后面收拾爛攤子,你恐怕已經沒命了。”一道聲音硬生生打斷華致非的沾沾自喜。
  “翔?!”
   
         ☆        ☆        ☆
   
  目前佇立在這間會議室的三男一女,各有各的特色。
  殷宇翔——漂亮的五官仿佛刀刻般,渾身散發一股凜然正气。雖未明言,但他的一舉一動莫不令其他三人折服,儼然是這個小團体的領導人。
  華致非——脾气火爆,頗沒耐心,但卻有過人的本事。
  杰克——英法混血儿,有著令女人稱羡的容顏,臉上永遠挂著令人防備不了的笑容,也只有認識他的人明白他是個地道的笑面虎,標准的老奸。
  單雨荷——柔美至极的女性,擅長易容偽裝術,對于武器的鑒定也令武器專家為之惊歎。
  身為國際緝毒組成員的他們,能力絕佳,据說小組的成立乃由一個國際知名警官,出面网羅各國表現优异的警界精英,經過許多嚴格考驗篩選后,只剩下志同道合又默契十足的他們。
  他們的任務是利用各种方法,破坏許多明來暗去的毒品交易。被他們送進牢里吃免費牢飯的毒梟不計其數,小至一些小跟班,大至一些名噪一時,令人頭痛的毒梟。
  多年來累積的戰果,國際緝毒組的名號,足讓那些賺黑心錢的毒梟聞之色變,也因此樹立他們在國際警界的超然地位。
  他們不隸屬于任何一國的警政單位,在背后支持他們行事的人,据聞是世界排行赫赫有名的某大財閥,及一位在國際警界呼風喚雨的已退休警官。
  他們雖支持以殷宇翔為首的國際緝毒組,卻從不干涉其作為。
  也因為他們的靠山令人望之卻步,所以在因辦案的需求而要求各國警方配合時,各國警方從沒第二句話,立即傾盡全力配合。
  當然更重要的是由國際緝毒組出馬辦的案件,從無失手紀錄,一些令人頭痛的販毒罪犯,各國警方自是樂得將燙火山芋往他們手上丟,屈于被使喚的角色。
  “翔,你這次破天荒遲到了。”華致非心中樂得很,總算有一次能擺脫“遲到大王”的封號。
  殷宇翔似笑非笑,習慣性地在他們留給他的首位坐下。“幸好我晚到,不然可看不到你被困在外面,不得其門而入的蠢樣。”
  “能進得來就行啦,誰管過程?是你太會設計了,毫無漏洞,連只蒼蠅都飛不進來,更遑論是人了,真是令人佩服。”華致非奉行千穿万穿,馬屁不穿的道理,想給殷宇翔一頂高帽子,為自己解套。
  他可以和杰克斗得昏天暗地,卻不敢和殷宇翔對峙,只因他深知自己沒有任何胜算。
  “口才進步了點儿。”殷宇翔面對無惡不作的毒梟,可說是冷酷到了极點,下手從不留情,但面對伙伴時,便卸下全副武裝,真性情以對。
  唯一的女性當然享有特權,剩下的便是華致非与杰克,捉弄一下他們,可以放松他不斷与毒梟周旋,及生活隨時有危險的緊繃情緒。
  “托福了!”華致非神采飛揚地睨向杰克,有炫耀意味。
  能得到殷宇翔的稱贊,一泄他剛剛被杰克恥笑的悶气。
  杰克不以為然的說:“翔,這次你的任務完成得漂亮,不但捉到那個狡猾陰狠的毒梟,連帶那些和他接頭的毒販都逃不過。今年警方的成績好看了許多呀!”這等本事,也只有翔能不費吹灰之力便辦到。
  “這次計划的每一個環節多虧許多相關人員的配合,有時團体的力量的确胜過勢單力孤,這可做為日后行事的參考。”殷宇翔將他深入敵營的危險輕描淡寫的帶過,“你們手上還有棘手案子嗎?”
  “我這里包准過不久又可以讓新聞媒体有東西可寫了。‘大宗毒品交易為警方破獲’這個標題挺有噱頭的。”華致非胸有成竹。
  杰克擺擺手,“我應付得來!”
  他們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在此碰面,若有棘手案子,也可拿出來大家商討。
  在大樓內他們暢所欲言,絕無机密外泄之虞。
  “那好!雨荷,”殷宇翔翻看手中單雨荷准備的資料,蹙起眉頭,“沒有其他案件嗎?”他想接手更具挑戰性的任務。
  世上的毒販何其多!
  捉了一個,又總會有一批新勢力崛起,只因販毒這种黑心錢利益太過可觀,不斷吸引一些被金錢蒙蔽良心,甘冒風險從事不法行為的人。
  單雨荷睜著無辜的大眼望著他,“沒了,就這些。”
  華致非接過顯然令殷宇翔非常不滿意的資料,“這些全是小角色嘛!殺雞焉用牛刀,這些不入流的角色讓警方去傷腦筋就行了,我們若全捉光光,還讓警方混什么飯吃?別說翔看不上眼,就連我看了都不想行動。”
  單雨荷輕柔的問:“華致非,我有問你問題,需要勞煩你回答嗎?”這人有時真的白目到欠揍。
  “是沒有,好,我不說。”華致非不甘地咕噥。
  單雨荷從不大聲回話,說話永遠是那么輕柔,但卻令他們這些大男人不敢惹怒她。
  說清楚,是尊重而不是怕。
  唯一的女性,當然得留些面子給她。
  “翔,目前你就只能接手這些。”單雨荷堅定道。
  她甚少親自參与實際捉拿毒販的工作,唯有當另三人因任務的需要,得用到她時,才有她出場的机會,不然她主要的工作還是搜集各路毒販人馬的資料,以供他們擬定捉人計划。
  通常殷宇翔等人都會先混入敵方陣營,了解對方交易習性后,再從中破坏捉人。
  當然要混入敵營不簡單。
  碰上小心謹慎的毒販!身家調查一番便免不了,殷宇翔等人的假身份都是她一手打點,從無紕漏出現,可以說配合得天衣無縫。
  “給我一個理由。”那些小角色他的确懶得与他們周旋,也不該是他的工作。
  据他所知,最近東南亞又有一名陰狠無比的毒梟崛起,此人承接不久前被杰克送進牢里的毒販勢力,并加以招兵買馬,几乎已壟斷東南亞毒品交易,此人陰毒且狡猾,勢力有逐漸擴大的趨勢,再不下手,還不知有多少人會受毒品所害。
  他們辦事的規矩是既然選定目標,就必須讓它完美落幕,遇到困難當然可互相尋求支援,但一定要販毒者得到應有的下場,才可收手選下一個目標。
  致非和杰克手上的任務還沒完成,以他和雨荷合作的默契,本該以為她應早已將東南亞這個毒梟的資料准備齊全,等他接手才是。
  “老爹交代的。”單雨荷一攤手,表示不關她的事,將責任撇清。
  “又是他!”殷宇翔頗有嗤之以鼻的味道。“他又是怎么交代的?”
  “要嘛,就是應付這些角色,不然就是放長假去!”她學得唯妙唯肖,將講的人之動作聲調全學齊了。
  杰克笑了出來,“翔有長假可放,真好!”
  誰都知道翔最把工作當工作,平淡無奇的生活他過不慣,捉拿毒販過程的惊險和結果,才是他最享受的。
  也許是血液中承傳的正義感作祟,他呀!閒不下來哦。
  “老爹當然又是那一套話!”不用她講,在場的人應該倒背如流都不成問題。
  “要你早點找個媳婦入門,生個小娃娃讓他抱抱,省得他無聊,也省得他老被你老媽叨念說你們父子倆一鼻孔出气,哪邊有危險往哪邊跑……”華致非說道。又是這些老詞,他听都听膩了,更何況是當事人。
  像是回應殷宇翔的坏心情,他特別設計用來示警的警報器突然狂響了起來。
  在場的人几乎立刻收起閒散心情,嚴陣以對。
  “有人闖進大樓!”
  這幢大樓是他們用來研討對策,以及恢复真實身份的地方,更何況里面特設的電腦內含有各國每一個毒販的基本資料,也藏有他們四人為了与毒販周旋而設計的假身份資料,一旦被有心人所竊,不僅正在執行任務的他們可能被識破而有生命危險,毒販的資料外泄,后果也不是他們所能控制的。
  “沒有人?!”殷宇翔快速的在超大型螢幕前企圖以大樓各個隱藏式監視器找出入侵者,卻一無所獲。
  杰克与華致非默契一致地掏出手槍。
  “這人不簡單,我們出去找!翔和雨荷留在這里,我相信那人最終的目標是這間會議室,大家自己小心,我就不相信揪不出那個人。”杰克朝華致非示意,准備行動。
  這間會議室是整幢大樓的精華所在,各种高科技產品內所蘊藏的丰富資料,絕對令人目不暇給。
  殷宇翔皺起眉頭,深覺不太對勁。
  能闖入已非屬易事,更何況是對這里的一切了若指掌,能躲過追蹤。
  答案呼之欲出,除了他不會有別人!
  “杰克,致非,全別忙了。”他冷冷地對著某一點開口,“你可以出來了,老爸。”
  “這么快就被你發現了,儿子。”一個年約五十歲左右的男人笑眯眯地出現,保養得宜的結果讓歲月沒有無情地為他留下紀錄,笑語中所蘊含的凜然正气絕不遜于殷宇翔。
  “連一點樂趣也不留給我!”他埋怨道。
  “老爹?!”三人皆既惊又喜地看著來人出現。
  “好久不見呵,你們四個人還是一樣有沖勁。”
  “老爹還是一樣年輕。”單雨荷嘴甜地接口。
  “老樣子啦!”殷正其被哄得心花怒放。唉,還是女儿好!
  不像他這個儿子,雖是遺傳到自己的個性,卻實在不怎么討人喜歡啊!
  “老爸,你未免過得太清閒了,玩到我們頭上來啦!”面對父親,殷宇翔把不悅全寫在臉上。
  “還不是為了你。”殷正其裝出一副委屈樣,“為了你我還得大老遠赶來這里,夠累啦!年紀一大把還要這樣奔波,有些吃不消。”
  “沒人請你來。”殷宇翔毫不客气地回他一句。
  殷正其曾在年輕時縱橫警界,他立下無數功勞,官位更是一升再升,地位特殊,光榮退休之后,各國的警界都得禮遇他三分,說話也特別有分量。
  他有感毒梟猖獗,毒品大肆流通,太容易取得,殘害許多禁不起誘惑的人,他看在眼里,痛在心中。
  他也上了年紀,是沒有余力与可惡的始作俑者斗智拼体力,因此他在各國警界中挑出有長才的精英,經過觀察篩選,确定他們也同樣擁有打擊罪犯的決心与正義感,才有眼前這四人的組合。
  “我是怕你為難雨荷,她可禁不起你無理取鬧的脾气。”
  “不說我還不生气,你明明答應過不干涉我的工作,為何還叫雨荷不讓我接任務?”殷宇翔此刻沒有面對罪犯時的冷然自持,卸下面具后表現的全是真性情。
  自小他一直以父親為榮,父親是個优秀英勇的警官,雖然陪在他和母親身邊的時間屈指可數,也常為父親的安危擔心,但仍然影響不了他立志當警察的夢想。
  殷宇翔報考警校,一路走過來,早已憑真實力立下不亞于父親的功勳,甚至青出于藍。
  人們在他的英勇事跡不斷上報后才將他与殷正其連在一起。
  證實了虎父無犬子,殷氏一門對警界的貢獻哪還有人能比得上?
  殷正其籌備國際緝毒組之際,他二話不說立刻要求加入。
  自己的儿子肯一馬當先幫忙,殷正其最樂意不過。
  為了怕父子倆將來因理念不同而有爭執,殷正其亦考慮周詳,完全放手給年輕人,絕不對他們加以干涉。
  “你也知道……”殷正其搔搔頭,要他這個正直的人解釋自己的出爾反爾,簡直麻煩透頂,“最近你捉的人都是赫赫有名的毒販,想不引人注意都難,那些尚未落网的人已經警覺有人正針對他們,為了不想成為下一個倒霉鬼,紛紛著手調查究竟是誰在搞鬼,你們大家行事要更小心,絕不能有任何差錯。”他提醒著這群他鐘愛的孩子們。
  “尤其是你,樹大招風,專捉靈魂人物,百密終有一疏,不要以為他們能讓你耍著玩,最近不准接大案子,小案子玩玩倒是可以。”他心虛的瞟了殷宇翔一眼。
  “笨拙的撒謊技術!你早知道我工作的危險性質,不會到現在才來提醒我。”殷宇翔嗤之以鼻。
  “啊?”殷正其仿佛吞了一顆雞蛋,說不出話來。
  “老實說,這次又是老媽的意思?”他陰鷙的問道。
  殷正其住口不語,他怎能出賣親愛的老婆?
  “老媽又開始上演那套逼婚的戲碼了?”他咄咄逼人。
  “你也知道她這個想法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冒出頭,不順著她,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殷正其說得好心虛。
  因為明白,他才會既气又無奈,“我會找老媽溝通。雨荷,你還是幫我准備東南亞毒販的資料,我下一個目標一定是他,誰都不能阻止我。”殷宇翔堅定的盯著父親。
  想到要應付老媽,他的心情就沉到谷底,怎會好得起來?
  殷宇翔收回視線,接著不悅的离開,臨走前還大力的關上會議室的門,顯示他的怒气及無奈。
  “這回他气得不輕,”杰克最幸災樂禍。
  “唉!”殷正其頭痛的低嚷,“每回我老婆開始興起要找媳婦、抱孫子的念頭,我一定第一個成為*灰,弄得兩邊不是人。”
  杰克、華致非、單雨荷面面相覷,在心中暗笑。
  他們最有興趣看這場逼婚戲碼。
  不過,這可不能講,否則不免遭到翔和老爹的殺人目光。
  “老爹,你剛剛進來還真惊天動地。”杰克道。
  說到這個,又是他另一個痛處。殷正其苦笑不語。
  華致非是個不怕死的人,直截了當地戳破他的痛處,“肯定是像我一樣‘雄雄’給它忘記進來的方法,才不小心触動警鈴吧!”
  “臭小子,知道還說!對前輩要懂得尊重。”
  “是!”華致非大聲回道。
  “我至少進來得還算瀟洒,哪像你這小子老是狼狽進來,”殷正其敲敲他的頭,“也順便和你們玩一下捉迷藏,試試你們的骨頭生蚳S?”
  “是,是,您老教訓得是。”華致非被敲得哇哇叫。老爹寶刀未老,手勁真不小。
  殷正其待這三個他挑選出來的孩子,就好似他自己親生的孩子般欣賞与疼愛,絕不輸殷宇翔。
  “怪都怪宇翔把這設計得這么复雜,敵人進不來就算了,我們要進來都還得小心翼翼,一不小心就完啦!”嘴里抱怨,殷正宜還是以殷宇翔為傲。
  儿子在警界的表現比他還出色,這是無庸置疑。
  “就是嘛!應該改進。”華致非心有戚戚焉。
  杰克搖搖頭。這兩人更像父子——對生活瑣事均漫不經心,捉起毒販來便卯足全力,仿佛變了一個人。
  “我那個儿子肯定回去找我親愛的老婆算帳,我要是不赶快回去聲援她,就變成她找我算帳了。”
  在外面能呼風喚雨,各國警界首長都得听他的,但回到家面對太座,殷正其便變成一只溫馴的貓咪。
  “你們三個人都去做自己該做的事,小心為要。我對你們有信心,今年的成績會比去年好,相信有一天,‘毒品’這名詞會從世上永遠消失。今天就到此散會。”
  “老爹,好久沒有看到伯母了,正好我今天有空,我和你一同回去看看她。”單雨荷甜甜的笑容令人想拒絕也難。
  “啊,我也沒事,順道去看看伯母。”看熱鬧誰都愛,更何況是翔被逼婚的戲碼又再度上演,不看可惜呀!華致非打蛇隨棍上。
  杰克不落人后,“既然你們都去,我就一起去吧!”他也有同感。
  這次不曉得伯母又會出何种花招逼翔就范,值得一看。這是三人共同的心聲。
  “不行,你們統統給我做事去,別妄想湊熱鬧,嫌工作量不夠多是嗎?我可以為你們效勞,包准你們忙得無暇看戲。”他板起臉孔斥道。
  他們三人可說是經由殷正其提攜的,不但能拋去警方那套令人有束縛感的制度,更能在情況許可下,充分盡己力鏟奸除惡,對于殷正其,他們均有亦師亦友之感,平時是可以与他嘻嘻哈哈,但當他板起臉時,就似老鼠見了貓,逃之夭夭。
  “我想起來還有事得忙,老爹,不打扰你了。”杰克陪笑,轉得可快了。
  “好忙、好忙,事情做不完了。”華致非也跟在杰克后頭溜走。
  只有單雨荷不慌不忙,“我肚子突然間不太舒服,得留下來休息。老爹再不回去,伯母可能會气得把你關在門外。”
  “糟了!”殷正其健步如飛,一刻也不敢停留。
  單雨荷微笑,“何必溜呢?請老爹走就是,真是一點大腦都不用。”這次沒看到戲無妨,反正只要在翔結婚前,總是會有机會的。

  ------------------
  轉自Pinepro's Gate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