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2節


  “流星,他的情形怎么樣?”徐美靜問,口气中夾帶著一絲的著急。
  “你放心,他的情況良好,我想他就快醒了。”
  “那太好了。”徐美靜頓時松了一口气,但當她一回頭,對上了藍可人那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一雙眼睛老往她身上瞟,她就覺得渾身不自在。
  “可人,你在看什么,干么用那种眼光看我?”徐美靜火大的問。
  “我在想……你為什么對他特別關心呢?她把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我哪有!你少胡說。”徐美靜心虛的囁嚅。當然,這么重要的商品,她得要特別關照他才行,畢竟這攸關她丰厚的賞金。
  “是嗎?”藍可人一臉的不信,她的態度太明顯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的態度不同。
  依藍可人以前所認識的徐美靜,她眼里除了錢之外,根本容不下任何東西,現在竟義務性的去照顧一個不認識的家伙,這其中必有問題存在。
  “藍可人你這是什么表情,怀疑我嗎?”徐美靜挑釁的瞪著她。
  “我是在怀疑你大有問題!”
  “什么大有問題,我看你才有問題!”
  “是你!”
  “是你!”
  “是你才對!”
  “不是我,是你!”
  兩個人好不容易和好了又再度吵了起來,真是天生一對的歡喜冤家。這時候床上的人好像被她們的吵架聲吵醒一樣,有了動靜。
  “咦?”孟流星看見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手指好像動了一下,隨后他發出低沉痛苦的呻吟聲。
  “他好像醒了耶!”
  徐美靜和藍可人放棄爭吵全擠在床邊,正等他睜開眼清醒過來。  
         ☆        ☆        ☆
   
  “你們是誰?”這是他睜開眼睛后所說的第一句話。
  “你放心,這里是診所,我是醫師。”
  “醫師?!”
  他的意識渾渾沌沌的,好一會才了解她在說什么。
  “流星,他怎么傻傻的,腦筋是不是撞坏掉了?”徐美靜在她耳邊悄聲問道。
  “你不必怕,他只是麻醉藥還沒有完全消退的緣故,所以反應才會有些遲頓。”
  這時候藍可人向前跨了一步,以完全公事化的口气問:“你能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嗎?電話號碼?還有你身上為什么會有槍傷?”不愧是做警察的,一點也不浪費時間。
  面對一連串的問題,他頭都搞昏了。徐美靜皺眉,“他現在才剛醒來,你怎么要他一下子回答那么多問題。”
  孟流星出面打圓場,“可人,美靜說得對,所謂欲速則不達,我了解你想早點結案的心理,但是病患才剛醒來,依他現在身体的狀況不适合做筆錄。”
  “那好吧!那他至少也要告訴我,他叫什么名字,好讓我回警局查一查他的資料。”藍可人退而求其次。
  “名字?”他雙手抓著頭發,腦袋里一片空白,思索不到任何的記憶。
  孟流星似乎察覺到他的神情有异,“你怎么啦?”她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忘了,我記不起我的名字,我是誰?我到底是誰?”他情緒顯得相當激動,手抓著頭拼命搖著,嘴里痛苦的呻吟。
  失憶?!藍可人回頭与徐美靜和藍可人面面相覷,這下可糟了!  
         ☆        ☆        ☆
   
  “他怎么樣了?”見孟流星從病房里走了出來,徐美靜淡淡的問道。
  自從知道他失去記憶以后,徐美靜對他也興致缺缺了,還以為他醒來以后自己能領到一筆丰厚的賞金,沒想到天有不測風云,他竟然失去了記憶,她的美夢也跟著破碎了,一個失去記憶的男人有什么用?
  “我剛剛給他吃了一顆安眠藥,現在他已經睡了。”
  “他怎么會失去記憶呢?”
  “這可能是因為頭上的那一擊使他喪失了記憶,不過我預測這只是暫時性的,過一段日子,他就會慢慢想起來的。”孟流星分析給她們倆听。
  “一段日子?!一段日子是多久?”瞬間徐美靜的眼光寫滿了希望。
  “不一定,或許是一個星期,也可能是一個月或是更久也說不定。”
  “也許是一輩子也想不起來。”藍可人大膽的假設。
  孟流星附和她的話,點頭。“也有這种可能。”
  “問題是,這段期間誰來照顧他?”三個女人你望我、我望你的,沒有一個人愿意。
  “人是誰撿到的就由誰負責。”藍可人提出這建議。
  孟流星和藍可人的眼光同時轉向徐美靜。
  徐美靜則拼命搖頭,“你們看我干么?我告訴你們,我可是沒那閒工夫哦!”
  “我是警察,有時會有突發狀況發生,所以沒時間照顧他,而流星必須替病人看病,不能時時守在他身邊,所以除了你之外,我看沒有任何人選了。”藍可人不管她的抗議,繼續發表自己的論點。
  她反對的大聲吼叫抗議,“我不要!”
  孟流星和藍可人异口同聲的說:“這可由不得你。”
  就這樣,在她們兩人協力的壓迫之下,徐美靜哭喪著臉,沒辦法反抗的乖乖接受她的命運。  
         ☆        ☆        ☆
   
  望著街外的景色,綠色的草坪占了一塊小小的天地,周圍种了玫瑰、百合和蘭花等花朵,陽光透過窗子一束束的照進病房,使得房間充滿了明亮以及朝气。他坐在病床上伸長脖子凝視著窗外,一陣熟悉的車聲從遠而近,最后在門口停了下來,一位身空白色襯衫和藍色牛仔褲的長發女孩走下車。
  是她!他的心情正因她的來到而高興著,他看她走進大門正和孟醫師聊天,臉上露出陽光般燦爛的笑容,不由得他的嘴角也緩緩上揚。
  每次只要見到她的人,他的心情就會特別的愉快,看著她充滿女人味的一舉一動和瀟洒且大而化之的個性,他就致命的被她吸引著。她几乎每天都會來這看他,但卻很少与他交談,在他面前她是冷淡的,就連一個笑容也懶得施舍,他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她討厭了,就連孟醫師和藍警官對他都比徐美靜對他好多了,但是偏偏他的視線就是控制不住的老往她身上瞟,他發覺自己好像愈來愈在意她了。
  看她的身影逐漸的消失在他的眼前,他耐心的等待著,叩!叩!門敲了兩聲,首先推門而入的是孟流星,跟在孟流星身后進來的是徐美靜,他的眼波隨著她的身影轉,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她。
  “你今天身体的狀況還好吧?”
  “嗯。”
  “有哪里不舒服?”
  “沒有。”他答的漫不經心,有一句沒一句的應著。
  孟流星感到有趣,他好像被徐美靜給迷住了,這也難怪!在她們這一群美女當中,美靜或許不是長得最美的,但她的獨特教人難以忘怀。
  “你喜歡她嗎?”孟流星刻意壓低嗓子,彎下腰在他耳邊輕聲問道,不讓徐美靜听到他們在談些什么。
  驀然,他的臉像火燒般浮起兩塊紅暈。
  他吶吶的開口道:“你……你怎么……會問起這個?”不必他說,他臉上就寫滿答案了。
  “男孩子干么這么扭扭捏捏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她的手掌往他背部用力一擊,差點把他內髒給打出來。
  “我……我……”他一時緊張的說不出話來。
  孟流星看他支支吾吾的,整個人紅得就像快燒了起來,不禁在語气中加入几分調侃的味道,“喜歡就去追呀!”
  “可是我……”
  不等他說完,她立即自作主張對徐美靜說:“我先走了,美靜,你要好好照顧他,知道嗎?”孟流星故意制造机會給他与徐美靜單獨相處,畢竟他們還要共同相處一段很長的時間。
  “喂……”徐美靜來不及喚住她,孟流星早就腳底抹油,溜了。
  房間只剩下他們倆,詭异的气氛和往常一樣迅速的包圍著他們。他不知道要說些什么,腦袋瓜里找不到話題,尤其看她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害他的心情也七上八下的。
  “你要吃水果嗎?”最后是徐美靜打破了僵局,要是等他開口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
  他歡喜的直點頭,這是她第一次自動和他講話。
  “吃水梨好嗎?”
  他點頭,不管她要喂他吃什么東西,就算是穿腸毒藥,他也會滿心歡喜的吞下去。
  徐美靜看他天真無邪的模樣,像极了五、六歲純洁的小男孩,又看他憨憨的笑著,像個名副其實的傻小子,難不成喪失了記憶,連智商也跟著減弱了?八成是。  
         ☆        ☆        ☆
   
  一個月后,他的傷勢已好得差不多了,孟流星、藍可人和徐美靜聚在小客廳里,討論他出院以后該把他安頓在哪。
  “他傷口复原得很快,再過不久就可以出院了。”
  “出院?!”徐美靜愣了一會,“他的記憶又還沒恢复,出院以后你要他去哪?”
  “理當出院以后還是由你負責照顧他嘍!”
  “怎么又是我?”徐美靜愣了一會,“這次打死我也不干!”
  “美靜,你也得替我們想想嘛!”藍可人好言相勸,“你知道我的工作時間不定,根本照顧不來喪失記憶的傻小子;而流星比我更忙,再說診所里只有兩張病床,如果他長期占用,那其他病人怎么辦?”藍可人說這話是要她曉明大義,要她貫徹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
  “要我替你們想,那誰來為我想一想?”她又惱又怒沒好气的說,“藍可人,你是警察,警察是人民的保母嗎?怎么不是由你來接手?”
  “警察是全民的保母,又不是他一個人專屬的保母,況且我每天忙著追捕犯人,哪有那個美國時間去照顧一個喪失記憶,且行為像個小孩子的大男人。”藍可人兩三下的把問題丟了回去,這下讓她無話可說了。
  徐美靜又把問題的指針轉向孟流星,“那流星你呢?你是醫師、他是病人,你怎么可以把你的病人丟給我照顧呢?”
  孟流星臉上保持著笑容,不疾不徐的說:“話是這么說沒錯,但是,是你把他送到我這邊來的,人又是你撿來的,你就得照顧他。”
  她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暴躁的大叫。“你們都有理由,就把他硬塞給我照顧,你們太可惡了!”
  孟流星和藍可人紛紛塞住耳朵,以阻止她憤怒的吼叫聲穿腦。
  “不如這樣子好了,咱們就去問問病人他的意見,畢竟攸關他的事,應該由他來決定。”孟流星平靜的建議道。
  藍可人無所謂的聳聳肩,“我沒意見。”
  “美靜,那你呢?”流星轉問她,征求她的贊成。
  徐美靜想了想,這也是個不失公平和公正的好方法,于是她點頭答應了。“我也沒意見。”
  他不可能選她吧!照顧他一個月,她都沒給他好臉色看,他應該感覺到她對他的厭惡才對。
  “不過事先得先說清楚,不管他選誰,那人絕不可以賴皮,這你們同意嗎?”孟流星慎重的宣布道,得到其她兩個當事人的同意。
  “行!”藍可人干脆的一口答應。
  接著她們兩個把眼光調向徐美靜身上。
  “有你們兩個當事人在,就算我想賴皮,我也賴不掉。”徐美靜譏笑的撇撇嘴。
  孟流星和藍可人互相換個得意的眼神,臉上自浮起一朵教人打從心底發麻的微笑,使得徐美靜有种被戲弄的感覺,雖然她不知道究竟是哪里被耍了,但她有股很不祥的預感。  
         ☆        ☆        ☆
   
  “我要跟著你!”他對徐美靜道。
  我的天呀!不要!”
  他的一句話,就像把她打入了万丈深淵。
  “接受事實吧。”藍可人拍拍她的肩膀,一張惋惜的臉孔安慰她。
  “我不要!嗚……”徐美靜靠著孟流星的肩膀,真是欲哭無淚,她怎么會那么“歹命”,難不成最近沒有燒香拜佛,好運漸漸走下坡了?
  “美靜,他就交給你嘍!”藍可人話一說完,就跟著藍可人的后腳踏了出去。
  徐美靜怒瞪著半躺在病床上傷勢已好得差不多的男人,一臉的怨懟。
  是他毀了她以往平靜的日子,早知道就不應該撿他回來的。“你說!你為什么要選我?”有三個人給他挑卻偏偏選上她,想我死呀!
  他也看得出來她正在發脾气,卻不知道她气從何處來。他傻呼呼的回答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想跟在你身邊報答你。”
  他在醒來的時候,從孟醫師口中得知是她救他一命的,從那一刻起他對她就怀著感恩的心情。
  她的手不耐煩的往后一揮,“我只不過把你送到醫院來,救你一命的是流星。”
  “話也不是這么說,”他激動的坐了起來,手握緊拳頭,“要不是那晚你見我倒在路邊就伸出援手,也許到了隔天一早,我就已經因為延誤就醫去見閻羅王了。”
  “話雖如此,但真正救你的是孟醫師,你要報恩找她去,我實在是無福消受。”
  “我會的,”他平靜的說道,“我會找机會報答孟醫師的。”
  “不用找机會了,現在就可以,你留下來幫忙,不但是報答孟醫師更是報答我。”徐美靜開始使出三寸不爛之舌說服他,但他卻堅決的搖搖頭。
  “不要!我要跟在你身邊。”
  “為什么?”她的聲音變得尖銳。
  “因為我需要你,難道你要拋棄喪失記憶的我嗎?我只有你可以依靠而已。”他眨眨眼睛,徐美靜沒有忽視他臉上閃過的一絲狡猾,她不由得提高警覺,也許他并不如外表中的單純。
  “不是還有孟流星和藍可人兩個人嗎?”
  “可是她們不是你呀!”他囁嚅道。他就像一只被丟棄的小狗一樣,那一只水汪汪哀凄的眼眸凝視著她。
  徐美靜心一暖,在他熱切的眼神下軟化了心腸,舉旗投降,“好吧,你把東西收一收跟我走吧。不過我先說明,要當我徐美靜的米虫,其一、你必須遵守我定下來的規則;其二、就得看看你有沒有那本事了。”
  “嗯……請問得要有什么本事?”他遲疑的問題。
  徐美靜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你會知道的。”
  那是一棟看起來十分荒廢古老的二樓洋房,外牆已是油漆斑駁,樹滕爬滿了整間房子,庭院里雜草叢生,草已經長到有半個人的身高了,樹木也亂得沒人修剪,茂盛的樹葉遮盡了每一個角落,更增添几分陰森森的陰气,像是久無人居住的鬼屋。
  徐美靜拉開生蛌瘍K門,由于輪軸久未轉動所以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他捂住耳朵,實在是受不了這种噪音。勉強把鐵門拉開只有一個人能通過的縫隙,她閃身穿了過去,他跟了上來。
  突然陰風陣陣,他全身起了寒顫。
  “你怎么住這么恐怖的地方?”
  “恐怖?!會嗎?”徐美靜挑挑眉,并不這么認為,這里環境好、空气佳,最重要的是沒人打扰。”
  她用鑰匙開啟笨重的木門,門一推開,望進眼里的是滿屋子的凌亂不堪,客廳舊椅上堆滿了衣服、地上丟滿了垃圾。因為剛剛看過庭院的荒蕪,所以他對屋內的混亂不感到特別的惊訝,惟一慶幸的是沒有看到蟑螂滿天飛、牆上結滿蜘蛛网、老鼠亂爬的情形。
  “好了,現在你可以開始整理了吧!”她下了一道命令。
  “整理什么?”他傻愣愣的站在原她。
  “難道你沒看到你眼前的一片髒亂嗎?”
  他點頭,“我看到了。”
  “這就是你的工作。”
  “我的工作?!”
  在他搞不清楚狀況之前,徐美靜塞給他一枝掃把要他開始清掃,“對!這就是你的工作。”
  “可是我才大病初愈,你就叫我工作……”他認為這是慘無人道的行為。
  徐美靜截斷他的話,“我說過我不養光白吃飯的家伙,要是你不愿意,歡迎你走出這大門,這大門永遠為你敞開。”
  她指著敞開的大門。
  他歎了一口气。不做行嗎?他只好拾起丟在地上的書本以及衣服,認命的做起收拾工作。他整整花了兩個小時把客廳打掃得一塵不染,完畢以后,他癱軟的倒在地板上,他累坏了!沒想到打掃房子竟會讓他感到這么累,尤其房子的主人是個不愛干淨、東西又喜歡亂丟的女人,光是讓東西歸位就花了他不少的時間。
  忽然,一杯清涼的飲料憑空出現在他眼前,一只柔弱無骨的纖纖玉手把飲料放置在他手中,他感激的望著徐美靜。
  “謝謝你!”他一口气喝了一大口,頓時消除了他的炎熱,精力也回复了一大半。
  徐美靜靜環顧四周,手指往桌面上一抹,清洁溜溜,一點灰塵也沒有,她又檢查了一些死角,結果令她非常滿意。“嗯,不錯,你打掃得滿干淨的。現在,我就跟你說一下規矩吧!你可要听清楚。”
  他如搗蒜般直點頭。
  “第一、這個家里面所有的家事必須由你來負責,包括洗衣、煮飯、打掃等等,統統你都得做,這你沒問題吧?”
  “沒問題。”他興奮的像個小孩子,眼中的光彩好比那青石熠熠發光。只要能待下去,她說的他都愿意去做,但他根本沒有想過這些家事自己到底會不會做。
  他的爽快讓她很高興,“既然你沒問題,咱們就來談談第二個規矩吧。”徐美靜頓了頓語气說:“第二個規矩很簡單,但你必須嚴謹遵守,那就是我的房間以及地窖沒有我的准許,你不准進去,知道嗎?”
  “為什么?”他的好奇心被她的神秘勾了起來,難道那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嗎?
  “這你就不必知道了,你只要遵守這個規定就行了,聰明的話就不要問也不要去追究,要是你違背我的規矩的話,后果你自行負責。”他語气中夾著濃濃的警告味。
  在她的三申五令之下他愈來愈好奇了,但他只能把那份好奇心掩藏在內心深處,他可不希望因一時的好奇心而被赶了出去,那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        ☆        ☆
   
  濃密的黑煙從廚房里冒了出來,薰得整間屋子烏漆抹黑的,把原本已打掃好一塵不染的客廳再度蒙上一層層厚厚的黑垢,徐美靜聞到一股嚴重的燒焦味道,她從房間里沖了出來。
  “你在干么?火燒廚房呀!”
  真給她說中了,一陣陣黑煙正朝著她迎面扑來。她暗叫糟糕,該不會發生火災了吧。
  她拿起擺在客廳牆角邊蒙塵已久的滅火器,祈禱它還沒過期還能用,她打開保險栓,噴口對向廚房,她用力一壓,白色的粉沫往濃煙的源頭噴撒。
  那個家伙該不會還在那里面吧?徐美靜憂心忡忡。
  過不了多久,濃煙散去,整間廚房報銷掉了,那些黑垢和白色粉沫,即使清洗了几百年也不可能恢复原來的風貌。
  幸好他平安無事的站在廚房中央,整個人被黑煙薰得快變成木炭了,頭頂被一層厚厚的白色粉沫覆蓋著,使得他一頭的黑發變成了白發,他現在的樣子十分滑稽可笑。
  徐美靜瞪著始作俑者,瞧他一臉的抱歉,他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他几乎把整間廚房給燒掉,雖然沒有燒成功。
  “對不起!”他輕聲囁嚅道。
  徐美靜板著一張臉,有著風雨欲來的气勢。她深吸几口气,緩和一下怒火,即使如此她吐出來的話仍是銳利無比。
  “你在搞什么鬼,想把我整間房子給燒掉是不是?”
  愈說他愈慚愧,頭低的快与地面平行。“我很抱歉!我原本打算煮晚餐的,沒想到會搞成這樣。”他再度道了一次歉。
  “算了!”徐美靜揮了揮手。
  她能期待一個喪失記憶的家伙為她做些什么嗎?明明知道不可能有所期待的,她卻偏偏以為他還有利用的价值,算是她的失策。
  “你把廚房打掃干淨,今晚我們吃泡面吧。”徐美靜連罵也沒罵。
  如果徐美靜罵他,他或許會好一點,但她卻什么也不說,使他更加的內疚不已。“我很抱歉,今晚得害你吃泡面,不過你放心了,明天我一定會煮頓丰盛的大餐補償你的。”
  徐美靜聞言色變。明晚?!難不成他還要繼續搞下去?她實在是不敢有所期待,她連忙拒絕。“我看不用了。”
  再給他搞下去,那還得了,難保下一次不會把她整間屋子給燒掉。
  “這怎么行呢?”他相當堅持,“你放心好了,下次我會注意一點,不會再犯相同的錯誤。”
  瞧他一臉的真摯,徐美靜不忍拒絕只好苦哈哈的笑著,“請問你會煮菜嗎?”她期望他點頭說會,但事与愿違。
  他搖頭,“不會,但我想照著食譜做,應該沒有問題吧!”
  沒有問題是他說的,徐美靜可不怎么敢相信,明天還是多准備几瓶胃腸藥好了,她可不敢再期待他的廚藝會好到哪里去。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