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九章


  大廳,波譎云詭。
  數十名江湖頂尖高手、武林各路英雄好漢,對于武當新任掌門玉清公開邀請他們為平定王效力之事皆一派神情肅然。
  “若是為天下眾生,朝廷要我們武林貢獻心力,我輩中人自當義不容辭。可是玉清掌門的意思,卻是要我們專為一名王爺出力?”丐幫五袋長老吹胡子瞪眼了。
  面對眾人的怀疑指責,玉清神色若定。
  “其實王爺的意思,是希望我們武林能成為他的有力后盾。王爺承諾,日后若是事成,眾人榮華富貴享用不盡。”
  到此,眾入總算听出玉清語中的隱喻。
  眾人一陣惊駭,倒吸了一口气。几個掌門人紛紛忍不住倏然站起。
  “意圖謀反?”
  “難道平定王的意思是……”
  “我們万万不可能幫助平定王!”
  大廳內頓時陷入一片劍拔弩張的緊肅气氛。
  意圖謀反,這句話的背后,代表了太多包括動蕩不安,甚至戰亂、血流成河的意義。
  江湖,雖然看似自成一個世界,可是這個江湖世界,卻也是建构在天子腳下、百姓社會中的世界。其實,沒有人不想要太平,不想要安定,就連江湖也一樣。
  一身庄嚴袈裟的悟智長老站了出來,他炯炯有神的視線直對上玉清。
  “老納在此代表武林中人回絕平定王這項提議,至于你……”悟智長老神情沉重。“在這里,老袖想問清楚你一件事。”
  玉清眼中异光閃爍。“長老想問什么?”
  悟智長老不用板起臉自有一股威嚴气勢。
  “玉虛道長是不是你害死的?”他不拐彎抹角地直劈重點。
  玉清的表情突地閃過一絲惊慌。而悟智長老的話一出口,立刻引起所有人一陣惊疑嘩然。
  大廳里,嗡嗡的低聲討論一時半刻停止不下。
  玉清陰晴不定地看著這一切。最后,他的視線定在悟智長老臉上。
  “長老有什么證据,證明是本道害死了自己的師兄?!”
  所有人突然全安靜下來,他們都想听听德高望重的悟智長老究竟是不是真有什么證据,因為這項指控實在是太駭人听聞了。
  “老納有證人也有證据。”悟智長老語出惊人。
  這時,廳外慢慢走來一個蓬頭垢面的年輕人。
  玉清立刻認出了他。他面色一惊。
  “長靜,你不是……”玉清突地住口。
  年輕人只遠遠站著,不過望著玉清的目光卻是炯亮有神。
  “師叔,我沒瘋!”
  他是裝瘋。不過也是因為他聰明地裝瘋才躲過了殺身之禍。
  “長靜是你的心腹,卻也因為知道了過多的事情而差點被你滅口。他知道的事還包括你以毒藥害死玉虛道長的事……”
  悟智長老是跟著那個進溫玉房里偷東西的小道士到玉清房里,才意外地在密室中發現了被幽禁的長靜,同時長靜也對他說出了許多事情的真相。
  悟智長老又慢慢拿出了一罐黑瓶子。
  “還有,這個就是你讓玉虛道長吃的丹藥,你應該還認得吧!”
  大廳,一時安靜得針落可聞,所有人都緊盯著再無從狡辯的玉清。
  玉清陰沉著臉。突然,他哈哈大笑了數聲后,笑聲一止。他冷寒著目光環視了眾人一眼。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是我做的又如何?反正你們今天恐怕也走不出武當山!”他不再否認,而末一句卻詭异得令眾人心生警覺。
  “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在場有人立刻喝道。
  就在這時,大廳內外突然集結了近百名身著武當衣袍的門徒將眾人層層包圍。
  眾人一派神情肅然,看了這陣仗也約略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這些兔崽子不是你的徒子徒孫?”丐幫長老冷哼地瞄了那些人一眼。
  玉清露出詭笑。“長老果然好眼力!一眼就認出了他們不是武當人。這些人,全是王爺的手下。王爺怕大家感受不到他的“誠意”,所以才派了他們來……”
  “你以為光憑這些人就困得住我們?”峨媚慈心師太一掃拂塵。
  “諸位的武功皆是武林的上上之選。若要以武相拚,這些人自然都不是你們的對手;不過,要是你們突然發生了什么意外,那情況當然就不同了……”玉清發出假意的歎息。
  眾人莫名感到一陣惊悚。
  “你想做什么?”悟智長老也發覺事態不對。
  玉清一手撫了撫長須,另一手自然至极地為身旁小几上的香爐再添上香末。一時,清沉幽冷的檀香飄飄裊裊……
  “這香气,總令人不自主地感到心平气和、殺戾全消……你們覺得呢?
  “前兩句如喃喃自語,末句卻突然抬起了頭看向眾人。
  几乎,所有人都從他的舉動中得到了答案。
  “香有問題!”不知是誰大喝一聲,可眾人想閉气己來不及了……
  …………
  大廳里,眾高手閉气、運功抵抗,可這陣香气早在他們進入大廳便已點著;到了此刻,只怕這檀香早已泌入深人的五髒六腑、筋髓血脈……果然,眾人的運功抵抗反而加速了毒性運行。沒多久,大廳中已攤軟了近一半渾身無力的人;而另一半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每個人強自硬撐著汗流浹背。
  “玉清,想不到……你是個卑鄙小人……”琱s掌門王連萎坐在地上,即使狼狽,他仍奮力對玉清不齒地呸了聲。
  “玉清,就算你……殺了我們,天下武林也不可能……為一個叛王效命……”悟智長老功力深厚一時半刻雖暫時挺得住,不過再不久,恐怕也只能任人宰割。
  他們怎么也想不到,玉清不但勾結叛王,還對他們使出這种卑劣手段。
  如今,中了圈套的他們也只能任玉清處置。
  想到這里,眾人不禁一陣血脈憤張,接著無力虛弱感更甚。
  “我不會殺了你們,因為王爺想邀請各位到他的王府坐坐….:“玉清說出了意圖。
  “抱歉,恐怕就連你想去坐坐也沒辦法了。”
  突然,一個含著惋惜的聲音從重重包圍的門外傳了進來。
  所有人,包括玉清都惊疑地看向門口。
  這時,包圍住大廳的平定王手下似乎遇到了什么惊天動地的异象,紛紛退讓出走道;接著,几個人影就這么大搖大擺地走進來。
  在數名絳衣漢子的護擁下,一名唇上蓄著兩撇翹胡,一身瀟洒貴气的男子,大步走進了气氛詭譎緊張的大廳。
  站在中間,紫衣貴气的男人對四周的一堆傷兵投以歎气一眼,又對其中一人閃過一瞥笑意,之后才把目標對准了正前方的玉清。
  “你究竟是誰?!”
  玉清全神貫注在這群突然闖入的人身上,尤其是這個威脅性十足的男人。他惊駭的是,外面平定王的手下竟會自動地讓路讓他們進來,他們的來路恐怕不簡單。
  眾人對于這群人的出現,由于此刻局勢不明,所以只能暫時存著觀望的態度。
  “我?我是誰?”紫衣男人對于自己沒對主人打聲招呼就直接闖進人家地盤,可是一點也不會不好意思。他笑著指了指自己。“我是好心來報你消息的人,關于平定王的消息。”
  不僅是玉清,所有人都不禁凝眉豎起了耳朵。
  “你究竟要說什么?”玉清暗蓄內力。
  紫衣男人從容地順了順唇上的兩撒胡子。“我是好心來告訴你,你的靠山現在已經不在他的王府。從今天起,他改搬進王宮的大牢住。這樣,你懂不懂?”
  听出男人話中的涵義,玉清一震,卻又馬上面色一沉。
  “你以為你隨便說說,我就會相信?!哼!你既然敢到我武當來撒野,還不敢報出自己的名號么?!”
  男人搖搖頭,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
  “平定王圖謀篡位的證据業已搜集完全,這會他已經被下令收押進大牢,等候發落,朝廷這下正全力緝拿平定王的党羽。而你,玉清道長因為幫助叛賊謀反,已經成了欽命要犯,怎么?你不急著逃命還有空問我是誰呀?”
  一席話,大廳眾人呈現了兩种不同心境。惊駭的是玉清一党,惊喜的是悟智一干人等。
  不過,所有人同感疑惑的是——這個男人到底是誰?為何他竟知道這等朝廷密事?
  “我勸你最好相信他的話,因為沒有人可以怀疑四王爺說的話。”
  此時,一個輕低卻令在場眾人都能清楚听見的聲音從人群中傳出。
  一時,所有人的視線全集中到發出聲音的人身上,同時也因為這番話而震撼不已。
  一抹素白的影子慢慢站了起來……
  ……
  俊美無匹的面容、朗若皓月的神采——溫玉,帶著儒雅淡笑直視著紫衣男人。
  “四王爺,擒拿要犯是要我們動手還是你來?”
  四王爺——騰极,笑眯眯地退后兩步——有現成的便宜他當然要撿!
  “請!”
  兩人簡短的對話,足以使人明白這位四王爺的位高權重,以及他与溫玉之間那份并不陌生的熟稔。
  終于,玉清相信了眼前紫衣男人的身分——雖然他沒見過四王爺,卻曾從平定王口中听過。
  平定王曾說,當今皇上眼前最得寵、最有權勢的,莫過于四王爺騰极。
  而四王爺也一直是他稱王的最大障礙。
  玉清不由得心惊膽戰……難道眼前的人真的是四王爺?難道平定王真的已經事跡敗露被囚進了天牢?
  陡地,玉清惡向膽邊生。搶在他們之前冷哼一聲,大聲喝令——
  “將這些人統統給我拿下!”
  可,他的命令不再像之前那樣管用。
  由于四王爺的關系,再加上事情已然東窗事發;一時間,近百名平定王的人早已失去了斗志,惴惴難安地只擔心會遭到株連,哪里還理會得玉清的指揮?
  至于玉清身邊的党羽也遲疑了,因為他們面對的不是普通人。如果這個男人真的是個王爺,恐怕他們就是有九條命也不夠死……
  看出了這些人的顧忌,四王爺摸摸胡子,适時地撂下話說:“本王的目標只有玉清。至于要不要和他一樣成為朝廷要犯,全憑你們自己的決定。”
  立時,更沒有人敢動了。而玉清的面色也一陣鐵灰,此刻,玉清似乎已是孤掌難鳴了。
  在眾人的環伺下,玉清雖然明白大勢已去,可他万万不可能乖乖束手就擒。他一眼瞄到站在前方的溫玉,看出他与四王爺的關系匪淺,他突地動手攫向溫玉。
  所有的事情全在一瞬間發生——
  武功高深的玉清身形奇快,他企圖以溫玉為人質并且勢在必得。一些武林高手甚至悟智長老也立刻瞧出玉清詭計,起身就要攔他;只可惜,他和眾人一樣受制于軟迷香,根本連站起來的力气都沒有,更遑論救人了。一剎那,就在眾人的惊呼聲中,玉清的手掌几乎就要碰上溫玉的衣服。
  眼看閃避不及的溫玉就要被抓住的危急時刻,倏忽間從溫玉身邊竄出了几條人影,并且挾著勢力万鈞的掌風,甚至有种几不可聞昀腥毒之气盡數揮向玉清……
  見情勢不對,玉清反應极快地向后急退。不過他雖及時躲過了掌風,鼻端卻嗅進了一絲异樣腥气。他猛然惊覺地閉住气息。
  就在玉清察覺有异的同時,他之前察覺的一股寒气似乎正從四肢百骸向周身血脈奔竄,他大惊——
  為防万一,他在電光火石間翻掌對前方朝他追來的紫衫少女射出一根毒針。這時,他体內的寒气已經擴散全身,同時他的呼吸一窒。
  段小怜感到左肩一點微刺,不過她沒將這等雕虫小技放在心上。她住腳,看也不看便一手將肩上小針挑出。這時,單九和阿鳥已將中了毒气而面呈紫黑的玉清包圍住。
  “你……你們對我……下了什么毒?!”他全身又冷又熱宛如芒針在背,他漸受不住痛苦地冷汗直流。
  眾人一看玉清的模樣也知道他中了毒,不過對于他何時被人下毒,又是被誰下毒卻沒人看清楚。
  段小怜站在他前面,眉眼之間盡是獪邪凌厲。
  ““一刻倒”!你現在是不是又冷又熱,全身血脈已漸漸封塞,同時感到呼吸困難?”
  她說的全對!
  這時,不但是玉清,就連在場眾人都知道下毒的便是眼前這一身邪气的小姑娘。雖然紫衫少女制住了玉清,甚至算是救了他們;可是對于紫衫少女出手的毒辣,卻還是忍不住暗暗惊奇。
  玉清听也沒听過這毒物的名字,不過此刻已感受到所中之毒的可怕,他几乎要心膽俱裂。
  “哼……你也中了我的毒針……告訴你……我死了……你也別想活……”
  強忍住愈來愈劇烈的刺痛折磨,他依然不改狠硬地以她的性命威脅。
  這時,眾人才知道段小怜也中了玉清的毒針。
  “小怜……”溫玉驀地蹙眉。
  段小怜偏頭對溫玉沒事一笑,轉頭面對玉清又是另一副表情。
  “是么?你以為本姑娘會怕了你的區區小毒?哼!看來你真的是活得不耐煩了!”段小怜冷森森地看著雙目暴睜,用雙手壓住自己的脖頸,几乎要攤倒在地上打滾的玉清。
  大廳內,眾人皆注視著這一幕,連四王爺也惊歎地看著這作風奇詭的紫衫少女。她神色間的自信近乎狂放得令他大開眼界。
  溫玉走近段小怜身畔。“小怜,先別弄死他。把他交給四王爺回去覆命可好?”說不出心中那一層詭譎不安,溫玉不愿忽視,只好先求保住一條退路。
  此時,四王爺立即帶著一堆人馬湊上來。
  “沒錯!沒錯!姑娘讓他受到教訓就好,可別弄死他了。皇上可還等著本王捉回去交差呢!”四王爺應和溫玉的話。
  其實只要抓著了玉清,玉清是死是活,皇上沒指定,他當然也不管。只是,听出了溫玉的語意,他也同意了。
  段小怜气出得差不多了。她無可無不可地讓四王爺的侍衛動手拖走已經半死不活的玉清。
  一場几乎要顛覆江湖武林的危机,總算在惊心動魄下平安落幕。

  ------------------
  書擬人生(http://www.bookli.net)nono、淡燃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